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风韵寒

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风韵寒

第1章 轮回再来

深夜,寂静的地牢中,只听得到水落下的嘀嗒声,这是专门囚禁着那些不听话的人的地方!

一个形销骨立的身影狼狈的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四肢和脖子都被粗壮的铁链锁住,如同豢养的畜牲般,呵! 不过就是一个连灵力都没办法凝聚的废物,竟也值得他们如此劳师动众!

若不是她撞破了那对狗男女的好事,恐怕连到死都还在傻傻的替人铺路!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和最好的姐妹在自己面前缠绵,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风韵寒握紧双手,心中只觉得无限悲凉!

“呃……啊……表兄,慢点!慢……啊”

“不快……怎么满足你?”

对面紧紧相拥的人正在努力进行着最原始的运动,女子千娇百媚,我见犹怜,可在风韵寒看来,这种恶心的事情带给她的只有无限的绝望!

完事后,风雪清窝在陆言之的怀中,得逞的笑着:“好妹妹,你可看清楚了?”

风韵寒低眉不语,她是冷月山庄的嫡女,却连最低等的奴仆也可以任意欺负,没有人会关心她,哪怕她这个人顷刻间死去,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却不曾想过,她真心相待的两个人竟然会一起背叛她!风韵寒啊风韵寒,你还真是失败啊!

事情败露后,冷月山庄被夺,风韵寒彻底沦为阶下囚,风雪清则是日行一例的来地牢中看她,上一次是一场春宫戏,这一次不知又带了什么来折磨自己,

注意到风韵寒怨恨的眼神,风雪清笑道:“怎么?我的好妹妹,不欢迎姐姐吗?我可是带了好东西给你呢!”

只见风雪清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瓷瓶,悠闲的把玩着。

“这一份大礼,姐姐可是要亲手给你哦!”

这一刻,她眼中的愤恨达到了极致,原本艳丽的脸庞也扭曲起来!

风韵寒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从小真心对待的姐姐会和她的未婚夫反过头来插她一刀,还是如此毫不犹豫,如此绝情绝义!勉强打起精神,看着眼前人,心中疑惑和悲哀随着对面人的冷笑逐渐增加。

“爹爹疼爱你,不管我怎么做,都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凭什么?你不过是一个连灵力都没有的废物,凭什么占据着冷云山庄嫡女的位置,凭什么你就要处处压我一头?就凭你这张脸吗?我告诉你!你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表兄,你抢不过我,冷月山庄也迟早是我的,我倒要看看,没了这张脸,你拿什么勾引别人!”

说着发疯似的按住了风韵寒,将瓶子里面的焚尸水泼到了她的脸上,

“啊!风雪清,你做了什么?”风韵寒痛苦的捂着脸在地上翻滚挣扎,脸上恍若被腐蚀般的痛楚,让她甚至感觉不到脸部的存在!手中的浓稠清楚的告诉她,她的脸彻底毁了!

“呵~风韵寒,你什么都抢不过我!还有力气说话是吗?那你就把这一瓶焚尸水给我喝下去!喝!”下巴被捏住,却只能看着焚尸水灌进喉咙中,“滋滋”响起的水声,还有因为挣扎而嘶哑破损的嗓音,

风韵寒用尽全力推开了风雪清,伏在地上想要吐出来,血肉被烧化的焦味和不断流出的血水,脓水的恶心气味混合在空气中,

风韵寒痛苦的想要叫出来,双手扼住喉咙,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风雪清犹不过瘾,蹲下来细细打量,嘴角含笑,风韵寒再没了力气挣扎,双眼紧紧盯着风雪清,好似要把她的脸深深刻进心底。

“我会留着你这双眼睛,好好看看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吧!好妹妹,我以后每天都会来陪你的,你不会无聊的。”

耳边似乎还在回响着风雪清尖锐的笑声,风韵寒抬手抚上自己尽是疮痍的脸,不由得再次陷入回忆中。

被囚禁的日子里她如同废人一般苟延残喘!风雪清让人搬来一面大镜子,每天锁住她的手脚让她看着自己如今是何种模样,

镜中的人蓬头垢面,满脸血肉模糊,口中还不停的流着发出混着污血的恶臭的涎水,如同乞丐般脏乱不堪,头发里甚至还有好几只跳蚤来回折腾,任谁走进来都恶心不已,更别提这会是冷月山庄的嫡女风韵寒,

她恨,却依旧没有砸碎那面镜子,她要永远记住,她变成如今这般,究竟是谁害的!

“风韵寒,如果你低头向我求饶,我或许还能念着往日的情分给你一个痛快,不然?你是知道我对那些不听话的人是怎样的?”

“表兄~你还在等什么?一看她就不会乖乖就范,不如交给清儿,清儿绝不让表兄失望!”

两人暧昧的相拥着,抬头对上风雪清得逞炫耀的姿态,又看到陆言之眼中显而易见嫌恶鄙夷。风韵寒还真想仰天大笑!她究竟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当初对自己的信誓旦旦,如今却抱着其他女人软语温存,若是爹爹还在,又岂能容忍这般?

可惜,爹爹不在了,这世间再无人能让她依靠!若是早一点发现,又怎会落到如此境地?

风韵寒自回忆中惊醒,才发现外面雷雨阵阵,牢门突然打开,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她禁不住闭上双眼。

风雪清得意的拍着风韵寒满是伤痕的脸,笑道:“风韵寒,你还是落到我手里了!!”

风雪清苍白的面孔在雷光闪烁下,显得异常扭曲,眼中满是嫉恨!她握着剑,狠狠捏住风韵寒的下巴,说道:“好妹妹,我可不会让你如此痛快的,表兄,你说呢?”

陆言之冷冷扫了一眼风韵寒,又嫌恶的扭过头去,好似在看着一堆垃圾;“好!你说怎么处置?”

“挑断她的手脚筋,扔进兽营喂鹰!”

“好,就依你!”

看着风雪清走上前,故意用钝刀缓慢地一点点割断自己的手脚筋,刀没有开刃,血肉被割碎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仿佛整个人要被四分五裂,

手指和脚不自觉的颤抖着,喉咙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四肢的伤口糜烂不堪,鲜嫩的血肉被生生剔干净,露出森森白骨。

血色不断蔓延,风韵寒心中的愤怒不断上升,眼睛直直盯着风雪清,又看向一旁冷漠的陆言之,

她发誓,绝不会让两人如此好过!哪怕化为厉鬼,永堕无间地狱,她也要这两个背叛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在挑断她的手脚筋后,风雪清就将她踢进了兽营,任由秃鹰啄食,看着盘旋的秃鹰一只一只落在自己身旁,再次忍受着血肉生生分离的痛苦,可这都抵不过满腔的仇恨,若是重来一次,她绝不会如此懦弱,任人宰割!

陆言之,风雪清,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失去意识前却看到了一道白光,将她完全吞没,耳边呼啸的风声仿佛要将她带离人间。

“既然你如此不甘,就来证明你的仇恨和决心究竟有多大吧!”

第2章 再见仇敌

“诶,你说,这人不会撞了邪吧?”丫鬟打扮的女子对着另一人嘟囔着,

“谁知道呢?自从上回病好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就咱俩倒霉,偏偏要来伺候这个扫把星!”另一名黄衣女子轻蔑的瞥了眼屋子,开口道。

“就是就是,我还嫌晦气呢!克死了自己亲娘不说,还连累我们。真羡慕雪清小姐身边的丫鬟啊,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哪像咱们,还得看着这个扫把星!”

“嘘~快别说了,小心被人听到?这府里可还是李夫人做主呢!”

而此时,被屋外人议论的对象却坐在镜子前发呆,看着水盆里稚嫩的容颜,还有明显小了不少的手,风韵寒有些怔愣。

自己这是……重生了?

手指抚过自己的脸颊,犹记得当初这张满是伤痕的脸,是她最亲爱的姐姐,冷月山庄人人称颂的第一美人,亲手用焚尸水毁掉。

风雪清虽然不是嫡生小姐,却生的仙姿玉容,才华横溢,深受众人喜爱,母亲死后,自己将她当成了最亲的人,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和她的未婚夫苟合,还在自己面前上演一台春宫戏。

还有她信任爱慕的未婚夫,却冷眼看着她被挑断手脚筋,扔在兽营被秃鹰啄食,

呵呵。这种血肉剥离的痛苦,被信任之人背叛的绝望,她永远不会忘记!

原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只是,却不料想,一觉醒来,竟像做了一场梦,呆愣了好几天,发现一切都在按照记忆中的在发生,自己竟然重生了!

在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后,风韵寒发现,自己回到了母亲去世后的那几天,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而唯一的温暖就是母亲同自己一起的回忆。

原本两人在清心院生活平淡,可是后来,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在她七岁那年,撒手人寰,而自己大病一场,醒来后,人人都骂自己是扫把星,说是她克死了自己的母亲,那段日子,是她最无助的时光,而风雪清时不时给予的关怀,让她格外珍惜。

无论对方说什么,她都深信不疑,也是直到风雪清将自己囚禁,才明白对方美貌如花的皮囊下隐藏着一副蛇蝎心肠!

风韵寒低下头,掩住眸中疯狂的怒火,这段日子她想明白了很多事:

没有母亲的庇护,那时候的自己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因为生下了她,父亲的态度突然变得十分冷漠,后来更是迎娶了风雪清的母亲,也就是现在掌事的李夫人。

母亲去世后,她被风雪清接到莲苑居住,落到了对方的监视之中,不思进取,更是在十五岁的天灵淬炼中,被断定此生不能凝聚灵力,成为奉天人人皆知的废物,受尽冷眼。

为了安慰自己,风雪清带着自己认识了奉天五皇子,也就是陆言之,这也让当时倍受煎熬的风韵寒对她更加信任,一心投到了对陆言之的追求中,

也就没有注意到那两人之间的猫腻,想必那时的奉天都在嘲笑自己这个不自量力的废物吧,而她不明所以,毫无防范,以至于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而如今,她重活一次,就绝不会让这一切发生,风雪清,陆言之,你们欠我的,我定会一点一点要回来!

“韵寒妹妹,韵寒妹妹?”一声清脆的呼唤自门口传来,听着外面的人喊大小姐,风韵寒心头一紧,狠狠将指甲扣入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还不到时候,她不能露出马脚!

风雪清进来时,看见风韵寒披头散发,站在镜子前发呆,眉头微皱,眼神嫌弃,但又很快露出一副温和亲切的笑脸,任谁看去,都只会以为这是一位疼爱妹妹的好姐姐!

风雪清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风韵寒的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对方,即使稍显稚嫩,柔弱可人的模样却是惹人疼爱,眼中的关切更是真诚,

风韵寒心中冷笑,前世自己真是蠢笨,竟然会被这样虚伪的人骗得如此凄惨,不过也对,这般温柔的人,任谁也想不到竟会做出那样恶毒的事来。

风雪清上前拉住风韵寒的手,温柔呵护:“妹妹,姐姐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但人总要过日子的,姨母没了,以后就由姐姐来照顾你!”

风韵寒闭上眼,乖巧的应着:“都听姐姐的。”

“好妹妹!”风雪清得意于她的顺服,当看到她手心里的伤口时,转头对着门口的丫鬟怒道:“你们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受了伤也不管,还不快去拿药来?”

“是,奴婢这就去!”

“好了,我也不是存心要怪你们,韵寒是我的妹妹,谁也不能欺负她!都下去吧。”

“还有你也是,受了伤也不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放心!以后姐姐在呢。”

风韵寒并没有错过丫鬟眼中的怨恨,既给她树了敌,又让自己好姐姐的身份展露无遗,呵,这收买人心的手段当真不错!

“你好好休息,姐姐就先回去了!”

“好!姐姐慢走!”

风雪清走后,她并没有理会门外丫鬟的埋怨和嘲讽,径直走到床边躺下,用被子蒙住头,慢慢平复心情。

虽然面对风雪清时,还是压抑不住那翻腾的恨意,不过,要报仇,还是得慢慢来啊!

只是……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世这个时候,她曾因为母亲去世而陷入混乱,导致被人陷害,烧毁了祠堂,还害死了几个守夜的小厮,让父亲对自己失望,也让李夫人成功将她管在自己眼下。

刚才风雪清来过了,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吧。

不出所料,风雪清吩咐过后,那些下人的确对自己好了一点,其中一个叫百合的丫鬟尤其贴心,

怎么能够不贴心呢?前世估计就是这个百合,暗地里向风雪清报告自己的一举一动,趁着她想要见母亲,深夜将她带进灵堂,而后,一把火烧了,如果将自己也烧死当然是极好,

就算没有成功,一个因为怨恨连祖宗祠堂都会烧掉的人,就算父亲再怎么宠爱,也终归会失望的吧,

还好,这次重活一世,便绝不会让你们得逞!

又过了两天,便是母亲的头七了,由于风韵寒身染病气,族中其他人都不准她去祭拜母亲,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后来的纵火事件。

这天晚上,其他人都走了,只有百合还留在这里,其实这几天都是她在守夜,这也让她比其他人更容易得到风韵寒的信任。

看见风韵寒虽然还未康复,但却时不时到门外观望,百合上前询问:“小姐,可是想念夫人了?”

“嗯,百合,我想送母亲最后一程。可是我……”

百合咬着嘴唇,似乎下了决心,“既然这样,小姐,百合有个办法,或许可以帮到小姐?”

风韵寒听此连忙抓住百合的手道:“真的吗?百合?”

“嗯,小姐,等深夜没有人了,百合偷偷带你去!”

“可是……”风韵寒似乎有些犹豫:“这会不会被人发现?还有,你帮了我,你该怎么办?”

百合安慰的拍拍风韵寒的手,说道:“没关系的,小姐,不会被人发现的!”

“好!我听你的!”

哄好风韵寒睡觉后,百合才出门将消息送给李夫人,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身影。

和百合约定好的时间是子时,但风韵寒却提前了一个时辰,她必须为自己找到最有力的人证!

风韵寒趁夜偷溜进了清心苑,挖了一些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蓝铃子,又趁着这个时间来到了风雪清的院子里。

这个时候正是风雪清的丫头们换班的时候,敲响了风雪清的房门,对方似乎因为被打扰而显得十分不悦。

“韵寒?你来这干什么?”风雪清没有料到一脸泥土,脏兮兮的风韵寒正抱着花站在她面前。

终于来了!

“姐姐,我在采花,百合说今夜带我去看母亲,我想着就把母亲最喜欢的花带过去,母亲看了一定很开心!”

“是吗?那你来我这里干什么?”风雪清有些不耐烦,并没有将风韵寒放进屋里的打算,她可不想这个笨丫头脏了她的房间。

“姐姐是我现在最信任的人了,以后韵寒要和姐姐在一起生活,也想告诉母亲,姐姐不愿意吗?”风韵寒低头有些委屈的说着。

风雪清皱眉,心道自从那个女人死后,虽然风韵寒只是个小孩子,但母亲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也让自己取得她的新人,估计是想了什么办法来整治她吧,

如今这般着急的来找自己,看来除了她那个死人娘亲,自己已经是个很重要的人了!

“是百合说要带你去的?”

风韵寒抱紧手里的花,点点头,

“跟我来吧!”百合是母亲的人,不会有什么错,风雪清穿好衣服也就一起跟着去了。

风雪清在前面走着,没有看见风韵寒嘴角的笑容,最好的人证,可不就是她的父亲吗?

不好意思啊,好姐姐,这次你可要好好的帮我一下了!

两人亦步亦趋的走向祠堂,百合正在那里等着,当看到和风韵寒一起来的竟然是风雪清时,不禁吓呆了!

“小……小姐?你怎么会来?”

百合连忙跪下,风韵寒抱着花天真的对着风雪清笑了出来:“姐姐,百合对我很好的,不过我们还是去看看娘亲吧,姐姐对韵寒这么好,娘亲一定很欣慰!”

风雪清点点头,对于风韵寒的信任很是满意,也就没有注意到百合使得眼色,率先走了进去。

风韵寒轻蔑的看了眼百合,也抬脚走了进去。百合来不及阻止,耳边传来救火的呼声时,心中绝望。

完了!

火灭得很快,等到李夫人将所有人都召集在大堂,却发现风雪清竟然和风韵寒一起过来了,心中隐隐不安,但看见百合,想着自己的计划应该成功了。

看着族中这么多人都来了,连忙拉住了风韵寒道:“韵寒,告诉姨娘,你怎么跑到祠堂去了,这火一定是你不小心弄得,对不对?”

话虽如此,但其他人都明了,估计是风韵寒心怀怨恨,自己动手烧了祠堂吧。

风韵寒睁着眼,不解的问道:“不是啊,我和姐姐一起进去的,后来着火了,还好夫人你及时把我们救了出来!姐姐和韵寒都很害怕呢!”

李夫人脸色异变,但基本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风雪清是和风韵寒一起来的,而且两人衣服上都有一定程度的火烧痕迹,而且相比之下,风韵寒要严重一点。

“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风尘冷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李夫人看着狼狈的女儿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百合注意到李夫人的眼色,连忙跪下道:“都是奴婢不好!私自带小姐去祠堂,估计是守夜的小厮没注意,走水了,奴婢知错!还请庄主,夫人宽恕奴婢!”

风尘冷眼瞟了一下百合,厉声道:“今晚的事我不一样再次发生!”

其他人都云里雾里,李夫人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计划会出现偏差,转头看向一脸无措的风韵寒,不,应该是百合不小心出了点问题。

最后李夫人只好处置了百合还有守夜的小厮,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风韵寒唇角微勾,眼中尽是狡黠。

第3章 毒血攻心

夜深人静时,月色正浓,一个小小的黑影从屋中偷溜出来,借着夜色的掩护,很快就不见踪影。

那道黑影就是风韵寒,她凭着记忆中的印象找到了母亲的墓地,前世,因为处在风雪清的监视下,她几乎除了忌日就不能来这里,后来被囚禁至死,重生后却没来得及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记忆中那个总是用包容和关怀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人,岁月好像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这一次,也是趁着看管她的人松懈时,才能够来看望母亲!

只是,出乎风韵寒的意料,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有人在那里!

走近看,才发现是……

“父亲?”

风尘闻声转头看向这个他许久没有关注过的女儿,眼神温柔,挥手示意风韵寒走上前来。

风韵寒也并没有犹豫,知道前世父亲弥留之际,她才知道,原来这个看似冷漠的男人一直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着她和母亲,可惜到最后他也没能告诉母亲。

“父亲一定很想念母亲吧!”

风尘没有说话,只是用同样温柔的眼神看着墓碑上的名字:夜未央之墓

“寒儿也很想念母亲,我想母亲也一定在天上看着我们,所以,父亲,我们都要为了母亲好好保重自己!这样才不会辜负母亲对我们的爱!”

风尘微挑眉,没想到这个刚刚失去母亲的孩子居然会反过来安慰自己,有些自嘲的笑道:“恐怕,她只会恨我吧?”

“不,父亲错了!母亲也一定会理解的,因为她同样深爱着父亲!”

虽然母亲从来都没有说过,但每次提到父亲,她的眼睛却骗不了人,知道死前,她也没有怪过那个男人,前世的她不懂,却不代表现在看不出来!

面对着这张纯真的笑颜,风尘的心也跟着软了下去,抬手揉揉那毛茸茸的脑袋,轻笑道:“,真不愧是你母亲的孩子!”

未央,韵寒是你留给我唯一的宝贝,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好了,这么晚了,你还是回去吧,小心着凉!”

“恩,不要!”风韵寒小心的揪住风尘的衣摆,小声说道:“可不可以不要现在就走,寒儿还想要多陪陪母亲,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风尘不解,难道自己的孩子来看望母亲的权利也没有了吗?他蹲下来和风韵寒平视,问道:“怎么了,告诉父亲?”

风韵寒低下头,咬着嘴唇道:“他们都说寒儿是扫把星,是寒儿害死了母亲,还说以后都不让我来看母亲了!”

“所以你才会这么晚跑出来?”风尘有些不悦。

风韵寒点点头,心里暗笑,虽然今晚没有料到会遇见父亲,但是过几天李夫人肯定会把她接到自己眼下,到时候就没有办法摆脱她们的控制了!所以在遇见风尘后,一个计划在她脑海中逐渐成形!

风尘垂眸掩下怒火,抬头看着风韵寒,轻声说道:“寒儿先回去,这些事父亲会处理好的!”

虽然不知道父亲到底有什么苦衷,但风韵寒知道他心里还爱着母亲,更何况现在不能操之过急,所以风韵寒并没有说太多,这些总要当事人亲眼看到才会更加信服!

回去之后,她并没有去到自己的房间,而是顺势拐到药房,拿了一些东西,她现在身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第二天风韵寒就发了高热,怎么也退不下去,得亏风雪清之前的震慑,那些下人明面上也不敢对她怎样,见风韵寒高烧不退,也有些慌神,连忙去找李夫人!

此时,李夫人和风雪清正坐在屋子里品茶,听到下人的回报,风雪清不耐的皱皱眉:“怎么又是那个扫把星?真是烦人!”

李夫人放下茶盏,挥退下人,不赞同的看向风雪清:“清儿,母亲跟你说过多少回了,韵寒是你的妹妹,就算你不喜欢,也要在下人面前装个样子,这样才符合你的身份!”

“是,母亲!”

“好了,现在你就去让大夫去看看,下人熬好药后你就亲自端给那丫头,这样,你这个爱护姐妹的善良形象也就更加深入人心了!还有,你得记着,再过两年就是你的天灵淬炼了,母亲这些年为了你和你的哥哥所做的都是为你们好,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是!母亲。清儿知道了,一定好好照顾那个妹妹!”

虽然风雪清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按照李夫人的意思去做,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母亲偏偏要她去讨好那个扫把星?

李夫人知道风雪清心里不甘心,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打算,现在离清儿的天灵淬炼还有整整两年的时间,她必须替她打好基础,还有儿子的未来,所以留下那个女人的孩子还是有用的!

走到药堂,瞥了眼里面的人,厌恶的捂住鼻子,“真是的,让人赶紧把药熬好,耽误了病情你们谁也负不起责任!”

直到让丫鬟把药送到门口,风雪清才自己动手端进去,看见风韵寒因为高热而烧的通红的小脸,连忙走到床前,焦急问道:“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变成这样了,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看着屋里的仆人跪了一地,风韵寒拉拉风雪清的衣角:“没事的,姐姐,不管他们的事,是我自己身体不好!”

风韵寒虚弱的躺在床上,先前她用了一点提神散,才不至于昏迷,看着风雪清端着药碗进来,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好了,快别说了,把药喝了吧!”

“可是,姐姐,药好苦,现在又没有蜜饯,可不可以不喝?”

“那怎么能行?良药苦口,快喝了吧!”

风雪清有些不耐烦,但碍于李夫人的话还是尽力劝说风韵寒喝药,风韵寒也借故推脱了一会后,就捏着鼻子灌了下去。

看着风韵寒终于喝完了,风雪清拉着她的手叮嘱几句后就准备离开,却不料风韵寒面色突变,一口黑血就吐了出来!

清心院一阵混乱!

第4章 初次交锋

风尘面色铁青的坐在桌旁,看着里面还在昏迷的风韵寒,又将目光转到从刚才就一直跪着的风雪清,冷声道:“你倒是说说,没什么寒儿喝了你送的药就中毒昏迷了?”

风雪清惊慌失措的拉住了风尘的衣服,叫道:“父亲,这不关女儿的事,我也不知道妹妹怎么会中毒的!”

一旁的李夫人见状上前询问大夫:“小姐怎么样了?”

这大夫是李夫人的人,瞄了眼发怒的风尘,低头道:“回夫人,小姐中毒是因为这药中有一味乌头与其他药性相克,想必是药堂里的人不小心混在其中,只要好生调养,就没什么大碍了!”

“老爷,你也听到了,是那些奴才办事不利,清儿也是关心妹妹,才会好心办坏事,你就不要动怒了!”

“是啊,父亲,女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呢!我可是一直把韵寒当成我的好妹妹一样疼爱的!”

风尘看了眼那大夫,说道:“是吗?我看这府里的人对我的女儿竟然也如此不尽心,夫人当真是要好好调教了!”

李夫人暗自握紧了手心,没想到他还是把那个女人的孩子放在心上!

“来人,传令下去,以后大小姐就住在我书房旁边的竹苑,在找一些好的人来伺候,那些药堂的人就交给夫人了,毕竟这嫡庶有别,夫人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李夫人心中大惊,本想反驳,但看到风尘冷峻的面庞还是忍下心中怒火:“是,妾身知道了!”

所有人都走后,风尘走到床前,看着风韵寒苍白的脸色,又想到那李夫人和大夫的小动作,轻叹一声,右手一挥,便从房间暗处走出了一个黑影来。

“主人有何吩咐?”

“你是我专门培养的暗卫,从现在开始,你就在寒儿身边保护她!”

“是!”

挥手让人退下后,风尘又上前替风韵寒掖好被子,拧着毛巾为她擦脸,原本想着只要冷落了她们母女俩,不要让别人注意到她们,就没事了,却原来是自己太愚蠢!

“寒儿,你放心,从今以后爹爹会把最好的都给你,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

房内温馨一片,而早已离去的李夫人和风雪清却不那么高兴!

“母亲,今天父亲到底怎么了?竟然为了那个扫把星来质问我们!真是气死我了!”风雪清无处发泄,正拿着茶杯往地上砸!

“好了!清儿,今天的事谁也没料到,之前还十分冷淡,现在却为了风韵寒大发雷霆,只能说明在你父亲心里,还是有那个女人的存在的!”

“母亲,那我们怎么办?”

李夫人看着满地的狼藉,摇摇头:“我已经问了药堂的人,今天的事还好只是意外,不过以你父亲的态度看来,他是真的把风韵寒放在心上了,以后你要多和她走动一下,不能让外人看出不和!”

“可是,母亲,要我去讨好那个扫把星……”

“什么扫把星?她是你妹妹!也是这冷月山庄的嫡生大小姐!”

说到这个风雪清就来气,凭什么那个样样不如她的废物就是嫡生,而自己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庶出的名头!

看见女儿低着头,李夫人心中多少消了点气,轻抚着风雪清的头发,劝戒着:“你也要忍着,你现在可是奉天第一美人,母亲花了多少功夫在你身上!多少名门望族想要娶你,现在先忍忍,等收拾了那个女人的孩子,到时候母亲一定替你找个好去处!”

“好!我听母亲的!”

是啊,除了有个嫡女的名头,她风韵寒什么也比不上自己!来日方长!她有时间慢慢磨!

李夫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品尝着杯中的茶水,眼中寒芒闪过。

两人还在屋里商量对策,只是有时候千万不能小瞧了你的对手!

这次的乌头事件,看似意外,实际上早在那次偷入药堂时,风韵寒就算好了好了后面的事,喝药时,就把乌头放了进去,到时候,就算查出来,没有证据,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还好,父亲将她接到身边,李夫人她们也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自己也可以慢慢进行下一步了!

摆脱了院子里的下人,风韵寒走到了清心苑,前世偶然发现母亲留下的一些东西,因为后来被确认终生无法修行,所以那些东西对自己也没有用,但总归是个念想,现在估计还在那里。

绿倚看到主人让自己保护的小主子半夜不睡觉偷跑出去,便暗中跟随,却不想来到了这里。

本着暗卫的原则,绿倚只能在保证风韵寒安全的距离下在暗中守护。

“后面的朋友,可以现身了吧?”

绿倚大惊,以为风韵寒只是玩笑,隐在黑暗中没有动作,可当对上风韵寒那双清明的眼眸时,便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来到风韵寒面前单膝跪下。

“暗卫绿倚,见过小主子!”

“你是我父亲的暗卫?”

从出了房间就隐约觉得有人跟着自己,重生以来,她一直没有放松过警惕!不知为何,自己的感官也似乎灵敏了许多!

“是!主人命我贴身保护小主子!”

绿倚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小孩子发现,抬头看去,风韵寒深沉的眼神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毛。

“是吗?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只要对我忠诚的人!”

绿倚心里一震,低头不语,风韵寒也知道她是受了父亲的命令才来保护自己,抬手让她起来,笑道:“你去跟父亲说吧,他会明白的!”

绿倚有些犹豫,她接到的命令就是好好保护这个人,可现在……

“不用担心,就说是我说的!如果没有对我绝对忠诚的人,我宁可不要!”

“是!”

风韵寒摆摆手就准备离开,她现在还不能拿出那些东西,反正已经确认过还在,以后在用也不迟!

“走吧,我困了!”

绿倚心里迷惑,但还是跟着风韵寒一起离开,看来这个小主子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

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风韵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