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皇妃之妾意不可违-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林星影

倾世皇妃之妾意不可违-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林星影

第1章 时空的穿越

天气晴朗,无风也无云,这样明媚的好天气,本来应该带给人好心情的。可是林星影的心情却怎么样也好不起来。

“她就是个狐狸精,看看她天天的骚媚样子。我瞎了眼才和她做朋友,还鬼迷心窍的带着男朋友和她一起出去玩。结果呢?结果呢?”

这样的恶毒的吼叫声还在耳朵里回响着,林星影想要不去在意,也告诉自己不应该去在意,可是真心实意地交朋友,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让她除了心寒也只剩下心寒。

她不是不能面对的人,就算再糟糕的情形她也遇到过。她知道就算她解释,也不会有人去听去相信,可是不说,却不是她的性格。

“第一,我真的当你是朋友。第二,是他自己跑来找我,而不是你想让所有人认为的我在勾引他。第三,这整件事情只能说明你交了一个很烂的男朋友。”

说完之后,华丽的转身,甩门离开。再之后她就独自一个人游荡在了大街上面。

突然她听到了一声很响的汽车喇叭的声音,最近这片有在建的高楼,所以这种工程车的喇叭声总能听见。只是这一次,林星影下意识的抬头却看到了惊险的一幕。

一个小朋友追着滚跑的皮球,竟然跑上了马路,眼看着那视线不良的工程车就要撞上小朋友了。林星影想也没有想的就冲了过去,大力地推开了那个孩子。而她就感觉到身体就像要散架了一样的痛……

怎么会这么吵?不论是医院还是阴间,不是都应该很安静的吗?林星影不认为自己会在医院,以刚才的那种痛来说,她现在应该是在所谓的阴间了吧。只是阴间什么时候开始拍战争戏码了。这又是叫喊声,又是兵器碰撞的声音。

林星影翻来覆去终于还是醒了。

坐起身,左右看看,周围的一切,越发得让她觉得奇怪了。她到底是在哪里?怎么现在的阴间都是这样华丽的装饰了么?

她此刻正坐在一具上等香檀木大床之上,床顶垂坠下幔帐青纱,床下几步远的地方,一尊青铜所铸的铜炉正冒着袅袅清烟。林星影轻嗅了一下,很好闻的味道,不燥不腻,一定是上好的香料。

只是这香料的味道,被终于透过窗户涌进来的烟气给搅乱了。林星影注意到刚才听到的叫喊声和兵器相撞的声音正是来自窗外。

那烟气越涌越厉,呛得林星影一阵狂咳。正在这时,一个侍女模样的人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郡主,您怎么还愣着,快逃啊!贼人们已经杀进来了!”

郡主?她这是在喊谁?林星影有些懵了。可是她还来不及细想,就见到这个侍女模样的人走到床前,伸出手摸了一下床内侧的一处凸起,林星影身体下面的床板就猛地侧翻,在她还来不及询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整个人就随着侧翻的床板掉落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坏了她,她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可是手能触及到的全是光滑的石壁,而她的身体正随着这光滑的石壁围成的甬道不断向下滑落着。

四周很黑,除了林星影因为惊吓而发出的尖叫声以外,再没有了其他声响。这条倾斜向下的滑道并不特别长,很快地林星影就停止了滑落,落在了有些潮湿阴冷的地面上。而她的眼前也终于有了光亮。

不是什么火光或是灯光,只是这处明显是由人工开凿出的石壁上微微透出的暗绿色磷光,看到这一切,林星影这个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也忍不住有些害怕了。难道这里才是真正的阴曹地府?可是不对啊!

林星影感觉到浑身酸疼。因为酸疼她忍不住就抬了抬手臂,也终于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奇怪服饰。

奇怪的衣服,奇怪的秘道,再加上刚才见到的那个侍女模样的女子。林星影整个人都呆住了。

不会吧?难道说真的穿越了?可是这也太扯一点了吧。她这个什么也不信的人,居然遇到了这样的奇事!那不是只有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么?怎么会降临在她的身上?

想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林星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许是老天看她舍身救小朋友,所以不让她死去,而随便把她扔到了这个地方吧。只是这里又是哪里呢?

林星影又看了一次身上穿的衣服。她记得刚才那个侍女模样的人称她郡主。所以应该可以从服饰上面判断出她究竟落在了哪个朝代。

林星影自认还是对历史上的各朝各代有些了解的,尤其是服饰方面的,只是看来看去,她也认不出身上这一身就算是经过刚才的一路下滑,也没有丝毫破损的华贵服饰像是哪个朝代应有的。

难道说是某个只有短暂历史的朝代,五胡乱华还是五代十国?林星影只记得这两个时期是朝代更迭最频繁的时期,所以相对的资料也很少。

正在仔细想着自己现在究竟跌落到哪个历史时期的林星影忽然打了个寒颤,让她忍不住抱住了双肩。这里太阴冷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快点找到出路才行!

于是,林星影就摸着透着磷光的石壁开始向前走,她只希望这条秘道不要太长,因为她觉得越来越冷了。寒意似乎一个劲儿的在往她的心里钻。

可是事与愿违,这秘道似乎一直走不到尽头一样,林星影觉得头越来越晕,身上越来越冷,脚也越来越有些迈不开步子了。

林星影渐渐感到,如果再走不出去,她有可能就要冷死在这里了。

“老天,你是在玩我么?还不如就让我因为救人而死,至少还光荣些。把我扔到这不知道是什么时期不知道是哪里,还又冷又吓人的秘道里面。真的有可能死了很久都不被人发现的!”

正在林星影忍不住开始抱怨起老天时,忽然她的眼睛感觉到了前方似乎有光亮不停晃动。很快的她就听到了前方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林星影大喜过望,正想要大声呼救,却忽然眼前一黑,又一次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2章 倾国之色

一股刺骨的冰凉传来,林星影幽幽转醒。她忍不住咬紧牙关,想要大声咒骂那个胆敢在这么冷的天里朝她身上泼冷水的人。

可是她还来不及发怒,却已经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大脑也开始恢复了运转,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刚才她人还在秘道里,在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之后,终于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现在看来就是眼前的这些人了。

看到这些人看着自己的贪婪表情,林星影缩紧了身体,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很冷,二来么则是因为他们猥琐的目光了。就仿佛她身上什么也没有穿一样,又或者,他们正在幻想着剥光她的衣服。

这些应该就是刚才侍女模样的人所说的贼人了。可是在让她看来,这些人统一着装,身上穿的应该是这里的兵士服。一个个手中不是拿着棍棒就是手持刀剑,身上也有不少的血迹。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的让人望之欲呕。这应该不是什么一般的贼人,看样子更像是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

“你们是什么人?我这是在哪里?”

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可能真的才躲过一次死亡,就要再死一次了。而且看周围这些人的目光,恐怕就连死的方式都会是极其凄惨的。林星影没有时间去感叹自己的命运不济了。只是想做个明白鬼。

“原来美人怪不得被称之为美人,就连说话的声音都透着让人浑身酥软的劲儿!”

“是啊,看那张脸!要不是有这次机会,咱们这些人这辈子也别想能一睹,被那个狗皇帝誉为‘倾国之色’的郡主的容颜啊!”

“你们也太没胆了!比起只看那张脸,我更想知道她衣服下面的肌肤是不是也像她的脸一样细滑白嫩!”

听着他们说的淫词秽语,林星影除了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或是这些人误以为她是的那个人就是所谓的有着倾国之色的郡主。但是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对她有帮助的信息了。

“大胆!”学着电视里面看到的,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郡主应该说的话,对着他们猛瞪着眼睛。

“哎呀,咱们这不还没有大胆了么?哥几个,难得总长安排咱们几个来寻这边。该着咱们遇到这样的美事。你们说,要不要……”

有一个胆子大的提议,另几个色迷了心窍的自然头点如锤。竟然怪笑着开始向着林星影慢慢聚拢了过来。

林星影现在彻底确定她是真的穿越了。只是才一来就遇到,就算她身为一个现代女性也不可能能面对的了的事情。她害怕了,坐在地上,身体一点一点地向后缩。

“你们不要过来!我是郡主,你们敢碰我,小心杀头!”林星影不知道用什么话才能恐吓住这几个明显精虫上脑的混帐东西了。

“还郡主呢?也许几个时辰以前,你还可以用这个身份压压我们。可是现在变天了。你以为你爹还是定国公么?他早升天了!不止他,还有你大哥,他们全死了!所以你最好听话一点,顺从一点。如果伺候我们,伺候的舒心的话,我们也许会留你个活口。因为凭你的姿色,把你卖去妓院,就算不是雏了,也是可能卖个大价钱的!”

林星影整个心都往下沉。原来身份什么的已经没有用了。而且眼看着自己也要惨遭凌·辱了。她把心一横,在心里计算着怎么死能死的快一点的。已经不能阻止他们了,那么至少也不能是在有知觉的情况下。

觉得什么咬舌自尽太不科学,以她这个现代女性角度来看,很有可能那根本就是谣传。所以林星影眼尖的注意到了向她靠过来的其中一个男人手上是提着刀的。

冲过去对准心窝的话,不可能死不了了吧?林星影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了,老天竟然安排她在一天之内要感受两次死亡。

瞅准时机,林星影就对准了那把刀冲了过去。可是就在她将要碰到刀尖的时候,只听得叮的一声响,那把刀竟然断了。林星影冲劲过大,不但没有被刀刺到,反而是直接栽倒在了一个男人的脚下。

寻死未果的林星影欲哭无泪了。

只是她趴倒在地上半天,却没有感受到身边有任何的变化。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些人不是想要凌辱她么,怎么可能看她摔倒了不奚落一番,或是一涌而上,一逞他们的兽欲呢?

“起来!虽然被你这样跪拜着,很让人心里舒服。可是这里的味道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一个冷冷的,仿佛是用一种尖锐的东西划过玻璃表面的刺耳的声音传来,让林星影心里好一阵不舒服。

可是,就在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对方也许是嫌她动作太慢,竟然伸出手提着她的下巴,愣是把她的头连带着身体从地上给提了起来。

虽然被人这样从地上揪起来很难受,可林星影也终于可以和这个声音要人命的男人面对面了。

这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斗篷帽很大很深,不过这不是让林星影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的脸上带有整张的金属面具,只是在眼睛的部分有两个小孔。

林星影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想,这个人是不是整张脸都难看到不能见人。才会让他这样遮住自己的脸。

那个人只是盯着她的脸看,仿佛她的脸上有什么可以看出的秘密一样。许久之后,他抽回了手,甩开了她的脸。

“跟我走!”

“凭什么?”林星影这会儿完全是为了和他唱反调而反抗了。

哪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回答她,反而一下子跃到了树上。正在这时忽然从那边又传来了火光和人影,又有一小队人向林星影这边走了过来。

这还不是最让林星影害怕的,因为她刚刚才注意到了,之前那些对着她流口水的男人们全部死了!

全部是一招毙命,喉咙处都有一个很小的血洞。可是之前,她只是听到的一个声音啊!

看到这样一种情况,林星影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

第3章 生或者死

林星影知道她不应该叫的,可是她无法控制,她的尖叫声就像是她的催命符一般,立刻引来了那一小队的人的注意,辨明方向便向着她这边奔来。

等到她可以控制自己的时候,再想要捂上嘴巴却已经是来不及了。那一小队人已经把她团团围住。

这些男人看看她,再看看这一地的尸体,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身的锦衣玉袍,怎么看也不像是具有这样身手的人。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地死尸又要怎么解释。

“你……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林星影要怎么和他们说是别人杀死的,而那个人又嗖地一下没了踪影。别说他们,就算是她自己都不会信。于是只能摇头。

“不知道还是不肯说?”这一小队人里一个明显是队长的人向前踏出了一步,距离林星影更近,他还用火把照了一下林星影的脸。只看了一眼,脸上就露出了比刚才更加惊讶的表情。“你是朝云郡主?”

不是怀疑的口气,已经近乎肯定。

“我说大家在定国公府上下找了半天,就唯独没见郡主的影子,原来郡主玉驾是到了这里。”

这个人嘴上说的恭敬,可是那脸上的表情可就没有那么的恭敬了。一双色眼在林星影身上来回扫过。

正在这时,一个人凑到这个还在用色眼盯着林星影猛看的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这个男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还是你小子聪明,嗯,一会儿让你第二个来!”

听到他们的对话,林星影隐隐感觉到不妙。

果然那两个人说完话,对看了一眼,就一个饿虎扑食,扑向了林星影,一个拉她的腿,而另一个抓住了她的双手。

身为现代女子的林星影要是再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就真是不如早死早投生了。

“你们放开我!”

“放开?你个女贼,竟敢偷袭义军,杀死多人,被我们这一队人抓住,看你往哪里逃?”

“你混帐,刚还说我是郡主!”

那两个人再次对看,之后哈哈大笑。

“谁说你是郡主?就算你是郡主,我们说你不是,你就不是。天下皆知,朝云郡主被仙人指点终日以纱遮面,容颜不为世人所见。只被传得是美若天仙下凡,怕遭天妒,故而如此。一会儿等我们享受过郡主您的娇躯之后,用剑划花你的脸,到时候,谁还知道你是不是朝云郡主!”

听到这两个贼人的险恶用心,林星影差一点吐出来。她不经意抬起头,正好看到临近的树上的黑影,正是刚才她以为已经走掉的那个面具男人。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求救,就会惨遭凌·辱。再笨再傻的人都会选择了。于是,已经走投无路的林星影只好对着树上的男人以唇形说出两个字:“救我!”

可是,也许注定要她失望了,那树上的男人无动于衷,似乎就打算待在那里,看一场活春宫。

林星影只是一个弱女子,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没有人出手救她,她知道她一定完了。心寒的要命,把眼睛闭起,再也不去看树上的那个人。

这两个按住她的人,看到她不再反抗,立刻淫笑起来。

“这才对嘛!你乖一点,顺从一点,等我们开心过了,也许会考虑留你一命。因为毕竟不论身份,光是你的这份姿色就能卖个大价钱!”

以为事情一定成了的两个人,早就忍不住了。那个队长一样的人掀起了林星影身上的褥裙,就开始脱起自己的裤子。而那个被答应第二个来的,也一脸淫笑的迫不及待的等着看好戏,等着轮到他的时候的到来。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个传说,就应该还听过另一个吧!凡睹朝云郡主容颜之人,必遭横祸。”

就在林星影以为一切都完了的时候,就在她心灰意冷放弃一切的时候,忽然又听到了那个让人难受的声音。只是这个时候再听到这个声音,对于她来说却仿佛天籁。让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男人站在自己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仿佛一个王者,而他所看的人就只是蝼蚁。

“你……你是什么人?”

能突然出现的人,武功一定不弱。所以这个面具男人一出现,立刻就让这一队色欲熏心的男人慌了神,如临大敌一般地紧紧盯着他。

“你们不配知道!我再问你一次,和不和我走?”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要有点理智的人就会选择和这个怪人一起走。虽然不知道和他一起走,会落得什么结局。可是再怎么说也要比留在这里,被这群男人凌·辱要强。

于是林星影这一次不再骄傲了。其实她根本就已经被吓坏了。因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被那两个男人剥去了外衣,只剩下裹胸和内裙,在这夜风里瑟瑟发抖,一半是因为冷,而另一半是因为害怕。

她连连点头,还生怕这个男人突然反悔不带她离开,于是大声地几乎用喊的说出:“带我走!”

也许是这一小队的人认为自己人多,而面具男人只有一人,所以人多就胆子大一点。那个队长模样的人,把已经解开的裤带好歹系上。

“我说这位,谣传天天都有。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不过现在,你想要把人带走,是不是该问过我们同意不同意?”

“生或是死?”

“啊?”林星影有些跟不上节奏,忽然就看到面具男人脸转向了她,问出了这样一句。她不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实话,她到现在除了知道自己被这些人都认定是什么朝云郡主以外,就一概不知道了。

“你想他们生还是死?”

“你问我?”林星影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的决定有用吗?这些人生还是死,可能在她一念之间吗?

“见过朝云郡主真容的人必遭横祸。所以由你来决定这些看过你的人,是生还是死。”

林星影看了一眼这些刚才就已经商议好要轮番凌·辱她的男人们,轻启朱唇,却是瞬间决定了一切。

“死!”

第4章 主上

刚才,林星影只是听到了一声响动,就看到了一地的死人。她很好奇,这个面具男人是怎么做到的。所以当她说出死这个字的时候,她就睁大了眼睛,盯紧了面具男人的动作。

她不是什么圣人,这些人既然想要伤害她,那么就不要怪她为他们选择了死这条路。

几乎是在她说出死这个字的瞬间,她就看到那面具男人的黑色斗篷动了。她努力看了,也不过是看到他黑色斗篷下穿着黑色劲装。

斗篷动是因为他的手臂动了,林星影也只看到了这些,没有看到什么寒光一闪,或是别的什么。可是当她回过神时,地上又多了好几具尸体。

也许是第二次看到有人死在她面前,而且还是想要伤害她的人,所以林星影觉得并不像之前那样吓到她了。但依然让她很不适应。不过她还是从那些人身上的致命伤口判断出了,这个面具男人用的是什么武器杀的这些人。

最靠近她的这两个混蛋,喉间一道极细的血痕,看来像是用剑之类的武器所伤。而离得稍远些的那些人,就同之前死去的人一样,都是喉咙处一个血洞。

“走!”一件黑色的斗篷扔了过来,扔在了还倒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林星影身上。

“走去哪里?”

林星影一边询问,一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她现在只能用面具男人扔过来的斗篷来避体了。因为外衣已经被撕破不能穿了。

面具男人根本不理会她,就直直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走得很快。似乎根本不在乎林星影是不是跟上了他。

林星影拉拢好身上的斗篷,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跟上那男人。其实要是可以选择,她也不会跟着他。只是现在她没有别的选择。

林星影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抱怨这个面具男人。他到底是救她,还是想要折磨她啊?都走了这么久了,期间不和她说话,不休息,也不会放慢速度。就这样,在深夜,在树林里这样穿行。

林星影一开始还能凑和跟上,只是到了后来时间一长,她就不行了。脚开始只是酸疼,她还能忍受,可是到了后来,就已经是剧烈的疼痛了。林星影知道,脚一定是被磨破了。

“请问,还要走多久?”

终于她每迈出一步都像是走在针板上的感觉,让她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开口询问。

“主上!”

“啥?”林星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怎么会突然喊自己主上了呢?结果很快的她就知道,是她会错意了。

“叫我主上。”

林星影彻底受不了了。这个男人一定是疯了!就算是他救了她,让她免于受人凌·辱。可是这大半夜的,在这个几乎看不到脚下是什么样的路面的树林里穿行,还必须要跟上他的速度,这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做到的吗?

而且,还要她叫他什么?主上?他是想当皇帝想疯了么?

算了,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受够了!

林星影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决定一步也不走了。当她坐下时,她才感觉到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才坐到地上,就再也不想动一下了。

她决定了,不管那个人理她还是不理她,她都不走了。死就死吧,不过是在死之前多折腾了一阵。抱定了这个决心之后,林星影忽然发现自己不怕了。

于是她就仰起头,面露不羁的表情,看着面具男人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着她走过来。

“为什么不走?”

“脚疼!”林星影乱没好气地回答他。

她是她,不是他们认为的什么朝云郡主。想让她像是大家闺秀那样说话柔声细气地,根本不可能。

她以为自己的这种没好气,会换来不好的结果,却没有想到那个面具男人竟然直直走到她身边,一下子靠近她蹲了下来,再后来竟然是掀起她的裙子,抓住了她的脚。

“你干什么?”

“你以为呢?”面具男人一下子就把她的鞋脱了下来。

因为脚确定被磨破出血了,所以血在干了之后就把鞋还有鞋袜都粘连在了一起。鞋子一被脱下,就等于是在扯林星影的伤口。

林星影忍不住抽气,疼得她眼泪都掉下来了。

她并不会幻想这个怪人,会突然变成什么白马王子,帮她治伤或是背着她走,但怎么也不会听到这样的话吧。

“死不了人的,继续走!”

即使月光很淡,可是面具男人一定看到了白色的袜子已经满是血污了,可是他竟然还可以跟没看到一样,把鞋子重新套到林星影的脚上。说出这么一句,让林星影几乎要暴走的话。

“我说什么也不会再走了!”

可是才说完这一句,下一秒,她就被这个面具男人像是提东西一样的提起,然后他一躬身,她就落到了他的背上。只是不是她幻想的被他背在背上,而是大头朝下地倒挂在他的肩膀上面。

结果,林星影抗议长时间行走的结果,就是不只是脚疼,头也变晕了。她忍不住在心里想,这个男人眼里是不是没有美丑之分,又或是他冷血到了极点。怎么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就这样对待她这么一个弱女子。

她林星影到底上辈子上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让她落得现在这种处境。她忽然有一种预感,她选择跟着这个男人走,也不是什么好选择,而且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就这样被倒挂着,时间长了,大脑缺氧的林星影越来越犯迷糊,终于她昏了过去……

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带着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命运。如果她可以提前知道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也许她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比如说找机会自尽。

只是人都会有一种求生的意识,面对死亡时一定会选择生的机会。林星影选择了在这个未知的地方生存下去,于是,为了能生存下去,她做了很多的选择,而她做出的这些选择,既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也决定了别人的……

倾世皇妃之妾意不可违-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林星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6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