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太粘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苏瑾深, 沈依梦

首席太粘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苏瑾深, 沈依梦

第1章 攀上琉璃酒庄的主人

“我要找李夫人,她是我的母亲,我有很急的事情,麻烦帮我通报一下可以吗?”

沈依梦站在一栋豪华别墅的大门口,神情很是着急地向门卫客气开口请求。

门卫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瞥了她一眼,脸上充满了不屑:“每天来这里十个八个都这么说,难道我们老爷和夫人莫名有了这么多流浪在外的子女吗?”

话语间,显然是不相信面前人所说的话。

沈依梦咬紧了下唇,脸蹭的一下就红了,然而双眸中是倔强又坚定。

不管这些人怎么说,今天,她是一定要找到母亲的!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李夫人!”她的语气中带上了明显的着急,说着就想要直接冲进去。

奈何力气悬殊太大,还没有走两步,就被壮实的门卫给挡了下来,更是推了她一把。

“走走走,别扰人清净。”很不耐烦的声音,门卫抬头看她的时候,双眼一亮,带上了惋惜,“长得倒是还挺漂亮,没想到是个骗子。”

“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沈依梦不知道自己除了一再的承认和解释,还能说些什么来证明。

她抿了抿干燥的唇齿,双眸因为着急而微红,再次急急地就想要冲进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从上面下来了一位微胖的中年男人。

“老爷!”

众人齐齐低头,恭敬地问好。

“这不是依梦吗?怎么突然来李叔家都不先打个招呼?”李成亮微微眯着眼睛,让人猜不透他在想着什么。

沈依梦客气而又疏离,“李叔好,我是来找我母亲的。”

她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关系一向不算好,毕竟有谁会待见自己老婆前夫的女儿呢?

“你母亲啊,她现在不在家。”李成亮微微笑着,看起来很温和的模样。

这句话一出,周围的门卫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他们刚刚都已经这个小姑娘说的是假话,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顿时大家都不自觉地低下头去,见沈依梦似乎没有告状的意思,都默默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那她现在在哪里?我有很急的事情要找她!”沈依梦的口气中依旧充满了着急。

李成亮毕竟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是有点看人的本领,当下便半分笃定地询问道:“你找你母亲,是因为钱的事情吗?”

沈依梦咬着牙,不好意思地瞥过脑袋,没有回答。

她不想让别人看轻自己,所以这件事情,母亲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如果是因为钱的事情,你找她也没有用,因为钱都是我的。”李成亮明明是笑着,却让人感觉里面藏着一把锋利的刀。

听到这话,沈依梦的心像是突然坠入了冰渊一般,冷的可怕。

其实这样的结果她早就应该猜到的不是吗?

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因为这一点点的希望和可能而来了。

除了母亲,她真的不知道还能找谁帮忙了。

沈依梦的面色苍白的可怕,失神地站在原地。

灼日当空,更是映衬出她毫无血色的脸庞。

“这种事情,你直接找我就好了,我能帮你。”

出乎意料的是,李成亮突然说的很是爽快。

沈依梦惊讶地抬起头来,看见男人算计的目光,顿时了然,咽了咽口水,开口问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她一向清楚,李成亮绝对不是这么一个乐于助人的人,何况对象是她。

“不愧是雪芬的女儿,果然聪明。也同样继承了她的美貌。”李成亮赞赏道,他直勾勾盯着沈依梦的脸庞,“我要你攀上琉璃酒庄的主人。事成之后,你需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

“苏瑾琛?”沈依梦狐疑地皱着眉头,不知道李成亮打的是什么主意,“怎么样才算是攀上?”

李成亮嘿嘿一笑,眼神中有几分猥琐,“大家都是明白人,这种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吧。男人和女人,还能做什么。”

沈依梦脸色一红,羞耻地低下了头,没有接话。

见状,李成亮耸了耸肩,“我可以给你考虑的时间,但是你的父亲……恐怕等不了太久吧。”

他都知道!

沈依梦呼吸一屏,随即咬紧了牙关。

李成亮也没有多停留,直接让门卫开了门就进了别墅,留下她一个人待在原地。

沈依梦失神地来到医院,看着病房里面熟睡了的父亲,不自觉眼眶就蓄满了泪水。

她的母亲因为贪慕权势,抛弃了父亲和她,嫁给了李成亮,之后都是父亲一手将她拉扯大,结果却先天性心脏病突发而住进了医院,病情一天天严重恶化,需要尽快进行手术。

她是真的不愿意失去父亲……

“沈小姐,你看看,什么时候能凑齐手术费,你也知道,你父亲这种情况,多拖一天手术成功率就下降一分,我们也不能随时保证的。”正要去病房的医生看见沈依梦,扶了扶眼镜,开口提醒。

沈依梦连忙擦了擦眼泪,不愿意展露自己的柔弱点头道:“嗯,医生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凑齐的。”

等到医生离开,她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掏出了手机,拨通那个极其不愿意拨通的号码,咬牙坚定道:“我答应你。”

……

高贵奢侈的酒店内,昏暗的灯光。

沈依梦看着镜子里自己服务生的装扮,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整了整衣领,已经走到了现在,为了母亲的安危,接下来不管怎样,都要做到!

推着餐车,里面布置着精致的宵夜和红酒,沈依梦来到苏瑾琛的房间,看着紧闭的房门,沈依梦再次紧张的整理了一下仪容,敲了敲门。

躺在床上休息的男人轻轻睁开了眼,冷冷道:“谁?”

沈依梦心中一紧,生怕漏了陷,立刻回答:“服务生。”

苏瑾琛闻言再次闭上了眼睛,声音多了几分慵懒:“进来吧。”

沈依梦故作镇定的走了进来,见苏瑾琛从床上起身,她不敢看他,连忙把宵夜和红酒摆放到一旁的桌上,眼见着男人打开红酒喝了几口,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男人好像真的以为她是服务生,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备,沈依梦离开时脚下故意绊住桌腿,一声惊呼,接着便跌进了苏瑾琛的怀里。

几杯红酒喝下,苏瑾琛接住摔倒的女人,恍惚之间,觉得这服务生长得还挺不错,眉清目秀的,尤其是那一张小嘴,粉粉嫩嫩的,好像在诱惑他。

“先生,不好意思。”沈依梦微微低下头,像是在害羞,更多的是害怕。

苏瑾琛微微一笑,刚欲低头,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他的身体好像在发热,难道是喝了酒的原因?

不过,他以前喝过再多,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沈依梦知道是红酒里的药效发挥作用了,她躲闪着目光不敢直视男人,小声问道:“先生,您怎么了?”

苏瑾琛只觉得体内莫名的一阵燥热,让他整个人闷闷的,很难受,但他仍然克制着:“我没事,你可以走了。”

沈依梦很是难堪,她微低着的头摇了摇,其实她很想离开,但是只要一想起母亲,她就只得厚着脸皮继续做下去。

只要忍一忍,就能救母亲了。没事的。

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苏瑾琛很奇怪这个服务生的反应,见她不仅没有离开的样子,还愈发的靠近他的胸膛。

咬了咬唇,沈依梦不敢抬头看男人的表情,硬着头皮靠近苏瑾琛,她在他耳边低声诱惑:“先生,你的身体在发烫。”

苏瑾琛眯了眯眼,抬头对上女人明显在闪烁的目光,他越过女人,看到桌上放着的那瓶红酒,心里逐渐明白了。

难怪,会突然有这种感觉。

他嘲讽地勾起一边嘴角,冷冷的看着别有所图的女人,寒声质问:“是你在酒里给我下了药?”

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沈依梦没有回答,她强忍着羞耻,伸手去触碰男人径直的脸庞,而后缓缓滑到男人性感的喉结部位。

tiao逗的行为完全代替了她的答案,苏瑾琛的眸子逐渐幽深,他心中冷笑,厌恶的看着怀里欲拒还迎的女人。

既然如此,他也不需要再忍耐什么了。

yu望的猛兽终究是战胜了理智。

“居然敢在酒里给我下药,你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吗?”轻轻勾住沈依梦削尖的下巴,苏瑾琛冷笑,眼中泛着厌恶的寒光,语气却十分暧昧:“既然你这么想要爬上我的床,那我就满足你好了。”

那神情像是啐了毒的刀子一般,又像是刚刚睡醒的毒蛇在朝她吐着蛇信子,沈依梦开始后悔了,她不应该来的,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不,对不起先生,我是不小心的。”沈依梦挣扎着想要离开男人的怀抱,却被男人更加结实的搂在怀里。

“怎么了?敢做不敢当了?”苏瑾琛讽刺的看着女人做作的行为,这样的女人他见的多了,欲擒故纵,欲拒还迎,最是虚伪。

第2章 现在才后悔?晚了!

沈依梦迷惑的看着苏瑾琛,随即想到苏瑾琛发现了红酒里面下了药,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苏瑾琛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这件事情,她更想离开这里了!

苏瑾琛见女人越发的不听话,逐渐没了耐性,不管对方如何的挣扎,他一把抱起沈依梦狠狠地仍在了床上。

“不,你放我走吧,我.......”沈依梦的哀求还未说完,便被男人霸道的用嘴堵住了小口,她怕的直发抖,但是想到母亲,沈依梦顿了顿,还是决定默默地忍受下去。

苏瑾琛见女人不再挣扎,心中冷笑,既然是送上门的,那么不要白不要,况且他现在中了药,也由不得别人说喊停就停!

况且,这不正是这个女人想要得到的结果吗?

怎么说,也只能是她咎由自取!

粗暴的扯下女人身上碍事的衣服,苏瑾琛边打量边讽刺道:“身材还算不错,只是徒有表象,现在不欲拒还迎了?”

沈依梦扭过脸去,因为紧张害怕而显得苍白,唯有红唇被她几乎咬出了血来!

她长得还算不赖,虽然称不上惊艳,但也是个很耐看的,而且皮肤很好,光滑如丝,粉嫩嫩的,光是看着就很诱人了。

“很快,我就会满足你了。”说着,苏瑾琛便把两人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也脱掉了,轻轻覆上身下颤抖的身子。

药效已经让他忍着很难受了,现在他一点也不想继续忍下去了!

沈依梦被动地接受着这一切,明明很不情愿,却只能强迫自己去接受。

一种陌生的感觉突然遍布了她的整个身体,这让她原本一直努力的忍耐顷刻间瓦解。

她的第一次,真的就要这么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吗?

她猛的恐慌了起来,呼吸渐渐加深,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抗拒抵制感瞬间喷涌而出,再也忍耐不住。

“不不,我反悔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请你放过我这一次,我知道错了!”沈依梦哭着哀求,她的双手不断推搡着那精壮的胸膛。

她以为这没什么,但是到了最后关头,她觉得自己做不到,她害怕,好害怕好害怕!

苏瑾琛却冷冷的看着身下的女人的反应,完全没有一丝裂痕,任凭她如何的哭诉和哀求,他都不曾触动一分。

“现在才来后悔,晚了!”

苏瑾琛冷漠的断绝了沈依梦的希望,他把她的双手举过头顶,一只手牢固她,另一只手则放肆的在她身上游移。

“现在,让我来品尝一下你的味道吧。”

“不要!不要!我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沈依梦双眼通红,疯狂地摇晃着脑袋。

她的双手触碰到男人滚烫的肌fu,想要试探让他从自己身上离开,奈何却一点儿用都没有,更是愈发的挑起身上人的yu望。

呵,倒是极其懂得如何挑拨。

苏瑾琛冷冷一笑,再没有耐心去忍住自己的冲动,一用力,直接进入。

“啊!”

撕裂的痛感顿时弥漫了全身,沈依梦疼的只剩下无意识地喃喃求饶。

然而在苏瑾琛听来,却更像是什么催情的话,不仅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反而愈发的快速。

喘息声、求饶声……构成了一室的春光,一直持续到天蒙蒙亮。

第二天一早,沈依梦见苏瑾琛还在熟睡中,没有任何的耽误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她不过是应了要求陪这个男人一夜而已,不想再有任何的纠葛来提醒她这样耻辱的一晚。

“君惜……”

沈依梦打开门的时候,刚好听见身后的男人轻轻呢喃着,话音里面充满了数不清的怜惜与情感。

原来他已经有了意中人!

沈依梦的脚步一顿,随即深吸一口气,关门,离开。

回到家里,沈依梦先是认认真真地给自己洗了洗了一遍澡。

虽然她知道,就算再怎么样,也已经洗不去她这一身的肮脏了。

然后才打电话给李成亮。

“事情办好了,我需要十万。”

她的声音始终的客气又疏离,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她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再和他们有什么瓜葛。

李成亮在那端满意地哈哈大笑,“好好好,等会儿我会派人转到你的账上,这笔钱是你的报酬,不用还了。”

挂断电话,果然不一会儿就收到了钱。

沈依梦苦涩地笑了笑,一个人无力地躺在床上。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喂,我是……”

“葫芦小区的沈家是吗?”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还没有等她开口说完就急急道。

“嗯,对。”沈依梦不觉有几分奇怪,竟然会有人找她和母亲?

“你们现在住的那块地儿啊,碰上拆迁了,到时候会补助一些费用,但是你们现在啊,得尽快找到住的地方,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什么?”沈依梦惊讶地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如果这里也没了的话,她们还能去哪里?

“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总之你就尽快找好地方搬走吧。”

对方冷硬地说完这番话之后,也不理会沈依梦的反应,就直接挂断了。

沈依梦愣在原地几秒钟,情绪翻江倒海,最终只剩下苦涩与无奈。

可是现实不容许她耽误太多时间,整理好心情之后,就去了医院。

……

头痛欲裂,苏瑾琛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触碰到从窗户投进来的耀人阳光,下意识地覆盖住双眸。

脑海中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面色冷峻起来。

他转了转目光,却发现屋子里面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还算那个女人识相,否则的话,他不敢保证清醒过来还看到那个不择手段爬上了他的床的女人的话,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洗了个澡之后,苏瑾琛便离开了房间,关门的时候看到床上的鲜红,冷冷哼了一声,脸上的神色让人看不清晰。

“好儿子,昨天晚上过的怎么样?”

苏瑾琛刚回到家里,就听见苏夫人这么开口问道。

转眸苏看,只见自家母亲的脸上充满了笑意。

苏瑾琛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来,脸上突然一下子就冷的可怕,声音更是不带任何情感,“不怎么样。”

他还以为那个女人是有如何高的手段能扮成服务生混进她的房间,原来是有人在暗中相助。

想必是和母亲达成了某种交易,只要她能爬上他的床,就会给予什么她想要的东西。

还真的是他疏忽了,竟然真的让那个女人得逞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苏瑾琛便对沈依梦充满了厌恶。

苏夫人脸上的笑意不减,苦口婆心,“琛儿,你要为苏家考虑考虑啊,是时候该找个女人好好安定下来了。”

苏瑾琛冷声回答:“我已经有了君惜!”

一听到这个名字,苏夫人瞬间拉下了脸,很不开心,“让你结婚,就是为了苏家的香火能延续!那个女人说什么也不行。”

“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苏瑾琛隐隐有了几分怒气,“君惜是不能生,如果你是为了孩子,我们大可以去领养。”

“领养的能和亲生的一样吗?!”苏夫人似乎也生气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女人不仅不能生,她下半辈子还要在轮椅上度过!你觉得苏家有可能让这么个女人成为少奶奶吗?”

“你去调查过君惜?”苏瑾琛努力压制着情绪,没有丝毫松口的意思,“无论如何,我只想要江君惜一个人!”

“你要她可以,苏家完全可以无条件地养着那个女人,但是你必须娶别的女人然后生下孩子!”苏夫人也是说的十分坚定。

“这不可能!”苏瑾琛愤怒的身体微微颤抖,“为什么要让我和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孩子!”

苏夫人冷哼了一声,“这由不得你,总之,江君惜那个女人,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苏瑾琛直直盯着苏夫人良久,终究是转过身,气愤地离开了。

“我也是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的。我只要君惜!”

话音落下,他的人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苏夫人咬紧了牙,神情阴郁的可怕,恨恨地拍了一下旁边的沙发,双眸露出点点阴狠的色彩。

……

“医生,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我前几天才刚刚交的十万,现在就用完了?”

沈依梦苍白着脸色,抿了抿干燥的唇齿,无力地开口询问。

正对着打病例的医生听到声响,抬起头,脑海中搜寻到沈依梦是哪位病人的家属,这才回答道:“哦,你是6床病人的家属吧?是这样的,原本你的父亲就欠下了不少的医药费,更何况用的都是进口药,价格也比较贵,到时候如果合适的话,还要动手术,你有个心理准备,好好筹钱吧。”

晴天霹雳。

沈依梦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用第一次换来的钱,仅仅只能支撑这么几天!

“那……不用进口药可以吗?”她咽了咽口水,感觉喉中干燥异常,让她难受的很。

“这倒是也可以,不过进口药虽然价格比较贵,效果也比较好,副作用相对来说也小一些。”医生说完了利弊,这才接着开口,“你自己考虑吧。”

沈依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医生办公室,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父亲的病床前。

“梦儿,怎么了?是不是在为医药费发愁?要不就算了,爸也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没有必要为了我苦了你自己。爸唯一的心愿就是和你好好度过这些剩下的日子,就很满足了。”沈周权牵强地笑着,看着女儿的双眸充满了慈祥和心疼。

沈依梦忍住眼泪,抓住父亲的手,淡淡笑着,努力装作没事的样子,“爸,您别担心,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工资很高的工作,医院里面都是好人,允许我慢慢还钱。别担心我,您唯一要想的,是如何调养好身体。我只剩下您一个人了。”

听见这话,沈周权也是偷偷抹了抹眼泪,没有在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沈依梦感觉到手机震动的声音,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李成亮。

第3章 对,我答应你

沈依梦不觉有几分惊讶,却还是收起了手机,一边帮父亲盖好被子,一边轻笑道:“爸,您的心态一定要好,安心在这里治疗,快快好起来回到我身边。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晚点儿再来看你。”

“好,你去吧。”沈周权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出了病房,沈依梦一边回电话,一边朝医院外头走去,她不想让父亲有任何可能发现她和李成亮之间的交易。

“什么事情?”

李成亮也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一开口就直接了当,“听说你最近不仅要忙着房子的事情,还有你父亲医药费的事?我可以帮你。”

听到这话,沈依梦没有丝毫的惊喜,她咬牙问道:“什么条件?”

她还没有傻到认为李成亮会这么好心。

李成亮赞赏地笑了两声,随后道:“生一个苏瑾琛的孩子。”

电话里安静了下来,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明明有这么多人,沈依梦却觉得她仿佛一直都是一个人。

沉默了片刻,电话那边的人并没有因此而催他,仿佛肯定她一定会答应似得,毕竟除了这条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她也有!

“不,我不能接受。”沈依梦果断的拒绝。

李成亮的口气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回到一样,只开口劝道:“你别这么肯定,再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对你来说,利处大于弊处的,不要错失了良好的机会。”

没有给对方更多的说话的机会和时间,沈依梦果断的将电话挂掉了。

手机屏幕逐渐暗掉,她怔怔的看着,心里涌出一股无助和无力感。

她可以拒绝,那么,父亲呢?

难道,她真的答应要去给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男人生个孩子?

犹豫不决时,手机突然再次亮了起来,沈依梦以为是李成亮不甘心再次打了过来,仔细一看却是林婉!

“喂。”沈依梦依旧没有从刚才的思绪中走出来,声音听起来有些恍惚。

林婉听着不太对劲,她担心的问道:“依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沈依梦摇摇头,想到对方看不见,才又答道:“我没事。”

电话里毕竟说不清楚,林婉不放心她,想了想,便道:“听说市中心新开了几家服装店,我还没时间去过,不如我们一起去吧,正好也缓解一下心情。”

沈依梦没有拒绝,她想着放松一下心情也好,现在的她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逛街的过程中,林婉很轻易地就发现沈依梦有些不对劲,总是心不在焉的,问她那件衣服好看,连问好几遍才回答,而且说的话牛头不对马尾!

眼见好朋友没有心情,林婉也没有了逛街的心思,便带着她进了一家冷饮店。

“你到底怎么了?一定有事情发生对不对?”林婉托着腮看着面前的女人,十分的担心。

沈依梦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事情瞒不住,而且她也不想对林婉撒谎,只得把最近的事情如实相告。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我到底该怎么办?”沈依梦痛苦的将脸埋在手心里,多日以来的压力的情绪终于有了可以发泄的对象。

林婉听完先是吃惊,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你别难过了,这样的事情换成是我,我也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不管你最后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理解你支持你的!无论如何,你还有我,你别忘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沈依梦听见这番话十分感动,不自觉就微微红了眼眶。

这种时候至少她还不是一个人,她还有这么一个好朋友一直陪着她的身边,无条件的支持她,这让她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喏,这个给你,我的积蓄只有这些了,虽然钱不多,但是能缓多少是多少。”林婉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

“这……不行不行。”沈依梦反应过来,连忙拒绝道。

见她不肯接受,林婉便强行塞到了她的手里,“我们是好朋友,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

沈依梦皱着眉头,有些为难,“那你怎么办?”

林婉故作豪气大放的拍了拍胸膛,笑道:“没事,反正饿不死我。”

“谢谢你,小婉。”沈依梦没有再拒绝,微微昂头,想要止住双眸中的眼泪。

见状,林婉也跟着眼睛泛了红,她是真的心疼自己这个好闺蜜。

她走到沈依梦身边,伸出双手紧紧抱着这个在此刻十分柔弱的女人,明明是埋怨的话,却满是煽情:“说什么傻话呢,不是说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嘛,你还跟我这么客气。”

沈依梦笑了笑,然后用力点了点头,将林婉回抱得更紧!

与林婉告别后,回家的路上,沈依梦心情比一开始轻松了很多,有人在身后无条件的支持着她,让她忽然之间充满了勇气。

心情一好,思路也跟着清晰了不少。

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父亲,脚步一停,心里有了主意。

她不能再失去另一个真正在乎她为她好的人了。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别的选择。

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怎么,想通了?”李成亮仿佛早就预料到沈依梦会打电话给他,语气里带着洋洋自得。

“对,我答应你。”沈依梦咬着牙,闭上了眼睛。

李成亮的声音听起来很稳,“行,明天你来我家吧,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到时候你能提。”

挂断电话,沈依梦深吸一口气,突然觉得上天对人真的是很不公平,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事情都全部发生在了她的身上,甚至是让她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苦涩的摇了摇头,她收起手机,以后的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次日。

按照约定来到那栋豪华别墅,沈依梦只觉得陌生和冷漠,真不知道母亲是怎样在这里生活下去的。

“你来了?坐吧,我让保姆给你上茶。”李成亮坐在沙发上,刚说完就打算吩咐了下去,他盯着沈依梦的眼底满是算计。

“不用了,我没这么讲究,还是早点言归正传吧。”沈依梦淡然道。这里的空气让她觉得压抑,只想早点办完事情早点离开。

她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母亲,正好与母亲的目光对上,急忙看向别处,心情还是颇为复杂。

“果然是个痛快人,也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事情是有利的,什么事情是不好的。这件事情呢,我也是为了你和你的父亲好,你也知道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李成亮突然笑了起来,看起来带上了几分温和,今天的他仿佛格外的有耐心。

王美玉局促不安地站在一旁,时不时抬眸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几次三番想要开口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出口。

李成亮瞥了王美玉一眼,理所应当道:“你母亲和我想的也是一样的,苏瑾琛是什么样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啊,你要是给他生了孩子......”

“够了,不用说了。”沈依梦不想再听下去,打断道,“我知道。然后呢?我需要怎么做?”

听见这话,李成亮也不再多说什么,拿出一份协议出来,递到过去,“果然是个懂事的女孩子,把这份协议签了,你的那些所谓的烦恼,全都会解决了。”

反观王美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碍于李成亮在场不敢开口。那协议上写的什么,她当然也是一清二楚的,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她这个母亲也很痛苦。

沈依梦没有再多费一句话,拿过笔利索的把自己的名字签到了协议上,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好,干脆!”李成亮笑的势在必得,仿佛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一般。

他接过沈依梦签好的协议,又谨慎地仔细看了一遍,才保存好。

随后,他按照约定拿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沈依梦:“来,这是你应得的。”

明明觉得屈辱,沈依梦却还是不得不伸了手。

她没有再过多停留,毫不犹豫地就转身离开。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她隐隐约约听见了王美玉的叹息声。

其实她是知道的,母亲虽然嫁给了李成亮,但是在李家并没有什么实权,风光都是给外人看的。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不能够选择原谅。

……

简洁高贵的办公室,苏瑾琛整理完公司的事情,揉了揉疲惫的眉心,靠在躺椅上想要休息一会儿。

刚要睡着,办公桌上的手机忽然想了起来,苏瑾琛拿过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无奈的接听:“喂,妈?”

“嗯,是我,今天啊你早点回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苏夫人的声音很温和,完全不像是前几天两个人才吵过架的样子。

苏瑾琛懒懒的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敷衍道:“好,我知道了,有时间会回去的。”

不料以往在这件事情都顺从他的苏夫人这次却怎么也不肯善罢甘休,不依不饶的命令他:“你少给我打马虎眼,今天不许你再诳过去了,一定要回来!”

苏瑾琛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不理解道:“妈,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在电话里面说?还非得回家?”

“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是很重要的事情,等下我一定要看到你,就这样了。”说完,苏夫人便把电话挂了,完全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

苏瑾琛莫名其妙,但又不能抗拒母亲说的话,处理好公司的事情之后,便起身回了家。

刚打开大门,便惊讶的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的精致的饭菜,味道很香。

没想到今天的晚饭这样早。

苏瑾琛有几分诧异,“程妈,今天的晚饭怎么……”

首席太粘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苏瑾深, 沈依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