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杀手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欧阳劲松, 阮若水

金牌杀手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欧阳劲松, 阮若水

第1章 遭遇陷害,异世重生

夜幕降临,寒鸦复栖,惨白的月光洒满大地,荒寂的草丛在清冷淡光的映照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远远瞻望去如同幽森的亡灵火焰,生生不息,绵绵不断。

夜越发的静谧了,四周静悄无人,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凄厉的声音听得使人阵阵头皮发麻。

只见几个丫鬟模样的人围着一个身着鹅黄色衣裙的女子,指指点点,拳打脚踢,黄衣少女少女因为疼痛,身体忍不住的蜷缩起来。

抱着头痛哭流涕的哀求道“求求你们别打了,若水真的好痛,快承受不住了。”

众人听到哀求声,心里越发的得意,对她上去你一拳我一脚,若水原本上好的散锦仙玦裙,一会就变成了碎布。

这时人群中站出一个红衣少女,只见她浑身充满了戾气。

拿着沾着盐水长满倒刺的鞭子狠狠的抽打着若水,犀利的目光像毒蛇一般,使人不寒而栗,姣好的面容因为狠厉,竟然有些扭曲。

一想到她阮静怡,堂堂的丞相府二小姐,暗夜大陆人人称赞小天才,因为身份低微,只能下嫁给紫月国魏将军的长子。

而和她同父异母的大小姐阮若水,竟然嫁给了暗夜大陆天赋实力都超强的宣王,心里嫉妒的快要发狂。

更关键的是阮若水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她竟然争不过一个废物……

却看名叫阮若水的少女,她浑身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痕,清秀的小脸沾满了血污,身上的伤口狰狞而恐怖,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废物,蠢货,让你长这个狐媚样子勾引宣王殿下,什么都不如我,竟然能和宣王有婚约,打死你这个贱人.”……

若水无辜的摇着头,瞪大了双眼,嘴里挣扎着说,二姐我没有,冰凉的泪水顷刻间便沁润了整个眼眶。

阮静怡嘴角上扬冷笑道“不管你有没有,看着你这张脸我就生气,不如划花了她。

正说着就拿匕首往黄衣少女的脸上刺去,在匕首寒光的照耀下。

只见那黄衣少女,长着一张可人的瓜子脸,肌若白雪,眉如翠羽,腰若束素,即使脸上布滿血污,,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

黄衣少女没有想到平时温柔娴静,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二姐,背地里竟然如此的狠毒。

阮静怡还不解恨,又抽了几鞭,阮若水终于支撑不住,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痛,痛不欲生的痛,全身像被车碾过一样,每一寸神经都抗议着,阮若水真想早点死去,免得遭受这种苦楚。

她明明记得自己坐着的那架直升飞机被敌方击落爆了炸,绝对的高度下不可能有生还机会。

她是全球排行第一魅惑杀手组织里的杀手王者,不仅一手刺杀招数使的是出神入化所以在死亡的那一刻依然保持着足够清醒的头脑,阮若水十分确定自己已经死过了。

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硬生生的挤进了她的脑海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浑身冷汗的睁开了双眼,即使四周一片黑暗,她的眼睛也依旧难掩锐利的锋芒。

她穿越了!

她的确是死了,不过却穿越到了一个完全没有历史记载的大陆。

暗夜大陆,暗夜大陆又分为四个帝国,紫月国,惊风国,天羽国,黎梦国。

那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按照武力等级分为,赤阶,橙阶,黄阶,绿阶,青阶,蓝阶,紫阶,化神阶,而每个阶层又分为,初阶,中阶,高阶。

而她是紫月国人尽皆知的废柴大小姐,一丁点灵力都没有,连普通人都不如。

因为测试天赋时不能修炼而被家族抛弃,然而因为母亲和宣王殿下的母亲从小便是闺中密友。

自从她出生后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于是她获得了一段令人羡慕的好姻缘。

与紫月国最英明神武,且天赋极高的三皇子宣王有婚约。

宣王小时候和她青梅竹马,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嬉戏打闹,然而等到年龄稍大些,他对于和这个废物有婚约感到很是耻辱。

周围人都嘲笑他要娶一个废物,这对向来追求完美的他像心头扎了根刺。

心里对阮若水越发的怨恨,多次见面出言不逊,恶语相向,想要逼她和自己主动退婚。

然而他的母亲却是个一诺千金的人,称,“既然你这么强大便护她周全,这样也了却了母亲的一桩心事.”他多次提议都被母亲否决。

不仅如此,阮静怡和宣王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而现在因为身份低微被迫嫁给紫月国的将军的儿子,她心里实在不甘。

因此阮静怡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处理掉。

脑海里播放完这段记忆后,她怒意涛天!!!

既然你我有缘,我重生在你这具身体,从此以后我代你活,我要让那些欺辱你的人全都付出血的代价。

迅速判断眼前的形式,阮若水不动声色的解开了绑在手上的绳索。

明亮的眼睛里泛着寒光,整张脸冷若冰霜,古井无波的眸子,使人望而生畏。

阮静怡看着她平静无波的眸子,越发的生气,于是便迅速拿着匕首朝若水的脸上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离若水脸一寸的距离时,阮若水迅速把手抽出来。

然后手一反转,匕首直接架在了阮静怡的脖子上,锋利的匕首很快就在阮静怡的脖子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这时阮静怡脸上立刻露出慌乱的神色,然而还强装镇定说“废物你想要干什么?谋杀亲姐吗?”

阮若水说我想要干什么?当然是好好“照顾”一下我“美丽,可爱”的二姐啊!然后便干脆利落的挑断了阮静怡的手筋。

围观的丫鬟慌了,七手围观的丫鬟慌了,七手八脚,纷纷上前,想要把阮若水拿下。

阮若水冷笑着,来啊,全上啊!

一手扯断手上的翡翠琉璃珠,然后朝她们的风池穴掷去,不一会就只听到遍地哀嚎,丫鬟们纷纷丧失了行动能力。

阮若水冷笑了一声,说“就凭你们,也想阻止住我,未免太天真了”!!!.

说罢又回头看了一下阮静怡,阮静怡此时此刻是满脸震惊,一脸的不可置信,废物大小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

当下看情况不妙,便脚底一抹油,准备开溜。

阮若水看她想溜,嘲讽道“堂堂的橙阶中期的小天才竟然也会溜。”

阮静怡回头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要不是她把自己的穴道封住导致自己无法实施法术,她堂堂的橙阶初期小天才,怎么会打不过一个废物,何至会开溜。

阮若水说着便步步紧逼过去,身上爆发出一种所向披靡的气势,阮静怡连爬带滚的往后退,一双眼满满的不可置信。

废物大小姐什么时候身上竞有这般摄人的气势,阮若水上前干脆利落的挑断了她的脚筋。

“不是能跑么?这下你跑跑试试?”

阮若水嘲讽说到“这下不跑了”,这么喜欢划花别人的脸不如划花你这张脸好了,阮静怡惊叫着说“不要”!!!不要划花我的脸。

阮若水娇俏的脸上闪着慑人的寒意,明亮的眸子里是诡异的冷笑。

你说不要就能不要,当初我苦苦哀求你说不要时,你可曾体谅过我的痛苦”。

你给我加受的痛苦,我必要以十倍讨回来!!

说着便在在阮静怡的脸上刻下深深浅浅的沟渠,霎那间鲜血如注,整张脸溃烂发炎,丑的不成样子。

阮若水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呵斥一声,问围观的丫鬟要来一面镜子,扔在地下,阮静怡忍不住凑上前去看,

只看了一眼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啊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却看铜镜上,原本姣好的面容上划着深浅不一的,伤口,显得整张脸是那么扭曲,在铜镜的照耀下,显得越发丑陋,仿佛是个从地狱走出的恶鬼。

阮静怡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所作所为,此时眸子血红一片,心里在滴血。

一扭头恶狠狠的盯着阮若水,好像想把她生吞活剥,她阮静怡向来是个睚眦必报从不吃亏的主,惹了她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

今天这个仇她不报,她以后就不叫阮静怡!!!

阮若水冷笑着说,“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掉,

毁容的滋味好受么?”

阮若水轻飘飘的说到“以前的我善良软弱,即使处处忍让,你们也不放过我。

从今往后,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凡是加害我的,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说完这句话,她便潇洒离去

第2章 回到家中

第二章: 回到家中

凭借着原主的记忆,阮若水七拐八拐,终于看到了丞相府的大门,然而还没进去呢,就听到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

我当是谁回来了,原来是咱们家的千金小姐啊,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难道是忍不住春闺寂寞。偷男人去了?

若水漫不经心的抬起头,.只见身旁站着个身着藕色衣裙的女郎,也是盈盈十六七年纪,向着她似笑非笑,一脸嘲讽神气

.这女郎是鹅蛋脸,看起来也算温婉动人,然而实际上却是一副蛇蝎心肠。

经常背地里干一些坏事,栽赃嫁祸给阮若水,有时候反倒打一耙,阮若水因此没少受挨打,连他爹也对她越发瞧不上眼了。

阮若水冷冷的瞟了一眼说,“我出去干什么,三妹管的着吗?

阮思琪一听这话顿时气炸了,“我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别不识好歹,”

“明年六月中旬就是暗夜大陆一年一度的星耀比赛,到时候暗夜大陆四个帝国的天才都会过来,我定要为咱们丞相府争光,拿上比赛的前三甲。

至于你么,就远远的看着,免得到时候误伤了你。”

阮若水说道,“三妹就这么有信心拿上比赛的前三甲?

星耀比赛历年以来比赛严苛,天才辈出,就拿上届的比赛来说,那个第三名至少也是橙阶初级的高手。

三妹还是不要太早的下结论,免得风大闪了舌头。”

阮思琪不屑一顾的说到,“我怎么可能会输呢?

再怎么着我也是暗夜大陆赤阶高级的修炼者,也是暗夜大陆人人称道的小天才,而且父亲对我极为重视,用不少天材地宝为我的修炼铺路,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就能一举突破橙阶。

哪像你,修炼都修炼不了,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阮若水听到这句话略微皱了一下眉,玩味的笑了,谁是废物还不一定呢?

迅速移到阮思琪的背后,阮思琪只看到一道残影飘过,突然胳膊传来钻心的疼痛,继而无力的垂了下来,原来阮若水不经意间卸掉了她的胳膊。

阮思琪还没反应过来,阮若水又啪啪的扇了两个耳光,不一会阮思琪就被打的鼻青脸肿,分辨不出样子。

阮若水不以为然的说到,“庶出的小姐也敢对嫡系的小姐出言不逊,这丞相府还有没有一点尊卑规矩,

既然没有,我今天就立一下这个规矩,这算是对你的一点教训,免得有些人失了分寸”!!!

阮思琪不由的惊愕了,要知道她修炼这么快完全是因为有秘法的相助,连一般武功高强的大汉都近不了她的身,何况区区一个废物大小姐。”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再加上胳膊好像一点使不上劲,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破口大骂道“就你这个废物,配的上大小姐这个身份吗,?”

阮若水不以为然的说到“我配不配的上不是由你说了算得!!

另外三妹有这个闲功夫还是快点去接你的胳膊去吧,过了十分钟后,再接不上,这条胳膊就彻底废了。”

阮思琪一听到这话,当下不与阮若水纠缠,急匆匆的走了!!

不过却在在心里咒骂道“找个机会一定要让她出丑,身败名裂”。

阮若水回到自己的房间,仔细的检查伤口,才发现,昨晚虽简单处理了一下,然而伤势依旧很严重。

抬手,发现原主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刚才他能够卸掉阮思琪的胳膊,全靠她出其不意的速度。

一抬头发现整个房间寒酸而简陋,床边的纱帐看似华丽,实际确是不值钱的流纱制成的。

棉被也溢出了几点棉絮,桌子也是最不值钱的梨木方桌。

她不由的叹了口气,“看来原主也是个受气包,身为一个嫡系大小姐竟然混的”连一个丫鬟也不如”!!!

正准备吐槽几句时,只见一个丫头模样的小姑娘突然的闯进来,看见了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抽噎着说“小姐昨晚你一晚上没回来,我担心的要死,生怕出了什么意外,你没事就好,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了”,

回过神来,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丫鬟,丫鬟细挑身材,身着一件淡绿轻纱罗衣、纹理斑驳、飘逸秀丽、下身一袭百花裙、上有百花绣饰、

腰间一条银色腰带系着细腰、素手纤纤、攥着一块浅绿色菡萏帕、与身上的淡绿罗衣相交辉映,看起来还是个妙人。

她回想了一个原主的记忆,知道了眼前的丫头叫做汀芷,饥荒年代时,她给了这丫头一个馒头,救了她的命,她便死心塌地的跟着她。

就在这时,破旧的小院,来了不少气势汹汹的仆人,他们每个人都拿着大刀和皮鞭,看起来很是来着不善。

领头的阮思琪骂道“废物,快给我出来,躲到哪去了。

正说着就愤怒的敲着门,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咚咚声,阮若水被聒噪的烦了,派汀芷出去开门。

然而阮思琪看这边半天没有开头,于是吩咐三四个大汉齐心协力的撞门,只听见门咚咚的响,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不一会这个小门摇摇欲坠,嘭的一下坏了,几个大汉一时不查竞全摔个狗啃泥,不一会尘土就满天飞,阮若水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阮思琪这时进来,看到阮若水想到刚才所受的屈辱,一时间就从旁边的大汉手里接过鞭子,并且在鞭子上注入了灵力,就直朝阮若水的方向抽去,

汀芷看到这个状况,吓的手里的茶杯都掉了,飞来的鞭子眼看就要打到主人身上,她只知道小姐不能再受伤了,就直直的挡住了那道鞭子。

不一会血花飞溅,汀芷被打的皮开肉绽,身上有了几道很深的鞭痕。忍不住嘤咛出声,由此看来打的人是多么的狠毒。

阮若水古井无波的眸子越发的深沉,她淡淡的暼了阮思琪一眼,阮思琪被她的目光盯的如同芒刺在背,明明是大热天的忍不住身上打起了寒颤。

阮思琪心里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会怕一个废物?

然而手底下却没慢,又往阮若水的方向抽去。

当阮思琪再一次把鞭子抽过来的时候,阮若水直直的用手握住了鞭子,然后使劲一拽,把鞭子直接抢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形式就发生了质的变化,阮若水占据了主动权,于是狠狠的打了阮思琪,想要出心中的恶气。

阮若水边打还边说,这一鞭是替汀芷打的,这一鞭是替我自己打的,让你以后还敢欺负我们,打了十几鞭,阮若水才把鞭子扔了。

看到汀芷的伤口,阮若水迅速想起前世处理外伤的方法,替汀芷包扎好,就在这时,阮若水突然语气加重对汀芷说“

汀芷,以后我再也不要让你受到这样的欺辱,那些欺辱我们的,总有一天我要以十倍奉还,总有一天我要把她们都踩在脚底下。,”

汀芷讶异的看着眼前的小姐,清秀的小脸上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在她看来小姐天性善良,性格怯懦,总是逆来顺受。

即使遭受了委屈也只会娇滴滴的哭泣,这会突然霸气侧漏,整个人冷若冰霜,跟平日的她相差太大,她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还是原来的小姐吗?

却看到,小姐原本如白雪般的肌肤遍布了鞭痕,她忍不住大哭起来,小姐谁把你伤成那样?我找她拼命去。

若水用手拂去了她的泪珠,没什么,都过去了,从今往后,你我二人相依为命,我们一定要想尽办法变强,只要我还活着,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辱我们!!

汀芷看着小姐眼里露出的光芒,有一种别样的美丽,或许是小姐经历了生死,大彻大悟了,转变了性子吧。

不过她由衷的为小姐感到高兴,以前的小姐虽然待她很好,但是太过怯懦,现在变得凌厉起来,竞走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只是她不知道,小姐还是原来的小姐,但是灵魂早已换了内芯。

第3章 遭遇追杀

阮若水安抚好汀芷后,然后关上门,细细的查看身体的状况。

一查看,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原主的身体简直太弱了,不仅浑身软绵绵的毫无力气,而且还气虚体虚,简直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然而细细探究却发现原主体质有点特殊,原主的身体应该是可以修炼的,后来被人暗自下毒,堵塞了经脉,所以才成为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她暗自愤怒起来,是谁这么狠心竟然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下手,心里忍不住问候下毒的人的祖宗十八代!!!

还好她前世精通医术,知道这毒应该怎么解,不过就是有点麻烦。

不仅需要十几种珍稀药材,而且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药引雪心花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

而且据她所知,雪心花的生长地方极为严苛,生长在极为苦寒的冰山上,且轻易找不到地方。

如果想要得到雪心花,只能去暗夜大陆最好的药材店去碰碰运气了。

但是那个药店等级森严,进去的要么位高权重的皇族,要么就是腰缠万贯的富贵人家,而他虽然生在丞相府,是因为不受宠而且性格懦弱,连一个丫鬟都可以随便欺负她。

而且她一个月的虽然作为嫡系的大小姐有200两月例银子。

但丞相府里的管家都私自克扣,然后到了她手里的话就只有不到2两银子,所以她现在区区500两都拿不出来。

但是雪心花对她来说至关重要,只有得到雪心花她才有可能解掉身上的毒,重新修炼。

现在对她至关重要呢是赚点银钱。

眼下摸变全身上下也不过二两碎银,可谓是穷的叮当响,该想点什么法子挣钱呢?她陷入了沉思。

左思右想她也没有想出好方法,于是便决定在街上逛逛,散一下心。

她在街上百无聊赖的逛着,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一间赌坊,忍不住走了过去,想赌上几把,一来这个来钱快,二来她赌术高明,可以去博上一把。

想她在前世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赌王,各种赌术可谓是样样精通,于是便准备出入赌坊搏上一把。

正准备进去,守门的两个小厮拦住了她,

说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滚一边去,别挡你大爷我做生意。”

她一听这话,淡淡的抬起头来,睥睨那两个小厮一眼,果然是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也只配做个守门小厮,于是她决定戏耍一下他们。

她转到他们的背后,然后趁他们不注意伸出一只脚,两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一下子没注意,直接摔了个趔趄,于是她大摇大摆的进了赌坊。

只看到赌坊里人头攒动,好不热闹。一挤就把她挤到一边去了。

她费了好大劲才回到了赌桌上,看旁人赌了一局,知道了这和她前世的赌法差不多,就是摇骰子比大小,还好她听觉锐利,仅凭声音她便能猜出大小。

于是下一局就把身上仅有的二两碎银压上了,很快她第一局就赢。

然后又把赢来的钱继续赌,如此反复,她不过半个钟头,便赢了五万两白银,身边的人看她越发惊奇,就跟遇见了鬼一样。

她一想差不多了,够她买那十几种珍稀药材了。便想抽身离开。

然而她刚一离开,就有几个威武雄壮的大汉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妞,赢了钱就想跑啊,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快把钱给你大爷我吐出来,否则你这条小命还在还在就说不准了!!!

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大汉,果然这银子来的快,但快十分烫手。

但是她却不以为然的说“我这条命还在不在不是你说了算的,既然想要银子,那就来取吧!!

”然后出其不意的从背后偷袭,电光火石间,一个大汉就缓缓的倒了下去。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体力不支。

终是双拳难敌四手,自己前世的那些身家功夫到了这里竟然全无用武之地。

再加上这些看门大汉的身上也有着赤阶中级的灵力,如果硬碰硬,那她肯定是必输无疑的。

眼下这个状况,只有开溜了,她趁着那两个大汉不注意时,迅速使出前世撤离的身法,飞快的朝后方撤去。

两个大汉紧跟着穷追不舍,为了躲避追捕,她越跑越偏僻,渐渐跑到了一个荒芜人烟的山上去了。

两个大汉也追的越心惊,明明那个小妞没有什么功夫底子,却跟长了飞毛腿一样,跑的賊溜的快,明明近在咫尺,却总是追不上。

两个大汉顿时恼羞成怒,脚下的轻功施展出来,顿时两个人的距离不断缩小,眼看就要追上了,这时候阮若水往后一看,她不知不觉竞来到了悬崖边上。

两个大汉发出了阴冷的笑声,小妞,这下你逃不掉了吧,真是滑的像泥鳅,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大爷我还能饶你一条小命。

否则就先奸后杀,把你的尸骨丢下悬崖,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阮若水呵呵笑了两声,有区别吗?

然后大汉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到没区别。

阮若水说“既然没区别,那你们还说个屁”。

再见!!!

正说着纵身一跃,跳下悬崖,留下两个大汉目瞪口呆。

两个大汉说,那个小妞跳下那么高的悬崖肯定必死无疑,既然人都死了,那就不追那些银钱了,免得觉得晦气。

阮若水跳下去后,身体极速的下落。只听得耳边风声呼呼的作响,整个人轻飘飘的。

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一颗歪脖子树,努力向前伸展着枝桠,她努力向下一跃,纵身跳到了那颗歪脖子树。

刚想擦擦头上的冷汗,只听到卡崩一声脆响,歪脖子树承受不住她直直的往下掉。

啊!!!阮若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

忍不住吐槽到,还可以再衰一点么?

过了一会她终于快到了悬崖底部,为了避免受伤,她把身上的衣服勾在了一颗大树上,借着巧力,纵身一跃到了地面。

等到了悬崖底部,她抬头一望,这可真高啊,被困在下面,该怎样出去?

金牌杀手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欧阳劲松, 阮若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