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狂妃别想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小小, 独孤景灏

腹黑狂妃别想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小小, 独孤景灏

第1章 顾老大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顾小小满意的看着黑漆漆的天空,抿起嘴角阴险的笑了笑。向跟在身后的五个身穿黑衣的男孩招了招手“快点,跟上,像个娘们似的真墨迹。”

“老大,咱们还是别去了,就为了两只鸡,不至于吧,万一再让老李头家的狗追过来,被我娘知道了,我又会几天下不来床。”跟在身后的一个大约十五岁左右的男孩苦声劝慰着前面带路的顾小小。

他好想跑,身为顾老大的忠实跟班,他赖二真的已经愧对中兴村的乡亲父老了。

自打六年前村东头的苏乞丐要饭时不知道在哪个狗窝捡到了八岁的顾小小,从那时起,他们就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有苦不敢言,有怒不敢发。

哎!可怜他们生的伟大,活的憋屈。

前几天村里不知道谁家的两只鸡跑去了顾小小家,顾小小就圈了起来,准备明天苏乞丐回来杀了吃掉,但是今天顾小小忽然发现这两只鸡让李民伟偷走了。

李民伟是谁,那可是中兴村的第一混,一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的十七岁大力士啊,他和顾小小向来水火不容。

所以今天顾小小专门为此偷鸡事件开了个美其名替天行道的大会,如果天真能行道的话,老天最应该把顾小小给收了。

自打顾小小来的这几年,中兴村谁家的鸡她没吃过,谁家的猪没放跑过,谁家的新媳妇没让人摸过。谁家的瓜地的瓜没丢过,谁家的...不想了,算了,不想了一肚子的委屈,一肚子的泪,这些事都是她顾小小干的,但是顶罪挨打的只会是他们。

开大会时,他们五个手残的抽到了今天这个任务的纸条,有一瞬间他就有种想跑的冲动,但是,他不敢了,去年向天借了个胆子,他跑了一回,第二天起床时就发现他的被窝里出现了一窜耗子,是一串活耗子,它们的尾巴被一根长长的绳子系在一起,吱吱的叫个不停,那场景,至今都恶心,顾老大严重的警告了他,如果在有下一次,就让他吃刺身耗子,虽然他不知道啥是刺身?但是他真的怕了。

顾小小看了赖二一眼,又看了几个跟在身后的男孩,语带威胁“怎么?你们不想去?没事,不想去就回去吧!走好不送。”说完不理会他们,猫着腰鬼鬼祟祟的进了一家院子。

“二哥,咋整啊?这事顾老大一个人就能干,为啥还要咱们跟着啊?”赖二看了眼说话的铁柱,语气咬牙切齿“傻子,她那是怕事情败露,让咱们做替罪羊。”

这时看着赖二和铁柱说话的石刚语气认命,神色悲哀“别墨迹了,老大走远了,快跟上吧。”

顾小小带着几个人躲在牛棚后面,满意的看着火光冲天的柴火垛“哼,我让你偷你小爷的鸡,人在江湖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随即又回头看着五个男孩,“今天看在你们迷途知返没有撇下本小爷,今天的事我包了,不让你们背黑锅了,明天老苏头回来了,你们不用来请安了。如果有事我通知你们会议厅集合,没事你们可以滚了。”顾小小边说着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赖二看着前面偷偷摸摸溜出去的顾小小,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请安了,自从看老苏头走的这半个月,他瘦了不下五斤,老苏头一走,顾小小自己不爱做饭,就命他们一帮小弟天天给她拿饭,呜呜,他都已经半个月没吃过早饭了,明天终于能喝碗热乎乎的大米粥了。

正值晌午,烈日当空,天上的鸟也好像要溜进小水沟来摆脱这炎热的夏季,顾小小坐着一个小木凳,斜靠坐在门口的柳树下,摸了摸趴在身边的大黑狗,掐着时辰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心里暗暗默数三,二,一。

震耳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小小啊,是不是很想爷爷啊,这大热天的的为啥在这坐着,晒坏了咋正,快进屋,来看爷爷给你带啥好东西了。”

顾小小慢慢的站起身,露出腼腆可爱的笑容歪着头“小小在等爷爷呢,小小想爷爷了。”

老苏头一脸感动心疼,伸手拉住顾小小的手向草屋里走去。

走在木桌前,把随身带着的破布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油纸包,一层层的撕开“看,爷爷给小小买的烧鸡,快来尝尝。”说着撕下个大鸡腿递给了顾小小。

顾小小没有接,而是撕下了另一个鸡腿,递给了老苏头“爷爷也吃,咱两一起吃。”

老苏头呵呵一笑,眼角褶子看去越发的深了许多“好,一起吃,小小这段时间自己在家,村里的几个混小子有没有欺负你啊 ?”

顾小小大口的吃着鸡腿,摇了摇头,伸手擦了擦满嘴的油“没有啊,小小就在家里,没出去过,没看到他们,如果他们欺负我,大黑会咬他们的。”

老苏头听完满意的笑了笑看着顾小小又看了眼流着口水的大黑“那就好,那咱家的大黑有没有偷人家的鸡?”

顾小小急急的摇了摇头“没有,大黑很乖的。”

大黑狗这时也跳了起来,摇了摇尾巴,旺旺的叫两声。

老苏头看着这一人一狗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就好。”

他苏老汉年斤七十,六年前在乱葬岗捡到了伏在一条小黑狗身上瘦小的顾小小,那时他看到小黑狗不停吼叫。像是在求救一般,他走进就看到满身的血迹,还有微弱的呼吸声的顾小小。

他这一生没有娶妻无儿无女,盈弱的小小勾起了他飘摇一生的心。

八岁的孩童都已经记事了,但是这孩子身上除了一个刻有顾字和生辰八字的玉佩还有旁边一条小黑狗外,就什么也没有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多大,和自己一样孤苦无依。

他就为她起名顾小小,带着她来到了中兴村,一晃已经四年了,捡来时这孩子长的十分漂亮。现在则更是出落的婷婷玉丽,他年纪这般大了,也不知道生的这般容貌是福还是祸。

这孩子长的这般瘦小,平日都作男孩打扮,白净的小脸就算,抹在多的黄灰有时也会遮不住。

村里人都知他带回来的是个男孩,但是又有多少人调侃询问他这男娃娃怎么长了副女骄娃的模样。

第2章 魂穿乞丐

太阳西落,耀眼的阳光把天边的云彩映的火红一片。

喂完后院里的三只大鹅,顾小小看了眼正在打盹的老苏头,带着大黑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村东头的会议厅。

那是是她的秘密跟根据地,她顾小小作为一个穿越女,她不应该甘心做一辈子的乞丐。

她明明记得她许了二十五年的生日愿望不是这个啊,不!她不会允许那做梦做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宏伟愿望离她远去,六年前过二十五岁生日,没想到吃口蛋糕被莫名其妙的给噎死了,竟穿到这个废物小萝莉身上,又被老苏头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眼看着离她的愿望渐行渐远。NO,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而完成她终极目标的第一步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

她经过六年的努力,已经是中兴村上至三岁幼儿下至十六岁混混中的地下皇帝。

她今天就发布了一条丐帮令,召集了她手下十二岁至十五岁的二十一位小弟,全部集合,共商大事。

村东头的破庙内,顾小小手牵大黑狗,威风凛凛的坐在一个摇摇晃晃的破凳子上,看着拥挤的坐在地上的二十一位男孩,满意的笑了笑“咳,今天召集你们来呢,是因为老大我要出去干一番大事,你们谁要和我去,可以踊跃报名。”

赖二疑惑的看着顾小小“老大,干啥大事啊?上次你带我们去永发村乞讨的十一斤大米和苞米茬子吃完了。咱们还去要吗?我能不能不去了,要不然换个村吧,上回不小心要到我二姑姑家,让我娘知道了,让我吃了五天的野菜团子。”

“是啊,老大,这段时间先别要了,实在不行我回家偷点米给你送去。”铁柱抬头看着顾小小。

顾小小正了正身子,一脸严肃,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瞧你们那点出息,这回我计划去大城里,干些大事,挣大钱。

你们谁跟我去,我不能带太多,也就能带五个人,你们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现在开始竞选,想去的就坐着,不想去的就站起来。”

谁知顾小小的话音刚落下,地上坐着的一群人整齐,迅速,动作行云流水般的全部站了起来。

顾小小抽了抽嘴角,心里暗骂,这帮小萝卜头,都欠揍啊“你们是不是听错了,我说的是去的全部站起来,怎么你们全部都要去吗?”

只听这时一片噗通声,地上溅起了层层灰土,这帮人又整齐一致的全部坐了下去。

“ok,好样的,你们行,怎么你们要翻天?”顾小小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冲着他们喊到。

坐在地上的一帮人小心翼翼都低着头,不敢吭声,他们是真不想去啊,但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说。

铁柱违抗过顾老大,顾老大只是轻轻一笑,都已为没事了,谁知跟着消失了一天的铁柱出现在了李泉水家的猪圈后面,用绳子紧紧的绑在了树上,被人发现时满脸的猪粪。

豁牙子违抗过顾老大,顾老大只是轻轻一笑,第二天村里扭秧歌的人,全都看到了豁牙子光着身子,身上未留一块破布,从村东头的破庙光着脚跑回了村西头的家。

王富贵违抗过顾老大,顾老大也是轻轻一笑,随即下午出来玩时就被张庭家的三条大黄狗追着跑了一个时辰,裤子让狗咬的稀碎,鞋跑丢一只,回家让他爹一顿胖揍。

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挑战过顾老大的权威,但是下场也都是很拳危的。

王富贵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小小,吞吞吐吐“老大,不是我们不愿意和你去,听你这意思得去挺长一段时间,我们爹娘是不会同意的啊”

“是啊,老大,我爹我娘也不会让我去的”孙二强也急声答到。

“瞧你们那点出息,不让你们去,你们不会偷着出去,我不管那么多,今天必须选出来五个跟着我,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得跟着我,还有俩个你们现在就自己商量,商量完告诉我。”顾小小指了指赖二,铁柱,还有石刚。也不去看他们三一脸悲愤的脸,自顾自的摸着蹲在身边的大黑狗。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选出了一个,还有一个毛遂自荐,看着五个人,挺好,很随她的心意,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看向没被选中的人,一脸警告,满含威胁“小爷告诉你们,这件事不可以告诉别人知道吗?就是你们爹娘也不能告诉,要不然等我回来有你们好受的,听到没有。”

“听到了”众人整齐喊到,声音震耳欲聋。

“小点声喊,这么大声是怕别人听不到吗?没选中的人可以回家了,如果让我知道有谁胡说,泄密,我就把谁扔到蛇窟,滚吧。”

剩下的几人羡慕的看着跑出去的众人,满脸向往。

“你们几个,回家收拾一下明天早晨辰时,在这里集合,把你们穿的衣服拿点,还有馒头水,最重要的是把你们的私房钱全拿来,最好在在家里偷点出来,每个人最少也得拿一贯钱,听到了没,如果你们敢告诉你们爹娘,我就宰了你们。去吧,回家收拾去吧”顾小小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几个吓的面色苍白的人。

抬步神情悠闲的往家走去。伸出手从怀里拿出了那个玉佩,本想着这个玉佩是哪个大家族,大侯爷,大王爷家的玉佩,想着哪天好蹦出来一个便宜爹娘啥的让她认认。

谁知道那天不小心看到赖二身上也有一个,抢来一看,除了花纹面料有些不一样,剩下的基本都一样,结果一问才知道,满烨丰的人都有,烨丰的人生下来,家里的人都会把孩子的姓和生辰八字刻到玉佩上,挂在孩子身上,相当于现代人的身份证。

想来认亲这门是行不通了,那就只有自己闯一闯了,唯一舍不得的就只有爷爷了,爷爷待她视如己出,从未刻意隐瞒她的身世,疼她爱她,好的都留给她,爷爷年近七十了,不可能总出去要饭来胡口,她要想办法翻身挣钱,让这个老人享一享她的福。

第3章 捡个美男

今天天气甚好,万里晴空,老苏头拿着锄头哼着小曲晃悠悠的回到家,现在是夏季,中午天太热,所以天刚蒙蒙亮,他就去地里干活了,正好赶到中午饭前回来。

“小小,饭做好了吗?爷爷都饿了,小小?大黑?”老苏头刚走到大门口就开始喊,嗯?怎么没有人回答,一般这时候大黑都闻声就跑出来。

他刚走到屋里就看到了木桌上放着一封信,拿起来上下打量一番,急忙向外跑去。他不认得字,这信应该是小小写的,他送小小读过一段时间书。

老苏头跑向了村中的时人聚集最多的大槐树那,因为村里没事的人都喜欢上那里坐一坐,正好他看到了今天不用教书的王夫子。

“王夫子,您来帮我看看小小写的是什么?”老苏头急忙走近王夫子。

王夫子抬头接过信,另一只手扶了扶胡须“小小的字真是越来越好了,这前里后村的就数小小的字最得体,娟秀文雅,老夫有生之年引以为傲啊”随即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焦急的老苏头和聚集来不少看热闹的人,清了清嗓子。

“咳咳,爷爷,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小小可能已经不在家了,因为昨天赖二,石刚,铁柱,李宇,还有王吉他们五人威胁我,让我和他们去上大城里挣大钱去,说如果我不去就要把大黑杀死吃肉,还说我不去就把您的胡子一根根的全都拔掉,小小实在是不忍心大黑和您为小小受苦,无奈只能和他们五人出去挣大钱,爷爷放心。人心险恶,小小会多多注意的,您不要太想我,一定照顾好自己。您以后就不要总出门了,我会每个月给您写封信的,您要是出门就看不到信了,爷爷,您一定要在家等我回来。”

在旁边玩泥巴的王富贵听夫子读完信,面色僵住,嘴巴不自觉的抽了抽,半响又认同的点了点头,嗯,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谎话,确实是老大能干出来的事。

而听完信的老苏头,伸手抢过信,怒气冲冲的向信里的那五个孩子家走去。

而此时的顾小小带着他们离家出走的五个人已经走了四天。

“老大,这条路咋这么长呢?咱们走到现在了,咋还没到头呢?天气这么热,要不然咱们歇一会吧?”赖二满头大汗的看着顾小小。

顾小小看了一眼其他几个人热的也是满面通红,指了指前面的破凉亭“行,就坐那吧,你们在家都带的东西都剩啥了?”边说着边走向亭子。

李宇垂着脑袋,拍了拍瘪瞎瞎的布袋子一脸愁苦“我这是啥也没有了。”

赖二伸手拿来包袱,掏了半响却掏出了三个早就已经馊掉的馒头。

石刚揉了揉肚子,叹了口气,东西早吃完了,前天路过小镇的时候,看到一个酒楼,香气四溢,没忍住,进去吃了一顿,谁知道,就一个小镇的东西咋也这么贵,特别简单的六个菜就吃了快一两的银子,他们几个全部加起来,还差点,被老板留下刷了一下午的盘子。

顾小小又看了看剩下不说话只知道无力摇头的两个人。哎,盼什么,没什么,怕什么,来什么,这样不行啊,吃的没有,钱也没有,确实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跟出来时想象的根本就不一样啊。

“老大,咱们还是回家吧,起码不能挨饿啊。咱们现在也没有钱,人生路不熟的,咋整啊?”铁柱看着顾小小,有气无力的说道。

顾小小看着其他几个赞同铁柱的样子,讥讽的笑了笑“我还是很喜欢你智障多年不思进取的样子,啥都不懂就闭嘴,咋回去,原路回去也得四天,这四天没有吃的,不得饿死,告诉你们多拿点钱和盘缠,不听,你们这是自找的。”

王吉抬头看了眼顾小小,又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大黑狗,默不作声。心中暗自嘀咕,让别人拿东西,钱,可她一文钱没拿,一个米粒没带,她咋就这么好意思说这话呢。她这脸皮,夏天蚊子应该是扎不进去的。

休息了半响,顾小小站了起来“行了,都起来吧,刚才路过的老伯说了,在走一个时辰就到城里了,咱们天黑之前到那,快点起来吧。”

就在他们半死不活的向城里走着时,前面打头的李宇焦急的喊了一声“老,老大,这有个死人。”

顾小小几人一听,急忙快走了几步上前打量起来。

地上躺着一个脸上全是血和土的男人,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身上的衣服也都破损不堪,顾小小走向这人身边蹲了下来,手伸向鼻子“没有死,还有气。”又转头看向赖二几人“你们把他抬回刚才路过的小水沟。”

几个人虽然有些害怕,但是都照做了,费力的抬到水沟旁,就看到顾小小上下其手的摸向了受伤的男人,从男人怀里摸出了一个荷包,颠了癫“还行,有点钱。”

又顺手摸出了男人身前衣襟里的玉佩放到了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撕下男子的里衣,就这地上小水沟里的水,擦了擦男人的脸

“我的天啊,这个人长的也太好看了。”铁柱吃惊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

“是啊,比咱们村的小红英还好看千万倍啊,这长的咋能比女人还美!”赖二挣着大大的双眼,一脸的惊羡。

顾小小看着地上躺着的人也很是吃惊,这简直比古天乐与吴艳祖的结合体还TM帅。想她顾小小前前后后也活了不下三十年,还没有看到有人能长成这幅模样的。

他睫毛很浓很长,像小扇子一样,高挺笔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嘴角像似微微扬起,眉宇间邪魅不羁。精致的五官完美的恰到好处,这简直就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修长的身材,唯美的轮廓,略有些苍白的皮肤,阳光一照,像是透明的般,不单单是一个“帅”字可形容的,简直就是一妖孽呀!

顾小小控制不住的咽了咽口水,终于秀色可餐是啥意思了,看到这个男人的穿着布料,非富即贵,就他现在昏迷的这种情况,想来也不能告诉他们他的家在哪?

顾小小眼睛一转,呵呵,就长的这样子,应该能卖不少钱。

想着就行动,指挥他们给这个美男清洗完,走到了城里后用收刮下来的银子买了几套衣服,架着美男来到了岩州城最大的男馆,看着霸气威武的三个大字清风馆。

第4章 换银子

清风馆,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接待男人和女人的男风馆,听说这里可是岩州城最大的了。

“哎呦,几位客官,里面请,咱们是听曲看戏,还是快活啊?清风馆里的美人一定给你服侍的舒舒服服,包您满意。”顾小小看着迎面走来的四十岁浓妆艳抹,体态丰满的女人,看这打扮样应该是老鸨,怎么这里也有女老鸨?

顾小小轻轻的咳了咳“你是这里的管事?”

老鸨笑盈盈的看着顾小小“是啊,公子可有喜欢的美人?我这几就给您寻来。”老鸨看着顾小小穿着不凡。身后又跟着几个布衣打扮的小司,应该是哪个富家公子。

“我要找你们说个大买卖,你先找个地方,我们坐下来慢慢说。”顾小小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老鸨这时心里微微一警,面色不变,嘴角微微勾起“买卖?要和我兰娘谈生意?这位公子莫不是在说笑,我做的可都是皮肉生意啊。”

顾小小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点了点头“嗯,我知道啊,我就是来卖皮肉来了,不过不是我,是一个摇钱树。”

老鸨看了一眼顾小小露出的一副你快要天上掉馅饼的表情,和她身后几个小司架着的男人。沉思了一下”行,那暂且看看,来,和我上楼。”

一直走到了二楼最里间的一个房间,顾小小一进屋,下巴冲赖二一扬,只听噗通一声,赖二就把那个男人摔在了地上。

美男此时躺在地上,咬牙切齿,眼神阴狠的看着顾小小,恨不得喝光她的血。

他在顾小小他们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本就受伤颇重,这些人又给灌进一大推不知道是什么的药,现在浑身没力,嗓子也说不出来话,但是他能听到他们讲话。

老鸨很是惊艳的看着地上的美男,满意的笑了笑,点了点头“是个绝色,这就是你说的摇钱树吧,但是我看这位美人不会是你抢来的吧?可有他的卖身契?”

顾小小眯起眼睛笑了笑,一脸嫌弃的看着地上的人,耸了耸肩“没有,这个穷书生是我家一个八辈子打不着边的一个亲戚,投奔我家一年有余,谁知道竟不知天高地厚的看上了我姐,居然还要带我姐私奔。

我爹知道了要处死他,我看他长的这般美艳,死了岂不可惜,正好给我换点银子上翠玉阁乐呵乐呵。您就放一百个心吧,他无亲无故,不会给您招来麻烦的。”

顾小小来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清风馆的来头很大,只要是美人就敢收,这也是顾小小选这家的原因。这个美人虽然没有卖身契,但是怎么的也得值个二十两银子吧。

老鸨看着地上的人,清楚的能看出是受伤了的,又看了一眼顾小小,一副被家里惯坏的痞子样,看来应该是真的,就算不是真的,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她清风楼也要定了,正好明天主子来,把这个美人献上去。

“好,那这个人我就就下了,那公子想要个什么价钱!”老鸨拿起桌上的茶水看着顾小小。

顾小小眼神一动,摇着扇子。“这个美人可比翠玉阁里的姑娘都美,如果不是怕我爹知道,我都想把他收了,您见过的世面也多,如此美人可遇不可求,那就看你给什么价了?这岩州城可不只有你一家男风馆啊。”

老鸨哈哈一笑,看着顾小小“好,那就二百两,你看如何?”

顾小小心里激动的跳着,哎呦我去,这美男太TM值钱了。冷静如我,冷静如我,顾小小正面色不改的平复心情,一时间忘记了开口回答。

老鸨看着顾小小莫不作声,咬了咬牙,为了明天孝敬主子,“好吧,那就二百五十两,这已经是我们开业到现在最高的价格了,如果公子觉着真个价钱可以就把人留下,不行的话人就带走吧。”

“好,成交。这些钱怎么也够我上翠玉阁玩上几天了。”顾小小看了一眼地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人,蹲下身。伏在他耳边,“兄弟,对不住了,等我哪天发大财了,我会来看你的,保重。”边说着边拍了拍他的脸“真嫩!”

顾小小起身回头的一瞬间,躺在地上的男人眼睛死死的瞪着走出去的顾小小,扫过顾小小耳后一片类似樱花花瓣一样的胎记,本王终有一天会宰了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定。

刚走出清风馆的铁柱站定脚步,眨了眨眼,伸出手,只听啪的一声,顾小小几个人回头,正看到铁柱傻傻的揉着自己的脸,口中喃喃自语“不是在做梦?”之后疾步有向顾小小“老大,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顾小小无语的看着铁柱,摇头晃脑一脸的臭屁“你们这回相信我能让你们挣大钱了吧。”

李吉上前又给了铁柱一个爆头“你没做梦,哈哈,我也没做梦,我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钱。”

顾小小看着剩下的几个人,也都魂游天外不敢置信的模样。

一脸鄙视,头高高的扬起眼神斜视着他们,双手背在身后,摆出了一副及其夸张的八字步“丢人现眼,现在爷几个有钱了,低头要有勇气,抬头要有底气,像小爷这样,对,走,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在洗洗,睡一觉。”说这大步流星的向前一走去。

出来这几天他们不是睡草堆,就是睡破庙,现在感觉浑身都是虱子。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之后在好好计划一下。

找了一家客栈,要了四个房间,顾小小把刚才付过客栈时破开的碎银子拿了出来。自己留下一百两,剩下的分给他们五个。

李宇看着顾小小,眉毛紧紧皱起,很是不服气的问道“老大,为啥你那么多,分一百两。我们一个人不到三十两?这不公平”

“就是,老大,你这样太不厚道了。”赖二也壮着胆子辩解道。

顾小小斜眼看着他们几个,“怎么,这是嫌弃我给你们发的钱多了,不要可以还给我,不服气?要么忍,要么残忍,你们要是想理论理论,你们就来找大黑理论。我困了,没时间理你们,你们可以滚了。”

话音刚落,大黑就跳了起来,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们。

瞬间,房间里就剩下了顾小小和大黑。

顾小小看着地上赖二跑丢的一只鞋挑眉得意的笑了起来,哼,跟我斗,你们是嫌活的太久了,活的太滋润了都分不清大小王是谁了!

第5章 独孤景灏

第二日晌午,赖二几个人在客栈的大厅吃着午饭,看着繁华的街道上商贩沿街叫卖,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二哥,现在趁老大没起来呢。你说要不然咱们拿着银子偷偷的溜回家吧。”铁柱对着赖二压低声音小声的嘀咕起来。

赖二放下筷子,伸手狠狠拍了一下铁柱的脑袋“你以为躲回村子,就能逃得掉,如果被老大逮回来你会死的更惨。但是放心,你死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给你收尸的,我们还会听老大的话,把你垛了喂大黑。”

王吉看着他们两个,咬了口包子“哎,你们别说,我感觉跟老大一起混也挺好,我们还分了这么多的银子,看这速度,我马上就能上喜鹊家提亲去了。”说完美滋滋在那笑了起来。

李宇满脸不屑的看着王吉“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喜鹊能看上你。”

王吉恼怒的看着李宇“我咋地,我长的多俊,十里八村谁家大姑娘不暗恋我。我就一鲜花,你懂个啥?”

李宇冷声不屑“你要是鲜花,以后牛都不拉屎了。老大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出来了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王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滚,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说完自恋的抚了一下头发“哎,早知道做人这么累,当初就不下凡了。”

石刚吃完饭放下筷子,看着一脸自恋的王吉,声音冷冷,脸色平淡“好久没听到能有人把牛吹的这么清丽脱俗了,这脸皮厚的,护城墙看到了都自卑。”

王吉看着这几个人,怒气冲冲刚要大喊,就看到顾小小一脸慵懒的带着大黑从二楼慢悠悠的走了下来,“老大,他们几个合起火来欺负我,你要给我评理。”说着一脸委屈的看着坐了下来的顾小小。

顾小小轻轻的看了他一眼,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之后叫来小二,又点了点东西。

顾小小吃着包子,看着他们几个“一会你们几个上我的房间,咱们打算打算以后的事。”

二楼的客房里,顾小小斜躺在榻上,吃着瓜子,瓜子皮扔的满地都是“来研究一下咱们下一步干啥?”

想她顾小小怎么也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怎么到这古代就无英雄用武之地了呢。哎,如果知道会穿越到这个地方,怎么的也得学个医啥的,到哪都能混口饭吃,但她偏偏学的是法学,这能干个啥?

赖二嘻笑“我看昨天那事就挺好,来钱快。”这一个就卖那么多,这一天不用多,天天整一个。想想都心情激动。

“滚,哪天给你也卖了,你长的虽然没有昨天那个好看,但是也是挺俊的,应该也能换两个钱。”顾小小看着一脸没有正型的赖二,出声讽刺着。

王吉敲了敲桌子,看着顾小小“老大,要不然咱们去劫道吧,正好咱们人也多。”

“我看不行,万一遇到厉害的咱们打不过怎么办?咱们组团骗吧!这个铁柱在行。”石刚放下水杯,建议道。

“行了,你们这都是啥注意,除了坑蒙拐骗你们还会啥?”顾小小皱着没看着他们。

“会吃,算不算”赖二小声嘀咕道。

“行了,都闭上你们的嘴,走咱们下楼去逛两圈,看看有没有商机。”顾小小伸手擦了擦嘴巴站起身,牵着大黑走了出去。

清风馆中,二楼的牡丹阁内,一群人瑟瑟发抖的跪成一片“王爷息怒啊,草民真的不知道是您,如果知道,就是借草民一百个胆子,草民也不敢啊,草民,草民有罪,请您降罪。”边说着头边磕向地面,嘭,嘭,嘭。一声声,听的人头皮发麻,这个人正是那天清风馆的老鸨。

“哼,息怒,你让本王息怒”坐在椅子上的一位男子脸色阴寒,只见他穿一身月白色长袍,袍子的边缘是金丝勾勒,随着主人微动的身体,折射出点点金光,面容冷酷绝美,浓黑如墨的眉毛如出鞘的利剑,鼻翼刚劲挺直,如深渊一般黝黑的眼眸里盛满了怒气。此人正是烨丰国权倾朝野,以心狠手辣著称的奉王独孤景灏。

“阿灏,算了吧,你也是刚回来,她们不认识你,给我个面子,小惩大诫一下算了吧,现在最主要的找到那几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歹人,他们这边暂时先放一放。”这时一道爽利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这个清风馆的幕后老板,也是当朝丞相姚炳姜之子姚黎君。

说起这个姚黎君,这人也烨丰国的话题人物,长相阴柔俊美,嗜喜红衣。千叶国师曾预言,此子乃文曲星转世,天定的辅国将相,才智非凡。

但是此人和他名声一样大的还有个人尽皆知的不雅之处,此人断袖,男女通吃,喜爱红妆,更爱男宦,万花丛中过,叶叶都沾身。甚至有传言他家中圈养了四位同他一样绝色的男人。

“闭嘴,不然本王明天就下旨封了这个清风馆,来人,把他们都给本王送去暴室,如果能活着回来,本王概不追究。如果死了,给我躲了喂狗。”独孤景灏拿过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门口顿时出现了几个侍卫,押着跪在地上的人走了出去。

看着被押出去的一群人,姚黎君张了张嘴,还是算了,如果他要在给他们求情,以阿灏现在的怒气,他们会更惨。

“影一”独孤景灏满脸怒气的喊了一声。

顿时一道影子飞到房间里,房间里出现一位全身黑衣,头带黑色面具的男子出现在孤独景灏的身前,跪了下来“主子”

独孤景灏眯起眼睛,满面寒霜“发动景云十六骑一二三队,就算把烨丰国给本王翻过来,也要抓到他们。”

“是”被称为影一的人领命后,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阿灏,今天···”姚黎君刚要张口说些什么,就被一声戾气打断。

“闭嘴,在敢给我提今天的事,我拔了你的舌头,滚。”独孤景灏转头目光阴狠的看着说话的姚黎君,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姚黎君被吓的浑身哆嗦了一下,急忙逃出了房间,哎妈呀!太吓人!

腹黑狂妃别想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小小, 独孤景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