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玄门狂少-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洪林, 慕青丝

重生玄门狂少-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洪林, 慕青丝

第1章 夺舍重生

“洪林,洪林,快点醒来吧……”

“林哥,我求你了……”

女人的哭泣声让洪林的意识渐渐清醒,他觉得自己已经苏醒过来了,可浑身使不上劲,连睁眼也做不到。

他努力的想起来,问清楚自己在哪,忽然脑袋一阵剧痛,一股脑的信息仿佛硬塞似的进入他的大脑。

再次清醒时,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他睁开眼,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一个身材姣好却面色苍白,打扮土气的女人。

女人正在舔着笑脸跟白衣人商量:“您再宽限宽限吧,我已经在筹钱了,两天,不,一天,就明天我就能交上。”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这是院里的规定,谁也不好打破啊。”医生看起来也愁着张脸,他不是没有同情心,实在是医院的规矩森严,交钱这件事不是他一个人能办的。

“我能帮你们拖两天缴费,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了。哎,明天再不缴费,就真的只能停止治疗了。”

医生叹了口气,离开病房,留下女人低低的啜泣。

“哎,是个好女娃子,可惜哦,摊上这么个丈夫!”

“是啊,听说他丈夫欠了一堆赌债,还染上了毒瘾,给人追债的时候打成了重伤,也就他媳妇人傻,还跟着他,换个人早把他扔下跑了!”

“也不知道女娃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长得这么水灵,给这种人渣祸祸咯!”

洪林听的模糊,他还在跟这具身体磨合中。

现在他的状态,或许用“夺舍”一词来形容,更加贴切。但自己没有夺舍到想要的躯体,居然进了一个病危将死的躯体。

他缓缓地睁开眼,看着满眼的白色,十分刺眼。

“林哥,你醒了?”女人惊喜道。

洪林扭头,看到一张瓜子脸,白皙的皮肤上精致的五官如明珠镶嵌,虽然素颜朝天,却在长发包裹中显得温婉而明媚。加上她脸上淡淡的泪痕,让人看了心疼。

洪林下意识的想叫她的名字,但脑海中的记忆消化不完全,而他本身为人谨慎,沉默居多,也就没有问出口。

他皱了皱眉,回想自己夺舍时的情节,到底出了什么意外?

“林哥,林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别吓我啊!”女人有些慌乱,看他不说话,一时不知所措。

她倒了杯水给洪林喝,见他还是皱眉不语,更加心慌。

她出去了一趟,不一会儿又回来了。勉强对洪林说:“林哥,没事的,就算你不能说话了,我还是,我还是……”

说着说着,她眼泪又流下来了,“林哥,医生又催我缴医药费了,我们家已经没钱了……林哥,我尽量想办法,肯定不让你回家!”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把你的一千块也交了,你要是生气,你就打吧……”

说到打的时候,女人身子微微一颤,明显十分害怕。

洪林见这个女人真情流露,心下也有些感动。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确实是在关心他。

他梳理了下脑海中的记忆,尤其是自己和这个女人的记忆,这才发现这个身子的前身有多渣。

身子的主人也叫洪林,是被豪门洪家逐出家门的一个混混,或者说二流子。整天的工作就是混吃混喝,不工作也不养家,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甚至最近还沾染了毒品,欠下了大量的赌债。

而眼前的女人,则是洪林的青梅竹马,叫做慕青丝,知性端庄,虽然出身一般,但贤惠温柔,善良体贴,是这个洪林唯一剩下值得人羡慕的东西了。

洪林被逐出洪家后,每日里除了喝酒就是赌博,醉的不省人事后回家,时常打慕青丝。慕青丝一个人打几份工,不仅养她,也养活洪林,但就算这样,依旧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被大笔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她任劳任怨,不离不弃,居然就这么挺着。

洪林不禁感叹,现代社会居然还有这样的妻子。这个前身也真不是个东西!

他轻轻的为慕青丝擦去眼泪,声音嘶哑:“丝丝,我们回家。”

慕青丝的脸蓦地弹开,好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惶恐的看着洪林。

她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洪林居然这么反常的帮她擦眼泪。他有惹什么事了吗?出了什么事?难道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情恶化了?

她从前被洪林打,已经有了心理阴影,此时一下子对她太温柔,反而惊慌而不知所措。

洪林看的有些心酸,但硬起心肠来,吼道:“我说回家你听到没有!”

这么一来,慕青丝反而习惯了,虽然有些畏畏缩缩,但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笑着说:“林哥,医生说你的伤不能回家。我,我去筹钱,你不用担心的……”

洪林叹了口气,这个前身究竟是有多不懂事,把这么好的一个媳妇吓成这样。

他心下感叹,下意识的握了握慕青丝的手,慕青丝身体一颤,想要躲开,却被洪林抓住了。

“丝丝,我们回家,好好过日子……”

架不住洪林的坚持,慕青丝没有再反对他出院的事。

洪林打算起身的时候,才发现这具身子真的是孱弱到了极致,重伤未愈,就像一个大病过后的人一样,走路都困难。

他皱了皱眉,勉强走出医院,就已经气喘吁吁了。他虽然前世厉害,但那只是从前,目前这具身体他一时还真的难以改变。

慕青丝看他走的辛苦,心疼的叫来三轮车,把他搀扶到三轮车上。洪林感叹一声真是弱不禁风了,连上个三轮都要人扶。一股龙游沙滩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这毕竟已成现实,他前世练功出了问题,本就是搏一线生机选择夺舍转世,没想到关键时刻出了岔子,现在能再活一次已经很满意了,并不奢求更多。

至于其他的东西,修炼之人,那些都是外物,他倒不是很在意。况且那些东西,只要他实力恢复一点,便唾手可得。

现在不想那么多了,这个前身欠的债太多,得先还了才行。还有这个慕青丝,洪林有些头疼,他没有想过出现一个莫名其妙妻子,尤其是对他一往情深、不离不弃的那种,该怎么处理。

他是一个修炼狂魔,对于情之一道实在不甚擅长。

总之,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第2章 贫

破旧的小区,老旧危楼。

小区前鎏金大字“三生对小区”,想来原来是叫三生树,那个木字已经掉了。

走上楼梯,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鼻,楼道里不知谁堆放了不少杂物,蜂窝煤炭、瓜果皮屑以及食物残渣。粗糙的水泥地上,连一层石灰粉都懒得涂抹。

这个地方穷到一种境界了!洪林在心中评价,同时皱了皱眉。

三轮车夫人不错,看见洪林行动不便,慕青丝搀扶的满头大汗,主动过来背洪林上楼,临走一口水都没喝。慕青丝对人家道谢又道谢,回头看着洪林笑,看见洪林一皱眉头,吓得立即收起笑容。

在三轮车夫眼中,想来他们倒是一对模范小夫妻了。

家门口的墙上,门上,简陋的装饰上涂满了红色油漆,几个大大的“欠债还钱”的字眼刺激着洪林的双目。

洪林有些不悦,但毕竟是前身干的事,他也没法改变已成的事实。大不了赚点钱还就是了。对于他来说,从来就没有什么缺钱的概念。

察觉到洪林脸色变化,慕青丝小心的说:“没事的,林哥。我现在打两份工,一份还是在星级酒店里的,慢慢肯定能还上……你好好养伤。”

她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心虚而不敢肯定的说。她心里清楚这些债凭她肯定很难还上,并且谁也不知道,洪林会不会再出去赌……

洪林脑袋里蹦出来几幅画面,有高利贷讨债人泼油漆的,有洪林在赌场大笔赌输的,也有他去高利贷死皮赖脸借钱,再输了之后懊恼的。

他脑袋里居然蹦出来一句话:“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他冷笑一声,这个前身真的是有够废物的了。

什么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赌就是赌,不分大小!他修炼时偶尔也会赌,但那是博命,博希望,博生机!而前身,纯粹就是蠢而已。

“进去吧。”

他毫不在意门口的红字,这种世俗混混的威胁对他来说毫无震慑力,甚至有些好笑。他只是对于这个前身,怒其不争,对慕青丝又有一些哀其不幸。无论如何,自己代替了她的丈夫,总要对她好些的。

想到这里,他冲慕青丝笑了笑,握住她的手:“丝丝,伤好了以后我去上班,我们一起还债。”

“你……你说真的?”慕青丝惊喜万分,但又有些难以置信。洪林这几年什么样子,她感受最深,此时突然改变,她很难相信是真的。

这种话她只在梦里听过而已!

“嗯,真的。”洪林笑了笑,“先休息吧,你有两天都没睡觉了吧?”

他记得慕青丝连续照顾了她两天两夜,几乎不眠不休,加上之前还打两份工的疲惫,她应该早就累坏了。

“嗯!我先去洗洗,你身体还没好,先躺下吧!”慕青丝点头如捣蒜,不管洪林是不是在骗她,她都愿意相信这个男人!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傻,明明知道可能是谎言,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选择相信。

洪林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他明白这是前身的记忆在打扰,修炼之人清心寡欲,不可能有这么多杂念。他压下心中诸多的思绪,勉强躺到床上去。

但这具身体太过虚弱,身上又有伤,一时间居然痛的睡不着。

洪林翻来覆去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将要睡去时,忽然感觉身边有动静。

多年来的警惕性让他立刻醒来,他不动声色的睁眼看了下,马上闭上装睡,身边是一个穿着宽松睡袍的女人。

是慕青丝,她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睡袍,看起来分外诱人,属于她的唯美之处一眼望去尽收眼底,甚至隐隐能看到更为让人心仪的地方。

她头发微湿,将干未干,梳在耳后显得格外美丽。此时她往被窝里一钻,不知怎么的,想起了白天时候洪林对她的温柔。

她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了?

原本在人前伪装的坚强此时被掀开了一角,看着已经躺下,呼吸均匀的洪林,咬了咬嘴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轻轻的把洪林的身子侧过来,像一只蚕宝宝一样扭动着钻进被窝里,又钻进洪林的怀抱里。

洪林感受到手臂上软软的身前划过,随后是一双小手轻轻的匍匐在他胸前。慕青丝轻轻的碰了碰他的下巴,然后顺着下巴往上。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慕青丝姣好的体姿几乎没有保留的被洪林感受着。一股清香弥漫在他鼻尖,他闻着居然有些醉意,然后一下就有了反应。

慕青丝正打算睡觉,忽然感到地震一般的颤动,惊吓中她脸色红了。自从洪林醉酒受伤之后,她也有很久没有过害怕了。她毕竟是个正在年龄的女人,此时感受到后,情不自禁的就有些伤感,回忆昨天种种,非常痛苦。

洪林感觉自己的肉被她冰凉的小手一碰,他差点叫出声来。前世专心修炼,他并没有感受过这种事物,大多有邪念时也是用清心咒驱逐,哪有过这等可怕之事?

此时被乱了心神,燥热已经弥漫,他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应该推开这个家伙,可身子却动不了。

有什么理由推开她呢?他们俩是夫妻,做什么也是理所应当……

慕青丝轻轻的抽搐,想起以前的事情,她感觉自己活的太过悲哀,为什么命会这么苦,不公平!

慕青丝眼圈微红,但没有下一步动作。她看着洪林熟睡的样子,自己毕竟是只个女人,哪可能再主动做其他的?她叹了口气,明白洪林是真的睡着了,哪怕没有睡着,看他身上的伤,怕也是什么都不方便做。

冷静下来,一股羞恼的情绪涌现,她的脸更红了,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不要脸,虽然林哥是她丈夫,但……她怎么能做出这么可耻的事?

她强迫自己移开,轻轻的再次钻入洪林怀中,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了。留下洪林一个人调整心态。

他现在很难受,感受着怀中的女人的体温,轻轻抱着她,几乎快要变身成为神仙。

可他依旧只能自愧不如,这具身子已经孱弱不堪,如果再行别的事,怕是会恢复的更慢。为了尽快养伤,也为了让这个女人日子好过一些,他必须先忍着。

洪林苦笑一声,没想到第一天就被这个女人恨的这么难受。

但他虽然有些排斥这事,觉得是邪念,但在固有观念之后,却又有了一丝期待。

只是轻轻撩拨就已经如此销魂,如果真的与这样的女人共度良宵,该是怎样的滋味?

他心中摇摇头,暗骂自己一声,真是色迷心窍,自己重活回来要干什么都快忘了。赶紧默念几遍清心咒,把邪念驱逐,这才睡去。

第3章 画符

洪林是龙江市的一个大家族子弟,从小衣食无忧,大概可以算是个二世祖,但又属于那种远亲,血脉不太贴近主脉的那种。

而洪林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失踪了,导致他自幼没什么人教导,原本其实还算善良的他,逐渐学坏,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加上家族给他的钱又不够花,逐渐学会了偷拿。

本就在家族里不受重视,又有人看不得他待着,便找了个由头,伪造了一份鉴定,说洪林并非洪家子弟,把他给逐出家门。

而慕青丝,则是原本和他青梅竹马长大的优秀女孩。

洪林醒来的时候是清晨,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觉得目前最有用的东西是画符。

他现在一身修为尽失,比起常人多出的,无非是记忆和灵魂。他的灵魂异常强大,导致他感知力也很强。记忆长久来看绝对是最有帮助的,可短时间没法给他实质性的帮助。

灵魂力,感知力!

最适合灵魂强大的人干的,低阶也可以的,当然是画符!

他看到被子被掀开,冲慕青丝笑了笑:“青丝,你醒了?”

慕青丝没想到他会比她起的早,昨夜她睡得太香甜,以至于睡过了头。

“对,对不起,我马上去做早饭!”

“已经做好了,你洗漱一下来吃吧。”

慕青丝看到桌上摆好的粥和馒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洪林知道自己改变太大,这两天给她的震撼太多,怕她起疑心,忙转移话题:“我们还剩多少钱?”

“钱……”

慕青丝回魂似的翻出所有的钞票,零零散散的全是一些毛票。

“加起来一共是……四十三块五毛。”

慕青丝递给洪林,头低的很下去:“林哥,我这两天就快发工资了,你要钱,我先去借……”

“够了。”

洪林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他只是要买点黄纸朱砂毛笔,不需要太多的钱。他从里面抽出三十块,差不多够用了。

“我伤还没好,去坐一会儿。”

他坐回床上,开始潜心打坐。

吐纳之术并不稀奇,俗世里不少人也会。但洪林修习的并不是一般的吐纳之术,此术无名,但是他前世修炼的主要法诀,是他在一间仙人洞府里发现的。

没有多的描述,只有一句:“大道通金丹!”

当时洪林就知道拿到宝贝了,不说别的,这个社会的修炼者,什么筑基金丹,早就是传说中一般的境界,划分的等级也并非如此了。

他调动全身的精气,走了一圈大周天,发现这身子虽然弱,但对灵气的承受能力意外的不错。

一圈下来,竟然隐隐的身上伤口都结痂不少,身上的伤痛也轻了很多。

他吐了口浊气,时间已经是中午了。

“青丝!”

慕青丝急忙跑进来:“怎么了林哥?”

洪林笑笑:“饭做好了吗,我都有点饿了。”

这话还真不是假话,他练功一早上,炼精化气,本就有消耗本身能量,不亚于做一些剧烈运动。

慕青丝期期艾艾的:“你不是说、不是说一天只吃两顿,还说古人都这么吃,比较健康吗?”

洪林哭笑不得,记忆里确实有这一段,但他哪里能整理出全部的零散片段?只有人提到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这个前身也真是够奇葩的,明明是吃不起三顿饭了,还骗自己老婆。骗就算了,还用这么烂的借口!

谁说古人一天只吃两顿的?一般家庭好一点的都吃三顿,吃两顿的古人估计跟他们家条件也差不多!

“今天开始吃三顿,去做饭吧!吃完饭我还要出去一趟。”

听到洪林要出去,慕青丝急了,洪林好不容易有所改观,她害怕他一出去就不回来了,或者又是去赌!

看她焦急的神色,洪林笑道:“我去找工作,很快就回来,放心吧!”

听到他去找工作,慕青丝明显又是神色一喜。

吃过午饭,洪林到鬼街买了毛笔黄纸和朱砂。鬼街是本市著名的红白喜事物品交易所,遍地都是花圈店。

洪林天眼没开,但感知力强大,倒是感觉到了不少灵体存在。但是他是来赚钱的,也不打算多事,迅速买了符纸就回家了。

画符,对他来说实在是再熟练不过的事了。可是现在这具身子没有修为支撑,倒是件麻烦事。他可以画出符来,但徒有其型没有功效,也卖不出去。

想了想他选择了最简单的清心咒。

他深吸口气,目光盯着符纸蓦地变犀利起来,有神光在其中闪烁。提起笔,气沉丹田,手腕发力,笔走龙蛇,如同笔下生花一般画出一条长龙来。

一气呵成!

他内心低喝一声,咬破手指,猛地按在符纸上!

那奇异形状的字符一下子闪烁起来,黄纸上的朱砂甚至要逃跑一样!

“凝!”

他低喝一声,凝结成符。叹了口气,目前修为太低,只能用血液镇符,而且效果还不明显。

这张符只能算个半成品,但他目前的能力最多也就做到这种程度了,也不知道对凡人的功效如何。但他对自己的符一向自信,以前的他可是符箓大师!

他看向阳台上,慕青丝正在收拾家务,太久没回家,家中一塌糊涂,她收拾了半个下午了,才初见成效。

看慕青丝忙碌的模样,他忽然有些心里暖暖的。两世为人,他倒是第一次体验到凡人生活,这种夫妻和睦,共同努力的感觉,让他觉得异常的美好。

前世他修炼遇到瓶颈,其实有过体验红尘的想法,但始终没有机会。想不到因缘际会,竟然不知不觉间体验到了真正的凡人生活。

他看了一会儿,走出门去。下面该头疼的事,就是如何把符卖出去了。

他倒是不担心符的功效,但这个俗世里面识货的肯定不多。

脑袋里搜寻了几个地方,最终他选择了长生园。

长生园是本市较大的古玩市场和小商品市场,他找了个角落摆了个小摊,实际上也就是几块木板。

他必须要低调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卖掉最好。毕竟那些人并不是完全脱离世俗的,有的些隐世门派的家族会有世俗的代言人,更有一些行走红尘历练的人。他可不想被人当做有灵根的弟子被挖去。

况且他的仇家不少,此时接触修炼者,有害无益,他根本没有自保之力。

“你这符怎么卖?”

有人问。

重生玄门狂少-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洪林, 慕青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