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品医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风, 冯宝儿

第1章 我找未婚夫

“滚!”

“欠了老娘三个月房租,还好意思来跟老娘借钱?”

房间外,噼里啪啦被扔出来一大堆东西。

房东大妈穿着名牌睡衣,烫着一头波浪卷,口里咬着一根牙签,活脱脱的包租婆打扮。

此刻正站在放门外,凶神恶煞的盯着面前的年轻人。

“李姐,我爸病情严重,医院一直在催费用,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万块钱垫一下,我下个月保证连月租和欠款一起还给你……”

秦风一脸悲愁的看着房东。

可是包租婆根本不管,冷哼一声。

“就凭你这穷酸样?下个月房租都交不起,还想骗我借钱给你?快给老娘滚!我管你爸死活,你爸又不是我爸,再不滚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这个时候,两个大汉走了出来。

一个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

秦风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理智的选择闭上嘴。

哒哒哒!

此时,电梯门打开,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踩着高跟鞋,身穿浅灰色女士风衣,拖着行李箱,戴着太阳眼镜的女人。

两个保镖大汉眼神都看直了。

秦风也不争气的多看了两眼。

这个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绝对是他长这么大见过最优秀的女人之二。

还有一个,就是秦风公司的女总裁,安沐雅。

尽管墨镜遮住了女人的大半边脸,但露出来的侧颜却也足够惊艳!

“房东,这间房多少钱一个月?”一阵香风袭来,女人拖着行李箱,一路越过秦风,看向包租婆问道。

“呃,不贵不贵,2000块一个月,押一付三。”

包租婆也有点愣神。

感觉像是见了大明星似的。

女人轻点额头,说道:“那好,我租下了,上任房客的东西麻烦帮我清理一下吧?”

包租婆双眼冒光,一副守财奴的模样,说道:“好勒!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穷鬼的东西都扔出去!别玷污了美女租客的眼睛!”

“别扔!别扔……”

秦风想要阻止,却听到身旁的女人说道:“快点,我赶时间。”

于是,两个大汉扔的更快,包租婆也亲自下场加入扔东西的队伍。

一件一件原本属于秦风的东西,全都被扔了出来。

一边扔东西,包租婆还不忘和女人搭话,问道:“我看美女不像是咱们这小地方的人,不知道来江城有何贵干哪?”

女人一愣,多看了包租婆一眼。

包租婆心下一惊,暗怪自己多嘴。

她别的本事没有,但当了这么多年包租婆,看人的本事还有一些。

要不是女人气质实在非凡,她也不至于忍不住心中好奇心。

“我来找我未婚夫。”

女人声音带着一丝波动的说道。

嘭!

一个灰布包裹被随手扔出来,直接砸在了秦风额头上,顿时砸的他额头流出鲜血,模样颇为吓人。

两个大汉和包租婆愣了一下。

他们刚才明显被女人的回答震了一下。

但是眼见秦风只是额头破了点皮,半点事都没有,三人扔起东西来越发快速。

秦风摸了摸额头,满手都是血,然后抓起地上被扔出来的包裹,冷冷的看了包租婆和身边的女人一眼。

这些人,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秦风什么也没拿,只是握着那个被扔出来的灰布包裹,转身朝电梯走去。

这时候,只听身后的包租婆问道:“咱江城哪个男人这么有福气,能让美女大老远跑来找他?”

“我未婚夫姓秦,单名一个‘风’字。”

秦风!

包租婆和两个大汉身形一滞,像是被人下了定身咒,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

应该是重名吧?

三人心中下意识的想到。

而此刻站在电梯口的秦风,身形却一震。

眼看电梯还没来,当即转头朝楼道口走去。

速度之快,行动之迅速,等到包租婆等人看过来时,已经不见秦风的身影。

此时此刻,秦风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灰布包裹,包裹里是一块龙形玉佩,是他爷爷秦三千临终前送给他的礼物。

秦风耳边好似响起了爷爷临终前交代给他的话:

“阿风,以后要是知道有外姓人来江城找姓秦的人,你一定要带着你爸妈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如果有姓秦的人来找你,你就拿出这块玉佩,一定可以保你余生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千万千万不要弄丢它!”

秦风脑子里一边回荡着爷爷的话,脚步却好似上了发条一样朝楼下跑。

他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跑到医院去!

爷爷去世已经十年了!

秦风曾经做梦都在想,有一天会遇到有个姓秦的人过来找他。

然后他便可以带着父母一起过上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生活。

可如今,十年后,他没等到姓秦的人,却等到一个自称是他未婚妻的女人?

秦风没有忘记爷爷的交代。

但凡有外姓人来找他,必然要带着父母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什么未婚妻,未婚夫的。

说不定就是打着找未婚夫的名头来查他们一家底细的杀手!

秦风根本没怀疑过那个女人口中的‘秦风’另有其人。

因为这十年里,秦风早就通过各种手段查过。

整个江城,只有他们一家姓秦,根本没有同姓之人!

所以,刚才那个女人口中的‘未婚夫秦风’,必然就是自己!

此刻的秦风思绪混乱,满脑子浆糊。

他没注意到,右手上的鲜血,已经浸透了灰布包裹,鲜血染红了里面巴掌大的龙形玉佩,一抹幽光闪过。

秦风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楼梯间。

第2章 穷就是原罪

秦风睁开迷蒙的双眼。

发现自己还是躺在楼道口。

与此同时,脑海里好像平白无故多了好多杂乱的信息,只不过秦风现在也没什么心思去管它。

因为秦风很快发现了一件更让自己震惊的事情!

原本漆黑一片的楼道口,此刻在秦风眼里,却宛如在大白天一样!

楼道口里并没有灯,他的双目闪过一丝幽光。

透过对面的墙壁,直直的看到了墙对面的房间。

秦风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猛的站起身来。

他有生以来从未如此激动和兴奋。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透视眼吗?

猛然间,秦风感觉自己的手上一空。

他打开包裹一看。

里面的玉佩不见了!

秦风之前之所以说能够还上包租婆的1万块和三个月的房租,就是因为有爷爷送他的龙形玉佩在。

如果不是医院催的太急太突然,他肯定早就拿了那块玉佩去典当行抵押了。

爷爷交代的话他当然没忘。

可秦风等了十年,也没等到所谓姓秦的人来找他。

整个江城,他认识的姓秦的人,就只有他的父亲秦忠文。

如今反倒是等来一个不知底细的外姓女人……

他没时间等下去了!

未来虚无缥缈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比不上现在父亲秦忠文的性命。

秦风不知道那块玉佩能够值多少钱,但绝对不止1万块。

暂时抵押1万块肯定不是问题,问题是秦风要在抵押期限内补上这1万外加利息,不然这块玉佩就彻底成了典当行的了。

可是现在玉佩消失了!

‘难道我能获得透视眼,全是因为那块玉佩吗?’

‘可是,医院的那1万块钱怎么办?’

叮铃铃。

秦风想着这些,电话却响了。

来电显示是“小宝贝”。

那是他一个月前谈的女朋友。

“喂!这么大半天不接电话,你是死人吗?”

“我……”

“我什么我,分手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倩倩,我们之前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你告诉我,我哪里做的不好……”

“秦风,你哪里都好,就是穷!就是因为太穷,所以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好!也根本给不了我想要的未来!”

“我会努力挣钱的,下个月……”

“秦风你别说了,我这次打电话来,不是来问你意见的,只是为了通知你一声,从今往后,我陈倩倩和你这个废物没有半点关系了!送你的东西我也不要了,就当是我给你的分手费了!以后再相见就当不认识吧!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谁啊,打这么久的电话,还不过来给我捏脚?”

秦风脸色一变,问道:“陈倩倩,刚才那个说话的男人是谁?”

嘟嘟嘟!

电话挂了。

秦风看着手机,愣了好半响,突然冷冷的笑了一声。

屋漏偏逢连夜雨。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就在父亲因为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的今天,他被赶出了出租房;很可能一家都遭到来历不明女人的威胁;谈了一个月的女朋友竟然也和他分手了。

回想着这一个月以来两人那些点点滴滴,秦风突然觉得分外好笑。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被当成了备胎。

是啊,无论陈倩倩多么无情无义。

可秦风觉得她那句话说的一点没错。

他秦风什么都好,就是太穷!

在这个世界,穷就是原罪!

穷就是最大的缺点!

猛然间,秦风的情绪剧烈的波动起来,脑海里原本杂乱无序的信息,此刻像是一道洪流在冲击着他的精神。

“长生诀,绝长生;道衍长,万物生……”

一股浩瀚玄奥的信息在秦风脑海不断的回荡冲击。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秦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那些信息就犹如深深烙印在他灵魂深处一般,再也无法抹去。

整整一部《长生诀》里,包含了各种各样玄奥神妙的杏林之术,天相风水,阵法符咒之类的信息。

秦风一一记下,一时半会却也难以消化。

只不过,此刻秦风的眼中阴霾散尽,再无半点颓败之感。

“祸兮福所倚!谁又能想到,因为这接二连三的打击和挫折,让我获得了‘天眼’和《长生诀》的传承呢?”

秦风眼中熠熠生辉,心中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或许,爸爸的病也有救了!’

‘或许,我也不用再带着爸妈逃离江城躲藏了!’

秦风心中这般想着,恨不得立马赶到医院去。

……

二十分钟后,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

刚下车,秦风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他的顶头上司,雅居销售公司的总裁,安沐雅。

“安总,你放心,明天我就来公司上班……”

秦风忙着解释。

他昨天原本只请了一天假看望一下医院的父亲,可哪曾想医院在今天突然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这让秦风不得不又旷工了一天。

因为被房东赶出门,被女朋友分手,还遇到身份不明的‘未婚妻’。

导致现在秦风都没给安沐雅打电话报备。

“别废话了,快点来医院吧,我现在就在伯父身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秦风,你还把我这个老板放在眼里吗?”

电话那头,安沐雅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冰冷和距离感。

可在秦风耳中听来,却好似三月春风拂面。

“好…好,我马上来,其实我一直都把安总放在心里的……”

秦风一脸的感动,发誓等治好了父亲的病,一定加倍努力工作,争取给公司签下一个大单!

以前的秦风心中没这种胆气和魄力,但现在秦风有。

一路在来医院的车上,秦风已经在不断学习《长生诀》当中所蕴含的内容。

越学习越发觉得世界之玄奥,大道之浩渺。

人类现在所见到的,不过是宇宙规则当中的一点点边角罢了。

“你还有心思贫嘴!”

68号病房,安沐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挂了电话。

只是脑海里不由得划过电话那头秦风说“其实我一直都把安总放在心里”这句话时的模样,俏脸不禁闪过一抹红晕。

一旁的秦母钟淑华看着眼前的可人儿,满眼都是喜爱和尊敬。

“安总,你坐吧,谢谢你帮我们垫付了药费,要不是今天你来,我家忠文今天就……呜呜!”

钟淑华说着原本就红肿的眼角再次流出泪水。

这几天,她流过的泪怕是赶得上这几十年来的总和了。

安沐雅连忙上前轻拍着钟淑华的背,双眼也跟着泛红,说道:“淑华阿姨你快别哭了,让伯父听到了反而不好,病人情绪需要稳定,秦风是我公司的员工,我就有责任关照他的家人。”

钟淑华一听,连忙看了一眼熟睡的丈夫秦忠文,这才勉强止住眼泪。

但是看向安沐雅的眼神越发崇敬。

安沐雅有点受不了钟淑华的目光,连忙扯开话题,说道:“阿姨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托朋友联系了这个医院最好的主任医生,他是江城有名的白青手的弟子,肯定能治好伯父的!”

第3章 恶医

白青手的名字,哪怕钟淑华平时没怎么关注江城医道的人也如雷贯耳。

白青手原名白青。

人人相传他就是江城的最有名的主刀医生,有只手回天的能力!

据传他自担任主刀医生一来,一共经历大大小小三千多手术,无一意外,并且连最棘手、最难把控的脑部神经科的手术,他也能轻松驾驭。

凡是经白青手术的病人,哪怕是癌症晚期患者,都能延长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寿命!

至于非晚期患者,很多都在术后彻底治愈。

白青手一个人,曾经就将江城所有医院的癌症治愈率拉高好几个百分点!

所以白青得了一个称号,江城圣手。

后来很多人叫顺口了,就叫他白青手。

白青手的名字也由此传开。

钟淑华没想到安沐雅竟然连白青手的弟子都能请动!

很快一位带着黑框眼镜,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有点书生气的中年医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五个抱着病历本,做着笔记的见习医生。

郝社仁扶了扶眼镜框,目光掠过病房里的几个人。

在看到安沐雅的时候,眼神瞬间亮了。

他这些年阅女无数,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像安沐雅这么绝美无暇的女人!

心中一做比较,郝社仁顿时觉得自己以前玩过的女人都像是路边的野菊花一般。

而安沐雅却好似开在雪山之巅的纯白雪莲!

郝社仁目光看着安沐雅,问道:“谁是秦忠文的家属?”

钟淑华立马站起身来,诺诺的说道:“我…我是。”

安沐雅也看了过来,微微一笑问道:“请问您就是郝医生吗?我是安沐雅,洛女士和我说起过您,这次伯父的病就拜托郝医生了!”

安沐雅带着不远不近的微笑,却并不让人感觉冷淡。

“沐雅小姐客气了,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所有病人我们都会一视同仁的看待,既然你是依依的朋友,这件事我更是义不容辞!”

郝社仁一脸正气的说道。

身后的几个见习医生顿时连连送上马屁。

“郝医生不愧是白青前辈的弟子,这份胸襟就不是我们能具备的。”

“是啊,郝医生不仅医术高,人还好,问题是还单身,我要是有郝医生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这位秦忠文的病,在经过郝医生的手术后,一定能康复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郝社仁听着后生们的恭维和称赞,脸上浮现一抹傲色。

安沐雅本能的皱了皱眉头,常年身居高位的她,养成了用眼识人的本领。

这位郝社仁看她的眼神,让安沐雅浑身难受。

而从他一进来的种种表现,安沐雅更是有些担忧。

但出于对好朋友和白青手的大名,安沐雅将心中的不愉压在了心里。

‘可能有本事的人,都难免会有些奇怪的脾性吧。’

安沐雅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郝社仁似乎很享受安沐雅的注视,朝身后的女实习助理医生说道:“小可,病人的病历报告拿过来我看一下。”

一个面容俏丽的女孩递上一本厚厚的病历报告。

临了还不忘崇拜的朝郝社仁抛了抛媚眼。

郝社仁心下激动,面色却一片平静,打开病历本。

结肠癌晚期!

淋巴结转移!

……

郝社仁越看脸色越是凝重,到最后甚至变成了冷漠。

这种癌症晚期的病人,别说是他。

就是白青手在这,也不能打包票说一定能治愈的。

术后复发的可能性太高了!

虽然外界都说他是白青手的学生,可是郝社仁自己心里明白,其实不过是他有幸听了白青手几堂手术讲解课程罢了,两人加了微信,但除了打招呼之后,再没说过一句话。

钟淑华和安沐雅显然也注意到了郝社仁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下有了不好的预感。

秦母钟淑华更是双目垂泪,无声抽泣。

安沐雅强忍着不安的情绪,问道:“郝医生,病人的情况如何?能否有把握治好?”

“治好?安小姐说笑了,秦忠文的病情很严重,结肠癌晚期,已经淋巴扩散了,不要说治好,能延长几个月的寿命就很不错了!”

“不过安小姐要是能答应和我共进晚餐,我应该能保证你伯父可以多活几个月。”

郝社仁故意把情况说得更严重,然后又垂涎的看着安沐雅。

一旁的钟淑华一听,整个人突然向后一倒。

“妈!妈,你怎么了?”

这时候,病房外一道身影猛地冲了进来。

正是刚到病房的秦风。

“医生,这种话你能在这种场合说吗?”

秦风面色一寒,回头愤怒的看了一眼郝社仁。

一时间病房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一般。

秦风看了一眼怀里的钟淑华,眼中幽光一闪,顿时了然。

“快掐人中……”

郝社仁身后有见习医生提醒,却抬头看到郝社仁扫过来的冷漠眼神。

而秦风并没有选择掐人中的救治方法。

那样仅仅只能起到救醒母亲的效果,反而会让她精神和肉体更加透支和疲惫。

人遭遇突发状况昏迷,是人体激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

强行中断这种保护机制,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只见秦风两只手双指并拢,分别点在钟淑华的神庭穴、阳白穴两处穴位。

数息时间,钟淑华便幽幽醒来,神色间好似睡了一个满足的大觉,精神充沛,一改之前的疲态。

“妈,你可别听这庸医吓人,爸的病能治好!”

钟淑华一醒来,秦风连忙说道。

他怕母亲再度接受刺激,遭受伤害。

“放肆!你说谁庸医?”

郝社仁面色一寒,他还没说话,他身后的几个见习医生却发话了。

郝社仁是他们的带队医生,以后在这家医院能走多远,能做到什么职位,基本上全靠郝社仁一句话。

再说,郝社仁的医术,他们多少还是有些底的。

虽说可能不像外界传的白青手弟子那样厉害,但总归是能上手术台拿刀的人。

而秦风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他们自然不会允许秦风污了郝社仁的名声。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那我再说一遍,他不仅是庸医,还是恶医!所谓医者仁心,他不仅没有半点仁德,连怎么做人都没学会!”

秦风的话,就像一把锋锐的刀子,一刀一刀的扎在郝社仁的心里。

一旁的安沐雅都捂着小嘴看呆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手下的小员工这么凶狂的一面。

第4章 跪下道歉?

在场的人都被秦风的话震住了。

68号病房的事情也很快传开,一些医生和病人都围了上来看热闹。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在市人民医院闹事?”

“华老,你也来了!”

“华老来了,这小伙子一家怕是要被市人民医院拒收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谁不知道郝社仁是个睚眦必报的好色之徒,他那个名字还真是没起错,好色人,一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腿,管不住嘴了!”

“你小声点,不过既然华老来了,郝社仁肯定会利用华老来报复这个小伙子。”

一群人将华玉堂围在中间。

在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有两大名医。

一个就是早已退居幕后,不再操刀的白青手。

还有一个就是眼前的老者,华玉堂。

白青手主西医,华玉堂主中医。

和白青手的名气远扬不同,华玉堂在外界一直都名声不显,哪怕是在市人民医院也只是挂了一个外请专家的名头。

但每一个被他接诊过的病人,无一不对他赞不绝口。

而在江城中医圈,华玉堂更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

多少人千金求他一方而不可得。

据传华玉堂也有一个弟子,在江城开了一家中医馆,名叫“回春堂”。

每天在回春堂排队抓药的人从早到晚都不曾间断过。

“好!既然华老来了,这件事还请华老给我做个见证!”

果不其然,郝社仁一转身,恭敬的朝华玉堂拱手说道:“我承认我刚才言语过激,可我对秦忠文的病情判断绝无虚假,这厮竟然说我是庸医恶医,我是否可以因此拒绝接受秦忠文的手术?”

郝社仁的话一说完,在场的医生都变了脸色。

连郝社仁都拒绝接受秦忠文的手术了,那想必整个市人民医院里,没哪个医生会不卖他的面子。

基本上郝社仁的这句话,就已经断定了秦忠文不可能再在市人民医院做手术了!

一个癌症晚期患者,时间就是生命。

一旦耽误最佳手术时间,很可能连最后几个月都撑不过去。

这几乎就是判了秦忠文的死刑!

秦母钟淑华原本恢复的脸色,此刻再一次变得煞白。

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死死咬着牙。

她这个当妈的要是当面求郝社仁,等于就是打了自己儿子的脸。

一旁的安沐雅也是黛眉微蹙,心中对郝社仁越发厌恶,决定回去好好‘审问审问’自己那个好朋友,看看都给自己介绍的什么医生?

在场的人,只有秦风一言不发,双目看着病床上的父亲,眼神闪烁不定。

秦风知道,父亲秦忠文早就醒了,只不过一直没睁开眼。

刚才郝社仁说的那些话,秦忠文一定听到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秦风刚才才会那么生气!

有时候得了绝症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是被自己吓死的。

这种案例,并非没有。

“年轻人,我理解你为人子的心情,只不过生死天定,郝医生确实不该当着病人的面说出刚才那番话。可依我判断,如果你父亲采取保守治疗,我倒可以给他开个方子,不敢说能彻底治好,但起码能让他多活几年!”

华玉堂并没有多看郝社仁一眼。

活到他这个岁数,郝社仁是什么人,用的什么心机,他一眼就能看穿。

华玉堂只是懒得去计较,在他眼里,只有治病救人才是正道。

华玉堂的话,让得病房里的医生都神色一凛。

很多病人都没听过华玉堂的名头,可市人民医院里的医生,多多少少都听闻过。

可以说,只要在这说出‘回春堂’医馆的馆主就是华玉堂的弟子,可能很多病人和家属撞破头也要求得华玉堂的一张诊方!

郝社仁面色一变,他没想到华玉堂这么不给他面子。

郝社仁说道:“华老,你这么做,实在是太纵容像他这种在医院闹事的人了!”

“对啊!如果这样下去,以后每个病人家属都跑来把郝医生大骂一顿,然后你又跑过去给他们问诊吗?”

“必须道歉!”

“跪下道歉!”

一时间,郝社仁身后的见习医生都纷纷声援他。

他们是西医一脉,又加上华玉堂平时不善经营人脉和权势,所以很多年轻医生并不多么畏惧他。

“哼!我师父要给人看病,还要经过你们同意吗?”

这时,华玉堂身后一个少女站出来说道。

和别的医生一袭白大褂不同,这个少女穿着一袭古风黑裙,背着一个医药箱,面容美艳动人,乍一看还真像是一个从古画里走出来的郎中。

只不过是个女郎中。

“芷若师妹,这不是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这是名誉荣辱问题,关系到外界对我们医生这一行的看法和尊重!”

“对!他必须给郝医生道歉!”

“道歉!”

“跪下道歉!”

郝社仁身后的见习医生们,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叫嚣着。

他们吃定了秦风一家必然会答应华玉堂说的采取保守治疗的方法,因为有些时候,中医在这方面确实胜过西医。

而他们更是对华玉堂的实力没有半点怀疑。

只不过这么平白无故的让秦风一家得到了好处,那郝社仁的面子往哪搁?

郝社仁没办法阻碍华玉堂对秦忠文的问诊,但起码可以报复一下秦风,出一出这口恶气!

看着自己身后气势如云的拥护者,郝社仁神态越发倨傲。

华玉堂一时间眉头紧皱,面色有些阴霾。

这就是不问世事的坏处,郝社仁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来给他华玉堂戴一顶高帽子,让得华玉堂也有些不知所措。

半响,华玉堂还是说道:“年轻人,要不你给郝医生道个歉?我向你保证,你父亲的病我一定全力以赴!”

安沐雅也觉得华玉堂的话对秦忠文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于是说道:“秦风,华老的建议,你不考虑……”

“不用考虑!”

“我秦风也不会给这种医界败类下跪道歉!”

“谢谢华老医生的好意,我说了,我爸的病,能治好!”

秦风转身,目光扫过对面的郝社仁和华玉堂,一字一句,充满自信。

然而几秒之后,只听到满堂大笑!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