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自己的女友居然背叛了自己,不过没关系,我有医仙手镯。

发现自己的女友居然背叛了自己,不过没关系,我有医仙手镯。

第1章 撞破

“李主任,你对人家温柔一点嘛,这么用力……”

“现在都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不会有人过来!你想叫就尽情叫吧!”

“李主任你好坏……”

王云杰站在医院的血库门口,听着血库里面传来的靡靡之音,心里纠结不已!

听里面的对话和动作,他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自己的同学刘小菲正在里面跟科室的李主任李德财不轨!

王云杰心里恼火:“你们俩偷就偷吧,去哪偷不好,偏偏跑到血库!”

刘小菲和王云杰都是医科大学的大四学生,被学校分配到市第一中西结合医院实习,李主任就是他们所在科室的一把手,在医院手眼通天,对他们这些医校的实习生有生杀大权。

王云杰心里清楚,对自己来说,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当做没听见,赶紧离开,以免李主任报复自己。

可是,急诊室刚刚送来一个车祸伤者,伤者腿部大动脉断裂,急需大量血浆救命,自己如果拿不到血浆,病人就会有生命危险……

思忖片刻,王云杰咬了咬牙,暗道:“管他呢,救人要紧!”

随即,王云杰用力敲了敲门,喊道:“值班医生在吗?请赶紧开门,手术室急需血浆!”

房间里,刘小菲惊恐的尖叫一声,随后李德财声音慌乱的说道:“等一下等一下!我正在盘点数量!”

里面登时一阵鸡飞狗跳,听起来像是在穿衣打扫,王云杰看着时间,里面已经耽误了两三分钟,伤者病情危重,实在等不起了,于是他只能大声催促道:“人命关天请快点开门!伤者动脉大出血、生命垂危,耽误了救治谁都付不起责任!”

李德财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嗓子:“知道了!催什么催!”

几十秒钟之后,门打开了,开门的是刘小菲。

刘小菲一见是王云杰,顿时一张脸红得几乎快要滴出血来,一个劲躲闪着王云杰的眼神。

她现在非常惊恐,因为自己跟李主任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不光会失去转正的机会,自己在学校清纯班花的名声也会变得臭不可闻,甚至外面那个富二代男朋友,也会毅然决然的与自己分手。

李德财这时候刚整理好衣服,裤子大前门都没来得及拉上,见来的是王云杰,本来还有些忐忑不安的心稍稍平定了下来,他知道王云杰是和刘小菲一起来实习的学生,家里没什么背景。

于是,李德财看着王云杰,开口道:“王云杰,我刚刚跟小菲在盘点血浆数量,你回去之后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要乱说,听明白了没有?”

王云杰淡淡的说了句:“李主任,我只是来拿血浆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德财满意的点了点头,摆摆手道:“行了,你去取血浆包吧,记得做好登记不要弄乱了。”

王云杰取了血浆之后很快离开了,他前脚刚走,装模作样在整理血浆的刘小菲便立刻走到李德财跟前,一脸惊慌的说:“李主任,我刚才叫的那么大声,王云杰肯定听见了!他如果告诉别人的话,我们俩可就都完了!”

李德财安慰道:“不用担心,这小子还算识相,他不敢在医院乱说话的,放心吧。”

“我怎么放心啊!”刘小菲急了,直跺脚道:“他就算不在医院里乱说,也会回学校乱说的,我们学校这么多同学在医院实习,到时候还是会传到医院来,如果学校知道,我肯定要被开除,如果医院知道,你的工作也保不住了!”

李德财眉头一下子紧皱起来,道:“那你说,我们怎么才能确保这小子不乱说话?”

刘小菲表情阴毒无比的说:“嘴长在他身上,我们没办法确保他不乱说话,但我们起码能确保他说出去的话没有人相信!”

“什么意思?!”

刘小菲急忙说道:“你明天找个合理的借口,把他从实习队列里开除,到时候他如果乱说话,我们就一口咬定他是因为被开除而怀恨在心,所以故意造谣报复!”

李德财点了点头,道:“那得想一个合理的理由把他开除掉啊!如果理由站不住脚,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们。”

刘小菲说:“我今晚写一封匿名举报信,明天一早给你,就以一名患者的身份举报王云杰私下里收红包,并且私自向患者兜售不合格的药品,收受回扣!这两个罪状足够把他开除了!”

李德财一听,顿时眼前一亮,在刘小菲翘臀上掐了一把,说:“小菲你可真是聪明!这个办法绝了!到时候他就算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就这么办!”

刘小菲娇媚一笑,声音酥麻的说道:“还是李主任最好了,你把他开除,就是保护了我,我们先把他塑造成一个道德败坏的人,这样一来,他再乱说话,别人也不会信他。”

李德财哼哼一笑,满脸猥琐的说道:“小菲,刚才我还没完事儿,要不咱们继续?”

刘小菲急忙抛了一个媚眼给他,咬着他的耳垂说道:“李主任别着急嘛,今天人家有点被吓到了,没心情继续了,要不这样吧,等王云杰被开除之后,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第2章 公报私仇

王云杰一直在急救室忙到天亮,虽然身体疲累,但万幸的是,凌晨送来的伤者已经脱离危险。

对王云杰来说,只要能救死扶伤,再累也都值得。

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到学校寝室,王云杰倒头便睡到了中午,起床后洗漱一番,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准备到医院接班。

来到医院,刘小菲和李德财的事情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但是他没想到,这对奸夫淫妇却不准备放过他。

刚点完名,李德财便对王云杰说:“小王,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云杰点了点头,跟着李德财来到他的办公室,刚进门,李德财便立刻冷着脸对他呵斥道:“王云杰你好大的胆子!”

突如其来的呵斥让王云杰摸不清头脑,他诧异的问:“李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德财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举报信来,甩在他的面前,怒道:“有患者向我举报,说你私下里向他们索要红包,还向他们出售不合格的药品,我真没想到,你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做事竟然这么过分!”

说罢,李德财抓起自己的白大褂领子,一脸正义凛然的说:“我们医生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不是见钱眼开的市井小民!你虽然还只是一名实习医生,但也要对得起医生这两个字!”

王云杰皱起眉头,道:“李主任,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从来没有收过任何患者的任何红包,更没有向任何患者出售过任何药物!”

李德财冷笑道:“白纸黑字写在这里,你还想抵赖?!”

王云杰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不是抵赖,而是确实没有做过!医院如果不相信的话,我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调查!”

李德财不屑的摆了摆手:“不必了!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证据确凿,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现在就去收拾你的东西,去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吧!”

王云杰不卑不亢的说:“那我要求看一下调查结果!”

李德财不耐烦的说:“我的话就是调查结果!现在告诉你,你给开除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王云杰意识到事发蹊跷,便质问道:“李主任,如果这跟昨晚的事情有关,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是你没必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报复我!”

李德财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威胁道:“王云杰,识相的赶紧办完手续收拾收拾滚蛋,要真是惹急了我,我可以保证在全市范围内没有一家医院会要你!到时候你这四年医学院就是白上了!”

王云杰明白了,李德财这是和刘小菲商量好了在整自己,就是因为自己昨晚撞破了他们私会。

这时候,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一个女护士探进头来,道:“李主任,院长让我来找您立刻过去给柳小姐会诊!”

“啊,柳小姐来了?”李德财立刻打起了精神,急忙说道:“告诉院长,我马上就来!”

女护士走了,李德财立刻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地中海发型以及白大褂,一脸厌恶的对王云杰说:“赶紧去办辞退手续,别让我再见到你。”

李德财的公报私仇,让王云杰心里愤怒不已,可虽然愤怒,但他心里也清楚,自己没办法跟李德财硬碰硬,万一真影响自己将来的就业,那辛辛苦苦上这几年学就完全是白搭了。

起码,要先等到自己顺利毕业,然后再报今天一箭之仇。

打定主意,王云杰回到自己实习的绝症病人科室,与自己照顾了很长时间的几位绝症病人道别。

当听说王云杰要离开医院,几位受他照顾的绝症病人都非常不理解,其中有一位罹患癌症的中年男子与王云杰情同父子,王云杰一直叫他林叔,他因为家境贫寒请不起特护,入院的十个月来,都是王云杰在悉心照顾,所以两人私交甚好。

林叔将王云杰拉到一边,低声问他:“云杰,你跟林叔说实话,工作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离职?”

王云杰微微迟疑,还是坦诚道:“林叔,实不相瞒,我得罪了惹不起的人,只能离职才能保得住我的学业。”

林叔非常愤怒的质问道:“什么人干的?告诉林叔,林叔去市里投诉他!”

“算了。”王云杰微微一笑,道:“林叔,学业对我很重要,所以我不能冒险,等我顺利毕业之后,一定会亲自讨回公道。”

林叔问他:“那你就这么走了?!”

王云杰点了点头,感叹道:“没办法林叔,有的时候就是得暂时避其锋芒。”

林叔叹了口气,说:“我本来就活不长,你走了我就更没什么盼头了。”

“别这么说……”王云杰急忙劝道:“林叔,您要积极配合治疗,日后我有机会还会来看您的。”

林叔微微点头,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黑白相间的镯子,道:“云杰,你照顾林叔这么久,从来都不嫌弃林叔麻烦,今天你要走了,我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一个镯子,不值什么钱,就当作林叔的谢礼吧。”

第3章 我们分手吧

王云杰见林叔竟然要送东西给自己,急忙拒绝道:“林叔,照顾您是我的本分,这礼物我不能收。”

林叔哀叹一声,道:“我的病越来越严重,说不定哪天就没了,我在世上连个亲人都没有,也就你把我当回事,照顾我这么久,这东西在我家传了很多年,总不能到了我这儿又带回土里,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帮我把它保存好,把它传下去。”

说到这儿,林叔眼睛一红,留下两行热泪。

王云杰心里不是滋味,林叔的癌症前段时间已经扩散,主治医师跟自己说起过,他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他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自己怎能忍心拒绝……

思前想后,王云杰只好点了点头,说:“林叔,这镯子我帮您收着,等您康复了我再还给您!”

林叔这才松了口气,表情也轻松了不少。

王云杰看看时间,对林叔说:“林叔,我得去办离职手续了,改天再来看您。”

林叔点了点头,嘱咐道:“把镯子收好。”

出了病房,王云杰直奔人事部门提离职申请,人事部门的负责人很是不解王云杰眼看实习期就快满了,为什么这时候提离职,但王云杰没有告诉他实情。

医院的离职流程比较繁琐,提过申请之后,紧接着要核对个人物品,要把医院发给自己的制服、工牌、衣柜钥匙等交还给后勤,交接完成后,再与自己的同事交接工作,最后再由人事部门和自己的主管领导签字,才算走完流程。

回去交接工作的时候,一起来实习的同学们都知道王云杰提出离职的事情,很多人都背着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一个与自己私交还算不错的同学偷偷告诉自己,刘小菲正在同学圈里传,说他因为收红包、吃回扣被开除了,王云杰也没有计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毕业之后,自己一定会让刘小菲付出代价。

工作交接完之后,王云杰正准备去找李德财签字,忽然接到自己女朋友杨心蜜打来的电话。

王云杰急忙来到平时没什么人的楼梯过道,接通了杨心蜜的电话。

电话里,杨心蜜一上来便问:“云杰,我听说你被医院辞退了?”

王云杰诧异的问:“心蜜,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杨心蜜说:“刘小菲在同学微信群里说了,大家都知道了。”

王云杰叹了口气,道:“好吧,具体的情况,我回头当面跟你说。”

杨心蜜语气冷冷的说:“算了云杰,咱俩以后还是尽量别见面了。”

“别见面了?”王云杰诧异的问:“为什么?”

杨心蜜迟疑片刻,下决心道:“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咱俩还是分手吧。”

“分手?”王云杰不解的问:“难道因为我被辞退,你就要跟我分手?”

杨心蜜说:“云杰,就算你顺利通过实习期、顺利跟医院签约,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四千块钱而已,以你这样的经济水平,我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更何况你现在还被辞退了,实习期被辞退,你就算再找一家医院,也至少要实习一年才有机会被正式聘用,未来太没有希望了……”

王云杰认真的说:“心蜜,如果你对未来没有信心,我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努力,给你一个更好的未来。”

“算了。”杨心蜜叹了口气,说:“云杰,咱俩毕竟在一起好几年,我也不瞒着你了,原天城一直在追求我,我已经答应他了。”

原天城是医学院一个有名的富二代,家里做生意的,很有钱,在学校里一直在不停的换着女朋友,可王云杰没想到,杨心蜜竟然要跟他在一起……

王云杰感觉心脏一阵剧痛,自己刚被辞退,女朋友就立刻提分手,这个打击对王云杰来说确实很沉痛。

这时候,杨心蜜又道:“就这样吧云杰,以后大家好聚好散,你也不要再纠缠我了。”

说罢,杨心蜜已经挂断了电话。

王云杰压不住心底的怒火,猛然一拳砸在坚硬的墙壁上,嘭的一声,拳头传来一阵剧痛,指关节已经是血肉模糊。

虽然心很痛,但王云杰也很明白,杨心蜜这样的女人,就算今天不跟自己分手,将来也会在某个时刻撒手而去,长痛不如短痛,走了就走了吧!

顾不得擦干净手上的血,王云杰把手机揣进兜里,便准备去找李德财签字,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右手将手机放入兜里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了兜里那个黑白相间的镯子,手上的鲜血在沾染到镯子的瞬间,忽然被镯子吸收掉,紧接着镯子在兜里发出一阵光芒,迅速没入王云杰的体内。

王云杰只觉得自己像是忽然遭遇电击,脑子忽然一沉,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第4章 让我试一试

王云杰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极其漫长的梦,梦中的自己似乎成了一个跨越古今的医生,从部落时代到封建时代又到近现代,自己在这些不同的时代里不断变换各种模样、身份,但职业却一直都是医生。

在这场极其漫长的梦里,王云杰走遍天下每一个角落、给无数人治过病,无数垂死之人都在他手中恢复了健康,让王云杰感觉极其有成就感,仿佛自己漫长的一生全都投入进了救死扶伤之中。

忽然之间,王云杰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大喊道:“嘿,这位同事,你没事儿吧?”

王云杰忽然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医院楼梯过道里,一个不太面熟的女护士正蹲在自己面前,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王云杰急忙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女护士说:“我也不知道,刚好路过看见你昏倒在楼梯间了。”

“我昏迷多久了?”

“不知道,现在是下午四点半。”

王云杰兀自点了点头,杨心蜜打来电话那会儿是四点的样子,看来自己昏迷了不过半个小时。

可是,自己做的那场梦,似乎是好几辈子的时间,怎么现实才过了短短半小时?

真是奇怪……

王云杰没工夫多想,他对那护士道了谢,随后便急忙爬了起来。

自己还得去找李德财签字,赶紧办完手续,赶紧去其他医院找一找没有实习的机会。

从楼梯间出来,王云杰打听了一下,听说李德财正在院长办公室,于是便一路找了过去。

刚到院长办公室门口,王云杰便听见院长的声音在里面怒吼:“你们说说,医院养着你们这帮废物有什么用?居然连一个病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你们这么多年的经验都喂狗了?”

没人回应,院长继续吼道:“柳小姐现在恶心、呕吐、腹泻、肤色变黄、全身酸痛、高烧将近40度并且电解质紊乱,这么严重的病情,你们居然连到底是怎么回事都看不出来,要你们有什么用?”

“李主任!你是内科的负责人,好歹也是个主任医师,难道连你也看不出来吗?!”

李德财唯唯诺诺的声音传出来:“院长,柳小姐的病,我们通过各种手段都检测了,实在是查不出任何线索……”

“废物!真是个废物!”院长怒骂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下午之前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所有人降薪,你这个内科主任给我滚去住院部当看护!”

李德财吓的双腿发软,混了几十年才混一个内科主任,这要是真给自己发配到住院部做看护,那自己岂不是白混了?

就在这时,门外的王云杰听到院长说到的那些症状之后,惊讶的发现,这些症状竟然和自己在梦中治过的一种病几乎完全一样!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真实的感觉,当下不要自主的敲了敲门,在门外说道:“院长您好,能不能请您再详细说一下病人的症状?”

听到这个声音,院长正要怒吼,却是发现并不是眼前众人发出,便对李主任说:“你去开门,看看是谁在门外说话。”

李德财打开门,见到是王云杰顿时心情更加不好了,低声质问道:“王云杰,不是让你去办离职吗?你来这里做什么!”

王云杰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院长,说:“院长,我想了解一下病人的更多症状,或许我有办法能够治她的病。”

院长皱了皱眉,开口问道:“你说想了解下详细病情?你难道听过我说的那些症状不成?”

王云杰点了点头,道:“院长,我确实知道这些病症特征,所以想了解一下,看到底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一种病症。”

“王云杰,你一个实习医生就不要来捣乱了,你以为你比李主任还厉害啊?”

院长还没有说话,里面的刘小菲满脸不屑的说道,那看不起王云杰的语气,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掩饰。

王云杰深深的看了刘小菲一眼,这个刘小菲看着面色红润,这里面应该少了不了李主任的功劳。

院长虽然不满刘小菲的插话,却与刘小菲的心里所想差不多,这么多主任医师都治不好,一个实习医生要是能治好那真是出奇了。

但是,对院长来说,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眼前这些主任、副主任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饭桶,治不好病不说,甚至连什么病都看不出来,于是他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把那柳小姐的病情详细跟王云杰说了一遍。

听完介绍,王云杰心里把握就大了不少,说道:“院长,这位柳小姐的症状,和我知道的那种病应该是同一种,如果你能信得过我,那么就让我去试一试吧。”

说完这话,王云杰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刚才自己到底是哪来的自信,竟然对院长说要尝试一下,好像冥冥之中就是有一股力量在驱使着自己尝试一下。

刘小菲一听王云杰这么说,脸上的鄙夷更甚:“王云杰,连李主任都看不出是什么病,你凭什么这么有把握?”

院长瞪了刘小菲一眼,喝道:“你一个实习医生,在这里废话什么?你没有在这里发表意见的权利,再多说话,你的实习成绩作废!”

刘小菲被院长的话吓到了,当下不敢再多话,只是怨恨的看了王云杰一眼,然后低下头去,像泄了气的皮球。

院长迟疑片刻,便决定让王云杰尝试一下,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比现在干瞪眼要强得多。

随即,院长对王云杰说道:“走,我带你去特护病房看看病人。”

第5章 妙手回春

特护病房是医院的贵宾房,家里没有足够的实力背景,不可能住到这里。

王云杰跟着院长来到病房门口,发现房间外竟然站着几名黑西装的保镖,看来里面的病人确实来头不小。

进了病房之后,王云杰发现,偌大的病房里,一个女孩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黄的如蜡,看起来极其虚弱,不过女孩的容貌很美,秀眉凝聚如一条线,因为闭着双眼而看不到眼睛,睫毛很长很细,在王云杰想来,她的双眼肯定灵动好看。

只是看了片刻,王云杰已经是知道,女子得的正是自己在梦中所治的一种病。

得了这种病的人,因为表现出来的症状很多,所以很容易被人误诊,于是,王云杰闭上了双眼,然后开始思考梦中治病用的药方。

这时候,黄主任、刘小菲以及其他医生都跟了过来,想看看王云杰怎么惹祸上身。

王云杰为了进一步确认,给女孩号了号脉,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于是他对病房里的护士说道:“护士姐姐,你帮我记一下以下药材。”

护士点了点头,应声拿笔纸开始记下王云杰所说的药材。

“金银花、连翘、穿心莲、大青叶……各取三钱,另外冬虫夏草、蒲公英……各取二钱,和水用武火熬上一个小时,再用文火熬两个小时,喂其喝下。”

王云杰说下了一大堆药材名称,特护记好之后,将手中的单子给了在门外等待的院长,院长再吩咐人去熬药。

随后,王云杰又让院长找来了一盒银针,准备为床上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孩施针。

在特护的帮助下,女子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一套内衣着身,傲人挺俏像是要挣脱内衣的束缚,王云杰强迫自己把注意力移开,只是那眼光还是时不时的飘到那圆润之上。

第一针,王云杰将手中消毒的银针刺入女孩的百会穴中,百会穴位于脑袋的正中,王云杰将手中银针刺入一寸三分,女孩的身体顿时有了反应,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然后王云杰开始在女孩身上施针,哑门穴、凤池穴、谭中穴、巨阙穴、商曲穴……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王云杰不断在女孩身上施下越来越多的银针,竟然一口气施了惊人的108针!每一针都准确找到穴位,没有丝毫偏差,而且刺入的深度也像是有尺子衡量一般,分毫不差!

没人相信,这个年轻的实习医生,竟然能够把针灸用的炉火纯青。

108支针灸之后,女孩已经有了明显好转,体温下降了,脸色也好看了不少,就连电解质的水平都恢复了正常。

而这时,王云杰已经是大汗淋漓!

做完这些,王云杰擦了把汗,对目瞪口呆的院长说:“等病人喝完药之后,应该就会慢慢恢复了。”

院长惊叹道:“小伙子,你的医术实在是太神奇了!你是哪个科室的实习医生?我这就安排人给你转正!”

王云杰微微一笑,说:“院长,我已经不是这家医院的实习医生了。”

院长急忙追问:“什么意思?!”

王云杰看了一旁一脸惊恐的李德财,微微笑道:“因为我已经被李主任开除了。”

说罢,王云杰拿出离职审批单来,对院长说道:“其实我过来,就是找李主任签字的,签完字我就可以走人了。”

随即,王云杰将辞退审批单递给李德财,笑着说:“李主任,您让我滚蛋,我已经照做了,只要您在这张纸上签个字,我就能走人了。”

李德财表情比死了爹还难看,却还要一脸哀求的说道:“云杰,这里面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这么优秀的医生,我这怎么舍得让你走啊!不瞒你说,今年院里只给了我一个实习生直接转正的指标,这个指标我可是一直给你留着的!”

刘小菲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她脱口道:“李主任,这个指标不是说好了给我的吗?”

李德财一听刘小菲竟然不分场合乱说话,急忙呵斥道:“刘小菲你瞎说什么,直接转正的指标非常难得,只有云杰这样的杰出实习医生才有可能获得!”

说完,给了刘小菲一个凌厉的眼神,吓的刘小菲虽然满肚子愤怒,却不敢再多说话。

实习生直接转正,这个指标确实非常难得。

一个还在大学里的实习生,实习结束之后,就算被医院录用,也不可能立刻成为正式医生,这里面还有两年左右的实习期,如果有了这个指标,就可以跨过两年实习期,一毕业就成为正式医生。

王云杰顿时明白了,怪不得年轻漂亮的刘小菲竟然会跟李德财这种猥琐的人搞在一起,原来她想要的是这个快速晋升的直通车!

李德财此时已经被王云杰吓的浑身冷汗!做梦也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这样的本事,光靠针灸就把柳家大小姐的病治的七七八八!如果等药抓来、煎好再让柳家大小姐喝下去,搞不好这病就真被他治好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刚要把他赶走!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他反制了一把……

这种时候,李德财就算是一万个想赶走王云杰,也绝对不敢承认。

院长见两人说法不一,皱眉问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云杰懒得跟李德财继续掰扯,他将手里的辞退审批单递给李德财,道:“李主任,这张辞退审批单,麻烦你签完字给人事部门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王云杰便出了病房,直接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医院。

第6章 一无是处?

王云杰回到学校后,便立即开始准备自己实习期结束后的相应材料,被医院开除的事情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治好那个女孩的病,让他意识到,自己做的那一场漫长的梦并不是臆想,那里面所有的治疗经验,都是实打实的,这也就意味着,自己有可能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会治病救人的医生。

走在校园里,王云杰也碰到一些同是实习归来的学生,这些人都是他们系的,虽说被安排进不同的医院,但关于他因为吃回扣而被医院开除的消息,却是不胫而走,在整个系里传的是有鼻子有眼,听说系主任更是在办公室里怒斥他是整个中西医大学的败类!

现在当事人就在他们面前,这让很多人都不由离他远远的,背着他指指点点,脸上的表情满是不屑与嫌弃,仿佛和他一起同行都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王云杰自然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但他并不在意,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医术,加上有手镯的帮助,假以时日,这些同学以后只能看着自己的背影从此望而却步,说不准,这一辈子都得站在尘埃里仰望着自己!

就在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原少,今晚我们去你家,我家,还是如家呀?”

王云杰心头一震,这个声音很熟悉,正是他前女友杨心蜜的声音。

他转身看去,果然见杨心蜜正亲热地挽着原天城的手臂,一路上有说有笑,向着他这边走来。

杨心蜜猛然见到王云杰站在面前,不由吃了一惊,张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云杰看着这对狗男女你侬我侬的模样,眼神先是闪过一丝愤怒,但旋即变得平静下来,对此熟视无睹,仿佛就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当一切看透了之后,在他心里,由然而生出一股对杨心蜜的厌恶感。

于是他平静地说道:“我回来弄实习资料。”

“弄资料?你是在开玩笑吧,你不是被中心医院开除了吗,一个被开除的学生,可没资格去弄什么实习资料的吧?”杨心蜜一脸的不可置信,不由嗤笑道。

“呦,我当是哪条狗在这挡老子的道,合着是前辈啊!”原天城饶有兴趣地看着王文杰,眼神里满是不屑,然后搂着杨心蜜的小蛮腰说道:“宝贝儿,你这话可说错了,咱们王大医生的医术可厉害着呢,听说还治好了柳家那位大小姐,啧啧,多稀罕!”

杨心蜜听到这话,不屑地说道:“亲爱的,你可别逗了,就他那半吊子水平哪里能治得好,就一个实习医生而已,连给人瞧病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王云杰对这些已经看得很轻,但此时杨心蜜的话听在耳里,依然让他眉头微皱,不由沉声道:“杨心蜜,对我这么诋毁,有意思吗?”

杨心蜜眼里闪过一丝嘲弄,道:“诋毁也谈不上,就是想到和你在一起那么久,我就觉得不值!”

“嗯,对我来说……”王云杰沉吟片刻,点点头,说道:“和你在一起,确实不值。”

“你……”听到这话,杨心蜜顿时气结,胸前的丰满一阵起伏,过了好一会,才稍微平复下自己此时的怒火,指着王云杰说道:“连个实习都能被开除,就凭你,还想成什么大医,我看你这一辈子都一无是处!”

王云杰眉尖微挑,对此置若罔闻,一脸平静,淡淡地说道:“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小子,嘴巴放干净点,怎么跟老子女朋友说话呢!”原天城眼睛瞪得很大,一脸乖戾,极为嚣张地说道:“就你这种废物,还治病?少给自己脸上贴金,别说做医生,做条狗老子都嫌你不会叼骨头!现在立马跪下给老子的女朋友道歉,不然我就废了你!”

第7章 救校花

王云杰眉头微皱,心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反而一直在这里吆五喝六,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

然而就在他上前一步,准备动手时,后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那里。

“快来救人啊,帮帮忙,有人晕倒了!”

王云杰自然也不例外,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此时他也顾不上去理会原天城,听到声音后,便连忙跑去,凑近才知道,原来是有着平民校花之称的黄雅婷,此刻居然昏倒在地,面色惨白,情况看着很严重。

众学生议论纷纷,束手无策下,已经有同学打电话给医务室,但是事发突然,医务人员也需要一段时间赶过来。

王云杰看着脸色煞白的黄雅婷,莫名的心中一紧,脚下更是快了几步,大声说道:“都让一下,我能救她!”

听了王云杰的话,众学生都让开了一些,但是依然有几人挡在了前面,正是原天城与杨心蜜。

原天城看着他,一脸的鄙夷:“姓王的,你一个实习期被开除的学生,有脸敢说自己能治病?怎么着,现在看黄雅婷昏倒了,你想趁机非礼人家不成?”

杨心蜜也是附和地说道:“王云杰,我看你少在这装,难道连自己是什么水平不清楚?”

杨心蜜的话很尖锐,王云杰本不想理会,但是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她,王云杰忍无可忍,冷哼一声道:“人命关天,如果你能治,那你就来治,如果你不能,就立马给我闭嘴!”

“你!”杨心蜜心里有些慌乱,往日的王云杰可是对她百依百顺,什么时候敢大呼小叫过,从来没有看到过王云杰竟然有这样的一面,更这种态度的转变与不适,吓得让她只说出了一个字后再不敢开口,

原天城这时摸上了她的翘臀,一脸阴冷地说道:“没事,就让这废物去耍威风,他要是治不好黄雅婷,我让他跪地叫爸爸!”

王云杰冷笑着问他:“我要是治好了呢?”

“哈哈哈!”原天城笑的前仰后合,当着众人的面嚣张说道:“就你这个废物,能把黄雅婷治好?你要能治好,我跪下叫你爸爸!”

“好,你自己说的。”王云杰哼笑一声,快步走向躺在地上的黄雅婷,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上。

黄雅婷一直有着平民校花之称,自然是一个绝顶的美女,此时她的脸色白得可怕,眼睫毛不停的颤抖着,羊脂玉般的皮肤隐隐青筋暴露,显然现在正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这小子居然敢我女神的手,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学生大吼,他是黄雅婷的爱慕者之一,这么久以来,黄雅婷在他的心中就是高高在上的纯净女神,现在女神被人握住了手腕,顿时让这学生不淡定了。

“禽兽!快放开我的女神!”

“如果你治不好我的女神,老子一定天天叫人打你一顿!”

叫嚣声在不停的响起,王云杰却是没有工夫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人,反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手按到了黄雅婷的左胸之上,然后开始三重二轻、有节奏的按压。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王云杰按压了几下之后,再把耳朵凑到黄雅婷的鼻息处,以此来判断自己手上的力道。

“我一定要打死你个混蛋,你居然敢把你的咸猪手放在我女神的胸上,今天谁也不要拦着我!”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学生大叫着,因为被众同学拉住,他如同一个八爪鱼般的挥舞着,脖子上青筋暴起,显然他不是在开玩笑。

“女神!我的女神啊!”

“这小子哪来的,居然敢这么大胆!”

王云杰的神情很认真,并没有因为手按到了不该的地方而觉得有什么,心中也没有什么猥亵的想法,因为最重要的是救人。

“都给我闭嘴!”

黄雅婷的呼吸道没能正常工作,这直接导致了她大脑缺氧而昏迷,现在听到围观群众这样瞎起哄,饶是以王云杰的心性也不由发起火来,冲着人群怒喝道:“现在黄雅婷需要急救,你们要是有更好的急救方案,现在就讲出来,要是没有,就老老实实站在一旁,这么吵闹,是想她死吗?”

发现自己的女友居然背叛了自己,不过没关系,我有医仙手镯。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