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盛, 鹿盈

医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盛, 鹿盈

第1章 上门女婿

“老婆大人,我想跟你商量一个事儿。”

张盛站到洗手间门口,使用腰上的围裙擦着手,小心翼翼地说。

鹿盈站在镜子前,正在梳理秀发,一米七五的身高修长挺拔,雪白清纯的脸蛋完美无瑕,一头瀑布黑发油亮柔美,一身纺纱白裙使得她更显得冰清玉洁。

只是她脸蛋上一片冰霜,令人退避三舍!

她一眼也不看张盛,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梳理秀发。

“老婆大人,奶奶三天前突发脑溢血住进医院,现在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想去医院给她看病……你看可以吗?”

“你?”鹿盈愣了愣,冷冷地看向张盛:“你给奶奶看病?”

张盛点点头。

“结婚三年来,谁不知道你是废物?过去丢人现眼吗?”

“老婆,因为奶奶病重,所以现在我也就不再隐瞒了。三年来,我一直在跟着一个神医偷偷学习医术,因为他不想说出他的身份,所以我只能保密……”

鹿盈眯起眼睛,像是看着一个傻帽似的看着他。

“我研究出来的有‘回魂丹’、‘大力丸’等神奇药物,救治奶奶,根本不在话下。”

张盛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黄金名片,“老婆,这是我们槐洲市北城区首富非要给我的名片,而后求爷爷告奶奶的请我去他家中做家庭医生,但是我还没有答复。”

说着,他往窗口边走了走,指向南边五里远处的一座小山:“老婆,你请看,那就是首富家的别墅庄园,院子里面还停着一架直升机!我打个电话,首富立即会让直升机起飞,而后过来接我……”

啪!

鹿盈突然一巴掌放在张盛脸上,“起飞?你现在先飞一个给我看看?”

“……”

“你天生废物也就算了,现在还满嘴跑火车!够了!快收拾一下,跟我去离婚!”鹿盈的眼神更是冰冷,语气也更为唾弃:“整整三年了,你让人越来越失望!我真是过够了!”

张盛低头不语。

三年前,在两个家族的安排下,他和鹿盈结为夫妻。

他身为张氏家族的人,本来不会寄人篱下,可是因为他体弱多病,在家族里不受待见,再加上家族为了利益,逼着他做了鹿家的上门女婿。

两家约定:只要张盛不提出来离婚,鹿盈永远不得离婚。

进入到鹿家之后,他挨打受气,备受煎熬,别说跟老婆同床,连手都没碰过!所有人都看不起他,所有人都嘲笑他,但是有个人例外!

那就是鹿家老太太!

她对张盛很关心,平常送他衣服,送他手表,还送给他零花钱,就像对自己的孙子一样疼爱。

她不要张盛回报什么,就一个要求:一辈子都要爱护鹿盈,跟她不离不弃!

因为这个原因,他要给奶奶看病!

也因为这个原因,他绝不提离婚二字!

“老婆大人,我真的可以治……?!”

“你真的会治病吗?”鹿盈抢过张盛的话,把手一挥,指向后窗:“除非你从楼下跳下去,我才相信你!”

张盛咬了咬牙,扭头看向鹿盈,满眼失望:“希望你不要后悔!”

突然一个箭步冲到后窗边,脚尖一点落在窗台上,而后又纵身一跃。

呼!

一声响过,整个人便消失在窗口。

“张盛!”

刚才鹿盈以为张盛不敢跳楼,就是吓唬吓唬他而后逼他离婚而已,谁知道他竟然真的跳了!

这虽然是三楼,但是从窗子上跳下,也足足有六米高,落下去非死即残!

她捂住脸蛋,一时间不敢往下想,眼中已经热泪盈眶,心中后悔莫及。

“张盛!你个混蛋真的敢跳楼啊!你摔死了,叫我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想起刚才的事情,她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就算讨厌张盛,逼他离婚,也不能让他跳楼啊!

正想着,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电话是她老爸打过来的:“盈儿,快来,你奶奶病危,想见你最后一面!”

……

天康私立医院。

张盛跳窗之后,直接离开别墅,奔赴这里。跟鹿盈说不通,他只好先过来给奶奶治病。

来到三十楼脑科病房区,他看到走廊上有很多人。

鹿氏家族虽然不是名门望族,但在北城当地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现在鹿家嫡系都在,乌压压一帮人使得走廊上的气氛十分压抑、沉闷。

张盛看到岳父鹿敬海也在。

鹿敬海在鹿家四个兄弟当中排行老四,手下也没有什么大公司大企业,鹿家地位很是边缘化。

张盛走到鹿敬海身边,轻声问:“爸,现在奶奶怎么样?”

鹿敬海猛地抬起头来,一看是张盛,不由得一站而起。

先慌慌张张地看一眼大哥鹿敬宇,而后压低声音斥道:“怎么是你?谁让你过来的?!”

张盛拍了拍他的肩膀:“爸,别紧张,有我在,奶奶会没事的。”

“你放屁!”

鹿敬海平常脾气不大,但是现在忍不住怒喝起来。

随着这一声怒喝,几乎所有人都扭过头,看过去。

一看是张盛,众人都冷冷一笑。

“这个废物怎么还有脸来?”

“奶奶说他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我看他越来越废物!”

“自己废物不说,还耽误盈儿的幸福,换成其他人,早就滚蛋了!”

一群家人,尤其是老太太的一群孙子孙女,都瞪着张盛,不满地叱喝起来。

一声比一声冰冷!

一声比一声唾弃!

张盛面对这些嘲笑早已经司空见惯,毫不关心,直接走向了一个身穿白衬衣、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鹿敬宇!

在这里,他的岳父说了不算,只有鹿敬宇说了算。

因为他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现在除了老爷子和老太太之外,他是家族里权力最大的人。

“大伯,我要给奶奶看病?”张盛看着鹿敬宇。

“什么?呵呵呵呵……”

鹿敬宇怒极反笑。

“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

“一个废物给奶奶看病,靠什么看?”

“就是,靠一张嘴吗?”

“这家伙不但废物,脑子也有问题吧?”

张盛仍是一脸平静,从休闲牛仔裤里掏出一个十厘米长、拇指粗细的小喷壶来,高高举起,大声说:

“各位,我喷壶里有回魂丹,这是我用了五十多种中药精心研制的药物。”

“别看体积小,但是作用大!”

“它可以迅速补充气血,恢复心脏跳动,调整人体血压!”

“一句话,它可以起死回生!”

众人一愣。

紧接着,整个走廊突然哄堂大笑。

“我去,他竟然还能研制出来‘回魂丹’!”

“看他的熊样儿,原子弹他都研制出来啊!”

“这人可以上抖音,我敢说他能吸引百万粉丝!”

周围的人们都在大笑,有人甚至笑得东倒西歪。

啪!

鹿敬宇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但是这一刻猛地站起,一把打掉张盛手中的小喷壶,又狠狠地地踩上几脚,“这里的脑科专家都救不了老太太,你算老几?!”

张盛不为所动,弯腰捡起地板上的小喷壶,又一字一句地说:“奶奶对我恩重如山,我必须尽心尽力地救她,请岳父和诸位长辈成全!”

啪!

鹿敬海狠狠一巴掌打到张盛腮帮子上,冲他咆哮:“滚!”

“走啊!”

鹿敬海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但是又不敢高声说话,就龇牙咧嘴地低声喝斥,“你想叫我给盈儿打电话吗?!”

张盛仍是面无表情,使用坚定的眼神看一眼重症监护室。

第2章 放血疗法

“谁是患者家属?”

重症监护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专家医生。

“我是,我老母亲怎么样了?”鹿敬宇等人急忙都迎上去,把张盛丢在了一边。

“老太太年岁已高,病情又极其严重,情况非常不乐观,你们可以拉回去了。”

“什么?”

鹿敬宇脸上阴晴不定,鹿家全靠老太太把持,若是老太太临死前不立下遗嘱,他如何接手家族集团。

听到这个结果,周围一大群人都擦起眼泪,有几个女子发出哽咽声。

一时间,走廊的气氛十分悲伤。

鹿敬宇绝对不允许老太太就这么撒手人寰,咬了咬牙,心想多亏自己请了一位传世名医过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救活老太太,然后顺利立下遗嘱。

“大家不用难过,我已经请一位神医过来,他马上就要到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丁氏传人丁鹏飞,我们等会儿一起迎接!”

众人十分惊讶:

“难道就是传说中治愈全国首富疾病的丁神医?”

“听说省领导都请他看病!”

“他可是一般人请不动的神医,伯父竟然把他请过来!”

鹿敬宇淡淡一笑,威严的脸上只露出一丝的得意,听到手机响起来,他急忙掏出,而后激动地说:“丁神医来了,走,我们所有人都去迎接!”

一时间,人群像是大潮一样涌向电梯。

张盛就在人群旁边站着,见状,快速地走到重症监护室门前打开一道门缝就走了进去。

只见奶奶就在病床上躺着,鼻子上和嘴巴里都插着管子,可是旁边连一个护士都没有。

很显然,医院已经彻底放弃了!

张盛快步走到病床边,近距离地观察奶奶的病情。

昏睡不醒,面色黑紫、呼吸紧促!

打开瞳孔,已经呈现鱼眼白的迹象!

并且她身上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臭味儿!

张盛从护腕上取出一根三棱针,拉起奶奶骨瘦如柴的左手,在中指上刺了一下。

顿时,一滴黑色的粘稠血液冒出来!

他抹开血液,又闻到一股独特的臭味,跟奶奶身上散发的臭气相通!

他顿时断定,奶奶是中了毒,并且这些毒都集中在头部,从而引发脑溢血!

怪不得专家都没有办法,治好脑溢血,也治不好她的毒!

张盛快速拉起床头柜,先后拉开几个柜子,找到一把剪刀,而后抓着剪刀唰唰唰的剪起奶奶头上的白发。

现在他必须给奶奶排毒,而最好的排毒方法,就是放出头部里面的恶血。

而要放出头部的恶血,必须剪掉奶奶的头发,争取大面积地放血!

这种放血疗法,在古书上叫“恶血梅花”,也是说排放出的毒血到了一定程度,像是盛开的梅花一样!

说起来,张盛根本不会这种奇特的治病方法,这都是他跟一位神奇的老人所学。

身为鹿氏家族的上门女婿,他每天凌晨都会去菜市场购买青菜和副食品。而每次过去,都会遇到一个老乞丐。

他可怜这个老乞丐,每次都会给他一点东西,有时候是一根火腿,有时候是一块面包,有时候是一块奶酪。

有一天,老乞丐对他说:“我看你很可怜,就教你一点本事吧。”

张盛摇摇头,一笑而过,这个老乞丐明明比他还可怜,却说他可怜,他觉得他的脑子也有问题。

可是老乞丐突然抓住他的手,便把他拉向了附近的一处公园。

张盛感觉到老乞丐的身体很瘦弱,完全可以拉住这个老人,可是无论他怎么发力,他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树叶一样轻。

这时候,他才知道,这个老乞丐是一个世外高人!

于是,他心悦诚服,便跟着他学习本领。医术、功夫、风水等都学了一些。

在学习的时候,老乞丐提出一个要求:一定要学习三年左右后再给人看病,不然会遭到天谴!

到现在整整三年了,所以他才敢大胆地给奶奶看病!

不一会儿的时间,张盛把奶奶的头发全部剪掉,放在垃圾篓中,而后扒掉她嘴里和鼻子里的管子,只让她呼吸氧气,而后便使用三菱针在她的头皮上刺针。

先后刺了九针。

不一会儿的时候,奶奶头皮上便涌出一滴滴的血液,而血液十分粘稠,没有往下淌,而后慢慢扩散,最后像是盛开的梅花!

看上去,极其的妖冶!

随着这些“梅花”的开放,病房里的臭味就更浓了!

张盛快步走到后窗边,打开窗子,透透气,而后去旁边的洗手间,找一张湿毛巾,又端来半盆温水,开始擦拭奶奶头皮上的“梅花”。

不一会儿,雪白的毛巾被鲜血染红!水盆里的清水也早已经变成血水!

前后擦了十余次,换了三盆水,张盛才把奶奶头皮上擦干净了。

做完这些,他掏出那个小喷壶,对着奶奶的鼻孔喷了一些药水。

只过了几分钟,奶奶的脸色已经发生明显的变化,脸颊上出现一点红润!

紧接着,她竟然睁开了眼睛,并且浑浊的双眼里有了一些亮色。

“张……盛……”

她看到是张盛,欣慰地微微一笑。

“奶奶,是我,你不要说话,闭上眼睛休息吧。”张盛冲奶奶点点头,笑了笑。

奶奶闭上眼睛,轻轻点头,一滴热泪从眼角滑落。

张盛判断到脑溢血的淤血排出来了,有毒的恶血也排出来了,但是奶奶喉咙里还有一口恶血,必须帮助她排出,不然她仍然会有危险!

他掀开奶奶胸前的薄被子,便伸出双手按压起她的胸口来。

刚按压几下,病房房门被人推开,一群人走了进来。

张盛抬起一看,有鹿盈,有鹿敬宇,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还有几个至亲家属!

“噗!”

这时,奶奶突然喷出一口血液来。

张盛见状,急忙拿起抽纸擦拭奶奶的嘴巴,轻声安排道:“奶奶,你身体太虚弱,不要开口说话,好好休息吧。”

安排完毕,他心里紧绷的一根弦终于松弛了下来。

这口恶血排出来,奶奶就化险为夷了!

“张盛,你干什么?!”鹿盈见状,极其震惊地冲上前去。

张盛淡淡一笑,“老婆,别激动,我不是给你说过嘛,我要给奶奶治病,现在奶奶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了……”

“你闭嘴!奶奶刚才吐了一口血,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鹿盈本来因为张盛跳楼的事情,心中有些愧疚,可是现在看到这个情形,又一次对他极其厌恶,注意到奶奶头上光光的,更是惊愕,“奶奶的头是怎么回事?”

“为了给奶奶看病,我把头发给她剪了。”

“什么?!”鹿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更是愤怒,冲到病床边,狠狠一巴掌放在张盛脸上,“你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滚!”

第3章 传世名医

鹿敬宇等人看到眼前的场景,更是愤怒。

这废物不但偷偷溜进来看病,竟然还剪掉老太太的头发!

这哪是在看病,分明是在羞辱!

“这废物就是心怀不满,要报复老太太!”

“我们鹿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上门女婿!”

“打出去!把他打出去!”

随着一群人震耳欲聋的怒喝声,几个青年直接握起拳头,冲向张盛。

“慢!”有人突然大喝一声。

几个青年立即站住,扭过头去。

张盛也看过去。

只见是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

正是鹿敬宇请来的神医丁鹏飞!

鹿敬宇怒道:“丁神医,这废物竟然如此羞辱我的老母亲,我要派人把他押回去,家法处置!”

丁鹏飞优雅地扶了扶金丝眼镜,笑了笑,“鹿总,刚才这小子给老太太看病,我得知道他是怎么看的,而后我才能对症治疗啊!”

“有道理!”

鹿敬宇点点头,又瞪向张盛:“你给我等着!”

张盛冷冷道:“伯父,我已经给奶奶治愈了,就不用你忙活了。”

“你闭嘴!现在丁神医给奶奶治病,他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好了!”

“滚一边去!”旁边的几个青年都怒视着张盛。

张盛咬了咬牙,往后面退一退。

丁鹏飞又优雅地扶了扶金丝眼镜,走到老太太身边,一边把脉,一边观察病人的情况。

脉搏正常!

气血正常!

呼吸正常!

血压竟然也正常!

丁鹏飞暗暗一惊,不是脑溢血已经病危了吗?现在怎么大为好转?张盛这小子被人称为废物,怎么可能挽救了这死老太婆?

悄悄骨碌一下眼珠,他暗暗一笑,从白大褂里取出一个银针袋来,而后取出银针,一一在老太太的面部和头部施针。

几分钟后,站在旁边的一个中年医生发出一声惊呼:“鬼门十三针!并且还是失传的天地阴阳针!”

“真是不可思议!丁少不但掌握了天地阴阳针,而且已经用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呵呵,不愧为传世名医!”旁边的一个青年医生更是大为赞叹!

张盛冷冷一笑,这两个医生分明就是丁鹏飞的托儿。

丁鹏飞则是谦虚地摇摇头,“不不不,我身为江首富的家庭医生,只是跟一位神医学了一点皮毛而已,让大家见笑了!”

说话间,老太太睁开了眼睛。

“奶奶醒了!”

“哈哈,老太太醒了!”

“真是谢天谢地,奶奶走了一趟鬼门关!”

众人大喜,恨不得欢呼雀跃。

鹿敬宇更是喜出望外,老太太化险为夷,那么他继承家族集团的管理权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他伸出双手,跟丁鹏飞握手,激动地说:“丁神医,你就是能够起死回生的神医啊!”

其他家属也对丁鹏飞满眼欣赏,有的夸赞,有的竖起大拇指。

张盛只是冷冷一笑,反正奶奶已经起死回生,那就让这位丁神医装逼好了。

“我给老太太开个药方吧。”丁鹏飞掏出圆珠笔和小本子,便龙飞凤舞唰唰唰写起来。

五分钟之后,他撕下药方说:“鹿总,这里面都是极其名贵的中药,不好买,你们直接去康仁大药房抓药好了!”

“好好好,快去康仁大药房抓药!”鹿敬宇双手接过药方,要一个秘书去买药。

张盛看一眼药方,突然大喝一声:“站住!”

秘书已经转身要走,不由得一惊,看向他。

其他人也都看向他。

张盛本不想揭穿丁鹏飞,可是他开的药方大有问题!药方上面有千年人参,而奶奶根本不能服用这种药物!

他使用放血疗法给奶奶排毒,现在她体内剩余的一点淤血还在排出着。而人参里面含有止血成分三七素,一旦服用,奶奶还会中毒!

“你干什么?”鹿敬宇瞪向张盛。

张盛解释道:“大伯,这药方有问题,奶奶不能用。”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话?”鹿敬宇两眼喷火。

丁鹏飞则是哈哈大笑:“小伙子,你剪掉老太太的银发,羞辱老人家,我都没说什么,你现在竟然这么说,居心何在?”

张盛冷笑,“丁神医,你和大药房联手赚钱发财,我不管,可是你想……”

“闭嘴!”鹿敬宇怒喝着打断他的话,“丁神医德艺双馨,为人坦坦荡荡,你竟然这么说他!我们鹿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废物女婿!”

张盛冷冷一笑,不再辩驳,往后退了退,掏出手机,便给江首富发出一条微信:江总,你的家庭医生中有个叫丁神医的吗?

不一会儿,便收到江首富的答复,语气十分谦恭:没有。请问张先生,您怎么这样问?

张盛:这个丁神医冒充你的家庭医生,来到我奶奶的病房行骗……

江首富:真是岂有此理,我的管家正好在那家医院,我叫他这就过去!

“哦对了小伙子,你刚才是怎么给老太太治疗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剪掉她的银发?”丁鹏飞看张盛跟他过不去,现在自然跟他说事儿。

张盛冷冷回答:“治病的需要。”

丁鹏飞看向鹿敬宇,饶有兴趣地问:“鹿总,这位帅哥毕业于哪所医科大学?跟随哪位神医实习看病?”

鹿敬宇哼哼冷笑,看向站在一边的鹿盈:“他老婆就在一边站着,让他老婆回答你好了!”

鹿盈顿时羞愧得脖子脸通红,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在刚才她一直在给在使眼色,要他赶紧滚,可他就是不走!

现在倒好,让她成为笑话!成为众人鄙视的对象!

啪!

她实在忍受不了,走到他面前就是狠狠一耳光:“你不用再解释什么,赶紧滚回去!我一回去,我们就离婚!”

张盛当然不会走,“老婆,我已经跟首富联系过,一会儿他会派人过来看望奶奶的。”

“什么?”鹿盈怒极反笑,“现在都这个情况了,你还敢吹牛皮?!”

“哈哈哈哈……”其他人都大笑起来。

鹿敬宇一边大笑,一边摇头,冲着张盛像是驱赶苍蝇似的挥挥手:“算了算了,跟你这种弱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赶紧走吧……”

正说着,一个身穿灰色唐装的瘦高男子走进来,气场很大。

他看向鹿敬宇,直接冷冷问道:“鹿总,你还认识我吧?”

“哎呦,您不是江首富的管家田总管吗?您怎么来了?”鹿敬宇受宠若惊,急忙跟田总管握手。

田总管冷冷问:“哪个是丁神医?”

鹿敬宇指向丁鹏飞。

田总管大声喝问:“你是我们江总的家庭医生?”

丁鹏飞大惊,扶了扶金丝眼镜,掩饰着满脸尴尬,结结巴巴地说:“那……那啥,田总管,我是给江首富家人看过病的……”

“是吗?你给首富的小儿子看病,差点没有看死,是你吧?看了之后,又开出天价药方行骗,是你吧?”

丁鹏飞唯唯诺诺,又是扶眼镜,又是挠小胡子,一个屁都放不过来。

众人大惊。

鹿盈也惊呆了。

而后她看看丁鹏飞,又看看张盛,满眼疑惑:难道刚才就是张盛救醒了奶奶?难道是我误会了他?

第4章 一无所有

啪!

病房内突然响起一个响亮的耳光!

把众人吓了一跳!

大家一看,是张盛,很干脆地给了丁鹏飞一巴掌。

“你想发财,我不管,但是你想在残害我奶奶的基础上发财,我决不答应!”

这一巴掌下来,把丁鹏飞脸上的金丝眼镜都打掉了!

他感到脸上像是火烧一样疼痛,捂住脸低下头,道歉起来:“对不起,我……我不是行骗,我也是为了老太太好……”

说话间,他把求助的眼神投向鹿敬宇。

他毕竟是鹿敬宇请来的,当然要让他说话。

鹿敬宇也很尴尬。

好不容易请来一个神医,却是一个骗子!

可是他身为家族继承人,身为家族里权利最大的人之一,又不能丢这个脸!

愣了愣,他冲田总管笑道:“田总管,我知道的,丁神医的医术还是很精湛的。来来来,里面坐!”

田总管也明白,这件事点到为止就行了,冲鹿敬宇点点头,走进里面看望老太太,而后就找个理由离开了。

他本想跟张盛打招呼的,可是首富安排的有话,不让跟张盛接触,所以他就直接走了。

啪!

房间内突然又响起一声响亮的耳光!

众人又是一惊,看到仍是张盛!

他竟然又给丁鹏飞一耳光!

这一巴掌更有力,丁鹏飞感到头晕目眩,根本站不住了,只好捂住脸盘缩到墙根上。刚才还在的神医风范不见了,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孙子。

鹿敬宇大怒:“你干什么?你敢打丁神医?”

张盛冷冷一笑:“我打的是骗子!”

“我不是骗子!”

丁鹏飞满脸痛苦地摇头,“我给首富儿子看病的时候,偶遇到那个戴着口罩的极其神秘的医神!他送我一颗可以起死回生的‘回魂丹’!我刚才就是给老太太服下那颗弹药,她才苏醒的!”

“一定是这样的,”鹿敬宇点点头。

现在老太太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接下来会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这对他来说最好不过,他完全可以借用这次机会控制老太太,而后对家族财产进行“合情合理”的分割!

鹿盈则是半信半疑地看着丁鹏飞。

传说中,是有位医神就可以研制出起死回生的丹药,但是那种药物极其珍贵,医神会送给一个骗子?

张盛冷笑,“‘回魂丹’是我研制出来的药物啊,异常珍贵,我啥时候送给你一颗了?”

“哈哈哈哈……”

丁鹏飞大笑,笑得脸盘都有些扭曲,“你能研制出来回魂丹?你还送我一颗?……哈哈哈哈,你也配!”

他笑得吐起来。

“呵呵呵呵……”鹿敬宇也笑了,斜一眼张盛,不住摇头。

其他人也都笑了,看向张盛的眼神更为鄙视。

鹿盈本来想着是张盛救了奶奶,现在看他这么吹牛,顿时对他又没了好感,拉一把他的胳膊,斥道:“别满嘴跑火车了,跟我走!”

连拖硬拽,又把张盛拉出去。

张盛想到奶奶已经没有大碍,也就跟着鹿盈走向了电梯。

“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病房内传出鹿敬宇无以复加的怒喝声。

……

张盛开着鹿盈的宝马五系轿车,带着鹿盈,驶回家门。

窗外春光明媚,分外热闹,而车内沉默冷清,异常沉闷。

在医院里,张盛积极地救助奶奶,并且揭穿那假冒神医的真面目,鹿盈对他多少产生一点好感,可是他最后竟然又满嘴跑火车,害得她根本无脸留在医院!

一个人可以没本事,但是不可以吹牛皮!

“停一下!”

当轿车来到北城民政局大门前的时候,坐在后座的鹿盈冷冷道。

张盛缓缓停车,停在民政局大门旁边的停车位上,而后扭头看向鹿盈。

鹿盈冷冷问:“你身份证带了吗?”

张盛轻轻点头。

“你户口本带了吗?”

张盛拍了拍夹克衫,又点点头。

“你结婚证带了吗?”

张盛又拍了拍夹克衫,点点头。

“下车吧,我们去离婚!”鹿盈解开安全带,满脸的冰霜。

张盛坐着不动,“我带的身份证、户口本和结婚证,都是你的。”

鹿盈头大:“那你的呢?”

“我的在家里。”

“你的为什么不带?”鹿盈娇叱。

张盛一脸严肃地说:“我要用心呵护我老婆的每一个证件,而我的不重要,所以我不带。”

鹿盈晕,银牙一咬,吐出三个字:“滚回家!”

张盛开车便走,轻声提醒:“老婆,你系好安全带。”

“不用你管!”

张盛不再说话,一心开车。

“张盛,你给我等着,在医院你把我都快气死了,我一定要和你离婚!”

张盛不说话。

这时,鹿盈的手机响起来,她看到是他老爸打来的,接听电话。

原来是奶奶苏醒之后,说了几句话,又昏睡了过去。

“嗨!”鹿盈还是担心奶奶的病情,长长叹口气。

“老婆,奶奶现在睡过去问题不大,但是后续还需要治疗。过两天,我要再对她用一次我的‘回魂丹’……”

“闭嘴!”鹿盈抓起身边的小枕头狠狠地砸向张盛,“不吹牛,你会死吗?”

她气得花枝乱颤,气喘吁吁,咬牙切齿地警告:“你再给我吹牛,我叫我小妹打死你!!”

张盛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鹿家别墅庄园大门前。

鹿家别墅庄园是鹿氏家族和它的嫡系亲属居住的别墅小区,面积不是很大,有二十多亩地,里面有二十几座别墅。

鹿盈家在东南角住,这是最小的一套二层别墅。

没办法,鹿敬海在家族里越来越被边缘化,不过对鹿敬宇看来,给他们一套别墅就已经很不错了。

来到别墅前,张盛刚走下车,鹿盈的手机就响起来。

她一看,还是她老爸打过来的:“盈儿,不好了!”

听老爸的声音慌慌张张的,她急问道:“怎么了?”

“你大伯在医院就把家族财产分割了!”

“盈儿,其他兄弟姐妹都有,可就我没有!”

“其他孙子孙女都有,连外甥女都能分到一座酒店,可就你没有!”

“更可气的是,你所拥有的盈康诊所也被他们没收了!”

鹿敬海说到这里,都要哭出来:“盈儿,我们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什么?!”鹿盈一阵心痛。

盈康诊所可是她全部的心血,下一步她还梦想着把它打造成一座小型私立医院!

现在倒好,被收回去了!

医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盛, 鹿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3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