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凌云, 陈诗芸

帝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凌云, 陈诗芸

第1章 君临华夏

“恭迎青帝回国!”

苏市港口。

码头早已封锁,禁止任何人出入。

各个角落,均有武力部署。

唯独浙省首富王刚,领着大批保镖接船。

帝宫,世界第一大组织,其财富、势力与地位,举世四顾,无可匹敌。

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丝毫不过!

青帝。

不但是帝宫“五帝”之一。

更是王刚成为浙省首富,最大的倚仗。

巨岛般的游轮,终于靠岸。

见青帝来到岸上,王刚满脸堆笑,迎了上去。

但青帝看也没看他一眼,反而朝甲板上,鞠了一躬。

王刚跟身后的保镖们,都是心头一震!

这才发现青帝身后,还有位青年。

王刚愣了一下:“青哥,这位是?”

“不该知道的,别问。”青帝语气冰冷。

面对青年时,却恭恭敬敬:“先去住处看看?”

江凌云摇摇头:“先去陈家。”

六年了。

六年前,他遭奸人下药,与陈家小姐发生了关系,他也因此被逐出家族,只能在工地当短工。

但,两人也一见钟情。

为了给她一个未来,江凌云决定出去闯荡,机缘巧合下,他到了国外,并创立帝宫,从此一飞通天!

这六年来,江凌云时时刻刻,都在牵挂着梦中伊人。

然而作为帝宫之主,这世间有太多争端与纷扰,让他无暇分心。

如今,踏临故土。

他迫不及待,想立刻见到她!

江凌云大步前行,同时吩咐青帝:“游轮,尽快毁掉。”

“免得那些蚂蚁,跟着过来。”

不等青帝说什么,王刚就抢先答应。

“您放心,我这就安排!”

但心中,却是震撼无比!

据他所知,那艘豪华游轮,可是专为这次航行打造,足有18万吨级。

位列世界10大游轮之一。

造价至少150亿。

一次出行,成本近1亿!

可如今…

江凌云轻飘飘一句话,这艘本该世界闻名的游轮,就要彻底毁掉!

半小时后,陈家别墅前。

一辆尚未量产,全球唯一的劳斯莱斯Vision Next,在路边停下。

江凌云下车后,才发觉陈家门前,早已堆满各式豪车。

他微微颔首。

看来,陈家这些年,也算蒸蒸日上。

不过,商场如战场。

江凌云朝别墅走去,同时丢出一句话:“小青,准备苏市各界资料。”

“是!”青帝马上答应。

劳斯莱斯刚从这消失,江凌云眼前,别墅的大门,也忽然打开。

一个少女踩着碎步,走了出来。

她梳着双马尾,一双大白腿比筷子还细,面庞美中带些稚嫩,真是又纯又欲。

少女牵着根绳子,这时用力扯了扯:“团团,快出来。”

“小姑,疼…”

绳子另一头,竟然拴在一个,小女孩的脖子上。

她才五六岁大,面黄肌瘦,浑身脏兮兮的,但从面部轮廓和五官,却能看出,她将来一定是个美人。

因为少女的拉扯,小女孩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少女却像没看见。

甜美的笑容,也显得很恶毒:“团团,还想不想见妈妈?”

“想…团团要找妈妈…”

团团好不容易站稳,乌黑的大眼睛里,马上被憧憬填满。

“只要团团听话,小姑就带团团找妈妈。”

少女笑的更开心了:“照着小姑教你的,叫几声。”

团团迷茫的点点头,似乎在努力回想,嘴里也发出了声音。

“呜…”

“不是呜,是汪!”

少女唰地变脸了:“算了,反正有这条狗链,你爬就行了。”

团团缩着脖子,不敢看少女,可还是乖乖伸出了两只小手。

这一切,都被江凌云看在眼里。

表面冷酷,不代表内心无情。

江凌云震惊,甚至火大!

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吃不好、穿不暖不说,甚至连找妈妈这么寻常不过的事情,也得被栓狗链,学狗爬。

堂堂陈家,怎么会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这个少女还是人吗!

眼见团团,就要四肢着地。

江凌云一个箭步,冲到跟前:“不要学!”

“叔,叔叔…你是谁呀…”

小团团被抓着小手,很是害怕。

江凌云一把扯断绳子:“你是人,不能学狗!”

小团团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迷茫。

“可是,小动物也很可爱呀?”

天真的话语,让江凌云有些心疼。

“臭要饭的。”

少女神色轻蔑。

“我陈甜甜管教一个野种,还轮不着你这个臭虫指手画脚,滚!”

江凌云瞳孔缩紧。

陈甜甜,不就是陈诗芸的表妹么?

他又看了团团一眼。

这才发现,她的眉目神色,都跟自己和梦瑶十分相象,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她,难道是…”

江凌云的心,像是撕开了一道口子!

“没错。”

陈甜甜脸上,笑意更浓:“她,就是陈诗芸跟那个臭乞丐的孩子。”

“他们的丑事,一夜间传遍苏市,闹得人尽皆知,陈家从此名誉扫地。”

“一切,都要怪那对溅男女,跟这个野种!”

江凌云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些话,无异于晴天霹雳!

他看着满脸天真的团团,心里比生吞了苦胆还难受。

她,是自己的女儿…

可听陈甜甜的意思,陈诗芸跟团团,这些年已经受的委屈,一定是自己无法想象的。

江凌云悲痛而愤怒,满腔热血,像是要冲破头顶!

他抱起团团,眼泪夺眶而出:“团团,对不起,都是爸爸不好!”

“叔叔…你在说什么呀…”团团迷茫的看着江凌云。

陈甜甜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那个乞丐?”

“陈家都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有脸回来。”

江凌云,却像没听到:“陈诗芸呢?”

“你个臭要饭的,还想管陈家的事?”

陈甜甜眼里,满是讥诮之色。

“实话告诉你,这个野种,很快就要被送去孤儿院。”

“至于陈诗芸那个溅人,现在正在被拍卖!看见这些豪车了么?今天来竞拍的,可都是苏市有头有脸的上流人士。”

她不屑的瞟着江凌云:“那么多大人物,抢着想要陈诗芸当宠物,你算个什么东西?识相就赶紧滚。”

江凌云早就气的浑身发抖!

亲生女儿要被送去孤儿院,妻子居然被所谓的人上人当做宠物竞拍!

如此荒谬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实在无法想象。

“好,好的很…”

“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敢带走我的女人!”

江凌云抱着团团,大步踏进陈家大门!

第2章 后母的歪心思

别墅客厅。

苏市各路精英,与纨绔子弟,齐聚一堂。

咔!

江凌云推开屋门,深沉的目光,从每个人身上扫过。

虽然只是一瞬。

但每个人,都有被猛兽盯上的错觉!

江凌云却很奇怪。

陈家的长辈中,有权利做出“拍卖”这种决定的,他都见过。

可如今,没一个在这。

怎么回事?  

很快有人打断了他的思绪:“你,你是什么人!”

“你惹不起的人。”

江凌云走进客厅,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

“听说,有人想让陈诗芸做宠物?动了这个心思,那就准备好…”

“从苏市,彻底消失。”

所有人的脸色,齐齐骤变!

“你不是陈家人,又跟陈诗芸没关系,凭什么说这话?”

江凌云面无表情:“凭她,是我的女人。”

什么?

这些人聚在陈家,就是为了争陈诗芸。

他竟然敢当着这么多富二代的面,说这种话。

这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他,到底是谁?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可这时,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

“江凌云,怎么是你?”

是陈诗芸的后母,刘月。

今年也就四十出头,皮肤保养的细嫩紧致,身材也苗条,尤其穿着打扮,很有雍容华贵的气质。

刘月的脸色很难看。

她一开始还没认出来。

可看到江凌云怀里的团团,再加上刚才的话,傻子也什么都明白了。

原本错愕的所有人,立刻哄堂大笑!

“江凌云,他就是那个要饭的江凌云?我还以为什么大人物!”

“怎么,在外边要饭惯了,当丐帮帮主了?”

刘月赶紧走到江凌云跟前,声音小了许多:“江凌云,算我求你,这个孩子你带走,现在赶紧出去。”

这个废物为什么还活着,她没工夫理会。

可这些富二代,就是陈家也得罪不起!

如果因为江凌云乱说话,让陈家受到牵连,后果不堪设想。

“谁敢对我大哥不敬!”

不等江凌云开口,门外忽然传来怒喝。

青帝快步进入客厅!

浓郁而可怕的杀气,也从他身上散发出去。

笑声却没有停止。

“江凌云你真有意思!要饭还收小弟,难怪一句一个让人消失,古惑仔看多了?”

青帝两眼通红!

帝宫。

横行世间,一手遮天。

五帝,何时受过这种侮辱?

更别说他大哥。

帝宫之主。

江凌云!

他攥紧了拳头,但江凌云却摇了摇头。

“算了,别吓着孩子。”

团团的大眼睛里,都是疑惑:“叔叔,他们为什么笑话你呀?”

江凌云宠溺的揉了揉团团的小脑袋。

目光柔和。

心里,却十分难受。

看到这些人的嘴脸,他才终于明白,陈家为什么这样,对陈诗芸和团团。

在他们眼里,他就是一块臭狗屎。

只要跟江凌云这两个字扯上关系,就不会有好事。

都怪自己。

没有在她们最需要自己的时候。

站出来保护她们!

他懊悔,自责!

“如果我早点回来,你和妈妈就不会受这么多苦。”

“不管是丈夫还是爸爸,我都没有做好…”

可惜,时间不能倒流。

团团却迷茫的晃着小脑袋:“叔,叔叔,你在说什么呀…”

“爸爸,丈夫?你恶心谁呢!”

刘月的眼神很毒辣:“江凌云,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陈诗芸虽然不是我亲女儿,可她的丈夫,也不是你这种人能当的。”

不远处,秦家少爷秦山,站了起来。

“要了这么多年的饭,还是没有半点长进。”

他满脸傲气,根本不正眼看江凌云:“陈诗芸再怎么样,也不是你能配得上的,多拣点废品,买头母猪娶了吧。”

“娶母猪?我看行!”

“哈哈!”

秦山一开口,马上就有人附和。

“秦少说的没错,你竟然以陈诗芸的丈夫自居,你还要点脸吗!”

秦家,算得上苏市的中等家族,在场许多人,都要看秦家的脸色,如今正是他们表现的时候。

江凌云没有理会。

他转身,看向青帝。

“大哥,您要的东西。”

青帝赶紧掏出一部手机。

那其中,已经存储了,苏市各界的详细资料。

“做的不错。”

江凌云接过来翻了翻。

随后,看了秦山一眼:“我要是你爹,肯定把你打成废人。”

“我是你爹!”

秦山当场暴怒!

他一脚踢翻茶几。

拳头朝江凌云脑袋上,打了过去。

江凌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但青帝已一把攥住秦山的手腕!

眼神凶狠,像能杀人。

秦山吓得浑身发抖。

不敢动弹!

“好啊,还敢还手?”

秦山的保镖与一些纨绔子弟,马上将他们团团围住。

可江凌云,仍然不为所动。

“地下生意,做的不错。”

秦山猛的瞪大了眼睛!

他背后干的那些勾当,连秦家都没人清楚。

江凌云…

怎么知道的?

秦山重新打量着江凌云。

他忽然觉得奇怪。

秦家主营奢侈品,秦山对服装设计,也了解一些。

江凌云的穿着打扮,乍一看像是地摊货,实际上,却暗含一整套高雅,别致的设计语言。

高贵不失沉稳。

豪放却又内敛。

这种与众不同的高级感。

连秦山从小看过的古今中外,所有设计名家的作品,都远远不如!

一滴冷汗,顺着秦山的脸颊滑落。

“臭要饭的,瞎看什么网络段子!”

几个围着江凌云的富二代,伸手要夺那部手机。

秦山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

但这时。

“等等!”

一个女声忽然响起。

声音清脆悦耳,所有人忍不住停下手里的动作。

江凌云更是第一个看了过去!

房门外,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长发飘飘。

好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

一切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江凌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终于动容。

陈诗芸。

她终于来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陈诗芸的身体轻轻颤抖着。

“江凌云…”

“你,你真的是江凌云么?”

无数的回忆,一下子涌上江凌云的心头。

那个日日夜夜思念的人。

只能出现在梦里的人。

如今,就在眼前。

眼泪,让江凌云的视线模糊起来。

他推开那些富二代,用最快的速度来到陈诗芸跟前。

点头的同时,眼泪也跟着洒了出来:“是我,诗芸,我回来了…”

“这几年,让你受苦了,但是今后,我一定会加倍弥补你和团团。”

“放心,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们!”

江凌云张开双臂,想把陈诗芸抱进怀里。

“别碰我!”

陈诗芸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江凌云一个耳光!

眼神,也变得陌生起来。

第3章 说你爸呢

“诗芸…”

脸颊上火辣的疼痛,让江凌云不知所措。

诗芸为什么打我?

江凌云看着陈诗芸。

熟悉的倩影,比从前更加美丽。

眼神,却是那么陌生。

陈诗芸扬起雪白的脖颈,高傲的像只白天鹅。

没再看江凌云一眼。

“你以为自己是谁?”

“我跟团团的事,用不着你管。”

每个字,都像针狠狠扎在心上。

江凌云似乎明白了什么。  

过了这么多年,也许外表,还能留下一些从前的影子。

但内心。

或许早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了吧!

他只能苦笑。

“诗芸,你可算回来了!”

秦山挣开青帝,揉着手腕,含笑追上陈诗芸。

陈诗芸根本没理他。

她看向刘月,脸色忽的涨红。

语气也很激烈:“刘阿姨,你想干什么?”

刘月尴尬到了极点:“诗芸啊,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所以背着整个家族,把我卖给别人?”

陈诗芸气的浑身发抖!

刘月根本就是想羞辱她,她刚出去不到20分钟,就听见有人谈论拍卖的事。

绘声绘色,恨不能把她说成人尽可夫的表子。稍微一打听,除了陈家,这件事在苏市,已经是人尽皆知。

刘月反而放开了。

“你未婚生育,带着这么个野种,别说家族不给你机会,就是到外边去当女工,都没人愿意要你。”

“与其受那么多苦,倒不如帮你找个下家,你看秦少他们方方面面都那么优秀,总比出去坐台强吧?”

“你!”陈诗芸气的说不出话来。

“刘阿姨,诗芸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能当成东西拍卖?”

秦山来到陈诗芸跟前,满脸诧异的看着刘月。

“我还以为,咱们谈的是彩礼,原来你居然背着诗芸,做这种事!”

“我秦山,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秦少…”

刘月有些错愕。

最开始她搞拍卖,秦山可是鼎力支持,也是靠他的关系,刘月才能联系到这么多富二代。

现在,怎么突然改口了?

“秦少说的对,刘夫人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

秦山一开口,在场大多数人,也跟着变脸。

“墙头草!”青帝冷哼一声。

秦山笑了笑,回头看向江凌云:“我不管你是有靠山,还是装神弄鬼,但诗芸刚才说了,这没你什么事。”

“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诗芸,将来办酒席,也一定请你到场。”

江凌云没说话。

刘月却回过味来了:“对对,办酒席!除了秦少,陈诗芸谁都不嫁!”

秦山得意洋洋。

右手,偷偷绕到了陈诗芸身后,要把她抱在怀里。

“刘月,你做不了我的主!”

陈诗芸嘴上说着,还抬起胳膊,狠狠拍在身后那只手上。

“啊…”

秦山手心里火辣辣的,却不敢出声。

刘月也脸色发青。

“那刘阿姨,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不打扰了。”

秦山说完,赶紧离开了客厅。

“走了走了!”

“嗨,真没意思。”

拍卖进行不下去,其他富二代,很快也都走光了。

江凌云把青帝叫到跟前,小声吩咐了几句,青帝点点头,大步离开了别墅。

没能靠拍卖大赚一笔,刘月特别气恼。

还留在这的江凌云,正是个出气筒。

“你还在这干什么,我可没零钱打发要饭花子!”

“妈妈,不要叔叔走…”

团团被陈诗芸抱着,远远的看着江凌云,那是除了妈妈以外,唯一让她心安的人。

江凌云冲团团笑笑:“团团乖。”

他跟陈诗芸,又一次四目相对。

只是这一次,江凌云心里,却不平静。

其实。

他很想问问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可,连一分钟都没有陪在她的身边,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知道这么多?

“是不是没地方住?”

半晌,陈诗芸先开口了:“家里还有个仓库。”

江凌云一愣。

紧接着点点头,跟在了陈诗芸身后。

可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半个小时后。

苏市郊区,一栋年久失修的老楼里。

哪怕知道陈诗芸早就被赶出了陈家。

可不到六十平的小居室,还是让江凌云很诧异。

“这就是我家仓库,怎么,不愿意住?”

“这里是我家,妈妈骗人,妈妈要长长鼻子…”

“团团别胡闹,饿不饿?妈妈去给你做好吃的。”

陈诗芸抱着团团进了屋,在厨房忙活了起来。

江凌云站在门外,不知所措。

“叔叔陪我玩…”团团抱着茶几腿,可怜巴巴的望着江凌云。

“干嘛呢,赶紧哄孩子,别让她把茶几打了!”

江凌云愣愣的答应一声,赶紧进了屋。

没多久。

陈诗芸端着菜出来了:“傻乎乎的,也不知道打下手,赶紧放桌子!”

江凌云把客厅角落的折叠桌放好,又搬了三只凳子。

三个人坐在餐桌前。

看着热乎乎的饭菜,一切都跟每个平凡,又幸福的家庭一样。

从前的陈诗芸,十指不沾阳春水。

想不到,如今能做出这么像模像样的饭菜。

“多少年了,还没点眼力见。”

陈诗芸给团团夹着菜,小声嘀咕:“多吃点肉。”

“团团还小,团团不用吃肉。”

陈诗芸白了江凌云一眼:“说你爸呢。”

江凌云立刻怔住!

他激动的拿不稳筷子:“诗芸,你…”

陈诗芸的脸有些红,没作声。

“妈妈,叔叔真的是我爸爸吗?”团团睁着乌黑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陈诗芸。

“爸爸,团团要爸爸…”

“团团乖,不哭了啊。”

江凌云把她抱在怀里,心里比刀子划还疼。

对一个小孩子来说,从小过着没有爸爸的生活,是多么残忍?

“行了,赶紧吃饭,晚上我还要工作。”

陈诗芸看着江凌云:“以后别在外面瞎混了,别人都有家回,你呢?”

江凌云哭笑不得。

青帝是去给自己做事,想不到被陈诗芸误会了。

江凌云的沉默,让陈诗芸有些激动:“混混无赖不是那么好当的,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办?”

江凌云睁大了眼睛。

心,砰砰直跳!

“诗芸,你还爱我对不对?”

陈诗芸立刻摇头:“爱你,凭什么?”

“凭你一句话,就消失这么多年?”

“你在外面鬼混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跟孩子!”

“现在混不下去了,才知道回来?”

陈诗芸越说越激动,情绪几近崩溃。

但还是装出冷冰冰的样子。

“江凌云,我这辈子,都…”

“诗芸,我知道我愧对你们,但我发誓,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

江凌云紧紧握住陈诗芸的双手,无比认真。

“诗芸,求求你,原谅我。”

团团也看着陈诗芸:“妈妈,原谅爸爸吧…”

陈诗芸心里在挣扎,纠结。

眼前的这个男人,还能相信吗?

第4章 一夜时间

可这时。

“叮铃…”

手机铃声,让陈诗芸一下子回过神来。

她立刻挣开江凌云的双手。

“刘姐?好的好的,我这就过去。”

挂掉电话。

眼神冷漠起来:“吃完了收拾干净,我去上班。”

“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别出去鬼混,好好在家哄孩子。”

陈诗芸抓上件外套,打开防盗门。

“对了,明天跟我去陈家吃饭,记得收拾的像个人样。”

“行。”

江凌云点点头,心情有些失落。

还以为诗芸会原谅自己,谁知道这时候会来这么一通电话。

“团团,妈妈经常加班吗?”

“嗯…妈妈在大公司做经理,可威风了!”

团团伸着小手比划着,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江凌云忍不住笑了。

他早知道陈诗芸很有经商头脑,就算不在陈家,也一定前途无量,看来自己预先收购的那两家公司,派不上用场了。

很快。

江凌云的手机,也响了。

南湖公园后。

秦山名下的别墅中。

房门紧关。

秦山坐在沙发上,紧咬着牙:“那个奸细呢?”

“就在外边。”

一个男人,冲他点头哈腰:“秦少真是英明!”

“手底下混进这种杂碎,连我都被骗了,想不到还是逃不过您的法眼。”

“哼!”

秦山很是恼火。

不久之前,江凌云一句话,吓破了他的胆子。

一开始,他还以为江凌云有什么天大的来历,所以回来后,里里外外检查了无数次。

才敢确定,外人不可能了解到这里边的事。

随后。

更是揪出了奸细。

据说。

是江凌云平时,孝敬的大哥。

“带过来。”

得到指示,男人立刻去办。

秦山咬牙切齿:“江凌云,既然你喜欢玩,那咱们就好好玩玩!”

既然这个奸细是江凌云的倚仗。

那不如借他的手,让江凌云生不如死!

这时。

房门忽然被推开。

然而。

预料之中,奸细浑身是血,五花大绑。

被几个人押进来,下跪的场景。

却没有出现。

眼前,只有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

秦山反应了好一会,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

他倒吸冷气!

“你,你怎么进来的!”

青帝面色冷酷,没有说话。

秦山立刻大吼:“快把他解决掉,人呢!”

“喊也没用。”

江凌云散步一样走进来。

青帝冷冷一笑。

“这里隔音不错,外人别想听见你们说什么,可你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愚蠢。”

秦山面无血色!

但走私贩毒的没一个一般人。

他很快冷笑起来:“江凌云,你们强闯民宅,信不信我一个电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

“早就听说秦少在苏市手眼通天,看来是真的。”

一大批人涌了进来。

浙省首富,王刚!

除了他,还有浙省各行业领军人物,齐齐现身!

秦山浑身发软。

面如死灰!

以他的程度,当然不认识王刚这些人。

不过,在场一位富豪的保镖。

是他一直巴结的对象。

“哥,您怎么来了,难道江凌云也是你兄弟?”

秦山舔着脸,跟保镖客套着。

保镖一下子急了:“你别胡说,我不认识你!”

秦山彻底懵了!

看那个保镖谨小慎微的样子,他就是再蠢,也知道这些人不简单。

是他这辈子,都别想触摸到的人物!

但。

秦山还是不信。

江凌云这个臭要饭的,怎么可能有这么硬的靠山!

“大哥,大姐,这个江凌云是个只会要饭的废物,你们别听他胡说…”

“敢这么说云哥,你活腻了!”

王刚指着秦山怒斥。

秦山的脑袋,像是被千斤锤砸中,嗡嗡作响!

云哥…

江凌云竟然是这些人的大哥,这怎么可能,眼前的大人物们,怎么可能这么巴结江凌云?

“说云哥胡说,我看未必。”

一位女富豪,掏出一堆照片,啪的扔了一地。

秦山看了一眼,立刻瘫在地上!

这些照片,与藏毒无关,却能让整个秦家。

再也抬不起头。

“云哥。”

“除了藏毒贩毒,秦山这两年还搞黄色产业,甚至形成了完整的供应链。”

又一位赫赫有名的富豪,借机向江凌云献殷勤:“只不过在苏市,秦家的保护能力太强,警察才一直没拿到证据。”

“秦山也不是爱慕云嫂,而是想,咳…”

江凌云嗯了声。

黄色产业,看似罪刑没有贩毒重,但对声誉影响巨大。

这件事一出。

别说秦山,就是整个秦家,都别想再翻身。

“云哥,他敢对你不敬,还想利用嫂子,我现在就做掉他!”

见江凌云不说话,王刚主动开口。

能为江凌云做事,是一辈子难遇的大好机会,王刚求之不得。

江凌云看着失魂落魄的秦山。

摇了摇头。

这次回华夏,他的目的不是称霸,之所以针对秦山,也是因为那份苏市的资料中,记载了秦山利用女性牟利。

一切,都是为了陈诗芸。

“我给秦家一个机会。”

江凌云的声音很轻:“明天开始,苏市不能再有秦家。”

一晚。

消失,或者。

万劫不复!

但秦山还是做梦一样,不敢相信江凌云饶了他一次。

“江凌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惹不起的人。”

丢下这句话。

江凌云转过身:“对了。”

“你想让我娶母猪?”

“不过,就算是母猪,你也没机会娶了。”

江凌云大步离开!

房间中,杀猪般的惨叫声,被隔音墙彻底阻挡。

别墅外。

停着一辆劳斯莱斯Vision Next。

团团扒着车窗,看见江凌云的身影,立刻开心的摇着小手。

“爸爸!”

浙省女首富下了车,向江凌云鞠躬。

刘思媱三十出头,身材高挑成熟,长相出众,女人味十足。

江凌云点点头。

为了处理秦山,江凌云才让她在车上陪团团。

刚准备上车,就听见有人大喊。

“江凌云,你干什么!”

江凌云惊讶的回过头:“诗芸,你怎么会在这?”

陈诗芸满脸愤怒!

三两步穿过马路,来到江凌云跟前。

她两眼通红,扬起一只手。

啪!

江凌云的脸颊生疼:“诗芸…”

陈诗芸指着劳斯莱斯,激动的直颤抖。

“好啊江凌云!”

“我好心带你回家,你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还偷我的钱,租这么贵的车泡妞?”

“你知不知道,那笔钱是我省吃俭用,这么多年才攒下来的…”

陈诗芸的眼泪,随时要掉下来。

江凌云张了张嘴。

却说不出话来。

“还有你,大晚上跟男人鬼混,你还要不要脸!”

刘思媱尽量让语气显得柔和:“嫂夫人您误会了。”

“我是刘思媱,今晚出来,是约姜先生谈生意的。”

陈诗芸愣了几秒。

“你,你是刘思媱?”

帝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凌云, 陈诗芸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