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伟业-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剑, 杜邦

狂龙伟业-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剑, 杜邦

第1章 黑手党合法了吗?

人生总有许多轨迹,每一个轨迹都在不断地变化着。伴随着那轨迹的变化,每个人的人生都会出现各种变化。

坐在自己中餐馆柜台后面,曾经中国第一特种兵“猛虎大队”、苏尼特训练基地“蓝军第一旅”炊事班奇兵的退伍老兵看着眼前正在进餐的食客,充分地感受到了人生轨迹的这种变幻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从前的张剑是一心想要在部队做出一番事业,成为一名一身都穿着那一身军装的职业军人。

可是当人生出现变故、轨迹出现变幻之后,张剑只能和老战友杜邦一起脱下了军装、追随着自己的老队长段勇先来到了这异国他乡的意大利,加入国际救援组织LRRC两年来张剑似乎已经开始适应现在的生活方式与状态。

托雷多广场给这家餐馆带来了充足的客流量,听着耳边响起那首《中国话》、再看着面前满堂食客开心地吃着中国菜,张剑心底里依然为祖国的日益强大感受到欣慰和骄傲……

正当张剑看着食客品尝中国菜时开心而感觉到欣慰时,突然间餐馆的房门打开、五个穿着西装的白人青年走了进来。

与其他食客不同的是,这五个人虽然西装革履、却全部都是怪异的发式,甚至有两个人的脖子上还刺着诡异的纹身。

在意大利这个国家什么人会这样装扮呢?根本不用多做他想,张剑确定了这五个人是某个黑手党组织的成员。

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

不管来人是什么身份,张剑依旧含笑望向他们:“五位,现在已经客满,如果想在小店进餐请到那边坐下等候。”

“我们不是来吃饭的,你张剑先生吧?”走在最前面、一个身上穿着与其他四个人颜色不同、一身灰色西装的青年人径自走到了柜台前。

微微点了点头,不知对方为何这样问,张剑依旧含笑答道:“是的,请问先生您是找我吗?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效劳呢?”

装扮明确身份,灰西装的青年显然是这几个人的首领,言行举止也很快证明了张剑对他首领身份的定位。

在张剑反问之后,灰西装从怀里掏出了一纸文书拍在了张剑的面前:“我们是卡莫拉家族的人,这是你的合伙人杜邦与我们之间的借款合同。现在过了还款期、他还没有还钱。你看是将杜邦交给我们,还是选择其他解决的办法呢?”

闻听其言、张剑拿起那一纸文书看了看。

当看到上面的本金和利息之后,张剑先是一惊:杜邦这小子疯了吗?为了帮助国内那些拿了退转安置金、自主择业和家庭困难的老战友们,他竟然跑去跟黑手党的人借高利贷。不靠谱、这小子真TMD不靠谱。

心底暗惊,张剑面上没有丝毫表现,反而冷冷一笑:“二十万本金、一个月就连本带利变成了三十五万欧。这位先生,请问您说的其他解决办法,包括诉诸法律、到法庭上来解决这件事吗?”

被张剑如此反问,黑手党小头目也露出了冷笑:“法律能给你们这些外国人保障,却未必制裁得了我们卡莫拉家族的人。我在来之前调查过你,不要以为你是中国的退伍军人,不要以为你到索马里、去伊拉克出生入死过几次,我们就不敢用我们的方法来对付你。”

听出对方言语中恐吓的含义,张剑嗤鼻一笑:“怎么着,黑手党合法了吗?听你这意思是我要不交出杜邦、或者不按照你们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你们是准备在我的店里闹事了吗?”

小头目见到张剑那副神色,依然冷笑着道:“欠债还钱、杜邦既然是你的合伙人,那么这家餐馆他也有份。他藏着不见我们,我们不想闹事,但是我们有权以物抵债、搬空这里。”

“你敢动一动这里任何一件东西,我保证让你们全都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不信你可以试一试。”对方说出了他们的目的,张剑脸色变得阴沉、声若寒蝉地盯着那小头目说道。

小头目完全不在乎张剑已经露出了杀意,反而一脸不屑的挥手大声道:“兄弟们,他这是跟我们叫板呀!来呀,给我搬、我倒要看看这个中国人能把我们怎么样。”

他的一声令下,跟在他身后那四个黑手党成员应声而动,朝着四面的桌子冲了上去。

餐馆内食客满座,一见到这群凶神恶煞的黑手党成员冲向各处,食客们立刻惊叫连连中四下躲避、奔逃起来。

很多食客在奔逃起来的时候,回头用一种悲悯的目光看了看。

“嘭、嘭、嘭……”

就在人群四散奔逃起来的时候,几声沉重的闷响声响了起来。闷响声才过,接着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

张剑出手了,但是整个餐馆内、包括近在咫尺的黑手党小头目在,没有人看清楚张剑是如何从柜台后面冲出来的。

所有人看到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四个黑手党成员不知道被张剑以何种手法打得倒飞起来。两个家伙被打得飞落到门口边、重重地撞在墙上后摔趴在了地上。另外两个家伙更惨,竟然直接被张剑打得挂在了墙上的壁挂上……

“混蛋,你是不想活了……”

看到手下眨眼间被张剑打翻在地,那小头目怒吼一声、“嗖”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来对向了已经来到了他面前的张剑。

“咔咔、咔嚓嚓。”小头目的手枪才举起来,一阵清脆的响声传来。当响声结束时,小头目呆若木鸡地矗在了那里。

这次他看清楚了张剑是怎样出手的,在他手中的枪刚刚举起来的那一刻,张剑一个近身就给劈手夺了过去。

如果只是张剑空手夺枪,那小头目或许还不至于彻底被惊呆。

真正让他惊呆的原因是张剑在夺走手枪之后闪电一般双手连动,只是三两下便将他那支手枪给拆了七零八碎、扔在了地上。

第2章 意外成网红

“怎么样,还要搬空我的餐馆吗?”

小头目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望向地面上的手枪零件时,张剑鄙夷地瞟了瞟他:“就凭你们想搬空我的餐馆,似乎很困难哦。”

被张剑的话从震惊中拉回心神来,那小头目惊愕地将目光转向张剑:“你、你、你是人吗?我的上帝,你出手的速度和行动速度那么快!你、你还是人吗、你是魔鬼吧?”

“真正的魔鬼是你们,小爷是你们的神。”耳听到他那吃惊的话,张剑依然鄙夷地又瞟了瞟他。

话语骤然一停,冷笑中的张剑猛地一伸手拎起了小头目,恶狠狠地对他说道:“你们可以肆意欺凌别人,但是别想来欺压我、因为你们的本事还不到家。”

事实就摆在眼前,那个小头目知道在张剑这一样一个来自遥远东方、世界上出名的功夫之国的人面前。他的本事真是没到家,甚至他平日里打打杀杀那点本事根本都算不上本事。

心知肚明不是张剑的对手,再眼见到他的手枪被张剑拆散扔到地上,小头目却不想就此服输。

被张剑拎起来,他依然歪着头、一脸不忿地道:“就算你的中国功夫再厉害又能怎样?这里是意大利,不是你们的中国。如果你敢动我一下,我保证、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是吗?那我倒要瞧一瞧,你是如何让我看不到明天太阳的。”眼见他那副神色,张剑又是冷冷一笑,手一发力便将那小头目掼向了餐馆的门口。

“嘭、咚……哎呦……”

闷响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最后发出惨叫声的变成了那个小头目。

他被张剑重重地掷到了餐馆的大门上,大门被他的身体撞开以后、他狠狠地被张剑直接掼到了餐馆外的大街上。直摔得他头晕脑胀、哀嚎不止。

当那个小头目被张剑扔出餐馆、掼到接上摔得七晕八素时,餐馆内、一个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阵亢奋的叫嚷声。

“太厉害了!各位游客朋友们、你们看到没。就在刚刚、就在刚刚我有幸直播了一位中国老兵暴打意大利黑手党的一幕,大家都看到了,我们中国老兵多厉害呀!”叫嚷声中,一个抱着笔记本、留学生打扮的年轻人兴奋地先用笔记本对着墙上照了照。

对着墙上那练歌家伙照过之后,他来到张剑身边,继续兴奋地大声道:“大家看清楚,这就是我们的老兵、这家餐馆的老板。他的名字叫张剑,是他刚刚只是几个动作就将一群穷凶极恶的黑手党给打趴、揍飞,大大的给我中国人长脸了一次。”

“你干嘛?”

突然见到这留学生抱着电脑冲出来,张剑侧头看着他:“看热闹不怕事大是吗?黑手党闹事的时候,你怎么不敢出来嘚瑟、吓得钻去墙角蹲着。现在来精神了,你这是把我拍给谁看呢?”

看到张剑脸色阴沉小区,那个常来的留学生赔笑着道:“张哥,我这是网络直播,国内网络上上万人刚才都看到您刚才的英雄壮举。您现在已经通过我这直播,被国内网民认识了。嘿嘿,估计很快就能成你网络红人了哦。”

“网络红人?”

听到他的解释,张剑脸色依旧阴沉着说道:“我又不想去拍电影,做网络红人对我有个毛用?马上关了你的这破东西,老实给我滚到你该呆的地方去。”

仍然不想走开,留学生满脸堆笑地道:“别呀,就算您不想拍电影,这样的壮举也能大涨国人志气。您就别这样黑着脸对我了好不好,让我访问一下您好不好呀?”

“接受你访问,你当自己是记者呢?”

不想再理会他,张剑猛一转身,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又不能给小爷钱,我凭啥接受你的访问?别再烦我,老实吃你的饭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此言一落,张剑转身走到墙边、完全不再搭理被晾在一边的留学生。

那留学生看到张剑如此对待他,也只好无奈的轻叹一声、转身走回到了他之前所坐的位置上。

虽然张剑拒绝了那个留学生、那个在国内网上小名气的一名主播的访问。然而世界上许多事越是想做的、越是做不成,越是不想去刻意而为的、偏偏能够成功。

不想做网红的张剑,因为那个留学生的直播以及后来发布的一段小视频,迅速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上成了一段时间里关注度最高的新网红……

成为网红不是张剑感兴趣的事情,所以张剑完全不去在意那个留学生主播之后做了什么。

此时此刻,张剑很清楚自己该做的是什么。尽快搞定那几个黑手党的家伙,才是当下最该去做的事。

自知该做何事,张剑来到墙边。

先将那两个被自己踹得挂在墙上的黑手党小喽啰从墙上拉下来,然后先后将四个家伙全都拎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扔到了门外。

眼见手下一个接着一个被张剑扔出来,那小头目揉着肩膀,怒容满面地从地上站起身来。

他恶狠狠地望着站在门口、一脸愤怒地望着张剑,大声吼道:“你小子够狠、够狂。中国猪、你给我记着,这个仇不出三天我一定要报,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听到他居然说出了种族歧视性的粗口,张剑缓缓地从餐馆门口走向他。

一步步向他逼近时,张剑口中恶狠狠地说道:“马上带上你的话,从我的眼前消失。否则就算有报仇的一天,我保证也是别人来帮你报仇、而你先去见了你的上帝。”

看着张剑凶狠地朝着他逼近,小头目被吓得连连后退中从地上拉起了两个被摔得半死不活的手下。

继续退走几步,他大叫道:“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弄死你、我不只从你的面前消失,从此我绝对不在那不勒斯出现……”

狠话说完,那小头目急速转身、带着他的手下仓皇地奔向了广场的另一端。

“哄……”

眼见到这一幕,周边的路人们用一阵哄笑声为那几个黑手党送行。

黑手党欺压平民,所以路人才会见到他们狼狈不堪的逃走时,爆出一阵解气、嘲讽的哄笑声。

对于那哄笑声,张剑充耳未闻、全不在意。

第3章 天价请求、先提要求

哄笑声中,张剑径自转身走回到了自己的餐馆内。

“张先生,我们老板请您移步相见。”张剑才返回到餐馆内,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来到了张剑的身旁。

这个人张剑很熟悉,他是意大利华商总会副会长,据说有几十亿欧元身价的华人富商张桥的助手兼保镖。

张桥找我要做什么呢?

那位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都极有影响力的富豪身边从来不缺保镖,他总不会想让我去给他做保镖吧?

心中生疑、张剑却不拒绝,跟着那助手走进了张桥每次来的都会选择的包厢内。

一见到张剑走进来,张桥马上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老弟,快做、快请坐。”

心有疑问,不想和他寒暄。

在他对面坐定身形,张剑马上问道:“张总找我有什么事,不需要跟我客套。有事您说话,如果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很愿意为您效劳。”

“张兄弟真不愧是祖国军营里训练出来的,这身手真是了得呀、让人敬佩呀。”依然说着客气话,张桥的面色却变得有些踌躇。

察言观色,张剑猜他一定有什么大为难的事想要自己去帮他做。

可是会是怎样的事,会让一个连AC米兰俱乐部老板都要给几分薄面的富豪来找自己呢?

抱着这样的疑问,张剑再次直截了当地问道:“张总您不用夸我,有什么事请直说。作为同胞,我会尝试尽力帮助您。”

看到张剑一再地直截了当,张桥知道他在寒暄、客套下去,可能就会让事情变得物极必反了。

“张兄弟直爽,我就不与你客套了。”

不再虚礼,张桥拿出了一份文件递到了张剑面前:“我的女儿、之前您见过的,她三天前在班加西失踪了。我真诚地恳请您去一趟班加西,去帮我找到她、并且将她带回来,可以吗?”

看到张桥那异常紧张、万分焦急地神色,张剑心理暗道:他的女儿张心凌失踪了?那位富家千金、绝世美女不是在为意大利埃尼石油公司工作。她什么时候去的利比亚,又为什么失踪了呢?

好奇心起,张剑拿起文件看了看。

那是一份欧盟发来的文件、明确地说明了张心凌是失踪原因:因埃尼石油公司在利比亚的项目工地遭到不明武装分子袭击,张心凌和多名服务于该公司的人员失踪。

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看到那几个字,张剑心底立即联想到了许多。

心中生出许多联想,张剑脸上却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张总您是清楚的,我来到意大利是因为我与LRRC签订了合同。如果您想让我去利比亚,我个人不会拒绝。但是您应该先去找LRRC的负责人,而不是来找我。”

耳听张剑的话,张桥正色道:“我当然清楚张兄弟来意大利的原因,LRRC那里我稍后会去申请。不过据我所知,那个组织可能不会允许您以私人身份去利比亚、到班加西去找到并且将我亲爱的女儿带回来吧?”

LRRC、国际救援组织是一个慈善与商业性质相结合的组织。按照组织的合同规定,未经联合国授权或允许的营救行动,失踪或性质未知的行动都是不被允许的。

也就说是,LRRC只会允许成员依照联合国指令、或者其他国际组织请求,派遣成员去执行性质确定为被恐怖组织、叛乱组织绑架的人质。其他的救援行动,都不在LRRC组织的允许范围之内。

对于组织的基本规则,张桥知道、张剑更加清楚。

不过知道规则,张剑却早在联想到许多时候有了对策。

在张桥皱着眉说完话以后,张剑微笑着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不知道张总您准备出多少钱呢?”

笑容骤然消失,张剑旋即正色说道:“现在令千金失踪事件的性质无法确定,如果您出的钱太少,组织当然不会同意我们去班加西。不过如果您的出价足够多,我相信那群管理者会为您这样一位影响力极大的人物破例一次的。”

不说任何废话,张剑道出了可以让LRRC组织破例的方式、方法。

张桥听完这番话树起了一根手指,他也不废话、直接了当地说道:“一千万欧,不知道一千万欧元能不能让贵组织破例呢?”

一千万、我了个去!

听到张桥的报价,心底却暗自惊忖道:看来这位超级富豪还真是爱女心切呀!一千万欧,如此报价LRRC那些管理者如果拒绝,那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这么高的报价,按照组织的规则、小爷我至少可以拿走80%。80%,那就是八百万欧。

如果有了八百万欧元,别说是杜邦那点债务。就算他和老队长正在做着的慈善和帮扶自主择业老兵和贫困老战友那些事,也会因为这笔巨额收入变得顺风顺水起来……

心有盘算、面不改色,张剑重新露出了微笑:“既然您报价这么高,我相信组织不会拒绝。不过据我所知,现在班加西那里乱成一锅粥了。如果我接受您的请求,有几个前提条件必须由您出面来搞定。否则的话,我还是会拒绝前往那里去执行这次任务哦。”

“什么条件?”

见张剑如此说,张桥马上正色说道:“你是要军火,还是要帮手?我可以提供军火、也可以联系英国和美国的雇佣兵公司,从那里帮你聘请几位助手和你一起班加西。”

笑着摇了摇头,张剑道:“我有固定的组员,不需要那些雇佣兵。我要的条件是必须有意大利、最好有祖国官方的特别授权,只有那样才能不让班加西过渡委员会那些人给我们制造障碍。军火只是一个基础条件,我还需要非本组织的战地医疗人员同去。”

“这些都不是问题,我稍后就去见西尔维奥,相信他会出面让意大利官方给予你特别的授权。”听完张剑的要求,张桥说道:“不知道您对枪械有什么要求,战地医疗人员有人选吗?我可以另外出钱去聘请他们。”

“战地医疗人员有人选,等您处理好其他、我会把名单给您。”

见他毫不迟疑、甚至说出了AC米兰俱乐部老总的关系来,张剑站起身来:“需要的军火我稍后写给你的助手,等到您达成我要求,我和我的兄弟即刻出发去搜救令千金。”

话一说完,张剑也不客套、转身径自走出了包厢。

第4章 就给你挖坑

“一千万欧的大生意?”

入夜,当食客散去、张剑的老战友,LRRC营救小组负责人段勇先来到餐馆。听到张剑说了张桥的请求以后,他被那订单的金额惊得长大嘴巴重复了一遍。

轻轻地点了点头,张剑坏坏地笑道:“咋样,老队长,以后你还说我只能做事、不会接单吗?”

只会做事、不会接单,这是段勇先、曾经张剑新兵连老班长,到了猛虎大队以后的分队长段勇先从前对张剑的评价。

让段勇先给出这样评价的原因,是因为之前的几次行动接单的人都是段勇先。张剑被他定义缺乏接洽能力,杜邦更是一个只会直来直去、不会谈生意的倔驴。

这一次张剑居然接到了一个千万欧元的大生意,怎能让段勇先惊讶的同时更感觉到了好奇。

惊奇地盯着张剑,段勇先问道:“你是怎么接到这单生意的?这么大的生意,怎么就找到你小子了?”

见他发问,张剑怪笑着道:“大生意找上我,你是不是很不服气呀?不过你想要参与到这单生意里来,嘿嘿,我还是有条件的呦。”

“我靠,你小子跟我还提条件?”闻言露出不快地神色,段勇先说道:“说吧,什么条件。为了你大订单,为了那天价的收入,就算让我犯错误都不是事。”

“第一,不许让关瑜那丫头以任何形式参与这次行动。”他不多言,张剑也不多说废话:“第二,出发之前,帮小杜去搞定阿莫拉家族那群混蛋。”

听到张剑的条件,段勇先“蹭”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靠,你的前女友参与不参与行动不是我能做主的吗?你小子自己搞不定,凭啥要我帮你搞定,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急形于色的叫着,段勇先接着黑着脸问道:“还有、还有,小杜怎么惹上卡莫拉家族的人了?那群人是那么好惹的吗?你小子这是拿个超级订单来给我挖坑,想坑死我啊!”

看他“躁狂症”发作的神态,张剑淡然地怪笑着道:“怎么就坑死你了?卡莫拉家族的老教父欠你一条命,新上任那小教父不一直说想要还你人情吗?你去帮我和小杜搞定那些家伙,怎么就会坑死你了?”

话语微微一停,张剑转而继续说道:“关瑜我要是能搞定,凭啥一直让你做组长?你是组长,你能跟管理层说上话,而且说出话来有力度。所以你不去搞定,小爷我自组新的小组去做成这次的订单。不带你玩、不带你挣这么一大笔钱,你信是不信?”

卡莫拉家族老教父欠段勇先一条命,那是几年前段勇先初入LRRC组织后前往战乱中的伊拉克,从一伙极端主义分子大本营中将那老教父救了出来。

那老教父回到那不勒斯以后,直到他去世前都经常在人前人后再三地告诉他的儿子和手下们:只要段勇先有求于卡莫拉,就算搭上几条命也要完成段勇先的请求。

张剑知道那些往事,所以白天才敢当众去打了卡莫拉家族那些手下,所以才知道怎样能让杜邦彻底摆脱那群家伙的困扰。

而关瑜、张剑的前女友,她曾经的身份是猛虎大队的电讯教官,是国内知名的电讯技术青年专家。

当初她见到演习中张剑的“神奇”表现后迷上了张剑,死缠烂打地“逼”着情窦未开的张剑做了她的男朋友。

情窦未开时张剑懵懂地接受了一段感情,可是当张剑成熟起来,对感情有了领悟之后。

张剑深刻体会到了关瑜与自己除了世界观相似之外,无论是人生观、还是价值观都是截然不同,甚至是格格不入,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与她分了手。

按道理说一段感情分手就算结束了,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倔强的关瑜不放手。

她一路从东北军区的猛虎大队,追着张剑死缠烂打到了“蓝军旅”。又从苏尼特训练基地追到了意大利,直追的张剑一想到她就头疼……

“我去你大爷的!”

耳听张剑用威胁语气说完这些话,段勇先更加焦躁地叫道:“你小子这是威胁我是吗?知道我为了那些贫困老战友家的孩子,绝对不会错过这次大订单,你是来逼着我往你小子挖的坑里跳是吗?”

怪笑不变,他话音一落、张剑马上歪着头说道:“就给你挖坑,你跳是不跳吧?”

挖坑,张剑这确实在给段勇先挖坑。而且这坑还是很大的一个坑,一个很难填平的坑。

可是这样天大一个坑,段勇先却无法拒绝。

他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他需要钱去帮助国内那些转业以后没有被国家分配工作、现在生活陷入困境的老战友们。

他需要很多钱,去帮助自主择业的老战友创业。去帮助那些老战友的孩子上大学,帮助老战友的父母治疗疾病。

按照小组的规则,在LRRC扣除一部分组织该扣除之后。作为小组成员的张剑、段勇先和杜邦三人每个人可以得到两百多万欧元。

两百多万欧元,换成国内货币、足够段勇先每年去帮助几百户家庭的了,所以他根本无法拒绝张剑给他挖的这个“天坑”……

心中有数、知道自己有多么需要那笔钱,再焦躁段勇先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在张剑挑衅的话说完以后,段勇先像是泄气的皮球般迅速冷静下去,噘着嘴道:“好吧、好吧,关瑜那里我尽力,卡莫拉那里我也只能说去尽力而为。能不能成事,你小子去祈祷吧,我不能给出任何保证。”

“不要你的尽力,而是必须搞定。”见他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张剑一正色:“你搞定这两件事以后,我想我们也可以坐上飞往班加西的私人飞机,开始这次的天价营救行动了。”

看到张剑说话时那种不容置疑的神态,段勇先再次摇了摇头、愠怒中指着张剑轻声骂道:“你大爷的啊!你小子这是在给我下死命令,真当你接单生意就变成大首长了呀?”

“谁接的生意谁做主,规矩是你定的。”完全不理会他的愤怒,张剑转身走向后堂:“这次我就当一次大首长,你不服也不行、爱咋咋地……”

第5章 最有可能的对手

军人遵守命令,自然也会遵守规则并坚守原则。

谁接到的生意就由谁来做主,谁揽来的事谁负责。

在小组内部确定新任务领导权之后,只是短短几天内张桥便做出了一系列动作,为小组前往班加西做好了一切准备。

AC米兰大老板最先发声,他责令意大利外交部照会利比亚过度委员,要求多股势力组合起来的过渡委员会调派得力人手,全力协助即将前往那里的国际救援小组去搜寻、营救失踪的意大利公民张心凌。

接着在旅欧华商联合会出动后,欧盟和北约组织紧随在意大利外交部之后也向利比亚过渡委员会正式发出外交照会。

然而最铿锵有力、令人大感意外的发声,却是来自正在紧张地进行着撤侨行动、驻利比亚的中国大使馆。

得知一名华侨在班加西失踪,驻利比亚使馆大使直飞班加西、面见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

中国大使见面后,掷地有声地说道:我华人华侨的生命和财产必须得到应有的安全保障,在任何国家的华人华侨皆我同胞。过渡委员会务必尽全力协助营救小组,尽快地将失踪的张小姐找到,并安全地营救出来。

务必、全力、安全地。这样三个词汇出现在中国驻利比亚大使口中,着实让正处于内外交困中的利比亚过渡委员会意识到了此次事件在中国大使心目中的严重性与紧急性。

面对这种强大的外交压力,当张剑、段勇先和匆忙从庞培赶回那不勒斯的杜邦会合后,一起登上张桥的私人游艇时。

利比亚过渡委员会做出了明确表态:将赋予“蓝鸢尾”小组全体成员人身、临时住所不受侵犯,免受行政管辖、司法裁判,免除关税、海关检查,以及使用密码通信和派遣外交信使全部的外交特权。

同时允许“蓝鸢尾”携带不包括重型武器在内的枪支弹药,用于自卫和反击可能出现的暴乱分子袭击……

“哎呀我去,这张大老板太牛了吧!”

当接到直升机送来、来自各方文件之后,在游艇上负责电讯设备和信息接收的杜邦先是惊得大叫了一声。

叫声过后,他转头看向坐在他身后不远处,正在悠闲地欣赏着地中海风光的张剑:“我说班长,你这是接了单牛叉到家的生意啊!这样的老板,不但按咱们的要求给买武器,按你的要求给搭配战地医疗。还整得北约、欧盟、意大利和中国大使都出面了。这次的营救行动,我想应该是咱入行以来最轻松、最容易的一次行动咯。”

“理想的事永远很美好,现实却往往很残酷。”听到杜邦的话,张剑从海上收回了目光。

正色地看向他,张剑若有所思的说道:“之前收到的情报,你应该还记得吧?根据情报显示,绑架那些人质的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垂死挣扎的卡扎菲部下里那些散兵游勇,第二种可能是地方军阀为了某种政治利益实施绑架。”

话到半句,张剑微微侧头盯住了一言不发、正在思索中的段勇先,接着说道:“而可能性最大,也是最可能完全不去顾忌北约、欧盟、意大利甚至我国大使外交压力的就是那群疯子一样的‘复国组织’武装分子。”

“不错,最大可能性是那群混蛋。据情报显示,那个“复国组织”与‘盖达组织’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他们仇视美国,完全可能不顾及北约、欧盟和我国大使的外交压力去胡作非为。”感觉到张剑看向他,段勇先停止沉思开了口。

说话间将怀中笔记本转对向杜邦和张剑,指着上面说道:“扎耶夫,根据情报显示这个家伙现在是‘复国组织’的二号人物。这只‘独腿怪’在伊拉克、埃及的很多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中都是核心角色。”

话到此处,段勇先重重地在笔记本显示器上敲了敲:“只有他才有最大有可能,敢去胆大妄为地绑架多国人质,做出令人想不到的恐怖事件来。”

扎耶夫、美国佬悬赏一千万美元缉拿的恐怖分子。他竟然变成了利比亚“复国组织”的二号人物,他将极有可能成为此次搜救行动的对手。

这样的一个情报分析结果,让张剑和杜邦听完段勇先的话以后心情一下子沉重和略有些紧张起来。

然而对于从猛虎大队走出来、在“蓝军旅”退役的三兄弟来说,那一丝紧张只是稍纵即逝。

只是极短地沉静之后,张剑盯着笔记本显示器上那张脸,冷冷地说道:“管他是什么人物,就算他是拉丹那个老匹夫。只要敢绑架、伤害我们的同胞,只要敢挡小爷的财路,我们都要将他清除掉。”

“没错,曾经伟人说过‘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我们也与时俱进一下,‘一切恐怖分子都是纸老虎’。”听到张剑的话,杜邦重重地点了点头,异常坚定地开口说道:“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必然可以‘来之能战,战则必胜’。”

见两个老兄弟如此坚决、坚定,段勇先关上电脑,站起身来。

回望那浩瀚的海洋,看着天上掠过的海鸟,段勇先若有所思地说道:“‘来之能战、战则必胜’,希望这一次我们的战斗口号可以在异国他乡成真。希望这次我们可以通过这次行动不只是收货大笔的酬劳,更能让全世界真切地见识到我中国军人的战力吧!”

听到段勇先此番话,杜邦更加坚定地也站起身来:“对,既然对上了美国佬都收拾不了的扎耶夫。我们不只要挣钱,更要让全世界见识到我中国军人的威武战力。”

“我们的国家和平得太久了,确实是该通过我们的行动,让全世界看一看我中国军人的真本事了。”两个兄弟起身说出了相同的话,张剑也跟着站起身、走到了段勇先的另一侧。

望着那些掠过的海鸟,张剑随即高声叫道:“利比亚、小爷来了。扎耶夫、你个杂种不放人质就乖乖地给小爷等死吧!”

“利比亚、我们来了!扎耶夫、你个杂种等死吧!”张剑一言说出,两个兄弟同时附和着、对着前方的海洋咆哮。

狂龙伟业-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剑, 杜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