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来欺君-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月, 齐昊

穿越来欺君-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月, 齐昊

第1章 竟然穿越

“顾郎,顾郎你醒醒啊。你怎么舍得丢下我啊……”

“顾郎啊!”

谁啊,大晚上不睡觉在这鬼哭狼嚎什么呢!?

听着这凄厉的哭声,配上那断断续续像水龙头般的哽咽声。顾月只觉得脑门生疼,正欲开口大声责骂一番。不曾想,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当真吓一跳!

这一屋子的古香古色,还有眼前这哭的断肠的古装美人。

这,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见此顾月咽了口唾沫:“那个……姑娘这是哪?”

面前的古装美人见她忽然醒来,大喜,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

忙道:“顾郎,是我啊。我是柔儿啊,你不记得我了?”

柔儿,不错,这名字倒是和眼前这娇滴滴的小美人挺相称的。但是顾月发誓,无论是这名字,还是这人她都没有见过。所以当真是一点不认识。

而且有没有人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一秒她不是正躺在家里的浴室舒舒服服的洗澡么,怎么下一秒场景就变成了这样?

“不是,姑娘你先听我说。那个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是谁,你是谁?我俩是什么关系?”将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问了出来。顾月觉得心头舒坦了不少。

可眼前的小美人似乎就不怎么舒坦了,此刻她一双柳眉几乎快要拧巴成一条线了。

双唇也是咬的死死的,像是做了好一番的心里挣扎。才开口道:“顾郎,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顾月很诚恳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她也算缓过神来。按她看电视剧的经验来说,她这应该是穿越了。只是,她这穿越有些奇怪。不光是面前美人对她的称呼很奇怪。

就连她自身的穿着也很奇怪,虽然只穿了一件轻薄的里衣。但她那胸口裹的啊,就差被挤成一块钢板了。

所以,她现在很迫切的需要搞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毕竟这穿越不可怕,穿越的不明不白才可怕。

只是虽然她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听了一遍后。

还是忍不住惊叹道:“姑娘,你再同我开玩笑吧?!你说我不但女扮男装,还参与了皇子之间的夺嫡之争?”

这话信息量太大,顾月需要好生理顺下。

沈柔儿却很是坚定的点头:“小姐,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这都是当初你一手策划的啊,你说为了巩固天下山庄的地位,所以才选了投靠了最可能继位的容王啊。而且这两年来小姐,你可是帮容王出了不少主意呢。”

她说的很是从容,可顾月听得却是胆战心惊。

天啊,别人穿越来不过就是谈个恋爱而已,为啥她过来以后要做怎么多少呢?少庄主,还是容王的谋士?

这,这她当真可以应付得来么。

她这边还没想出了理所然,那边沈柔儿便开始和她诉说过往的事情。她说了许多,她唯一记住的就是。

这身子的主人名叫顾长月,和她的名字顾月仅有一字之差。如此说来,倒是还算方便,至少省下来她记名字的烦恼。

五日后她身子大好,七皇子齐瀚而闻讯登门拜访。

“见过容王殿下。”顾月按照这几天恶补的礼仪,行礼道。

所幸的是她悟性高,南周国的礼仪也不烦太繁琐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齐瀚见状只是上前一步扶住道:“顾先生,大病初愈不必多礼。如今身子可好些了?”

“多谢殿下关心,顾某已无大碍。”顾月,淡淡一笑回应道。

两人落座后,顾月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人。不得不说他生得极好,清朗而整洁的月牙白锦绣长袍。内紧外松十分得体合身,发丝用上好的无暇冠玉束了起来。

一双眸子顾盼生辉,远远望去竟比那天上的繁星还以璀璨几分。

鼻若悬梁,眉如墨画俨然一副霁月清风,不外如是的模样。估摸着他被顾月打量了有些久,不由得眉头微蹙,“顾先生,本王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不然她为何这般看着他?

顾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

赶忙轻咳一声掩饰道:“没,没有,殿下方才顾某在想些事情。故而有些失神了,委实失礼。”

容王殿下闻言,倒没有怪罪,反而温和的问道:“顾先生,可是在想此处落水一事究竟是何人所为?”

的确她这次落水并非意外,这点柔儿早就同她说了。但顾月还是没料到他这般直接,微微一怔,才颔首:“正是。”

顿了顿,瞧他没什么异象又接着说道:“以顾某拙见,此次的事情定和那凌王殿下有关。此人若是不尽早除去,只怕对殿下来说会是个极大的隐患。”

这凌王殿下又是何许人也呢?乃是眼前人的死对头,南周国当朝五皇子。心机深重性情冷漠,是个极难对付的人。所幸的是他本人虽然十分厉害。可惜家族势力太单薄,母妃不得宠又过于柔弱。

听着她这番话,容王齐瀚沉默了许久。就在一双剑眉即将拧成一团时。

他似乎终于妥协了,“好,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顾先生你去办。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同本王开口。”说完后便匆匆的转身离去。看的沈柔儿那叫一个不解。

忙追问道:“顾郎,殿下他这是怎么了?”

“放心吧,无事,他这是典型的内疚,毕竟第一次杀自个的亲兄弟是这样的。久了就习惯了。”顾月说的一脸的淡然,好似她对此很有经验一般。

听得沈柔儿明显身子一僵,可震惊过后还是不免多问了句:“不过,顾郎为何一定要杀那凌王呢。他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啊。要知道一个不小心我们很容易惹祸上身的。”

无疑她这是实话,但正因为她说的是实话。故而,顾月才不得不为之。

见她不懂,索性顾月挑明道:“就是因为他难对付,我们才要趁早解决啊。不然等他日后壮大起来,那第一个要杀的不就是我们。再说了,他既然都已经对我动手了。那就是起了杀心一次不成,保不齐还有第二次。与其坐以待,我们倒不如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如此才能化险为夷。”


第2章 准备刺杀

这样一说,倒也没错。沈柔儿闻言,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又道:“那顾郎,你可有什么计划,或是需要我配合的吗?”

说到这顾月,却不似刚刚那样很快回应。而是扬唇一笑道:“计划倒是没有,不过暗杀这种事情啊。不需要什么计划,只要我们够多心够狠就行!”

如今人她无需担忧,无论是这天下山庄,还是这容王齐瀚的人。都足够她用的了,至于心狠嘛。她原本就不是什么白莲花,况且她这也算是为顾长月报仇了。如此说来,倒没什么下不了手的。

于是乎连夜她便组建了人马,为保万全她还特意安排了弓箭手和暗卫队。基本上可谓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万无一失。然后有一点她却百密一疏了。那就是她并不知道那传说中的凌王长什么模样。

“柔儿,你身上可有那凌王齐昊的画像?”顾月如是的问道。

沈柔儿也没想到这个问题,毕竟她这失忆来的太突然,她也难免会有所疏漏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顾郎,我身上没有,要不我现在就回去取给你。没记错的话府上貌似有。”

现在去拿恐怕是来不及了,但想着有总比没有强。顾月最终点了点头:“成,那你路上小心点。”

说完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赶忙追问了句:“等等,柔儿,你先同我简单点形容下他大概长什么模样,比如身高啊,体重啊,脸型之类的。”

这样至少她也不至于太过抓瞎,沈柔儿一想估摸着也是这个道理。

便立马开口道:“凌王殿下,身高七尺,喜穿水墨色和玄色外袍。生得风流韵雅,却也不失杀伐之气。最擅长用剑,一把寒光剑更是舞得出神入化。总之远远望去是个嫡仙般的人物。不过此人全身上下都仿若罩着一层寒冰般冷傲孤清,令人分毫不敢生亲近之念。”

她说的蛮多,顾月呢,也很是认真的听着。可惜记住的却寥寥无几,甚至于她还在脑海中浮现了一幅画面。试图想要将其脑补出来,然而难度太高最终尝试失败。

故而,顾月只得无奈道:“算了,柔儿你还是别说了,赶紧回去拿画吧。我在这等着,大不了等你回来再动手便是。”

沈柔儿闻言自是片刻都不敢耽搁哧溜一声,人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与此同时顾月,也按照约定老老实实的等着,可等着等着她却忽然看不知从哪冒出的小孩。

竟然误入到了她布下的天罗地网中。错伤无辜可不是她乐于见到的事情,于是她赶忙上前,“小娃,这大半夜的你上街来作甚?你爹爹同娘亲呢?”

那小孩估摸着四五岁的模样,生得很是可爱。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她回应道:“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哥哥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她送?此刻只怕是不方便吧,毕竟她还要截杀齐昊,还要等沈柔儿拿回画像呢。

像是看出她的犹豫,那小孩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无比可怜的央求道:“哥哥,求你啦。帮帮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回家的路了。呜呜……”

那小模样说多可怜便有多可怜,弄得顾月一看当即就心软了。

迟疑了片刻,最终颔首:“成,那我送你吧。不过,你可记得你家的大概位置?”毕竟她对这一块,也不算太熟悉。

所幸的是那小孩不知回家的路,却清楚记得家里住在哪里。一番描述后顾月也了然于心了。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往前走,岂料走到转角暗巷处,那小孩竟忽然甩开了她的手。

咻地一声,就溜不见了。那动作快的,让顾月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什么情况!?

见此她正欲开口大喊,问其跑什么啊。不曾想一回头,竟忽然撞到一白衣男子。此人正巧站在她的身后,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面带着三分笑意。淡淡的望着她,那模样宛若画中的仙人般。

甚是出尘决绝,以至于顾月都忍不住看呆了眼。

直到那男子开口道:“我有那么好看吗?”

顾月才回过神来,干笑了一声,“呵呵,好看,兄台你生得委实很好看。”

那人闻言面色却明显一变,即便是极力克制。嘴角却终是忍不住搐了搐。瞧着他这副模样,顾月以为自个吓着人家了。赶忙又道:“兄台,你大半夜在此作甚?该不会是你也迷路了吧?”

有趣,委实有趣!

原本对于外界那些传言,齐昊是不相信的。毕竟,怎么可能落个水就失忆了。这不摆明是一出阴谋么。

可如今瞧着她这副模样,他倒是有半信半疑了。但亦或者她压根就是再同他演戏,既然如此的话。他倒想看看,她究竟能弄出个什么花样来。

于是,齐昊笑了笑颔首道:“正是,不知小兄弟是否知晓,这最近的客栈在哪里?”

顾月听到他这话,则是彻底傻了。

今天是怎么了,这一个两个的全都迷路了。难道这古代人方向感如此之差么?

“怎么,小兄弟这附近难道没有客栈吗?”见她就不言语,齐昊又问道。

“不,不是的,有,就在前面不远处就有。”顾月见状赶忙开口解释道:“只是,刚刚我也是送一个小孩回家。他也说他迷路了,谁知道刚走到这。他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哦,原是这样啊。齐昊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会不会是那小孩,又想起回家的路了。所以才自个先跑回去了。”

这……诚然这解释有些不合理,但看眼前的情况。再不合理,估计也是唯一的解释了。

否则难不成这小孩凭空消失了么?

故而,顾月闻言赞同道:“应该是吧,那兄台若是不嫌弃的话,要不我送你过去吧。”

可以和帅哥独处,还是这样的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帅哥。

顾月自然想要把握机会,虽然她现在还是男儿装。但归根结底还是颗少女心啊。

齐昊也没有拒绝,而是眉间一挑,笑道:“那再好不过了,就有劳小兄弟了。”说完,还做了一个先请的手势。

不错,人长得很帅,还很是谦和有礼。是个翩翩佳公子,顾月高兴的想着。全然不知道,此刻她眼前的人究竟是谁。更不知道,不知不觉中她已掉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


第3章 救你出去

刚抬脚没几步,顾月猛然反应过来:“那个,兄台,要不我们绕个路吧。不要走前面那条街道,从后面穿过去吧。虽然远了点,但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齐昊自然知道她为何要绕路,但面上却佯装不知,奇道:“为何啊,小兄弟,实不相瞒我这舟车劳顿的很是辛苦,想要早些歇息呢。我看我们还是走近道吧。”

这,这……

前面那条街道上有她早就准备好的埋伏,若是他俩现在怎么贸然过去。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而且若是被那群人误会了,以为他便是凌王殿下。那岂不是更糟了。然而,关于这点她却是一个字也不能说。

所以支支吾吾了半天,顾月也没说出个理所然来。最终,只得瞎编乱造道:“可是,我听闻前面那家客栈很坑人,老板更个不良商贩。要不,兄台我还是带你去另外一家吧。”

“诶,无妨,出门在外嘛。就是来花银子的,小兄弟你快些带我去吧。”齐昊见状,笑着拒绝道。

话已至此,顾月还能说什么呢。除了硬着头皮上她已别无选择。

不过很幸运的是,路过的时候她竟然看到沈柔儿回来了,而且还站在她原先的位置上。于是乎,顾月不动神色的朝她眨了眨眼睛,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便是:等着她把这过路的帅哥送走后,立马就回来。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刚眨完眼睛。只听见“嗖”的一声,一只长箭竟破风而出直直的朝着。她身旁人袭来,见状顾月大惊,仿若一个响雷从头顶劈下,顿时让她看傻眼了。

倒是齐昊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不缓不慢的抽出佩剑。一个反手就将那长箭给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这时,顾月才反应过来,大喊道:“柔儿,你在干什么啊!?”

只可惜,此刻沈柔儿站的地方太高。只觉得耳畔风声呼啸,全然没听清楚她说什么。而她身旁的人,又的确是凌王齐昊无疑。所以她还以为顾月这是在夸奖她反应够快呢。

于是,立马大手一挥。顷刻间弓箭手齐齐拉弦,长箭宛若雨下密密麻麻的朝着齐昊袭来。

这长箭阵原本就是顾月设计的,所以她知道有一条逃生的路。这也是为何明知她也在下面。沈柔儿竟然敢让人放箭的原因所在。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顾月的确没事,但不光是她没事。她身旁的齐昊也无事。

因为他们在上面奋力射箭,而顾月却在下面拉着齐昊。朝着逃生的路,拼命的往前逃跑。

如此一来,即便是他们这边箭如雨下也丝毫奈何不来他们。

见此情况,顾月大喜,对身旁人说道:“看吧,我没骗你吧。别怕,跟着我走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齐晟此刻左手被她拽的紧紧,右手拿着寒光剑。脸上的表情,竟然比眼前的箭雨还要诡异几分。

沈柔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估摸着顾月应该是被齐昊给挟持了。否则的话,她又岂会帮他呢。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刺杀皇子这等大事既然开了头。那就不能不了了。

于是长箭不行,她立马将杀手和暗卫都派了下去。而她自个则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将顾月给救出来。

只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这些人刚下去。

还没来得及动手呢,顾月却忽然站到了齐昊的面前。张开双手道:“退下,你们通通给我退下!”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皆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顾月,见状却是气愤无比道:“怎么,现在连我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我是让你来暗杀凌王齐昊的,你们现在这是作甚。为何要乱杀无辜!”

她这话一出,众人更是不解。难道他们都撞鬼了,她身后这个人不正是凌王殿下,齐昊吗?!

沈柔儿看着她这奇怪的举动,也坐不住了。立马就从高处飞了下来,正欲开口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曾想她刚落地,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只见齐昊双脚一踮,将顾月凌空抱起。

而后,两人竟然踏月无痕的消失在这无边的月色之中了。

“我们要去哪里啊?”顾月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一面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一面害怕的问道。

估摸着齐昊从来没被人这般抱过,况且这顾长月还是个男子。见此他不禁俊眉轻蹙了蹙,并没有回答。可脚下动作却不慢,选了个僻静之处顷刻间便落了地。

而重新回到地面的顾月,则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甚至于还忍不住拍了拍胸口,这飞檐走壁的当真把她给吓着了。其实也不怪她,她一现代人莫名其妙就被穿越了过来。虽然被沈柔儿“急训”了几天。

可凌空而飞还是第一次啊,而且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她没有吓得大叫出来,已经很不错。哪里还顾忌得了其他。

但这一幕落在齐昊眼里却是甚为怪异,让他都不禁开始怀疑。这人还是那个他以前熟识的,打不怕骂不怕特铁骨铮铮的顾长月吗?她以前也是这般文弱书生样没错。

可却不似她这样啊,念及此,齐昊朗声道:“刚才多谢小兄弟出手相救,敢问小兄弟高姓大名。也好让我铭记于心。”

救命之恩大过天,他这般询问倒也算合情合理。

顾月呢,刚落地脑子还没转过来。便直言道:“哦,我叫顾长月,人们都叫我顾先生。”

顾先生?齐昊闻言佯装惊讶,道:“在下冒昧,竟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小兄弟您竟然是南周国鼎鼎大名的玉面郎君—顾少庄主。”说完还特意拱了拱手,以示尊敬。

虽刚来不及,但顾月早已习惯了众人对她的称呼。

所以呢,丝毫不惊讶的摆摆手,“诶,兄台不必在意,都是虚名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倒还是这般的虚伪,呵呵,齐晟见她这副模样。心底狠狠的鄙视了一番,面上却不动声色,道:“顾先生,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


第4章 各有阴谋

顾月觉得他俩虽相识不久,但却分外投缘。

而且刚刚那一幕,他们也勉强算是经历生死了吧。故而,对他也多了几分莫名的好感。所以见他怎么说。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反而是笑了笑道:“兄台,你但说无妨,顾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知,顾先生为何要刺杀凌王殿下?据我所知,凌王殿下可不是个好惹之人啊。”最后这句话,齐昊说的一脸的诚恳,眼神中更是带着满满的担忧。

丝毫恶意和打探的意思都没有,一时间让顾月竟全然没了防备。

只是瞧了瞧他,确认他当真不像坏人。

才无奈的唏嘘一声道:“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想来兄台你是外地人。有所不知吧,这凌王殿下,与我家主子乃是死对头。又多次想要暗害我,故而为求自保我才出此下策啊。”

“哦,怎么说来,那凌王殿下委实可恶。敢问顾先生的主子是何人?”齐昊明知故问道。

顾月闻言却是甚为惊讶,用一种“这你都不知道”的眼神看了看他。见他竟真的回以茫然不知的神色,才解释道:“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不争气的容王殿下喽。”

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不禁问了句:“兄台,你叫什么,从哪里来啊。怎么会知道我的名讳,却不知我是容王殿下家的谋士呢?”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想来她这玉面郎君的名号,再出名也压不过人家皇子的名讳啊。

齐昊听言却并未着急,反而是不缓不慢道:“我乃是岭南县人,刚到这京都城没多久。对于殿下们的名讳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对朝中的事情却不甚了解。可家母早些年曾受过天下山庄的恩惠,故而我们一家对天下山庄。乃至少庄主你都十分的清楚。毕竟受人恩惠千年记嘛。”

哦,原是如此啊。顾月听了他这番说辞,了然的点了点头。

又问了句:“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来这京都城准备做什么啊?若是没有好的去处的话,要不来我顾府吧。”

这样文武全才的帅哥,就算是留在身边做个护卫什么的也是好的啊。顾月美滋滋的想着,全然没感觉到不远处的屋檐上。一群黑衣人正准备伺机而动。

估摸着齐昊没想到她会怎么说,微微一怔,才反应过来,“我啊,叫长生。是来京都寻亲的。”

寻亲,那寻到了吗?

这短短几字顾月还没来得及问,只听闻“嗖嗖”的几声。一枚枚特质的暗器,便朝他们袭来。

见此情况,顾月大怒,以为这些还是她的人。赶忙将齐昊护在身后道:“别怕,我来和他们说。”

说完更是大步一迈上前,怒道:“有完没完,不都和你们说了嘛。不要乱杀无辜,他又不是我们要杀的人,你们还出来作甚。还有夫人呢,让夫人出来见我。”

她口中的夫人自然是沈柔儿,可惜这些人压根就不是她的人。又哪里知道什么夫人不夫人的。

“胡言乱语的说些什么呢!”那领头黑衣人见状,道:“行啦,废话少说,你们通通拿命来吧。”

说完亮出手中的长剑,齐刷刷的朝她刺去。顾月哪里会武功啊,原本她以为这是她的人才敢如此冲上前。不曾想竟然不是,立马就蔫了赶忙转身。

抱着齐昊求救道:“长生,求我啊。我不会武功啊!”

齐晟自然不愿意帮忙,这原本就是他的安排的人。他本就是在今天得到了消息,想要将计就计诛杀了顾长月。毕竟上次落水失手后,他可一直耿耿于怀呢。

这次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他又岂会轻易放过。只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顾长月竟然会抱的他怎么紧。整个人更是像个八爪鱼似的黏在了他的身上。

怎样扒都扒不下来,而他的手下则是更加无奈。刀剑无眼的,他们既不敢上前怕误伤了他。又不能停手,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僵局之中。就在这时沈柔儿的人帮却终于赶来了。

看着眼前深陷困境的顾月,她立马就开口道:“顾郎,莫怕,我这就来救你。”

说完片刻没有耽搁,立马带着他们的人和那群黑衣人厮打了起来。

虽然齐昊也是早有准备,可他带的人明显没有顾长月他们准备的多。再加上有沈柔儿这样的高手在,双方交锋没多久败局就很快显露了出去。

而这时,被缠斗的抽不开身的沈柔儿则是立马,掉了一队暗卫想要去将顾长月救回来。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还是将齐昊给诛杀了。毕竟他们今日已经算是彻底识破了脸皮,如果今晚不杀了他。只怕是后患无穷,所以原本只是看热闹的顾月。

见着自己的人,又再次像身旁的齐昊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顾月甚为不明,一面示意阻止,一面朝着人群大喊道:“柔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沈柔儿此刻正被那为首的黑衣人给缠斗着,耳边忽闪而过的都是刀剑的声音。

哪里还听得清楚她说什么,只是看着她那着急忙慌的模样。以为她是在求救,便立马回了句:“顾郎,你快些过来,与我们汇合!”

她本是习武之人,这话又喊得极为大声。顾月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她倒是想过与他们汇合。可是,这,这,瞧了一眼前面挡路的两帮人马。若是她此刻强行冲过去。

只怕还没靠近她呢,人便一命呜呼了。于是纠结一二,最终顾月还是躲回了齐昊的身后。

“长生,那个,要不我们先跑吧……”瞅了瞅眼前的形势,顾月拽着他的衣袖道。

此时齐昊一面应对着朝他发起猛烈攻击的人,一面又要护着她。确实很束手束脚,只得颔首道:“好,抱紧我。”话音一落,两人再次凌空而飞。

可有些事情吧,可一而不可再。

上次他们便是用这种法子逃走的,这次无论是沈柔儿还是那群暗卫都早有防备了。

尤其是听着沈柔儿大喊道:“快追,千万别让他带着少庄主跑了!”

这话一出众暗卫半点都没有犹豫,齐刷刷的也跟着纵身一跃朝他们追去。而齐昊也不知是本能反应,还是想着终归有她怎么一个人质在手。毕竟安全,竟片刻都没有松开她的手。

两人就这样紧握着右手,脚下生风跑的飞快。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月都有些喘不上气了,可他们却一直紧跟其后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见此,顾月摆手道:“长生,我……实在跑不动了,你放了我,快走吧!”

她的意思很是明白,这原本就是她安排的人自然不会伤她。若是搁在以往呢,齐昊也定会立马将她抛下。只是不知为何,他今天委实很反常。尤其是看着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

竟像是着了魔,一口回绝道:“我绝不会弃你于不顾的。”说完还没等顾月反应过来,便拉着转身飞奔而去。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穿越来欺君-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月, 齐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