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手札-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夏冷情, 欧阳奇

嫡女重生手札-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夏冷情, 欧阳奇


第1章 重生

一夜之间,夏冷情从年老色衰回到了幼年,夏凉情用了几天时间来适应这个过程,之后,夏凉清心里升起前所末有的兴奋,一切又重新来过,一切都还能补救,一切都没有过去,还能选择,在自己清楚有理解能力的情况,重新来过。

“情儿,娘真是命苦。”冷茹玉哭哭啼啼的道:“当年你爹爹跟娘亲那是情真意切,私下里你爹爹更是多加保证会照顾娘亲一辈子,也只爱娘亲一辈子,恩爱十几年,如今却被公主看上,你爹爹被逼要娶公主,娘亲怎么就那么命苦,这日子才刚刚好过一些,你爹爹才刚刚出人头地,这一切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夏冷情很冷静的看着眼前哭的悲痛欲绝的妇人,这是她的亲生母亲,还没出嫁前是冷家的嫡出大小姐,美貌更是让无数男子着迷,偏偏被一个叫夏宗根的穷书生给哄骗到手,还不顾家人的劝说反对,一心一意的跟着夏宗根。

当时的夏宗根就很有野心,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为了更快的速度出人头地,夏宗根选中了冷茹玉,这个又美又是大户人家的嫡长女,很快夏宗根就借着种种借口,接近冷茹玉,更是得了冷茹玉的身心,当年冷家是尽力反对,无奈冷茹玉失了身心,夏宗根又是可造之材,冷家这才不情不愿的同意了这门亲事。

成亲时,夏家连个宅子都没有,还是冷茹玉的娘亲不忍自己的宝贝女儿受这般的苦,给添了宅院还有不少的嫁妆,保证冷茹玉成亲之后的生活不会太苦。

夏宗根如愿得了美娇妻,又得了一笔钱财,加上冷家的关系和支持,一步步的冒出头来,在京城这个众多大官皇亲国戚的地方,被众人所熟知。

本来这样也算是美满,可不则风云,冷家被恶人暗害中伤,皇帝一怒之下,将冷家全部成年男子贬去官职打入大牢,一日之间,冷家老太爷死在牢中,冷家老太太也知道后,也跟着去了,几位成年男子悲痛欲绝,也没能在牢中活着出来,冷家一下子全部败落,好在没有牵连到出嫁女子,这也算是皇帝的慈悲之心吧。

现在想来,夏冷情扯出一个冷笑,如果没有重回到十岁,夏冷情不会知道,一开始,就是一个局,一个很大的局。

冷茹玉自顾自的哭诉:“大安公主可是皇太后的宠女,连皇上都要哄着她,要是嫁给你爹爹,娘亲还能有什么位置,只怕到时候连个下人都不如,你爹爹也不敢出声,要是谁敢不从,我们一家大小可都得丢了性命,老天怎么就那么不公平,天下男子何其多,大安公主怎么就看上了你爹爹。”

夏冷情冷冷的道:“娘亲可以顺从大安公主,这样就能在大安公主底下活着。”

冷茹玉惊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般的说出冷淡的口气和让自己低头的话,冷茹玉一想到要自己低头,就更是委屈:“娘怎么说也是大户名门望族的嫡出大小姐,还是你爹名媒正娶的嫡妻,按律法,只有我是你爹的嫡妻,之后再娶最大也是平妻,在名份上要低娘亲一等。”

“娘亲不想低人一等,那就跟大安公主对着干,看谁能压过谁。”夏冷情不想听母亲在这里哭诉,人生很美好,不能在母亲的悲情中浪费时光。

第2章 母亲的心计

冷茹玉哭的更委屈:“娘亲要是能干过大安公主,你爹爹也不会娶她了,娘亲现在没有了娘家支援,身份上又没有大安公主金贵,更没有皇上当背山,拿什么跟大安公主对着干,情儿,娘亲只能指望你了,你是娘亲的心头肉,一定要帮娘亲啊。”

自己没能力保住自己的地位,也没能力去打倒敌人,却要求一个只有十岁的女儿来帮忙,真是可笑,娘亲就没想过,这样会为自己的女儿招来灾难吗?就不怕自己的女儿受伤害吗?把一个十岁的女儿推出去,心里能好过吗?

在以前,夏冷情觉得娘亲说的很有理,自己是娘亲的心头肉,娘亲被欺负,做为亲生女儿,为娘亲出头也是很应该,现在想想,娘亲是多么的自私,对自己是多么的不公平。

“娘亲放心,我会和姐姐一起保护娘亲,不让娘亲受半点伤害,就是丢了我跟姐姐的命,也要会护娘亲周全。”夏冷情想到了比自己大两岁的亲姐姐。

“不能,情儿,你姐姐从小就娇弱,在外人面前更是温顺有礼,这帮忙之事,你姐姐不适合。”冷茹玉想到自己的大女儿,就有些得意,这个大女儿又漂亮又聪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以后一定能更加的招人喜欢。

夏冷情心里冷笑,母亲的偏心,从每一句话里都能看出来,只怪自己以前太相信自己的母亲,又从小被母亲带大,分不清好坏,也分不清公平或是私心,总觉得母亲都是对的,不对的是自己,也从不怀疑母亲的爱。

“姐姐聪明漂亮又深受爹爹的喜欢,如果姐姐都不适合,那我就更不适合。”夏冷情想着母亲还能拿什么来说服自己。

冷茹玉还没发觉自己的小女儿有什么不对劲,但为了说服自己的小女儿,冷茹玉还是很有信心的:“你姐姐就是因为聪明漂亮又深受你爹爹的喜欢,才不能出面,万一要是你姐姐没帮成忙,又惹得你爹爹的不高兴,那我们就都完了,情儿,你来帮娘亲,还有你姐姐做靠山,要是出事了,还有你姐姐和娘亲来保护你。”

还真是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夏冷情扭过头去:“每次都是姐姐不适合出面,却也没见姐姐有帮我这个妹妹,娘亲只会哭,这次,我不想帮娘亲了,娘亲自己的事,就自己去解决吧,女儿还小,还要留着点名声过日子。”

冷茹玉就是再迟钝,这会儿也发觉出夏冷情的不对劲:“情儿,是不是有谁在你面前说了娘亲和姐姐的坏话?”

“没有人在我面前说什么,是我不想管。”夏冷情转身,缓缓的往前走:“我先回屋了,娘亲也少哭一些,大安公主的事,娘亲是无法去改变了。”

冷茹玉紧紧抓住夏冷情的手臂道:“情儿,求求你,帮帮娘亲,娘亲是无法改变大安公主跟你爹爹成亲,却可以在成亲时,保留娘亲这个正妻的一点尊严,只要情儿帮娘亲一把,娘亲在外人面前,还不会落到一点颜面都没有,这也是为了你好呀,嫡妻正妻所生的女儿,总是高人一等,情儿也不想被别人看轻,影响到以后的日子吧。”

“娘亲是要我去大闹吗?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说明大安公主不如娘亲?”夏冷情停下脚步,缓缓的问。

第3章 反讽

“不会的。”冷茹玉哭道:“情儿还有娘亲爱着你,还有娘亲不会离开,外人总归是外人,没有娘亲这般的爱你疼你保护你,情儿,不要因为外人,而不听娘亲的话。”其实冷茹玉心里没说的是,夏冷情本来就长的一般,又没什么才华,只要不是太过份,总归还是能嫁出去,当然,要是有背景,会嫁的更好,没背景,就是名声再好,也没法找个好婆家,还不如帮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以后靠着母亲和姐姐找个好人家会更好。

“娘亲这般的爱我,一定会不忍心让情儿在一众大人面前喊话,因为娘亲一定知道情儿很胆小,大点声说话都不敢,要是听了娘亲的话这样做,情儿会一直害怕的睡不着,睡不着就会生病,娘亲一定不会让情儿生病的,娘亲那么爱情儿。”夏冷情说这话的时候,话气带着冻冷,表情和语气跟说的话完全不一样。

冷茹玉一愣,眼泪都忘记流了,今天的夏冷情很不一般,这些话要是在往常,夏冷情早就屈服,更是哭着喊着要为娘亲出头,现在却这般的冷淡,还懂得拿好听话来反驳。

“娘亲,我今日有些不舒服,头晕的厉害,可否先回房休息。”嘴上是问着母亲,可夏冷情却提脚就走,完全没有要等母亲同意的意思。

冷茹玉流着眼泪愣愣的看着走远的夏冷情,有些摸不着夏冷情的脾性,怎么突然就不一样了?

夏冷情回到屋里,屋里有两个丫环等候着她,还有两个小丫环忙进忙出,大丫环紫罗最先看见夏冷情,立马喊道:“小姐回来了,药刚送来,温温的小姐先将药喝了。”

夏冷情从出生就体弱多病,从开始记事起,就一直药不离口,所以十岁的夏冷情还是很瘦小,看着跟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样,皮肤还又黑又干,头发稀黄又干燥,身上就是皮包骨,从没有人说她好看,别人见了都往远远的躲着。

夏冷情坐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自己都觉得难看,这个年纪的自己,还真没有可取之处,难怪连自己的母亲都只会利用自己。

“把药倒了,这药吃了十年,也没见效,还不如不吃。”夏冷情看都没看药,这会儿还真有些累,不如休息会儿。

“不行啊小姐。”紫罗紧张道:“小姐身子那么虚弱,要是不喝药,只会更虚弱,这好不容易少生些病,小姐可不能说不喝就不喝。”

“那就放着吧,我一会儿自己喝,你们先出去,我休息会儿。”夏冷情在经历过一世之后,养成了独处的习惯。

两个丫环对视一眼,都觉得夏冷情越来越奇怪,小姐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不过她们还算是听话,乖乖的出去,将门关好,就怕有风吹进去,将夏冷情吹病了。

夏冷情等俩丫环出去后,将药倒在了花盘里,这些药没开对,喝再多也没用,想到喝药,夏冷情就想到前世那个药仙,得找个机会给药仙把把脉。

夏家的下人们都忙进忙出,恨不得分出多几只手脚来,夏家的老太太亲自指点看紧,生怕有一点点差落了,夏宗根更是往外买不少好东西回来,冷茹玉在小女儿面前没有成功,却又不想帮着自己的丈夫准备娶妻的婚礼,只好躲起来自个儿哭。

第4章 姐妹情薄

夏家的大小姐,夏冷情的亲姐姐,夏冷爱坐在自己的屋子里,这时,有一个穿着体面的婆子进来,很守礼的见过夏冷爱,还送上了带来的礼物,轻声说道:“大安公主对夏大小姐早有耳闻,知道夏大小姐不一般,今日一见,更是比传说的更美,大安公主嫁进夏家是皇上和太后的意思,夏大小姐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以夏大小姐的聪明才智,定能分清好坏,大安公主从小生长在皇宫里,出嫁才第一次出皇宫,大安公主不想刚来夏家,就见到不愉快之事,如果夏大小姐能去说服自己的生母,或是以嫡女的身份恭迎大安公主,大安公主会更高兴,也会待夏大小姐更好。”

夏冷爱把玩着手里大安公主送来的金手镯,拿在手里很有份量,比的上夏冷爱的所有金子重量,夏冷爱微微一笑回个简单的礼道:“大安公主一定是个好母亲,这礼我就收下了,望回告大安公主,我能有大安公主当自己的母亲,是三生之福,定把大安公主放在生母之上孝顺。”

婆子满意的笑道:“早就听话夏大小姐识礼懂事,还真是没错,今后定会伺候好夏大小姐。”

夏冷爱轻扶了婆子一把道:“母亲进门,做女儿的定当在门口跪迎。”

婆子笑的更加满意:“老奴算是完成了任务,还有夏大小姐生母那边最好盯着点,大安公主不想惹出什么笑话来,这对大家的名声都不好。”

夏冷爱轻笑道:“生母一向听我的话,大安公主身份地位美貌才华都高过生母,生母是个识趣之人,定是知道自己地位置,要是不知道,我会提醒她。”

婆子听完,这事就算完了,夏大小姐那么懂事,也省了一翻说词,更省了一翻劲儿,婆子还急着回宫里去回报,转身刚想走,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道:“对了,听说夏家有俩位小姐,那位三小姐可方便去见一面?”

夏冷爱捏着衣角道:“不用了,有什么事,由我转告就行,妹妹体弱多病,很少见外人,又长年有病在身,怕传染了出去,一般不让见。”

“原来是这样,那就麻烦夏大小姐将这个玉镯子送给三小姐,是大安公主的心意。”婆子一听到有病在身,就不想过去,自己一会儿还要回宫的,要是染了什么病回去,可就害了主子了。

夏冷爱送走了婆子,盯着盒子里的玉镯,很是喜欢,这玉镯看着不是很贵重,却是很小巧可爱,看着就让人喜欢,夏冷爱想着也没人知道,不如自己收了。

夏冷爱带着些点心来找夏冷情,连门都没敲,也没人通报,就直直的进了屋子,夏冷情不可察的皱眉:“姐姐怎么过来了,快坐下,紫罗,去给姐姐泡茶。”

夏冷爱一脸的嫌弃坐下来,好像坐了什么脏东西,快速的道:“别忙了,妹妹这里的茶水姐姐喝不习惯,我过来是想跟妹妹说一声,大安公主和爹爹成亲之事,妹妹也是知道的,这是我们的福气,以后有大安公主给我们当母亲,这身份地位可就跟着抬升不少,母亲一时半会的有些想不通,我们也就不用去理会,只要妹妹诚心诚意的接受大安公主,这事儿也就是好事一件。”

“娘亲最疼爱的就是姐姐,如今娘亲受了委屈,姐姐就没想过为娘亲出头吗?”夏冷情知道自己的姐姐很现实,谁好跟谁。

夏冷爱道:“这不是我能改变的,大安公主的事情,早就定了,何苦跟着做对,不如接受现实,还能得来不少的好处,妹妹可不能听了娘亲的话,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夏冷情一眼就看见姐姐手上的玉镯子道:“姐姐是不是忘记把玉镯给我了,这大安公主就是懂的收买人心,这还没成亲呢,就知道送些礼物来拉拢人心,看来姐姐是想好要站在大安公主那边,而把娘亲丢在一边了。”

夏冷爱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夏冷情会知道玉镯是大安公主要送给她的,这下子,夏冷爱是不敢独吞了,将玉镯从手上拿下来,重重的丢在桌面上道:“拿去吧,一个不值钱的东西,在大安公主心里,你就跟这玉镯子一样不值钱,随便就能收买,我只不过是懂分寸。”

“姐姐如何想是姐姐的事,我今日在这里说明,生母才是我心里的嫡母,不管生母如今有多么的失败,却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大安公主身份再高,也不是生母。”夏冷情不是有多爱自己的母亲,而是分清事实。

“随你怎么样,今天的话就传到了,要怎么做是你的事。”夏冷爱看不起这个妹妹,一无是处,还有点死脑筋,不懂得好好的归顺在自己的脚下。

夏冷爱不想在这里多呆,说完就走了,夏冷情拿着玉镯子,细细的摸着,在前世,这个玉镯被姐姐摔在地上,指着玉镯道:“你不配拥有它。”那时的夏冷情还以为自己做的不好,让姐姐讨厌自己,现在想来,不过是一开始就在姐姐心里没有她这个妹妹。

嫡女重生手札-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夏冷情, 欧阳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