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深宫春欲晚-短篇小说-主角: 叶臻臻, 北辰夜

寂寞深宫春欲晚-短篇小说-主角: 叶臻臻, 北辰夜


第1章 风雪摧花

十二月的天,窗外的腊梅被大雪盖住只露出一抹嫣红,格外惹人怜惜。

雪还在下,叶臻臻跪在福安殿门口已经整整一个时辰,单薄的身子时不时的摇晃,红色的宫装上覆满了白色的雪花。

“娘娘,求您别跪了!”花织泪流满面的跪在叶臻臻身边,拉扯着她起身,“娘娘,算是花织求您了,再跪下去,您的身子受不住的!”

叶臻臻一动也不动,半响用尽浑身力气,哑着嗓子道,“王爷肯见我了吗?”

花织只是哭,不停地摇头,叶臻臻苦笑一声,看了眼紧闭的宫门,“王爷,臣妾是无辜的,柳侧妃的孩子与臣妾无关……”

叶臻臻与淮安王北辰夜成婚两年,身份地位却还比不上一个刚进门的侧妃。

成婚一年,北辰夜也从未踏进过未央殿一步。

若是不喜她,北辰夜为何还要娶她?!还要向圣上特意求旨娶她?!

“吱呀”一声,宫门被守门宫女打开,“王妃,王爷请你进去。”

叶臻臻眼里划过一丝欣喜,挣扎着起身却因为跪的太久双脚早已麻木。

叶臻臻忍着剧痛踏进福安殿,看见一身华服的男子此刻一脸冷意的看着她。

男人的眼神太过冰冷,叶臻臻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冰窖,连骨子里透出一股寒意。

“呵,无辜?!那么多双眼睛看见你推了如薇,你不仅不承认,还毫无愧疚的说自己是冤枉的!”北辰夜伸手掐住叶臻臻的下巴,手越收越紧,眼中狠意狠狠刺痛了叶臻臻的心。

“亏的如薇醒过来便喊着要本王不要计较!”

“叶臻臻,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廉耻,心如蛇蝎的女人!”

下巴被男人捏的生疼,叶臻臻强忍着泪水直视北辰夜,对上他厌恶不耐的眼神,心里大骇:“王爷,我没有,你相信我,我没有推柳侧妃,是她自己摔倒的,我只是想拉住她,没有拉住……”

一个时辰前,叶臻臻在后院遇上正在散步的柳如薇,叶臻臻只打算与她侧身路过,却被柳如薇拉着说话,叶臻臻顾忌她怀着身孕没有拒绝。

路过湖心亭时,柳如薇突然身子一侧往湖里跌去,叶臻臻来不及反应,伸手去拉她,却没有拉住。

而在旁人眼中就是叶臻臻伸手将柳如薇推了下去!

“叶臻臻!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只想着狡辩!如薇再也不能有身孕!现在你满意了!”

北辰夜狠狠盯着她,手缓缓而下,恨不得直接掐死她,“叶臻臻,你真是一点都没变,为了达到目的还是这么不择手段!”

北辰夜眼里涌动着滔天怒火,看叶臻臻的眼神仿佛看一件任人宰割的物什,他一把拽住叶臻臻,往殿外走。

“王爷,你要带我去哪?!”叶臻臻跌跌撞撞的被北辰夜扯着往外走,因为腿软不时往地上跌。

北辰夜转头嘲讽她,“怎么?又准备装可怜?”

叶臻臻双手撑在雪地上准备起身,抬眼咬唇看着他,“王爷,我没有……”

看到她含着泪被冻的苍白的小脸,北辰夜心里更加烦躁,一把拉起她打横抱起,冷冷地开口,“你别想再打如薇的主意!”

第2章 给你想要的

身边的人身上传来一阵阵热意,仿佛回到一年前两人亲密无间的时候,想起过往,叶臻臻忍不住唇边带了一丝笑意,满足的垂眸。

北辰夜对她还是有一丝情意的。

看着头顶人冷硬的下巴,叶臻臻突然想起以前,以前的他也总是喜欢这样抱她……

冒着雪一路走到未央殿里,北辰夜就迫不及待的将叶臻臻扔在榻上,仿佛她是什么肮脏恶心的东西。

他的动作太大,本来就宽松的宫装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小衣,北辰夜冷眼看着她,眸里慢慢聚起一股让人泛寒的怒火。

“你就这么喜欢勾引男人?!”

外头的雪猛然间大了起来,树尖的腊梅被打的七零八落。

叶臻臻忍不住往里缩,哆嗦着开口,“王爷……”你想干什么?!

到嘴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北辰夜已经伸手将叶臻臻身上衣服撕碎!

“啊!”

这时候叶臻臻还想不到北辰夜想干什么就是傻子了!

漫天飞舞的碎布里,叶臻臻泪流满面。

泪水顺着脸颊流进被褥,浸湿了一片,叶臻臻睁着的杏眸满是绝望,伸手不断推拒着身上的男人!

“王爷,你说过不碰我的……求你了王爷……”

叶臻臻喜欢他,曾经发誓非他不嫁,可是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初夜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他误会她害了柳如薇,可是她没有!

北辰夜抬腿压住叶臻臻,单腿抵在她双腿之间,扣住她的手按在头顶。

“这不是你一直想的吗?你不是除了本王谁也不肯嫁吗?!你不是做梦想成为本王的女人吗?本王今天就成全你!”

他冰凉的手从衣缝中钻了进去,落在叶臻臻的腰上。

叶臻臻惊恐地睁大眼睛,身体一阵颤栗,声音里藏不住的发颤:“王爷,放开我……求你别这样……”

“哪样……”北辰夜黑眸锁住她,幽深的眸子里燃起一股邪火,手沿着腰慢慢往下探,停在一处,重重地按了下去。

叶臻臻猛地睁大眼睛,惊呼声下一秒被男人堵住,“是这样吗?叶臻臻!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本王什么都还没做就这么大反应……”

北辰夜手底的动作越来越快,眼神却越来越冷。

叶臻臻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无法动弹,呻吟、惊呼都被堵在嘴边,身子不着一缕暴露在空气中,脸上因为动情泛起红晕。

北辰夜看到叶臻臻的模样,眸光越来越冷,翻身把她死死压在榻上,强迫她背对着他,扣住她的细腰,不顾叶臻臻的挣扎和反抗,毫不留情的从后面进去。

一阵阵被直接撕裂的痛楚传来,叶臻臻咬牙承受着北辰夜粗暴的动作,脸色越来越白,声音也越来越小。

她从来没想过最珍视的第一次会受到这样的屈辱,被最爱的人像对待妓女一样对待,被最爱的人当做泄愤的工具对待!

“知道疼?”北辰夜轻蔑一笑,眸里冷冷的没有半分怜惜,反而还加快了动作,发狠的折磨她,“我会让你也尝尝如薇失掉孩子的痛苦!”

叶臻臻无力回答,身上的力气仿佛被人放空,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她恍惚看见腊梅树下一身白衣的俊俏男子在对着她温柔的笑。

“王爷,我喜欢也腊梅……”

北辰夜动作停顿了一下,缓而眼神更加冷漠,“腊梅那样高洁纯白的东西,你配不上!”

叶臻臻神情恍惚,仿佛看到北辰夜在对她笑,她也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王爷,我真的受不住了……”

第3章 做到昏迷

北辰夜觉得叶臻臻在透过他看另一个男人,屈辱,难堪不断涌上心头,他猛地加快动作,疯了一般索取。

“这就受不住了?!你不是跟那么多人睡过吗?!那些人厉害还是本王更厉害!”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门外候着的花织哭成了泪人,咬牙听着离间女主子越来越微弱的哭叫声。忍不住拍门,“王爷,娘娘身子虚弱,受不住的……王爷!”

北辰夜紧皱眉头看了眼窗外,掐着叶臻臻白皙的肩膀,冷声道:“你的本事可真大,不仅会勾引男人,连本王的下人也被这副模样骗的团团转!”

“叶臻臻,你可真厉害!”

叶臻臻只觉得浑身如同被车撵过一般,全身上下已经痛到没有知觉,眼睛也酸涩的流不出泪水,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王爷,求你了,放过我……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叶臻臻眼前徒然一黑,终于晕了过去。

北辰夜继续折腾却猛地发现身下的人儿没了一点动静,他心里一惊,脸上浮现着惊恐,心慌意乱起来。

“叶臻臻,我警告你,你别装可怜,我不会再放过你的!”

北辰夜垂眸落在叶臻臻身上,此刻雪白的胴体上布满了青紫,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昏过去的女人脸上还布满了泪痕,脸色苍白,仿佛没有半点气息。

北辰夜心里顿时失了分寸。

未央殿的一众下人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北辰夜站在床榻旁,冷硬的脸上布满寒霜,手成拳垂在一侧,指缝隐隐渗出鲜血。

“救活她,若是就不活她,今日你也不必离开王府!”

太医抹了把额头密密麻麻的汗水,低头弓腰,“老臣尽力而为,但是王妃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没有但是,若是救不活她,你也跟着陪葬!”

“老臣遵命,老臣遵命!”太医忙走到床榻边,心里却想着传闻果真不可信,淮安王此刻这副模样实在不像不在乎王妃的样子。

太医顶着北辰夜聚满寒霜的眼神,伸手给叶臻臻把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王爷……”

太医欲言又止,北辰夜眼神冰冷的掉渣,“说!”

“王妃娘娘寒气入体,本来身子就弱,王爷又……不知节制……”

北辰夜表情一僵,看着榻上脸色惨白没有一丝生气的人儿,心里涌出一股不熟悉的悔意,他皱眉尽力掩下心底那股奇异的感觉。

“本王不需要你的理由,给本王治好她,否则……”北辰夜冷眼看着太医,视线在叶臻臻身上停留了片刻又不自在的移开。

“阿夜……”叶臻臻突然胡乱伸手拽住太医的手,“阿夜,别离开我……”

太医顿时被惊得一身冷汗,“王爷,王妃烧糊涂了,您看这……”

“滚!”北辰夜的眼神落在叶臻臻苍白的几乎透明的手上觉得分外刺眼,伸手扣住叶臻臻,咬牙切齿道:“叶臻臻,你连昏迷不醒也如此不安分?!”

叶臻臻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苍白的小嘴无意识地张合着,“疼……”

一声疼,带了十足的委屈,叶臻臻声音娇软,此刻北辰夜听在耳中,脸色渐渐变得晦暗不明,指尖被人抓住,北辰夜犹豫了一秒,下一刻仿佛触电般猛地缩回手。

他竟然,竟然会对叶臻臻生出恻隐之心?!

北辰夜!

叶臻臻是你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

你怎么能对自己的仇人心软?!

北辰夜大步流星的走远,神色强自镇定,眉宇间带了一丝慌乱,走到门口时高大的身影一顿,转头朝着叶臻臻怒吼:“叶臻臻,你还没装够吗?!装病,装可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不可能!”

寂寞深宫春欲晚-短篇小说-主角: 叶臻臻, 北辰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9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