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君枕侧不日欢-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君夜白, 崔慕灵

侍君枕侧不日欢-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君夜白, 崔慕灵

第1章 魂断喜宴

满目喜庆的新房之中,身着一身大红喜袍的新娘却狼狈不堪的被人牢牢制住,发间精致的珠花簪子也散落了一地。

一个同样身着红裙的娇俏女子狠狠地捏着她的下颌,将盛满酒液的杯子凑到她的眼前,她的嘴角勾着一抹甜美的笑,“姐姐,你快些喝了吧,王爷还在等我呢。”

崔慕灵惊恐的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含烟,你到底在说什么!”

崔含烟扬手晃了晃酒杯,望着她骄傲的一字一句说道:“说什么?当然是——新婚之夜,崔家大小姐突然重病不治而亡,妹妹强忍悲痛替姐出嫁啊!”

突然,窗外一身闷雷猛地炸开——

慕灵的眸光不自觉的向门外看去,只见一双墨青色的长靴出现在眼前。

她的心不由得狠狠一颤。

崔含烟也听到脚步声,她忙转过身去,娇滴滴的开口道:“王爷,这么大的雨,您怎么过来了?这儿交给妾身来处理就好了。”说着,便挽着一身喜服的君子煌走了过来。

慕灵紧张的抬头看向面前的君子煌,突然觉得他是如此的陌生:“王爷……我可是你的妻子啊……”

君子煌却看都不看她一眼,伸手捻起崔含烟的一缕秀发在鼻间嗅着,“呵,崔慕灵,你觉得本王会娶一个人尽可夫的破鞋吗!”

这句话,像一把利刃一般插在了慕灵的心上,鲜血淋漓!

“不说这个,就算王爷和我没有情投意合,难道姐姐忘了那件事了?你说,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新婚妻子却不是清白之身啊?”

崔慕灵停滞在那,忘记了挣扎,只是瞪大了眼睛,十三岁!十三岁的噩梦又浮现在眼前,“可是,王爷你明明也知道那件事……”

君子煌没有说话,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慕灵当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剧痛。

崔含烟看着她面如死灰的样子,笑的更加开心得意,“姐姐这是怎么了,何须这般计较?姐姐知不知道,咱们姐弟几个里,父亲最讨厌的就是你啊!否则,他怎么会任由我娘亲除掉你弟弟呢?”

崔慕灵不敢置信的看着含烟,云海,云海是苏姨娘杀的?!

崔含烟娇声笑了起来,“哟!还真是可怜,连自己亲弟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怜你还去求父亲将我娘扶正,哈哈哈哈!”

崔慕灵绝望的看着她,脸上早已布满泪水。

她的脸色死一般的煞白,她实在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为什么?!明明是自己满心期盼的的新婚之夜,却一下坠到了地狱呢?

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拼命挣扎起来,推开了押着她的婆子,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崔含烟的肩膀,“你骗我的,弟弟怎么可能是被父亲杀的,这不可能!”

崔含烟惊呼着想挣脱开来,君子煌嫌恶的看着眼前惨白疯狂的女人,上前狠狠一脚将慕灵踹飞了出去,慕灵重重的摔在地上,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崔含烟眼含泪水的躲进了君子煌的怀里,娇躯微颤,“王爷,妾身好怕。”

君子煌慌忙低下头去,温柔的安慰着怀里的人儿,“烟儿莫怕,我来保护你。”

他转头看见摔在地上的慕灵,眼底满是深深的厌恶,上前一步,抬起锦靴,压在了慕灵的头上,脚底外面大雨中带进来的污泥,顺着慕灵的头发往下滴答。

君子煌脚下猛一用力,慕灵噗的又吐出一口鲜血!

君子煌扯起她的头发,厌恶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像你这等恶妇,自己淫荡不堪,令本王被天下人取笑,如今又妄想来伤害烟儿,当真是死不足惜!”

说完将她重重一扔,看着她颤抖着想要抬起来的胳膊,毫不留情的踩了下去!

“啊——!”一声痛苦扭曲至极的嚎叫声响彻云霄,慕灵的胳膊已经断了。

她满嘴都是血液的腥气,头脑里面一片轰鸣。

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用怨恨至极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两人!

君子煌厌恶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秦嬷嬷和银翘银花嚎啕大哭着想要冲上前,却被粗使婆子死死的摁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灵受苦。

崔含烟抬眸看到她们,唇边露出恶毒的笑容,柔声命令婆子道:“别让这些人扰了我的兴致,拖下去杖毙吧!”

慕灵几乎目赤欲裂,她张大了嘴,却喊不出一个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银花银翘和秦嬷嬷被那些人拖了下去。

崔含烟莲步轻移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抬起慕灵的下颌,拔下头上的发钗,狠狠地的对准慕灵的脸划了下去!

“啊——!”一声痛呼,慕灵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崔含烟咬牙切齿的捏着她的下颌,“论长相,论才情,我哪点比不上你,为何你事事都在我前面!我不服!”她嘴里不断重复着,手中便一下一下的狠命划了起来!崔含烟像疯了一样在慕灵脸上拼命的划着,慕灵像是死过去了一样,痛到麻木了。

看着慕灵血肉模糊的脸,崔含烟这才停下手来,看着地上已经不成人样的慕灵,不屑的一笑,抓着头发将慕灵扯起来,拿过手边的毒酒一下子全灌了进去,“姐姐,王爷还在洞房等着我呢,看着心爱之人跟别人洞房,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慢慢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心里一定肯定很痛吧?哈哈哈哈!”

这鹤顶红可是一等一的毒药,杀人于无形!

慕灵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嗡直响,七窍瞬间便流出血来——

崔含烟的手一松,慕灵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她的一双眸子里布满了鲜血!

崔含烟的身影渐渐消失,房门瞬间被锁死,一支熊熊燃烧着的火把被扔了进来,瞬间点燃了床幔,火势很快蔓延起来,精心布置的新房转眼就要付之一炬!

火,很快燃到她的身上了。

但是,慕灵却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她想笑自己的傻,却又那么恨崔含烟的毒辣手段!

最后一刻,她几乎是倾尽了浑身的力气嘶吼了出来,“崔含烟,即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定要将你们扒皮抽筋,饮血啖肉,为我偿命!”

第2章 嫡女归来

微风从床前吹了进来,烟青色的床幔随着风轻轻摆动,花梨木的大床上,锦被中昏睡着一个楚楚可人的少女。

床上的人儿手指微微一动,睫毛悠悠的整了开来,慕灵只觉得喉咙干疼,眼睛也干涩无比,身上痛的像被马车碾过一样。这是怎么回事,痛觉怎么这么清晰,她不是被崔含烟害死了么?怎么还会如此清醒,怎么还会痛的这么真实。

伸手掀开薄被,慕灵吃力的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梳妆台,八角圆桌,烟青色的幔子,桌子上用纸镇押着的画纸,以及若有若无的香味,这……这是自己的闺房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她没有死,又回了崔府?

门口突然出来一声惊呼:“大小姐,你终于醒了!”

慕灵抬头望去,秦嬷嬷端着个白玉药盏儿冲了进来,连忙将碗放在了桌子上,奔了过来:“哎呦我的小祖宗,谢天谢地,可算是醒了,小姐身子可觉得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慕灵呆呆的望着秦嬷嬷,这?秦嬷嬷?秦嬷嬷不是被崔含烟下令乱棍打死了么,看着眼前慈爱的秦嬷嬷,慕灵更觉得对不起她,鼻头一酸,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秦嬷嬷看见她哭了,连忙上前将她揽进怀里安慰:“不哭了,不哭了,我知道姐儿是为了要进门的那个姨娘伤心,可是这老爷执意要这样做,谁也劝不了,夫人常年礼佛,也不管姐儿,真是!哎!莫再哭了,哭坏了身子可怎得了。”

“小姐怎么又哭了”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慕灵身子一僵,银花和银翘端着些点心走了进来:“小姐,你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请大夫来瞧瞧啊?”

银翘!银花!

慕灵泪眼朦胧的望着她们,“银花……”忍不住的伏在秦嬷嬷怀里痛哭流涕。

银花和银翘见她哭的这样伤心,只当她是因为弟弟刚刚过世,父亲就要娶新姨娘进府之事,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只能现在一旁看着秦嬷嬷怀里的慕灵痛哭。

哭够了,慕灵看着眼前这真实的一切,越发觉得这不像是一场梦,她仔细的看着秦嬷嬷,是了,秦嬷嬷年轻了好多,鬓发都没有变白。她又看向银花和银翘,两人不过是孩童装扮。

她有些晃不过神来:“银花,快,将镜子取来给我。”

银花银翘疑惑的看了彼此一眼,这小姐刚醒就要铜镜作甚?银花还是取了铜镜上前递给了她。

慕灵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苍白的小脸上还挂着点点泪痕,圆溜溜的眼睛,红红的嘴唇,两个可爱的圆髻顶在头上,脸上还带着点点婴儿肥。

手里的镜子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吓了秦嬷嬷和银花银翘一跳,是了,这镜子里的人,是她没错,可是……这分明是三年前的她啊!

慕灵怔在了原地,心里却泛起了滔天巨浪,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连忙抬头再次审视周围,是了,这熟悉的摆设,还有这淡淡的香味,这是娘亲亲手为她制的香。

她抓手秦嬷嬷的手:“奶娘,今年是什么年啊。”

秦嬷嬷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神武三年啊,姐儿这是真糊涂了?”

慕灵彻底愣了,神武三年,弟弟突遭意外而亡,父亲以娘亲看管嫡子不当的罪名,突然接回了外面庄子养着的姨娘进了府,还带来了比她小一岁的崔含烟。

同样是在这一年,苏姨娘进府不久,她就在进香的路上被山贼掳走,虽然及时得救,也什么都没发生,可这却成了她心里永远阴暗的一角,让她抬不起头来。

毕竟,人言可畏。

出了这件事后,父亲虽然没有雷霆之怒,却明显对她更加冷淡,慕灵心里难过万分,便不愿再抛头露面,只日日躲在自己院子里绣花读书,与外界完全隔绝。

想当初她被山贼劫走,苏姨娘不顾父亲阻拦,亲自上山将她赎了回来,更是悉心照料,她才愿意打开心扉,接受她们。

这一年无疑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原以为是命运使然,如今看来,怕是没那么简单了。

慕灵坐在床上细细的回想,为什么苏姨娘偏偏要在自己的弟弟过世后才带着崔含烟进府呢?为什么那时她被劫走,父亲出动了军队都没找到她,而苏姨娘却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就将她救回来了?

慕灵越细想下去,越发觉得这些事情背后隐藏着可怕的阴谋。

那时的她,偏偏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以为父亲疼爱自己,苏姨娘也是真心对待自己,若不是自己死了这一回,她怕是又要将那场洞房里的惨死当做一场梦了。

可如今,她清醒的很,或者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清醒,彻骨的疼痛与恨意让她记得惨死的每一个细节。

好在老天有眼,不忍她枉死,让她重生一世,那便是让她逆转乾坤,报仇雪恨!

既然一切都回到了原点,那么,就让一切再从这里出发,重新来过!血债血偿!

慕灵回过神来,转了转眼眸,将被子重新扯过来盖在身上,转身吩咐银翘:“去,派人告诉爹爹,我醒了。”

银翘抬头吃惊的望着她,她就是觉得,这小姐一醒,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小姐一直都心地善良,天真无邪,自己的亲弟弟突然没了,也只是整日里以泪洗面,不吃不喝好几天,老爷开始还来看望大小姐,久而久之就厌烦了。

如今明明还在丧期,老爷却偏偏这时就要急着迎姨娘进门,也太不近人情了些。为了这事,小姐前几日就与老爷争吵了起来,这才急火攻心病倒了,把她和秦嬷嬷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

银花和她,巴巴的守着小姐,寸步不离,就是怕小姐再一个想不开出点什么事,如今,大夫请来看过了,小姐也醒了,她们也松了一口气,可她就是觉得,小姐醒来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她却又说不上来。

没了前几日那般无助的哭泣了,她从没见过慕灵这般冷静,眼里也再没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乌黑的眼眸里深不见底,却又让人莫名的心安。

第3章 如此父亲

银翘摇了摇头,许是自己想多了,转身往外走去,却突然被慕灵叫住:“银翘,等下。”

银翘连忙转身回来,慕灵认真的看着她们:“银花银翘,秦嬷嬷,你们都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了,有些事,我不想瞒着你们。你们跟着我,未必会有好出路,如今的局面,你们也都清楚。我不愿看着你们跟着我受苦,如果你们愿意,我就想办法帮你们出府安排好归宿。”

慕灵认真的想过,前世她们三人的结局让她怕了,若这一世她败了,岂不是又要连累她们,倒不如现在就放她们走,好过在她身边受罪。

银翘甜甜一笑:“小姐吩咐完了?那奴婢这就去禀告老爷小姐醒了的消息去了。”

银花也上前行了个半礼:“奴婢也去,让厨房给小姐炖点燕窝补补身子去了,顺便让她们做小姐最爱吃的梅子去。”

秦嬷嬷更是哈哈一笑,转身端过桌子上的白玉盏儿:“姐儿该喝药了,嬷嬷特意拿了蜜饯过来的,喝药吃一个就不苦了。”

慕灵瞬间红了眼,她们还是愿意陪在自己身边,赴汤蹈火,她这辈子,能有这般忠心之人,还求什么呢!

她噗的笑出声来:“我是说,女大不中留,过两年怕是就要将她们两个讲个好亲事了,我现在问问你们有没有意中人,省的将来牵错了红线。”

银翘和银花听见了她的话,羞红了脸,头也没回的跑出去了。

秦嬷嬷伺候她喝药,她仰头喝完了碗中的药,慢慢的说到:“奶娘,你放心,别说是一个姨娘进门,就是十几二十个,也不过是姨娘。”

秦嬷嬷头也没抬,只微微一笑,她也感觉到了,这小姐果然是不一样了,话虽说的有些不着边际,却让她莫名的欣慰。

“姐儿,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有些事,还是要等的。”

慕灵脸上扬起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语气却十分的坚定:“韬光养晦,坐山观虎斗。”

银翘掀开帘子走了进来通报:“老爷过来了。”她的身后跟进了一个魁梧的身影,就是一身大红的云锦织勾线长袍看起来有些扎眼。

慕灵不悦的扯了扯嘴,弟弟才刚刚下葬几日,尸骨未寒,他就穿的跟个新郎官似的,当真令人寒心。

她忙让秦嬷嬷扶她坐起来,脸色更加苍白,双眸蓄满了泪水,看起来楚楚动人,小心翼翼的开口:“女儿见过爹爹。”

崔友硕看着眼前可怜的女儿,小脸上顶着泪水露出来的笑容,分明就是讨好啊,他板着的脸瞬间柔软起来:“灵儿身子可感觉舒服些了?”

慕灵乖巧的回答:“劳烦爹爹担心了,女儿已经无恙了。”

就是因为他执意要将苏姨娘接进府中,慕灵才与他争吵起来,被甩了巴掌,一时间急火攻心得了病,性子又软,不敢再去找崔友硕,父女俩的关系,就这么僵了。

看着崔友硕一脸父亲的慈爱,慕灵扬起一个孩子般的单纯笑容:“爹爹还愿意来看灵儿,灵儿好开心啊,之前是灵儿不对,不该惹爹爹生气,灵儿知道错了。弟弟已经走了,人死不能复生,父亲心中定是比灵儿还要难过百倍,母亲又常伴青灯礼佛,父亲自然是需要一个知冷知热的人来慰藉您。”

这番话倒是把崔友硕说的一愣,这是怎么了,姨娘进门这事,崔慕灵可是反对的最厉害的一个,甚至不惜忤逆自己,这怎么一下又改变主意了呢。

慕灵拿帕子擦了擦眼泪,可怜兮兮的说:“爹爹,莫要再生灵儿的气了,灵儿已经没有弟弟了,往后能依靠的只有爹爹和娘亲了。”说完不禁又痛哭起来,身子不住的颤抖,单薄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哭的让人揪心。

秦嬷嬷赶忙上前安慰。崔友硕看着自己的女儿痛哭,心里也不由得怜惜起来,是啊,她才多大,最亲的弟弟刚走,哪里经受的住这样的打击,这孩子从就性子怯弱,许是怕苏姨娘不会善待与她,如今竟松了口,也是真心实意为他考虑了,于是便软声哄道:“灵儿可是担心苏姨娘苛待与你?哈哈,真是小孩子见识。苏姨娘为人善良大方,含烟更是知书达礼,将来怕是你喜欢人家喜欢的不得了。”

慕灵心里冷冷大笑,呵呵,喜欢?我的确是太喜欢这对母女了,才会在自己大婚之夜惨死洞房。

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慕灵忍住满腔的怒意,抬头天真的问道:“爹爹,你说的是真的么,那灵儿以后不就多了一个玩伴?”

崔友硕哈哈大笑:“当然了。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或者时日就让她们进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慕灵眼睛里迸发出期待的光芒,连声音都雀跃了几分:“爹爹,灵儿很想见她们,就明日吧,爹爹,明日可以么?”

崔友硕看着慕灵眼神里的期待,有些诧异,这孩子转变的未免太快了,让他都有点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见他盯着自己,慕灵连忙低下了头,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别人看来,分明就是委屈自己讨好父亲却被识破的囧态。

崔友硕突然明白了过来,等苏姨娘进了府,自己就是慕灵唯一的依靠了,她自然要讨好与自己。如此一来,接苏氏母女进府,就没什么障碍了。

想到这,崔友硕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吧,就依灵儿的,明日就明日吧。咱们灵儿高兴就好。”

慕灵瞬间抬头,眼神里都是惊喜:“谢谢爹爹。”

又嘱咐了下人们几句,无非就是让他们好好照顾大小姐之类的话,崔友硕就借故离开了。

见崔友硕离开,秦嬷嬷才敢上前询问:“姐儿莫不是糊涂了,怎么能怂恿老爷接那个狐狸精进府呢?姐儿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的落泪:“唉,真是难为我们灵姐儿了。”

侍君枕侧不日欢-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君夜白, 崔慕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