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君:你家娘子掉了-幻想时空小说-主角: 墨鋆, 山君

山君:你家娘子掉了-幻想时空小说-主角: 墨鋆, 山君

墨鋆是一块青黑色的石头,比鹌鹑蛋大一些。奇怪的是它有意识,知道春夏秋冬的逝去,花开花落的短暂,但这一切就好似梦境一般,没有真实感。

“臭师傅!”墨鋆朦胧间听见了什么声音,接着就感觉到从没有过的短暂的温暖。大风呼呼而过,只一瞬,它又感受到了温暖。

“铉儿,不可胡闹。”这次墨鋆听清了,是很好听的声音,墨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没想到这招摇山上的石头也有灵根。”被人轻轻抚摸的感觉很好。墨鋆眯着眼安静呆着。

“山君说笑吧?区区一块小石子而已。”

“也罢,相遇便是缘。助你一力也无妨。”

“山君!石头哪有什么灵根!你看看这些天鋆嘛……”

“铉儿,走了。”

“山君……诶,山君等我。”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间,数百年过去了。

第2章 再次相逢

“鋆儿,你先说。”坐在椅上的招摇观观主皱着眉抿了抿茶杯里的茶水。

“大师兄他又笑我是石头,没有天鋆生的俊俏。”墨鋆噘着嘴,双手在背后扯着一根草。肩膀随着动作一抖一抖的。

“师傅,我可没这么说!我……我只是开玩笑嘛。”大师兄解释道。

“哼!”墨鋆将头偏到一边,只是更加用力的扯着那根草。

“铉儿,为师早就说过,那些天鋆和凡间金子并无差别,况且天鋆又怎能和鋆儿相比?为师从没见过有天鋆像鋆儿这般聪慧!”师傅将茶杯慢慢的放在桌子上,依旧皱着眉头。

“修道之人不可如此看重身外之物,将《观经》抄一百遍,明日申时给我。”

大师兄刚想求饶,便见师傅摆摆手“不必多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应该让你长长教训。”

“谢师傅!”墨鋆终于放过那根草,嘴角弯弯的向观主行礼后就和一脸不情愿的大师兄出去了。

“哼!让你笑我,一百遍《观经》!看来某人今晚不用睡觉喽。”到了殿外,墨鋆摇了摇手中只剩半截的草,开心的跑走了。

“哼!就知道告诉师傅!”大师兄朝墨鋆跑走的方向喊道。想着那一百遍《观经》,他头都疼了,都怪小师妹!

大师兄和墨鋆“不合”整个道观无人不知。当年大师兄在上道观的路上发现了很多天鋆,刚想拿一些。却被同行的招摇山君阻止。大师兄闹了好久,气急之下,随手捡了一块青黑色的石子砸向山君,山君意外的发现这石子灵根极好,便一同送到了道观修炼。大师兄为此气愤不已。在墨鋆还没修炼成人形时,总喜欢用手戳她,把她放在阳光底下暴晒什么的。墨鋆对此有苦说不出,自然记恨上了大师兄。墨鋆修炼成人形后,两人更是整天打打闹闹。

“小师妹,大师兄呢?”七师兄青松看墨鋆叼着一根草蹦蹦跳跳的,却不见大师兄的身影,有些疑惑。

“估计是抄《观经》去了,哈哈哈。你去习书房看看。”一想到大师兄吃瘪的样子,墨鋆就笑眯了眼。

“我去看看。”青松刚往前走几步又退回来“对了,小师妹,招摇山君来了。你不想去看看?”说完又往前走去。

“诶……诶!七师兄”墨鋆突然有些结巴“山君……山君现在在哪?”“大概是在偏殿吧。”七师兄看墨鋆这般慌张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像大师兄和墨鋆“不合”一般,墨鋆是山君的忠实拥护者这件事在整个道观也是无人不知,若是平日里有人说山君半点不好,墨鋆都会和别人争个你死我活。墨鋆常说没有山君就没有今日的她。

墨鋆扭头看向偏殿的方向,快步走去。

到了门口,墨鋆却又止住了脚步,用手扒了扒额前的碎发,拢了拢衣领,这才慢步走进。

“山君。”墨鋆在离山君五步远的地方行了礼,之后又走近两步。

“墨鋆?你已修成人形了。”招摇山君先是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

“嗯……不过就算修成人形也……”墨鋆低头看了看自己青黑色的衣裳。

“如此便好”墨鋆听后抬头看了看山君。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山君简单四字却让她觉得像吃了蜜一样甜,平日里怎么看都不顺眼的衣裳也变得格外顺眼了。

“山君……此次前来是有事在身吗?”墨鋆低着头问道。

“嗯……可能会在观中小住些时日。”

……小……小住……小住些时日!!!如果山君不在,墨鋆估计会跳起来。

“山君,等候多时了吧?”师傅匆匆赶到,“快快快,请坐。”墨鋆见师傅已到,向俩位行礼后便出去了。

山君上一次来道观,墨鋆还没有修成人形。那时墨鋆想,修成人形后,一定要第一个让山君看见。可惜,第一个看见的是那讨厌的大师兄。

隔着老远,墨鋆就看见围成一圈的师兄们,爱凑热闹的墨鋆自然被吸引过去了。“你们猜这次山君来访是为了什么?”六师兄元润一脸严肃的坐在中间。

“上一次山君来访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走了,只留下墨鋆师妹。”七师兄青松看着凑过来的墨鋆开口道。

“这次不会也是为了给我们新添什么师妹师弟吧?”大师兄铉泽一脸嫌弃的看着墨鋆“一个墨鋆就够烦了,再来个墨石墨草什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哟哟哟,这不是被罚抄一百遍《观经》的大师兄吗?抄完了?还有空在这里闲聊?也不知道明日申时某人抄的完抄不完。”墨鋆笑着说道。

“你!”

青松看这两人又有要吵起来的趋势急忙把话题岔开“欸欸欸,行了,别吵了。重要的是这次山君是来干什么的,莫不是为了一个月后我们的试炼?”

“那试炼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山君干嘛亲自为它跑一趟?”五师兄说道。

“小五师兄说得对,而且刚刚山君说了,要在这小住一段时日。”墨鋆听他们说的这么离谱,将自己刚刚获得的情报分享了出来。

“小住几日?要知道山君从不在招摇殿之外的地方留宿!”大师兄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这有什么,谁不知道这山海间就属招摇山的景色最好?”五师兄说道。

“话又说回来,如果能得到山君的指点,还用担心一个月后的试炼?”六师兄一脸猥琐的笑了起来。

“想的倒是挺美。你怎么不说让师傅告诉你试炼途中都有哪些飞禽走兽?”大师兄起身“有空还是多练练吧,免得试炼时丢脸。”

“大师兄说的也对,还是自己平日多练练比较靠谱。”墨鋆很少见的同意了大师兄的意见“那我就先去修炼了。”墨鋆说完便走了。留下一群一脸震惊的师兄们。

“刚刚小师妹是觉得大师兄说的对吗?”六师兄问道。

“小师妹……今天没事吧?“

第3章 小道消息?

墨鋆在试炼场练了许久,直到天黑才回房,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在试炼场练上几个时辰的墨鋆自然是腰酸背疼。

“嘶……疼疼疼。”墨鋆扶着腰慢慢的躺在床上“我的腰……”墨鋆轻轻的用手揉着她酸疼的腰。“哎,平时不努力,关键时候累死人!”墨鋆嘟着嘴抱怨道。“不过……一定要拿到信物,山君当年亲自送我上观,我可不能让山君丢脸!”墨鋆暗自下了决定。揉着揉着,墨鋆还是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招摇观的试炼每年一次,在山顶上放一个信物,这个信物具体是什么,只有观主一个人知道。从山脚出发,步行上山,只要拿到信物就算通过。而山中会有很多岔路,每年的路径都会被观主改变,去年这条路可以走上山顶,但是今年这条路前面可能就是一只猛兽。在上山途中不能使用任何法术,只能带着自己的佩剑。若是用了法术便立刻会被观主知道。路途中有很多飞禽走兽,每只飞禽走兽身上都会有有关信物的线索。也就是说,如果你耍小聪明想躲避这些飞禽走兽直接上山,即便你到了山顶,也不知道信物究竟是什么。

离试炼还有一个月时间,墨鋆每日都拼了命的练剑术。要知道墨鋆最擅长的就是法术了,往年的试炼都是走了一半便有人获胜亦或是走了三分之二就被岔路难倒自己放弃了。不过,今年可和往年不一样,所以墨鋆抓紧了一切时间修炼自己的剑术。就连大师兄故意找茬,墨鋆也没理。

离试炼还有不到十日的时间了,墨鋆这几日白天练到天黑,吃过晚饭后还会在花园空地里练上几个时辰。

虽然练了有小半月了,但最后一式,墨鋆怎么练觉得怎么奇怪,明明是按照书上说的来练,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墨鋆有些气恼,胡乱的挥起剑来,“方才最后一式,试试将气提到命门。“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墨鋆吓了一跳。

“山……山君。”不用看墨鋆就知道说话之人是山君。墨鋆转身向山君行礼。墨鋆脸通红的低着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方才最后一式,试试将气提到命门。”

“啊?嗯……”墨鋆红着脸,按山君所说,重新打了一遍。不过总是手忙脚乱,连原本会的都打不好了。

墨鋆的脸似乎更红了,墨鋆扭头看了看山君,山君挺拔的坐在石凳上,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墨鋆深吸一口气,重新打了一遍,到最后一式时,照山君的话做,将气提到命门。那种觉得不对的感觉没了。墨鋆欣喜之下又打了一遍。

“谢山君指点!”墨鋆开心的向山君跑去但在离山君不远处停下了“山君……这么晚不歇息吗?”墨鋆收起剑,慢慢的靠近山君,看山君并无不喜,墨鋆便坐在了山君对面的石凳上。

“嗯,睡不着,出来转转。”山君看了看被云朵半遮住的月亮“夜深了,早些歇息吧。”

墨鋆就这么楞在那,直到山君走远,还没有回过神。

刚刚……山君是在……关心我吗?

墨鋆的脸一下子通红。“山……山君也是,早些歇息……”墨鋆看向山君离开的方向,小声地说道。

自这日起,墨鋆更喜欢在花园空地练剑了,不过遗憾的是墨鋆没能再次遇见山君。

离试炼只有两日时间了,墨鋆想四处走走,休息休息,正走到花园亭子外便看见七师兄青松和六师兄元润在亭子里说些什么。“七师弟,陪我去吧,你就在门外守着,不会有事的。”墨鋆刚走到亭子口就看见六师兄拉着七师兄的手撒娇。

“啧啧啧,羞死人了。”墨鋆坐在石凳上,拿起桌上的果子咬了一口。

“小师妹!别打岔!”六师兄转过身瞪了墨鋆一眼,随后立马转过头拉着七师兄的袖子“去嘛!”

“不会有事的,好师弟,再过几日便是试炼了,我们去看看这一路上会有哪些飞禽走兽,看看该走哪条路。也好做个准备啊。”

墨鋆这下听明白了,原来这六师兄是想拉着七师兄去作弊。

“六师兄,你要怎么去看试炼内容?”墨鋆咬了一大口果肉,含着果肉吐字不清的问道。

“嘿嘿嘿,小师妹,据小道消息说,师傅把试炼途中有什么飞禽走兽,哪条路是通往山顶的都写在了一个本子上。”六师兄放开了七师兄的袖子,在桌子上拿起一个果子往身上擦了擦“所以七师弟!你就陪我去看看嘛!”六师兄把擦干净的果子递到了七师兄的手中。

“师兄!不是我不陪你,你也知道师傅向来最讨厌弟子们干这些作弊的事情了,要是让师傅知道了……”七师兄打了个寒颤“我可不想去那小黑屋里呆上三天。”七师兄把果子还给了六师兄。

墨鋆小口咬着手中的果子,陷入了沉思。要是换做前几年,我对这种事根本不在乎,只不过今年……墨鋆好像决定了什么,将手中的果子几口吃完。

“六师兄,我跟你去,怎么样?”墨鋆走到六师兄身边,将六师兄手中擦干净的果子拿走,一手搭在六师兄的肩上。

“小师妹当真愿意?”待墨鋆点头后,六师兄立马放开了七师兄的袖子“七师弟,你还没小师妹胆子大呢!”七师兄一脸无奈“小师妹,你可要想清楚了,要是让师傅知道可是要关禁闭的!”“不让师傅知道不就好了。”六师兄突然低头看着七师兄,墨鋆一下子失去了靠背差点摔了。为了缓解尴尬,墨鋆又咬了一大口果肉“好师弟,你不会告诉别人的对吧?事后我们告诉你怎么样?”

七师兄摇摇头“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说完,拿了几个果子走了。

山君:你家娘子掉了-幻想时空小说-主角: 墨鋆, 山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362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