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老公太霸道-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凌盛世, 时锦年

豪门老公太霸道-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凌盛世, 时锦年

第1章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

A市的上空,一望无际,明媚悠扬。

时锦年穿着白色抹胸伴娘裙,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她坐在酒店化妆间给顾城打电话,今天是她姐姐的婚礼,所有的亲人都必须参加。

而顾城也答应过她,会来跟她一起参加她姐姐的婚礼,可是这婚礼快开始了,顾城还没来。

电话里依旧传来那个美丽动听却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锦年,你还在这偷懒,你姐姐的婚礼都快开始了,赶紧出去招待客人。”时锦年的妈妈乔冉面色透着不耐烦说道。

时锦年收掉电话,“知道了妈。”站起身来正准备走。

乔冉叫住她,一脸责怪,“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来,不是说来吗?”

看到乔冉一脸嫌弃,时锦年微微垂了垂头,“他,他会来的……”

“最好是!你可牢牢抓住他,除了他没人要你了!”乔冉白了她一眼就出去了。

时锦年掌心微微蜷缩。

酒店宾客席上,所有的人都来了,除了顾城。

“对不起。”时锦年端着红酒给客人们斟酒,左顾右盼的在寻找顾城的身影,不小心撞到了人,酒水洒了出来,她连忙道歉。

见男人黑色的西服被她的酒水弄湿,她手忙脚乱的帮他擦。

“你这是要擦出火来?”头顶一个磁性冰寒的声音传来,透着与生俱来的威严与尊贵。

时锦年抬头,看到一张深邃的脸,灯光的照耀下,他的五官立体又精致,狭长的双眸挑着戏谑,无形之中透露出冰寒。

时锦年立即红了脸,垂头道歉,“哥哥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垂下头才发现,她刚才弄湿的地方是男人的裤裆处,她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胡乱的帮他擦。

也难怪他会说那样的话。

前面没有了逼人的气魄,时锦年抬头,见那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朝洗手间走去,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优雅跟尊贵。

这个男人她认识,叫凌盛世,是顾城同父异母的哥哥。

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来参加她姐姐的婚礼?她不记得时家有这么尊贵的客人。

“新郎和新娘子来了!”

随着呼声,时锦年朝酒店大门看去,那一幕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想她一定在做梦,这不是真的。

她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睛,再次睁开,看到的仍然是顾城牵着时烟儿的手走进来的画面。

顾城穿着白色新郎礼服,脸上含着一贯清雅的笑容,那是她熟悉了三年的笑容,她不会认错,可为什么顾城是姐姐的新郎?

时锦年全身被冰封了一般,刺骨,疼痛,动弹不得。

正好顾城的目光也朝这边投过来,他的双眼含着笑容,却在看到她的的一瞬,笑容僵了一秒,随后便瞥开视线,自如的跟宾客们客套,交谈。

对她就好像是陌生人,从来都不曾有过交集。

而他身边的时烟儿,唇边含着幸福的微笑,一袭白色新娘婚纱,在顾城身边优雅而大方。

这一幕,让时锦年钻心。

她紧紧捏着掌心,指甲掐进肉里。

大步上前去,“顾城!”

新郎回头,见到她含泪的眼,他轻松自如,“你是烟儿的妹妹锦年吧,我听烟儿说起过你,正好我有事情交代你,请跟我来。”

顾城不着痕迹的让时锦年跟他一起来了没有人经过的楼梯间。

“为什么!”时锦年强忍着心尖的疼痛,自己的男朋友挽着她的姐姐走进礼堂,即将成为她的姐夫,而她到最后才知道。

顾城那一向温和的脸突然变得阴鸷起来,“因为她能给我想要的一切!而你,锦年,你只会让我痛苦只会让我难堪!你如果识趣就给我闭嘴!”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性格温和的顾城吗?

时锦年全身的皮肤都被冰封一般刺痛,眼睛灼热,她努力忍着不让泪水夺眶而出,“你还在介意三年前的那件事吗?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住嘴!时锦年,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只不过是我上位的工具罢了!这是你欠我的,必须还给我!”顾城逼近,对她咬牙切齿,眼眸颤抖,恨意和怒火在跳跃。

时锦年的心仿佛已经被掏空,只有一具躯体停留在原地,顾城决然离开,她全身冰凉。

身子顺着栏杆滑落,坐在地上,泪水无声滑落。

身体被一个冰寒的阴影笼罩,时锦年缓缓动着眼珠子,看到那男人双手插在裤袋里,居高临下看着她。

时锦年撑着栏杆站起来,朝凌盛世抱歉的欠了欠身,“对不起……”

她踏着虚浮的脚步离开,手臂却被一只冰凉的大掌握住。

时锦年身子一僵,回头,看见男人深邃的双眸。

“哥哥,有事吗?”时锦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她不希望别人看到她的狼狈。

可是这声哥哥叫出来便让她的心更是一阵刺痛,凌盛世是顾城的哥哥,她也只不过跟着顾城这样叫,而现在顾城娶的人不是她,她这样叫还有什么意义?

现在也总算是明白了,凌盛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新郎是顾城,他这个哥哥自然要参加婚礼。

凌盛世那漩涡一般的目光放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那目光幽深锐利,好像要将她看穿。

就在时锦年感到莫名心慌的时候,他将她的手给放开了。

“没事。”他磁性的而深沉的音质让人猜不透。

时锦年礼貌的朝他颔了颔首便离开了。

时盛世看着她的背影,邃眸微眯……

回到酒店大厅,时锦年想离开,乔冉抓住她,“锦年,快招呼客人,你又偷懒了是吧!”

时锦年无可奈何,只得留下来亲眼看着顾城跟时烟儿牵着手走向神父,礼成。

时锦年不停的喝酒,用酒精来麻醉耳边传来顾城和时烟儿幸福的声音。

当她看到顾城跟时烟儿在神父面前接吻的时候,她彻底醉在了桌子上。

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那怀抱很宽阔,很温暖,那张脸深邃温柔,五官立体撩人,她迷迷糊糊的勾住男人的脖子,“顾城,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对不对……”

凌盛世双眸越发危险起来。

第2章 太想你了呀

时锦年梦中一直萦绕着男人磁性的声音,那男人吻着她的唇,缠绵凶猛。

她能感觉到男人身上那雄浑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身上,点燃着她内心的空寂,她抓着他的背,落下了眼泪。

“顾城……”她喃喃。

流连在她身上的吻猛然顿住。

……

清晨的阳光像是温柔的小手,抚摸在时锦年那素净的脸上,她翻了一个身,手搭在了一堵肉墙上。

时锦年猛然间感觉到那肉墙的温度,她猛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完美的侧脸,俊逸中透着一丝野性,男性的皮肤弹性而有光泽。

凌盛世!

她撑大了双眸。

小心的将手从他身上拿开,时锦年秉着呼吸掀开被子看被子底下的自己:呼,还穿着衣服,还好没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跟顾城交往三年,她也只不过跟顾城牵牵手,从来没发生什么,她可不想跟一个不熟悉又没有感情的男人产生男女关系。

她小心的挪着身子准备下床。

身后那透着惺忪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毁了我的清白,准备一走了之?”

时锦年脊背一僵,缓缓的回头,看到凌盛世那一张妖孽一般俊美的脸含着戏谑,一双深邃的眼眸不容分说的盯着她。

时锦年被他说话的内容弄得面红耳赤,“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她就见凌盛世坐起来了,他小麦色健康的皮肤上现出几处牙印和抓痕。

特别是那结实的胸膛上,明目张胆的陈列着几处暧昧的抓痕。

时锦年倒吸一口气,这绝对不是她做的!

凌盛世将被子掀开,床上一抹凄红刺痛了她的眼。

她才蓦然间明白,她失去了什么。

凌盛世下床,背对着她穿衣服,时锦年才发现,他背上更是有两条长长的抓痕,肩膀处还被咬出了血。

她下意识抬起自己的手爪子看了看,指甲之间的确有血迹和皮屑。

时锦年更加不敢呼吸了,他们昨晚真的……

想起那个真实的春梦,时锦年挠了挠凌乱的头发,懊恼。

“我昨天喝醉了,你应该阻止我!”时锦年欲哭无泪。

“正好,我昨天也醉了。”凌盛世穿好衣服,深邃的目光睇了她一眼,“你闯进我的房间,这个账怎么算。”

昨晚的事情时锦年一点都记不清了,难道真的是她昨天闯进来把他强了?

这么丢人的事情她才不想承认,“我不知道,哥……,不对,凌先生,我先走了……”再也无法像昨天一样叫他哥哥了,时锦年捡起地上自己的伴娘服,将自己关进浴室。

脱掉身上的睡衣,镜子里面的自己,身上全是青紫的吻痕,她怎么忘了她昨天正在参加顾城的婚礼,怎么可能穿睡衣?

还以为酒后没做错事,可现在看来错得很离谱!

失去了爱情,现在连清白都失去了,时锦年只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陷入了万丈深渊。

匆忙的换好衣服,时锦年拉开浴室的门,凌盛世正在打电话,他的声音凌冽又果伐,应该是在说公事。

时锦年逃也似的离开房间,跟这个男人多在房间呆一秒都让她想起昨晚那个疼痛又羞人的梦。

“唔,顾城,你快点……”

刚刚从房间出来,时锦年的耳朵就被一个暧昧的声音引去了注意力。

她侧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顾城抱着时烟儿,两人纠缠在一起。

时烟儿穿着短裙,双腿缠绕在顾城腰上,而顾城的裤子松垮,将她抵在墙上,两人吻得热火朝天。

这样大胆又裸露的画面,震惊得时锦年撑圆了双目。

时烟儿先看到了时锦年,她含着情欲的眼看着她,抱着顾城的脖子继续跟他吻,好像在吻给她看。

顾城稍稍侧头就看见站在侧边的时锦年,他眼里露出一丝得意,将时烟儿放开。

时烟儿旁若无人的打了一下顾城的肩膀,嗔娇的道,“人家只不过肚子饿出去吃了个早餐,都怪你,等不及进门就开始。”

“太想你了嘛。”

“你昨晚快折腾死我了。”时烟儿撒娇。

“你这么美味,怎么都爱不够。”说着顾城又在时烟儿唇上亲了一口。

时锦年的心已经痛得麻木了,这就是她爱了三年的顾城?

一声不吭的跟她的姐姐结婚,现在两个人还在她面前缠绵悱恻。

时烟儿突然笑着看向时锦年,“我亲爱的妹妹,看到你的男朋友跟我结婚,你心里是什么感想?”

时锦年原本钝痛的心,猛的被一阵刺痛冲击,不可思议的朝时烟儿看去,原来她早就知道顾城是她男朋友!

她一心以为只是顾城骗了她,时烟儿什么都不知道,不忍心伤害时烟儿她连婚礼都没有闹,到头来是他们联合起来伤害她。

晶莹的泪,蹿出红色的眼眶,时锦年拳头捏紧,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出口,“你们太过分了……”

顾城淡淡一笑,“时锦年,你应该祝福我们……”

他们彼此结合的地方像是一把刀,深深的扎入时锦年的心里,她凌然的将脸上的泪水抹去,明媚的笑了,“顾城,我帮你拿到百分之8的股份,你应该分我一半。”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时烟儿手中有顾氏百分之八的股份,若是顾城将她娶进门,就相当于娶到了百分之八的股份,顾城就是顾氏最大的股东!

时烟儿精致的脸出现一丝裂痕,“时锦年,你这个肮脏的东西,三年前你就该死了,你有什么资格叫嚣,我看你这辈子就这样了,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幸福!”

时烟儿说得愤怒而凶狠。

“是吗?”

身后一个略带冰寒的声音戏谑的响起。

时锦年回神,凌盛世悠然走上前来,长臂将她搂入怀中,动作亲昵又暧昧,唇角勾着冰冷而不可一世的弧度,“你这样诅咒我的女人,就不怕遭报应?”

他这一句话,让顾城和时烟儿同时震惊的看向他。

时锦年也不可思议的望向凌盛世。

他很高,她站在他身边只齐他肩膀,仰望着他的侧脸,越发俊美无俦。

豪门老公太霸道-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凌盛世, 时锦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2510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