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的金牌制作人-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陶绾, 王慨喻

男神的金牌制作人-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陶绾, 王慨喻

楔子

这世间,但凡对自己下得了狠手的人,内心深处都是决绝而凉薄的。

直播——

会场灯光闪烁,流光溢彩。

众明星盛装出席,妆容精致,笑容恬淡。

主持人站在台上热情澎湃,声音透过立体音响传出来,在宽敞的会场里不住环绕,好似丢入干柴中的火种,点燃数万粉丝的热情。

“年度最具实力男演员,会是谁呢?”男主持人抑扬顿挫的说,女主持立马接上,“请著名导演张恒老师和老艺术家杜明老师给我们揭晓……”

台下屏息静待,盯着直播看的千万粉丝也捏紧拳头,心脏不由自主的快了几拍。

揭晓获奖名单向来是卖关子的好时候,“会是谁呢?是在《连城劫》中有精彩表演的许安安……还是在《无悔》中演技精湛的王慨喻……”

“下面……”

众人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儿里,一个一个都瞪大了眼睛,巴巴的望着着站在台上的人,希望他们快些公布结果,免得多受折磨。

“下面请杜明老师揭晓!哈哈哈!”张恒导演还眯着眼睛笑笑,听见台下不满的唏嘘似乎颇为开心。

“为老不尊的东西,太坏了!”盯着电脑屏幕的陶绾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吃薯片不小心咬到舌头。

“获得年度最具实力男演员的是……”长长的尾音,看看台下顿了顿,等吊足了胃口才大声宣布,“王慨喻!”

“啊!”陶绾开心的尖叫,跟着现场的影迷朋友一起鼓掌。

你心中有没有这么一个人,明明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交际,却会因为他心绪波动,高低起伏;明明素未谋面,他却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陶绾奋力鼓掌,直到掌心已经生疼,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真好,真好,你付出的努力,终于得到人们的认可。”

主持人语气雀跃,伸出手将迎面走来的王慨喻迎上台:“慨喻,这是今天晚上第三次上台领奖了,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

王慨喻接过话筒,面上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心情很好,很激动,同时也有点心虚,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还要继续努力。”

“慨喻太谦虚!”主持人流利的接过话茬。

台下的女粉丝异口同声的喊:“你是最棒的!你是最棒的!”

王慨喻在台上听见,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他的眼睛大而圆润,澄澈透明,像是盛着零碎的星火,笑起来时眼角能看见细微的鱼尾纹,平添了几分沉稳。

大概是受他笑容的鼓动,台下的粉丝叫得愈发卖力,几乎要盖过主持人的声音。直到王慨喻上前去致获奖感言,台下的粉丝才自动安静。

王慨喻的粉丝皆是王妃,他深情款款的望着影迷朋友:“谢谢你们送我这么好的礼物,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无以为报,只能更加努力,演绎出更好的作品,谢谢你们。”

他从不在意自己外形英俊,身材高挑,只是喜欢告诫自己努力和付出。

陶绾痴痴地望着荧屏中的男人,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王慨喻,期待你更好的作品哟!”

后台采访时,有记者问他:“慨喻,今天的颁奖礼你无疑是最大的赢家,有没有什么话想说?”

“好好演戏,脚踏实地。”他抿着性感的薄唇。

“王妃们都很激动,你有什么动作对她们……嗯,表示内心的想法呢?”

王慨喻将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不再动弹。

记者有些诧异:“就这样?”

“就这样。”王慨喻肯定的点点头。

不像其他偶像会比一个爱心,一个么么哒什么的,他将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上,许多人都看不懂,但是陶绾懂。

他刚刚出道时,他就对影迷朋友做这个动作,十年如一日,不曾变心,何其长情。

陶绾想,有这样踏实努力的偶像,真美好,让她也成为一个积极向上的人。

第二天的消息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王慨喻在微博中发文宣布退出演艺圈。

一石激起千层浪,娱乐圈了炸开了锅,他微博底下的留言,转发分分钟破万,登上各大娱乐版面头条。

像陶绾这样的迷妹抱着手机厮杀奋战,在王慨喻的微博底下留言,哭天抢地的喊:老公,你回来!我们不能没有你!

或者——老公,说好的天长地久呢!说好的一起走下去呢!你怎么不管我们了!

还有很多人在微博底下撕逼,陶绾看得莫名其妙,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粉丝之间会互相掐架,互相骂娘。

但是有一点也无需过多解释,粉丝间的撕逼实在是太过正常,没有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微博上的各大营销号开始疯狂转载,点评,恨不能将这件事一把火烧到天上去,直到娱乐圈被掀得天翻地覆,经纪人的手机被记者打到爆,干脆关机处理,王慨喻都没有站出来回应这件事。

几天过去了,经纪人总算出来说了句话,并不是粉丝期待已经的“王慨喻不会离开大家,只是一时意气,会回来的”,而是“我们都尊重慨喻的决定,谢谢大家厚爱”。

至于到底为什么退出,娱乐圈众说纷纭,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但是唯一肯定的就是,王慨喻退出娱乐圈了,他以后可能很少出现在荧幕上,而她们这些迷妹没有机会舔屏,这要他们怎么活?

陶绾看着自己常在的粉丝群里,一个个情敌哀嚎万千,好似隔着屏幕都能看见他们张牙舞爪的表情。而她拿着手机,没有说一句或抱怨或悲伤的话,眼泪却悄无声息地从眼眶里落下来。

王慨喻分明是很遥远的人物,然而感情却那么真实。明明几天之前,他还对影迷朋友许诺,要用更好的作品回馈大家的喜爱,才过没多久,他怎么就要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粉丝看着这条被证实的消息,心字成灰。他太狠,在所有人都在期待他更好的发展时,抽身离去。他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犯罪分子,手里握着匕首,刺入一颗颗为他而动的鲜活心脏,血流如注。

陶绾想,这么多人喜欢你,你怎么舍得说走就走呢?她望着屏幕上精致的面孔,泪流满面。你这么热爱表演,这么拼命努力,说退就退,应该比任何人都痛苦吧。

对自己,你怎么舍得下这么狠的手呢。

第2章 王慨喻,我是你遗失的子民。

夜已过半,四周寂静,只有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还在莹莹发光,散热扇转动发出微小的声音。陶绾反复检查“个人简历”七八遍之后,终于到邮箱上传附件,输入尚润影视的官方邮箱,点了回车。

看到“发送成功”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被掏空,虚无无力得恨不能沉溺在无尽的黑暗中,转瞬一过,她又觉得自己被莫名的力量充满,下一秒就能爆发无穷的战斗力,朝着那个仰慕已久的男子飞奔而去。

王慨喻,王慨喻……这个男子就像神一样的存在,存在无数少女的心中和缠绵的午夜梦回里。曾几何时,她也曾疯狂的把微信名微博名扣扣名全部改成——睡不到王慨喻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他事业如日中,迷妹为他茶饭不思的时候,他急流勇退,发文声明不再接受任何商业邀请,退居幕后,扛起尚润影视的大旗,担任总裁。倒是忘了,他是尚润影视的公子,就算不做艺人也依旧时娱乐圈炙手可热的人物,众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不会因为他的退隐而有所敛藏。

就像此时三更半夜还在投简历的大四妹纸,陶绾同学。

她望着自动跳转的电脑屏幕发呆,足足呆了半分钟也没有回过神来,还是室友准备睡觉了,下床洗漱看着她出神的样子,在她肩上轻轻一推:“桃花,你发什么呆?”

陶绾仔细算了算,距离上一封简历的投递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没有任何回应,石沉大海。她还记得个人规划课上老师提到过,公共邮箱的简历要多投几次,以免遗漏。这是她投的第八封简历了,应该不会遗漏了吧?

忽然,陶绾小脑瓜灵光一闪,再次将简历不停地往公共邮箱里投,直到第三十封,她重重的舒了口气,颇为自得:“这下不仅能看到简历,还能看到我的诚意!哈哈哈棒棒哒!”她心满意足准备洗洗睡了,却收到网页上的提醒——对不起,由于操作异常,您的账户暂时被冻结……

陶绾呆了几秒,换来室友的仰天大笑,自作孽,不可活啊!

第二天,陶绾仿佛又成了一条咸鱼,整日整日的无精打采,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问题不停地晃过,却也没有解决的办法。

“黄瓜,你往我邮箱发封邮件试试,看看能不能收到?”陶绾心中颇为不安,还是要证实一下才好。

“好嘞,你等等哈。”室友黄瓜随便给她发了一封邮件,“怎么样,收到没?”

“还没,”陶绾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下一秒就弹出新邮件提示,“好吧,这会儿收到了……看来我真的被拍飞了……”初试就被拍飞,怎么想想那么丢人呢?

陶绾怏怏不乐的浏览网页,觉得看什么都不是滋味,百无聊赖之下爬到床上准备睡觉。可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涌入乱七八糟的东西,让她心烦意乱,怎么也睡不着。她只好拿出手机刷微博,正好看到张嘉佳发了一条——我就在这儿,什么地方都不去。我喜欢你,像生活在你命名的朝代里。像你遗失的子民,每夜修补一个盛世。人们山南水北,人们各奔东西。我不辛苦。我可以。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她心中徐徐生风,好似心中有一片苍翠的白桦林,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充实美好,却又莫名的空虚寂寞。

细细品味一下张嘉佳发的微博,让她万分动容,脑子里浮现出王慨喻的脸,她就是他遗失的子民啊,她就生活在以他命名的朝代里啊!

她评论微博并且转发:我喜欢你,我不怕,也不辛苦。我喜欢你。

她带着一腔不知该如何安放的孤勇,望着手机屏幕里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大概能明白这种感觉吧,喜欢一个真实的假人,因为他变得坚强,也因为他变得脆弱。

她想起室友有时候对她无伤大雅的嘲笑:“下一次偷偷潜进明星酒店,在浴室里洗澡的估计就是我们陶绾同学了……”

她不服,真心不服!

她哪来那么大本事找到王慨喻的酒店房号,哪来的本事进去啊!

接下来的日子,邮箱好像死了一般,没有任何邮件提示,就连平时喜欢发广告买保险的都偷懒,害得她望着空空荡荡的邮箱相思成疾。

“桃花,你这么粉王慨喻,你家学长知道吗?”黄瓜刚刚刷好牙从洗面池那边过来,一边啪啪啪的拍脸,有助润肤乳吸收。

“知道啊!”陶绾还在邮箱页面,不停地按着f5刷新。

黄瓜就奇了怪了:“自己女朋友天天嚷嚷着要睡其他男人,他就不吃醋?”

“我这不是有贼心没贼胆嘛?睡得到我还嚎什么嚎,直接睡得了。”她百无聊赖的看王慨喻的微博,有气无力的补充,“就是因为知道我睡不到,所以他才一点都不担心。”

王慨喻已经许久没发微博了,从前的她几乎能倒背如流。她还记得因为王慨喻一个礼拜没发微博,粉丝们加了个话题#寻找失踪的王慨喻#,还上了热搜榜。

她心里想着,啼笑皆非。有时候回过神来仔细一琢磨,她觉得自己还挺无聊的,天天对着一个不真实的人YY,有个什么劲儿啊!可是她就是放不下,忘不了……当然,还有千千万万的女粉丝和她一样无聊,她也就变得心安理得了。

黄瓜不敢苟同她的观点:“这逻辑,真是醉人。你YY别人,其实就是变相的精神出轨好不好?”

“这哪还能精神出轨啊,我和王慨喻根本就不对等好么?”陶绾不满的嚷嚷,接下来的话她没有多说,只是在心里想,他是她的神,主宰,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而她,不过是芸芸众生中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一位。

她算个黄花菜啊!

“你YY其他男人,你现在的男人一点都不在乎,你觉得这正常吗?”室友女王大人适时加入话题。

陶绾不以为意,只是瘪瘪嘴一耸肩:“因为是YY啊!你怎么确定他没有YY林志玲范冰冰?我难道还要和这些人去斗气?我够格么我!”

“偷换概念。”黄瓜甩了她一个俏生生的大白眼,不愿再多说下去。

陶绾心底也在打鼓,略微有些不安,只是这不安来得莫名其妙,她不怎么看得懂,也就没有去细究。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屏幕亮了,有一条短信进来。她点开短信,刚刚看到第一行字,脑中一片空白,所有东西都像是被谁恶意点下delete键,刷刷刷就删除不见了。

“陶绾,你好。你已通过尚润影视的初试,请于……”

咸鱼也有翻身的时候!陶绾觉得自己嘴唇都在颤抖,她没有想电视里演得那样惺惺作态,捏捏自己的脸看看疼不疼,而是从椅子上蹦起来,在寝室里来回跑了几圈,外加标准看恐怖片时的女高音,生生嚎得室友拿枕头砸她。

“桃花,大白天的发疯不好吧?有损我们寝室形象啊!”妹妹掀开床上的帘子,甩给她一个大白眼。

陶绾却并不在意,一本正经的清清嗓子,踮着脚尖锵锵锵的回到自己桌子底下:“我有机会睡王慨喻了!”

“是吗?恭喜恭喜啊!今天中午请吃饭!”黄瓜笑着恭喜她。

“没问题啊!”陶绾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都已经给她机会过初试了,不留下来合适吗?当然不合适!她如论如何都要留在尚润影视,“如果我被刷了,我就坐在那里不走了,苦苦哀求啊,提鞋啊,死皮赖脸耍无赖啊……”

黄瓜:“恐怖的脑残粉……”

妹妹:“恐怖的女人……”

陶绾帮他们纠正错误:“我这叫有所为,有所不为。孔子还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呢,我也可以的……”

此时,孔老夫子估计想从土包包里爬出来,一巴掌呼在她脸上,非打得她个人仰马翻不可。

陶绾自得其乐的腹诽,在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不晒一下幸福说不过去吧!所以,她赶紧把短信截图,马赛克掉重要信息,发在微博,微信,空间各大交友网站上,要昭告全世界,她要去睡王慨喻啦!

室友都是些坏心眼儿的东西,故意在她空间底下评论:小心没进去,打脸哟

随心记:桃花,你知不知道“低调”怎么写?

陶绾嘚瑟:不好意思吼,不知道耶!

再说了,打脸怕什么,做迷妹就是不怕打脸,不怕失落,脸皮还要比城墙倒拐还厚,不然哪来的力气追那么遥远的人。

反正她就是昭告全世界,她要风风火火的向王慨喻进军了!压力就是动力,她不怕!

但是她似乎忘了一个重要问题,她还有一个货真价实的男朋友。男朋友叫张世佳,在一起也有三年了,大她两届的学长,现在已经毕业了,在电视台做主持人。

两个人是老乡,差不多算是青梅竹马吧,只是自从陶绾粉上了王慨喻,那种流星撞入地球摩擦出的激烈火花,冲淡了她和张世佳之间温婉淡雅的青梅竹马情谊。

不过她心中能确定的是,她对王慨喻的感情,和跟张世佳的感情是有区别的,一个是火山喷发前在心底暗藏的汹涌澎湃,喷发了后便像烟火一样在黑暗中绽放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另一个,应该是像什么古怪因子流淌在血液里,缓慢而绵长地在周身循环渐进,是细水长流岁月静好的味道。

她只是王慨喻的子民,而她和张世佳住在一个国度里。

第3章 《圣经》里说:爱若捕风。

陶绾的动态发出去半个小时后,手机依旧没有半分反应,她内心惶惶的坐在椅子上瞎捣鼓,她嘟着嘴,顺手就扯桌上的绿植,那是一盆小榆树,指甲盖大小的苍翠叶片,枝叶饱满,她轻轻一揪,一片叶子就掉下来,破坏心理有效的减轻她心底不可名状的不安,她好似找到发泄口,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小榆树。

“你是猪么?”揪下一片叶子,她小声嘀咕。

“对,你是猪!”她自问自答。

“你是什么猪?”她继续喃喃自语。

“西班牙烤乳猪……”

黄瓜在她身后站了半晌,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病入膏肓无法自拔的室友,期期艾艾的叹了口气:“桃花,现在知道错了吧?”

“什么错?”陶绾再次狠狠地揪了一把小榆树,嫩绿色的小树冠就被她残忍的扯下来。

“我的天,桃花,小榆树怎么被你糟蹋成这幅鬼样子了!好可怜……”妹妹路过她的桌子,看到之后哀嚎一声。

陶绾这才回过神来,先前都是她无意识的动作,此时看自己面前一滩叶子,而桌上的小榆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可怜巴巴的立在那里。

“天,我有罪!”陶绾一把将榆树抱起来,拍了个照去淘宝戳卖家,“亲亲,请问小榆树不小心变成这样了,还能活不?”真的是不小心,她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辣手摧花啊!

卖家一本正经的给她说:“亲亲,在的哟,如果你每天……”

陶绾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卖家发给她的养殖方法,虽然心里打了一万个问好……忽然,手机跳转到来电显示页面,“张世佳大魔王”赫赫的出现在她眼帘底下。她有一瞬间的呆滞,与此同时,她心底似乎用水泡包裹的惶惶不安被戳破,窸窸窣窣的在心底蔓延开来。

她知道先前不可名状的不安是什么了,因为张世佳没有给她打电话,没有质问她甚至没有一点关心,他就真的就这么不在意她喜欢另外一个男人嘛?尽管那个男人是明星,但也是男人啊!

“吼,学长知道给你打电话啦?”女王是寝室里的感情专家,毕竟从初中开始就不停的换男票了,她看着陶绾松懈下来的表情,就知道她肚子里的那点小九九。

“……”陶绾指尖在屏幕上滑动,将手机凑到耳畔,“世佳,怎么啦?”她压了压自己的嗓子,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

“怎么啦?你还和我‘啦’?”张世佳显然一副要爆发的样子,怒气冲冲的问她,“陶绾,你平时买买他代言的东西就好了,现在连实习都去他那里了?你知不知道对我来说还是挺无语的,情敌居然是个大明星……”

张世佳的声音极响,隔得一寸远都要把陶绾的耳膜震碎。

“不是啊,实习单位就想找个自己喜欢的,在哪里都一样!再说了,去了也不一定能见着王慨喻啊……哪有总裁天天按时上班的,隔三差五查个勤就已经很不错了好伐?”陶绾小声的为自己辩解,脸上涌上似有若无的笑意,宛若苍翠湖面泛起的圈圈涟漪。

见张世佳怒气冲冲的样子,她多少还是因为他的在乎而感到幸福。女人都是这种动物,会因为别人的在意而欢喜,也会因为别人的漠视而失落。

“我先不和你说了,主持中间休息两分钟,你接电话用了三十秒,我刚刚看到动态的时候差点从台上摔下来……”张世佳语气开始平和下来,“我晚上来接你一起吃饭,大概六七点的样子……”

“啊!我不去吃饭了世佳,我最近比较忙,还要准备面试的事情……”陶绾从听筒里能听见张世佳那边乱糟糟的,估计还在主持节目。只要知道他心里有她就好了,其他的形式上的东西她也懒得走,是真的有点忙。

他听见她拒绝,怒吼一句,“你愿意为王慨喻做那么多事情,竟然不肯陪我吃个饭!到底谁才是你男朋友!”吼完之后匆匆忙忙挂断电话,徒留陶绾愣在原地。

“他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陶绾噘着嘴,抬起眼帘,可怜巴巴的望着一旁的黄瓜。

“发条短信道个歉呗,你学长那么疼你,还能真和你生气啊。”黄瓜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安慰道。

“哪有女孩子主动道歉的道理?况且我说的是实话啊,现在要出去实习了,事情本来就很多嘛!我就算不准备尚润影视的面试,其他公司的也要准备准备啊……”陶绾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拍,觉得还不解气,然后开了静音丢得远远地,眼不见心不烦。

黄瓜回到自己的桌前,换女王给她说教了:“话虽这么说,但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尽量不要让矛盾激化,能让一步就让一步。再说了,吃个晚饭而已,也耽误不了多少事儿啊!”

虽然陶绾觉得女王说得如此有道理,以至于她无言以对。但是道理到底只是道理,谁没有个来脾气的时候。

她、就、是、不、道、歉!

“这真不是我的错啊!”陶绾扭过身面对电脑,小声的嘀咕,“我也没做啥,他发那么大脾气干嘛?”

“桃花,在感情里你这么要面子,总有一天要吃亏的。”女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正女王总是这样高深莫测的样子,陶绾听不大懂,也不想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跟埋了一颗定时炸弹一样,让她不得安生。

“就是,桃花,在感情里没有那么多道理可以讲的,重点在互相包容!”妹妹也跟着语重心长的说。

陶绾刚刚喝了口水压压冲天的火气,听见妹妹的话,差点喷屏:“妹妹,你从哪里得出的经验?女王我就不说了,她经验丰富,我认怂。你一个初恋都还在的人,你跟我说这些?合适吗!”

“怎么就不合适了?旁观者清懂不懂?”妹妹讪讪的笑。

陶绾心中莫名有些烦躁,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争执,随便点开一个综艺节目开始看。平日里早就笑得人仰马翻了,今天她一口气看了三期,愣是一个笑容都没有。

时间也像是被谁恶意拉长一般,过得极其缓慢,一分一秒都让人倍感煎熬。陶绾总算熬不住,她扑过去在零食箱子里找手机,点开一看,没有未接来电,没有短信,没有消息,什么都没有……

张世佳真的没有给她打电话。

陶绾被失落团团包裹,宛若沉浸在无边无际的海水里,咸湿的海水渐渐侵入鼻腔食道,夺走她的呼吸。她耷拉着眼皮,入眼的是五花八门的进口零食,全是张世佳给她买的,恍然间,她又觉得难过了,天崩地裂的那种难过。

“你真的生气了啊?”陶绾呆呆的望着手机半晌,终于还是鼓起勇气编辑短信,道歉就道个歉吧,反正又不会少块肉。等她一个字一个字的把短信编辑好,觉得不妥当,好像把身段放的太低了,她又删掉再次编辑一遍,不卑不亢的,又删掉……如此折腾了十来分钟,她始终没有将短信发出去。

她把手机放好,用老生常谈的心灵鸡汤句子安慰自己:命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些都是命,顺其自然就好。

再说了,如果吵架就低头,以后就都得低头了,失去主动权,不好。

陶绾拿定主意,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事情,准备专心致志做点事情,看看书,积累点面试一百问。

“妹妹,现在几点了?”女王问。

“快七点了。”

“走,下楼买点关东煮吃,去不去?”女王平时都在减肥,秉承“过午不食”的原则,着实瘦了不少,今儿个不知怎么的,大晚上的要去买吃的了。

“不去啦,一会我老公有直播,我要等着给他加油!”妹妹也是一个追星狂,属于闷骚型,不像陶绾会主动出击,一般在寝室里刷刷剧,看看直播就能满足她啦。

“我请客,去不去?”女王语气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去去去,麻溜的去!”妹妹翻个筋斗就从床上滑下来。

“算我一个好不?”黄瓜从帘子里伸出头来。

三个人从寝室鱼贯而出,把陶绾一个人丢在寝室里。不过没有人也正好,她就不用再强颜欢笑,装作毫不在意了。

她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陶绾啊,你在感情里这么要面子,总有一天要吃亏的!”

水哗啦啦的从水龙头里流出来,打在她纤细的指尖,悲伤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滋生,然后潜藏在身后给你致命一击。

陶绾其实不怎么想承认,她知道自己嘴硬,但是不得不说,张世佳带给她的情绪波动,不亚于王慨喻。

她慢吞吞的走到阳台上,对楼的寝室已经亮起了灯,一盏一盏的点亮窗户,好似从天空中摘下的星星,斑驳闪耀。

她伸出手,五指打开,放在眼看仔细看了看,做了一个抓东西的姿势,然后摊开手看了看,在微弱的光线下,掌心空白。

她想起《圣经》里说:“爱若捕风。”

亲爱的,爱若捕风。

谁能够捕捉行踪不定的风呢?

男神的金牌制作人-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陶绾, 王慨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