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的软萌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夕, 慕容衍

慕少的软萌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夕, 慕容衍

第1章 被弄脏

在候机大厅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洛颜兮无奈的抬头看看大屏幕上的时间,而广播里甜美亲切的女声还在播报。

“尊敬的各位旅客,我们非常抱歉的告诉您,您乘坐的飞往广东的CZ3105航班,由于台风等天气因素,航班时间延误,不能按时登机,请等候通知。”

这已经是第五次延误通知,依照经验来看,再等下去也是航班取消,只好明天再来一趟了。

洛颜兮提起出差的小公文包,起身穿过骂骂咧咧的乘客,出去招了出租车就打算回家。

左手中指上的戒指闪着微光,看得洛颜兮心情大好。就在一个月前,她和大学期间同窗了四年的路程明终于订婚了。

路程明是理想的结婚对象,不仅相貌英俊,而且他在校期间十分优秀,是学霸中的学霸,毕业之后更是在一家老牌港店里担任设计师一职,前途和钱途都一片大好。一想到程明在订婚宴上郑重的承诺对她好一辈子,洛颜兮就觉得无比幸福。

路过一家药店,洛颜兮想起临走时程明的嗓子似乎不太舒服,她就进去买了几盒板蓝根,又在药店隔壁的小吃街买了一些男友喜欢吃的东西,然后让司机改道开往他的家里。

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回家了,洛颜兮也有钥匙,她自己开门进去。玄关的鞋子放得乱七八糟,不像是程明的习惯,难道他病的不轻?

想到这里,洛颜兮赶快把东西放下,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阵的奇怪呻,吟。

该不会真是病的不轻吧?

她快步走过去,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程明你……”

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眼前的一幕让她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洛颜兮怔在原地,脚步也无法挪动分毫。

她从没见过这副模样的路程明,脱掉衣服后,他的身体紧实修长,带着和平时不一样的撩人和灼热。而被压着的那女人,洛颜兮却是熟悉得很——

那正是男友向她介绍过的老板的女儿彭芷萱!

彭芷萱的一只高跟鞋掉在洛颜兮脚边,另一只还挂在她穿了丝袜的脚上,随着路程明的撞击不断晃动,满室的香艳凌乱明明白白的向洛颜兮宣告了这场背叛。

眼泪霎时就模糊了双眼,洛颜兮哽着嗓子喊道:“程明……”

听到身后的声音,路程明身体一紧,忽然就泄了,他回头看到洛颜兮,赶快起身找衣服穿,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慌乱:“颜兮,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去广东出差几天吗?”

“什么时候的事?”洛颜兮使劲擦掉眼泪,手上的戒指硌到了她的脸,她没有觉得疼,因为心已经很疼了,“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路程明套上裤子,因为刚才的运动,他胸前带着薄汗,他走过来抓住洛颜兮的肩膀:“你听我解释,我们……”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路程明,我们已经订婚了啊!”洛颜兮忽然崩溃的哭喊,“我们在一起六年了,你说过会一辈子对我好的,这才多久你就和别的女人上,床!我恨死你了!”

彭芷萱冷笑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她面色秀美瑰丽,身姿窈窕妩媚,浑身散发着熟女的味道:“你还好意思说六年?”

她连衣服都没穿,只披着床单就下床,走过来把路程明和洛颜兮拉开,一双玉臂勾缠着路程明的脖子,挑衅的看着她:“洛颜兮,程明凭什么一辈子对你好?就因为你那张脸?哼,再漂亮的脸蛋看六年也看厌了,除了这张脸,你还有什么能绑住程明?”

洛颜兮气得浑身发抖:“你厚颜无耻!抢了我的男朋友,还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太不要脸了!”

彭芷萱上下将她打量一番,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你的男朋友?笑话,程明喜欢谁,他就是谁的。实话告诉你,程明在我这儿可比在你身边快活得多!什么山盟海誓,你就傻乎乎的当了真,就在这张床上,他亲口说过,他最爱的人是我!”

洛颜兮愤愤的看着男友:“路程明,你……”

路程明默认般的低下头。

连路程明都站在她这边,彭芷萱露出了胜利者的姿态:“你拿什么跟我比?家世,才貌,伺候男人的本事,你有哪样比得上我?洛颜兮,识趣的话就赶快滚吧,程明只有跟我在一起才能展示他的才华,他不是你能高攀的男人!”

“你胡说!是你胡说!”洛颜兮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把抓住彭芷萱,想要把她从路程明身上扯下来。

当初的他们情投意合,哪来的高攀!

彭芷萱看到洛颜兮血红的眼睛,嘴角微微一勾,然后顺着洛颜兮的力道往地上一扑:“哎呦!好疼啊……程明,洛颜兮疯了!”

“你才疯了!”洛颜兮气急,冲过去就想踢她两脚,彭芷萱实在太无耻了!

“闹够了吗?”

手臂上一紧,洛颜兮被路程明拽着手臂甩到门口,他力气大,洛颜兮招架不住,后退几步重重的撞到门上,疼得眼泪又流出来:“路程明……为什么要护着她?”

“够了……颜兮。”路程明把彭芷萱扶起来,脸上的失望与失落显露无疑,“芷萱说的没错,你什么都帮不了我。”

洛颜兮怔在原地。

看到那两人在眼前衣不蔽体的相互搀扶依偎,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因为我帮不了你,所以你就和老板的女儿搞在一起?还真是让人同情的说法呢,路程明。”

路程明却是终于忍受不住的模样,他走上前一把扣住洛颜兮的手,眼睛发红:“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和芷萱在三年前就认识,她是你没有办法相比的。要不是念着我们大学同窗的情谊,我早就想告诉你了。”

“三年前……三年前!原来你从那么久以前就开始骗我!”洛颜兮摘下手上的订婚戒指,狠狠的甩在路程明脸上,“我们是在一个月前订婚的!要说谎也该编的圆满一点!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跟我订婚?路程明,你让我觉得恶心!你看不上我,我也不稀罕你!你们这对狗男女就在一起恩恩爱爱白头到老吧!”

她摔门而去。

路程明看着洛颜兮的背影,心中微微刺痛。

交往六年,竟然只落得这样的结局。他不是对洛颜兮没有感情,只是……

他是一个正常男人,有欲,有野心,而这些,洛颜兮给不起。

彭芷萱嘴角微挑,转过身又抱着路程明,柔声安慰道:“我知道你心软,但挑明了也好,何必让自己这么痛苦呢?”

路程明抱着她,心中仍是起伏一片。

“混账王八蛋!太不要脸了!”

洛颜兮把酒杯重重的放在吧台上:“帅哥!再来一杯!”

年轻酒保笑着给她满上,眼睛却往她鼓鼓的胸脯上瞟:“小姐心情不太好?”

“是!”洛颜兮猛灌了一大口,气愤的捶了一拳吧台,吧台坚硬,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手疼,她眼里总是盈着一层眼泪,“我遇见了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男人,更倒霉的是我差点和他结了婚!路程明,王八蛋!我恨你!”

酒保知道这正点的小妞受了情伤,很好拿下,于是对角落里的几个人使了使眼色。

洛颜兮刚把空杯放下,面前就又多了几杯酒,身边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头发五颜六色的青年:“小姐,看你好像有伤心事,这几杯我们请了。”

要是放在平时,洛颜兮看见这样的人是有多远走多远,但今天不是平时,她恨不得整个酒吧的人都帮她骂路程明还有彭芷萱那个狐狸精,于是拿起一杯一饮而尽:“多谢……呜,路程明你真蠢,放着我这个正牌女友不要,跟那狐狸精勾搭成奸,混蛋……”

白色药片入酒即化,看不见一丁点痕迹,酒液又被洛颜兮灌进口中。那几个青年哼哼呵呵的附和着洛颜兮,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等药性发作,这小妞就能让他们好好爽一夜。

不知喝了多少杯,洛颜兮再次豪气冲天的放下酒杯:“路程明!大混蛋!你不就是看着彭芷萱有钱吗?是不是有钱你就愿意陪睡?”

一旁的青年嘻嘻哈哈道:“没钱我也陪你睡。”

洛颜兮神志不清,扬手在那人脸上刮了一巴掌,嘴里还嘟嘟囔囔:“不行!必须要有钱!”

她站起身,整个人都摇摇晃晃,青年们知道时候到了,于是哄着她往外走,洛颜兮还在喊:“你路程明能找到有钱的,我洛颜兮也不比你差!那个那个谁……”

青年们正在争执谁去买套谁先上,一不留神,洛颜兮已经冲到一个男人面前,抱着他的胳膊就不松手了。

男人身后跟着的一群人都惊呆了,神色各异的看着洛颜兮。

这女人竟敢冲撞他,简直是活腻了!

洛颜兮看不见他们的神情,只觉得她抱着的这男人看起来就是个有钱的,她往男人胸口蹭了蹭:“帅哥……帅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是老板才行……你肯定很有钱吧?是不是比彭芷萱的老爸还有钱?我愿意陪你睡,气死那个王八蛋……”

慕容衍低下头,看着怀中一身酒气的女人。


第2章 总裁的套房

这女人不知喝了多少酒,身上满是酒气。慕容衍一皱眉,身边就有人上来要把她拖走。

他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发现她体温有些发烫,怕是被人下了药,再者,一个年轻女孩儿喝得烂醉,又是在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遇上他这样的大好人真是幸运极了。

慕容衍扶着她对身后人道:“你们不用跟了。”

打头的酒吧经理在这里摸爬滚打几十年,十分的会看人眼色,赶紧点头哈腰道:“好的好的,慕总您慢走。”

慕容衍将洛颜兮打横抱起,大踏步的走出去。

经理和他带出来送慕容衍的人散去之后,几个青年无比怨恨的大眼瞪小眼。

送到嘴边的肥羊就这么眼睁睁的飞到别人碗里去了!

那个带走小妞的男人看起来就很有地位,连一向狗眼看人低的酒吧经理都对他恭敬有加,那他们就更惹不起了。

慕容衍径直带着她来到自己暂住的五星级酒店,他走进铺张华丽的总统套房内,把洛颜兮放在床上就不管了。

他能大发慈悲的把她带回来放着就不错了,别指望他给她脱鞋换衣服。

慕容衍日理万机,晚上也有很多事处理。他转身到另一间房去处理公务。不知过去多久,他伸伸懒腰合上电脑,忽然想起腕表还放在那女人睡的房间里,于是就起身去取。

房里的酒味散了很多,慕容衍略带惊奇的看了看床上,发现那女人居然洗了澡换了酒店的衣服。要不是她睡得毫无形象可言,他真要以为这女人是有预谋的要爬他的床。

想起她在酒吧里死死抱着自己要求陪睡的样子,慕容衍嗤笑一声,拿了腕表就要离开。而洛颜兮却在此时忽然睁开眼,翻身坐起牢牢的抱住慕容衍,声音却是带了哭音:“对不起……路程明……呜呜,我认错还不行吗,你别跟她在一起。”

因为她的大动作,慕容衍低头就看到了睡衣之下的雪峰。熏人的酒气散去之后,她身上残留着微醺的酒香,慕容衍的呼吸深了几分,但他显然不太想趁人之危,于是轻声道:“喂,我不是路程明。”

洛颜兮在慕容衍胸前狠狠捶了几拳:“你当然不是那个坏蛋……呜,你是我找来的有钱大老板,我要跟你睡,气死他和那个狐狸精……”

慕容衍又推了洛颜兮一把:“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真的睡你了。”

洛颜兮扒拉几下把睡衣拉开,胸前美景一览无余,她一双眼睛早就哭肿了,躺在床上,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你来啊,只要给我钱……”

要是再忍,他就不是男人。

慕容衍扯开领带倾身覆上。

洛颜兮的意识并不清醒,朦胧之中,她看见眼前多了一个精壮的胸膛,不由得想起今天见到的路程明在床上的裸身。

那时候,路程明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汗,她从没见过路程明在床上的模样,原来看起来是那么英俊好看。她父母的没现代人那么开放,她也被灌输了“不得进行婚前性行为”的思想。就算和他恋爱六年,两人之间的相处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从未逾矩。

但是哪有不偷腥的猫,他不在自己身上找肉吃,一定是在彭芷萱那里吃饱了的!太气人了!

短暂的前戏在她胡思乱想中过去了。

酒香怡人,美人销魂,慕容衍又不是傻子,前戏一结束就压着洛颜兮直奔主题。

身体像是一叶在狂风骤雨中浮沉的小船,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平静下来。当慕容衍将她吃干抹净,洛颜兮已经昏了过去。

晨光透过轻纱窗帘照到洛颜兮的脸上,她皱皱眉头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水晶吊盏。

她这是在哪儿?

头好疼……

她手臂一动,想要撑起身体坐起来,惊愕的发现身上并没有穿衣服!脑袋一痛,昨夜的记忆断断续续涌进脑海,最后定格在一副带着薄汗的精壮胸膛。

天哪天哪天哪……

她竟然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滚了床单,爸妈知道的话一定会打死她的!

身下疼痛还未消散,带着异样的空虚。她挣扎着爬起来,把散落一地的衣服往身上套。手臂,胸前,腰间,大腿……到处都是淡红色的印记,全是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

慕容衍神清气爽的从洗漱间走出来,身上还穿着酒店的睡衣。托洛颜兮的福,昨夜他睡得很好,此时见到洛颜兮惨兮兮的穿衣服,一脸悔不当初的可怜相,他心情甚好的走过去,洛颜兮抓着衣襟如临大敌:“你别过来!”

知道这时,她才看清上了自己的人长什么模样。

这大概是自己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了,他大概二十六七,有着刀削斧刻般的立体五官,长眉浓密,一双漆黑的眼眸深邃,右眼下是一颗泪痣。偏薄的嘴唇微勾,带着愉悦的微笑。即使穿着睡衣,也丝毫掩饰不了他的宽肩窄腰大长腿。

慕容衍对她下了床就不认人也不恼,抬手指指她,语气宠溺:“扣子扣错了。”

洛颜兮低头大囧,赶紧背过身:“不许看!”


第3章 被潜还是被炒

“你身上哪一处我没看过?”他的语气是掩饰不住的促狭。

洛颜兮简直快哭出来:“你……”

在她往身上套裙子的时候,慕容衍坐到床边撕了一张支票给她:“给你,昨夜我过得很愉快,你应得的。”

看到洛颜兮迟迟不动,慕容衍道:“怎么,昨天叫嚣着要找个有钱人陪,今天就忘了?”

“我这么……说过?”洛颜兮一脸懵。

慕容衍看着她犯迷糊的表情,心里像是被奶猫轻轻挠了一下,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把支票留在床上:“我走了,现在走还是再睡一会儿,你自己决定吧。”

说着他就走出卧室。

在另一件房里换了衣服出来之后,慕容衍看到那丫头和支票都不见了,笑着摇摇头,整理一下衣服就出了门。

洛颜兮几乎是捂着脸跑出酒店的,就怕被人认出来。路程明另结新欢让她觉得耻辱,但自己这么快就找人发生一夜也是羞耻。

原本那男人给她钱的时候,她应该表现得更加不屑一顾,应该撕了支票然后痛快的甩他一头纸屑:“姐过得也很愉快,你伺候的不错”。

上之后收钱,跟卖身有什么区别?

但事实却是她在看清支票上的零之后,鬼使神差的就拿着支票逃走了。

这是她以前想也没想过的“大钱”,抵得过路程明跟彭芷萱上的好多倍。

她承认自己没出息。

脑袋乱成一团纠缠的麻线,司机师傅好心提醒她:“姑娘,机场到了。”

“谢谢师傅!”

洛颜兮赶紧翻包付钱,然后下车一路狂奔,还未跑到登机口,她就看见一架飞机从机场的玻璃墙外掠过,上面隐隐标着自己要上的那架飞机的编号。

真是倒霉透了!

洛颜兮心情忐忑的给刘经理打电话,这次出差就是他安排的,虽然知道他是故意把这个脏活累活指给自己,但是听到刘经理说“没事”的时候,她还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老天是可怜她太倒霉,所以才让刘经理变得如此和蔼吗?

刘经理道:“你最近也是挺努力的,这样吧,等你具体回来我们再安排任务。”

洛颜兮千恩万谢的挂了电话,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妈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她现在一看到爸妈两个字就下意识的紧张,总以为自己做的“好事”被人发现了:“妈……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颜颜……呜呜……”

妈妈的哭声从电话里传来,洛颜兮赶紧问道:“别哭呀,出什么事了?你在哪儿?”

“在医院呢……”洛妈在那边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你爸昨天半夜的时候背气了,我以为没什么事……呜呜,没想到查出来竟然是肺癌和冠心病……”

虽然早就知道爸爸抽烟厉害,迟早会生病,但是这个“迟早”来得也太早了吧!爸爸才五十岁啊!洛颜兮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妈,我爸现在怎么样了?”

“抢救过来了,正在输液呢……”洛妈抽抽搭搭道,“只是……唉,你姐姐快过来了,你也来看看你爸吧。”

“我知道,我马上到!”

洛颜兮赶到医院,病床旁站了姐姐和姐夫,妈妈坐在床边一口一个“死老头子”的喊着爸爸。

洛颜兮看到病床上骨瘦如柴的爸爸,心里一酸,眼泪就滚下来了:“妈,姐。”

洛雯兮看到妹妹进来,赶紧拉着丈夫赵廷往后退了几步:“给颜兮让个位置,让她好好孝顺爸。”

“妈,”洛颜兮上前握住了妈妈的手,“爸爸他真是……肺癌吗?”

洛妈抹了一把眼泪:“还有冠心病,医生说要做心脏搭桥手术。”

“那就做啊!”洛颜兮道,“一定要把爸救回来!”

“但是……颜颜啊,”洛妈说着有些窘迫,“虽然我和你爸都有医保,但是这次你爸情况严重,医生给他开的都是进口药,要用很多钱,医保那边也报销不了……”

洛雯兮也趁机在后面唉声叹气:“是啊,颜兮,我们家也才刚刚买了套房,每个月都有一大笔房贷要还,公婆和心怡也和我们住在一起,所以这一回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洛颜兮看着洛雯兮。

姐姐买了新房子的事她知道,只是她当时就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把房子买在地段最贵最好的华豫之都。在那儿买房的都是家境殷实的有钱人,姐姐和姐夫挣的钱并不多。

看到妹妹不说话,洛雯兮又道:“我刚才就劝妈把老房子卖掉,你不是快和路程明结婚了吗?到时候你们就能住在一起了,路程明虽然现在挣钱不多,但他可是个潜力股,你要把握好了,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洛妈暗自抹泪。

她不想让小女儿为难。

颜颜要是和程明结婚,她和洛爸怎么能厚着老脸住到新婚的女儿家呢?家里的老房子他们住了一辈子,卖是舍不得卖的,只是雯雯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没有一点要和颜颜一起负担的意思,她又不好埋怨,生怕颜颜一怒之下也撒手不管了。

洛颜兮沉默片刻,从口袋里摸出那张支票递过去。

洛雯兮眼尖,立刻就见到支票上的一串零。她上前一把拿过支票,翻来覆去的检查几遍,然后吃惊的看着洛颜兮:“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洛妈也惊讶的看着小女儿,颜颜有这么多钱?

“这是我准备的结婚钱,不知不觉就攒这么多了。”洛颜兮紧张至极,但是不能让家里人看出什么不对劲,她强作镇定道,“现在给爸爸做手术够不够?”

她自己当然也有攒钱,只不过远不比这个数。

洛妈热泪盈眶,紧紧的抱着洛颜兮:“够用,够用……颜颜啊,你把结婚钱都拿出来了,程明会不会怪你?”

在这个时候提起路程明,洛颜兮有些哽咽,家里人都以为他们要结婚了,她却不能在这个时候把那个混蛋做过的事说出来,于是强笑道:“哪能呢,这钱是我的,跟他没关系。”

这钱是她和那个男人风流一夜得来的,当然跟路程明没有关系。

支票解决了洛爸的燃眉之急,洛颜兮亲眼看到医生敲定了稳妥的治疗方案,这才安慰妈妈几句,然后又赶紧往公司跑。

当她听到治疗费的时候,立刻就觉得钱这东西真是必不可少,医院真是太烧钱了,那张支票上的钱虽然绰绰有余,但为了预防以后还会有这种急事,必须把钱存下来给爸妈防老。

她似乎又有点明白路程明的选择了,要不是自己稀里糊涂的和那男人睡了一觉,现在就算把她卖了也凑不出医疗费。

有钱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有了彭芷萱的帮助,路程明就能接触到更大的舞台,遇到更好的机会,实现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和抱负。

算了,她大概和路程明有缘无分,注定不能走到一起吧……

说来说去还是钱最实在,男朋友没了还能再找,何况是个渣渣。但好待遇的工作没了,就不一定能遇到这么好的了。洛颜兮敲开刘经理的办公室,心道不管刘经理怎么骂她,她都要装孙子赖到这里。

刘经理是公司老干部了,在慕氏集团做了十多年,终于爬到了设计部门的经理一职,从当年的胖小哥熬到现在的胖大叔。洛颜兮进去,陪着笑道:“经理怎么不开窗,外面的天气可好了。”

刘经理坐在办公椅上,两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过来,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颜兮啊,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对不起!”洛颜兮赶紧赔罪,“我本来打算昨天就走的,但是航班取消,然后今天早上又……”

“没赶上就是没赶上,哪儿来这么多理由?”刘经理啧啧两声,“你看起来很没精神。”

她被那男人折腾一夜,现在腿还疼着,能有什么精神?

洛颜兮不敢再说话了,把头埋得低低的。

“既然你不把上司交给你的任务当回事,设计部这边你大概是待不下去了……”

刘经理刚一说出口,洛颜兮惊愕道:“那个……您在电话里不是还夸我这段时间很努力吗?”

“你的确努力,但很可惜,你依旧是赶不上大家的进度。”

“我……我会更加努力的!”

洛颜兮都快哭出来了,她不能丢掉这份工作啊大叔!

刘经理见她愁眉深锁的样子,喉咙上下滚动,然后起身走过来,轻轻拍拍洛颜兮的肩膀:“也不是没有办法通融……”

说着,他的手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滑:“只要你乖乖听话……”

“经理!”

洛颜兮后退一步,终于明白这个胖大叔为什么不开窗了。

黑灯瞎火,才好行不轨之事啊!

刘经理刚刚碰到她滑软的身体就开始喘气,脸上不住的往下冒汗:“颜兮,颜兮我是真的喜欢你,只要你好好听话,我保证没人炒你!你不是想接国外的案子吗?我也可以把资源给你,颜兮,你真美,真香,你躲什么……”

经理肥硕的身材配上粗重的喘息,就像一头肮脏不堪的野兽朝她扑过来,洛颜兮大惊失色,转身就跑。

刘经理在她身后喊道:“洛颜兮你想好了!你要是出了这个门,就再也不用来慕氏上班了!”

洛颜兮一愣,立刻被他揪住头发扯到地上,他整个人都压下来。洛颜兮一脚踹在他的命根子上,爬起来就往外跑:“不来就不来!”

刚打开门,她就撞到了门外一个人的身上,刘经理咬紧牙关捂着下身,踉踉跄跄的追出来:“洛颜兮你这小贱蹄子……”

看到洛颜兮撞到的那人时,刘经理的话戛然而止,在洛颜兮还没反应过来,他先哭天抢地的告起状来:“慕总!您要为我做主啊!”

慕总?

坏了!是总裁!

但是,总裁身上的淡香似曾相识,洛颜兮猛的想起来,那正是在酒店里放置的高级沐浴乳的香气!

慕容衍把战战兢兢的洛颜兮扶好,看到她也颇为意外,刘经理苦大仇深的样子实在不好摆上台面,他问道:“出什么事了?”

“洛颜兮她不好好工作,还败坏公司风气!我派给她出差的任务,她因为误了飞机怕被炒鱿鱼,就公然在办公室里勾,引我!”

洛颜兮没想到这人竟然倒打一耙,于是张口就道:“我没有!我才不会……”

慕容衍轻轻捂住她的嘴。

原来她叫洛颜兮。

他略微抬头眼见办公室里昏暗的情景,已经知道事情原委,不管是谁勾,引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慕氏的负责人不能在这么多部下面前被看了笑话。

是他失察,才会让公司里还留着这样的败类。只是这一次……只能先对不起她了。

慕容衍见她不说话了,于是把她往前一推:“既然刘经理都这么说了,洛颜兮,你就去人事部领薪水吧。”


慕少的软萌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夕, 慕容衍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