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之外我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乔西, 许穆森

天涯之外我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乔西, 许穆森

楔子1

杨柳树一层一层地长出新芽。

小城成群的自行车变成了呼啸而过的摩托车,其间还夹杂着几辆纯黑色的大众桑塔纳,车窗摇下来,里面的人拥有着高人一等的气场。

在国营单位上班的男人在去过一次省城后,毅然决然的地决定辞职下海创业。

他选了一个艳阳高照的天气,带着妻子和一儿一女坐上了去城市的大巴车。

窗外是被日照滤过的红砖矮房。

空气都被浸上了带着青草香的绿色。

穿城而过的小河河水轻轻流淌,街头的商贩带着满面的喜色吆喝着生意。

男人跟身旁的妻子兴致勃勃地说道:“现在政策好,提倡改革开放,我们就应该抓紧时机创业!”

女人将还在咿呀学语的女儿抱在怀里哄着,弯着嘴角笑:“总之是把县里的房子卖了,咱们也算是孤注一掷了。”

男人搂过女人的肩膀:“要是我败了怎么办?”

女人埋怨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现在政策好,国家大搞改革开放促进中小型企业发展么,怎么能败!”

说罢,女人又给身旁低头玩玩具的小男孩整了整衣领:“我可不带着乔木乔西跟你吃苦!”

男人爽朗一笑:“我就是这么一说,你放心吧,二哥那边的工地已经开始动工了,他都答应让我分包一些小的工程,我们慢慢来。”

女人面色显出了忧心:“工地的活危险又辛苦,我真不愿意你去挣这个血汗钱!”

男人伸出手掌在女人面前晃了晃:“一年能挣五万呢!五万块那可是我们好几年的工资,挣钱就行,哪管辛不辛苦呢!”

女人瞧着身边意气风发的男人,动情地侧过头去:“安顿好了乔木上学,我也跟你一起去!”

男人笑的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老婆你真好!”

城市变化的速度犹如雨后春笋般更迭的迅速。

时光在每一个忙碌的四季中匆匆滑过。

他们在城西租了一处老旧的房子,一楼,门锁有些生锈,窗户的防盗网还破了一个大窟窿。

女人有些丧气,但男人依旧还是意气风发。

他指挥着儿子收拾房间,然后叉腰站在屋子中间:“我陈迈发誓,一定要在这里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那一年是1993年,还没有香港回归,也没有相约九八。

夜里他们一家四口睡在一张床上,男人有些激动的不能入睡,搂着妻子的肩膀憧憬道:“我要给你买漂亮衣服,还有珠宝首饰,还要给你和 儿子女儿买一栋大别墅,院子里种上一颗树,什么树都行,就像老家一样…..”

“算命的不是说我们乔木命里缺木么,一定要种树!”

女人打着呵欠:“这是大城市,又不是小县城,还让你种树!”

男人说:“那可不一定,我想做的事情一定就得 做成!”

女人娇嗔的笑了笑:“我有时候真的很佩服你这股子自信。”

男人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媳妇儿,你等着看!”

翌日清晨,男人出门很早,一直等到晚上才喜滋滋地回来。

他告诉女人:“我今天去把协议签了,还把老家的几个哥们儿叫来了,明天就开始做工!”

女人有些忧心:“会不会出岔子啊?”

男人大手一摆:“不会的,那么大的工地放在那呢,我就是包了其中一段路面,垫资也不多,只要把质量做好,工期缩短,工程结束能挣二十万!”

也许是机遇和努力给了这对从小城来到城里创业的夫妻令人称羡的生活。

短短五年,他们便从小包工头发展成了民营企业家,并且注册了第一家建筑工程公司,然后搬进了城中有着富人集聚地之称的小区。

房屋宏伟敞亮,一双儿女也出落的伶俐又大方。

哥哥似乎继承了父亲的经商天赋,从十三岁就在学校卖起了零食小吃。

小男孩总是将家里从国外带回来的吃喝用品拿到学校去叫卖吆喝。

然后卖出双倍的价钱拿回家向父母炫耀。

男人此时已经是忙碌不停,但也总会抽出时间坐在洒满阳光的书房听儿子汇报今日战果。

“上次李叔叔从瑞典买回来的巧克力,我和妹妹一人留了一盒,还剩下三盒,放着也吃不完我就拿去学校卖了!”

小男孩穿着得体的校服,头发梳的整齐,脊背挺直。

男人慈爱的笑:“挣钱了没有?”

小男孩仰着下巴:“当然挣钱了啊爸爸!我们班里有个小胖子特别爱吃巧克力,我就去找他,先给他尝了一小块,然后告诉他这是国外的,我们这的超市啊商场啊根本买不到!”

男人听得津津有味:“然后呢?”

小男孩说:“他尝了一块后还想要,我就告诉他一盒要卖25块,刚才那块算是免费送他了。”

男人颔首:“很不错,知道市场定位,还知道营销策略。”

小男孩“嘿嘿”一笑,然后将口袋被揉的皱巴巴的钱拿出来:“三盒一共卖了75块,爸爸,我能不能自己留着这个钱?”

男人点头:“当然可以,但是乔木要这些钱干什么呢?”

小男孩满脸认真:“妹妹要过生日了!四月十号!我想给她买上回商场里那个穿粉色裙子的 芭比娃娃!”

男人伸出手摸了摸孩子的头:“那个娃娃要二百多呢,乔木的钱不够啊!”

男孩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跟妈妈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给她打工。”

男人来了兴致:“给妈妈打工?”

男孩点头:“妈妈最近越发的懒了,不愿意洗碗也不拖地,我去帮妈妈干家务,让她每天给我付工资!”

男人开怀一笑:“太好了,不仅有经商头脑还肯吃苦耐劳,不愧是我陈迈的儿子!”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

每一件事看起来都完美又充满希望。

家里的小女儿长到了十五岁,因为自幼的音乐天赋,让母亲十分赞成她学习音乐 。

于是经过家庭会议,大人们一致同意将小女儿送去美国弗吉尼亚学习音乐。

小女儿生的漂亮精致,一双眼睛像极了妈妈,眼窝很深,睫毛密长。

出国的日子定在了这一年的八月二十八,全家人都一起来到了北京,送她出国。

飞机划破云朵,留下深浅不一的轨迹。

去和留都显得十分有仪式感。

大洋彼岸的那一头充斥了无止境的未知的喜悦。


楔子2

2009全球爆发了极其严重的金融危机,一夜之间倒闭的公司像是地震后摇摇欲坠的楼房轰然坍塌。

许多人一夜之间从亿万富翁变得一败涂地。

发展地顺风顺水的迈集团也在这一年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此时在美国上学的小女儿并不知道家里的状况。

只知道家里给的生活费变得越来越少了。

直到一次去纽约随学校乐团演出的时候不小心碰坏了大提琴手的大提琴时,小女儿才意识到也许家里的经济出了状况。

于是她默默地趁着春假的时间回国,没有通知任何人。

城市日新月异,更迭的速度其快。

小女儿一时间忽然丧失了辨别方向的能力,走到一处被工程围栏围住的地方驻足不前。

她想了想,准备偷偷给哥哥打个电话。

正当他低头找手机的时候,突然被匆匆的行人撞倒,手边的行李箱也应声倒地,这一跤摔得着实不轻,以至于女孩跌倒在地上许久起不来身。

“哎呀,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一个妖娆的女声在她头顶响起,她抬头看见一个长相十分美艳的女人,手里提着价值不菲的名牌包包。

她噙着得体的笑,眼中却在瞟我身旁的箱子,然后说道:“哎呀,日默瓦的这个型号可不好买呢。”

她眨了眨眼睛:“穿的也是新款,还是个富家孩子。”

她那清高的挑眉惹得我十分不欢喜,于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将箱子扶正,然后笔直地站起来,并不搭理她。

她倒是起了玩心,笑了笑道:“还是个清高的富家孩子。”

女孩瞪了她一眼,瞟到她的手包,毫不示弱:“这包那么贵,也不知道是哪家富家孩子给你买的吧?”

女孩自认为这言语很是伤人,她倒好,笑的更加活泼:“哟哟哟,还是个牙尖嘴利的富家孩子。”

女孩正欲提了嗓子想要教训教训这个大街上的陌生人,忽然一阵汽车油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在我们身旁停下,这本是一处十字路口,只是被围栏挡住,北边的路面只剩下一辆车看可以通行,于是我听见一个声音:“欧阳,快上车!不能久停!”

女人笑的愈发的妩媚,而我对她挑衅的白眼毫无知觉,因为这声音实在太熟悉了。

女孩倏地转身,映入眼帘的是哥哥那辆黑的发亮的车以及长了一双与自己无二的深邃眸子。

“哥哥!”

声音里带着惊讶和欣喜。

“乔西?”

女孩挤开那个讨厌的叫做“欧阳”的女人,跑到车前,瞪着一双眼睛:“我找不着路了,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车里的男人忙挂着灿烂的笑下了车,将小女孩紧紧地搂进怀里说:“你怎么偷偷跑回来了?不是说春假要跟同学去芝加哥玩么?”

女孩子支支吾吾地道:“我想你们了,回家看看。”

男人很欣喜地牵起一旁美艳女人的手:“真是巧了,欧阳这就是我唱给你提起的妹妹,乔西。”

女人一改方才飞扬跋扈的表情,但言语还是犀利无疑:“我就说这X城还有哪家的小姑娘富贵逼人呢,原来是迈集团的千金。”

她说完这话又忽而蹙起眉头转向:“不过听说这次金融危机你们家也不能辛免,亏了很多钱吧?”

男人脸色一变,有些埋怨:“别在小孩面前说这些。”

女人瞟了女孩一眼:“哪里小?该发育的都发育了。”

我愤愤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哥哥的新女友着实没给女孩留下什么好印象,接下来她的一句话更加坚定了女孩要把他俩拆散的信念。

女人说:“乔木啊,下个月我要的那双鞋可是限量版,买不到的话别怪我不开心哦。”

男人似乎习以为然,搂着她肩膀说:“就算破产了鞋子还是能给你买得起的。”

女人嗔笑:“方才不是还说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说生意的事嘛?自己怎么说起来了?”

女孩子于是真的忧心起来,问道:“哥哥,家里的生意真的出了事吗?怪不得我撞坏了别人的琴,妈妈分了三次才把钱打给我。”

男人摸了摸女孩的头:“放心啦,爸爸已经申请到银行贷款了,又拿了几个项目,能挺过去的。”

女孩蹙眉:“要不我不念书了。”

男人哑然失笑:“乔西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只要不要铺张浪费就好了。”

女孩悻悻:“如果家里真的亏了很多钱,那你还给她买那么贵的东西!”

女孩并不避讳,而是有意将声音放到最大。

男人觉得气氛有些僵硬,于是打着哈哈调节了一下,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第一次见面,还不了解,欧阳,我先送西西回家,你在车里等我一下,我再带你去吃饭。”

女孩抢言:“我刚回来你不能在家陪我么?”

男人有些为难,女人倒是笑的懒洋洋:“没事没事,餐厅不会跑,你先陪你这个精贵的妹妹吧,我去找Cathy做指甲去了。”

说着话便扬着手叫来了出租车,上车时还给了男人一个飞吻。

“哥,那个女人是干嘛的啊?”

“业余写手。”

“什么叫业余写手啊,就是无业呗!”

“西西,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女孩气鼓鼓地停止讨论这个话题,问道:“你跟我说说,家里到底怎么样了?”

男人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边温柔的摸摸她的头:“三分之二的家产都没了。”

女孩惊得闭不上嘴。

但男人继续笑:“不过你不用担心啦,不是有哥哥么,那些钱哥哥还能赚回来。”

后来过了很久,我看着院里粗壮的树木就会想起乔木那天在车里给我说的那句话。

父亲就是从那次的金融危机开始性格大变,变得暴戾,也睡不好觉,日渐消瘦,面色也不好。

妈妈彻底放下了公司里的事务,专心照顾爸爸。

好在在乔木妥善的经营下,三年便又将集团转危为安。

虽然公司盛况不复从前,但是父亲和哥哥给了我比常人要高的起点。

我时时望着那枝叶繁茂的大树在想,那些哥哥没赚回来的钱,我得帮着赚回来才对。

楔子 完


第3章 剪影

乍暖还寒三月天,上海也零零散散地飘起了雪。

我随处挑了一个像样的餐厅,拢了拢头发,从三十三层眺望出去,淮海路一片璀璨通明。

不久,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服务员操着吴侬软语的普通腔调说道:“陈小姐,您的客人到了。”

我欣喜起身,敛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张开双臂拥了上去:“Diane,好久不见。”

我等的人是我在美国念书时的老师,美籍华人,四十来岁,一头干练的短发,东北祖籍,身材长相都有着北方女人的大气和豪爽,只是在美国待得日子久了,口音没了好听的东北味儿,笑起来也略略文秀了些。

她拍了拍我的背:“乔西,你长大了。”

是长辈的口吻,我不好意思的笑笑:“25了。”

我笼着她的胳膊坐下,笑的大方又得体:“没想过利生集团的美方负责人竟然是你。”也许是从美国上学起,我就习惯了说话直切主题,此番不是叙旧而是公事,那不如就绕过繁缀的寒暄,问问要害。

Diane抿嘴笑笑,不疾不徐的喝了一口清水:“你的性子还是这么急。”

“那你更想不到,利生集团刚刚上任的CEO是谁了。”她故弄玄虚的看着我,我摇摇头,她说:“薛成恺。”

回忆如同被橡皮筋拉扯着来回摆动,像是夏日里透过枝叶零散铺满地面的阳光碎片,忽明忽暗,每踏一步,或是匿了影子,或是匿了芳华。

薛成恺这名字,我熟的像是英语课本里的李雷和韩梅梅。

见我有些晃神,Diane轻轻笑道:“都五年过去了,没什么关系的,他也结婚了,娶了一个上海老婆,你也该好好操心自己了。”

我原以为这是一个商务饭局,却不料一下子被带回了二十岁那年的弗吉尼亚,Fairfax四季分明,海风穿过雍容的树林越过千里刮过来,我看着车后备箱整整一车的鲜花笑的像是被宠坏了的孩子。

“乔西,我爱你。”

“薛成恺,你一定要好好爱我。”

淮海路上随处可见不新不老的建筑,我和Diane聊了三个小时,我的思想抛锚了不止三次,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意外。

“明天早上十点我们公司见,我让市场主管和运营总监跟你确定合作细节,谢谢你的款待,乔西。”

我们喝完最后一口红酒,Diane起身要走。

桌上的鹅肝还剩一半,我并没有胃口再吃什么,而是仰头喝完杯中酒,弯了弯眼睛道:“明天见。”

我倚在酒店的窗边,一夜无眠,耳朵里还是Bahamas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像城堡一样的梦幻游轮上,薛成恺握着我的手站在甲板上看星星。

“你为什么会跟我在一起?”他一米八的身高,穿着得体好看的polo衫,习惯性地戴着鸭舌帽,干净气质的华侨就是这个模样。

我笑的娇俏:“因为你喜欢我啊,你对我好。”我说的是实话,十八岁哪里懂那么多爱情,谁对我好我便愿意跟谁在一起,我一直都很自负,所以后来才会伤害了许多人,包括薛成恺在内。

他的眼睛是深邃的双眼皮,笑起来像极了南洋那里的人,轮廓分明,混血模样。

我觉得头疼,想着是晚上的红酒有问题,于是敲了敲脑袋,耳朵里开始嗡鸣。

“乔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他强压着痛楚,堂堂七尺男儿憋红了眼眶。

我狠决地点头,一字一顿的说道:“没开玩笑,我从未爱过你,分手吧。”

一瞬间,fairfax的四季变得晦暗又凋零,城市失了颜色,我便也没再待,匆匆拿了毕业证书就回了国。

我回国后日日跟朋友厮混在一起,可并不知大洋彼端的薛成恺,险些再也走不出我设给他的困境。

想到这里,自尊心和内疚感像是善妒的女人心一样一点一点搅乱着我的思绪,我靠在窗棂上勉强打了个盹儿,再睁眼的时候,天已明。

我挑挑拣拣了一件极为干练的酒红色onepiece长裙,质地丝绒,是今年十分流行的元素,我将自己拾掇的很有气势,毕竟是谈项目合作,失了仪态也不好,于是我带着比年龄略成熟一些的模样,去了利生集团上海总部的大楼。

Diane早就在楼下等我,我笑盈盈地迎上去,手里拿着做好的计划书。

“市场部在开会,我们先聊,常荣开完会就加入我们。”Diane将我引进了一间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偌大的开间简单的放着很有线条感的桌椅,原木色,满眼舒适。

我顺从的坐下,秘书端来了两杯咖啡,我为难地笑笑:“不喝咖啡了。”

“喝茶,谢谢。”我确实不能再喝咖啡了。

跟Diane前一天晚上已经将具体事务沟通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们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在等负责运营的常海来找我们。

利生集团上海总部全部都是通透的玻璃房,中间的90公分是磨砂样式,路过的人约莫只能看见一个头顶或是一双脚,我们正聊着,就听到一排整齐掺杂着零碎的脚步声传来,我正预抬头瞅瞅看看热闹,却被推门的声音惊了一惊,Diane也被吓了一跳,顺势起来,却看见一个抱着一摞文件的年轻女孩低头说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Diane此时已经走到门口,扫了一眼女孩胸前的工牌,不苟言笑地动了动唇:“见习实习生培训的时候,至少要先弄清楚每间办公室的位置和作用。”

女孩已经涨红了脸,我欲打个圆场,于是上前笑盈盈地想说几句,谁知我踱着高跟鞋刚刚走到门边,却恰好跟门外路过的人对上了视线,我惊,他也惊,随听到Diane语气瞬间变得温和:“薛总morning。”

那个女实习生一听将头埋得更低,窘迫的像是受了惊的兔子,我随有些慌乱,但还是将嘴边的话说了出来:“走错办公室没事,不过要记得敲门。”

那女孩抬眼冲我感激一笑,然后低头溜走。

此时我已经调整好呼吸,也拎好了笑容,将眼神温柔转过来,不躲不闪的看着眼前西装笔挺的男人,他的眉眼熟悉且依旧帅气,只不过那样一双波澜无惊的眸子里却多添了几分不尽人意的阴冷。

“Hi。”我想我的笑容应当是嫣然的,可眼前的薛成恺却冷的像是刚从冰雕里破冰而出的假人,再加上他原本就无懈可击的五官,不禁冷的生出几分距离感。

也许气氛僵硬的有些尴尬,Diane又知晓那些旧事,于是笑了笑打破僵局:“乔西现在是迈集团的副总,这次与我们合作的线上教育产品就由乔西亲自跟我们对接。”

然后Diane看了看我,说道:“既然都是旧相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将眼神移向Diane,深明大义的点了点头。

“一个集团高层的人品如果存在差池,那么这个集团是否是可合作对象我们也许还要再考量。”


第4章 难宁

冷冷的话语声夹杂着倒春寒的凌冽,让人不由得眉头一皱,我立即卸下了女高管的矜持面貌,就像往常对着薛成恺发脾气一般的扬了扬声音:“你说什么呢!你把话说清楚!”

薛成恺冷冷看我一眼,不作多言便踱着步子走开了。

我有些生气,于是低声骂道:“幼稚!”而后看向Diane:“堂堂一个上市公司中国地区执行官,怎么这么幼稚!”

Diane苦笑耸肩。

整个上午我都在跟薛成恺置气,以至于跟常海谈的也不是那么顺畅,我们商讨好了下次会议的时间,整理好各自的合作细节,然后我就堂而皇之的离开了利生集团的大楼。

谁知我刚刚坐上出租却想起来,一向不爱开车的我今天是开着车来的,于是我又慌慌张张跳下出租,重回利生集团的大楼。

有时候命运许是注定的,人倒霉起来哪怕神明护体也挡不住歪风邪气,因为电梯门一开,我又看到了那张冰冷的扑克脸,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身体却被一股外力推搡着进了电梯。

“发什么呆呢!”

我回头找寻说话的人,却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色棒球服的阳光少年。

他冲着我挤眼睛,笑起来一侧的脸颊有酒窝。

“美女,等电梯不能发呆!”

我愣了愣神,没等我张口,却看到棒球少年冲着薛成恺扬了扬下巴:“姐夫,今天很帅气嘛!”

我心里默默吸了一口冷气。

这电梯里,全是仇人。

此刻电梯门已经关上,我也逃不出去,只好硬着头皮盯着自己的脚尖。

今天这双CL看起来怎么这么别扭,是因为我脚背太肥了嘛?

“你去负几?”这声音听起来暖和通透,我愣愣地抬眼:“啊?”

棒球少年已经伸手敲了我的脑门:“你怎么这么呆!你去负几啊?”

于是我开始回忆将车停在哪里,糯糯地答道:“负,负三吧。”

而后他伸手按键拿出手机,调出微信,动作一气呵成:“你这么漂亮,加个微信吧。”

我呆怔在原地,明显感觉到薛成恺的目光也移了过来,我咬咬唇,忽然没来由的嫣然一笑,从包里掏出手机,调出二维码,大方又利落地说道:“你扫我吧。”

话音刚落,薛成恺目不斜视的出了电梯,棒球少年喊到:“姐夫你等等我!”然后冲我一笑:“改天约你出来吃饭!”

然后跟着跑了出去。

我看着电梯门关上,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表现就像混迹夜场很久的网红脸,巴巴的把自己微信让人加,这一下,薛成恺该更加鄙视我了。

我懊悔着出电梯,懊悔着找着自己的车,懊悔着回到了酒店。

一连几天通宵达旦地赶计划书也让我暂时忘记了故人重逢的小意外,毕竟这是我当上运营副总的第一个项目,一定要做好。

我怀揣着像春日里冉冉升起地朝阳般的心态再次来到利生集团,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从X城公司总部赶来的廖秘书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怀里抱着计划书快步走在我的后面,嗯,我脚下生风,走路快这个事情,熟悉我的人都知道。

我轻车熟路的推开Diane的办公室门,眼皮还没抬就说到:“我这次赶了好几个通宵做出来的计划书,一定无懈可击!”

我喜滋滋地抬起眼睛,却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眸子,薛成恺和Diane正立在落地窗边交谈着什么,他左手插在裤兜,右手端了一杯咖啡似乎是要浅啄几口,却被我突然地推门闯入打断了谈话,皱着眉头冷言道:“走错办公室没关系,下次记得敲门。”

我琢磨着这话很耳熟,不是上次我说给那实习生听的么,于是小性子使然,觉得他又要开始找我的麻烦,噙了个特别假的笑,慢慢退出去,故作姿态地敲门,推门,然后缓步进来,道:“不好意思是我冒昧,请问,我可以跟Diane借一步说话么?”我弯着眼睛笑了笑:“我们有些公事要谈。”

Diane飞快地扫了我们二人一眼,然后打破沉寂的干笑了几声,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乔西,这几天辛苦你了,以后这个线上教育产品的项目就由薛总亲自接手了。”

我诧然,瞪着眼睛看着她,半晌说不出话,Diane给我使了眼色摇摇头:“集团在线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精力和财力,薛总也是不想让这个项目有纰漏,有薛总带你,我更放心。”

我咽了咽口水,将目光移向薛成恺,他正低眼喝着咖啡,眼角是明晃晃的冷笑。

这是报复!一定是!

我在心里暗暗骂了骂,可碍于公事公办的态度又不得不让廖秘书将计划书递给薛成恺,不苟言笑的说:“那就请薛总过目,项目规划,营销方案,互动平台,包括一系列VI设计都在计划书里有提到,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我。”

我捋了捋耳后的发,漫不经心地看着天花板。

“产品定位有问题。”薛成恺的语调听起来比我还要漫不经心,轻飘飘地,很容易激怒到我,我抬了眼睛:“你是在说我们市场调查不够精准?我们迈集团…….”

“你有孩子吗?”不等我话说完,薛成恺便冷声追问:“连项目负责人都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东西谁会买?”

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逼近我:“让一个没有结婚没有小孩的小丫头来做一个线上教育产品,迈集团这么缺人?”

他挑眉,不留余地。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如何还击,我想我可能要发脾气了,被前男友称作小丫头,真的是很不能忍的事情,就在星星火苗即将燎原的时候,又听见他缓缓地自言自语:“所以真的还没有结婚。”

这是个陈述句,我鼓着腮帮子,也全然不顾我极力塑造的高管形象,高声反问:“那又怎样?”

“嫁不出去?”这是个问句。


天涯之外我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乔西, 许穆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2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