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炽热-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严缙, 俞舒

婚情炽热-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严缙, 俞舒

第1章 离婚与前任(上)

七月的南城像是一只炙烤的火炉,到了晚上六点,太阳还没完全落下,红如烈火的晚霞又制造出一阵阵的热浪。

严缙照例推掉了晚上的饭局,交代好助理剩下的事情之后,一下班便出了公司,而司机也已早早等候在门口。

路上,一直在后座闭目养神的严缙突然开口道:“到附近的花店停一下。”

闻言虽然诧异,司机还是眼尖地看到正巧前面路口有一个卖花的门店。他把车开过去,极有眼力地下车替老板跑腿买了一束红玫瑰回来。

“怎么买这种花?”严缙皱了皱眉,看着手里的一大捧玫瑰花,红艳艳的颜色看上去就觉得庸俗。

司机一边戴白手套,一边笑呵呵回道:“老板,这结婚纪念日送玫瑰,夫人一定会高兴的。”

是吗?严缙脸色还是沉着,但眉头好歹舒展开来。

到了公寓楼下,严缙抱着花下了车,司机还不忘“嘱咐”自己老板一句:“结婚纪念日需要的是浪漫,浪漫。老板,适当的时候可以再添一把火,夫人一定会很满意的。”

“滚。”严缙被这跟在他身边十年的司机说的脸都黑了。

不过上楼的时候,严缙抱着花站在电梯里想,浪漫,这是个什么东西?

拿出钥匙打开门,入眼的是满片的黑暗,严缙正奇怪着,一温软清香的唇已经贴上来。

“俞舒……”

他手里的玫瑰顿时掉落在地。

一股比太阳暴晒更强烈的热气顿时袭满他的体躯。

事实证明,惹恼了一只不懂浪漫不懂怜香惜玉的狼,结局那是要多悲惨就有多悲惨。

俞舒勉力撑着胳膊坐起,一把拍掉身上某人的爪子,恨恨道:“严缙,我要跟你离婚!”

他也不在意,懒洋洋地出声问道:“为什么?”

“我们一年前不就已经说好,不管一年后的今天我们有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都要离婚的,不是吗?”俞舒的声音转瞬间已经恢复如常道。

严缙闻言怔了一下,然后轻轻叹了一声。

他发现,不管在什么时候,俞舒总是能这般冷静自持,哪怕是在离婚这件事情上,于她看来,似乎就像是说明天要吃什么一般这样平静轻松。这股子理智,有时候连他也免不了不适应。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每一次,她都是对的。

“再等两个月不行吗?”他低声问道。

“再等多久,结果都改变不了,而且拖的越久,危险也就越大。夜长梦多,严总,这个道理你我都应该明白吧。”

俞舒边说边枕到他的胳膊上。

严缙这下子也开始沉默。

俞舒倒也不是很担心,因为她心里明白,无论如何,严缙最后都会同意。

“我听说,袁子遇就要回来了。”终于,他再次开口道。

“是吗?”俞舒轻轻打了个呵欠,“我听说路潇潇前阵子进了云腾。”

话已至此,倒似乎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让律师拟好了,后天上午,民政局。”

第二天一早,俞舒醒来,发现身边的人早已没了踪迹。也难怪,昨晚听完她说离婚之后,那个男人的脸色,没当场甩手走人算是好的了。

起床洗漱完之后,她又拨了个号码出去:“今天晚上陪我吃饭。”

那边像是有些不清醒:“吃饭?”

“对,吃饭,六点,法国菜。”一字一句说完,俞舒刚想就此挂断电话,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算了,还是吃火锅吧,和城火锅。”

炎炎七月,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想想就能让人出一身的汗。好在店里的空调开得够足,客人也不算多,这顿饭吃得倒也算开心。

何琪将最后一个鱼丸子塞进嘴里,而后畅快地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家乡的火锅好吃啊,那法国菜什么的,又麻烦又吃不饱,还贵,真不明白怎么那么多人喜欢。”

“不是喜欢,是应该喜欢。”

“有什么不一样吗?”

俞舒喝了一口啤酒,“人走到一定阶段之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不完全由得自己做主了。这时候,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做的这件事的回报率。像谈生意请人吃饭,请吃法国菜还是火锅,一开始就没得选择。”

何琪若有所思地听完,思考了一番,慎重道:“不明白。”

俞舒又喝了一口酒:“我要跟严缙离婚了。”

“呃?!”

“袁子遇要从英国回来了。”

“啊!!!”

何琪奋力从锅底捞出一个漏网的甜不辣塞进嘴里,才暂时抚平了她因为过度震惊而狂乱的心情。

“你你你是说,你不要法国菜,是因为火锅回来了,所以你爱的还是火锅?!”

俞舒抚了抚额头,实在是跟不上她跳跃的思维,要是严缙和袁子遇知道他们一个是法国菜一个是火锅,估计无语问苍天的心情都有了。

“你倒是说啊,到底是喜欢火锅还是爱上了法国菜!”

俞舒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只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完,然后招来服务员结了帐。

走出火锅店的大门,夹杂着股股热浪的夜风袭上身,不一会儿就让人出了一层薄汗。

在何琪去酒吧续摊的建议被否决掉之后,她们一同去了俞舒的家里。

桌上一水的红酒洋酒,显出土豪的不凡气息。

何琪还在一旁啧啧称叹着,俞舒已经拿起一瓶洋酒,靠在沙发上,也不说话,就一口接一口地喝着,不一会儿已经见了底。

何琪见她喝的这么猛,回过头忍不住劝道:“妞儿,你有啥不痛快地说出来,别喝这么多酒,伤身体。”

因为喝酒的缘故,俞舒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水光,她斜睨过来,慵慵懒懒的,原本就美艳的她更显出万种风情。

“琪琪,你说。”俞舒撑着头,一下一下地点着自己的耳廓。

何琪静等着她说出下文,却只听她呵呵笑了起来。何琪明白,她这是醉了。

俞舒却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摇摇头道:“我没醉。刚才你问我,究竟是喜欢火锅还是法国菜。我告诉你啊,从小到大,一直到我大学毕业,都最喜欢火锅了。后来吃过法国菜,一开始不喜欢,非常不喜欢,可是时间一长,却怎么也离不开了,就算再回去吃火锅,也不是那个味道了……”


第2章 离婚与前任(下)

第二天,俞舒坐在床上,看着墙上巨大的挂钟指向九点三十分,一贯清明的脑子当机了几秒钟。

然后……

“何琪!!”

埋在被子深处的何大小姐听到这一声狂吼,只动动手将被子裹的更紧了些,接着更沉地睡去了。

俞舒现在暴走的心都有了。

十点,今天上午十点,是她约好和严缙离婚的时间。她明明记得昨晚还清醒的时候告诉过何琪,让她务必设个闹钟,别让自己睡过了头。

结果……

她恨恨地瞧了一眼尚在好梦中的某人,知道现在做什么也于事无补了,只得匆匆跳下床,以冲刺的速度洗漱完毕,连妆也没来得及化,抓起钥匙和包就出了门。

因为宿醉的缘故,俞舒的头还一阵一阵地抽痛,她果断打了个车去到民政局的门口。

远远望去,严缙的路虎车已经停在那里。

严缙也从后视镜看见俞舒的身影,拔出车钥匙下了车。

“怎么脸色这么差?”尽管有硕大的墨镜挡着,严缙还是一脸看出她的憔悴。

俞舒干笑了一声:“昨晚喝酒去了。”

严缙似笑非笑:“因为开心?”

“是啊是啊。”俞舒胡乱点了点头。

严缙的脸色明显比刚才沉了不少,他甚至都没再看俞舒,径直走进了民政局的大门。

走在路上的时候,俞舒想起一年前,也是在这里,也是一前一后,她和前面的那个男人一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那时候的他们,有着同样的目的,也有着相似的境遇。而这一次,心情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了。

离婚手续相比之下要简单得多,想来也是考虑到要离婚的男女恐怕早就相看两厌了,哪有那么多耐心再面对彼此。

如此人性化的设计却没让身边的男人舒展开一分的眉毛,俞舒和工作人员全程感受到一阵阴冷冷的风吹过,最后甚至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拿到离婚证,俞舒翻开瞧了瞧,忍不住感叹一句道:“我活了快三十年,拿了无数的证书奖杯,加上今天的这离婚证才算是真正集齐了。”

严缙随手将绿色的小本揣进裤兜里,跟着冷冷抛来一句:“早晚有一天,还得让你出来开开眼界。”

俞舒一下子搞不懂他说的意思,刚想问问,身边的男人却迈着长腿率先离开了,连个眼神都没给她留下。

她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心想这男人真小气,就算离了婚,至于对前妻这么冷淡吗?虽然他的态度自她提出离婚的那一刻开始就没好过。

外面毒辣辣的大太阳瞧着就觉得刺眼,俞舒扶了扶墨镜,挎着小包,以英勇就义的心情走了出去。

强烈的日光照在身上每一分都觉得煎熬,待她走到大门口已经是一身的汗。不过还没等她招来出租车,一辆路虎却已经停在她的身边。

“上车。”严缙无甚表情地看着已经被晒得脸颊发红的女人。

俞舒仔细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觉得坐上一辆有空调的车子真真是当前第一要紧之事。于是她也顾不得眼前这人是不是她已经离婚的前夫了,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严缙倒也没说话,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距离和严缙离婚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俞舒却一点没有“失婚妇女”的觉悟,甚至在这段时间连大脑0.1%的区域也没有留给那个叫前夫的生物。

这天刚走进办公室,秘书就匆匆走进来,说道:“俞总,连维的陈总打电话过来,约您晚上七点豪园酒店一聚。”

俞舒一边找桌上的一份文件,一边随口答道:“陈世雄约我,倒真是难得。”

秘书为难道:“那俞总,您是赴约呢,还是拒绝呢?”

“去,当然要去。而且……”俞舒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眯了眯眼道,“到时候去公关部,把小王叫上。”

秘书对她这般算计,啊不,睿智的目光已经见怪不怪了,心下已经有了底,掩着唇走出去给陈世雄回信去了。

晚上下班之后,俞舒前往豪园酒店,路上何琪打过电话来,说是大学同学聚会临时改在了今晚八点,地点是豪园芷水厅。

俞舒略挑了挑眉,心道还真是巧。她告诉何琪,自己七点的时候有个饭局,九点左右能结束,到时候她会赶到聚会地点。何琪说了句“大忙人可别太晚啊”就挂断了电话。

到达豪园的时候是六点五十分,让门童去停好车之后,俞舒径直去了一楼的绿芜厅。

在走过大堂的时候,俞舒无意间瞥过一个人的身影。

只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却足足让她陷入呆愣。

那人是……

可还没等她回过神,那个人已经走进电梯,再也看不到身影了。

秘书和小王已经在绿芜厅等候许久,看到俞舒走进来时,他俩不由地松了口气。

“俞总。”“俞总。”

俞舒压压手示意他们不用起身。

秘书说道:“我刚才联系过陈总的秘书,那边说是路上堵车,可能会晚些到。”

俞舒看看表,差两分七点。“没事,多等一会儿也不打紧。待会儿开席之后,小王,还得靠你了。”

小王身形健硕,皮肤黝黑,闻言爽朗地笑了笑:“俞总放心,我这大老粗其他的不会,喝酒可不在话下。”

俞舒轻笑一声。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厅门终于被推开。

“小俞啊,实在过意不去,哥哥我来的晚了,稍后必定自罚三杯,向你谢罪,哈哈。”陈世雄还未走到俞舒跟前,沉厚的笑声已经传了过来。

虽说对他的称呼感到有些不妥,但俞舒还是得体地笑笑,道:“陈总言重了,今日还得烦劳陈总破费。”

“哪里的话,请你吃饭,哥哥求之不得啊,哈哈……”

这次不知是怎么了,从方才一见面开始,陈世雄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俞舒的身上,嘴里的说出的话也刻意地在套近乎。

“陈总,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只要是有关俞氏和连维的合作,我定当全力配合。”俞舒说着不着痕迹地向外靠了靠。

陈世雄五十出头的年纪,笑起来一脸的褶子,听俞舒这么说倒是稍稍收敛了些,一双三角眼微微眯起,前倾身子,凑过来对俞舒道:“听说小俞前阵子离了婚?”

俞舒一怔。她和严缙离婚的消息,应该被封锁地很严密才对,连双方的家人都瞒得死死的,怎么会让陈世雄给知道了去?


第3章 说不出的爱

“陈总说哪的话?”俞舒先打了个太极。

陈世雄一脸你瞒不住我的样子:“小俞啊,说实话,其实我早就中意你了,谁知道会叫严缙那小子qiang了先。既然你现在离了婚,正好,咱们两家强强联手,不信在这南城打不下半边天。”

此话一出,席间的其他人顿时有些傻眼。

俞舒虽然也惊诧和反感,但到底在商场摸爬了这么多年,她不紧不慢道:“陈总实在是说笑。尚不说您身边美.女如云,就算是我已经离了婚,哪能和云腾这么快就断了联.系。听说连维和云腾近来也有大合作,想必不会为了这等小事伤了和气。”

陈世雄本来信心满满,以为俞舒定会答应。不过现在听她这么一说,他倒又有些顾虑了。

俞舒接着说:“陈总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过。我们三家能够相安无事达成合作自然是百利无一害的事。至于个人私事,要我说这还得靠缘分,若是过分强求的话,只会落得剑拔弩张的地步,您说是不是?”

“是……是。”陈世雄终于完全沉下了脸色。

走出绿芜厅,俞舒用力捏了捏自己的额角,想驱散掉酒精带来的混沌之意。只不过还没走几步,眼前却突然教人挡住了去路。

俞舒轻皱着眉抬头看去,下一秒却有些呆愣。

严缙高大英挺的身躯立在她的面前,浓黑的瞳眸静静地瞧着她。就在她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只牵起她的手,向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或许是喝过酒的缘故,俞舒的反射弧有些迟钝,连大脑也有稍许的停滞。直到严缙将她带到另一个房间,她才找回力气甩开严缙的手。

严缙回头又看了她一眼,却还是没说什么,径自走到桌前,倒出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又出来喝酒?”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俞舒接过杯子浅浅抿了一口,不过到底因为喉咙太干就一口气把杯里的水给喝了个干净。

她抬手擦了擦嘴角的水,谁知严缙突然走过来将她整个人抱住,俞舒一米七的个子不算矮,却教他严严实实地给裹在怀里。

“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他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没有。”俞舒实话实说。

“为什么?”严缙知道她说真的,便惩罚似的在她耳朵上咬了一下。

俞舒轻叹一声,暗道这人到底有没有为人前夫的觉悟性。

“你先放开我。”她推了他一下。

严缙却搂的她更紧了。“要是让我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们马上去复婚。”

“那我保证,我一定吃好睡好,每天都精神百倍。”

“……你走吧。”严缙终于放开了她。

俞舒看着面无表情立在她面前的大个头,不知怎的心里就软了下。

“你该不会是特地来找我的吧?”

回答她的是一声低哼。

她用小指在他的手背上戳了戳,后者只是略微犹疑了一下,接着就用大掌将她的手包住。

离开的时候,俞舒回头看了一眼处在阴影处的男人,即使是看不清楚,她也知道,他亦在看她。

但他从来没说过爱她,她也是。

没说出的这句话,日后将会慢慢在两人的心里描摹、发酵,化成一股绵绵的温柔,融入血中,透进骨里。

和陈世雄算是不欢而散后,俞舒送走他们便去到了芷水厅。她还没忘记今晚有同学聚.会。

来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早许多,正在和同窗好友拼酒的何琪一见她就哇哇叫了起来,惹得周围的人纷纷向俞舒投来目光。

俞舒面对着各异的目光仍带着淡淡的微笑,边走向何琪的位置边说道:“不好意思啊,来的有点晚。”

“人家俞舒现在可是俞氏的财务总监,哪像我们这么闲啊,能来就算是很给面子了,你们说是不是?”说话的是当初班里有名的富二代徐英玮,听说现在待在自家公司基层,其实说也就那么回事,公司早晚还是他的。

而俞舒那时则算得上默默无闻,大学四年,除了何琪,再没人知道她是俞氏的大小姐,以至后来她进了俞氏之后引来不少侧目。

“我说徐英玮,说话能别那么酸吗?我们俞舒那可都是靠着自己的真本事当上总监的,哪像某些人一些,屁大点的本事没有,整天就知道出去招摇,还爱嫉妒!”何琪把酒瓶子砰的放在桌上,一时间屋里都静了下来。

徐英玮被人驳了面子,脸色当然好不到哪去:“我当谁呢,原来是俞舒的小跟班呀。何琪,你今天说实话,当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俞舒的身份才一直巴着人家的,要不怎么说无利不起早,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

何琪一听蹭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狠咬着牙,看架势像是要跟徐英玮干上一架。

俞舒正好走到她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示意她压压脾气。

“今天咱们同学难得聚在一起,大家别被小事扰了心情,来,我先认罚喝上一杯。”俞舒端起桌上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好!好!”一些男同学立刻起身叫好。

“来来,大家一块喝。”其他人也都跟着劝酒,一时气氛又热了起来。

商场上绝大多数都是人精,看俞舒主动找了个台阶下,又岂会不给面子。其实只有徐英玮太不上道,以俞氏在南城的地位,旁人巴结都来不及,哪会轻易出言得罪。

而自始至终,俞舒都没有看过徐英玮一眼。

席间徐英玮还少不了冷嘲热讽了两句,不过俞舒采取的是不闻不问的态度,何琪有火也被俞舒安抚下来,旁人也没人附和他,几次下来他也就失了兴致。

在这期间俞舒曾打过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徐英玮的手.机也响了了,出去几分钟之后便脸色不佳地进来对众人说道:“家里突然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徐英玮走后,聚.会的气氛明显更好了些,大家说说笑笑讲起大学里的趣事。

俞舒安静地拿着一杯酒慢慢品着,不多说话,只微笑听着。

身旁何琪突然凑了过来,一字一句问道:“从实招来,徐英玮是不是你找人弄走的?”

俞舒斜了一下身子,眯了眯眼道:“怎么说的我像黑.社会似的。”

“哼,别不承认啊,我是发现了,你有时候比黑.社会都能耐。”

“我听着这像是夸奖?”

“夸奖个头啦!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腹黑程度已经逼近你那智商无上限的前夫了。”

“……怎么又跟他扯上关系?”俞舒无奈。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其实吧,大妞儿,你跟严缙离婚我还是抱着十分遗憾的态度的。毕竟你俩都是妖孽级的人物,要是不互相收了,不知道要出来祸害多少人呢。”何琪十分认真地说道。

对此,俞舒以一个白眼告终。


第4章 所谓前男友2

眼看着聚.会到了尾声,所有人也算是喝开了,见着个人就得拉着敬上一杯酒。俞舒免不得也跟着喝了好几杯,加上先前已经跟陈世雄喝了好一些,整个人就晕乎乎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头,脸颊微红。

就在这时,厅门突然被人推开。

已经喝高了的众人竟还能一致地看向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有个女声高喊了出来。

“袁子遇?!”

“谁……袁、袁子遇?”

原本已经酒温高涨的房间顿时又掀起一股小热浪。

袁子遇其人,在这群人的大学年代来说简直就是个传奇人物。

一般优秀学生都有的光辉头衔不说,当时但凡是在南城举办的大小文体赛事,都少不了袁子遇主持的身影,因为能力经历出众还曾接受过市长的表彰。有了这么个免费宣传的金招牌,学校里也都拿他当个宝贝。

只不过大学毕业之后他就去了英国,后来也没了什么音讯。

袁子遇现在的模样比多年前增添了几分硬朗,五官也更刚毅,他见状笑了笑,说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就在众人陷入再遇男神的激动戏码时,有两个人依旧坐在座位上,像是事不关己。

何琪朝着这边看了一眼,接着捞起酒杯灌了一大口酒,一抹嘴唇恨恨道:“真是世风日下,这渣男包装起来还人模人样的。”

俞舒对她的措辞再次表示无语:“袁子遇长得帅人缘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何琪眼睛睁圆:“你该不会是对他余情未了吧?你要是跟他旧情复燃了,我……我跟你割发断义!”

俞舒闻言很是真诚地看向她:“你那头齐耳小碎发还是安心留着吧。放心,我要是跟他走的近了,不需要你出手,肯定有人来把我给灭了。”

要说这轰动效应怎样才能称之为真轰动,起码得有人围观。袁子遇算是让这同学聚.会在散伙之前又热闹了好一把,不过在他的眼神时不时投过来的方向,那里的人连眼都没抬过一次。

喝完酒走出芷水厅的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

等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之后,俞舒和迷糊中的何琪相互扶着,准备打个车回家。

还没走出几步,一个人影突然挡在她们面前。

俞舒甚至连看都不看就知道是谁。

“有什么话改天再说,跟我秘书约个时间,我现在头很疼,没心情跟你谈。”说着何琪腿软一个趔趄,吓得俞舒赶紧扶住她。

袁子遇伸手欲接过何琪,不过俞舒用了力没放开。

“小舒。”他收回手,轻叹一声。

俞舒身体不自觉地一个激灵。

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会喊的这样一个称呼,现在听来,再没有了那份温暖和感动,反倒是多了几分惶然和推拒。

“别这样喊我了,我不习惯。”

“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想多打扰你,只是,只是想确认你过得好不好。”袁子遇低下头深深看着她。他的眼睛一贯清明,给人无形的信任和亲近感。

可俞舒也忘不了,当年在倾盆雨下,他也是用这样澄澈的眼神望着她,告诉她,他要走,哪怕她愿意为了他舍弃一切离开那个家,他也要走。

“哦,关心我?用什么身份?前男友?”俞舒并不躲避他的目光。她的眼眸很大很亮,黑白分明,投射着一种精明的光芒,与当初略显木讷的俞舒岂止是有了一丝半点的差别。

被她这样瞧着,袁子遇一阵怔然,再说不出话。

俞舒扶着何琪绕过他离开,窄瘦的背影没弯下过一分。

其实现在俞舒自己也醉的厉害,只是身边还有一个何琪,她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倒下。到路边招来一辆出租车,俞舒好容易将何琪送到了车上,自己也跟着坐了上去。

她现在醉的这么厉害,根本不能自己开车回家,只好现在先回去,等到明天再来将车子开回去吧。

因为车内都是酒气,所以俞舒打开了一半的窗户,想让冷风吹醒自己。

即便是方才装的再镇定,面对着袁子遇,曾经让她死心塌地爱过那么多年的男人,她还是免不了心里有些震动。

只是年少的爱情已经随着生活的磨砺渐渐消散去,取而代之的只是些许的无奈。不管怎么样,当初袁子遇走得那样决绝,连解释都没留下,甚至没有给她一丝一毫的希望。

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又为什么要回来。

俞舒敲敲自己的头,想让她从莫名的猜想中清醒过来。

现在的她对袁子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她敢肯定,现在的她有严缙也有自己的事业,根本不需要再抓住过去过多纠缠和留恋什么。

只是她在意的是,袁子遇的再度出现,会不会将她已经极力保持的平静生活再度打破。

出租车平稳地行驶在车水马龙当中,过了不多久,司机就提醒说到目的地了。

俞舒反应过来之后忙掏出钱包,拿出钱给了司机,接着就扶着何琪下了车。

“嗯……妞,我们再喝一杯吧,嗯,再喝一杯……”何琪显然已经醉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俞舒扶着她一步步地向自己的公寓楼底下走去,因为她自己也有些醉意,所以脚下忍不住有些虚浮。

一个喝得半醉的人扶着一个醉鬼,后果可想而知,不出几步,就听到何琪一声惨叫。

俞舒满脸愧疚地将她扶起来,方才的那一跤,她倒是没什么事,因为直接给摔在何琪的身上了。

只是现在的何大小姐根本对疼这回事没什么概念,还没等她缓过神来,早就被身体的醉虫给弄得又给迷糊了过去。

等两个人再相互扶持着向前走去时,谁也没有发现,跟在她们身后有一个沉默的影子。

不紧不慢,不快不缓。

直到俞舒跟何琪的影子消失在楼层之中后,后面的人才将双手插进裤兜里,又凝望了一会儿之后,接着返回去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袁子遇要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突然心念一动,拿出手机,找出方才跟同学聊天时要到的俞舒的电.话号码。

他的手顿了一下,下一秒摁下了通话键。

电.话里的“嘟嘟”声响了很久,久到他以为不会有人接了,刚想挂断,却不曾想突然传来一个稍稍带着气喘的声音:“喂——”

袁子遇倏尔无声笑了出来,因为透过电.话,他能想象出那边俞舒被何琪弄得手忙脚乱的情形。

原来他这次回来,还是有很多事情没有改变,譬如说俞舒跟何琪还是那样要好,再譬如说,他的心……

俞舒应了好几声那边也没有人说话,现在何琪正在洗手间吐着,她也顾不上再跟电.话那头的人多耗下去,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袁子遇听着传来的忙音,又忍不住笑了。

因为他知道,他跟俞舒很快就会再见面,到那时候,她是否还会像今晚这样避他如蛇蝎呢?

想到这,一声叹息还是忍不住逸了出来。

俞舒,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回来。

你呢,现在的你,又变了多少呢?


婚情炽热-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严缙, 俞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