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肉有毒:空尘欢-幻想时空小说-主角: 墨染空, 宁欢

此肉有毒:空尘欢-幻想时空小说-主角: 墨染空, 宁欢

第1章 死里逃生(1)

眼看再过半个时辰就过三日了,看着步步紧逼的那一群浑身腥臭的尸鬼,破庙墙角那十几个穿着破烂军服的士兵们,却知幸运之神最终还是没能眷顾他们。眼下的情形,不要说半个时辰,只怕不出半刻,他们几个便会被这群行尸走肉吸干热血,撕成碎片。

“欢哥,怎么办?”年龄最小的阿夏颤着声音问道。

“怎么办?”

被称作“欢哥”的是一个年龄不大的清秀青年,叫做宁欢,他个子不高,脸色苍白,在这群人中也不是最大的,但是显然,他是这群人里的头儿。

此时被阿夏问着,宁欢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决,然后只见他将阿夏往身旁一拉,大声喊道:“弟兄们,快跑,只剩半个时辰了,谁跑得了,就是谁命大!跑呀!”

都到这会儿了,还有什么计策不计策的,只要躲过了这半个时辰,就躲过了鬼魃军队血祭屠城的三日之期,活下去的机会就多多了,虽然那样一来,他这一小队兄弟不可能每一个都活下去,但总比被围在这里一起死的好。

随着宁欢的大喊,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士兵们立即“哄”的一下向四周冲了过去,挥舞着手中已经卷了刃的刀剑,向那些闻着人肉香气而来的尸鬼们砍去。

一刀下去,一只尸鬼的脑袋少了半个,可它却毫无所觉,仍旧张牙舞爪的扑向砍中他的士兵,一把将他扯过来,剩下的半个嘴巴狠狠咬断了他的脖子,一股热血喷洒开来,溅了他身后的宁欢和阿夏一头一脸。

阿夏立即吓得大叫起来,下意识的就要往旁边跑,却被宁欢一把拉住,低声呵斥道:“你也想同他一个下场吗?”

阿夏最听宁欢的话,被他一吼,立即噤了声,但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宁欢向周围看了一圈,视线立即定在了刚刚那个尸鬼被砍下来的半个脑袋上,然后又低声道:“跟我来。”

说着,他就地一滚,滚到了那半个脑袋旁,将上面黄黄白白的东西抹了一身一脸,然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装死。

虽然看着恶心,可看到他身后的尸鬼在顿了顿后,竟从他身上跨了过去,阿夏心中一下子有了底,也立即打着滚儿的冲了过去,想要有样学样。

只可惜,他刚刚滚到宁欢身边,还没来得及向那半个脑袋伸手,斜刺里冲出来的一只尸鬼却将他从地上一把拎了起来,臭烘烘的嘴巴,向他的脖颈咬去。

“你敢咬我兄弟!”虽然倒在地上装死尸,可宁欢还是注视着阿夏的一举一动,看到他被尸鬼捉了,想也不想便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了拎起阿夏的尸鬼。

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等他冲上去的时候,阿夏的脖子已经被尸鬼咬断了,鲜血喷溅开来,他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只是对着眼前的宁欢转了转,便失去了神采,再也不动了。

“老子跟你拼了!”宁欢只觉得眼睛辣辣的,眼前只能看到阿夏那张沾满鲜血的脸,他不知道从哪里拿过一把大刀,向尸鬼的脑袋砍去。

尸鬼的身体侧了侧,想要躲过宁欢砍过来的大刀,可因为身体僵硬,终究是没能完全躲过,于是只听“噗呲”一声响,它的半个肩膀被砍掉了。

阿夏的尸体也随着他肩膀的掉落,软绵绵的掉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断臂,尸鬼愣了愣,紧接着怒吼一声,将注意力全部锁定在了宁欢身上,然后张牙舞爪的冲了过去。

其实,从砍中尸鬼肩膀那刻起,宁欢就后悔了,阿夏已经死了,他就算杀了这个尸鬼又如何,它本身早就死了,不过是具行尸走肉,而他是活着的,也要继续活下去。

但是此时,他后悔也晚了,周围的尸鬼已经慢慢的向他逼近,他那些弟兄们,能跑的早跑了,跑不了的也早就成了碎肉干尸,如今活着的,只有他一个人,哪怕他现在整个人都泡在尸鬼们的臭血中,仍旧在劫难逃。

“谁怕谁,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宁欢直起了腰,将大刀向四周抡着,色厉内荏的大声喊道,而他的脸色却越来越白。

“呼喝喝”尸鬼们喉咙里低吼着向他冲了过来,宁欢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四周这些冲过来的畜生,心中暗叹道:老哥呀,你要是死了就等等我,我也马上就来了!

就在此时,却听一阵诡异的号角声从破庙外面响了起来,即将扑向宁欢的尸鬼们立即为之一顿。紧接着,只见它们直起了身子,然后集体向后转,循着声音,往庙门口方向走去。

宁欢本以为自己此次必死无疑,所以眼前的情形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算算时间,离半个时辰应该还有一会儿,只是显然,已经有人吹响了召回尸鬼号角:屠城,结束了!

屠城的结束,意味着这座流沙城已经彻底被鬼魃军队占领,他记得,这次带领尸鬼兵们攻打流沙城的是五大城主之一的墨君,也就是说,这座流沙城的主人,从之前他所效忠的鲁大人变成了鬼魃的墨君了。

这次守城之前他就听说了,这个墨君是鬼魃五大城主中最厉害,也最冷酷的一个,领地是鹰城和枫苓邑,如今,他的领地又要多一处了吗?

不过,虽然大部分尸鬼都听从召唤离开,可还是有那么两只尸鬼,脚步有些迟疑,看样子对于即将入口的美味有些恋恋不舍。

宁欢早就从老军头嘴中听说过这种事情,就是说有些尸鬼人血人肉吃多了,就会多了灵气,不那么服从鬼魃一族号令了,显然,这两只畜生就是如此。

只是,大队尸鬼都走了,宁欢又怎么可能害怕区区两个,于是,他抡着大刀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将两只尸鬼的脑袋从脖子上砍了下来。

这两只尸鬼在脑袋砍掉之后,晃了几晃便倒在了地上,随即化作两堆黑沙,被窗外的风一吹,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杀了这最后两只,宁欢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喘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将视线停留在了阿夏身上。

看到他脸上隐隐显现的黑气,宁欢知道,只要过了今晚子时,他也会变成一只尸鬼。

他叹了口气,走到了阿夏的尸体旁边,抡起自己手中的大刀,一刀将他的头颅砍下,然后喃喃的说道:“阿夏,是我没用,护不住你,可我怎么也不能让你变成那种畜生呀,你好好的去吧,来世做个猫呀狗的,只是再也不要做人了!”

说着,他从旁边的大殿上扯下来一块帐子,将阿夏的尸首包了包,埋在了破庙的后面,临了,还在他的坟头上插了三根树枝,算是给他上了香。

安葬好阿夏后,已经快要傍晚,起了风,冷得像刀子一样,看样子要下雪了,只是宁欢此时宁愿在庙门口呆着,也不想进入尸横遍地的庙里,不想闻里面那股腥臭作呕的味道。

本来,他们跟着鲁大人守城失败之后,是打算逃往最近的赫连城的,那里还是被大夏朝控制着,甚至守城之人还请来了大名鼎鼎的华师华采尘,只是眼看着他们已经到了城门口,却不想遇到了大队的尸鬼。

如今,虽然这流沙城已被鬼魃一族占领,想要出城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但他也要试试,不然的话,留在这里,早晚都是被吃掉的命。

打定主意后,宁欢决定等天一黑就找机会出城,毕竟他也算是在这里守卫过一阵子,只他一个人的话,找个狗洞什么的钻出去,肯定不在话下。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不该心软带那么多人,只带着阿夏就好,若他早就这么做的话,恐怕他和阿夏现在已经出城了,就像前两次一样。

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如今他只剩了一个人,再没有阿夏在一旁凑趣解闷子,欢哥长,欢哥短的叫他了。也许,他连阿夏都不该带,就该把他留在他们认识的那座城中,就算他真的要被吃,也绝不会这么快。

擦擦眼角,宁欢拎着大刀站了起来,天要黑了,他也该想法子出城了,只是,他刚走两步,突然半空中远远的闪过两道光,像流星一样向破庙飞来。在乱世中呆了这么久,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立即藏到了一旁的大树后,屏息凝神的注视着半空。

两道光一紫一金,他们在空中追逐着,然后绕了好大一个圈儿后,落在了破庙的庙顶上,亮光闪过,庙顶上出现了两个人,一个人身穿紫袍,头戴紫金冠,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而另一个人则是一身的月白,头上青玉绾发,手持长剑。

隔得太远,宁欢看不清楚这两个人的长相,只是模模糊糊看出,紫袍人脸色雪白,嘴唇却嫣红如血,红白相间,很是扎眼,即便隔着老远他都能看出来,而白袍人的头发是全绾上去的,看起来像是个术士。

两人刚站好,白袍人便冷哼道:“墨染空,流沙城一役,你们胜了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让尸鬼屠城,难道你们鬼魃一族就不怕天谴吗?”

第2章 死里逃生(2)

墨染空?

宁欢只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的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但是仔细想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就在他绞尽脑汁的时候,却听紫袍人开口了:“我们一向如此,不过是三日而已,难不成你们想像百年前一样,看我们屠尽全城吗?”

“你还敢提百年前?若不是百年前异界撕裂,魃母临世,如今的大夏又怎么会成为人间炼狱,你们本就不是活人,还是让我送你去该去的地方吧!”

白袍人已经被气急,此话一出,再次向紫袍人冲去,紫袍人也不甘示弱,两人立即再次打了起来。

两道光在空中一团混战,看的下面的宁欢眼花缭乱,他的心中仍旧默念着“墨染空”三个字,肯定自己以前一定听过。

而空中的两道光在纠缠了一会儿之后,却渐渐远去,像一道流星般,不一会儿功夫就化成了两个亮点,闪了闪就不见了。

看到这两个人走了,宁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打算趁这个机会赶紧离开。反正不管这两个人是谁,都绝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他还是赶紧出城逃命的好。

绕过破庙已经倒了一半的围墙,宁欢踏上了通往小树林外的小径,出了这个小树林,才能到达通往城门的小路。不过,没走一会儿,他却觉得脖子一凉,一抬头,却见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下了亮闪闪的冰晶,竟然下雪了。

虽说是雪,可刚开始的时候,倒不如说是冻雨,一落在身上,衣服都湿了,实在是比真正的雪还要恼人,还要冰冷刺骨。

宁欢穿的单薄,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加上里衣也不过是两层衣服,没一会儿就湿透了。可他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寒冷,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离开这里,越早越好。

出了小树林拐上小路,行人还是一个人都看不到。看来虽说三日屠城的时间已过,但城中幸存的老百姓们还是不敢出来。所以,走了半天,路上也只有宁欢一个人。

此时,冷风吹着路两旁的树木哗啦啦作响,黑黢黢的林子随着这响声仿佛不断晃动着,就像是一只时刻准备冲上来的怪兽,直让人心惊胆战。

宁欢也害怕,但也只能不停地给自己壮着胆,告诉自己,屠城之期已过,已经不会再有尸鬼出现将他吞进肚了。此时他又想起了阿夏,若是有阿夏在一旁啰嗦,他断不会如此的胆战心惊。

“喵喵的鬼天气,你也来欺负老子!”宁欢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搓着手抬头向前看去,大路已经近在咫尺。

眼看着视野已经开阔起来,他甚至已经看到了路口挂着的那只破灯笼了,宁欢正要松一口气,却不想他的眼前紫光一闪,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宁欢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张苍白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随着同这脸色对比鲜明的红唇,以及那标志性的额间红痣跃入眼帘,宁欢脱口而出道:“墨……墨染空,墨君……”

他终于想起来了,领着鬼魃军队杀进流沙城的,可不就是这个墨染空,只不过平日里人们只敢叫他墨君,又有哪个敢直呼他的名字。

这么说,刚才在庙顶上同白衣人大战的就是他了?只不过当时离得远,他没看到他额间标志性的那点红痣,这才没能想起他来。

要死了!

这是宁欢认出墨染空后的第一反应。

而第二个反应就是:跑!

老军头曾经说过,从没有人在遇到墨染空后还能活着,他就是那森罗殿里的阎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至于普通人,那还不是同蝼蚁一样,被他随便一捻就捻死了。所以,见到他一定要远远的躲开,躲得越远越好。

只是,他是想躲来着,但是此时有没有人能告诉他,若是他面对面遇到了墨染空,又该如何躲?

于是他刚一转身,只觉得肩膀一痛,被人抓住了,然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活人?”

宁欢想开口,却不想一股冷风瞬间倒灌进他的喉咙,差点将他给憋死,再然后,他就看到自己高高的“飞”了起来,先是地面,再是树顶,离他越来越远,而后,他只看到了脚下白茫茫的一片,他的身子一下子软了。

宁欢的脑袋持续空白了好一阵子,直到感到自己的双脚终于踏踏实实的踩在了实地上,这才清醒了些,但此时,他的双腿还是软的,“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半天缓不过神来。

随后他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那棵从中间裂开的老槐树,这才意识到他已经到了城外。这里他以前倒是常来,是带着阿夏出来逮兔子打牙祭,可这个墨染空不是早就把流沙城打下来了吗,还带着他到城外做什么?

正想着,他突然感到脸颊冷飕飕的,转头一看,一点红痣跃然入目,墨染空那张面无血色的脸在他眼前渐渐放大。

他吓了一跳,大叫一声向后蹭去,尽量同脸的主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此时他才注意到,墨染空的嘴唇竟然已经没了血色,同他的脸颊几乎一样的苍白。

这时,墨染空又说话了:“活人……”

而顿了顿后,他突然皱皱眉:“女人?”

“不是!”几乎是反射性的,宁欢立即脱口而出。

可宁欢的话墨染空显然根本就没听在耳中,紧接着,他用极肯定的语气说道:“果然!”

“老子说了老子不是,老子是男的,男的!”宁欢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声喊叫道,仿佛声音越大,越能证明对方是错的。

但是,宁欢的声音仍旧被墨染空忽略了,却见他眼睛微微眯了眯,淡淡的道:“只能将就了。”

说着,他一挥手,宁欢便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吸了过去,紧接着,一只冰冷的手揽住了她的脖颈,然后他那散发着刺骨寒气的唇向宁欢凑了过来。

第3章 死里逃生(3)

饶是宁欢从十二岁开始就四处闯荡,可如今的情形还是将她吓呆了,她的手不停在半空中挥舞着,同时语无伦次的大喊道:“你做什么,老子承认了,老子是女人行了吧!你放手,放手,唔……”

就在墨染空的唇即将挨住宁欢的唇时,他一下子停住了,可他人是停住了,那股迎面扑来的寒气却并没有停住,宁欢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这股冷气给冻僵了,与之相反的是,一股热流从她的身体中抽离而出。

她明白了,这个墨染空根本不是在发花痴,根本是在吸她的阳气,这是把她当“肉人”了。此时,她倒希望他占她便宜了,被占了便宜大不了当做被狗咬了一口,可若是被吸阳气,那可是要死人的!

宁欢很想破口大骂,可此时她浑身僵硬,连指头尖都动不了,唯一的感觉就是身体越来越冷,越来越僵,就像她八岁那次为了捉鱼,掉进冰窟窿里一样。

那次,若不是大哥及时发现,将她从水里拉了出来,只怕她早就被冻成冰棍了。

可八岁没冻死,如今倒要冻死了。那会儿死了她还能留个全尸,好歹能入土为安,如今若是死了,也不知道她是会变成尸鬼还是干尸,抑或是化成飞灰,半点痕迹不留。

想着想着,宁欢感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慢,就像脑子也被冻住了一样,与此同时,近在眼前的朱砂痣则越来越模糊。

昏昏沉沉中,她想,自己只怕真的要死了吧!看来这个墨君这次所需的阳气只怕不少,不然他也不会说将就了,想必这只大鬼魃,这次不吸干她身上的阳气,是不会罢休的了!

就在宁欢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朦朦胧胧中,那股从她身上涌出的热流突然滞了滞,紧接着,她听到一个声音掺着怒气响起:“你是谁?”

然后,她觉得眼前什么东西倒了下去,而她身子一松,也跟着倒了下去。

倒在地上好久,宁欢才终于恢复了一点点力气,她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天上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倒在她眼前的那人正是墨染空。这会儿,他的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粒,看样子,他已经一动不动在那里好久了。

刚刚还要吸干她阳气的大鬼魃就这么倒下了,这件事情实在是诡异,所以好长一段时间,宁欢既不敢靠近他,又不敢转身跑开,冷眼旁观了好久,见他的确是不动了,这才壮着胆子向他走了过去。

此时大雪已经将墨染空差不多完全盖住了,以至于她连他斗篷的颜色都看不出来。若是有人现在从这里走过,绝对察觉不了还有个人躺在这里。

“墨君!墨君?”站到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宁欢先是小声唤了他两声,见他没动静,她这才壮着胆子走到他的身边,蹲下来拨开盖在他脸上的雪,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到了他的鼻前。

过了一会儿后,她收回手来,然后眼珠一转,毫不客气的用手轻轻拍了拍墨染空的脸:“喂,你是不是死了?”

见他仍旧没有回应,宁欢的胆子更大了,她重重的在墨染空的脸颊上又拍了几下,甚至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血印,同时,说话也更不客气:“墨染空,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很想吸老子的阳气吗,你倒是吸呀,你倒是起来吸了老子呀!你倒是给老子起来呀!”

这个时候,宁欢终于确定,这个墨染空,鬼魃一族五大城主之一的墨君是真的死了,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如此,但是她可以肯定,一定同他吸了她的阳气有关。

一下子,宁欢心中豪气冲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若是让人知道墨染空是因为吸了她的阳气死的,那该是多嘚瑟的一件事情呀,看看他们这些鬼魃们以后还敢惹她!

只可惜,豪气只在她的心中打了个旋儿便偃旗息鼓了,原因在于她发热的头脑总算冷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冷汗。

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若是让其它鬼魃知道这件事情,知道她的阳气有这么大威力,一定会将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他们根本不在乎她这点阳气,上来就“咔嚓”一下将她给杀了,她岂不是连祸害他们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单是这一点,她就不能留在鬼魃的地盘上,这次是没人看到,若是下次,哪个鬼魃城主什么的想不开又想吸她的阳气,还偏偏被别人给看到了,那她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通这些,她什么也顾不得了,转身就跑。

不过跑了几步,她突然又返了回来。

只见她重新蹲在了墨染空的身边,将盖在他脸上的新雪拨了拨,絮絮叨叨的说道:“墨君呀墨君,虽然你想吸干我在前,可我真没想到会害死你,所以,若是你在天有灵的话,也别来找我,真的同我无关呀!”

说完这些,她在周围转了一圈,拎回来一块木板,在那棵被劈死的老槐树下面刨了个浅坑,然后哼哧喘气的将墨染空拖到了坑里。

将他放在坑里之后,她又凭着自己的记忆,乱七八糟的念了一堆不知道是《往生咒》还是《金刚经》什么的经文,都是之前老军头教她的,这才将土重新填回到坑里,却是将墨染空给埋了。

喵喵的,这么大一只墨君就死在这里,万一被找他的人发现了,肯定是个天塌下来的大事件。若是将他埋了,即便日后被人找到,那也是很多天以后的事情了,那会儿她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就再不可能有人能找到她了。

等将土回填完毕,确认不会被人发现这里埋了个人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宁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从墨染空身上扯下来的黑斗篷反着披在了身上,这才往赫连城的方向走去。

要去赫连城的话还要翻过一个山头,据说那座山里有不少的妖兽野兽,若是晚上的话,基本上没可能活着过去。不过此时已经快到清晨,白天的话,那些野兽们很少出来,倒是正好可以通过,所以她必须抓紧了。

此肉有毒:空尘欢-幻想时空小说-主角: 墨染空, 宁欢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