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商-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苏盈盈, 即墨寒

娇商-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苏盈盈, 即墨寒

第1章 穿越了?

“姐姐,姐姐,你醒醒啊。”

苏盈盈醒来时,只觉得头昏昏沉沉,她极力得睁开双眼,还未开口,便见床边围着一个男童,衣衫破旧,灰头土面,瘦骨嶙峋,不过一双水灵的眼睛宛若天上星辰,令人沉陷。

不对!

她环顾四周,顿时面露惊色,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就连最基础的陈设都尘土满布,再瞧这孩童,显然是许久未吃上一顿饱饭,面色蜡黄,就连这衣衫,也极其不符合他瘦削的这身材,想来是何人穿旧剩下的衣服。

“你哭什么?”

她动动嘴唇,竟发现自己的声音柔软万分,娇甜无比,顿时更加惊异,那男童此刻嚎啕大哭,一头扎进苏盈盈的怀中,“我以为姐姐掉进湖里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以为姐姐不要我和娘了,呜呜……”

苏盈盈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如此一来,她已经确定,她穿越了,同时继承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全部记忆,想到这,她目光锐利如刀,让原本泪流满面的男童蓦得一震,“姐姐,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

“阿简乖,姐姐渴了,你去替姐姐盛碗水好不好。”

苏盈盈看向男童目光顿时变得柔和。

“啊呀,我方才光顾着哭了,竟忘了姐姐睡了这么久,我这就去替你盛水。”

看着男童瘦弱的身影,苏盈盈收敛起方才的笑意,心下一沉,极力回忆她穿越前的那一幕。

“苏盈盈,这是苏氏集团的转让合同,你只要在这上面签字,我保你父母无性命之忧。”

“李裴骏,你这个王八蛋,老娘我栽培你器重你爱护你,你竟这样对我!”

苏盈盈被反绑在废弃车库的椅子上,面前站着的正是她的未婚夫李裴骏,不得不说,李裴骏有一副极好的皮囊,不然苏盈盈也不会对他一见倾心,可惜如今才知苏裴骏接近她只是一个圈套。

她十二岁精通经商之道,被商圈誉为“奇女怪才”,经她手的买卖,不论是餐饮业、娱乐业、还是文化业,都可赚的一发不可收拾。

苏氏集团自她接手起,名声业绩迅速席卷了整座A市,而恰恰她春风得意时,李裴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用男人惯用的伎俩将苏盈盈芳心掳获,继而一路攀升,成了商业界大佬。

苏盈盈想到这,却是一脸冷笑,好一个无情无义之人,逼她签了转让合同,却在离开的同时燃尽了一车库的汽油,让她活活烧死在车库里,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一定要报。

可叹,她如今穿越至古代,继承了原主苏氏的身体,这原主苏氏,竟也唤作苏盈盈,却天生性子软弱,不爱言语。

父亲苏盛原是山水县上的一个芝麻小官,因开罪了知府,被罢黜成平民,好在做官时没少搜刮民脂民膏,因而有些家底。

苏盛年轻时风流,纳了两房妾室,如今因贬官,便索性将三房分了开来,苏盛与大房住在了购置的一所宅子里,而三房妾室因无子嗣又身患重疾,早些时候便过世了,唯剩下二房,住在这家徒四壁的草屋里。

正房妻氏萧元莺是个厉害的主儿,苏盛在官职时,苏盈盈和她弟弟苏简没少受萧元莺虐待,而苏盈盈的娘亲李氏是个善良坯子,总是受了委屈不愿吭声,这更让正房肆无忌惮得虐待二房。

苏盈盈取过碎了一半的铜镜,不可置信得看着镜中发丝凌乱,脸颊肿了半边,不修边幅的自己,心中的惊诧愈发明显。

苏盈盈啊,苏盈盈,想来你在这受尽了委屈,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嘴角勾丝一丝冷笑,捧起木梳,将发丝一缕一缕梳顺,从木匣子中取出唯一一件褪了色的钗子,给自己简单打扮了一下,便缓缓起身。

从今天起,我,苏盈盈,一定要活的风声水起,谁敢拦我,我定要他跪着给我唱征服!

“姐姐,水来了。”

苏盈盈接过残破的碗,再看着她弟弟苏简削瘦的脸庞,心头不由触动,她将碗放下,揽过苏简,柔声道:“阿简,你受苦了,都是姐姐无能。”

“不,姐姐,要不是母亲非要把姐姐送到谢家老爷那做妾,娘她也不会……不会……”

娘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苏盈盈这才想起这一会竟未见到原主的亲娘,想来苏简口中的称呼的所谓的母亲便是那正房萧氏,她若料想的没错,此刻,她的亲娘应该去跪求萧氏放自己一条生路。

“娘……娘去母亲那里求情了,谁知你听了消息急匆匆出了屋门,我一路上寻你不见,后来在湖边看到了一个大哥哥将你自湖中救了上来。“

“大哥哥?”苏盈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问道,“我为何会落水?”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那个大哥哥说你似乎是被旁人打晕扔进了湖中,若不是大哥哥救了你,阿简就再也见不到姐姐了。”

苏简小声抽泣着,随后忽而想到什么,从破旧的衣戴中取出一枚精致的玉佩,交到苏盈盈手中,“那个大哥哥说,日后若是有难,便让你我前去临南城寻他。”

“临南城……他可有说他的名字?”苏盈盈问道。

“不曾……”苏简摇摇头。

苏盈盈接过苏简递来的玉佩,细细打量,这玉佩做工精细,质地考究,绝非凡品,凭她在现代混迹于珠宝界的商业水平,能随随便便送一块上乘玉佩的人,绝非池中之物。

临南城……想来是如此遥远的城池,待她日后定要前去瞧上一瞧,只不过眼下凭自己的财力和身份,怕并不适合贸然前去,她将玉佩收好,沉默良久,她才开了口,“阿简,如今,娘还在那里跪着?”

“是啊,姐姐,父亲去了临南城,怕是十天半月回不来呢,这苏宅就只有母亲一人掌管。”

“走,我们去苏宅。”

“啊,姐姐,你还要去?”

“难道你还想要娘在那里一直跪下去,她身子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办。”

“嗯,听姐姐的。”

苏简总觉得苏盈盈醒来以后怪怪的,但他说不出来苏盈盈哪里怪,只是发觉她浑身上下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人也聪明伶俐的许多,不管怎样,想到自己姐姐没有原先那么软弱,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此时苏盈盈并不知苏简的想法,只是打开木匣子,拿出里面仅剩的几十文钱,塞到苏简手中,“去雇辆马车,可能会不够,但你和车夫说,你是苏盛的儿子,那车夫自会会意。”

苏简虽不明白姐姐为何要这样做,但却有一种很信任她的感觉,当下点点头,拿了钱便去寻马车,苏盈盈舒了口气,眸子里百转流离,暗暗握紧拳头,颔首。

“萧氏是吗,且看我如何让你身败名裂。”

第2章 萧氏的震惊

“姐姐,马车找到了。”

仅仅是半柱香的时辰,苏简便寻到了马车,满心欢喜得将几十文钱原封不动得塞给苏盈盈,笑道:“那车夫是娘的熟人,父亲做官那阵,他平时日里没少受父亲照拂,因而没收我们钱财。”

苏盈盈摸了摸苏简的头,将这几十文钱尽数收到她腰间一个破锦囊中,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她这父亲虽然脾气差些,人迂腐些,但好在做官那会对周围百姓都和气些,尽管搜刮的金银珠宝皆是百姓之财,但表面功夫做得的确到位。

“姐姐,你就穿这身去?”

苏简看着苏盈盈捡了一身打着补丁的衣裙换上,不由得心生疑惑,苏盈盈只是微微一笑,道:“阿简,想不想吃好吃的。”

“想。”

苏简一听好吃的,眼睛都冒出了金光,不由得咽口水,然后却垂下漂亮的眼睑,道:“可是,家里……已经没有米粮了。”

“那到了苏家,一切都听姐姐的,姐姐一定让你今晚吃上一顿饱饭。”

“好。”苏简咧嘴一笑。

马夫老程是个实在人,见苏盈盈与苏简衣衫破旧,顿时心里似明镜一般,看来这李氏一家过的也是这般清苦,苏盛这人太不厚道,平日里看着人模狗样的,结果把妻儿放在这受罪,自己则在宅院里享着清福。

“老程叔,劳烦你了。”

“苏家丫头,说什么见外话呢,你娘亲平时里没少帮我家娘们做针线活呢,要说劳烦,还是劳烦你们呢。”

苏盈盈只是浅浅一笑,并未再过谦,如今她还不能过早暴露自己不是原主的这个事实,因而不能过多言语。

不过老程说的没错,她娘亲李氏确实是有一手灵巧的针线活手艺,若不是李家没落,她娘也该是一个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屈尊下嫁给苏盛,还做妾?

进了马车,苏简伏在苏盈盈身边,好奇得看着围帘外的风景,不得不说,这山水县的风景独好,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不多时,便抵达了苏宅,苏盈盈万般谢过以后,便牵了苏简的手朝正门而去。

“你们是何人,这是苏宅,岂是你们这些小乞丐说进就进。”

苏简见到这小厮如此凶恶,唯唯诺诺得躲到了苏盈盈身后,苏盈盈万万没想到,自己回自己家门,竟然让一个守门的这般呵斥,若是从前的她,或许会吓得垂泪而跑,可如今换作是她,她轻蔑一笑,上前便是一巴掌招呼过去。

守门的人是新来的,苏盈盈这一巴掌足足用了十成的力,他被打得有些晕眩,回过神来,捂着脸,气得竟说不出一句话。

“放肆,我是苏家二小姐,我回我自己的家,还需要和你汇报吗!”

见眼前之女口齿如此伶俐,这守门的人眼珠子直转,捂着被扇红的脸狠道:“你等着,倘若你不是苏家二小姐,我定和你没完。”

苏盈盈只觉得好笑,这守门之人也不过与她一般大,怎就有如此大的气势,看来,她苏盈盈过去也太过懦弱,才这般纵容仆人对她指手画脚。

“姐姐……你……你刚才真的太帅了。”

苏简惊得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苏盈盈这般有气势,这般口齿清晰得驳斥一个人,往日里,他们受嫡母虐待,苏盈盈也只是一味扑在他身上,从未驳斥过嫡母半句,更别说扇耳光了,如今,一来便这般气势,他只觉得苏盈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夫人,夫人不好了,夫人。”

“大早晨的,说什么不吉利的话,蠢货!”

一听到守门的人慌慌张张来报,大喊着不吉利的话语,萧元莺差点没背过气去,怒道:“何事!”

“有一个自称二小姐的姑娘在门外……”

“什么,她不是已经……”

萧氏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李氏,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去。

李氏跪的双腿失去了知觉,颤颤巍巍抬起空洞的眼眸,道:“还请姐姐饶了盈盈那个苦命的孩子吧。”

“当初勾引老爷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这句话。”

萧元莺看到李氏这副姣好的皮囊,气就不打一出来,她挥了挥手帕,阴阳怪气道:“还不赶紧让他们进来,若是迟了些,还不让人笑话我们苏家。”

“是。”

守门的人捂着脸,本想开口说他被打一事,但方才惹怒了萧氏,想必再说也定会自讨没趣,便转身去请了苏盈盈二人进来。

“方才奴才多有得罪,还请二小姐,三少爷见谅。”

“嗯。”苏盈盈不冷不淡得应了一声。

随后,她二人穿过雕木长廊,进了正厅,见到了跪在地上的李氏,与坐在椅子上悠闲喝茶的萧元莺,不由得压住心头怒火,依照规矩,行立,“拜见母亲,姨娘。”

“几年不见,这礼数倒是没忘。”

苏盈盈暗自倒是佩服这萧氏的演技,明面上说要把自己送到谢家做妾,背地里却派人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如此蛇蝎心肠,世之少有。

苏盈盈并不怕萧元莺,说到底还是个土财主的女儿,目光短浅,她的女儿苏沐秋更是善妒成性,母女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皆是不成气候之人。

“母亲,此番我来是接姨娘回家的,她身子弱,跪在这里多时,已然不妥。”

“你的意思是我虐待你姨娘了?”

“母亲,盈盈不敢,只是母亲平白无故罚姨娘在这跪着,父亲也不在家,怕是知道了,又会怪罪母亲滥用家规。”

“你!”

萧氏转念一想,她无非是因为李氏来求情而大动干戈,让她跪在此处,于情于理都讲不通,她惊讶的不是此事,而是几年未见的软弱丫头如今为何这般咄咄逼人,伶牙俐齿了。

“母亲,我被歹人丢入长清湖一事,事有蹊跷,母亲如今身为一家之主,该给女儿一个交代。”

萧氏一听脸面上着实过不去了,苏盈盈这话显然是说给她听得,明眼人都知,她想将盈盈嫁给那谢家老爷作妾,无疑是贪图谢家那一箱银子,倘若借此除掉了苏盈盈,又能得了钱财,便唯有害命这一条路子了。

这苏盈盈何时变得这般聪慧了,还是说,她被扔进河里,脑子变得灵光了,无论怎样,萧氏的震惊已被苏盈盈尽收眼底。

萧氏,真正要斗的还不止这些呢。

第3章 打脸萧氏

“母亲,今日怎么这么热闹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苏盈盈不用想,此女定是苏家长女苏沐秋,苏家虽不富裕,可她的穿着却并不朴素,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身段婀娜,唯有一双善妒的眼神破坏了原有面容的美貌。

苏盈盈算了一笔账,按照当今时令,这一身行头虽说不上多罕有,但几十两银子是花得的,再瞧她这头上戴的丹凤碧落钗,别人看不出,但她一眼看出这是仿制的,却少说也值个十两银子。

啧啧,这萧氏果然是有家底,依照这苏盛每年那点退下来的俸禄,想来也养不起如此败家的一对母女。

这般想着,她依旧笑脸迎上苏沐秋,道:“原是姐姐来了。”

“你,你不是已经被丢进……”

苏沐秋见到苏盈盈,登时变了脸色,话还未说出口,便被萧氏一手捂住了嘴,暗骂,“你个蠢丫头。”

苏沐秋再反应过来,依旧懊恼不已,恶狠狠看了一眼苏盈盈,捏着嗓子道:“妹妹今日怎么有空来苏府,父亲不是已经将你们扫地出门了吗,怎好生厚着脸皮回来?”

“姐姐说的哪里话,姨娘平白无故未归家,我特来看看,不料中途被人设计陷害险些丧了命,方才,正要和母亲讨个说话呢。”

“你和母亲讨什么说法,要杀你的人又不仅仅是母亲,有本事,和谢家老爷说去。”

“哦!原来我被人陷害是母亲与谢家老爷合谋?”

苏盈盈作恍然大悟状,萧氏发怒,一巴掌扇在了苏沐秋娇嫩的脸上,顿时一鲜红的巴掌印印在她娇美的脸上,她委屈的捂着脸,正欲待辩解,却听得一声惊呵,几人登时吓得腿都软了。

“都在做什么,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来人却是苏盛,他因开罪知府被贬至山水县,前些日子托人去临南城说情,好不容易有了些眉目,却不料听闻苏家萧氏想要将自己二女儿嫁于谢家,正是风头浪尖之时,苏盛暗骂这妇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李氏为何要跪在这。”

“这……老爷,妹妹她犯了错,我本想让她在此处跪一个时辰,岂料她在此处跪了许久。”

“我没问你!”

苏盛一语将萧氏后续的话语给呛了回去,刚一入座,便看向李氏身后跪着的苏盈盈和苏简,瞧着苏盈盈姐弟俩衣着朴素,再见苏沐秋,打扮得花枝招展,如此一对比,他顿时气结,却强压着怒意问:“盈盈你说,是何事。”

苏盈盈有些意外,记忆中原主的父亲可是从不偏向他们一家,今日是怎么了,虽震惊之余,她仍然一脸镇定得道出她所经历的一切,萧氏如何对待她的生母,她又是如何被人救得,事无巨细,却唯独漏说了那玉佩一事,她又不是傻的,她怎知苏盛安的什么心。

“啪~”

苏盛一掌拍在了新换的雕花木桌上,茶杯险些被震碎,茶汤顺势泼洒了出来,萧氏被这一拍吓得魂飞魄散,哪还有方才那泼辣的气势,苏沐秋更是低头玩弄着衣角,等待暴风雨的到来。

“萧氏,我让你照看苏家,你就是这么照看的,我出去这几月,你是如何对待她们兄妹的。”

“老爷,我冤枉啊……”

“你给我闭嘴!”

苏盛起身,全然不给萧氏解释的机会,气急败坏道:“我在外奔波,你在家中享福,银子不够了,还企图和谢家那厮联合起来想要害死盈盈,你真当我这老爷存在吗!”

“老爷,妾身真的没有这么做啊,都是盈盈这丫头信口雌黄,她,胡搅蛮缠,我……”

“父亲,女儿没有啊,这几个月,女儿未收到一分银钱,都是姨娘替人做针线活赚些钱才得以养活我们兄妹……”

说到此处,苏盈盈佯装垂泪,苏盛更是大怒,转身指向苏沐秋,“你作为长姐,穿金戴银,不知节俭,而你弟弟妹妹却穿着补丁之衣,你良心如何过得去!”

“爹,不是这样的,都是他们……他们设计骗我们的。”

苏沐秋此刻慌了神,她未曾想到一向痴痴傻傻任人拿捏的苏盈盈,此刻竟然可以这般坦然自若的向父亲道明一切,她不相信,眼前之女,竟然是她的妹妹苏盈盈。

“够了,谢家一事休要再提,就算我苏家再穷,也决不让盈盈嫁给那等好色之徒,欠二房的银钱如数奉还,另外,将厨房里每日割的猪肉分一半给二房。”

萧氏听后,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任凭苏沐秋如何去扶,都扶不起来。

“李氏,这事算是萧氏做得不对,后日,你们便搬来苏宅住吧。”

“爹!”苏沐秋撒娇似得看向苏盛。

“别叫我爹,去屋里抄十遍经文,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私自出门。”

苏沐秋听后,恶狠狠得瞪了一眼苏盈盈,随后撅着嘴扭头便向屋里走去。

“老爷,您的事,有着落了。”

这时,一小厮附在苏盛耳边低语了几句,苏盛顿时喜笑颜开,再看二房一家,更多一些缓和,“李氏,没事的话,便回去给孩子做些衣裳,别出了门被人笑话。”

“多谢老爷。”

李氏意外之余,不忘给苏盛谢恩,由着苏盈盈与苏简搀扶着,方才站稳了,随后几人便离开了苏宅。

“娘,你受苦了。”

回到家中,苏盈盈跪下来重重给李氏磕了个响头,李氏一惊,忙扶起苏盈盈,泪眼婆娑,“好盈盈,娘怎么会受苦呢,你如今无事,娘心里就踏实多了。”

“娘,姐姐自落水以后醒来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简直替我们家出了一口恶气。”

苏盈盈摸着苏简的头,笑道:“娘,阿简童言无忌,你别当真。”

“盈盈确实变了,是菩萨显灵了,让我们家盈盈变得更好了。”

李氏揽过苏盈盈与苏简,喜极而泣。

“娘,父亲送来的猪肉还没地方搁置呢,今日不如我们做一道青菜炒肉如何?”

李氏点头,苏简也拍手称好。

“娘,以后,我们这喝的水要烧开放凉后再喝,以免生病。”

言罢,她将瓷缸里的水舀出一瓢,因没有现代齐全的炊具,只有一简陋的土灶台,苏盈盈一看这便是最原始的用土堆砌出来的,不由得觉得辛酸,好在她并未觉得有什么难,让苏简在一旁生火,她则将水倒入,如今,她们资金短缺,所以,必须养好身体,首要的,就是从这烧水开始。

第4章 青菜炒肉

苏盈盈前世是美食栏目的助阵嘉宾,也是节目的投资人,耳濡目染,她烧饭的手艺也变好了许多,且品、观菜的色相以及菜的卖点她都拿捏的很到位。

第一步是将水烧开,看着苏简放柴火那股认真劲,她只觉得心中漾起一股暖流,这原主苏盈盈对做菜可谓是一窍不通,而她,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便向李氏投去求救的目光,“娘,今晚答应弟弟要做顿好吃的,可是……我不会做。”

李氏对于两个孩子十分宠爱,虽然这屋子里简陋,但她也尽力做到不亏待她兄妹二人,如今看着苏盈盈愈发懂事乖巧,她内心别提多高兴了。

“没事,盈盈,你在一旁看娘做,一回生,二回熟,很快便学会了。”

苏盈盈鼻子有些酸,想来这李氏曾经也是一大家闺秀,十指不沾阳春水,可这些年,不过替人做针线活,还要照顾她兄妹二人的起居,着实不容易。

“娘,我在一旁帮你吧。”

“好。”

三人分工明确,待水烧好,苏盈盈舀了一盆放凉,留着近几日喝,另外的便同样舀出来,给李氏洗菜焯菜用。

古代不比现代,想要什么调味料,都可以现买,由于家里穷,调味品也唯有老程家前些日子送来的一些红辣椒,家里还有余下的葱、姜、蒜、八角等下角料,再就是仅剩不多的盐了,她想着这样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一道美味的青菜炒肉,于是心神一动,奔至自己的床前寻摸着什么。

按理说,穿越,应该会有些福利吧,比如来个金手指空间或者有什么携带的特异功能,寻摸了半天,她大失所望,原来什么也没有。

正待她要起身,忽而感觉摸到一圆滚滚的匣子,她不动声色的将它打开,里面赫然平放了一些必备的调味品,且每个装调味品的瓶子造型都小巧精致,令人心生欢喜。

果然,上天待她不薄,可如今,该如何向娘和弟弟解释这突如其来的盒子,她不仅秀眉微皱。

“盈盈,你在找什么呢,快帮娘取些蒜沫。”

“好嘞,娘。”

苏盈盈眼疾手快将匣子藏于自己的花枕底下,这匣子并不大,可是打开后竟有两层暗格,放了许多调制的料酒等调味品,她转念一想,忽而有了注意,便寻了一木碗,按照前世美食栏目的记忆配了一点调味料汁,随后去取了蒜沫,交由李氏手中。

此刻李氏已将青菜摘尽放在热水里绰了一遍,随后将从苏家带来的猪肉切成肉丁,放入锅中翻炒,待到肉炒的快熟了,她便将肉倒了出来,随后再将青菜倒入,炒至半熟,再倒上方才的肉,撒上盐,苏盈盈这时端上她调好的料酒神秘道:“娘,试试这个。”

“这是什么?”

李氏看着苏盈盈递来的木碗,里面盛着黢黑的汁液,一时有些不解,但看着她明亮的眸子,不由得将它倒了一点倒入锅中,然后放红辣椒和蒜末翻炒,最后又放了点汁液入味。

“哇,好香啊,娘,你做的什么?”

“小馋虫,这自然是青菜炒肉了。”

“可是今日为何这般香。”

苏简揉着扁平的肚子,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对于许久未吃上一顿饱饭的他,闻到如此香的菜,他恨不得现在就拿来吃。

李氏含笑,将菜倒入盘子中,因为没有白馍馍,李氏早早就让苏盈盈把水和棒子面和好,待菜出锅,便贴到锅里做几个贴饼。

苏盈盈盖好锅盖,随后李氏去收拾桌子,苏简被苏盈盈打发去洗手,而她则在一旁看着火候,待到时间差不多了,一揭锅,只觉得饼子的香气逼人,令人食味大开。

青菜炒肉做了足足一大盆,苏简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吃饭又多,苏盈盈的棒子贴饼很快就被他消灭了大半,一家人围在桌前其乐融融,李氏露出难得的笑容。

“娘,您还没尝尝这菜呢。”

“看你们吃这么香,娘便放心了。”

李氏歉意得去夹了一口菜放入嘴里,继而面露惊色,看向苏盈盈,换作平时,这青菜炒肉她做的也无非是可以下咽,家里没有别的调味料,唯有盐,做的也仅仅能满足味觉上的咸淡,可如今,她尝了一口,不仅咸淡适中,且香味浓郁,吃在嘴里更是十分鲜美多汁,青菜恰到好处的清甜,肉肥而不腻,且渗入了汁液后更加美味。

李氏一惊,放下筷子,便问:“盈盈,你这汁液是从何而来的?”

苏简显然是饿了,并未察觉李氏的怪异,而是大口大口吃着青菜炒肉和棒子面,别提有多香了,后来看见二人都放了碗筷,自己也恋恋不舍得搁下了。

“娘,实不相瞒,我也不知,我醒来时,这床边便多了这些调味的东西,我脑子里也仿佛多了许多新奇的想法,我当时吓坏了,生怕自己出了什么事,便没敢告诉你。”

李氏摸了摸苏盈盈的额头,并未发烧,想来自己每日在菩萨面前颂念,此次女儿落水回来变得聪慧无比,于是对菩萨显灵深信不疑,不由得将她揽入怀里,“果然是菩萨保佑,我家盈盈出息了。”

“娘,您别哭,盈盈定会好好孝顺娘的。”

“好,好,好孩子,快吃菜,别凉了。”

“姐,这菜真好吃,从来没见过这么好吃的菜。”

苏简狼吞虎咽的吃着,还不忘夸赞苏盈盈几句,李氏也暗暗觉得盈盈是个人才,应该好好培养,不由得神色有些欣慰。

“你呀,小馋猫,以后我和娘学会了做饭,我天天做给你吃怎么样?”

“好啊,姐姐最好了。”

苏简雀跃道,李氏摸了摸苏简的头,却不由悲从心来,想来像他这般年纪的孩子,该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可看他姐弟俩,却这般早就挑起了养家的重担,不由的面露愧疚。

“娘,我有个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我不想搬进苏宅了,我想在这里卖些吃食,赚些银子,供弟弟上学。”

李氏听到苏盈盈这般沉稳的回答,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发觉她说的并非玩笑话,便道:“盈盈,这生意可不是你想做就做。”

“我知道,娘,给我一天的时间,我证明给你看。”

李氏将信将疑得点了点头,不知苏盈盈接下来会有何举动。

第5章 荠菜包子

苏盈盈本想着去苏宅挣个面子,谁成想面子不光挣回来了,这苏盛竟让她们母女三人搬回去住,一旦搬回去住,她的自由权也便被剥夺了,倒不如现在这般虽清贫点却乐得自在。

李氏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因而她也从未向苏盛提过要回去住,分房的意图十分明显,定是萧氏从中作梗,三房死的不明不白,也多半是萧氏动了手脚,若是这时回去,岂不是作死。

家里刚拿到了萧氏这几月克扣的几钱银子,加上家里余下的几十文,完全不够材料的开销。

苏盈盈想到这,轻轻叹了口气,李氏全都看在眼里,却发觉自她醒来后,这性子变得愈发成熟稳重,眉眼沉静,天生白净的脸被泄落的日光照的有些苍白,配上这素雅的衣衫,竟愈发干净沉练。

这,真的是自己女儿吗,李氏微微有些发愣,目光不自主的盯着苏盈盈看了半晌。

苏盈盈觉察到有人在看她,偏过头,正对上李氏的目光,忙唤了一声,“娘。”

“盈盈,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娘,你该知道嫡母对我们视若眼中钉,倘若我们真的搬回去了,后果可想而知。”

“娘都知道,只是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你终归是苏家的子女。”

“娘,相信我,盈盈证明给娘看,盈盈一人可以养活娘和弟弟。”

李氏握住苏盈盈冰冷的手,语重心长道:“盈盈,苦了你了,你自小身子就弱,我又不善言谈,少不了你受她们的气。”

“娘说哪里的话,只要娘和弟弟在身边,盈盈就觉得幸福。”

李氏将苏盈盈揽入怀中,苏盈盈想起了前世自己的父母就像李氏这般护她爱她,暗暗下了决心,今世,她一定要让李氏和弟弟过上富足的生活。

夜里,苏盈盈辗转反侧并未入睡,她起身将枕边的那个小匣子打开,里面是取之不尽的调味材料,她心中十分欢喜,眼下便从卖些吃食着手,她有奇匣子在手,且尝遍美食,脑子里又有许多奇思妙想,想来挣些银钱维持日常开支也是绰绰有余。

但是毕竟这是山水县附下的一个小小山村,周围都是贫民,倘若开始就定位高大上的吃食,怎么会吸引人来,由此以来,接地气更为重要。

她翻身下了床,去厨房看了,从苏宅带回来的猪肉倒是不少,足足有十斤,再就是青菜白菜一类的常见菜,其余的没什么稀奇,苏盈盈随后又回到自己的床上,开始着手打算明日购置材料一事。

翌日清晨,李氏便早起替苏盈盈和苏简准备饭食,还未走到厨房,便闻到丝丝肉的香气,却见苏盈盈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小笼包子,李氏面露惊色看向苏盈盈,“盈盈,你怎么起这么早,你这拿的可是包子?”

“正是呢,娘,你且来尝尝我这包子有何不同。”

李氏刚被苏盈盈笑着拉至桌前坐好,随后便见着苏简欢悦的从屋外蹦跳而来,“姐,野菜我都挖来了。”

“野菜,要这野菜有何用?”

李氏不解,见着苏简身后的木篓中装满了野菜,不由问道。

“正好,阿简,去把手洗净,尝尝姐姐包的荠菜包子。”

“好嘞姐。”

苏简应了一声,随后转向李氏,“娘,姐姐可厉害了,这野菜都可以做成包子,你且尝尝好不好吃。”

苏盈盈本想寻个铁匠给她造一顶烧烤用的炉子卖肉串,想来这炉子一旦造出势必会引来一阵骚动,太过锋芒毕露反而不好,昨夜,她从原主的记忆中竟然搜不到“荠菜”这个名词,今日便早早叫醒苏简,去山上查看,发觉荠菜竟无人采摘,想来这山水县的知识普及真的落后。

这么大的便宜她如何能不占!

况且这荠菜全草都可以入药,且生长力旺盛,做包子用不完的荠菜她可以卖到医馆换钱,简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李氏并不知苏盈盈的想法,想着这野菜做的包子如何能好吃,虽然满腹狐疑,却还是拿了一个包子送入口中,包子刚一入口,李氏便呆住了,馅心鲜美无比,汤汁也极其入味,只觉得唇齿留香,回味无穷,再瞧刚坐好的苏简,一口一个吃的极为香,显然是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包子。

“盈盈,这包子你是如何做的?”

李氏对于苏盈盈近几天的变化虽然怀疑,但是她觉得或许是菩萨真的显灵点化了她的女儿,且她平日里做饭,苏盈盈耳濡目染,自然也能学到些什么,想到这,李氏看苏盈盈的目光便柔和了些。

“娘,我们平日里都忽略这个野菜了,这种样子的叫做荠菜,和着肉剁成馅包成包子非常鲜美,而且还有调理身体的功效呢。”

“真的?”

李氏曾还是闺房姑娘时并未接触过这些野菜,因而并不知道这些野菜的做法,倒是原主苏盈盈幼时喜欢读些杂书,多多少少识些字,也识些基本的常识。

奈何这原主生性软弱,平日里没少受苏沐秋挑拨做些傻事,想到这,苏盈盈不由得捏起了拳头,却佯装镇静道:“娘,不瞒你说,我准备今日卖这些包子,我蒸了三笼包子,不多,但想去试试。”

李氏微微皱眉,想起周围街坊四邻并未有人卖包子,便勉强同意苏盈盈试上一试。

这几笼包子的厨笼还是苏盈盈起了个大早,去找老程叔打听的,好在老程是个手艺人,很快便按她的要求弄好了厨笼,作为报酬,她按一个厨笼三十文钱付给了老程叔,尽管他再三推脱,苏盈盈还是把这些银钱交给了他,在她的世界里,从不拖欠任何人人情是她的原则。

一切准备妥当,几人吃完了包子,便趁着包子的热气,推着厨笼便来到了街上,寻了一极佳的位置便准备开卖。

如今正是人来人往的好时候,山水县的这个小乡村,做吃食生意的并不多,位置宽敞,完全不用担心会发生矛盾。

包子的香气很快便吸引了许多人,其中一个妇人最先开口问道:“这包子什么馅的,多少钱一个。”

“目前只有荠菜肉馅的,三文钱一个,你要不先尝一个,不好吃不要钱。”

妇人从没有听过荠菜这个词,一时有些好奇,接过包子小心翼翼得掰成两半,就着汤汁送入口中,直感觉人间美味便是如此,忙道:“给我来六个。”

“好嘞。”

娇商-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苏盈盈, 即墨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