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陆先生对梁小姐疼惜有加、宠爱无边

 婚后,陆先生对梁小姐疼惜有加、宠爱无边

第1章 今晚,我要你变成我的

我爱你,如海啸翻滚,像风卷狂沙。我想我是疯了,才会如此爱你。如果,早知道我会这样爱你,我一定会将我这些年来所有的喜欢和爱都存起来,全心全意,只等你来!

——陆仲勋

盛唐27层。

梁清浅一手拿着房卡,一手虚扶着墙,踉踉跄跄自电梯走出来。

她原本白皙的小脸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此时正浮着两抹红晕,却让她看起来显得单纯可爱。

“这个?”梁清浅终于走到房门前,看着门上烫金的数字,一时间不敢确定。

堂姐说房号是2703的。

2708?2703?那这门上的到底是8还是3?

酒喝得太多了,头有些疼,清明的眼眸也有些迷离。她偏着头看了好一阵都没分辨出来。

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房卡,可是上面的字为什么越重越多?

算了,不管了。

她摇了摇头,靠着房门,拿出房卡胡乱摁在感应器上面。

“嘀——”

房门并没有打卡。

她又试了几下,都是一样的结果。她烦躁地拍了几下门,这才重重地叹了口气,“错了呢。”

她本打算重新去找房间,哪知刚一转身,刚刚拿卡刷了几下都没有刷开的房门却在这时被打开。

紧接着,她的手腕一紧,便被人连拖带抱拉进了房间。

房间没有开灯,虽然她醉得厉害,可还是能感觉到对方是一个男人。刚一进门,她甚至还来不及发出声音,便被男人抵到墙壁上大而有力的双手狠狠抓握住她的肩头。

“你不是走了吗?”男人恶狠狠地问着。

梁清浅被撞得脑袋更晕了,混沌的脑袋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是试着出声,“飞同?”

堂姐说了,会给她一个惊喜。会是飞同回来了吗?

虽然他们自小有婚约,可是现在就要和他在一起,会不会太快了?她是想等他们结婚后才……

“我给过你机会……”男人离她很近,她能清晰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味。那么浓的酒味,让也喝过酒的她都忍不住皱眉。

“你既然选择回来,我就再也不会放手……”

说着,他捧住她的小脸,俯下头,重重地吻住了她。

没有任何技巧,力道也大得吓人,滚烫的舌头狂扫过她嘴里的每一寸,像是要把她吞进肚里一般。

“唔……”她觉得快不能呼吸了,面对这样的他,她有些慌。使劲摇着头,小手握成拳砸在他的身上。

他似乎也不觉得痛,停下动作,唇却还贴在她的唇上,冷笑道:“不愿意?”

“……”她不知道为什么飞同今天会这么奇怪,平时的他都是温和的。可是现在面对他的冷嘲,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感觉到她的沉默,迷离的眸子一寒,弯身将她打横抱起,往床的方向走去。

将手里的女人重重一抛,他以极快的速度附上她的身子,将挣扎的双手一手握住举过头顶。

“不要……”屋里的光线太暗了,她看不清他的面容。可她觉得他今天晚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往常的飞同都是温柔耐心的,不像今天这样,蛮横又带了些急切的粗鲁。

“我给了你那么多机会的……这一次,不要再离开,嗯?”

明明他的动作近乎粗鲁,可他说话时,语气温柔,又带着几丝苛求。他浅吻着她的唇瓣和耳垂,微微喘着粗气。

不知是不是他像个讨要糖果的孩童的语气让她心里一软,她听了,呢喃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啊……”

从知道她以后会嫁给他的那天起,她的心里,就再没住进过别人。

他似极其高兴,复又吻上她的唇,“你好甜……”

“今晚……我要你变成我的……”

第2章 这都是什么事啊

夜风将白色的窗帘轻轻吹起,送来阵阵凉爽。

昏暗的房间里,地上是被扔得七零八落的衣服。

梁清浅只觉得自己好难受,头昏昏沉沉的,感觉到他一直在吻她。

直到她再也承受不住,他才搂着她沉沉睡去。

***

梁清浅醒来的时候,她正依偎在男人的胸膛,脑袋枕在他有力的手臂上。她能感觉到此时两人都没有穿任何衣物。

她心中一惊,有些慌乱地回想了一下昨晚的经过, 原来,昨天晚上的事,都是真的,不是她在做梦,她是真的成为了飞同的人,和他厮混了一夜。

她皱起绣眉,飞同虽然提过要和她在一起,可在她义正言辞说要等到新婚夜才可以之后,他再没提过这样的要求。

可是昨晚,他却……

昨晚她被累得昏睡过去,哪里还可能洗漱,现在只觉得身下粘腻,她想先去洗漱一下。

“嘶——”刚一动,她便忍不住轻逸出声。

全身又酸又痛,连抬手的动作都觉得奢侈。尤其是身下,像是被人生生硬撕开一般,火辣辣的难受。

男人因为这一声低吟,也从浅眠中醒来,搂着她的脑袋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记早安吻。

“醒了?”低沉的男音,带着晨起时特有的黯哑,说不出的性感好听,“还疼吗?”

那满满的柔情和心疼,让原本还在纠结在结婚之前就和他有了肌肤之亲的梁清浅心里一软。

“飞同,你不是答应过我要等到结婚再……”说着,她抬起头,“啊——你是谁?”

梁清浅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一把推开他,再顾不得浑身疼痛,坐了起来,将被子紧紧裹在身上,因为太过震惊,疲惫不堪的身子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陆仲勋昨天喝了太多酒,加上昨天晚上一夜劳累,此时被梁清浅这样一吼一闹,原本还有些迷离的双眸瞬间清明起来。

看着惊慌地裹住身子的陌生女人,他眯起眸,这是什么情况?

仔细回想了昨天晚上的经过,他因为被放了鸽子而买醉,醉梦中似乎听见敲门声,然后……他看见放他鸽子的女人回来了……

再然后……

陆仲勋有些无语地吸了口气,他被放了鸽子不说,竟然还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你怎么会进来这里?”他皱起眉头,也跟着坐起了身来。

梁清浅看他的动作,身子又是一颤。这次,她什么都没说,用被子裹紧自己跳下床。

脚尖一触地,酸软的双腿让她险些站不稳。她咬了咬牙,强迫自己不跌倒在地,胡乱抓起地上属于自己的衣服,冲进了洗手间,并将门反锁上了。

陆仲勋看着充满慌乱的小女人跑往洗手间的身影,不禁皱起了眉头。

她将被子裹走了,他现在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

翻身下床,不经意看见雪白床单上的几小团梅红,他不禁有些头疼的扶了扶额。

他这是……将一个清白的女孩儿给睡了?

第3章 我也不想生下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

洗手间里,梁清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险些认不出来。

她的脖子和身上到处布满了情爱之后的痕迹,青青紫紫,昭示着昨天一夜的疯狂。

如果是跟赵飞同,这都还好,他们迟早是要结婚的,可是,那是跟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男人啊!

想起赵飞同,她终于忍不住,流下了难过又悔恨的泪水。

虽然如今的世界,未婚同居的很多,可是她接受不了,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不清不楚的给了一个陌生人。

飞同那边,她该如何面对?

她一定要问一问,外面的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房间!

***

等梁清浅走出洗手间,看见那个男人已经穿戴好了衣服。

一身黑色的高级手工定制西服,此时正坐在房间的单人沙发上,双腿交叠在一起,两手自然的搭在扶手上,整个人看上去极为矜贵。他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侧脸看起来很完美。

他听到动静,转过头,不动声色地扫视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什么名字?”

原本是她想要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没想到他先开了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从烟盒里掏了一支烟出来,低头点燃了,重重地吸了一口,“说吧,谁让你来的?”

打死他也不相信,不就是醉个酒吗?房间里怎么会多了个不认识的女人?

“什么?”

“是光启的人为了那个项目派你来的,还是她觉得她昨天就那样走了过意不去花钱买了你送给我的?”

过了好一阵,梁清浅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脸色一下子更难看了。

“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梁清浅握着拳,愤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我问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你随便进入我的房间,我可以告你!”

她的房间?

陆仲勋听了,眉头一皱,抬头扫视了一番房间的摆设,不由得冷笑一声,“你的房间?这话是不是该我问你?”

被他这样一问,梁清浅也有些楞了,“这不是2703?”

他轻轻摇头。

“那这里是?”

“2708!”这个房间,其实是一个总统套房,是他27岁那年,郑北翊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而那个“8”,只是因为他是八月的生日。也就是说,这个房间,是他在盛唐的专有房间,常年只为他一个人开放。

梁清浅听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四处看了看,在门口发现了和她的包落在一处的一张房卡,她急急走过去,捡起来一看,本来还有的一丝希冀也没有了。

房卡上面,2703四个烫金数字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帘。

陆仲勋看着拿着房卡摇摇欲坠的小女人,这下是完全否定了她是被别人送给他的想法。可这却也让他更加头疼。

若是光启或者是她送来的,他还可以选择不予理睬。他瞄了一眼床单,想了想,掏出支票簿和笔出来,刷刷在上面写着什么。

虽然是醉酒与她发生了关系,可他拿了她的第一次也是事实。

“撕拉——”

他站起身来,走过去,将已经签好名字的支票递给她,“昨天晚上……抱歉,这个你拿着。”

梁清浅看着眼前多出来的支票,愣愣地接过来,在数字那里,一连串的几个零看得她眼花。

“陆仲勋?”看着支票,她念出他的名字。

他点点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失身于他就够让她难过了,他拿支票,从另一方面来说,不是侮辱她是在卖自己的身体吗?

他皱眉,“算是给你买事后药的补偿。”

她是第一次,看起来也还年轻,若到时候怀了孩子……

他话里的意思,她自然是明白的。

“补偿?”她笑了笑,嘲讽意味甚浓。

她失去的东西,真的是钱能够买来的吗?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吗?我能想到的,除了钱,实在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给你。毕竟,我并不能因为和你……就跟你结婚?这也不现实对吗?”

她脸色白了白,当着他的面,几下将支票撕碎,“陆先生,两百万买一颗事后药,会不会太多了点?你放心,买药的钱我还拿的出来,就不让你破费了。毕竟,我也并不想生下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

第4章 现在你该放心了吧

被撕成碎片的支票纷纷扬扬,在空中以轻盈的身姿旋转着落向地面。

陆仲勋看着女人倔强的脸,压下心中的不悦,“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梁清浅冷笑道:“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可我有。是我错进了房间,错被你上了,都是我的错,所以,收好你的钱,我不稀罕。”

她转身要走,她真的是一点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这里的一切,无一不是在告诉她昨天夜里的荒唐和错误。

“等等!”看着她的背影,陆仲勋淡淡出声,“我说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解释,“既然你不接受我的钱,那么,我送你回去。”

梁清浅勾起嘴角,“不用了,谢谢。”她是恨不得永远不要再见他!

他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嗤笑出声,“你确定你要以现在这副模样走出去?”

闻言,她终是停住了动作。

是啊,现在已经五月了,她现在虽然穿上了衣服,可是脖子的吻痕要怎么办?真要走出去成为所有人的另类风景吗?

***

坐在陆仲勋的车上,梁清浅一直望着车外。

车里一直沉默。

直到车子经过一个转角,她出声,“能在这里停一下吗?”

陆仲勋点了点头,将车停在了路边。

“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一下?”她指着街口的药店,说完了又打开包,从里面掏出钱递给他,看他正以询问的眼神望着她,她的脸一下子红了,“那个……事后药……”

陆仲勋看了看红着脸的小女人,又看了看她手里的钱,想着她刚刚撕碎支票的倔强模样,并没有接过她递来的钱,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走进药店,颀长的身材加上俊美无双的面容让原本还在八卦着明星绯闻的店员瞬间停下了话,齐齐有些花痴地看着他。

陆仲勋有些受不了店员的这种眼神,却也不得不耐着性子问道:“请问,有那种……事后药吗?”他还是第一次来买这种东西,多少有些尴尬。

“啊?”其中一个店员愣愣地问道,还沉醉在眼前的美色当中。

“事后药,有吗?”他皱起眉头稍微提高了音量,已有了淡淡不悦。

“啊!有的有的!”那个店员快步奔出来,“你要哪一种?有国产的和进口的。”

“进口的吧。” 陆仲勋想了想,又补充道,“要那种副作用最小的。”

等付了钱,还没走出药店,那几个店员就又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啊啊啊——怎么会这么帅,简直比我的男神还要帅啊有木有?”

“是啊是啊,真想不到我竟然会看到比栋旭欧巴还要帅的活物了。”

“哎,事实说明,越是帅的人越是渣,越是靠不住啊,你看看,做的时候不戴套,自己是爽了,现在却要女朋友吃事后药,真是好LOW啊!”

陆仲勋的步子顿了顿,眉心紧皱,薄唇抿成一条线。

走出药店,他看着手中的小药盒,又折身走进了旁边的超市,去拿了一瓶水。

“谢谢。”

梁清浅接过药和水,直接打开,将那颗小小的药片拿出来,放进嘴里,就着水,吞进了肚里。

药片微微有些苦,她却觉得那根本就比不了心上的苦。

“陆先生,你亲自看我吃了药,该是放心了吧?”

陆仲勋看了看她,心里莫名有些烦躁。嘴唇动了动,终是没有说话,默默地重新发动汽车,开往她之前说的地址。

第5章 你还知道回来

“到了。”

这是一个有些陈旧了的别墅区,但是绿化挺好。

“谢谢。”梁清浅回过神来,道了谢还不等他开口就已经推开门走了下去。

陆仲勋看着失魂落魄的梁清浅的背影,蹙了蹙眉头,点了支烟,这才发动车子。

梁清浅一进客厅,没想到大伯梁士涛和大伯母董秋都在,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着什么。大伯母似乎特别兴奋,拿着手里的东西高兴得合不拢嘴。

她本想不声不响就上楼去,哪知道刚上了两阶台阶,堂姐梁莞晴就从楼上下来。

“清浅,你跑到哪里去了?”语气不悦。

梁清浅的脚步一顿,绣眉一蹙。她跑到哪里去,堂姐不是知道吗?虽然她是进错了房间,可是房卡还是她给自己的呢!

难道……堂姐后来去房间找过她了?

梁士涛和董秋听闻也转过头来,大伯母董秋冷冷一笑,“你还知道回来,知不知道你给我们家惹了多大的麻烦?”

“我……”

梁清浅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边的梁莞晴便已经惊讶地开了口,“啊呀,清浅,你身上的这些都是些什么呀?”

董秋打量了两眼梁清浅,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化了浓妆的脸上嫌恶意味甚重,“哼,李行长等了你一夜,你却和别的野男人鬼混,真是个小贱蹄子!”

“你什么意思?”梁清浅咬牙,她不明白平时还对她好言好语的大伯母怎么一夜之间变了脸,还有她口中的李行长都是些什么啊?

董秋走过来,扯着她往梁士涛的方向走,“老梁啊,亏你还于心不忍。现在,你倒是好好看看你这个好侄女,她宁愿和野男人鬼混也要搞砸你和李行长的事。”

董秋这些年来虽然好吃好喝,可是手劲却大得很。梁清浅被她这么连拖带拽的,根本就挣脱不开,几下就被董秋揪到了梁士涛的面前。

梁士涛看着梁清浅,也是重重的不悦,“清浅,你真是不像话!”

梁莞晴扶着扶手一步步走下来,脸上是浓浓的得意,“爸爸,虽然她昨天没有去陪李行长,但是飞同答应我们会另约别的银行。”

“堂姐……”梁清浅摇了摇头,她只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怎么去了盛唐住了一晚,一回来就什么都变了样?

飞同?这又是什么意思?

梁莞晴笑了笑,看着梁清浅的脖子,嘲讽地笑了笑,“清浅,你这战况可真是够激烈的啊!飞同还说你跟他约定了什么新婚之约,呵……”她笑了笑,然后朝着楼上说道,“飞同,清浅可是把你这脸打得够响啊!”

梁清浅一个激灵,忍不住看向楼梯,果然在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赵飞同。她看着他一步一步稳稳地下楼来,直到走到她的面前。

“飞同……”梁清浅摇着头,还有是懵,“你不是……在法国吗?”他又怎么会出现在她家?

赵飞同看着她,看着她身上颜色各异的痕迹,眼眸眯了眯,却什么也没说。

“什么在法国,飞同根本就没有出国!一直跟我们莞晴在一起呢!”董秋冷笑道。

而这时,梁莞晴伸出手,自然地挽上了赵飞同的手臂,而他并没有推开。

那动作熟练得,就好像他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

“你们……”梁清浅不可置信地看向赵飞同,“飞同,为什么?”

第6章 别给脸不要脸

“因为你无趣。”赵飞同看着她,面无表情。

“呵……”梁清浅终于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

他和她是自小就有的婚约,这些年来,他对她温言软语极尽呵护,让她真的以为他就是她的依靠她的良人。

一个月前,他说因为公事要出国,在机场,她去送他,他还说让她等他回来……

而现在,她等来的却是他和自己的堂姐在一起,回答她的就只是一句无趣?

无趣?

“就因为我没有答应和你睡?”她心里止不住的难过,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一丝他在撒谎的痕迹。

可是,没有!

“清浅,你我多年情谊,趁没有撕破脸之前,离开这里。”

梁清浅就像是听了个笑话,“你让我离开这里?这是梁宅!是我的!是我父母留给我的!”

“你的?”董秋就像是个得志的小人,从一旁的茶几上抓起一份文件递到她的面前,“好好看清楚,这房子还是不是你梁清浅的!”

梁清浅看着董秋手里的纸张,房产转让书几个大字让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过了好一阵,她才稳定心神,“你以为,随便找个跟我像的笔迹就能瞒过去?”

“谁说是假的?”梁莞晴甩了甩头发,“这不就是你昨天晚上签的吗?那么多人看着的呢,难道堂妹你还想抵赖?哼!抵得掉吗?”

凌乱的记忆中,梁莞晴好像是有拿过什么东西让她签字,梁莞晴当时说的是什么?说那是KTV经理送的酒,需要她签字。

呵……趁她喝醉的时候……

“不是的……不是的……”梁清浅用力摇着头,她怎么也想不到,大伯父一家会这样对她。

“还有,公司的股份,现在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董秋拿出另一份文件,得意地扬了扬,“昨天晚上,你可也是签了字的。”

“什么?”梁清浅如遭雷击,不可思议地看着董秋,没有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你已经将股权转让给我们了。换句话说,梁氏也跟你没有关系了,赶紧给我滚!”

她看着屋里的几个人,好像这才明白了过来,“你们设计我?把我灌醉酒签了转让合同不够,还让我最后再做你们赚钱谈生意的物品?”

董秋哼了哼,“你还不傻!”

梁清浅终于不堪打击,跌坐在了地上。

不行!这栋别墅,还有梁氏,是爸爸妈妈留给她的,她不能让给别人!

梁清浅扑身上前,想去抢那份合同,她要将合同撕了!

董秋早就有所防备,将合同往身后一藏,另一只手重重将梁清浅推了出去。

梁清浅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额头撞在了茶几的角上,她只觉得一疼,愣愣地伸手去摸,鲜红的血触目惊心。

董秋看着她,脸色变了变,那几丝慌乱却又很快被她收了起来,“你别在那给我装死!”

她咬牙撑着茶几站起来,还想再去抢。此刻,她的心里唯一的念头便是要将合同抢回来。

梁莞晴一步上前,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梁清浅,你别给脸不要脸!”

这一巴掌,她早就想给她了。

这些年来,虽然爸爸接替梁清浅的父亲掌管着梁氏,可梁清浅却一直有着梁氏的股份,而梁士涛却只有百分之五。

他们一家以照顾梁清浅的名义搬进梁宅,这些年来处处忍让,为的就是今天。

现在,在和赵飞同的合作下,成功地在梁清浅的继承书上做了手脚,他们再也不用看她的脸色了。

梁士涛这时才说道:“莞晴,她毕竟是你堂妹。”

“爸爸,现在梁宅被我们拿到手,梁氏也已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个堂妹,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梁清浅红着一双眼,“这些都是我的!你们还给我!”

梁莞晴轻飘飘的地回答,嘲笑道:“你做梦!”

“你们……”梁清浅看着屋里的几个人,用力地握着拳头,指甲深深地掐在手心也感觉不到痛,“你们等着,我一定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董秋耐心用尽,朝一旁的保姆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给我赶出去!”

第7章 他不是走了吗

望着被关得死死的铁门,梁清浅心里一片麻木。

这个家是父母留给她的,现在她却变成了毫不相干的外人。

为什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失去了一直对她关怀备至她以为的家人,失去了家,失去了爸爸妈妈努力打拼得来的公司,也失去了她以为会是她爱情的最后归宿的男朋友……

而现在,陪着她的,只有身旁的一个拖箱。

你看,他们早已经将属于她的东西都打包好了。

她说要将梁宅和梁氏拿回来,现在的她,还有什么筹码去拿回来呢?

“哈哈……”她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

如今的自己,这样的自己,不该值得笑吗?

***

陆仲勋正等红绿灯的空隙,转头的瞬间,不经意看见副驾驶车座的缝隙里夹了个什么东西。

他拿出来一看,一张A大的借书证。看样子,应该是她刚刚在掏钱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的。

姓名的那一栏,写着梁清浅三个字。

看着照片上对着镜头笑得一脸温和无害的女孩子,陆仲勋挑了挑眉。

这借书证,他要还回去吗?

只思索了两秒,他便果断地打灯转到方向盘,掉头……

等陆仲勋到梁宅门前,稳稳停了车,他都还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回来,只为还一张借书证。

他有些烦躁地去拿烟,正要点燃,余光不经意瞥到梁宅大门口蹲着的身影。他本没怎么在意,却又在下一秒觉得那身影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忽又抬起头望去。

真的是她!

“啪——”的一声关了打火机,他拉开门便下了车,直往那道身影走去。

越是近,他看得越是清明,她似乎是在哭,整个身子都在抖动。

等他走到她的身后,她才发现,她哪是在哭,分明是在笑才对。

他蹙起眉头,扫了一眼她身边行李箱,她这是……

“梁小姐?”

本还在笑的梁清浅,闻言一顿,慢慢地抬起头来,等她看清身后的人时,便彻底愣住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走了吗?

陆仲勋看着望着自己的小脸,眉头便不自觉地皱了起来。她的额头还在流血,右边的脸颊似乎被人打过,此时高高的肿起,上面还有几个手指印。

“你还好吗?”虽然他从她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她并不好。

梁清浅站起身来,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重重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他。

陆仲勋并不喜欢陌生的女人与他有过分的解除,正想伸手推开她,怀里的人却轻轻出声——

“对不起,我只是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

对不起,我只是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陆仲勋的心脏被狠狠地一震。

这样的话,得是有多无奈多无助才能说出来,何况对象还是一个印象不太好的陌生人?

抬起的手慢慢放了下去。

就当是她没有要支票的补偿吧。

梁清浅真的太需要一个人的怀抱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当他问她,你还好吗的时候,她便管不了对他是谁,只要他可以让她依靠,就靠一会儿,她都会好受一些。那样,她才不会觉得自己一下子一无所有。

靠进他的怀里,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陆仲勋有些头疼,可看她哭得这么伤心,也只有忍耐着。

过了好一阵,陆仲勋觉得自己怀里的人不再那么颤抖了,才抬手要将她推开。

她还紧紧地拽着他的衣服,鼻音浓重地说道:“再一会儿好吗?”

他的手顿了顿,还是将她拉开了,“你额头上的伤需要处理一下。我带你去医院,嗯?”

第8章 如你所愿

梁清浅到底还是跟陆仲勋去了医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要跟他走。也许,这样的时刻,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吧。

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阿姨,她看了看梁清浅的额头和红肿的眼眶,又看了看眼前的陆仲勋,问向梁清浅,“被家暴了?”

梁清浅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陆仲勋闻言,脸色青了青,“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

医生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哟,打了你爱人,现在是还想吼我呐?”

“不是的医生,你误会了。”

“你……”陆仲勋本还想说点什么,电话却在这时候响起来,他拿出来一看,当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眼中的神色变了变,然后对梁清浅说了句“我接个电话”便走了出去。

“是不是他在外面有女人啊,你看他接电话还不肯当着你的面接。”医生一面说,一面摇着头。

梁清浅本不想多说,可眼前的这个阿姨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你真的误会了,他和我只是……只是陌生人,他是好心才送我来,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在说道“陌生人”三个字时,顿了顿。他们应该算是陌生人吧?毕竟她只知道他的名字。可是他们又好像算不得陌生人,毕竟他和她有了那样的关系……

医生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打着哈哈掩饰自己的尴尬,“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然后,便不再说话,专心处理她额头上的伤口了。

***

陆仲勋站在楼道口,点了支烟,看着手里的电话,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接。

直到电话不再响,等了好久也没再响起,他才呼了口气,却又觉得心里有些失落。

她总是这样的,对他永远都少了一分耐心。

手里的烟抽完,他转身,电话却又响了起来。

还是那个名字,还是那个号码。

这一次,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昨天放了他的鸽子,今天是要跟他示好吗?

心中一喜,他滑开了通话键——

“喂——”

“仲勋,忙吗?会不会打扰到你?”温柔的女声在电话那端响起。

“不忙。”

“昨天……对不起……”

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陆仲勋因为她昨天的失约的怒气也淡了。“那你想想,回来怎么补偿我,请我去新开的那家法国菜?”他心情好,又掏出一支烟来。

“仲勋,这个可能要很久之后才行……我和他在一起了……”

陆仲勋点烟的动作顿住,心里一沉,烦躁的将叼在嘴里的烟拿下来捏成了一团。

在一起?

“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的人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当中,“仲勋,这么多年,我终于……我今天和他去了酒店……”

陆仲勋想笑,扯了扯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重新取了一支烟出来,打火机似乎也不好使了,打了几下才打着了火。

重重地吸了口烟,刚刚的好心情不见,凉凉地开口:“所以呢?”

“对不起,和你的约定我没有做到。他,才是我的幸福……”

呵!他听得真想把手里的手机摔下楼去。

“他才是你的幸福?”他几乎怒吼出声,“那我呢?你昨天不是已经答应我的求婚?爸妈那边我也说了,他们已经在选择合适的日子。你今天打电话来就是给我说这些?”

“仲勋,对不起…你……早点找个合适的女孩子结婚吧……仲勋,你还在听吗?”

“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几口将烟抽完,他轻笑了一声,终是开口回答道:“好!如你所愿!”

同时,他重重地挂断了电话,想了想,想起那些曾经,他到底是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一阵过后,他慢慢收了笑,愤怒地将手机狠狠摔向了地面。

“啪——”的一声,手机碎了,就像是他的心。

 婚后,陆先生对梁小姐疼惜有加、宠爱无边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8367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