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傅少误终身-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苏子瑜, 傅景琛

一遇傅少误终身-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苏子瑜, 傅景琛

第1章 尖叫着救命

雪白的大床咯吱咯吱的摇晃着,女人的声音柔肠百转,一声声“俊飞”叫的人骨头都酥了。

苏子瑜站在门外,白皙瘦弱的拳头捏的紧紧的,指尖嵌进肉里都不自知,透过门缝,她看到屋里的两个人纠缠缠绕,惹火的画面却让她的心凉成了一片。

苏子瑜阖了阖眸子,明艳艳的脸上忽的勾起一丝似是绝望的冷笑,指尖微凉,倏地一下推开了眼前的实木门。

屋里交缠在一起的两具身躯一怔,随即停下动作,齐齐望向门口。

贺俊飞倒吸一口冷气,直接从江晴晴身上掉了下来。

他俊美柔和的五官染起错愕,张大嘴巴,看着苏子瑜苍白愤怒的脸,他嗫嚅了两下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空气像是凝滞住了一样。

半晌,贺俊飞低了低头,声音低低,磕磕巴巴的问道:“小……子瑜,你……你怎么来了?”

苏子瑜冷笑一声,她不该来吗?

“打扰两位真是不好意思!”

苏子瑜桃花一样艳丽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眼前两个浑身赤*裸,用被子堪堪遮住身体的人,冷厉的声音下是彻骨的绝望。

一个是她即将举行婚礼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好闺蜜。

这两个人在她新婚前夕,在她的新房里翻云覆雨,真是对她好的不得了。

苏子瑜弯身,冰凉苍白的手指从地上勾起自己的手袋,转身走了出去,却在门口顿住脚步,蓦然回头。

清冷的声音似乎毫无情绪的波动,声线深处透着森冷悲凉:“俊飞,我们解除婚约,我成全你们。”

说完,苏子瑜不卑不亢的转身出门,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飞一样的跑了出去,仓皇而去,仿佛做错事情的是她一样。

“子瑜!”贺俊飞看着苏子瑜的背影,大叫一声,在听到门“砰”的一声被摔起来的声音的时候,心中更是急的不行,刚要起身去追,却被江晴晴死死的抱住。

江晴晴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柔情,香肩裸露,眼带春意,抱着贺俊飞的腰,娇嗲的声音春情万千,风情万种:“俊飞,不要走!俊飞,我爱你!!”

“你放开我!!!”贺俊飞声音里透着急切,也透着不耐烦,甚至带着几分烦躁。

“我爱的是子瑜,你说过你什么都不要的,也不会伤害子瑜的,你放开我,我要去找子瑜!我们……我们就这样分开吧!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贺俊飞一把扯开江晴晴的手,急急的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迅速的穿好,就连衬衫扣子扣差了位置也不在意,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在他背后,江晴晴恶毒的眼神透着狠厉,倾斜的嘴角扬着一抹阴狠的笑,那是一种阴谋得逞的奸笑。

苏子瑜一路跑的飞快,贺俊飞没有追上。

她却不知,在她一出来的时候,就被三五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盯上了。

那群人一直叼着烟头,跟在她背后,直到她跑进一个拐角,才包抄跟了上来,带头的混混冲了上来,三五个人围着苏子瑜,目光透着恶意。

那带头的摸着下巴,一双眼睛上下的乱瞟,满是痘坑的脸上一笑都是印子,声音更是恶心的不得了:“小美女,一个人走的这么急?这是要去哪啊?是不是寂寞了,着急解决,哥哥可以帮你啊!!”

他说完,身旁围着苏子瑜的几个小混混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苏子瑜被他们围在中间,动弹不得,无论向左向右,前进还是后退,都被这帮人死死的围住!

“你们干什么,走开!”苏子瑜尖声惊叫着,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慌张和无助。

被三五个人高马大的混混围着,饶是苏子瑜身量再高挑也还是害怕的。

“走哪去啊!还是你跟哥哥走吧!”那带头的混混色眯眯的看着苏子瑜的裙子,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向上一冲,撕拉一声,苏子瑜闪躲不及,肩膀上的白裙带被扯断了。

苏子瑜惊呼一声,明艳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惊慌,她低头蜷缩着护着胸前,半弓着身子蹲在地上。

她蹲在地上,窈窕蜷缩的身姿似是一只小白鹿,而身旁的混混,有如一群豺狼一旁,绿着眼睛盯着她,将她死死地团团围住。

她无助彷徨,瑟瑟发抖,尖叫着救命!!

她越叫,混混们越兴奋,哈哈哈的笑声肆意的在空气里弥漫开来,猖狂的笑声徘徊在苏子瑜耳边,成了最恐怖的声音。

“不要!不要!救命!!”苏子瑜蜷缩在地上,一双双手伸向她的时候,她几乎已经崩溃了。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大灯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又瞬间响起马达轰鸣的声音,一辆黑色的劳斯劳斯以飞速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混混们尖叫一声,四散的往旁边跑,苏子瑜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睛睁的浑圆,惊吓恐惧让她忘了躲避。

就在她脑海中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即将被车撞死的时候,车子在她面前戛然而止,完美的漂移开来,朝着混混们碾压过去,混混们四散躲避。

尖锐的刹车声再度在空气里响起。

车门倏地被打开,漆黑笔挺,熨烫的一丝不苟的西装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腿,漆黑锃亮的皮鞋落在地上,嗒嗒的声音掷地有声。

傅景琛站在车旁,骨骼分明的大掌随手将劳斯莱斯的车门甩上,挺拔英俊的脸上满是愠怒。

漆黑寒厉的眸扫过一群混混的身影,薄唇勾着肆意的弧度,寒寂的杀意在他的脸上缓缓蔓延开来,他低沉的嗓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撒旦,朝着眼前的混混低吼一声:“滚!”

混混们踌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刚要转身跑,却仔细看了看,见只有他一个人,随即胆子又大了起来。

带头的混混隔着老远朝着傅景琛比划了两下,磕磕巴巴的示威道:“少……少管闲事!!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第2章 冷漠的男神

傅景琛冷笑一声,眼角眉梢尽写着鄙夷嘲讽,指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的解开西装扣子,西装外套脱下来后随手一扔,然后慢条斯理的解开白色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袖口的扣子,动作优雅闲适,矜贵潇洒。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至极。

他微微挑着眉,勾唇浅笑,脚下发力,旋风一般,犹如一道闪电,赤手空拳冲向了那群混混!

那群混混见傅景琛一个人还敢冲上来。

个个呲牙咧嘴的也来劲了。

气势十足的朝着傅景琛围攻了上去。

只是这群混混哪里是的傅景琛的对手,前面冲着的那个,不等到了傅景琛身前,就被傅景琛飞起的大长腿一脚蹬在胸口,直接飞了出去。

剩下的四个混混拿着铁棍朝着傅景琛围了上来。

傅景琛薄唇勾着冷厉的笑,飞身又是一脚,一个帅气的扫堂腿过后,那些混混全都倒地不起了。

而傅景琛似天神一般转身潇洒离去。

傅景琛漆黑锃亮的皮鞋踏在地上,响起有节奏的脚步声。

他缓缓的朝着苏子瑜走去。

苏子瑜还蹲在地上,她微微低着头,侧眸怔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瑟瑟发抖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白鹿。

白色的裙带被混混扯断,她死死的抓着那肩带,就连肩头被她抠出血都不自知。

傅景琛寒眸略微眯了眯,挑挑眉眼,薄唇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低沉和缓的声音透着清隽干净的气息,磁性的声音萦绕在苏子瑜耳际,“你没事吧?”

那一刻苏子瑜觉得心坎好像被什么狠狠的敲了一下,像是一股清澈的溪水流淌过心口,总之那感觉很奇怪。

眼前的男人明明很陌生,可那种感觉却似已经相识多年。

苏子瑜错愕的抬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陌生的面庞,浸染流露着完美的气息。

他高大颀长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干净的白衬衫下映衬着他的英挺帅气的脸,干净帅气清朗的面庞下,他英俊笔挺的五官微微蹙着,额前漆黑的碎发随着清风微微浮动着。

那漆黑漂亮柔软的碎发下,一双漆黑的眸子也正一瞬不瞬的望着她。

傅景琛薄唇微微抿了一下,漆黑的眸子扫过苏子瑜带着血痕的肩膀,和她苍白的小脸,低沉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语气不容置疑,“先起来吧。”

说完,傅景琛颀长的身子略微弯了弯,他在苏子瑜面前蹲了下来。

绅士贴心的准备扶起她的时候,苏子瑜的眼瞳瞬间睁得大大的,她惊叫一声,伸手打开傅景琛的手。

她吓坏了,看到谁都觉得是坏人。

傅景琛一怔,剑眉微微蹙起,寒眸微凝,薄唇抿了一下,侧头对苏子瑜说道:“与其等那些混混缓过劲来,你不如试着相信我一下?”

他低沉的声音透着暧昧蛊惑的味道,灼热的鼻息喷在苏子瑜的耳后,痒痒的,让苏子瑜更加紧张。

苏子瑜低声惊呼一声,蹲在地上的身子一个趔趄,前后一晃,脚下一歪,四肢着地,趴在了地上。

猫一样的姿势,略微有点撩人。

伤痕累累的模样,又让人莫名心疼,激起了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傅景琛咕噜了一下嗓子,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两下,眸色也深沉了几分,他微微抿了抿唇,声音低沉而和缓,像是安抚,大掌摸了摸苏子瑜的头发,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若是想伤害你,刚才就不用救你了。”

傅景琛有力温和的大掌握上苏子瑜的白皙纤细手腕,将她缓缓搀起。

苏子瑜依旧还是瑟缩着肩膀,害怕极了。

苏子瑜试图摆脱傅景琛的手掌,自己站着,可她却根本站不稳,一个趔趄,撞向了傅景琛的怀里。

傅景琛闷哼一声,剑眉微蹙,薄唇微微勾起,神色上染起一丝复杂。

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徘徊在苏子瑜的耳际,“怎么样?伤得很严重吗?”

苏子瑜有气无力的摇摇头,秀发和美丽的面庞却蹭的傅景琛胸膛一阵痒痒。

明明是很正常不过的接触,却莫名的带着一丝丝勾人的味道,使得傅景琛不自觉咕噜了两下嗓子,声音也低哑一些,“先去把伤处理一下。”

说完傅景琛大手微微一扬,将苏子瑜打横抱起,快步朝着自己的劳斯莱斯走去。

苏子瑜惊呼一声,身体骤然腾空而起,只能勾着傅景琛的脖子,苍白的脸染上一丝绯红,略微暧昧的姿势让苏子瑜有些不好意思。

她侧着头,勾着傅景琛的脖子,脸色红红,声音也低低的:“那个……先生,我可以自己走。”

傅景琛低笑一声,俯首看着怀里的女人,薄唇略微上扬勾了勾嘴角,扯出一抹漂亮的弧度:“你确定你能行。那群混混可还在身后,即使他们用爬的,也可能比你快!”

“……”

苏子瑜无语,这也太小瞧她了,虽然她确实虚弱的厉害。

她暗自叹息一声,勾住眼前男人的脖颈,任由他将自己抱进了副驾驶座。

傅景琛顺手将自己的西服盖在苏子瑜身上

接着修长的腿如旋风一样拉开步子,飞速的上了车。

劳斯劳斯的引擎声响起,漂亮的黑色车体绝尘而去,空留一地的混混在地上闻着车尾气哀嚎不止。

……

傅景琛的别墅里,医生细心的为苏子瑜包扎着伤口,傅景琛说带她去治伤,苏子瑜却没想到眼前的男人把她带到他家来了。

她用余光偷偷的瞄着傅景琛,傅景琛负手而立,修长笔挺的背影下是白色的衬衫,衬的他仿佛是不染尘埃的谪仙一般。

为了给苏子瑜包扎伤口,室内开了大灯。

在灯光的照耀下,傅景琛轮廓分明的五官更显得笔挺立体,潇洒飘逸起来。


第3章 他是傅景琛?!

他薄唇微微抿着,漆黑的眸子扫过苏子瑜的脸,低沉磁性的语气略显轻缓,犹如一道山泉缓缓流淌而过,他语气里的清冷与温润矛盾的冲击着,形成了别样的蛊惑魅力。

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一道魔咒,让人听了能忘记所有,沉醉其中。

苏子瑜怔楞的看着他,直到半晌,才蓦然回神,忙低了低头,有点不好意思,清悦的嗓音透着深深的感谢和歉意:“谢谢你救了我。”

说完,苏子瑜掀开被子,准备起身道谢,奈何她的身体很虚弱,脚刚接触到地面,就感觉脚下一软,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在地。

“小心!”傅景琛眼疾手快,快步上前,一双温和的大掌紧紧的环住了苏子瑜的腰肢。

近在咫尺的距离,苏子瑜甚至可以清楚的看清楚傅景琛脸上的绒毛,傅景琛放大的五官仍旧完美的没有任何缺陷。

他薄唇微微抿着,漆黑的眸注视着苏子瑜的脸,那是一种既关切又疏离的眼神,充满了矛盾和纠结。

可不知为何,透过那深邃的眸,苏子瑜竟读到了一丝熟悉,似是相识多年的故友,可眼前的人明明陌生。

陌生的脸,陌生的声音。

却让她有些迷乱不清醒了。

苏子瑜脸色一红,只感觉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随即撑着身子站起来,转过身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她心中暗暗嘀咕,警告自己:不就是失恋?正常一点啊!

苏子瑜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失恋,所以感情无处宣泄,才会对眼前的男人产生奇怪的错觉,竟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亲切感。

傅景琛漆黑的眸子扫过苏子瑜的背影,薄唇微微勾起一抹讳莫如深淡笑,清朗的嗓音缓缓在苏子瑜背后响起,“你好,我是傅景琛。”

“傅景琛?!”苏子瑜一怔,几乎是尖叫出来的。

“傅景琛?”她又确认了一遍。

傅景琛他微微眯了眯眸子,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薄唇勾起漂亮的弧度:“是!”

商业传奇式的人物傅景琛?!苏子瑜怔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难怪气度谈吐如此不凡。

苏子瑜嘴巴微微张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说出来,只是嗫嚅了两下嘴唇,眼前的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笑面虎,商业奇才傅景琛?!

她怔楞许久,空气里静的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良久,窗外远方传来一声闷雷,划开了空气里寂静。

傅景琛和苏子瑜齐齐望向窗外。

傅景琛薄唇略微勾了勾,黑眸凝视着远处的闪电,“看来,要委屈苏小姐在这里住一晚了。”

“嗯……”苏子瑜木纳的点点头,精致漂亮的脸上满是歉意,又似乎有点害怕。

被傅景琛救了,实属意外,她其实有点怕这个传奇式的人物,他是神话一样的人,传说里各种版本把傅景琛穿的神乎其神。

以至于人人听到他的大名都是各种害怕。

传闻中他笑一笑能蛊惑众生,让人忘记这是个竞争对手,一步步完全被他牵制着走。

说他杀人于无形也不为过,一场场商战皆是不知不觉间消融在他的笑容里,而那个胜利者始终是傅景琛。

传闻中他翻手时云,覆手为雨,浅笑之间樯橹灰飞烟灭,一个又一个竞争对手在他面前轰然倒台。

傅景琛在传闻里,总是手握红酒杯,优雅肆意,淡定从容的笑着。

却一次又一次的完美演示,什么叫做笑到最后的人笑得最美。

他的厉害在于让人时时防备却能在他的攻势下忘记危险,然后死在他手里尚不自知。

这样的人,苏子瑜见到他只有震惊。

震惊过后,就产生了一丝恐惧。

人们敬仰畏惧强者,这很正常。

苏子瑜亲眼见到傅景琛,心中证实了,傅景琛的确和外面说的那样,看到他的笑容,能让人卸下心防,甚至忘记危险。

“早点休息。”傅景琛寒眸扫过苏子瑜的脸,像是看出了她的惊惧,他勾唇浅笑,转身离去,修长笔直的背影有如苍松一般,转瞬消失在苏子瑜的视线里。

“嗯,好。”苏子瑜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傅景琛。

等到那道门“砰”的一声关起来的时候,苏子瑜才反应过来,倏地睁大了眼睛,好像哪里不对?“你……你怎么知道我姓苏?”

苏子瑜的声音到最后有如蚊子一般,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因为门被关起来了,她再说,外面的人也是听不见了。

真奇怪!她没说自己姓苏啊?难道他们真的认识?!不可能啊!苏子瑜心里直犯嘀咕。

她转头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窗外的黑云,看着那黑云伴着紫色的闪电惊雷,转瞬淹没皎月星辉。

其实,苏子瑜是想回家的,但是没有理由让人家冒着雨送她回去,而这里一看就是别墅区,苏子瑜是打不到车的,所以苏子瑜只好留下来。

咕噜一声,晕了近一天的苏子瑜肚子突然叫了一声,宣誓着它的饥饿与不满。

她抿了抿唇,无奈的摸了摸肚子。

“咚咚”两声,门外响起一阵轻缓有节奏的敲门声,苏子瑜轻声说了一句请进,一个女佣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食物,还有崭新的睡衣。

“小姐,您好,我是丽莎,这是您的夜宵,还有睡衣。您的连衣裙坏了,白天的时候我们重新为您换了一条一模一样的,还请不要见怪。”丽莎甜美的嗓音十分好听,礼貌的样子十分的训练有素。

不禁让苏子瑜感叹,连傅景琛的佣人都和别人的家的不一样,不愧是商业帝国的继承人,商业传奇人物的家。

苏子瑜点点头,低声道了谢谢。

夜宵吃过以后,苏子瑜本想问问傅景琛为什么知道她姓苏,然而不好意思和丽莎开口,更何况丽莎只是称呼她为小姐,没有喊她苏小姐。

她就没有开口,苏子瑜吃完饭坐在桌前,消了消食,伴随着闪电雨声,她渐渐的又疲惫了,她缓缓的阖上眸子,不再想那么多,沉沉的睡去了。


第4章 那个完美的男人

第二天早晨,苏子瑜是在暖暖的阳光下醒来的,陌生的房间让她一怔,随即想起来这是傅景琛的家。

苏子瑜缓缓的下楼,走在楼梯间,恍然看见晨光之下,一抹英俊清朗的声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傅景琛穿着白色的衬衫坐在餐桌前面,清朗英俊的面容如刀刻一般完美,轮廓分明的五官仿佛上帝为完美的杰作,晨光里傅景琛简直帅的人神共愤。

那一刻,苏子瑜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秀色可餐。

他黑色的短发,他英挺的剑眉,他漆黑的眼眸,笔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完美。

苏子瑜怔楞的站在楼梯上,静静的看着傅景琛,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瞬间忘了时光,也忘了自己站在哪?

傅景琛薄唇抿抿,察觉到女人赤果果的目光,低低的笑了一声,磁性低沉的声音犹如清晨的风一般,缓缓吹过每个人的耳际,苏子瑜被这笑声短暂拉回理智。

却在下一秒又沉醉在这笑容笑声里,苏子瑜觉得自己的耳朵简直要醉了。

再听一听耳朵都会怀孕!

她咕噜了一下嗓子,急急的下楼,走向傅景琛,却在迈下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看到傅景琛侧眸勾唇朝她笑。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射到他的脸上,透过他漆黑的短发,稀稀疏疏的落在他的脸上,他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稀疏的暗影,仿佛光影下的青竹翠松。

他完美的面庞下带着浅浅的笑意,他性感的薄唇勾勒着漂亮的弧度,清朗的笑容让人沉醉于其中无法自拔。

苏子瑜看着他的笑容,情不自禁的沉醉晃神了,脚下一滑,跌了下去!

“啊!”苏子瑜大叫一声,伸手去抓扶手,却在下一秒感受到手心里的触感是完美的布料。

傅景琛高级定制的白衬衫在苏子瑜手里被捏出了几个褶皱。

傅景琛大步流星,一瞬间冲到苏子瑜面前,伸手箍住她柔软的腰肢。

她微微抿着唇,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傅景琛,昨天到今天,他们已经是第二次这样近距离接触了。

苏子瑜精致艳丽的小脸一红,红红的脸像是娇艳欲滴的红樱桃,她低低的声音像是蚊子在叫:“谢谢,傅先生。”

“你说什么?”傅景琛薄唇抿抿,嘴角扬起一丝戏谑,划开完美的弧度,他轮廓分明,异常英俊的面庞略微侧了侧,朝着苏子瑜的脸贴的更近。

似是因为听不清苏子瑜说什么才贴的更近。

苏子瑜一怔,整个人身体都僵硬了,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傅景琛抱着的一块木板。

她倏地推开傅景琛,急急的站直了身体,“对不起,傅先生,又给你添麻烦了!”

苏子瑜脸色红红,声音低低,羞怯的模样可爱极了。

傅景琛薄唇抿抿,修长的手臂一扬,“不客气,请用早餐。”

“谢谢!啊!!”苏子瑜刚一迈步,就感觉到脚踝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无比,桃花一样艳丽漂亮的水眸里霎时蓄满了水光,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傅景琛瞳眸一缩,薄唇抿的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低沉的语气缓缓响起:“受伤了?”

他低头看着苏子瑜的脚踝。

苏子瑜摇了摇头,咬唇,拖着一条腿朝着餐桌走去。

傅景琛阖了阖眸子,又是气,又是觉得好笑,一把将苏子瑜打横抱起,薄唇喷吐的热气,尽数喷薄在苏子瑜的面庞上,让苏子瑜从额头红到了耳根子。

“苏小姐,再急着吃饭,也不能不顾身体。”傅景琛薄唇抿着戏谑的笑,勾勒起的弧度迷人极了。

苏子瑜窘迫的笑笑,好囧,“傅先生,我不是……不是急着吃饭。”

“嗯,你是急着吃早餐。”傅景琛磁性和缓的声音如一股清流缓缓流淌而过,却让苏子瑜更加羞了。

她拧了拧秀气的眉毛,深深觉得自己是无脸见人了。

苏子瑜白皙修长的手指捂上眼睛额头,觉得自己丢人真的丟大了。

傅景琛抱着苏子瑜,将她放到客厅的沙发上,颀长的身躯优雅的蹲下,绅士一般蹲在苏子瑜面前,缓缓执着她的脚,将她脚上的拖鞋拿了下来。

苏子瑜一怔,弓着身子,伸手去抓傅景琛的手。

傅景琛薄唇抿抿,清冽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霸道:“别动!”

他声音很好听,语气却霸道的一发不可收拾,苏子瑜只得乖乖的收回了手。

傅景琛漆黑的眸子盯着苏子瑜的脚踝,修长温和的手扶着苏子瑜的脚踝,轻轻的动着,他眉心蹙蹙,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倾泻而出:“忍一下。”

“嗯……啊!!”伴随着苏子瑜的一声尖叫,苏子瑜错位的脚踝在傅景琛手里扶正了。

“站起来看看。”傅景琛伸手扶着苏子瑜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

几乎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苏子瑜完全机械式的服从了命令,站了起来。

她动了动脚,好像真的不疼了。

“还疼吗?”傅景琛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虽然是询问,却透着自信。

苏子瑜笑着摇摇头,艳丽精致的脸上扬起几分笑容:“不疼了!谢谢你,傅先生!”

从见面开始,不断的得到傅景琛的帮助,苏子瑜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但是除了谢谢,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吃饭吧!”傅景琛剑眉挑挑,漆黑的眸扫过苏子瑜绯红的脸,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嗯……好,谢谢……”

“别再说谢谢了,听得我耳朵起茧了!”

“哦,那傅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姓苏?”苏子瑜挑了挑眉,终于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傅景琛薄唇抿抿,漆黑的眸底闪过一丝狡黠,却不动声色的掩饰掉了,“昨天苏小姐自己说的,你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我说过啊?”苏子瑜抬头,若有所思,她说过吗?

“你说过!”傅景琛的语气很肯定,却在苏子瑜点点头的时候,唇角滑过一丝狡黠。

“哦……可能我受惊过度,太混乱了,不好意思啊!傅先生……”

“没关系……”


一遇傅少误终身-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苏子瑜, 傅景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