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等你很多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夏沐, 宋羡知

他等你很多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夏沐, 宋羡知

第1章 离婚

离婚,夏沐想过很多次,甚至是在结婚的那一天,这个念头也会突然跳出来,有时连她自己都会吓一跳。

“两位想清楚了吗?我这个章盖下去,你们两个可就不是夫妻了。工作人员表情严肃,手里拿着公章,眼神里是一种麻木的冷漠。

也难怪,每天离婚的人那么多,每个人说起理由都可以泪流满面。在成年人的生活里,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一样提出来,问题都少不了。

只是在Z国人的观念 里劝和不劝离,宁拆一桩庙不拆一桩婚。所以工作人员给足了她们反悔的时间。

“想清楚了。”夏沐的声音很低,但很坚定。

结婚五年,她和高祈一直相敬如宾,感情不深,却无争吵,平平淡淡。如果一定要她说出非离婚不可的理由,她倒还要想上半响。是他对她不够好吗?当然不是。他们从小就认识。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青梅竹马。就连大学,他也一定要来到她所在的城市,放弃去北京一流学府深造的机会。

无论是谁提起高祈,都是,哇, 暖男啊。而她却总是听得木然。

多半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吧。

高祁看了夏沐一眼,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忧郁。 曾经为了把她绑在身边,他做过很多疯狂的事,软禁,跟踪,查她手机,翻她的包,扣压她的身份证,甚至是在她提起离婚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从半年前,她就有了离婚的想法。他用父亲的病拖着她,总是在想,如果有了孩子,也许就好了。他试过很多方法,企图让她怀孕,甚至用过强,但每当她反抗不过跪在地上求他的时候,他就心软了。

“你呢?”工作人员看向一直沉默的高祁,“没想清楚就回去再想想。”

夏沐依旧低着头,她心里不是没有其他感觉,她也会有几分动摇,但这是她想了五年才下的决定。她一面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勇敢,一面又对身边这个一起生活了五年的男人心存愧疚。

“想清楚了,盖吧。”高祈的声音里毫无波澜。

夏沐的手颤了一下。

就这样离了,两个人从民政局走出来,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仿佛是为了给她们这段婚姻一个彻底的终结。两个人都没有带伞,站在民政局门口,谁也没说话。

这段婚姻竟然持续了五年,五年,漫长的五年。房子是高祁付的首付,房间里所有的家具都是高祁用自己的钱一样一样买回来的。她不过拎着一只小小的行李箱就住了进去。一纸协议摆在桌子上,双方签上名字,她们正式开始了试婚的生活。这个婚姻在外人看来再正常不过,但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她们同住一间屋檐下,却各回各的卧室,各睡各自的觉。

一定要说有点什么联系,大概是每天早上会一起出门坐同一辆车去上班。她们上班的路线一样,高祁把她送到公司后就赶去单位,中间只隔了两条街。以前上学的时候,高祁就经常骑单车载她上学,在她看来这很正常,几乎都不属于婚姻生活的一部分。

她们的婚姻有名无实,更像小孩子玩的过家家游戏,可以随时结婚也可以随时离婚。

“对不起,高祁,我没有遵守约定,”夏沐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翻飞,这是她内心歉疚一直有的小动作。

“算了,已经离婚了,说这么多有什么用,”高祁摸着夏沐的脸,“ 别哭,哭了,丑。”

夏沐破涕而笑,却哭得更厉害了。

“不能哭,”高祁把她的脸捧起来,让她面对着自己,他像往常一样擦去她脸上的眼泪,笑了,说,“夏沐,我不打算原谅你,但我依旧希望你幸福。”

“对不起,”夏沐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以后,你找个好姑娘就赶紧结婚吧。不要再遇到我。”

“结婚就算了,太累了。”高祁叹了一口气,把离婚证拿在手里看着,“这个东西估计就是我们最后的联系了吧。”

刚结婚那会儿,高祁每天下班都要把结婚证拿出来看看,当个宝贝似的,亲了又亲。晚上睡觉,还要把它压在枕头下面,生怕别人抢了去。夏沐想到这些,鼻子一酸,差点又哭了。

“你哭什么?”高祁瞟了她一眼,“该哭的是我吧,被你抛弃了,还不能有怨言。就连骂你一句都觉得自己他妈的混蛋。你说,但凡我狠心一点儿,就是不放你走,你会不会恨我一辈子?”

一辈子?恨他?

夏沐看着他,一时语塞。她们认识了二十八年,从她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她的生活里进进出出。她没法跟他睡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真的就是她的一个哥哥,从来没有过其他身份。

夏沐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他,“这张卡里有十二万。这五年,你的工资,我存了一半在里面。你把它拿着。”

高祁 把卡拿在手里,翻过来翻过去地看了看,“我一直以为你都不知道银行的大门怎么进,这些年,我给你的钱,你一分钱都没用过,除了给爸交医药费,全存在这张卡里了吧。”

“我自己有工资,你爸身体不好,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高祁冷笑到,“这么快就改口成你爸了,夏沐,看来离婚对你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吧,至少没离婚,你还有个爸爸。”

这句话多少伤了夏沐的心,“随便你怎么想。我只是希望,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还是好朋友。”

“像以前一样?”高祁脸上突然青筋暴露,他一把抓住夏沐的一只手臂强迫她把脸仰起来看着自己,”还能像以前一样吗?你知不知道从13岁开始,我每天想的都是什么吗?我想着我要好好上学,努力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然后带上你远离你陈淑芬,让她不再打你,让你过好日子。我甚至还想过,我们一定会结婚,然后生两个孩子。可你不喜欢小孩儿。夏沐,你到底是不喜欢小孩儿,还是不喜欢生我的小孩儿?如果是他呢?如果当年,他没有走,你们顺利结婚了,现在的你会不会已经是很多个孩子的妈妈了。你不是一直都想着他吗?哪怕他让别的女人怀孕,你也甘愿当个后妈。“

”别说啦。“

”你害怕了?你怕听,我偏要说。你是不是也去求过他?每天关注他在新疆过得好不好?一有时间就去什么新疆的记录片,你是不是就想过去找他,就算我们结婚了,你也愿意爬上他的床。“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把高祁的脸打得往一边甩去。

夏沐哆嗦着嘴唇,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角掉下来,”高祁,你难道不明白,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吗。”

高祁咬着下嘴唇,他失控了。他不想失控,他也想和她好聚好散,至少她们还能像以前一样。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脑子里不断不断涌现的那些猜想。离婚后,她会去哪儿?会不会第一时间就去找她。

该死的,他一想到她和他有可能破镜重圆,就嫉妒得想杀人。

“高祁,是我对不起你,这笔钱,你拿着,以后不要再遇见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走了,你保重。”夏沐把银行卡塞到高祁手里,转身走进了微微细雨中。

身后的男人仓皇地追了两步,最终隐忍着眼里翻涌的泪水,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家里没有太多东西要收拾,她很少买衣服,也没有买化妆品,要说麻烦,估计就是卧室里随处可见的那些书了。阳台上的花,她也想带两盆走,但她这次要去的地方很远,原本也只是打算去散散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还没想好。她尝试整理了一下。发现,想把它们都带走,有些困难。在这里生活了五年,突然要走,还有些不舍。

最后,她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双运动鞋,一只紫色行李箱。家里依旧跟平常一样,好像她只是出一趟远门。但当那扇门重重地关上,当她把钥匙压在门口的地垫下面,她才后知后觉,心里涌起一股酸楚。从今往后,这里就再也没有她夏沐的位置了。

买了去南宁的火车票,决定转车去北海。

候车室人满为患,站了很久才等到一个座位。很快睡着,小小的背包抱在手里,行李箱用腿拦住防止它到处滚动。

不知睡了多久,一个小物件砸在身上,像在梦里经历了一场生死劫,把她惊醒。她茫然地抬起头,看到眼前一脸抱歉的妇女,手里抱着她两岁的女儿。

“不好意思,孩子顽皮,不小心掉出了,没弄疼你吧。”

是一桶泡面,老坛酸菜味的。妇女一只手抱着年幼的女童,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女童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塑料袋,想必那里面就装着这桶泡面。也许是女童拿在手里当玩具,泡面不小心掉了出来。

“不碍事,”夏沐把泡面递给女童。女童冲她眨了眨眼睛,很调皮。

广播里响起检票的声音,夏沐站起来,拉着行李箱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她感觉到手机的震动,但人太多,她根本没有时间去看是谁打的电话。

就这样,一直到进了车厢,找到自己的床铺,安置好自己的行李,等一切弄妥当,火车已经开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然后才把手机拿出来,三个未接来电一条短信,一个是高祁的,另外两个却是陌生号码。高祁还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你玩累了玩好了,还想回来,我等你。

她回他,你不用等我。去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吧。

夏沐一直觉得,这个婚姻不是她一个人的牢,如果没有遇见她,高祁也许会更快乐。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高祈的回信,然后才拨通了那个陌生号码。

“喂,”

“喂,”

这声音……

“夏沐,”

这声音……

夏沐突然不敢说话。

一个浑厚而清亮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他说话的时候习惯拖一点儿尾音,像催眠曲里面好听的那个慵懒的音调。在她的整个青春年华,这个男人,这个声音曾经是她午夜梦回睡不着无数次 独自咀嚼的秘密。

“我是宋羡知。”男子说。

宋羡知……

真的是他。

世界仿佛停顿了一般,夏沐没有说话,他也不再说话。

大概过了一分钟,宋羡知先开口,“我下午四点刚回的桐城,跟高祁打电话,本想约你们一起吃个饭。”

“哦,”夏沐没想到是这个开头。

“听说你们离婚了,夏沐,是真的吗?”宋羡知说完,一连咳嗽了好几声,

他感冒了?在新疆的这五年,他过得不好吗?听说很多人因为高原反应都会水土不服。他也是吗?

“对,我们离婚了。”夏沐很平静。

宋羡知沉默了几秒,说,“你在火车上吗?我好像听见了铁轨的声音。”

“是,我在火车上。”

“准备去哪里?”

“北海。”

“北海,”宋羡知语气平淡,“准备玩几天?”

“现在,还不知道。”

一时又无话。

“夏沐,出去玩,注意安全。”

“好。”

电话挂断,夏沐心里有一瞬间的惘然,很彷徨。她不知道,宋羡知是如何知道她离婚了。离婚,不过是早上刚发生的事。不会这么凑巧,他就在这时候打电话给高祈。而更奇怪地是一直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却意外敞开了心扉。在夏沐的认识里,高祈不太可能跟宋羡知说他们离婚的事情。他们从高中起就一直水火不容。

但很快,她就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事了。之前掉泡面砸她的那对母女刚换了卧铺的票,刚好就在她对面,但是个中铺。她睡的下铺,自愿和她们对调了床铺。

妇女千恩万谢,说,“我今年三十了,你就叫我李姐吧,”

夏沐,今年28岁,比李姐才小了两岁,也许是生了孩子比较操劳,李姐看上去要比夏沐大了一辈。

接下来的旅程,夏沐充当了李姐闺女的临时玩伴。她有很小孩子的一面,嬉笑打闹,玩游戏,讲故事。小女孩儿叫悠悠,很是喜欢她,甚至想和她一起睡觉。

李姐很不好意思,说,“悠悠,阿姨的床铺小,我们不去挤阿姨好吗?”

悠悠才两岁,只会说简单的词语,大多数时候,她打手势,即使这样,夏沐也能明白她大部分的意思。

上铺的女学生探头下来,说,“你们可以小声点吗,我肚子疼,一直睡不着。”

李姐脸上不太好看,但也没说什么。夏沐上床去睡了,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

李姐即将到站,把悠悠推给夏沐,“帮我照看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

夏沐以为她是去厕所,她没想太多,陪悠悠玩游戏,讲故事。火车到站后,李姐迟迟没有回来。夏沐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她抱上悠悠去厕所找,慌乱中忘记自己的包还放在床上。她找了一圈,总算看到李姐从另一头的车厢挤过来,脸上有慌张的神情。

“不好意思,记错车厢了,走反了方向。”

“没关系,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不会,不会,就是记性不好,一孕傻三年。”

李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抱着悠悠准备下车。悠悠一直很喜欢夏沐手上的那串珠子,夏沐把它卸下来塞到悠悠手里。

“再见了,小悠悠。”

李姐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表情,她的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这节车厢里的人想必大多都是去南宁的,下车的人不多,好像只有一两个。

多数人都在排队等厕所开放。上铺的女学生也是,她去了很久。

李姐下车后,夏沐睡到自己的床铺上。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下一个站就是目的地了,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南宁似乎在下雨。这不是看海的好季节,但她就是想去海边走一走。

睡在上铺的女学生从厕所过来,看见夏沐单独一人,不见了李姐,就很好奇,问她,“你姐呢?”

“你说李姐?”

“就是刚刚和你玩的那个小孩儿的妈妈啊,她不是你姐吗?”

“不是,”夏沐摇了摇头,“刚认识。悠悠很可爱,我很喜欢小孩子。”

女学生的脸色大变,说,“我刚刚看见李姐翻你包了,她说你是她妹妹,上厕所没带纸。”

夏沐意识到事情好像不太对,坐了起来,心里却还抱着某种希望,“应该不会吧。李姐人很好的。”

女学生不为所动,指着夏沐的包,说, “你还是看看你掉什么东西了没有。我一直觉得她鬼鬼祟祟的。你睡觉的时候,好几次她都想拿你包。”

夏沐的脑子里空空的,她不愿意相信李姐对她起的坏心,甚至在希望,包里的所有东西都还在。她不愿意去面对那些坏的事情,不想把人心想的太坏。一旦发生不好的事,第一时间,她会逃避这个问题的存在。

她把钱包打开,里面原本有两千多的现金,现在只剩下三十块的零钱了。

“赶快报警啊,她应该还没有出站。”女学生气愤地说。

夏沐情绪低落,也许这就是她伤害高祁的代价吧。她脑子里浮现出悠悠可爱的笑脸,摇了摇头,“算了。”

“怎么能算了呢?她把你钱都偷走了。”

“至少,她还给我留了三十块钱。”夏沐自欺欺人地笑了笑。

“你心也太好了吧。”女学生说,“如果是我,肯定下车去找她,你对她那么好,她还偷你钱。”

火车鸣笛,缓缓启动。

夏沐手里拿着那三十块钱,心里有些苍凉。人果然是不能太自私的,会有报应的。

第2章 秋天的表哥

女学生说,“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借你一部分钱。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夏沐看着这个女孩儿,她年龄不大,应该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头发及肩,没有做过特别处理,很自然的状态。脸上有很多细小的痣,因为肤色白皙,这些痣就更明显。

她明显受过很好的教育,懂得宽慰别人,也能照顾到别人的自尊,这很难能可贵。

夏沐说,“谢谢你,但不用了。我朋友会来接我,到时候她会安排好一切。你真是一个好女孩儿。”

其实,没有人来接她。她就是找了一个借口,也许是受这个女学生的感染,她想把话说的尽量婉转一点儿,才不至于浪费了对方的好意。

女学生有一丝失落,她说,“没关系的,如果你真有困难,我愿意帮你。也许我钱不多,杯水车薪,也能帮你渡过暂时的难关。我就是觉得,跟你很投缘,一见如故,很亲切。”

“谢谢你。”

夏沐始终保持某种涵养,她不是很会拒绝人,总怕无意中伤害了一颗善良的心。但她和这个女孩儿萍水相逢,没有需要她来慷慨解囊的道理。在钱的事上,她一直有接近强迫症的原则性。

女学生不再说话。接下来的时间,夏沐睡觉,一直清醒。女学生跟别人打电话,说的是家乡话,夏沐一句都听不懂。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女学生下床,拿了两桶泡面,其中一桶递给夏沐,说,“快到站了,东西太多,不想拿,我们一起把它们吃了吧。”

夏沐犹豫了一瞬,面对女学生善良的笑容,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接受这份善意。两个人一起去打水。夏沐背上了自己的包。等待面熟的时间,女学生说,我叫秋天。

夏沐惊奇了一下,“秋天?”

还有人叫这个名字,挺别致。

秋天应该见过很多对自己的名字感觉诧异的人,她脸色平静,说,“我妈很喜欢枫叶。我是早产儿,原本我应该生在八月,却早生了一个半月。我妈觉得我还是生在八月的好,不冷不热。我爸刚好又姓秋。我妈就非给我取个名字叫秋天。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一旦有人叫我,大街上很多人都会齐刷刷地看向我。那太诡异了。”

夏沐笑,“我觉得好听,我很喜欢。”

秋天是南宁本地人,这次她是回家看望住院的奶奶,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秋天的奶奶年过八旬,身体每况愈下。半个月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秋天的爸爸在家属签字那一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最终剧情反转,奶奶竟然奇迹般从死亡边缘活了过来。

秋天觉得奶奶离死始终只有一步之遥,她是奶奶一手带大的,感情深厚。听见奶奶病危的那一瞬间,她在宿舍哭到差点晕了过去。

夏沐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她理解不了秋天的心情。但她知道离开一个自己很爱很爱的人,那种痛苦,她能感同身受。

两个人,一边吃泡面一边聊天。

夏沐说,“昨天下午,我刚和我老公离婚。”

“离婚?”秋天很吃惊,“你结过婚?”

“对,”夏沐面色平静,“五年,我结婚的时候跟你现在差不多大。”

“为什么离婚?”秋天追问。

夏沐叹了口气,说,“我也问过我自己。也许是我太自私了吧。”

“自私?”秋天叫到,“不,夏沐,离婚不是自己的自私。不想一起生活,就应该离婚。”

“他对我很好。”夏沐神情黯然。

“感情从来与对方对你好不好没有太多关联。我有一个表哥,人很聪明,是计算机方面的天才。但他现在却在坐牢。”

“他犯了什么事?”夏沐见多了生老病死,对待人生中的很多无常都看得很淡,也格外有承受之力。

秋天感叹,平常如果她跟别人说她表哥的事,大部分人都会惊讶或者惋惜,而这个女子,她却格外镇静。

秋天说,“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为了得到她,他可以做一切,包括杀人。”

“杀人,”夏沐 愣了半响,她脑子里浮现出高丞的身影,为什么天下的痴情人,最终都没有好结果。

夏沐说,“曾经我也认识一个人,爱一个女孩儿爱到了骨子里。从她16岁到25岁,他一直以备胎的身份存在于她的生命里。为了能够陪在她身边,他甚至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最终他也没有得到她的心。她爱上了一个大她十岁的男人,彻底的抛弃了他。”

“他们真傻,为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毁了一生。”秋天感叹,“有时候我真的特别佩服我表哥,你说他怎么能那么爱她呢。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就是长得漂亮点,身材好点,会跳舞。可是新疆的女孩子,有几个不会跳舞的。你说我表哥怎么就为了她甘愿飞蛾扑火,甚至断送了自己的后半辈子。”

夏沐疑惑,“你表哥是哪里人?”

“桐城啊。”

这世界真小啊。夏沐没有说话,每个人的故事都不算离奇,大部分说出来听在别人耳里都不痛不痒。五年过去了,她已经平静了很多。想不到在这异乡他地,还能遇见故人的亲属,也算一段好际遇。

“我告诉你啊,两个人没有感情了,千万别纠缠,两个人都痛苦。就像我表哥,他就是放不下那个女孩子,其实他心里特别清楚,她根本就不爱他。但他就是舍不得放手。我觉得你是对的,你和你老公没感情了就应该离婚。对你对他都好,人生还很长,总能遇见那个对的人。”

夏沐想起过去,高祁对她百依百顺,从高二到大学毕业,他一直守在她身边。也许自己就是传说中那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吧。她想离婚,很直接的原因是,她真的一点都不爱他。事实上她一直都觉得和高祁结婚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是她害了他,利用了他,她不是一个好女人。

夏沐脸上浮现出一种愧疚的表情。秋天看到这一点,她说,“我们不要说这个话题。等会儿到站了,我带你到处转转,虽然南宁不像北海那么有名,其实也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

夏沐说,“谢谢,但我的朋友已经在等我了。谢谢你请我吃泡面。”

“哦,”秋天似乎不太习惯被人拒绝,她有些黯然,说,“我总觉得和你很投缘,夏沐。我们加上彼此的微信,以后常常聊聊,说不定我们会变成很好的朋友。”

秋天身上有傍晚时分落霞染红天空的那种温暖和色彩。她很健谈,也不敏感,开朗大度,性格里似太阳一般火热的一面,常常让夏沐没办法缩在自己的壳里。她把手机拿出来,加上秋天的微信。秋天的微信头像是她自己的照片,比着剪刀手,眯着一只眼睛,很顽皮。

第3章 一直爱你

火车到站后,两个人一起出站。

人很多,秋天的叔叔过来接她,开着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夏沐还有几个小时可以逗留,她搭下午的汽车去北海。秋天很热情,一直担心她没有钱,想邀请她去家里玩。夏沐说,“这附近应该有银行,你不用担心我。我会搭下午的汽车去北海,票都买好了。”

秋天的叔叔急着去医院给秋天的奶奶买药,一直把头探出车外叫她,“秋天,快点。”

夏沐说,“你叔叔应该有急事,你先走吧。”

秋天回头看了叔叔一眼,然后把背包往肩上一甩,很洒脱,说,“那我走了,如果你还来南宁,就给我打电话。”

“好。”

世界如此之大,这么多人,大多数都不是认识的。就算有缘见上一面,能够相知彼此喜欢已经很难得。但想在以后的生活里有很多交集,却很难,这需要太多太多的运气。

夏沐觉得,自己一直都不是一个好运的人。

剩下来的时间,夏沐去银行取了钱。走了很远的路,绕来绕去,后来发现就在火车站附近有一家浦发银行,离火车站大概二百米的距离。她取了一千块零钱,将这笔钱一分为二,一部分放在钱包里一部分则放在行李箱里面。箱子有密码锁,她一直没有上锁的习惯。她蹲在火车站一处空地上,把密码设置成616。设置完,她又重新解锁检验自己是否设置正确。

几乎在一瞬间,她整个人呆住了。在这个密码锁的锁芯上有一行刮痕,不是很明显,但认真辨认可以看清这些划痕是四个字,一直爱你。

这个箱子是宋羡知送给她的二十岁生日礼物。那一年,她在广州上大学,他远在北方的天津。她们几乎失去了联系。平常不打电话不发信息,即使在班群里有简短的聊天,两个人也从来不搭话。她们之间,没有什么恩怨,她一直不爱说话,这看上去格外正常。但他不同,他人缘好,跟班上的所有人都可以聊上几句。

没有人会把她和宋羡知联系在一起。

夏沐一直觉得她和宋羡知之间一直算不上爱情。她们就是不太懂事,偏偏又被命运的齿轮多次碰撞在了一起。十七八岁的年龄,自私懂得深爱与憎恨。不过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小打小闹,于那时的他们都没有太多的记忆。

如果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这种错位的事情,那应该是高一下学期刚开学的时候,那一年,苏光琴刚转到她们班,每天都和夏沐厮混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班上流行纸条表白的恶作剧。很多人都借此机会,想着法子给自己心仪的女人写情书。当然这里面也包括苏光琴。

苏光琴不仅自己写,还怂恿她写。

表白的信纸是她选的,一张粉红色信纸,上面印着荷花。那一年流行各种各样图案的信纸。很多女生都收到过匿名人写的情书,班上几个漂亮的女生会把收到多少情书当做一种炫耀的资本。

而夏沐,她没有,没有人给她写过情书。她默默无闻,不爱说话,又很少在教室里走动,很多时候她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她一直觉得班上的很多同学都不一定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她实在是太普通不过的一个女生,就像开在墙角的一株野草,看上去还有些孤僻,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再加上她长相实在一般,那个年纪的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外表美丽性格开朗的人做朋友。

她唯一的好朋友就只有苏光琴。苏光琴是夏沐的邻居,两人从小长在一处,深厚的感情是长久的相处一点一滴所累积起来的。她性格不似夏沐那样的阴沉,却也不是很闹,她可以和任何人说上两句,但绝不轻易和谁深交。

那一年,苏光琴说自己也有了喜欢的男生,她打算给他写信,鼓励夏沐也写一写。两个人抱着玩的态度,各自写了一封信。夏沐不知道要给谁,苏光琴说,你闭着眼睛随手一扔,它砸中谁,谁捡到了就给谁。

夏沐不是爱冒险的女生,她觉得这样的游戏乏味还很低级。

苏光琴把她手里的纸条抢过去,说,“你不扔,那我扔了。”说罢,纸条已经出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刚好砸中了过道上正在走路的宋羡知。

那时的宋羡知已经是一米七八的大男生了,因为成绩,又是校长的儿子,在学校很有名。很多女生都对他垂涎三尺,但碍于他爸的身份,没有人敢把魔爪公开伸向他。就算就一两个不怕死的,也是匿名,把情书偷偷藏在他的书本里面,然后心情激动地等待他发现。但宋羡知对此从不作任何回应,甚至懒得去看,直接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久而久之,那些胆子大的女生也被伤透了心,再也没人敢去碰他宋羡知的铁石心肠了。

夏沐看砸中的人是宋羡知,脑门一排黑线。苏光琴也暗叫不好,可怜的情书,看来是难逃撕碎丢进垃圾桶的命运了。

宋羡知顺着纸条扔过来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夏沐,面无表情,看到苏光琴,目光阴沉,然后他弯下腰把那团纸条捡了起来。

拆开,看完。

苏光琴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格外震惊。

她弱弱地问夏沐,“夏沐,你说,宋羡知会不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你的情书啊。”

夏沐倒很轻松,她从课桌里拿出语文书,说,“他不会,。”

苏光琴不相信, “上次,他就直接把3班的一个女生的情书直接贴黑板上了。那个女生都气哭了。

夏沐翻开语文书,没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宋羡知不会这么做的。

果然,

宋羡知竟然朝她们走了过来,看了看苏光琴又看了看夏沐,说,“谁砸的我?”

苏光琴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因为宋羡知的脸色很难看,此时挺身而出的人一定会被这个男生眼里的轻蔑打击到痛不欲生。

夏沐看着苏光琴的窘迫,站了起来,说,“是我。”

阳光透过窗户暖暖地照在她们三人身上。那是三月的第一个太阳,夏沐那天穿了一件灰色的格子外套,很老旧的款式,是她大姨把自己的一件外套改小了给她穿的。而宋羡知,因为刚从篮球场打完篮球回来,所以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衣的毛衣,高领的,在当下是时髦的款式。夏沐站在宋羡知两步之外的地方,一米五八的身高刚好够着了他的肩膀。她倔强地微微抬着脸看着他,目光清冷。金色的阳光在她长长的睫毛上轻轻跳跃。

而苏光琴则坐在夏沐的旁边,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呢子大衣,衣领上有粉色的羽毛,显得她的皮肤更加的白更回的透亮。她侧着脸望着夏沐。

这个场景,在之后的很多年,无端端地总是在夏沐的脑子里蹦出来。如果哪天,站起来的人是苏光琴,也许很多人的故事都会改写。她们的青春也不至于一团混乱,将很多人都变得面目全非。

宋羡知看了夏沐一会儿,把手里的纸条夹在手里的语文书里面,转身走回了自己的课桌。

苏光琴拍着胸脯,“刚刚吓死我了,都说宋羡知最厌烦女生给他写情书,看来是真的。”

说完,把手里的爱心情书撕了,轻声细语,“还好,我没有送出去。”

当天晚上,上完晚自习,夏沐留到最后。她住宿,每天都是等同学们走得差不多了才回宿舍,她很怕挤在人群里下楼梯,总觉得头昏目眩。

苏光琴一直住在学校附近的亲戚家里,她早早地走了,走时嘱咐夏沐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餐。

教室里只剩下夏沐一个人,楼道里的嘈杂声也渐去渐远。

宋羡知突然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她,她正站着清理课桌里的书,突然抬头看到他,吓了一跳,叫了一声,声音依旧不大。

第4章 夏沐,过来

宋羡知从校服口袋里摸出之前砸在他身上的那张信纸,高深莫测地问她,“你这里面写的话还算数吗?”

夏沐微微低头,目光触到那张粉红色的信纸,脑子里嗡的一响。她没想到宋羡知会特意等到所有同学都走光之后才进来,她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保留着中午苏光琴砸在他身上的那封情书。她心里有些慌乱,猜不出他到底想干什么。何况这里面的内容大多是苏光琴念她照着写了,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但宋羡知的这个语气,很显然,他已经看过了这里面的内容,说不定还不止看了一遍。夏沐只觉得头顶有两道灼灼的目光一直盯着她,那头几乎就有千斤重,她根本没法抬起来。

“宋羡知见她没说话,又问了一句,”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

夏沐心里惊了一下。如果换作其他的女孩子,此时也许会惊讶地大叫一声。但夏沐原来就是那种不怎么说话的性格。她咬着下嘴唇,仿佛下了某种决心,毅然抬起头。

”这封信,是我写的。但不是给你的。“

她说的是实话。这原本就是苏光琴随手丢出去的,会砸中他宋羡知,本来就是一次意外。

宋羡知愣了一下,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她,仿佛不相信这是她说的话。大概过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淡淡地,问她,“那你原本是想给谁的?”

原本?

原本,就是她和苏光琴开的一次玩笑而已。

她如实说,“没有想给谁,我和苏光琴玩游戏而已。不小心砸到了你。”

宋羡知听完,不怒反笑了,“你们只是在玩游戏?”

“对。光琴说,砸中谁就给谁。”夏沐说话简洁明了。

宋羡知脸上换了一种表情,把手里的那封信又重新塞进了书包里。

夏沐有几分慌乱,她明明已经说清楚了,这就是一个误会,她并没有要跟谁表白的意思。可他为什么还把那封信收起来?

“你可不可把信还我?”

夏沐的声音清脆而低沉,教室里明亮的白炽灯照着她微微有些惨白的脸。她很瘦,因为瘦,脸型就更加的小。苏光琴经常说她长得像周迅,偶尔她还会说她长得像董洁,可是董洁和周迅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好吗。如果说,夏沐和她们有什么共同点,估计只剩下矮了。

教室里一时弥漫着浓浓的低气压,宋羡知手里捏着那封信,思考了很久,身体微微倾斜,修长的身影靠在一张已经旧到发黄的课桌上,脸上的表情一时没有什么变化。

夏沐朝他伸出手,“给我。”

宋羡知把书包往身后一甩, “不可以。”语气里带着一丝得意,脸上还闪过了一抹奇怪的笑。

夏沐微愣,双手绞在一处,又习惯性地咬着下嘴唇,明亮而又清澈的大眼睛冷冷地望着他。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甚至会觉得他在捉弄她,这让她有几分生气。而面对捉弄自己的人,她通常都是不说话。

“这封信既然砸中了我,以后就是我的了。”

说完,宋羡知转身朝教室走去。

楼道里很安静,窗户外面的天空已经全黑了。一阵一阵阴风吹着后山的那片橘子林发出“嗖嗖”的声响。

宋羡知走到门边,转过身,看到夏沐还站在原地不走,朝她勾了勾手指,语气温和而响亮,“夏沐,过来。”

他等你很多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夏沐, 宋羡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