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妈咪又跑啦-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闻语, 况佑霆

爹地,妈咪又跑啦-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闻语, 况佑霆

第1章 被人设计

喝了一点酒的闻语,只觉得自己全身像被火烤一样。

眼皮就像梦中的情景,怎么也睁不开,美眸迷离抓住旁边的一双手臂,她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救我,求求你。”

紧促的呼吸,闻到男人特有的气息,很快这种气息漫天盖地的袭来,她想要呼吸空气的唇被霸道的填满。

闻语本能的想反抗,但是男人却没有丝毫想放过她的意思,没有一丝感情的撬开她的齿间,攻城略地的吞噬着她的一切。

对男人的抵触和排斥渐渐消失,她的身体居然涌动着一丝向往。而接下来无疑就是痛彻心扉的剧痛,剧烈的痛楚带着女人身体的满足……

清晨,暖黄色的阳光透过酒店的纱帘,点缀着豪华的装饰。

淡黄的地毯上散落着凌乱的衣服,清晨的气息带着昨夜淫靡的味道,偌大的床上,闻语细弱的身体在白色的被子里似露非露,精美的鹅蛋脸衬托着五官的细致,皮肤娇嫩映如雪,长长的直发披在锁骨处掩盖住昨夜粗鲁的印记。

无奈印痕太多,如同樱花,满布全身。

还在昏睡的闻语,听到很重的敲门声,她不愿别人吵到自己舒适的睡眠,但是还是逼迫自己清醒。

闻语努力的睁开眼睛,房门也在这个时候被外面的人重重的踹开,更可怕的事情,是她的丈夫顾南城面部扭曲眼神中充满了厌恶的看着她,丈夫身边还跟着她的婆婆和自己的好闺蜜紫薰。

闻语的头还不是很清醒,努力揉了揉眼睛,看着自己睡的床,房间的一切,她的脑子彻底空白了。

自己不应该是在家里吗?这是哪里?

“南城,怎么了?这是什么地方?”她问着眼前一脸沉暗的丈夫。

顾南城冷冷的笑着,俊美的轮廓充满了阴鸷,叱问:“我的好妻子,居然这样安奈不住寂寞,我倒是很想知道,昨夜和你一起的那个奸夫你是从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这个绿帽子你到底戴了多久。”

绿帽子?奸夫?…..

闻语双眸瞪得大大的,努力回忆着昨晚的一切,可是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唯一清楚的记得自己和闺蜜紫薰在西餐厅里喝了点葡萄酒。

之后感觉有点头晕,紫薰不是送自己回家了吗?

为什么醒来,就看到丈夫带着婆婆和闺蜜紫薰,来这样质问自己?

闻语的婆婆李云淑对身边的紫薰说:“紫薰,帮阿姨把这一切都拍下来,拍的仔细一点,让别人看看我们家的儿媳妇是怎么在外面红杏出墙的。“

这时候的闻语满脑子都是丈夫的话,自己和别的男人偷情?头就像爆炸一样一片空白。

“南城,妈?你们相信我,我没有。”闻语努力的摇着头,然后对着紫薰就像最后一个可以相信自己的人一样说:“紫薰,你告诉南城和我妈?昨夜我们只是一起吃饭,之后你送我回家的不是吗?”

紫薰带着最后的一丝假意说:“闻语,不是你让我送你来这里的吗?昨晚你说你喝多了不想回家,还说早就在这里开好了房间,让我送你来这里,早上南城着急的寻找你,我以为你们昨夜在一起,又怕你出了什么意外,这才来这里找你,没想到你居然…..”

紫薰一脸无辜的说完,婆婆李云淑拉扯住闻语的头发,她很疼的扬起脖颈,露出长发遮挡住的吻痕,整个身体全都是这样的吻痕触目惊心。

紫薰无辜的拍着:“对不起,闻语,你做出这种事情我也没办法帮你。”

闻语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看着身体狼藉的吻痕,痛更让她隐隐约约的回忆起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而她以为那是自己的丈夫顾南城,或是做梦。

这是真的?

她就像受惊的小猫一样,惶恐的眼神看着丈夫顾南城,他的脸色不寒而栗,如同一滩冰冷的死水,犀锐的就像眼神可以把她凌迟一般:“闻语,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种可耻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离婚。”

说完这句话,似乎在多看闻语一眼都是厌弃的感觉,转身打算离开了酒店。

离婚?闻语的脸色就像雪人一样,苍白冰冷,她紧紧的用床单卷着身体:“南城,不能离婚,你能不能听我解释…..”

想追出去的那一刻,婆婆李云淑狠狠的拉住床单,将闻语拉到在地上,地毯很软,可还是很疼,问可怜的看着婆婆:“妈!“

“不要叫我妈?我们顾家没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儿媳妇。像你这种背着丈夫红杏出墙的女人,根本不配待在我们顾家。”李云淑居高临下的看着闻语,眼神中慢慢的鄙视。

“阿姨!拍好了。”紫薰拿着手机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

“闻语,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劝你还是和南城离婚吧,如果把照片公开出去,你今后怎么做人呢?”说话的紫薰再也没有了从前好闺蜜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霾。

“南城,我们的计划成功了!”说话的正是紫薰,精心打扮的更情万种的出现在顾南城的办公室。

紫薰妖娆的身影走到坐在办公椅上的顾南城面前,顾南城一把将她扯入怀里,拉近了椅子,直接将她抵在办公桌上,疯狂的吻着身下的女人,紫薰双臂环绕着顾南城的肩膀,迅速投入的回应着男人的激情难舍难分。

顾南城吻了一下紫薰的额头:“乖,这是办公室!很快我就可以正式的娶你做我顾南城的妻子。”

“南城,这一天我等的太久了。”紫薰捧着顾南城英俊的脸主动吻像他的唇。

第2章 离婚

安静的房间内,闻语苍白的面容,泪花围绕着眼睛,身体上的印记以及身下撕裂的痛苦,让她惶恐到了极点,她努力回想着昨晚,自己到底和谁发生了这样的关系,为什么一早顾南城,婆婆,闺蜜,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带着委屈的眼泪,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无助的走进卧室里,努力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分不清眼角的是泪水还是……

闻语紧张的回到那个家,宽敞的别墅内,顾南城就像阎王一般,阴鸷的眼底满是冰冷,直直瞪着闻语,而下一秒几乎是要让她撕碎的样子。

这一切的经历对于闻语来说,打击很大,她更知道发生的一切根本由不得自己在解释。

看着沙发上威严的丈夫,努力控制住紧张的心跳:“南城,我们离婚吧,只是婚前我爸爸给我的嫁妆我要拿回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当作是对你的补偿吧。”

顾南城听到,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的公司刚刚稳定,闻语带来的2个亿的嫁妆是他父亲临死前留给她的,现在要分一半给她,那么自己的公司无疑会陷入资金运转不利的地步。

顾南城紧逼闻语:“闻语,你居然还有脸和我提钱,你结婚的嫁妆就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现在是你出轨给我戴了绿帽子,让你净身出户已经是便宜你了。”

“顾南城,你还有没有良心,我只是拿回我应得的,我并没有要你们顾家的什么,那是我父亲临走前时留给我的,你没有权力霸占。”闻语不甘心的说,毕竟那是父亲留给自己。

顾南城的眼神狠狠的看着闻语,上前大手掐住闻语的下巴:“闻语,你一分钱都别想带走,你必须净身出户,如果你不同意我并不介意把你出轨的照片拿出去,到时候你只会身败名裂,给你死去的父亲丢人。”

闻语不敢相信,顾南城会如此对自己,嘴巴被掐城大大的o型,倔强的脸顺着脸颊流到顾南城的脸上,顾南城嫌弃的甩开手,拿起纸巾擦拭着。

闻语心里的痛楚没有言语可以形容,面前的这张脸扭曲到了极点,从前的温柔原来都是假的,有的只有对于金钱的欲望和丑陋。

“顾南城,那是爸爸留给我的,你必须还给我。”闻语心底最后一丝底线崩塌,眼泪也像决堤的潮水。

“一年前是你的,嫁给我后就是我的了,一年来你吃我的用我的,你最好明白现在的状况,如果你乖乖签字,我会顾及一年夫妻的情分,如果你要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顾南城把离婚协议书毫无感情的扔到了闻语面前:“签字。“

“顾南城,你是不是男人,我不会签。“闻语知道如果签了字自己就一无所有,她不敢想一无所有的自己该怎么生活下去。”

顾南城点了点头:“闻语你想清楚了,你根本没有资本和我斗下去,如果你想损失你的名誉让你死去的爸爸丢人,甚至让我成全你去地下陪他如何?”

闻语被顾南城冰点的话吓的颤栗,在看看这个曾经海誓山盟说会照顾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剩下的只有绝情冷酷可恶。

“闻语,不要姿势清高了,你嫁给我是因为你父亲病重,公司没有人支撑将要倒闭,才要靠我来东山再起,这些年,你安稳富太太的生活都是我给你的,觉得我哪方面不行,没给你名副其实做女人的感觉吧,你选择了这种龌龊的行为,就不要怪我绝情。”顾南城厌弃的说。

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她知道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最底层,想要拿回父亲留给自己的钱根本不可能,她不能让父亲死后还要因为自己蒙羞。

“我签,顾南城我希望你不会有后悔的那一天。”牙齿用力的咬着唇,在那一张张对自己好不公平的纸上签了字。

顾南城拿着离婚协议书,依旧寒冷如初的说:“协议书上写明了,是你的过错,才会净身出户,即刻起收拾你的东西离开这里,不能带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

这个时候的闻语迷茫到了谷底,泪水和全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停止了。

对于闻语来说这个家里,好像除了几件衣服之外,在没有什么属于自己可以带走的,搬出了这个自己认为是一辈子的家,随便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来。

这个时候她想到了姐姐,闻静,姐姐在G国生活,她很独立,父亲去世后什么也没有挣,把一切都留给了妹妹,只希望妹妹可以继续过公主的生活。

姐姐知道一切后,让闻语来找自己。

闻语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厌弃,又发现自己的护照落在了顾家。

只好又回去取自己的护照,刚准备进入大门的时候,就听到婆婆和闺蜜紫薰的声音。

婆婆李云淑满是讨好的笑意:“紫薰,你应该放心了吧,南城已经彻底和那个闻语离婚了,你可以名正言顺做我们顾家的儿媳妇。”

听到李云淑的话,闻语的心被重重的击打着,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是紫薰,闻语慢慢上前看到紫薰的那一刻,她的觉得全世界都变了。

紫薰满脸胜利的笑容道:“嗯,阿姨,我和爸爸也说好,我和南城结婚后他会入股顾氏集团。”

“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对南城如虎添翼的帮助,你才是我们顾家门当户对的儿媳妇。”

“阿姨,你夸奖了。”

“该改口叫妈了。”

“是,妈。”紫薰暖暖的叫着。

“哎,以后你就是妈的乖女儿,我从心里喜欢你。”

她们的对话让闻语的感觉,就像万箭穿心,还有就是内心的愤怒,而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怎么会都那么巧合?

那晚紫薰不是要送自己回家妈?而醒来紫薰为什么会和顾南城还有李云淑在一起。这一切很明显都是她们的设计,就是为了逼迫自己让位。婆婆李云淑为了赶走自己,闺蜜紫薰为了上位?

闻语带着怨气用力推开了门,李淑云和紫薰走吃惊的吓得微微一愣,在看看闻语脸色之难看,就知道她们的对话,闻语都听到了。

紫薰也不在伪装,露出本来的面目。

“闻语,我和南城是真心相爱的,谢谢你的成全。”紫薰的话中满是挑衅,不再有之前好姐妹的样子。

李云淑更是恶狠狠嫌弃的说:“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已经和我们顾家没有一点关系,还敢再回来。”

“我要告诉南城,是你们陷害我,我是无辜的。”被好闺蜜出卖,闻语的眼眶再次湿润,声音更是嘶吼道无力。

“闻语,你觉得没有南城的同意,我会那么做吗?”看着狼狈的闻语,紫薰很是开心的样子:“闻语,你以为南城真的爱你吗?你可真的比猪还蠢,南城只不过是当时看上你爸爸留给你的那点钱,他从始至终都只爱我。”

李云淑拉过紫薰:“紫薰不要和这种女人废话。”然后又恶狠狠的对闻语说:“你已经和南城离婚了,像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我们顾家不欢迎,滚出去。”

看着闺蜜和婆婆丑恶的嘴脸,闻语擦了擦眼泪:“我来拿回我的护照。”

护照扔到闻语的脚下,李云淑转身不在看闻语一眼。

剩下昔日的好闺蜜,紫薰嘴角上扬美眸如颜走到闻语面前:“如果不是你爸爸之前留给你的那点钱,南城哥要作为配上我的垫脚石,他不会娶你,因为你配不上他。“

“你胡说。“闻语颤抖着。

“结婚一年,他可曾碰过你,哈哈哈,每次他都是在我身上得到满足,而你只不过是他取回来的一个摆设。”

看着平时的姐妹,剩下的只有虚伪,和让人恶心的嘴脸,她扬起手想重重的给她一个耳光,只是紫薰的反应很快,紧紧扣住闻语的手臂,指甲嵌入闻语的皮肤里:“以后我才是顾太太,而你永远只是过去式。”

“你和顾南城,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们曾是这个世界上我认为最亲的人。”闻语的内心已经被刺到血肉模糊。

“我和南城早就是珠联璧合了,他身体有病是假的,他每天需要的满足都是我给她的,你现在已经不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让你知道也是让你彻底死心。”

紫薰松开闻语,用力一带,闻语的身体向后退了几步,现在的她就像一片之人,手臂的血早已经经感觉不到痛,痛的只有内心。朝夕相处一年的丈夫,每晚都在闺蜜那里得到满足,还有之前出差恐怕也都是借口吧,内心骤然的痛感让呼吸加重。

“昨晚你们到底找的是谁,就算要离婚,为什么要毁了我。“低声的嘶吼让她带着绝望的疯狂。

“昨晚的男人只不过是一个又老又丑,对于女人饥渴的老男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再也没有清高的资本了。“

“我要娶调监控,我要告你们。“全身颤抖的闻语指着紫薰。

“你别忘了酒店是南城的,你确定你能找到监控,真是不好意思,昨晚的监控通通坏掉了。闻语,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跟鬼一样,你已经不是昔日的那个大小姐,识相的就赶快滚蛋,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闻语知道她们既然设计自己,就一定不会让自己查出破绽,苍白的面容让她不像失去所有的尊严,紧紧握着护照,带着愤恨的眼神瞪着紫薰,在看看这个曾经的家,更不像在这里多停留一秒。

“我会记住你们给我带来的伤害。”瘦弱的身影带着对人情冷暖的绝望离开。

……

第3章 回归

六年后,一个充满自信漂亮的女人出现在机场,闻语推着两个行李箱,最为惹人眼球的是两个行李箱上面各坐着一个5岁的孩子,左面箱子上是一个小女孩,粉色的上衣,带着印花的牛仔裤,后面箱子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同样牛仔裤搭配着白色的卫衣,人群中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和一个美丽女人的身影出现在机场格外的养眼。

女人齐肩短发,精美的鹅蛋脸衬托着干练两个字,五官精致肤如白脂,一身米白色的职业装更是凸显她的高贵,足以让每个女人嫉妒。

坐在箱子上的一对宝贝,小小年纪更是和母亲一样晶莹剔透,男孩乌黑的短发,饱满额头下的浓眉衬托着着一双黑宝石一半的眼睛,鼻梁立体,粉唇嘟嘟的样子更是彰显皮肤的娇嫩,小女孩长发披肩,带着黑色的小墨镜,五官同样精致,和男孩有点像,这样一对龙凤胎宝贝就像电视里的小童星,路过的男人女人都无法挪开羡慕的眼神。

“好漂亮的一对宝贝,要是我家的就好了!”路上的人纷纷说道。

“妈妈,你看所有人都说我漂亮。“小女孩得意的刚说完,小男孩不愿意了:”小溪,明明他们是在说我长的漂亮,因为我更像妈妈。“

“闻熙睿你说什么呢?明明是女孩才能用漂亮两个字。你是男孩子羞不羞?”小女孩叫闻溪溪,嘟囔着小嘴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男孩叫闻熙睿,大男孩子一样的对妹妹说:“我是哥哥,不和你计较,不过事实就是我更像妈妈!”

闻语推着一对宝贝,听着他们的话,只是抿嘴微笑,这一对宝贝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六年前她带着掏空的身体离开这座城市,现在终于回来了。

这六年中,她经历了多少痛苦只有自己最清楚,六年的时间将她彻底蜕变,她变得坚强,有自信,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为母则刚。

在姐姐闻静的帮助下,她生下孩子后的半年找到了一份工作,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证实了自己能力。一个女人在国外努力挣钱还要照顾自己的一对儿女,就算苦,她也觉得很甜。

六年来她的内心平静了很多,可是她依然带着对顾南城和紫薰的恨,她决定辞去国外稳定的工作,她要回到那个城市,用自己的能力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姐姐闻静早在两年前公司的需要回国,她多次希望妹妹闻语可以带着孩子回国,这样自己也可以帮着照顾孩子,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闻静多少有些愧疚。不喜欢被家庭的束缚,毕业后就出国工作了,家里的一切都扔给了妹妹闻语。在不过姐妹的感情一直很好,在妹妹受了伤害后,姐姐文静很后悔当年自己的那份决定,她从心里觉得闻语婚姻的不幸全部源于自己。

这次闻语决定带着孩子回来,闻静很开心,早早的在机场等候,远远看到自己的一对小外甥,张开双臂:“小溪,小睿有没有想姨母啊!姨母可是好想你们!”

两各小家伙立刻跳下行李箱,齐齐跑到闻静的怀里:“姨母,我们都很想你!”

回到家里的路上,闻静一直抱着这对惹人心疼的小家伙,闻语在前面开车。

很快到了,下车后闻语看着眼前的这套别墅,这是当年爸爸留下来的,只是结婚后就被顾南城说需要资金卖了。

“姐,你怎么把这里买回来的?”闻语有点惊喜带着些激动的问。

问静两年前回国后就买回了这套别墅,这里是她们姐妹小时候成长的地方,有太多的回忆,对于一个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来说,买回这套别墅并不难。

“没有钱买不到的房子,你看看是不是和小时候一摸一样,我又用了一年的时间把这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姐姐的话,让闻语眼眶湿润,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小时候的家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多了许多温馨,而六年前是怎离开这里的又出现在记忆里,在这个城市里,有太多让她伤心的事情,而对于顾南城现在的状况,回来前她就了如指掌。

想到一对儿女当年的到来,怀孕四个多月都不知道,她根本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国外的医院却没有医生肯为她做手术,给她的理由就是孩子已经成型,也很健康。她一开始很厌恶肚子里的孩子,想到那句又老又丑又肮脏的老男人,她不能接受给这样的男人生孩子,慢慢的感觉到孩子在肚子里的动静,她的心软了,就算每晚噩梦缠身,她还是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知道孩子出生后,昏昏沉沉的听到一声,告诉自己孩子很漂亮很健康,她顾不上虚弱的身体,着急看到孩子,当洗干净的孩子抱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一对可爱的儿女,照暖了她的心,还在就像天使一样来到她的身边,给了她希望和勇气。

她没有想到,夺走自己身体的男人,给自己带来这样一对可爱的宝贝。

她的生活开始彻底的改变,振作的她不在消沉,也暂时忘记了陷害自己的人,一心想着赚钱带孩子,直到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公司的认可,并顺利的坐上高管的位置,孩子更是成了工作之外她的全部。

闻语一个人开着车经过繁华熟悉的街道,抬头看到顾氏集团,星宇的牌子在阳光下闪着金光,闻语的心狠狠的痛着。星宇,嫁给顾南城的时候,他的公司刚刚起步,星宇这个名字也是顾南城说,宇与语同音的意思,父亲临走前的遗愿就是让自己嫁给顾南城,倾出所有作为嫁妆,帮主顾南城…..

闻语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她无助的时候诅咒顾南城家破人亡,到后来她直到诅咒根本不可能让坏人得到惩罚,星宇的发展速度反而更快,现在已经上市,这种宏伟的办公大楼就是最大的讽刺。

顾南城和紫薰,拿着父亲留给自己的钱作为踏脚石,现在过着潇洒奢侈的生活,这六年来的怨恨再次像潮水一样袭来。

第4章 总裁特助

姐姐为闻语投了简历,今天是第一天面试,闻语要保持最好的状态,她发誓他们曾给自己的羞辱,自己要加倍的还给他们。

到了云洛面试地点,这里离顾南城的办公大楼不远,只是面前的这座大厦耸入天际的建造,宏伟壮观,而顾南城那栋楼也失了霸气。

闻语在国外出色的工作经历,当天就被云洛正式雇佣,在云洛三个月的工作更是表现出色,更有资格和工作多年的同事一起竞争,云洛总裁的特别助理。

要知道云落总裁的特别助理是多少部门经理梦寐以求的职位,这个职位代表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比任何经理的职位都足以吸引人。

大家都没有把作为新人的闻语当回事,就算闻语在有能力,她毕竟刚来不久,根本不能成为竞争对手。

办公室所有的电脑都收到一封邮件,这封邮件让所有人意外,闻语被任命为总裁特别助理。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带着质疑:“是她,怎么可能是她?”

闻语也接到了邮件,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当然不是她对于自己的能力有怀疑,毕竟自己刚到公司不久,于情于理都不会轮到自己。

正在闻语想事情的时候,接到了办公室总监的电话:“你好,曹总监。”

曹总监是一个中年女人,很有职场经验,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同样是威严中带着和谐:“闻语,你正式成为云落总裁的特别助理,从现在起到顶楼工作。”

“是,总监!”闻语没有任何客套的话,但是语气凸显尊敬,她不用特意客气,公司任命自己肯定有公司的道理。

拿到了顶楼的工作牌,她心里有隐约有一丝疑惑,公司的总裁叫况佑霆,是那个况佑霆吗?不,不可能,一定只是重名。

况佑霆一项神秘,很少出席公众场合,网络上更是没有公开况佑霆的照片,所以闻语到现在都不知道总裁的样子。

到了顶层一个扎着马尾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在等候自己,看到闻语跑上前:‘你好,我是您的助理,我叫肖乐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闻语看到面前的女孩浓浓少女的气息,灵动的大眼睛更是没有心机的样子,闻语很客气的说:“你好,我是闻语是总裁的特助,刚刚到顶楼工作,还希望你多多指教!”

肖乐乐没有想到心来的特助这么和善,带着暖暖的笑容:“闻语姐,你真美!”

和肖乐乐的相处很开心,熟悉了顶楼的工作,当天总裁并没有来,肖乐乐告诉闻语总裁出差了过几天才会回来。

总裁不在,工作还算轻松,闻语回到家,自从到了云洛工作后经常加班,陪孩子的时间很少,对于孩子很内疚。

回到家中闻静坐在客厅:“小语,你回来了。小溪和小睿已经睡了,你饿不饿?吃过饭了吗?“

对于姐姐,闻语很感激,如果没有姐姐的支持,自己没有那么顺利,回国后更是姐姐照顾孩子的时间多,闻语坐在姐姐旁边:“不我饿,姐,这些年辛苦你了,谢谢!”

“我是你姐姐,跟我客气什么,早点睡吧,我也睡了!”闻静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回了房间。

闻语悄悄到了一对儿女的房间,就算再晚她也要在女儿旁边坐一会,拉着女儿和儿子肉嘟嘟的小手,这样才会不断给她力量。

看着女儿闭着的凤眸,还有这样美丽的脸蛋,所有人都说儿子像闻语,而女儿出了皮肤的白皙像自己,眉眼间确一点也不像自己。闻语知道女儿大多长的像爸爸,可是在她心里,那晚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真的是又老又丑吗?

看到儿女的样子,5岁的年龄,无论个头还有智商样貌都与众不同,是上天对自己的厚待吗?

女儿和儿子从小和自己在国外长大,聪明的他们,仅仅五岁就可以用英文和中文毫无障碍的交流,尤其是儿子更是有着聪明的头脑,根本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

就在闻语发呆的时候,小睿睁开眼睛,带着没睡醒稚嫩的声音说:“妈妈,我是不是很漂亮,你总是喜欢那么盯着我看!“

“你是妈妈的宝贝,当然漂亮了!“闻语拉着儿子的小手。

女儿小溪也醒了:“妈妈,我也很漂亮,哥哥长的像妈妈,我一定是长的像爸爸!“

闻语知道儿女从小就没有父爱,尤其是小溪对爸爸的向往,父爱的确实让闻语愧疚。

“你们都是妈妈最爱的宝贝,都很漂亮,快睡觉吧!晚安!“

“晚安,妈妈!“两个小家伙醒的快睡的也快。

闻语早早起来送了孩子上幼儿园,到了公司就感觉气氛紧张,和平时的感觉不一样,就听到有人小声说:“大家都认真点,总裁回来了。“

听到同事的议论,总裁回来了?闻语也莫名的有点紧张,她拼命的告诉自己只是名字一样。

到了顶楼肖乐乐已经坐在办工作前一本正经的工作起来。

看到闻语,肖乐乐笑着并带着点紧张的说:“闻语姐,总裁在办公室等你,说有工作要交代!“

“好,谢谢!“闻语说完走向总裁的办公室。

这是她第一次进总裁的办公室,想到况佑霆这个名字还是很紧张,到了总裁办公室,电动门自动打开,留给闻语的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总裁办公室比外面还要大,顶层的落地窗让整个办公室更加明亮。

“总裁,你好我是您的特助闻语,请问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做的吗?”闻语的声音保持着内心的慌乱,她祈祷转过来的那个人不是自己认识的况佑霆。

“多年不见,闻大小姐可还好?”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如的袭来,让闻语内心彻底慌乱了。

随着男人的声音转过的面容,更是让闻语惊慌失措:“况佑霆?真的是你?“

闻语不敢相信的看着况佑霆,那个熟悉的面容,眉眼间带着对自己的嘲讽:“不错,闻大小姐还记得我,只是不知道时隔七年,你出现在我的公司,是有什么目的吗?“

闻语听的出况佑霆对自己的嘲讽,她确实有目的的进入云洛,只是她并不知道况佑霆就是当年的况佑霆,而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正是他想看到样子吧,倔强的闻语强忍着埋在心底的痛,她知道当年是自己辜负了他,恨他是应该的。

他那么高高在上,自己确成了他的助理,他有足够的资本羞辱自己。这一刻闻语多想辞职,只是她不能走,出了云洛没有其他公司在能和顾南天相抗。

“况总,您误会了,我来这里没有任何目的,我也并不知道您就是这里的总裁。“闻语恢复了镇定。

况佑霆看着当年抛弃自己的女人,他是那么的爱她,而她只留下一封分手信,从此在不相见,七年后她出现在自己的公司,他在送来总裁特助的资料中看到闻语,闻语这个名字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找出照片,果然是她?照片中,她和当年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多了一些岁月的沉淀,看起来还是那么动人。自从闻语留给自己一封绝情书的以后他努力让自己不在去留意闻语的消息,他只知道闻语嫌弃自己的出身,这七年来他发誓自己要成功,终于他成为了云洛的总裁。

七年后她的出现,又打乱了他的心,他在几个竞争总裁特助的人里面,内心内心就像着了魔不顾别人的反对,挑选了闻语作为自己的助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就是想让她离自己更进一步。

“有自知之明最好,把公司7年来的客户资料一个星期内全部整理给我。“况佑霆眼神没有挪开闻语的视线道。

闻语只是看了一眼况佑霆,在也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神,他的样子她在熟悉不过,一眼就能记住他现在的样子,他和七年前的变化很大,当年那个文弱的男孩,现在已成为拥有霸气的掠夺者,眼神犀利。

爹地,妈咪又跑啦-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闻语, 况佑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