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美御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宇, 沈瑶

护美御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宇, 沈瑶

第1章 废物女婿

“你们可以看他最后一眼,器官捐赠协议你们可是签了的,五百万我也给了,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声音从手术室外面传来,手术台上的秦白却没听懂,只感觉头大如斗,仿佛要炸开,记忆如潮水般涌现,最后两年的一幕幕画面在秦白脑海浮现。

秦白记得天宝十四载,公元755年,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以清君侧,反杨国忠为名起兵叛乱,兵锋直指长安。

唐玄宗见大势已去,带着宫廷御医秦白和杨贵妃与杨国忠一起逃亡蜀中,经过马嵬驿时,以陈玄礼为首的随驾禁军军士,突然一致要求处死杨国忠跟杨贵妃,随即哗变,杨国忠死于乱刀之下,杨贵妃被缢死在佛堂的梨树下,秦白在逃命时胸口被狠狠刺了一刀,之后就失去了知觉……

“沈忠,江梅,只给你们一分钟,你们看他最后一眼,曹家的五百万可不是白拿的!”

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秦白听得愈发迷糊了,怎么又提到了五百万?

秦白想要睁开眼睛,但眼皮沉重如山,他尝试几次睁眼,但最后都失败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秦白嗅到了一股香水味,接着一道中年妇人的声音响起,“秦宇,你可不要怪我们把器官捐赠给曹家,是医生说你救不回来了,你现在已经死了,反正你活着时就是个窝囊废,吃我们的用我们的,花我们的,现在人不在了,死后捐赠器官就当做好事积功德,还我们恩情。”

“秦宇,我老婆说的没错,你就当是还我们恩情,到了下面你可不要怪我们,那可是五百万啊。”

沈忠道。

“秦宇?我不叫秦宇,我叫秦白!”

手术台上的秦白听得一清二楚,他确定中年妇人的话就是对他说的,刹那间秦白一下就想明白了,自己很可能肉体消亡之后,魂魄附身到了别人的肉身之中,自己占据了这个叫秦宇的肉身,这具肉身不是自己的,自己现在肯定也不在唐朝,难怪之前听他们的话,感觉这么奇怪。

“沈忠,江梅,时间到了,你们可以出来了,不要妨碍孔主任进行器官摘除手术!我妹妹还等着用他的心脏救命!”

冷冽的男声再次从手术室外面传来。

头没有那么疼痛的秦白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自己占据的这具身体已经被宣告死亡了,准备进行器官捐献,移植到别人身体内。

听到这里,秦白急了,自己好不容易获得了重生的机会,怎么能让别人毁掉!

“我要醒过来!我不能让他们得逞,我要阻止器官移植手术!”

秦白尝试睁眼苏醒过来,奈何他发不出丝毫声音,他只听到周围医生大夫交流的声音,那是准备对他进行器官捐赠的流程确认,之后就会在他身上动刀做手术,取出心脏器官,移植给曹家千金。

脚步声响起,之前嗅到的香水味消失了,秦白知道江梅和沈忠离开了。

“不要走!拦住他们!”

秦白急的大吼,但他还是发不出丝毫声音!

在沈忠江梅离开之后,手术室内的气氛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孔主任和团队核对了手术所需的一应手术器械之后,齐齐面向秦宇鞠躬致敬,准备接下来的器官捐赠手术,在秦宇身上动刀。

任由秦白如何挣扎尖叫,但他依然无法彻底醒过来,控制这具属于秦宇的身体。

秦白有种感觉,他在挣扎苏醒时,脑海有一股意念力量,在生生拉扯着他,秦白知道那肯定是秦宇的意念,只要自己让对方得逞,他肯定会魂飞魄散,再无重生的可能。

“啊!”

终于在和秦宇的意念交锋之中,秦白占据了上风,与此同时,脑海之中,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很快这道惨嚎就消失了,秦白再也听不到了,他知道自己战胜了秦宇。

秦白挣扎着睁开眼要坐起来,但忽然身体一轻,好像脱离了束缚,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秦白成功睁开了眼,发现身体变轻之后,往下一看,差点吓死过去,自己竟然脱离了秦宇的肉身,只见在一张手术台上,一个男子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生机的躺在上面,在他周围围着一圈低头鞠躬,身穿蓝色手术服,头戴蓝色帽子和白色口罩的医生,正在对手术台上的秦宇鞠躬致敬。

“开始吧。”

就在此时,孔主任和医学团队,对秦宇捐赠器官的鞠躬致敬仪式结束,孔主任拿起了手术刀,准备在秦宇心脏的位置动刀。

听到孔主任这句开始,秦白吓得魂飞魄散,要是让孔主任得逞,秦宇捐献了心脏,那他就真的再无重生的机会了。

“不要!”

秦白大声尖叫阻止,但孔主任和医学团队,没有任何人能听到他的声音,也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而此时孔主任手中的手术刀已经接近秦宇的心脏位置了。

出于强烈的求生本能,秦白此时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大吼着,朝身下手术台上秦宇的肉身飞了进去。

秦白没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又惊又喜,秦白有种魂魄入体的厚重感,仿佛和秦宇的肉身合二为一了,但与此同时,强烈的疲惫感袭来,仿佛要立刻睡去。

“我不能睡去,我要醒过来!我要醒过来!”

秦白知道自己一旦睡过去,就真的再也不可能醒过来了,强撑着最后苏醒的意念,秦白一下子就睁开了双眼,看着要在他心脏位置动刀的孔主任道:“我,我还活着,我不想捐赠器官……”

“……”

秦白虚弱的声音在静谧无声的手术室内,清晰可闻,饶是经历丰富,见多识广的孔主任,听到秦白的声音,也不由狠狠颤抖了一下,而其他团队成员,各个面色难看,犹如活见鬼一般看着秦白,有人最后吓得惊叫出声,“你怎么可能活过来……你怎么可能活过来……”

看到孔主任和一众团队成员的惊恐表情,秦白露出一个瘆人无比的笑脸,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不用给曹家千金捐赠器官了,接着浓浓的困意疲倦席卷全身,秦白再无一丝气力,彻底失去了意识……

……

“这家伙真是命大,听说孔主任准备做手术取器官时,他醒过来了,把孔主任吓得不轻……”

“沈家的这个上门废物女婿,还真是命大哦,车祸都被判定死亡了,他最后竟然苏醒活过来了……”

“你们是没看到沈忠江梅那张脸,孔主任宣布中止器官捐赠,为秦宇治疗时,他们脸都成紫黑色了,从曹家拿走的五百万,又全部还回去了,还彻底得罪了曹家。“

“沈忠和江梅这下子可恨死这废物女婿了,本来指望他死后大赚一笔,结果空欢喜一场,这废物女婿竟然死而复生……”

周围护士的议论声,将醒未醒的秦白听到了一些,他这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竟然是沈家的上门女婿,看之前沈忠江梅对秦宇的态度,就可见秦宇在沈家的地位有多低,自己竟然重生在了一个废物女婿身上,一时间,让秦白接受不能,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白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感觉一阵强光照射过来,刺眼无比,缓了好一会儿,秦白才适应。

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和这具肉身的主人记忆开始融合,但并没有得到秦宇的全部记忆,只是一部分。

从秦宇的记忆之中,秦白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比唐代更强大更发达的地方,叫地球,无论是农业、教育、还是科技医学,都要远远比唐代强大。

相同的是,唐代有地位低贱的赘婿,到了现代,依然有赘婿,只是被称为上门女婿,虽然地位有所提高,但依然被人看轻,地位依然低贱。

“秦宇你这废物女婿,果然命大,好在你活着,要是嗝屁了,我们找谁要钱去?赶紧还钱!”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流里流气的光头闯了进来,看到坐在病床上发愣的秦白,骂骂咧咧朝秦白走了过来。

“秦宇?”

秦白听到光头的话,喃喃自语了一句,很快双眼变得明亮起来。

既然已经重生复活,他就要好好的活一次,决不能像秦宇那般窝囊憋屈的活着,从现在起,他就是秦宇。

“卧槽。海哥。这沈家的废物女婿不会被撞傻了吧?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

光头海哥的跟班听到秦白叫“自己”的名字,直瞪眼,一脸无语,以为他脑子被撞出了问题。

“管他是真傻还是假傻,欠债还钱,我们今天就是来要账的!”

海哥讥笑地看着秦白,道:“你一共从我这里借了八万块,现在利滚利,你要还我五十万。今天我要是拿不到钱,你信不信我让你再去手术室做一次手术!”

“八万块我借了没多久吧,这么快就利滚利到了五十万,你们是高利贷吧。”

秦白面无表情道。

海哥等人齐齐皱眉,眼前的秦宇和之前胆小懦弱窝囊的秦宇判若两人,海哥没想到秦宇竟然敢顶撞他,“马勒戈壁的,秦宇你这废物,给你脸了?你借钱的时候不知道是高利贷?别特马的废话,赶紧还钱,今天我要是拿不到钱,老子就给你开瓢送你进手术室!”

第2章 老婆是个大美女

“你有隐疾!”

光头海哥就要出手教训秦宇,秦宇不躲不闪,看着海哥悠悠说道。

海哥脸上的表情瞬间凝滞,扬起的左手突然收了回来,好像他被秦宇说中了。

“海哥,秦宇这窝囊废说你有隐疾?你怎么停手了,让我替你好好教训教训他!”

跟班见状,顿时要替海哥出手,狠狠教训秦宇。

不过跟班被海哥给拦住了。

秦宇看海哥脸上阴晴不定,不疾不徐道:“你有遗溺症状,我可以让你康复,但我欠你的钱,那可就两清了。”

“你特马的放狗屁!你才有病,给我治病收我八万?你以为你是神医啊?更何况我,我没病……”

海哥一听顿时炸了,八万的本钱利滚利不但收不回来,自己还要倒搭进去八万,他又不傻,怎么可能同意?再说这窝囊废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现在不治,以后遗溺的病症,也就别想根治了。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八万块根治隐疾,我觉得很划算。”

秦宇戏谑道:“刚才你出声辱我,我决定了,想让我根治,我借你的八万块利滚利连本带息不但要免了,我还要收你两万的诊金。”

“海哥,这窝囊废胡说八道,你可别信他的,他就是不想还钱,他以为自己是神医?瞧一眼就能看出来人有没有隐疾?咱甭和他废话,先狠狠收拾他一顿出口气!”

跟班见海哥游疑不定,立刻出声劝道。

海哥听了跟班的话,沉默了几秒钟,最后对跟班道:“你们先出去,我和这窝囊废谈谈。”

“海哥,你说什么?你让我们出去?”

两个跟班没想到海哥真被秦宇这窝囊废给忽悠住了,顿时一惊。

还要在劝,但被海哥给打断了,“我的话你们没听到?我让你们出去!”

两个跟班那个气啊,但不敢在光头海哥面前发飙,狠狠瞪了秦宇一眼,才愤愤不平地离开了病房。

跟班离开之后,病房就只剩下秦宇和光头海哥了,光头海哥上下打量了秦宇好一会儿,才道:“秦宇,你以前是装的吧?我们之前经常打交道,你隔三差五就去我那借钱,你什么人我会不清楚?但今天你很不一样。”

“我开窍了不可以?”

秦宇自嘲道:“毕竟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老天不收我,我就不能再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甭废话,我之前的话依然有效,你要是想治病,就拿两万诊金。”

“秦宇,我知道你之前是学医的,但你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你之前可是江海市有名的废物女婿,好吃好喝好赌,你那丈人丈母娘都替你擦了好几次屁股,你整个就是一废人,你今天虽然很不一样,但我怎么能相信你?你毕业好几年了,专业早就荒废了,你还会看病?”

海哥讥笑道。

“你出现遗溺症状,准确的说有七个月了,这七个月间隔几天就遗溺一次,肯定很不好受吧。女朋友受得了?家人受得了?难道要女朋友家人天天给你洗床单?”

秦宇悠悠说道。

海哥脸色很是难看。

“你太贪心了,利息可以免,八万块本金必须还,但前提是你要治好我的隐疾。不然五十万一个子都别想少!”

海哥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做出了让步,让秦宇还本金,免了高额利息,但是有条件的,就是必须治好他。

“好。”

秦宇自然不会步步紧逼,海哥是做高利贷生意的,不是善茬,是个狠角色,逼急了,对他没好处,让他治就免掉高额利息已经是让步了,“好,就还八万本金。”

“那接下来怎么治?”

海哥立刻追问道。

“你是神经感知尿意功能差导致遗溺而不自知。”

秦宇道:“只要营养神经,修复神经功能就能治愈。”

“我之前找的中医名家也这么说,但给我开了方子,我按方抓药,并没有效果。我足足花了两万诊金,还不包括药费。”

海哥一听有些后悔和秦宇交易了,自己很可能被他骗了。

“中医名家?哪个传承?”

秦宇好奇道。

“悬医阁名家齐城的关门弟子。”

海哥道。

“没有任何效果?”

秦宇问道。

“没有。”

海哥摇头。

“庸医害人啊。你没有找他麻烦?”

秦宇道。

“悬医阁我可惹不起,只能认栽,但姓秦的,我可警告你,我惹不起悬医阁,可我有办法对付你,你要是敢耍我,你可要想到最坏的结果。”

海哥道。

“这是方子,按方抓药,坚持服用一星期。”

秦宇在桌子上找到纸笔,就写了一张方子,递给了海哥。

海哥接过来一看,和之前悬医阁齐城的关门弟子开的方子一对比,发现完全是不同的两种药方,他狐疑地看着秦宇,“真的管用?”

海哥说完,他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海哥点头哈腰,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接完电话,看秦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脸一热,狠狠瞪了秦宇一眼,道:“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必须把那八万给还上,可别说海哥没给你机会!”

海哥刚走,门外就传来脚步声,秦宇以为海哥又回来了,“海哥,不是说好给我一个星期时间?难道你反悔了?”

“秦宇,你这个窝囊废,你又向光头海哥借高利贷了?你借了多少?”

病房的门被粗暴的推开,江梅和丈夫沈忠走了进来,江梅看到秦宇坐在病床上,怒不可遏!

这混蛋不但没死,让她获得的五百万竹篮打水一场空,现在苏醒过来,就给他们家招惹了麻烦,竟然又找光头海哥借了高利贷,上次他们帮着秦宇擦屁股,断断续续扔进去了三十万,那是因为没办法,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只好帮他还上了,哪儿想到他又去借了。

“八万。”

秦宇下意识说道。

“八万块?秦宇,你这个窝囊废,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我们家就有五百万,人死账消,高利贷都不用还了,你倒好,刚从鬼门关出来,就害我们一家,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江梅气急败坏。

“秦宇,你怎么不长记性?八万块利滚利,那要还多少?我们家可没钱替你还!”

国字脸,身材中等,微微有些发福的沈忠一听就急了。

“我和海哥说好了,高利贷利息不用还了,只还八万本金。”

秦宇心里一阵无语,自己这个宿主,生前好吃好玩好赌,不但不挣钱,还大手大脚花钱,让别人替自己还高利贷,真是名副其实的废物,可谓人见人厌。

现在江梅看他的目光,好似要对他扒皮抽筋,食其骨、啖其肉,可见上次替秦宇还高利贷的场景有多么记忆犹新。

“八万块我自己就可以还上,不会连累你们。”

既然成为了这具身体的新主人,那之前窝囊废秦宇借的钱,自然由他还。

“你能还上八万块?把你卖了,也卖不到八万块!”

江梅讥讽道。

见江梅咄咄逼人,秦宇本想看在之前她和沈忠帮着还高利贷的份上,不和她一般见识,但她却得寸进尺,越说越难听,秦宇不由讥笑道:“我可不止能卖八万,我死了都能卖五百万,活着就更值钱了,你应该清楚这一点。”

“你……”

江梅想到自己背着女儿干的事情,被秦宇当众揭穿,一张老脸臊的厉害。

“看来曹家出五百万,让秦宇心脏移植给曹小姐是真的了。”

此时房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肤如凝脂,五官精致,一双丹凤眼透着灵动,吹弹可破的肌肤让人忍不住有亲吻的冲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灵韵,那张倾国倾城的鹅蛋脸让人看之忍不住自惭形秽,给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瑶,瑶瑶,你进修回来了。”

听到女儿沈瑶提到和曹家的交易,江梅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妈,你不应该这么做的,就算秦宇成功移植给曹家千金,曹家千金也撑不过观察期,反而白白浪费一次机会,就算要移植,也应该是移植给更合适的病人。”

沈瑶不带丝毫感情,仿佛差点被捐赠器官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秦宇,而是一个陌生人。

秦宇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他从宿主的记忆中知道沈瑶对其丈夫极度失望,甚至有些绝望,对他没任何期望了,但毕竟夫妻一场,应该是有感情的,不至于如此冷漠。

可现在秦宇看来,自己想多了,沈瑶对秦宇没有任何感情,这也难怪,谁会喜欢上一个窝囊废?

“我是你丈夫。你是我妻子,你不应该对我如此冷漠。”

秦宇被沈瑶看轻,连他是死是活都不在乎,让他很不舒服,他可不是窝囊废秦宇,他是秦白,对于沈瑶的漠视,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被她如此冷漠对待?

秦宇的话一出口,沈瑶就惊了一下,精致的鹅蛋脸浮现惊诧之色,“秦宇,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瑶瑶,你别和这个窝囊废一般见识,这个窝囊废没救了,他又从光头海哥那里借了高利贷,这次就让他自生自灭,你可不要像上次一样心软,帮他还!”

江梅突然说道。

一旁秦宇看到江梅的话说完之后,沈瑶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极度难看,眼眸瞬间就盈满了失望至极的神色,心中的某个东西仿佛彻底被粉碎了,秦宇看的不由心中一颤。

第3章 要离婚?

“上次是你帮我还的钱?”

秦白从江梅的话里听出来了,上次陆陆续续还给海哥的钱,是沈瑶拿出来的,并不是江梅和沈忠。

想想江梅和沈忠对秦宇的态度,死了都恨不得在秦宇身上榨出油水,怎么可能生前替秦宇还高利贷?

沈瑶愿意拿出几十万帮秦宇还高利贷,可见沈瑶对秦宇是有感情的,只是秦宇这窝囊废实在不争气,沈瑶帮着刚还上了高利贷,他又去海哥那借了一笔,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想到刚才沈瑶眼眸中的失望,只怕那本就不多的感情也已经湮灭了。

“你个窝囊废,休想让我们再帮你还高利贷,瑶瑶你可不能再心软了,他吃了这么多年软饭,没挣过一分钱,全靠你养着,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你替他还钱,他以后还会借高利贷,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会把我们一家害死的!”

江梅破口大骂,极力劝诫沈瑶,放弃帮秦宇还钱的想法。

以前江梅对秦宇动不动破口大骂,张口闭口废物、窝囊废,沈瑶都要纠正,但现在秦宇又借了高利贷,实在让她失望,已经完全不对秦宇重新做人抱希望了,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软饭男,不用指望他改过自新了,江母骂得再狠,也是秦宇咎由自取,她懒得再替秦宇说话了。

“秦宇。我给过你机会,但你不珍惜,你既然愿意一直堕落下去,那就由你好了,我要提醒你,海哥心狠手辣,他做的是高利贷的买卖,你还不上钱,他就会找机会找我们麻烦,我可不想被你害死,明天我们就去离婚,你欠海哥的钱只能你自己还。”

沈瑶冷漠的看着秦宇,她下了很大的决心,以前给了秦宇一次又一次机会,但他都不知道珍惜,这次她不会替秦宇再还高利贷了。

“瑶瑶。你终于想通了,这个废物软饭男就应该早点踹掉,以女儿你的条件,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悬医阁的齐少不是一直在追求你?他家出自医学世家,结交的朋友都是达官显贵,而且出身名门,齐少可不是秦宇这个窝囊废能比的,你可要好好考虑啊。”

一看女儿沈瑶想通了,明天就和秦宇离婚,江梅激动的脸色涨红。

齐家是江海市有名的医学世家,是名门,要是女儿能嫁入齐家,那她就是齐少的丈母娘,自然少不了各种孝敬和好处,江梅想想就激动不已。

“你说的离婚就是和离吧。”

秦宇确认道。

沈瑶本以为自己提出离婚,秦宇会拒绝,会害怕恐惧耍赖,没想到统统没有,反而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姓秦的,你古装剧看多了?明天就是要和你离,你别想耍赖,明天必须一起去民政局!”

江梅警告道。

秦宇知道江梅说的民政局就是办理离婚的机构,这是从继承的记忆中了解到的。

秦宇并没有反驳,反而平静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秦宇的举止,让沈瑶很是惊讶,没想到他这次会这么痛快?

见秦宇答应下来,江梅和沈忠也没敢再步步紧逼,生怕秦宇反悔。

“明天几点?”

秦宇看向沈瑶问道。

“明天九点。”

沈瑶说完,想到秦宇没有工作能力,只怕离婚后温饱都是问题,哪儿有钱还高利贷,心中不由一软,“我们离婚后,大家以后就再不会有交集,你还有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瑶瑶,你可不能糊涂啊,他要是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江梅一听急了。

“是呀,瑶瑶,你不能糊涂。”

沈忠劝道。

秦宇看到旁边江梅和沈忠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生怕自己狮子大开口,感觉好笑,自己可不是废物秦宇,自己现在才是这具身体的真正主人,凭借自己的神医手段,要站住脚跟并不难,并不需要向沈瑶狮子大开口。

“不必了,我什么都不要,明天去民政局离。”

说到这里,秦宇脸色一囧,看向沈瑶道:“不过现在住院费用,我可没钱结,还需要你出钱结清,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

沈瑶好像没有看到旁边江梅使眼色,听到秦宇的话,她淡漠地点了点头,道:“出院之前,还是做个检查的好,你之前伤的这么重,你车祸之后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多月,都不抱希望了,医学上已经死亡,你却突然苏醒了过来,可以说是医学上的奇迹,但是在出院之前,还是检查一下吧。”

“我的身体我清楚,不用检查了。”

秦宇道。

“瑶瑶,他自己说不用检查了,明天他就和我们一家没关系了,他姓秦的不查就不查,全身检查可要不少钱呢。”

江梅急眼道。

“我是怎么出的车祸,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肇事司机抓到了?”

秦宇自动忽略江梅的话,看向沈瑶问道。

“没有。你被撞之后,肇事司机就跑路了,现在还没有被抓到,我想抓到的希望也不大了,毕竟警察有这么多案子等着办理,现在你苏醒过来了,案子的性质自然也变了,可能不会再投入过多精力去查。”

沈瑶说道。

秦宇本还想着替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报仇呢,毕竟占据了人家身体,还霸占了人家老婆,虽然只有一天,但这是事实,总要为他做些什么,但现在看来,自己好像替他报不了仇了,肇事司机都跑路了,上哪儿找去?

出院手续是沈瑶帮着办理的,她就在这家医院工作,而且颇受主任器重,去上京进修的名额都给了她,她亲自出面帮着办理出院手续,院里还是很给面子的,上午就办完了手续,不用等到下午。

“你身上还有钱?能自己打出租回去?”

办理完出院手续,沈瑶把身份证还给了秦宇。

秦宇听后直摇头,他哪儿还有钱?身体的原主人本来就花钱大手大脚,在医院一趟就一个多月,上哪儿弄钱去?他现在一个子也拿不出来啊。

“你在这儿等着。”

沈瑶皱眉,问了她就知道是白问,自己这个丈夫可是吃软饭的窝囊废,现在兜比脸干净,哪儿有钱。

“你去哪儿?”

秦宇见沈瑶说完扭头就走,立刻问道,不过沈瑶没搭理他。

很快沈瑶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红票子,走近秦宇,直接塞进了他的手里,“秦宇,你好自为之吧,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这几百块你拿着。”

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秦宇倒是没有拒绝,直接把钱接了过来,发现有足足六百块,秦宇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从江梅那里弄来的,取钱没这么快,因为ATM机子上正在排队呢。

“我会还你的。”

秦宇说完,扭头就走了,既然明天就要和沈瑶离婚了,秦宇没必要再回沈家了。

看着秦宇离开的背影,沈瑶若有所思,但很快就收敛了心绪,一切都结束了,明天过后,大家就再也没交集。

“秦宇。你为什么要苏醒过来?”

秦宇走出医院大厅,突然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

这道声音秦宇非常熟悉,他在手术室等着被捐赠器官时,这道声音就曾出现过,这是曹家千金的哥哥,自己被医学诊断死亡之后,就是江梅和沈忠签署的器官捐赠协议书,指定心脏捐赠给曹家千金,为此曹家给了江梅和沈忠五百万。

不过因为他秦白的附身,夺去了肉身,一切都终止了,江梅被迫把五百万还了回去,而曹家千金也无法再获得秦宇的心脏移植。

秦宇侧身,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四方脸,眸子冷意似海的三十左右的男子,这名男子正是曹家千金的哥哥曹杰。

“果然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了,你这种废物,不应该苏醒过来,你若是不苏醒过来,我妹妹就还有救,我妹妹这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命运却如此对她,让她饱受病痛折磨,老天不公!”

曹杰看向秦宇的目光透着浓浓的遗憾。

秦宇这个废物,如果不苏醒,那该多好啊,妹妹就有救了,但偏偏让他苏醒了过来,让曹家上下空欢喜一场,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你妹妹或许我能帮到她,但你要带我去见她。”

秦宇现在身上就几百块,曹家之前就出了五百万,要是自己治好曹杰的妹妹,曹家肯定不会亏待自己,自己瞬间就能成为百万富翁,还海哥的钱和沈瑶的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不但是个窝囊废,还是个白痴,我这么说你,你都不生气,你说你是不是窝囊废?竟然还提出荒唐的要求,要给我妹妹治病,我看你就算苏醒过来,脑子也被撞成白痴了,老天真不应该让你醒过来!”

曹杰听到秦宇的话,被气笑了,讥笑地看了他一眼,扭头就进了医院大厅,看都没再看秦宇一眼。

秦宇见曹杰离开,直叹气。

他现在就几百块,以后要安身立命就要金银钱财,这曹家在秦宇看来就是大肥羊,难免有些惦记,上赶着给人看病索取回报,结果被当白痴。

不过这也在秦宇意料之中,换谁也不信一个窝囊废会看病啊?

看来自己当时和光头海哥谈判时,海哥还是很有魄力的,竟然愿意让他治病开方。

第4章 曹家千金

“小伙子,你是曹家派来迎接我们的吧。曹家人现在不方便亲自出来相迎,我们理解,毕竟曹家千金现在情况很危急,别在这儿愣着了,赶紧带我们过去,去见曹家千金。”

曹杰离开之后,秦宇准备找个地方吃饭填肚子,忽然就看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拎着行医箱走了过来,猛地一拍他的肩膀,让他带路去病房见曹家千金。

“……”

秦宇在原地呆滞了两秒钟,他反应过来了,对方误会了,以为自己是曹家派来站在这里迎他的,正要解释,此时就见一名六十多岁的老者在两名中年男子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师兄!”

那名头发稀疏,面容透着疲惫的老者,见到鹤发童颜老者,快步朝他走了过来。

“马金良,你还当我是你师兄,如果当我是你师兄,就应该让你孙子继承我的衣钵。”

鹤发童颜老者瞪眼说道。

叫马金良的老者是南山医院的副院长,他和鹤发童颜老者同出一门,后来他学有所成,入世历练,进入南山医院,他医术高明,又有贵人提携,一路高升,最终成为南山医院的副院长,权利仅次于南山医院院长。

而跟在他身后的两名中年男子,一名是他的秘书,一名是他带出来参加学术交流的亲传弟子顾永华,同时也是南山医院某科室的副主任。

“师兄,我小孙子才六岁。”

马金良无语,不明白师兄为什么让自己小孙子继承他的衣钵?

现在他功成名就,完全可以给小孙子一个更好的未来,没必要跟着师兄去受罪,要继承他的衣钵,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那是他马家唯一的小男孙,他舍不得让他跟着师兄。

“懒得和你废话。小伙子,走,带我们去见曹家千金,正好我现在手头紧,要不然我现在不会出现在江海市,这曹家是豪门,我治好了曹家千金,回报肯定很丰厚。”

鹤发童颜老者说道。

鹤发童颜老者说完,一阵脚步声传来,就见一个雍容贵气的妇人在两名保镖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见到马金良立刻道:“马院长,你来了,我带你们上去,小女现在情况很危急。”

这名贵气雍容的妇人,面相和曹杰有几分相似,一旁的秦宇猜测,这应该就是曹杰和曹家千金的母亲曹夫人。

“曹夫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师兄,庞文圣,人称庞神医,医术在我之上。令千金的病我之前就看过,我也不瞒曹夫人,我并没有太大把握,不过我师兄出面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这次庞文圣出现,就是马金良邀请过来的。

“庞神医。那就拜托了。”

曹夫人见马金良把他之前口中的神医师兄庞文圣请来了,惊喜道。

“曹夫人。你不要听马金良给我戴高帽,他自从进了医院,一心就想着高升,一心扑在学术上,哪儿还有心思钻研医术?医术实力自然比不得我,令千金能不能治,我也要在诊断过后才知道。”

庞文圣道。

曹夫人点头,就在前面带路,引领着庞文圣和马金良朝电梯走去,秦宇跟在马金良带来的两名中年男子身后,也跟着一起进了电梯。

“小女本来有很大希望度过这次危机,为了这次心脏移植,我们做了万全准备,由心脏移植专家孔主任和他的团队亲自操刀,但世事难料,被宣告刚刚死亡的供体突然在手术室苏醒了过来,器官捐赠自然被中止了。”

曹夫人遗憾道。

秦宇就在旁边,曹夫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道要不是自己及时苏醒过来,真让孔主任和团队完成手术,自己只怕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但有一点他不明白,当初秦宇昏迷不醒,宣布死亡后,怎么这么快就被曹家选中?迅速达成交易?谁从中牵的线?

“曹夫人,传闻你们曹家给了供体家属五百万,当时是谁牵线搭桥?让你们这么快选中他?”

秦宇悠悠问道。

曹夫人看了秦宇一眼,觉得他有些面熟,但她并没有认出秦宇。

她是见过秦宇的,毕竟是女儿的心脏器官供体,但当时秦宇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生机,被医学判定死亡之后,面色更犹如死人,和现在面色红润的秦宇轮廓虽然相像,但无论是给人的气质还是气色,都不相同,可谓判若两人,曹夫人没有认出秦宇也不奇怪。

“我们到处都在为小女找合适的心脏供体,但心脏供体太紧张了,找到合适的就更困难了,我们曹家和悬医阁的齐家有些交情,给我们提供线索的是齐城的儿子齐兵,是他帮我们牵线搭桥,和供体的岳母岳父沟通的,最后经过孔主任和一众专家的评估确认,认为供体合适,江梅和沈忠作为供体家属就签订了器官捐赠协议,我们为此补偿了沈忠和江梅五百万,所以等供体在医学上被判定死亡之后,就准备手术,但事情突变,供体苏醒了过来。小女的移植手术就中止了。”

曹夫人没有认出秦宇,反而以为秦宇是神医庞文圣的徒弟,见他问起这个话题,也没有隐瞒,反正全院皆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齐兵!”

秦宇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名字,之前从江梅口中知道这个齐家少爷,一直对沈瑶穷追猛打,明知她已婚有了丈夫,还继续追求,显然是不把之前的秦宇放在眼里,一个窝囊废,吃软饭的废物哪儿会被齐家少爷看在眼里?

可秦宇没想到自己出事之后,器官捐赠牵线搭桥的还是他,这不由让秦宇联想到了之前秦宇出车祸的事情,齐兵觊觎沈瑶,但秦宇是障碍,他是有动机也有能力暗中下黑手的,在之前的秦宇死后,又帮曹家牵线搭桥,秦宇不认为这只是偶然事件。

“之前的秦宇出车祸只怕不是巧合,幕后黑手很可能就是这个齐兵。”

秦宇脸色变得很冷。

“那个供体的事情,我知道一些,是沈家老爷子大儿子沈忠的女婿,我和沈忠是同学,在同学聚会的时候,听他提过他女婿,他女婿好像叫秦宇,是个窝囊废,游手好闲,好吃好玩好赌,一事无成,只是可惜了沈忠的女儿,摊上这么个丈夫。”

马金良的亲传弟子,南山医院的副主任顾永华说道。

“沈家以前也是医学世家,但二十年前,就没落了,如今沈家只有一家小制药厂,和几家诊所,和鼎盛时期没得比。沈忠的女儿叫沈瑶,在去迎你们之前,我还见过,我见过不少貌美的女子,但这个沈瑶,说是国色天姿都不为过。”

曹夫人道。

“那真是有趣了,沈瑶国色天姿,那沈家怎么招了一个窝囊废女婿?”

秦白虽然继承了之前秦宇的记忆,但只是一部分,不是全部,秦宇为什么成为上门女婿,秦白一无所知。

“沈家没落之后,有人为沈老爷子算了一卦,沈家要想重整旗鼓,恢复往日辉煌,他的长孙女沈瑶就要招婿,不能外嫁,错过就再无恢复往日辉煌的机会,至于最后怎么挑中的叫秦宇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曹夫人道。

“原来之前的秦宇被挑中,是因为沈家老爷子信了算命先生的话,牺牲长孙女沈瑶的幸福,招赘改族运。”

秦宇没有觉得荒谬,反而觉得很正常,要知道在唐代,这种改运招婿的做法也不是没有。

电梯在曹夫人女儿曹雨欣所在的病房楼层停下,电梯门打开之后,曹夫人迈步而出,引领庞文圣和马金良朝女儿病房走去,秦宇跟在马金良的秘书和顾永华身后,一起朝病房走去。

庞文圣一行跟着曹夫人进了病房后,病房内此时站着不少人,秦宇找准空隙,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吸氧中昏睡的曹家千金。

难怪曹夫人还能稳住,眼下女儿还没有到生死存亡的绝境,不过再得不到及时救治,那就不好说了。

此时在病房内的人除了曹家亲属,江海市人民医院的领导都在,擅长心脏移植的专家孔主任也在。

秦宇从曹家千金身上收回目光,就听曹夫人对一名中年男子道:“老曹。南山医院马院长来了,还有马院长把他师兄庞神医也请来了。”

曹夫人对一名中年男子说完,之前一直商议曹家千金病情的医院领导和孔主任,齐齐转身,看向了曹夫人身后的马金良和庞文圣。

庞文圣他们不熟悉,但马金良,他们可不陌生,南山医院的副院长,资历老,人脉广,医术高,他们自然不敢小觑。

“有劳马院长了。”

曹杰的父亲曹正龙希冀得看着马金良道。

“曹先生。我请来了我的师兄庞文圣,庞神医。”

马金良对投来目光的人民医院领导点了点头,大家都认识,打过招呼,就把师兄庞文圣介绍给了曹正龙。

“庞神医,还请你出手救救我女儿。”

曹正龙见马金良口中的神医师兄庞文圣出现,明显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与此同时,曹正龙也看到了庞文圣身后的秦宇,他明显楞了一下。

这人怎么和之前要给女儿捐赠器官的沈家窝囊废女婿秦宇这么像呢?

护美御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秦宇, 沈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5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