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争锋-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穆强, 灵雪

魔道争锋-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穆强, 灵雪

第1章 鼎炉

我本平凡,缘何修仙。

………………

穆强今年十六岁,从前他的志向很普通,也简单。

只想偶尔能吃上一顿肉,可以娶上一个会过日子的媳妇生儿育女,并且懂得照顾渐渐老去的父母。

可是一场严重的饥荒,彻底打乱了一切。

唐皇历471年,帝国西边九省,发生严重的灾荒,民众饿死无数。

一时间,各种非法的营生,全部摆上了台面。为了生存,这些非法经营的人,什么都能干的出来。

穆强的家正好在西边九省的范围内,因此他并没有逃过这场劫难。

为了生存,父母决定将他卖到一个可以生存下去的地方。

“强娃子,父亲对不起你……”

穆强被买走的时候,父亲跪在地上,痛哭流泪。

穆强曾经有过想法,他恨父亲,恨他为什么要卖掉自己。

可是,每每想起父亲送自己走的时候,那个悲伤的表情,那一夜间灰白的头发,总是能将穆强刚刚建起来的心理堡垒,彻底击毁。

父母无情吗?

显然不是,为了生存下去,父母这么做无可厚非。

虽然理解父母的所作所为,但是穆强的心里,总是有点心痛。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穆强跟着买走自己的主人,一路东奔西走。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城,这座大城叫做乾坤城。

乾坤城的地理位置独特,并没有收到饥荒的影响,因此这里依旧非常繁荣,甚至连街边的乞丐,都非常的少见。

进入乾坤城之后,穆强与几个少年,被安排到一个杂货房里面休息。

接下来几天,穆强等人简直就想做梦一样,买主给他们好吃好喝的供着,还给他们买新衣裳。这一系列的变化,让所有的少年都非常高兴。

但是惟独一个,那就是穆强,可能是他年龄比较大的原因,也可能是他早熟。

总之穆强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买主已经将自己买过来了,又给这么多好处,想来一定有所图。

果不其然,一天买主恭恭敬敬的领着一名少妇,走进杂物房。然后对着穆强等人一一指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当天晚上,买主就带走了一半少年离开,而这些被带走的少年,从此在也没有回来过。

过了几天,穆强与剩下的十几个同伴,跟随着买主,来到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里面。

此时房间的内部,坐着三名美丽的少妇。

三名少妇各有特色,但是她们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妩媚。让人看过去,就会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虽然穆强等人,还只是少年,但是也会有反应。

顷刻间就有一名少年,没有抵抗住对面少妇的诱惑,呆愣愣的朝着她们走去,一边走还在流着哈喇子。

然而,他还没有走到少妇前方十米范围内,就听见‘嘭’的一声,少年刚才所站的地方,瞬间化成血海。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穆强的眼前死去。

其他的人少年,还在胡思乱想,可是经过这么一弄,顿时清醒了不少。

中间的少妇,满意的点点头:“这批还算不错,可以进行下一轮的审核了。”

买主连忙答应了一声,随后带着剩下的少年,走进旁边的一个门。在这里,同样坐着一位少妇,这名少妇穿的衣服很少,隐隐可以看到许多不该看的东西。

少妇打量了一下穆强等人,随后妩媚的说道:“好啦,各位小帅哥,麻烦你们将衣服脱掉。”

见到穆强等人站在原地,呆愣愣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少妇又开口道:“而且是一件也不能留下,所有的衣物都要脱掉,你们明白吗?”

“不脱行不行?”一名少年,很腼腆的看着少妇,诺诺的问道。

“行,怎么不行。”少妇一边说着,一边使用了一个眼色。很快就从外面冲进来几个壮汉,将刚才问话的少年直接抓走。

有了这一幕,所有的少年都不在迟疑,很痛快的将身上衣物脱掉。

少妇的眼睛,不停的在少年们的身上扫描,最终她的目光停留在穆强的身上。

“啧啧,好出色的身体,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妇吐气如兰的问道。

穆强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仿佛被无数虫蚁撕咬,奇痒无比。但是嘴上,穆强还是如实回道:“我叫穆强。”

少妇走过来,双手在穆强的胸膛上拍了拍,然后满意的点点头道:“小帅哥家里还有什么人在啊?”

“父母都建在,而且还有两个弟弟。”

少妇抚摸着穆强的肌肉,赞叹道:“有家人好啊,不会像我这么无聊。”说着,少妇及其风骚的在穆强的腹部抓了一把。弄的穆强浑身一颤,差一点没有出事故。

幸好少妇调戏完了穆强之后,就去其他少年跟前。

就这样弄了一个多小时,屋内的少年,从最初的是九人,只剩下四人。直到这时,少妇才回到原来的座位,认真思考了半天说道:“本来你们已经卖身给我们青楼,我们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要做什么。不过为了让你们将来可以安心的做事,所以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你们一声。”

见到穆强等人,竖起了耳朵,认真听讲的样子,少妇白了他们一眼后道:“你们这些人,或者有家人,有朋友,有亲戚尚在人间,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必须忘记他们,彻底与他们断绝来往。”

“从此以后,你们要专心为我们做事,直到有一天,你们完成了任务,顺利交接之后,才可以得到自由。”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得到一切。”

“比如生命,比如权力,又或者财富,只要你们想要的,那么就可以得到。”

“但是,有一个重要的要求,你们必须记住,那就是不能在完成任务之前,与心仪的女子交合,否则后果自负。”

在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穆强明显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杀意。这股杀意让穆强感觉到,少妇只要挥挥手指头,就可以将自己彻底抹杀掉一样。

过了一会,杀意渐渐消去,穆强咽了一口吐沫,强行镇定的问道:“请问,我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少妇看了一眼穆强,一反常态失望的说道:“如果你早生出来一百三十年,我一定要将你收入囊中。”

穆强尴尬的笑了笑,继续等待少妇的解释。

“你们的任务,就是做鼎炉,等待主人需要你们的时候,主动献身就可以了……。”少妇含糊其辞的介绍了一下,然后打了一个哈气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

回到杂物房,穆强久久没有入睡。虽然还不知道鼎炉具体是做什么用的,但是穆强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次日一早,穆强就被人叫醒,然后登上了一辆马车。

只不过这辆马车的马匹非常的高大,寻常的马匹,根本不敢靠前。

当所有人都上了马车之后,驾车的大叔,喊了一声驾,马匹鸣叫一声,随后穆强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离地面越来越远。

眨眼的功夫,就完全脱离了地面。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仙术?

穆强诧异的同时,心里暗暗判断的想。

马匹在天上奔跑了一会,很快就出现在一座群山之中。这座山,耸立在天空之中。与地面,只有一株树支撑。

马车停在一个平台上,此时四面八方,不时有马车奔驰而来。而在这些马车之上,都坐着一些和穆强年龄相仿的少年。

很快,一阵钟鸣声,随即一名宛如仙子的少女,从天空中飞来。

少女飞到穆强的头顶之上,冷眼扫视了一圈,然后满意道:“不错,今年适合做鼎炉的少年,竟然比往年多了四成,足足有一千多人。”

下方一面管事的男人,恭敬的道:“今年的鼎炉,质量比往年,也要好上许多。”

“嗯,是有几个好苗子。”少女点头应道:“你将这些鼎炉,全部带到西山,到那里自然会有人接收。”

“是,师姐。”管事的男子说完就带着穆强,前往了西山。

第2章 西山执法

西山很空旷,也很荒漠。

这里的房屋,非常的松散,简直就像一个蛮荒之地。

到了西山之后,那名管事男子,非常高傲的腾飞到空中,掷地有声道:“各位小娃娃们,恭喜你们来到合欢宗,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

“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咱们都有可能是同门师兄弟,或者是师姐妹,所以未来的这段时间里面,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懂的话,都可以询问我,当然,你询问的事情,必须是我知道的。”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管事的男子收起玩世不恭的面孔,表情严肃的介绍了一下合欢宗。

天下之大,修炼之人无数。

但是最主要可以分为四大派系,分别是修真者,修佛者,修魔者,修邪者。四大势力常年互相征战死伤无数,因此每年都会从自己的领地内,抽取一大批具有潜质的少年,送到山门专门培养。而穆强等人,很幸运的成为合欢宗将要培养的人之一。

听到这里,穆强才想起来,当初买主将自己买走的时候,留上流漏的笑容。想来这些买主,都有专业测试潜力的方法吧。

四大派系其中的修真者,以修仙为根本,斩妖伏魔为己任,号称天下正统。也是最强的的派系,修真派系高手无数,门派众多,但是内部不和,也就造成无法消灭邪魔外道的目标。

修佛者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各个法力高深,神通广大,乃是修魔者的天生克星。修佛者神秘兮兮,大多数都在四处传教,主要居住地,在西星域。

修魔者乃是天下修炼者都厌恶之人,几乎人人得而诛之,因为他们为了修炼不择手段,杀人无数。曾经有一个大魔头,为了炼制一杆魂帆,竟然一日一夜之间,灭掉二十个国家,十二个星球。修魔者的人数很少,但是非常的诡异,踪迹不定,难以捉摸。

修邪者顾名思义,就是介于正邪之间,他们可以被称为魔,因为他们采阴补阳,利用鼎炉快速修炼,进步神速。但是修邪者,并不会滥杀无辜,并不会动不动,就灭掉几个国家。因此,修邪者,也是最诡异的门派。传说修邪者,来自传说中的修仙者,不过并没有人可以证实。毕竟修仙者,已经成为历史的尘埃。

当今邪派实力非常之大,主要有四大势力,分别是:阴阳洞天,玄阴宗,鸳鸯门,合欢宗。

合欢宗位列邪派第四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合欢宗门下的弟子,也是各大修炼者,最渴望的双修道吕。因为合欢宗的弟子,不紧法力高深,同时也很懂夫妻之事。

每年合欢宗招收一些有潜力,有资质的少年和少女,将他们带到山门仔细培养。经过观察,有所成就的少年和少女,就会成为合欢宗的弟子。而没有成就的少年和少女,就会遣送到各地,或者管理宗门生意,或者遣返回家。

而那些有潜力的弟子,在他们修炼的过程中,所积攒的元阴和元阳,对于修炼者来说,都是天大的补品。一些邪派高手,经常就会采集元阴和元阳修炼。

不过合欢宗碍于修炼功法的问题,只能吸收同种法诀的元阳或元阴,也就有了鼎炉之说。

按照合欢宗的规定,新一代的弟子,他们的元阴元阳都必须保存着。如果三十年内,这名弟子无法突破到金丹期,那么他的元阴或者元阳就会被其他的金丹高手吞掉。反之,如果他可以顺利突破到金丹期,那么就可以享用其他弟子的元阴和元阳。

也就是说,一百年就可以判断出,你是否有修仙的潜质。

西山法场,穆强将管事没说的一句话,都暗暗的记在心里。邪派邪派,亦正亦邪,脾气捉摸不定,万事需小心,这样才会不出差错。

管事刚刚讲完,西山平地之上,突然一块平地,慢慢凸起来。

轰隆隆……

大约过去了三五分钟,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擂台。

一道彩光闪过,擂台之上跪着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俊美的靓男靓女。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神,透漏着浓浓的爱意。

然而,他们的舌头被挖掉了,他们的下巴也被卸掉了。

在他们的身手,同样站着一名青年,他迎风而立,仿佛天地之中,没有人可以与他争锋似的。

良久,见到所有少年和少女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的时候,青年扬声道:“我叫宋青云,你们也可以叫我青云师兄,或者宋师兄。在这里,我欢迎你们加入合欢宗,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员。”

话音一转,宋青云面色一沉,阴冷的说道:“但是,今天在这里,我乃是合欢宗一名执法弟子,并且有必要给你们上一课,让你们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合欢宗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变。”

宋青书指着跪在地上的男女,脸色平静的道:“估计在你们来这里之前,已经有人告诉过你们,在未完成任务的时候,不可以行男女房事,不可以失去元阴和元阳。”

见到所有人都在点头,宋青云乃道:“你们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没有完成任务,私自定终生,想要私奔离开合欢宗,而他们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

宋青云微微一扬手,一道绿光闪闪的火焰,落在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女身上。

吇啦……的一下

随后两个人,瞬间就化成两团灰蒙蒙的光团。

宋青云一把抓过去,直接将两个光团抓在手心里面,然后丝毫不带感情的说道:“这就是灵魂,如果你们玩不成任务,就会像他们一样,永世不得超生。”

嘭…嘭。

两个光团,瞬间就烟消云散在空气中。

“我不管你们从前怎么样,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必须遵守宗门的规矩,只要犯错就绝不饶恕。”宋青云冰冷的目光,从某一个人的身上扫过,吓的一个个少年浑身在颤抖,甚至有两个人,当场就尿裤子。

对于这些人,宋青云往往都是冷哼一声,随后不再注视。

在宋青云目光注视之下,还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人,只有一小部分,其中就有穆詹。面对宋青云目光的时候,穆强也很害怕,也很恐惧,不过穆强明白,如果他在这个时候露出胆怯的一面,很有可能会当场被抹杀掉。

第3章 阴阳心

一群少年少女,迎风站立在西山法场。

冰冷的风,无情吹打着他们的皮肤,他们的衣服。

足足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周围才传来一阵走步声,随后一个个表面上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但是浑身充满力量的青年,朝穆强等人走过来。

他们每走一步,都非常有力量。

这些人来到法场旁边,先是恭敬的朝宋青云问好,随后每个人从手里,拿出来一张白纸。

在白纸之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几十个人的名字。

随后在宋青云的吩咐下,每名青年都开始念出自己纸张上的名单。

穆强也不例外,他的名字出现在一名满脸大麻子,而且还有大暴牙的青年手里。

虽然穆强现在还不懂修炼,但是他也能看的出来,眼前这位麻子兄,乃是周围青年里面最弱的一名。

麻子兄的名单之上有三十多人,但是他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召集完所有的少年。

看到名单上的人,都已经站在自己面前,麻子兄拿出来一个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各位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雪云峰雪云师姐的鼎炉,当然如果各位能在三十年的时间里突破的话,也可以破开这个枷锁。不过不论怎么样,现在各位都是我们雪云峰的未来,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各位能与我一起保护雪云峰。”

“哼,垃圾的演讲。”一名青年带着自己名单下的人员,从麻子兄的身边路过。

随后一队又一对的少年,跟随各自山峰的接引师兄,慢慢离开了西山法场。而麻子兄演讲完毕之后,并不着急离开,反而等所有的队伍都离开之后,才率队跟随他们的脚步,朝群山深处走去。

麻子兄在前面领路,后面一群少年少女就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论起来。

“如果我们努力修炼,一定可以成为金丹高手,到时候就可以纵横天地。”

“如果有机会可以回到老家,我一定要狠狠教训一顿当年经常欺负我的那个混蛋。”

“哎,三十年的金丹,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切!”

“话说各位发现没有,咱们的接引师兄,似乎很怕其他的接引师兄。”

“可不是,就像猫看到老鼠一样。”

“你们说挑选咱们的雪云师姐,是不是很弱,而且还是一个老姑婆?”

穆强一直都在后面跟着,虽然眼睛在四处观察,但是耳朵也在听周围同胞们的议论。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是他心里想要知道的。

然而麻子兄转过脸庞来,看着刚才说话的少年道:“师弟有些话少说为妙,如果被雪云峰其他的师姐和师兄听到,一定会将你送去刑罚中心受罚的。”

想起来刚才宋青云的处罚,刚才还在讨论的少年,顿时一个激灵,感激的看了一眼麻子兄,随后便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一行队伍,来到一个巨大的宫殿前。此时前面的队伍,已经走了进去。

但是当麻子兄走到门口的时候,守卫宫殿的师兄,撇了他一眼道:“马云师兄不好意思,筑基殿现在已经人满为患了,所以你们要等一会在进去。”

“怎么会,筑基殿不是装下一万人,都不会满员的吗?”麻子兄一脸不悦的看着护卫。

“这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想现在进去的话,可以去找彩云峰的周云师兄。”护卫尴尬的应酬了一句。

冷哼一声,马云头一次非常有男子气概的冲进筑基殿。

过了半响,站在门口的穆强听到筑基殿里面传来一阵怒吼,随后只听马云道:“周云师兄这么多年来,你们彩云峰一直与我雪云峰作对,我们雪云师姐由于常年闭关修炼,因此没有找你们麻烦,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雪云峰就怕了你们彩云峰。”

接下来,筑基殿里面,发出一阵噼啪噼啪的打斗声。

过了一会,马云带着淤青从筑基殿里面走了出来,抱歉的道:“对不住了各位师弟,由于师兄的无能,不能让各位现在就进去,不能让各位挑选上等的阴阳心,只能……只能拿他们挑剩下的阴阳心。”

穆强知道马云已经尽力了,所以并没有在意,但是他对马云嘴里的阴阳心很感兴趣,于是道:“师兄,请问阴阳心是什么东西?”

马云看了一眼穆强,勉强平静了一下表情道:“阴阳心就是我合欢宗的根基,也是我合欢宗独特的地方。凡事我合欢宗看重的潜力新人,都可以进入筑基殿,利用阴阳心改善体质,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进入筑基期,顺利跨入修炼的门槛。”

“筑基期?”穆强暗自在心里念叨了两遍,突然间眼睛一亮,穆强紧张的问道:“请问师兄,金丹期是什么样的境界?”

“这位师弟问的好,虽然整个世界修炼体系很多。但是我们四大派系,主要的修炼体系相差无几。比如我们合欢宗,就是从练气开始,练气之后就是筑基,开光,金丹……”马云微笑着介绍了一下。

“师兄,金丹之上是否还有境界?”一名少年抬起脑袋,眼睛囧囧有神的问道。

“当然,不过师兄我也没有达到金丹期,无法知道更上一层楼的境界划分。”停顿了一下,马云继续道:“不过咱们雪云峰的主事雪云师姐已经突破了金丹,似乎成为元婴期的高手了。而且我听说只要元婴不灭,可以与天地共存。”

“哇,那不就是不死不灭了吗?”

“当然,否则怎么叫做修仙呢。”马云说起雪云师兄的时候,脸上充满了骄傲。

这个时候,护卫从筑基殿门口走了过来,朝马云道:“马云师兄,你现在可以进入筑基殿了,不过记得要快一点,天黑之间我们就要关殿了。”

“哼,筑基殿的规矩,我也明白,不用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的。”马云瞪了他一眼,随后招呼了一声,就带着邱云等人,进入了筑基殿。

进入筑基殿之后,马云看着周围漂浮的物件,一脸自豪的道:“各位师弟,师妹,你眼前所看的这些漂浮物体,就是传说阴阳心。现在请各位师弟师妹放开心智,跟随自己的心,跟随自己的意志,跟随阴阳心的引导,选择一个最适合自己修炼的阴阳心。”

“是……”

应了一声,随后穆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用心去感应,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阴阳心。

一分钟,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感应。

十分钟,依旧没有变化,没有感应。

然而一个小时过去,穆强依旧没有感应到适合自己的阴阳心。

穆强站起来,担忧的走到马云跟前,紧张的问道:“马云师兄,是否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应到自己的阴阳心。”

“当然。”

“可是为什么一个多小时,我仍然没有感应到。”穆强不由得冷汗直流。

“不可能,在这里的阴阳心,一定有适合你的,除非……”摇摇头,马云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改口道:“这位师弟,你在试一次,完全放开自己的心智,心里不要焦急,不要有任何负面的影响,看看是否能感应道。”

穆强只好点点头,再度盘膝而坐,同时努力将一切负面的情绪全部消灭。然而这个过程即漫长,又痛苦。

当大多数人都已经完成了阴阳心的改造,穆强还在地上不停的感应,不停的期盼属于自己的阴阳心。

马云看了一下时间,正准备放弃穆强的时候。

坐在地上的穆强终于站了起来,他迈着坚定不移的步伐,一步步朝筑基殿西北的一个角落走去。

在这个角落的位置,摆放着一些已经残废,或者品质下等的阴阳心。这些阴阳心,并不能漂浮在空中,放在地上随时等待销毁。

来到这里,穆强凭借着自己的心理感应,从里面掏出来一个火红之中,带着一点水色的阴阳心。

随后穆强在马云诧异的目光之中,将阴阳心放在自己的心尖,让阴阳心慢慢融入自己的身体。

在阴阳心进入穆强身体的煞那,宛如一股洪流一样,冲击着穆强的身体,同时散发出来一股恐怖的气息。在这个过程中,穆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从里到外,甚至包括细胞,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翻滚……穆强不停的在地上翻滚,希望可以减轻疼痛。

汗水不停的从身体里面渗透出来,很快就将穆强的衣衫湿透。

而站在他旁边的马云,此时一脸紧张样子,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样。

很快站在殿外的护卫走了过来,对着马云道:“马云师兄,马上就要到封殿的时候了,如果这位师弟在无法完成融合阴阳心的话,那么就请师兄就他抬走,别仍在我们筑基殿。”

“嗯,我知道了。”马云平淡的回应了一句。

护卫兵没有走,而是留下来看了一会,随后朝马云道:“马云师兄,我看这为师弟八成是过不去了,我在合欢宗这么多年,都没有融合阴阳心有他这样痛苦的。”

然而就在护卫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穆强突然间坐了起来,双眼带着一丝黑色的光芒,落在他的身上。

第4章 练气篇

就在阴阳心进入穆强身体之后,穆强也以为自己死了。

可是阴阳心虽然带来了剧烈的疼痛,但是并没有产生其他的问题。

久而久之,虽然身体依旧在难受,在疼痛,但是穆强的灵魂,已经可以忍受这股剧烈的疼痛。甚至可以分心,去听周围人的谈论。

碰巧护卫刚刚说完,穆强的阴阳心,也彻底的落户在身体中心位置,自行运转了起来。

当然现在的穆强根本不知道,他所融合的阴阳心有什么来历和作用。

虽然穆强并没有做什么,但是他双眼投射出来的黑色光芒,仍然让人浑身一激灵,好像被一头凶恶的狼盯上了。

护卫当年也是鼎炉,只不过他并没有凝结成金丹,最终元阳被吸,侥幸生命无碍,但是一生修为也退化到练气阶段,只能担任一名小小的护卫。

面对穆强双目射出来的光芒,护卫本能感觉到一股杀意,随即后退了几步。

而穆强站起来后,他眼睛上那股黑色的光芒,逐渐消退了下去。

这一瞬间的变化,在场中的人只有一直关注着穆强的马云知道。

马云在其他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向穆强点了点头,随后拍了一下护卫的肩膀道:“好了师弟,我们雪云峰的人都融炼完毕阴阳心了,这里你就封闭上吧。”

说完马云也不等对方回应,直接挥挥手,带着穆强等人离开了筑基殿。

从筑基殿离开,马云又领着穆强等人去了一下戒律殿,了解了一下合欢宗的宗规。实际上来说,合欢宗的宗规非常的简单。杀人放火,只要不给门派惹麻烦,可以任意施为。但是一旦给师门惹来麻烦,那么后果自负。如果遇到关系到合欢宗的事情,一切以合欢宗的利益为大前提。

戒律殿出来之后,一行人又去了食堂。由于穆强等人刚刚修仙,因此在合欢宗的内部,还设立了一个专业的食堂。这个食堂的食物,需要利用人间的金银兑换,当然也可以使用其他的东西兑换,比如宗门积分,或者法宝,秘籍等等。总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合欢宗只要给出价格,那么就可以兑换。

由于新人到来,因此可以免一年的伙食费。为此,穆强等人在食堂处,特意领了一个专用的食堂免费证明。

领完食堂证明令牌之后,他们这一行人,每人还得到了一套换洗的衣服。这些衣服的材料,都是人间买不到的布料。据说刀剑都砍不坏,水火烧不尽。

刚刚领完衣服,就迎面看到一群少年,张牙舞爪的从食堂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眉飞色舞的吹着牛逼。

为了区分各山峰鼎炉,以免造成人员过多,从而混乱。所以每一个山峰的弟子,他们所领的衣服,都有各自山峰的标志。

比如雪云峰,那么在衣服的领子上,就有一朵洁白的雪花。而对面这些人,则是绣着的彩色云朵,也就代表他们是彩云峰的鼎炉。

未成金丹之前的合欢宗弟子,都成为鼎炉弟子,基本上享有的权利最低。

而彩云峰的师兄,看到马云之后,顿时乐呵呵的道:“马师弟怎么样,刚才摔跤摔的疼不疼啊?”

“马师兄一定很爽,否则也不会来了一个狗抢屎之后,就怯战不敢比斗了。”

“这位师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今天马师兄多么威风,竟然想要凭借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迎战咱们彩云峰排前十周云师兄。”

“可不是,雪云峰都是自不量力的人。”

“要我看,雪云峰的人,全部都是垃圾,否则怎么会去那种垃圾山峰。”

“……”

雪云峰一些脾气暴躁的少年,紧攥着拳头,就想过去狠狠揍彩云峰的人一顿。

就算穆强这样不易发怒的人,心目之中也燃气了一团怒火。

然而主要被攻击对象,我们亲爱的马云师兄,则拉了拉那名冲动的少年,一脸认真的说道:“师弟,你有保护我们雪云峰地位的想法是好的,不过那也不急于一时,两年之后,就是合欢宗各山峰比斗之日,到时候,各位师弟在上台与他们较量,才能显示出各位师弟的真本事。”

“哈哈,你不说两年后比斗我还真忘了。记得上一次雪云峰参加比斗的人,足足有二十多人,结果只有你一个挺进筑基境界前二十,最后被鹤云峰的师姐,一脚踢到左脸,从擂台上倒飞而出。”周云脸色带着浓厚的效益刺激道。

过了半响,马云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师弟学艺不精,我怎么敢与她上台比斗。听说最近有人以为功力大进,想要挑战鹤云峰的师姐,结果被人家的护花使者,直接从山峰的峰顶扔了出来,那个人的人名很熟,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想不起来了。”这一瞬间,那个懦弱的麻子,显示出来他的小聪明。

果不其然,周云一听马云的话,顿时灰溜溜的带着彩云峰的弟子离开了。

看着彩云峰弟子,慢慢消失的背影,穆强担忧的道:“看周云师兄的样子,似乎就不是什么善茬,以后咱们可要小心一点才对。”

“这一点不用担心,只要各位还在合欢宗,周云他们就不敢做的太过火,否则执法处,也不会容忍他们胡作非为的。”马云似乎并不在意,平淡的道。

……

跟随马云师兄,穆强等人来到了雪云峰的住所,每个人分配到了一个独立的房间,这样一来方便他们修炼。

当天晚上,马云并没有离开,而是给众人发了一个练气篇的修炼秘籍,同时聚集众人讲解了一遍练气篇的主要内容和精髓。

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穆强等人都需要修炼练气篇,争取早日突破练气,进入筑基,好正式跨入修仙之列。

根据马云的讲解,合欢宗的练气篇,抄自本宗无上秘籍《黄帝图录》开篇。练气篇主要讲述,如何练气,如何渡过这个艰难的关口。

按照合欢宗历代前辈高人的总结,大致将练气阶段分为天罡和地煞两个层次。地煞有七十二个穴位,必须全部突破才可以进入练气天罡阶段。当天罡与地煞都是打通,也就证明你进入筑基初期。

第5章 在合欢宗的第一个早晨

天罡地煞代表着天上的一百零八星宿,也代表着人身体的一百零八个主要的穴窍。每次修炼的时候,就可以吸收天地之间的星辰之力,冲击身体的穴窍,一旦冲开就可以顺利的引入天地灵气。

当然没有冲开这些穴窍,也可以吸收天地灵气,不过那样一来吸收的速度慢,而且发挥出来的作用,也不如打开所有的穴窍。

每一个大宗派,都有自己独特的办法,帮助门下的弟子,打开身体的穴窍。但是向穆强这样毫无势力和根基的鼎炉,就只有自己去突破,去冲击穴窍。

在外界,或许认为修炼成仙,日子会非常逍遥自在,可是又有几个凡人知道,为了修炼成仙,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三十年,这是一个关卡,如果无法突破金丹,就有可能送掉性命,这是一场赌博,也是一个激励。

从马云处离开,回到自己独立的房间,穆强就全身心的投入修炼之中。

穆强不像其他的弟子,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牵挂,或者年龄比较小,懂得并不是很多。可惜穆强心里有牵挂,因为想回去见父母,想回去看看家里那两个牙牙学语的弟弟。

盘膝而坐,五心朝上,默默运转练气篇的口诀,同时使用意念,牵引那些从天外而来的星辰之力,注入自己的身体,另一边按照练气篇法诀运行的路线,运行一周之后,注入丹田之中。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不停的轮回。由于是第一次修炼,穆强总是无法守住心神,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内心。运行十次,就有可能出现三四次问题。好在随着不停的运行,穆强也慢慢适应了修炼的吐纳。

这个过程非常的枯燥,没有大意志、大毅力、大耐力和大恒心,基本上都坚持不下去。

初始的时候,穆强对于那飘渺的星辰之力,总是感觉到很平淡,无法将它捕捉到,因而弄的心烦气躁。但是随之时间的拉长,丹田处的星辰之力,越凝聚越多的时候,穆强才发现,这一遍一遍的运行,也并不是那么枯燥。

一夜匆匆而过,虽然穆强还没有打通任何一个穴窍,但是内心依旧很开心,因为他的丹田之地,已经装下了一半的星辰之力,穆强相信只要在运行一夜,自己就可以利用丹田的星辰之力,开始冲击第一个穴窍了。

伸了一个懒腰,但是穆强却一点困意也没有,好像再熬几个夜晚,也不会困似的。

不得不说穆强现在的身体,比以前要强大许多,至少不再枯瘦如柴,不再面黄体弱。

早晨的气息,乃是一天最纯净的时候,就算现在不能吸收过多的天地灵气,但是闻一闻,也可以起到精神气爽的作用。

从房间里面出来,此时穆强他们这一批鼎炉弟子,已经有不少都在院子内活动了。

虽然各自都是一个独立的房间,但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却属于一个大院子,因此只要一出门,几乎就可以看到其他人。

虽然穆强与他们并不是很熟悉,不过表面的问候,还是必须履行的。

对于穆强投过去友好的目光,其他的鼎炉,或诧异,或微愣,或者无视,又或者鄙视,总之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眼睛从这些人中流过,突然穆强发现,有几个少年站在一起,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无比高傲似的,明显与其他的少年不同。

初到合欢宗,穆强不想树敌,所以仍然走过去问候道:“各位师兄好。”

“哼。”

“哼

。”

“哼”

“……”

哪成想回应穆强的是八个冷哼,眉宇之间不屑神情,让穆强浑身不自在。

然而那八位,似乎并不在意穆强的表情。冷哼一声之后,就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然后组团离开了。

八人走后之后,一名少年小心翼翼的靠了过来,拍了一下穆强的肩膀道:“怎么样,是不是心理非常的不好受?”

穆强摇摇头,将内心的不满压在心底,随后问道:“敢问这位师兄,那八位……?”

“我叫侯景。”来人拍着自己的胸脯,反问道:“师弟呢?”

“我叫穆强。”

“穆强师弟你应该是刚刚从房间里面出来,所以并不知道他们八人的存在。”侯景咳嗽了一声,然后望着八人离去的背影道:“刚刚那八人,就是咱们这批鼎炉里面,最优异的存在。他们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冲开了一个穴窍。由此可见,他们的天赋,绝对比咱们这些鼎炉要好上许多。甚至连照顾咱们这批鼎炉的师兄,也说他们将来的潜力不凡。”

怪不得他们这么嚣张,原来是冲破了一个穴窍。穆强狠狠的攥着拳头,实力决定一切,只要你突破穴窍,就有了实力和潜力,那么就有高傲的本钱,就应该受到尊敬,反之就要受到蔑视和鄙夷。

“穴窍吗?今夜我也要冲开一个,让你们瞧瞧。”穆强在心里,暗暗的定下目标。

“穆师弟别着急,咱们这一批数十人,也就只有他们八个一天就突破了,其他人都和咱们一样,没有突破穴窍。”侯景看到穆强的样子,于是安慰的道。

“谢谢师兄的关心。”穆强微微一笑。

就在此时,刚刚离开的八位突破一个穴窍的弟子,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赶了回来。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

这名中年的样貌,非常的俊朗,气度和仪表皆非凡人。

侯景在穆强的耳边,低声道:“他就是负责管理咱们的廖凡师兄。”

廖凡站立好之后,周围的少年,集体恭敬道:“廖凡师兄好。”

“好,各位师弟早上好。”随后廖凡清理了一下嗓子,冲着周围的少年道:“首先欢迎各位加入合欢宗…省略一千个字…。不过由于各位刚刚加入合欢宗,没有根基,没有贡献,所以只能利用这段时间,参加一些宗门建设,获取一些贡献,以方便将来兑换东西,或者修炼方便所用。”

“师兄,我们应该干点什么?”一名少年问道。

廖凡小眼睛一咪咪,随后道:“以各位的身体素质,大活干不了,小活还是可以干的。比如帮雪云峰的各位师兄师姐们洗洗衣服,打扫一下房间,又或者看看柴火,挑挑水都可以。”虽然修仙之人,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可以辟谷不吃不喝。但是食物也是天地之精华培育而成,在他们的内部,也含有许多天地灵气,所以一些修为低下的人,适当引用食物,会加速修炼。而且修炼之人,也有一些好吃两口的人。

鼎炉毕竟是新人,而且潜力都没有看出来,因此想要修炼什么法诀,什么高深的功法,就必须四处打杂,同时外出做宗门任务,积累贡献点,好用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为了有更好的修炼法诀,为了修炼到更高的层次,就不许努力的打杂,努力的做任务。这是每一个新人,每一个鼎炉都必须要做的事情。

毕竟任何一个门派,都没有义务,给那些还不知道未来的人提供好处。

第6章 破烂惹的祸

很快廖凡师兄,就给所有的人分配了任务。

穆强还算幸运,他的任务只是去后山藏宝阁打扫卫生。当然,所谓的藏宝阁打扫,只不过是打扫外面的走廊,还有一些角落,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见到重要的法宝。

相对那些挑水,砍柴的活计,穆强这个工作算是不错的了。

然而让人羡慕的工作,就要属那八位突破一个穴窍的傲慢鼎炉了,他们八个几乎不用工作,只需要监视其他的鼎炉工作,就算是完成目标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感慨了一会,穆强就带着打扫的家伙,前往了藏宝阁。

合欢宗的藏宝阁比较另类,在这里到处都是琴棋书画之类的欣赏物件,一点法宝的灵气波动没有,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它们都是法宝。事实上,穆强现在还不知道,合欢宗最强大法术所体现的方面。

藏宝阁的外围并不是很大,因此穆强利用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剩下一点角落,简单处理了一下就算过去了。

一连几天,穆强的工作,都是在藏宝阁打扫卫生,而每一天穆强都可以获得一个帮派贡献点。当然,一个帮派贡献点,并不能干点什么,可以说非常的鸡肋,只能养养眼。

三个月后的一天,穆强顺利的突破了十个穴窍,成为雪云峰第十二个人,突破穴窍的鼎炉。并且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穆强四处交友,与同代雪云峰上的师兄弟门,都攀上了交情。不过也有一些例外,比如苏勇为首的八王党。

由于人员安排不过来,因此今天穆强要最后一次打扫藏宝阁,从明天开始,穆强主要的精力要放在修炼之上了。

看守藏宝阁的孙宣师兄,一边看着藏宝阁的大门,一边与穆强闲聊着。

“穆师弟你听说过鼎炉排行榜没?”

“没。”穆强清理了一下灰尘道。

“每年的鼎炉进到帮派之后,都会有一个鼎炉排行榜,在上面标注出来,各个山峰上的优秀鼎炉,看看他们是否可以突破鼎炉的枷锁,顺利成为金丹期的修士。”

“原来如此。”穆强平淡的回应道。

“我说你小子,就不能回应一个激烈的表情,总是这么平淡,实在是太无趣了。”孙宣不满的嘟囔了一会,随后望着穆强道:“往年这个榜单都会有不少人暗中下注,赌成为金丹的鼎炉有多少。按道理来说,一般第一天能突破穴窍的鼎炉,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几率可以突破到金丹期。但是今年,各位师兄一合计,发现今年突破的鼎炉非常之多,足足有二百多人,那可是所有鼎炉的二分之一啊!”

“竟然有二百多人?”穆强放下手下的活,盯着孙宣问道:“请问师兄,那第二天突破第一个穴窍的鼎炉,有多高的几率成为金丹期的修士?”

“第二天突破的鼎炉,似乎只有百分之四的几率。而第三天突破的鼎炉,似乎不足百分之三十。超过四天的鼎炉,基本上终生都不会突破。”孙宣想了一下,随后劝慰道:“穆强师弟你也不用担心,虽然你也是第二天突破的,不过以你资质和毅力,将来一定可以突破的。”

“但是只有三十年……”

“是啊!”

这一瞬间,孙宣也沉默了。虽然修炼的人,不计较时间,因为他们的时间很充足,只要超越一个层次,就可以获得一定的寿命。可是像

穆强这样的鼎炉,他的时间只有三十年,超越之后就不会再有机会突破。无法突破金丹,那么就代表自己随时可能死亡。

当天夜里穆强收工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因为孙宣让他等一会,据说有好东西送给自己。

然而等了一个多小时,穆强才看到孙宣从暗影的深处,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道:“穆师弟这么长时间以来,师兄一直没有机会给你点什么见面礼,正好今天藏宝阁收拾仓库,有一些准备销毁的法宝,就免费送给你当礼物吧。”

穆强一愣,虽然这段时间里,两个人的关系处的不错,但是穆强并不认为孙宣会给自己法宝。虽然这些法宝只是废品,等待销毁,但是每年从这些废品里面,还是能翻出来几件有可能是完全品的法宝。

见到穆强犹豫不决的样子,孙宣瞪了他一眼,然后摆出师兄的架子冲穆强道:“师兄赏给你的,你就赶紧给我拿着,否则我就去戒律殿告你不尊敬师兄。”

虽然只是开玩笑,不过穆强还是点点头,接过那些法宝,十分恭敬的谢道:“谢谢孙师兄,昔日我穆强有所成就之日,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今日之情。”

说完穆强也不等对方的答复,扭头直接就离开了,不是穆强不想留下来,而是他不能。

看着穆强离去的背影,一名藏书阁的看守人员从暗影深处走出来,朝孙宣道:“你小子,弄那些破烂,就是送给他?”

“嗯。”孙宣点点头。

“值得吗?”

孙宣无所谓的说:“随便了,如果三十年后他也无法突破,等他下地府再将今日的恩情收回来,也未尝不可。”

“那好吧。”那名师兄叹息一口气,带着颓废的孙宣离开了。

拿着一堆破烂的法宝,穆强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院落时候,已经有不少完成工作的师兄弟回到了院落。他们或者在休息,或者在讨论修为,又或者讨论那些八卦……。

见到穆强回来,一些人停下讨论,站起来纷纷问好。

侯景最近一段时间,与穆强的关系相处的不错,虽然不可以算得上两小无猜的层次,但是也远远比那些普通的朋友要强上许多。

因此侯景见到穆强回来,立刻走了过来道:“穆师弟你回来的正好,刚才廖凡师兄过来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穆强诧异的问道。

自从分派好工作之后,廖凡师兄就一直神出鬼没,很少在鼎炉的院落出现。

“明天下午,咱们雪云峰的峰主,雪云师姐就要出关了,到时候全峰上下,不论是鼎炉,还是弟子,都要过去听令。”侯景无限向往的说道。

“这有什么高兴的?”

“最近我听说,咱们那位雪云师姐张的闭月羞花,倾国之貌……”

穆强打断他陶醉的神情道:“就只有这些?”

“当然不止,按照廖凡师兄的意思,明天雪云师姐出关之后,会考量一下咱们这些鼎炉的修炼成果,同时讲解一些修炼心得,并且发布宗门任务。”侯景整理了衣衫,学者廖凡师兄的样子道。

“那到是一个好消息。”穆强笑了笑,上山这么久,穆强还从来没有见过雪云峰的峰主,更何况还有下山做任务的机会。

“大胆穆强,你竟然私自从藏宝阁,带回来一些法宝,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魔道争锋-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穆强, 灵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