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佳弃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楚, 赵婉月

绝佳弃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楚, 赵婉月

第1章 入赘的劳改犯

叮咚!叮咚!

下午三点,江楚正在拖地的时候,传来好似催命般门铃声,以及岳母李艳秋不耐烦的喊声:“废物,快开门!!”

江楚放下拖把,小跑着过去打开门,笑着道:“妈,您回来了。”

“少在这跟我嬉皮笑脸,开个门都那么慢,要你有什么用。”李艳秋皱皱眉,嫌弃道。

“妈,我刚刚在拖地。”江楚解释道。

哼!

李艳秋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你还好意思说?入赘到我们家三年,跟个傻子似的,每天就是拖地刷厕所。

当初要不是老爷子发话,我肯定不会让婉月嫁给你这个劳改犯。

我要是你,哪还有脸待在这,早就收拾铺盖滚蛋了。”

面对指责斥骂,江楚低着头不吭声。

“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玩意儿,懒得跟你废话,婉月人呢?我跟她有事儿说。”

李艳秋嫌弃道。

“她在卧室休息。”江楚回答道。

“我女儿跟了你真是受罪。”李艳秋翻翻白眼,快步走进厨房。

江楚轻叹口气,拽起拖把继续拖地。

卧室里,李艳秋朝女儿赵婉月问道:“婉月,你考虑的怎么样?啥时候跟那废物离婚?”

她女儿长得标致,曾是大学校花,只要跟江楚离婚,再婚不成问题。

“他很尊重我,对我也很好,没必要离婚。”赵婉月淡漠道。

三年内两人相敬如宾,江楚从没强迫她同房,也毫无怨言,晚上睡觉一直打地铺。

“你脑子进水了是吗?他这样的劳改犯,连工地都不收,以后有什么前途?

趁着年轻,向你堂妹一样,找个富二代老公,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李艳秋嚷嚷道。

赵婉月一蹙眉,甩开杂志,愤愤道:“当初爷爷许诺给老爸财务经理职位,你们就逼迫我嫁给江楚。

现在又让我离婚,难道我是工具吗?专门为你们获取利益?!”

这么一吼,李艳秋愣了半晌,才再说道:“妈不都是为你好,跟那劳改犯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

“你出去吧,我想自己静静。”赵婉月不肯多听,催赶道。

李艳秋只好起身离开,瞥瞥刚拖好地的江楚,恨恨道:“扫把星,我一定会把你赶走的!”

李艳秋说完,气冲冲回了房间。

三年内,类似情形出现过许多次,江楚已经习惯,走进卧室把杂志捡起来,放在床头说道:“如果你想离婚,我不会反对的。”

他说完话,就转身出了门,并非负气出走,而是去了墓园。

今天清明节,他要给母亲扫墓。

不过,当江楚到母亲墓碑前时,却发现有名鹤发童颜的老人先行赶到,其后还跟着两名西装革履的保镖。

跟他们相比,江楚衣着只能用寒酸形容。

可他们见到江楚时,却同时鞠躬喊道:“少爷。”

江楚没有应答,淡淡道:“你们能来这里,有心了。”

老人轻叹口气,说道:“少爷,您就别倔了,跟我回家去吧。”

“不回。”江楚冷淡道。

“少爷,您在赵家受尽委屈,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眼下老爷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你弟弟入狱,江家只剩你这一根独苗了啊。

您要是执意不回,江家后继无人,必定毁于一旦。”

老人苦口婆心,急的双眼泛红。

“呵呵,后继无人时,想起我来了?”

江楚自嘲一笑,紧攥双拳道:“只因我妈出身低微,便遭受爷爷排挤,连个名分都得不到,将我们驱逐出门。

我爸屁话没说,反而另娶他人为妻。”

“后来,我那同父异母的弟弟酒后驾车撞伤人,爷爷却抓我去顶罪,入狱五年。

我妈因此抑郁成疾,重病去世。

从始至终,我爸帮忙说过一句话么?!”

“如果不是赵老爷子念及旧情,恐怕我妈连尸首都没人收,我也早已流落街头。”

江楚拳头紧攥,话语中充斥着怨恨。

他恨江家那尊卑有别的规矩,爷爷冷血无情。

他更恨父亲逆来顺受,懦弱无能。

当年要是爷爷能留有一丝情面,父亲能站出来说句话,他们母子又会落得这般田地。

老人轻叹口气道:“这些年老爷都很愧疚......”

“我妈去世前,他没有来过,去世以后,他仍旧没来过,说他愧疚,不觉得可笑么?”

江楚冷冷打断道。

“那时候你爷爷还在,老爷没办法。

现在老爷独自掌权,凡是您想要的都能满足。”

老人又说道。

“不必了,我江楚不像他那样懦弱,为名利地位便抛妻弃子!”江楚冷着脸,转身离去。

老人无待江楚走远,拿出手机道:“老爷,您都听见了吧,少爷不愿回去。”

电话那头,江楚父亲双目湿润,望着手里一名女子的照片,喃喃自语道:“玥柳,楚儿性格真是像极了你。”

江楚刚出墓园,就收到赵婉月发来的短信:尽快赶往宗祠。

“又要见到大伯他们尖酸刻薄的嘴脸了。”江楚苦笑两声。

赵家在北凉市还算有名,赵老爷子膝下有三子,唯有二子赵宏呆板,不喜争抢,最为听话。

所以三年前,赵老爷子选择让江楚入赘赵宏家里,与赵婉月结婚。

也正因为如此,三兄弟每次碰面,赵宏都会被嘲笑有个劳改犯女婿。

赵家宗祠大院,赵婉月一家在门口张望。

等江楚一刀,李艳秋就好似吃枪药般连连斥责道:“你怎么才来??死哪去了?”

“对不起,我去墓园给母亲扫墓,忘了时间。”江楚低头道歉。

李艳秋厌恶的一瞪眼,说道:“就你逼事儿多,整天......”

“妈!”赵婉月制止道。

李艳秋翻翻白眼,边往里走,边跟丈夫赵宏絮叨着:“当初你要是强硬点,咱女儿不跟江楚这劳改犯结婚,嫁给个富少,咱家早就飞黄腾达了。”

“咱爸不是给财务经理职务做补偿了吗。”赵宏小声辩解道。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咱家状况跟老大和老三家比算个屁啊!”李艳秋愤怒谩骂道。

赵宏唯唯诺诺,任由老婆责骂,也不敢吭声。

赵婉月听得心里五味杂陈。

外人无法理解她的苦,只因为跟江楚结婚,不知被人当面嘲笑过多少次。

江楚没法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跟在后头。

大院里,老大媳妇儿和老三家媳妇儿正在热聊。

“淑芬,小玉找了个高富帅男友,以后你们家肯定芝麻开花节节高。”

老大媳妇儿孙芳夸赞道。

她所说的小玉,是老三家女儿。

老三媳妇儿冯淑芬笑着回道:“大嫂,你儿子轩树刚刚谈完一笔大生意,把老爷子高兴的不行,以后还不得重点栽培嘛。”

“咱们先别聊了,老二家来了。”孙芳瞥向江楚一家,讥讽笑道。

“瞧这一家倒霉样,满身晦气。”冯淑芬也说道。

反正,俩人看江楚一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赵宏和李艳秋笑盈盈走上去,打招呼道:“大嫂,弟妹。”

江楚和赵婉月跟着喊道:“大伯娘,三婶儿。”

“你们把劳改犯带来祭祖,还好意思笑。”冯淑芬一脸鄙夷,一副不愿搭理的态度。

李艳秋和赵宏笑容立马僵住。

江楚默不作声,在整个赵家,劳改犯已经成了他的代名词。

“三婶儿,那是以前了。”赵婉月蹙蹙眉,反驳道。

“一天是劳改犯,一辈子都是劳改犯。”冯淑芬不讲情面道。

孙芳则阴阳怪气的对赵宏夫妇说道:“小孩子不懂规矩,难道连你也不懂?

哪怕赵家子孙有前科,都不能参与祭祖,江楚身为入赘女婿,更没有资格。”

第2章 我都记得

字字句句如同锥子般扎在赵婉月一家心头。

赵婉月抿抿嘴,脸色惨白,李艳秋暗暗咬紧后槽牙,却没法反驳,只能把一切责任归咎于江楚。

赵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低声道:“大嫂,您教训的是,我把这茬忘了。”

“行了行了,待会儿你要江楚在院外等着,千万别进去,免得把老爷子惹生气。”孙芳本着脸道。

滴滴!

这时,外面传来喇叭声,一辆宝马停在院门口。

紧接着从车里下来一对青年男女,女的穿着蓝色连衣裙,姿色不赖;男的面容俊朗,穿着名牌西装。

他们就是老三家女儿赵小玉,以及其男友江亮。

“淑芬,真羡慕你有一个好女儿,为你们家找来一个好女婿。”孙芳一改前态,再次挂起笑脸,吹捧道。

冯淑芬很受用,洋洋得意道:“那当然,我可不想跟别人一样,走到哪都被笑话。”

听到这话,李艳秋心里更难受了。

原先她和老三家都没有儿子,心里还算平衡。

可现在,老三家找到富二代女婿,而她女婿是个劳改犯,还怎么跟人家比。

等赵小玉和江亮到跟前。

赵小玉看着孙芳介绍道:“亮哥,这是我大伯娘。”

“大伯娘好。”江亮微微一笑,喊道。

“哎呦,瞧瞧人家江亮,多懂礼貌,人帅有才多金。”孙芳笑眯眯夸赞,巴结的不行。

毕竟江亮家世牛,其父是投资商,手握五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其中有两家以最大股东占据董事长宝座。

所以,孙芳想借着老三家,跟江亮搭上线,为自家谋利。

江亮被夸,冯淑芬乐的合不拢嘴。

赵小玉十分开心,不忘朝堂姐赵婉月投去挑衅眼神儿,好似再说:看看我男友,再看看你家废物劳改犯,还敢带出来,真不嫌丢人。

赵婉月轻咬嘴唇,身躯有些发抖。

“小玉,快带着江亮进宗祠祭祖,把你俩要订婚的好消息跟老祖宗说说。”

孙芳笑了笑,带着赵小玉和江亮进入宗祠。

被彻底无视的赵婉月一家,心里酸酸的,却也无奈,缓缓跟进去。

江楚深吸口气,走到院外大叔前靠着,双目走神,思绪繁多。

没多会儿,江亮忽然走出来,一改长辈面前谦逊面貌,极不尊重的嗤笑道:“姓江的,站树下干什么?面树思过?”

“怎么?你有事?”江楚淡淡道。

“一个劳改犯而已,装什么高冷。”

江亮先嘲讽一句,才说正事:“爷爷让你进去给老祖宗上柱香,完事我要在龙凯饭店请客吃饭,也好要你们家解解馋。”

他故意加重“龙凯饭店”四字,因为凡是在北凉市的,都知道龙凯饭店体量极大,大多接待外宾和政要,以及顶级富豪。

像江楚这样的,别说去吃饭,连进去洗碗都难。

面对嘲笑,江楚毫无反应,只顾迈步往院里走去。

“废柴玩意儿,装尼玛装!也就那老糊涂愿意搭理你。”江亮冷哼一声,满脸不爽。

他不怕被江楚听见,因为就算江楚去告状,也没人信。

老大和老三两家人见江楚到祠堂里,立刻投去鄙夷眼神儿。

江楚无视众人目光,冲最前方一名两鬓斑白的慈祥老人,恭敬喊道:“爷爷。”

若说在整个赵家,他最敬重谁?那必然是赵老爷子。

因为,如果没有赵老爷子帮助,他和母亲自京都回来后,恐怕早已饿死街头,他也不会娶到婉月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赵老爷子态度较好,点头嘱咐道:“给老祖宗上香吧,今年和婉月好好努力,争取把日子过好。”

江楚拿起三根香,先是三鞠躬插上香,然后再磕头。

“哼,废物再怎么努力,终究是废物。

只有我男朋友江亮那样优秀的阔少,才能为咱赵家光宗耀祖,你江楚算什么东西?”

老三家女儿赵小玉暗自鄙夷道。

她目光则忽然瞄见江楚裤子屁股位置有个破洞,顿时瞥向赵婉月说道:“堂姐,你们家太不尊重老祖宗了吧?祭祖都不换身好衣服,穿个破洞衣服算咋回事?” 

这么一声,大家都注意到江楚裤子破洞,全部嘲笑起来。

老大赵阳冷着脸,端起长子架子,训斥赵宏道:“二弟,你这做的太过火了。”

“二哥家近几年摊上个扫把星,过得不滋润情有可原,大家就别计较了。”老三赵顺摆摆手道。

看似是在打圆场,可细细听来,那话充满着深深不屑。

“艳秋,这主意谁出的啊,可真有才。”

“我说二嫂,哭穷也不至于这样吧?”

兄弟俩说完,他们的媳妇儿孙芳和冯淑芬也不甘示弱,接连讥讽道。

赵婉月美眸微瞪江楚,颇为责怪。

其父母赵宏和李艳秋则尴尬不已,脸颊滚烫,想钻地缝。

唯有江楚,半句话都不反驳,重重磕完三个响头。

入赘三年,他没有一分零花钱,衣服都是缝缝补补凑合穿。

用丈母娘话来说,他这样的废柴只配穿囚服。

不过,这些没必要说,只会让大伯和三叔家更耻笑。

赵老爷子眼中满是失望,摆摆手道:“老二,艳秋,暂时先把江楚带出去吧。”

他心中暗暗叹气道:江楚啊江楚,你这样不思进取,可对得起你母亲在天之灵啊。

江楚仍旧一言不发,起身往外走。

后面赵婉月和其父母在众人嘲笑目光下,匆匆出来。

“废物,净给我丢人。”

李艳秋先骂了江楚一句,再心酸的推搡丈夫赵宏,埋怨道:“老大和老三家太过分了,故意拆穿我们家,好让我们丢脸。

瞧赵小玉那样子,一个晚辈下巴都能昂上天了,懂不懂点礼数。”

“忍忍就过去了。”赵宏叹口气道。

“忍?就因为你和江楚都懦弱无能,咱家才落到这样的地步!”

李艳秋被这句彻底惹恼,转头再次斥吼江楚道:“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劳改犯,拖累我们全家。

瞧瞧江亮,学历高家世好,再看看你,屁本事没有,你怎么不去死?!赖在我们家干什么!!”

李艳秋言语恶毒,把满腔怒火全部倾泻与江楚身上。

江楚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妈,你能不说了吗?!还嫌不够丢人啊!

江楚确实不如江亮,的确是劳改犯。

可你们给过他机会吗?我要他去公司做销售,你们怕别人说闲话,不让他去。”

赵婉月粉拳紧攥,大声呵斥道。

“你......你还敢顶嘴!”

李艳秋更加火大,气到极点,抬手给了赵婉月一巴掌。

啪!

清脆声音响起,几人都愣了。

赵婉月美眸含着泪,说道:“妈,这是你第一次打我。”

说完这句话,赵婉月便发疯般的往外跑去。

江楚急忙追出去,生怕赵婉月出意外。

赵宏浑身发抖,斥责道:“艳秋,你这是做什么啊!!”

“你还敢吼我?!”

李艳秋情绪崩溃,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骂道:“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摊上你们这一家人......”

老二家的吵闹声,宗祠里老大和老三两家都听在耳里,却没有任何人去劝阻,反而相视一笑,全当小品看。

大院外面,赵婉月蹲在柳树旁哭泣,右侧脸颊鲜红手指印清晰可见。

江楚伸手摸着赵婉月脸颊,心里一阵抽搐,好似钻心的疼。

因为他,眼前这个靓丽人儿承受太多委屈,忍受太多委屈。

或许,他是时候放手了。

江楚深吸口气,狠狠心道:“我们离婚吧。”

“离婚?”

赵婉月凄惨一笑,问道:“你还记得我们初见时,你对我的许诺吗?”

江楚一怔,记忆翻涌而来,把他拉回三年前。

“你说,你会保护好我。

你说,你会照顾我。

你说,你会努力工作。

我对你期望那么大,可这三年里,你为什么一次次沉沦,一次次颓废,甚至变得木讷,自暴自弃。”

“我也想被人宠着,被人爱着,被人保护着。

我也想昂首挺胸,向别人炫耀我老公多么好,多么有能力。

你就不能争口气,让别人闭嘴吗!”

赵婉月几乎是吼出来的,将三年内忍受的所有,都喊了出来。

“原来她一直多这么相信我。

原来是我让她失望了......”

江楚愣愣神,真想抽自己一巴掌。

他早该想明白,如果赵婉月对他毫无感情,早应该离婚,早应该把他一脚踹开。

他懊恼自责,放着好好的老婆不去疼,不去爱,不去努力奋斗,反而再三想要放手。

他一个大男人,怎能这么不负责任!

“对不起!”

江楚把赵婉月揽入怀中,抚摸着秀发,保证道:“那些话我都记得,一句都没忘;从今天起,都会一一兑现。”

片刻后,赵婉月情绪稳定,从江楚怀抱中脱离,抹抹眼泪道:“只要你以后能够上进,我就满足了。”

赵婉月说完话,递给江楚一百块钱,说道:“江亮要请大家到龙凯饭店吃饭,你买条新裤子换上,免得被人拒之门外。”

“会的,一定会的。

那些欺负你,谩骂你,嘲笑你的,我都会要他们付出代价,要他们向你低头!”

江楚凝望着赵婉月远去背影,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刘老,安排一下,我要在龙凯饭店见你。”

“好好好,我这就安排。”电话那头苍老声音激动又惊喜。

江楚再次望向天边骄阳,三年屈辱日子,是时候结束了。

祭祖完毕,江亮带领赵家人去龙凯饭店吃饭,准备大夸面子。

第3章 你算什么东西?

龙凯饭店门口。

所有员工站成四排候着,饭店黄经理满脸焦急,左顾右盼。

“我靠!这么大阵仗是要迎接谁啊?”

“不知道啊,但肯定是超级大人物,里面都清场了,以前外宾来都没这个待遇。”

“对,你没看到十五分钟前,警车开道,两辆军用悍马收尾包夹着六辆老特莱斯开进地下停车场。

那气势浩浩荡荡,老吓人了。”

路人们议论纷纷,都好奇发生了什么状况。

没多会儿,赵家一行人到达酒店门口。

冯淑芬一下车瞧见外头那些人恭恭敬敬站着,先是一愣,随即笑眯眯道:“哎呀,小亮啊,吃个饭而已,用不着这么大阵仗。”

江亮其实更纳闷,暗想:今天龙凯酒店搞什么鬼?

不过未来丈母娘那么一说,他为了夸面子,就顺着话道:“今天是我跟赵老爷子,不!是跟爷爷第一次见面。

也是我第一次请大家吃饭,必须要隆重。”

“爸,你看江亮多孝顺,多懂礼啊。”冯淑芬冲赵老爷子说道。

“不愧是江家少爷,果然人脉广,能力强。”

“大伯娘我这辈子除了咱爸没佩服过谁,你算第二个。”

赵阳和孙芳急忙跪舔巴结,完全成了老二一家的狗腿子。

尤其孙芳,还不忘给儿子轩树甩去眼色,示意趁着待会儿聚餐,在酒桌上好好跟江亮拉关系。

赵小玉一脸骄傲,下巴能扬上天,不加掩饰的得意。

她的父母同样不做矜持,洋洋得意,甚至觉得跟江家结成连理,祖坟指定冒青烟,老祖宗会笑的合不拢嘴。

赵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夸赞道:“小亮,你居然能在龙凯饭店预订包间,真是够厉害的。小玉嫁给你,保准能幸福一辈子。”

不远处,江楚却眯起眼睛,暗想:江亮啊江亮,你还能要点脸么?

李艳秋见冯淑芬一家那么得宠,那么得意,不禁横了眼江楚骂道:“废物,要不是你,今天这殊荣就属于咱家的。”

恨不得把江楚一脚踢进江里喂鱼,她咋就摊不上江亮那种女婿,心里酸得很。

赵婉月则默默看着,虽然嘴上不说,目光中也是夹带着羡慕。  

江楚笑了笑,解释道:“妈,其实这一切......”  

李艳秋挥手打断道:“你想说这一切都是你弄的,对吧?

我呸,鬼才信呢!你要是有这本事,猪都能上树了。”

“我又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没钱就没钱,别瞎说,免得落人口舌。” 赵婉月也是苛责道。

江楚面露苦涩笑容,终究还是把话咽回肚子里。

三年窝囊,一瞬腾飞,说出去任谁都不会信吧,还是找个机会好好跟婉月沟通。

“二弟,艳秋,不然可没你们位置喽。”

这时,孙芳以嘲讽似的语气,冲江楚一家这喊了声,就跟着冯淑芬说说笑笑往前走。

“瞧他们嘚瑟的。”李艳秋愤愤不平道。

虽然不开心,但她们一家不能甩脸色离开,那样又会落人把柄,只好跟过去。

一大家子人刚到门口,就被黄经理拦住。

“里面已经清场了,预定包间全部取消,外人不能进去。”黄经理淡漠道。

冯淑芬他们愣住,转头望向江亮。

“我又不是外人。”

江亮淡定笑笑,对黄经理说道:“我爸跟你们老总是好友,这点面子要给的吧?”

“不好意思,给不了。”黄经理态度坚决。

江亮沉着脸,威胁道:“你就不怕丢了经理职位?”

黄经理细眉挑挑,恼怒道:“老总为接待那位大人物,请走两位正厅级干部,连外宾都没能例外,你他娘算什么东西?也配在这吃饭?”

第4章 江楚的父亲

“你......”

江亮脸色铁青,咬牙撂狠话道:“你给我等着!”

“你这人怎么跟亮哥说话的?那么没素质!”赵小玉护短道。

冯淑芬面露尴尬,但为了不丢脸,跟着嚷嚷道:“你怕是不知道你眼前站的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家世背景!”

“哼,你们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也甭想进!”黄经理冷笑,完全不买账。

气氛立马陷入尴尬,江亮和冯淑芬一家很是尴尬。

江亮想换一家吃饭,可赵小玉不愿意,吵闹着就要在龙凯饭店,怎样都不肯走。

见此状况,江楚则是默默发了条短信。

没到二十秒,黄经理接到一通电话,脸色大变,赶紧回头问道:“各位,你们中谁是江少??”

江楚朝前走两步,刚要说话,却被江亮一把推开,骂道:“喊我的,你激动什么?!”

两人穿着一天一地,黄经理自然认为江亮是江少,当即吓得脸色发白,抹抹冷汗,连忙鞠躬致歉道:“江少,很对不起,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原谅!”

“哼哼,是知道我们家女婿的身份,吓坏了吧?”没等江亮说话,冯淑芬便哼哼道。

“抱歉抱歉!我该死!”黄经理抬手给自己两巴掌,一个劲儿赔礼,豆大汗珠啪啪往地上落。

赵小玉昂起下巴,骂道:“不长眼的狗奴才,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

黄经理一脸惶恐,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

江亮摆摆手,唱起白脸戏,说道:“算了,算了,我不是小气的人,下不为例。”

“多谢江先生!!”黄经理连连道谢,心里长舒一口气。

“哎呀,小亮真是君子风范,宰相肚里能撑船,绝对能够成大事。”

孙芳不肯错过一个巴结机会,又开口夸赞道。

包括老爷子在内的其余人跟着点头。

李艳秋撇撇嘴,小声嘀咕道:“都是姓江,差距这么大。”

赵婉月轻叹口气,她多希望黄经理那个江先生是叫江楚。

不过,也就想想而已,大白天还是别做梦了。

江楚望着赵婉月侧颜,暗道:婉月,那个江少就是我啊,只是这经理认错了人。

赵家众人走进龙凯饭店后,黄经理才敢抬头,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

到楼上后,江楚没有进包间,而是以上厕所为借口,去了龙凯饭店最为豪华的包间。

包间门口,一名老人等候多时,见江楚走来,赶忙迎上去喊道:“少爷。”

“刘老。”

江楚点点头,视线扫向门口两名有着军人气质的保镖,微微皱眉道:“他也来了?”

刘老先是很意外,旋即点点头,如实道:“老爷正在里面等你。”

江楚目光闪烁,驻足不前。

“少爷,如果您不愿意见老爷,那我劝劝老爷,给你点时间准备。”刘老体贴道。

江楚摇摇头,“有些事情没法躲一辈子。”

江楚说完话,便走进包间,一眼就看到餐桌前坐着一个头发泛白的中年男人,正是他亲生父亲江国华。

那张国字脸洋溢着激动笑容。

只是这张脸,对江楚来说既熟悉,而又陌生。

“楚儿。”江国华激动到语气都有些颤抖。

距离上次已经有八年,而且那时,他还是偷偷躲在角落里看。

旁边刘老看到这幕,眼眶微红。

江楚冷冷一笑,不屑道:“这么多年,你终于肯露面了。”

“对不起。“

江国华双目泛红,心痛无比。

如果八年前,他能够顶住内外压力,站出来帮楚儿,父子两人关系也不会是今天这样。

“这么多年,我让你失望,也让你母亲......”

啪!

江楚一掌拍到桌子上,喝道:“你没有资格提我妈!”

江国华一怔,张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选择沉默。

双手颤抖着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慢慢抽着。

气氛逐渐沉闷,安静的可怕。

刘老左右看看,打破平静道:“少爷,其实......”

“咳咳!”

江国华低咳两声,打断刘老的话,语重心长道:“楚儿,我是懦弱,没有保护好你们母子。

你怪我,我一点怨言都没有。

不过,我无时无刻都想着把你们接回江家,把你母亲的坟迁入宗祠。”

“我要的不是这些!

我要的是整个江家认错!到我妈坟前跪下道歉!”

江楚双拳紧握,狰狞道。

曾经母亲受到的欺辱,他这个做儿子的,一定要江家那群自诩长辈的老东西十倍奉还。

江国华深吸口气,掐灭烟头道:“你爷爷虽然去世,但你二爷,三爷他们都还健在。

想要他们认错道歉,谈何容易。

即便是我,也没有那个能力,你又能怎样?

即便给你资源,你能做出令他们折服的成就么?”

江楚咬着牙:“我能!我一定能!

我发誓,今后我会变得足够优秀,令江家颤抖,令整个京都颤抖!

到时候,我要亲眼看着他们在我母亲坟前下跪!”

江楚话说完,不再停留,转身就走。

江国华看着江楚远去背影,露出满意笑容道:“好,我尽力撑到那一天,咳咳......咳咳......”

血痰随着干咳声自嘴里吐出,江国华脸色有些泛白。

刘老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从中拿出两粒给江国华服下。

一会儿后,等江国华情况稳定,刘老按捺不住问道:“老爷,你为什么不肯说出当年的真相啊!”

绝佳弃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楚, 赵婉月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