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吴徒, 周思晴

超神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吴徒, 周思晴

第1章 归来

寒风猎猎,寒冷得空气都要被冻结起来,空中零星飘落的雪花,雪花飘荡打落在一道身影的大衣上。

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在比寒风还要冷。

“你说的是真的?”

“呼……”老白往手心呼出口白气,感受到面前的这位散发的冷意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真的,当年还是我把你从那边带过来,没想到当年那个小姑娘不声不响下帮你把孩子生了下来。”

五年前他将吴徒带进部队,单单一年吴徒所有的荣誉就超过了他,而今过了五年。

以往那个懵懂无知的男孩已经成为震慑全世界的超级战神!

“我女儿叫什么?”吴徒嘴唇颤了下。

“吴小米,周思晴叫她糯米,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老白叹了口气:“只不过就跟我和你说的那样,她得了重病进了医院。”

“周思晴付不起医药费,这种情况不知道她有多绝望。”

“我要回去。”吴徒沉声说着,目光看着不知名的远方,话语肯定。

老白点点头:“你也该回去了。”

一拖就是拖了吴徒五年,老白心里有对周思晴的愧疚,他没想到当初的那个小姑娘如此忠贞。

因为一个虚无缈缥的约定,奉献出自己的一生。

吴徒跟她约定一年后回去,她等了他五年。

不过她没有信错人。

如今军里的人见吴徒都得称他一声吴将。

不到三十岁就位居此等高位……

这次回南州城,潜龙归来。

小小南州,无人能犯!

……

天海城中心医院。

病房门口。

“周小姐,请尽快把医药费结了,不要影响病人的治疗。”

护士冷着脸提醒了一句走开。

周思晴咬起嘴唇点点头。

周思晴走进病房,看了看躺在病床上,小脸没有小脸苍白的糯米,心里绞动一般的疼。

下定决心,她拨出去一个电话。

过了好一会电话才被接通。

“妈,糯米住院了。”

“你终于舍得打个电话回来了?”王瑶话语刻薄:“她住院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儿,你的外孙女。”周思晴心里难过:“妈,我暂时给不出那么多钱给糯米治病,你能给我先吗?”

“她不是我外孙女,只是一个你不知道跟谁生的野种!”

王瑶嘴里就像含着刺一样。

“我也不知道你是抽了哪根筋,非得把孩子生下来养大?孩子的父亲是谁你也不肯跟我说!现在好了,惹上一身毛病!”

周思晴心里跟要碎开一样难受,如果不是真的凑不出这一笔医药费,她也不会找自己妈妈要钱。

将自己的女儿糯米生出来,她和家里闹了很大的矛盾。

“糯米的爸爸是吴徒,妈,求你了,我真的很需要钱。”

“吴徒?哦,我记起来了!要钱的话你找他要去!”

吴徒不就是五年前那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

王瑶咬牙切齿:“那个野种就是你和那个废物生的?我跟你说了多少次离那个废物远点!那么多有本事的人你不挑非要挑那个废物?念着他,为他都把孩子生了下来?”

“医药费我是不会给的了!那个野种,我在你将她生出来的时候就应该将她丢到垃圾桶!让她死了算了!”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

周思晴在原地失神了好一会,红着眼,泪水夺眶而出。

只要给她钱,能让糯米治好病,让她死都没关系。

“糯米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她身后传过来。

周思晴身子抖动了一下,偏过头看到一个帅气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对方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手里拿着水果和洋娃娃玩具。

“没有,只要付清医药费,医生说治好的几率很大。”周思晴擦掉脸上的眼泪:“抱歉,把你喊过来。”

“医药费我给就好,那么一点钱,你不用操心,不会以为我给不起吧?”凌舟说道。

周思晴挤出笑容点点头。

凌舟非常有钱,是企业老总的儿子。

她在公司一次指派的任务下和他认识,自那以后他也缠上了她。

周思晴知道凌舟给得起医药费,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不想拜托凌舟。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别说是那么一点医药费,你以后生活都不用愁。”

凌舟上前搂住周思晴的肩膀,舔了舔嘴唇。

周思晴心里恶心脸上还是要露出笑容:“你愿意帮糯米出医药费我很感谢你,这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

“你以为这点小钱我在意?对你来说是一笔巨款,对我来说只是一点零花钱而已。”

凌舟贴着周思晴的耳朵说道:“你还不懂我意思?那个小女孩的死活我一点都不在意。我要你陪我。”

周思晴咬紧牙齿,手里用得握得陷入手心。

她清楚凌舟不怀好意才不想拜托他,可如今除了他会给糯米付医药费没有别人。

“只要糯米能被治好……”周思晴只感觉有一把刀在心里插着,痛不欲生:“我什么都答应你。”

“好,那我们去看看糯米吧。”凌舟笑得肆无忌惮。

从他第一眼看到周思晴看是就被她给吸引,可她却一直保持着跟他的距离感。

但就是要这样!这种高岭之花,慢慢让她心里屈服才痛快。

糯米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小脸上没有丝毫血色,长长的睫毛下是可爱的脸蛋。

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

周思晴看到糯米,整个心都软化露出笑容。

“糯米你很快就会没事的。”

就在这时,凌舟的手探上她的腰,周思晴身子颤了颤。

“嘘别说话,你也不希望自己女儿睁开眼发现,自己妈妈再做一些坏事吧?”凌舟脸上带着病态的笑容。

“不……不行。”周思晴挣扎,想要将凌舟的手甩开。

没想到凌舟这么变态,要在她女儿面前对她做一些不干净的事情。

那可是在她女儿面前!

“你不想要你女儿康复了?不想要医药费了?”

凌舟接连两问让周思晴反抗的动作停下来,她双眼丧失了所有神采,空洞得令人心疼。

她想要糯米健健康康地长大,所以她得要医药费。

可她为什么要一直被这么欺负?

周思晴眼含泪珠,缓缓闭上了眼。

凌舟伸手握住周思晴的一缕秀发深吸口气,嗅着周思晴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

周思晴颤抖的身子更激发了他内心的兽欲。

他要的就是这个。

就在这时!

“啪嗒!”

恐怖的骨裂声传来。

没有再被动手动脚,周思晴缓缓睁开眼。

在她视野里看到,一道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身影将凌舟的手扭转。

轻描淡写的样子犹如对一条野狗。

周思晴小嘴微张满脸不可思议之色。

虽然面前的这个男人气质和以前她所认识的那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周思晴永远不可能认错。

他是吴徒。


第2章 我会守护在你们身边

“啊……”凌舟长嘴,喉咙里惨叫声没传出来,吴徒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别吵着我女儿。”

“砰!”一脚将他踢出病房。

动作干净利落,无比霸道。

如果不是周思晴和他女儿在病房里面,他动手会更狠。

吴徒眉眼微垂:“阿晴。”

纵使五年战场杀敌的磨砺,也无法保持心里的镇静。

只因周思晴没有嫌弃五年前的他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不声不响地为他生下个女儿,默默为他付出。

面前的这个女人,他负了她五年!

“你……你怎么?”周思晴将头发梳到耳朵后面,不敢看吴徒。

“你他妈谁?”被踹出去的凌舟缓过来之后炸毛了,他怒气冲冲地踹开大门:“连我都敢打?”

手臂断裂一般的疼,让凌舟面目更加狰狞。

周思晴慌了。

和凌舟短暂接触过,她也对凌舟有一些了解。

凌舟背景很大,和道上的一些人都称兄道弟,吴徒打他怕是会出大麻烦。

“自己滚出去!我现在没心情动手。”吴徒微眯起眼睛,话语里杀意弥漫。

凌舟被吓得退了一步,吴徒的眼神太恐怖了,仿佛一个不好就会把他撕碎一样。

这是经过了怎么样的事情才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我可是凌家独子凌舟,我爸是凌厉!”

“在南州城没人敢招惹我!”

“不管你他妈是谁,得罪了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周思晴看了吴徒一眼,很快埋低头。

凌舟有权有势,吴徒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要是他低头……

在睡着的女儿面前被做恶心的事情她已经够难受,吴徒现在回来,以凌舟的恶心要是在吴徒面前对她做那些事情,她可能会想死。

只是,在周思晴无法置信的视线里面。

“啪!”

吴徒抬手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凌舟脸上。

直接,一巴掌!

“你!”凌舟愣住了,他没想到吴徒像个疯子一样什么都敢做。

听到他报出名号还敢打他!

吴徒没有废话,接着一脚将凌舟蹬飞。

“凌家算什么东西?你又算什么东西?”

吴徒语气平静,眉眼微抬。

“想找我麻烦,尽管来。”

“你,你就等死吧你!”被踹出门的凌舟气急败坏,又不敢进来,撂下狠话离开。

周思晴看着吴徒宽大的背脊,不自觉地红了眼。

“有我在没有人再能欺负你。”吴徒看向周思晴很认真的说道。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周思晴低下头没有说话。

这些年她真的受到太多委屈。

爸妈不理解她,将糯米当成是垃圾,随时想要丢出门。

为了养活糯米,她努力工作,却遭到别人冷嘲热讽。

想哭,但不能哭。

吴徒回来,她想立刻扑到吴徒的怀里对他倾述自己对他的思念。

可不能这样。

“你为什么回来?”周思晴板着脸冷冷地说道:“我不需要你,我和糯米都不需要你!你滚,你给我滚!”

吴徒打了凌舟,虽然把他赶走,可会引起他无休无止地报复。

现在让吴徒离开南州城才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那些人物,他得罪不起。

“阿晴?”吴徒心里一痛:“这些年我没陪在你们身边是我不对,答应你一年后回来没做到也是我不对。”

五年前吴徒被老白选中入伍参军,跟周思晴约定过一年之后他就会回来。

勾指起誓,征战天下,荣耀归来!

可是一年后他建立了无数战功被特殊部队选中,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肩负着维护国家安全的任务。

他根本不知道周思晴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一个人将女儿抚养长大。

一过就是五年!这五年时间让他挥手便能指挥边疆百万战士!

成就超神!

但他还是违了约,欠周思晴的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了。

“但我真的很爱你,爱我们的女儿。”吴徒急声说道,平常天塌下来都不会变动的脸上满是着急。

不管多么穷凶极恶的敌人他都没有这么慌张过,可看到周思晴冷冰冰的眼神,他心在滴血。

“别说了。”周思晴移开视线:“你走吧,我们过得很好。”

吴徒还想说什么,可感觉到周思晴身上流露出来的距离感愣是一句话没说出口。

所有想的话终究散去化为一声叹息。

“好。”

吴徒起步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顿了顿依依不舍地看了病床上的小糯米一眼:“糯米的医药费,我已经给了。”

周思晴注意到吴徒的视线,她将头埋得更低。

“我会守护在你们身边。”吴徒临走前又说了一句。

周思晴站在原地,攥紧手,听着属于吴徒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确定他离开后,她再也忍不住。

眼里的泪水连成线地往下流,一滴又一滴在地上摔得粉碎。

周思晴蜷缩在角落坐下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她也想吴徒留下来,可得罪凌舟还留下来,要的会是他的命!

生下糯米,是她心甘情愿。别说一年,念一人,爱一人,十年又何妨?

“我会守护在你们身边。”

有这句话,她就心满意足。

周思晴勾起淡淡的笑容,这就够了。

吴徒离开病房,心里久久无法释怀。

在门口候着的老白会意没说什么跟上去,叹了口气。

吴徒找了个角落默默点上一支烟。

他已经好久没有吸烟,可现在嘴里总想叼些什么,不然内心的堵闷会逼得他发疯。

“见过了?”

老白看着神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的吴徒问了一句。

吴徒点头。

“你也不要太介意,毕竟你答应她一年就回来而现在过了五年,让她一个人带孩子,将孩子养大。没那么容易接受你也很正常。”老白拍拍吴徒肩膀说道。

情况不太好,从吴徒落寞的样子就能看出来。

“关于糯米,我请了最顶尖的医生帮她治病,过段日子她就能恢复健康。”

老白接着说道。

吴徒有了点精神。

刚才他也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小糯米,都说女儿像父亲。

糯米的确很像他。

这是他的女儿!

“还有一件事,刚才你打的那家伙叫做凌舟,周思晴当时被公司派去谈单子偶然下和他有了接触,他就开始缠上周思晴。”

“虽然他一直想对周思晴做些什么,可周思晴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什么也没发生。”

“然后他被你赶走后,准备做一些小动作。”

吴徒闻言眼内杀意弥漫,周边空气温度都好像冷了几度。


第3章 送上门?

“要不要我去解决?”老白话里带上冷意。

五年前将吴徒带走才让周思晴过得如此艰难,老白对周思晴心里也有着愧疚。

“不用。”吴徒将手背负于身后,刚才一瞬展露出来的锋芒收敛下来,脸上一片平静。

“这事情该由我亲手解决。”

他说了,他会守护在她们身边。

“那就让我和你一起去。”老白说道。

吴徒缓缓颔首,不再多言。

凌舟不知道自己正准备得罪南州里最不能得罪的两人。

吴徒和老白离开医院。

周思晴躲在角落里哭久了,眼睛哭得肿肿的。

她起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小糯米,眼神软下来。

郁结的心情都因为看到小糯米的那一刻被释放下来。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为了小糯米,她也得坚强。

就在这时,周思晴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手机眉头皱起:“妈打来的电话。”

“喂?哪家医院?”王瑶急冲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妈?”周思晴不太明白王瑶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糯米住院的医院是哪里?”

“南州中心医院。”周思晴下意识回复。

听到回复王瑶直接将电话挂断。

周思晴疑惑地眨眨眼,很快心里涌现出浓郁的不安,双手不安分地交织在一起。

问糯米在哪里,不会是要对糯米做什么事吧?

如果她妈妈真的想要对做什么,她拼了命也会保护好糯米!

周思晴担心地在病房里等待,过了好一会,护士带着王瑶走进病房。

护士示意了一下:“就是这里。”

周思晴看到王瑶,整颗心悬了起来,她将糯米护到身后。

“妈,你想做什么?”

王瑶愣了愣,对周思晴翻起白眼:“你不是说要医药费吗?我问护士,她说医药费已经给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来给糯米付医药费?你不是说……”

王瑶叉起腰:“你都生下来了,我还真能把她当成垃圾丢掉?”

“那时候训了一顿你就离家出走!连个消息都没有,让我和你爸担心得不行!不是给不起医药费,也不给我们打电话。”

周思晴愣住了,她妈妈过来是给医药费。

嘴上说得不好听,实际上心里还是记着糯米。

她妈妈一直都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五年前未婚先孕生下糯米,她也在那时离家出走,和家里不再有联系。

家里一直惦记着她。

王瑶生气地说道:“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女孩,生个男孩多好!就不会像你这么不听话,随随便便就跟别人跑了!”

“还那么傻帮他把孩子都生下来!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就那个穷小子能给你什么?”

周思晴低下头,咬着嘴唇没有回话。

“你说那个吴徒又不是什么财团的少爷,跟他只会受苦,现在连医药费都给不起!你不会到现在还在等那个负心汉吧?”

这话说到周思晴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

一开始她相信吴徒,想着吴徒一年后回来,满怀期待地等着他,想想让他看看自己和他的女儿糯米。

可是一年没有,两年没有,一过就是五年!

要说周思晴介不介意,怎么可能不介意!

“他回来了,糯米的医药费就是他给的。”周思晴没什么底气的回应。

“回来了?在哪里?”王瑶听到这火气上来:“看我把不把他皮给撕了?这种恶心的家伙不配活在这世上!”

周思晴连忙拉住王瑶,生怕自己妈妈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他……他已经走了。”

“走了?”王瑶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自己女儿都不要,以为付付医药费就可以走了?他还说了什么,我拼了命也要他付出代价。”

“不是,是我让他走的。”

周思晴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他打了凌氏集团的少爷,留下来肯定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周思晴声音很小:“所以他现在还是离开南州城比较好。”

凌氏集团,王瑶对这也有点了解,脸色一变再变。

也就是说吴徒直接对南州这边非常了不得的公子哥动手。

那个废物动手前也不知道动脑子想一想,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这下惹下大麻烦。

凌家里没一个是能惹的。

“能为你出手也不算差劲得无可救药。”王瑶沉吟起来。

“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为他着想?你就这点出息,他走了,那你怎么办?”

周思晴没说话,凌舟不会轻易放过她,但对待她和糯米这样的孤儿寡母,怎么也不会下太狠的手。

王瑶想了想说道:“凌氏集团我也有点了解,你姑妈对那边比较熟,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这时也只有拜托一下家里的亲戚。

“跟我回家。”

王瑶紧握住周思晴的手臂:“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家里都会帮你扛下来。”

周思晴犹豫了一会,感觉到手臂传来的力度,点了点头:“嗯。”

家,是该回去了。

王瑶心里想着。

“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吴徒,要是再见到他,我绝不让他好过!”

……

灯红酒绿的街道里面霓虹交替。

在鸿兴茶行里面,红木所制的桌子边坐了几道身影。

“哗啦啦!”

起杯,倒水,泡茶。

动作行云流水。

“凌少,请。”周贺说道。

凌舟揉了揉还在疼的手臂,接过茶杯小口喝了一小口。

“调查清楚了,对凌少你动手的家伙叫做吴徒。没什么背景,只不过五年前去当过兵。”

周贺举手拿起茶杯,杯里茶只剩半盏,他也不喝只抬手把弄。

“帮我找点人手整死他。”凌舟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在我面前那么装,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物,也就是个垃圾。”

“自然可以。”周贺回应。

“希望他别给我跑了,只要在南州城,他就等死吧!”凌舟冷笑。

周贺点头。

其实吴徒的资料有古怪的地方,除了五年前当兵的消息,后面四年时间一片空白,什么都查不到。

就像有人特意将后面的所有情报封锁了一样。

不过他太在意,只当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才会一片空白。

也在这时,茶行的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

踏步轻行,不紧不慢。

凌舟抬眼看去,看到领头走来的那位脸上渐渐带上吓人的笑容。

什么时候南州城变得这么小?

还能自己送上门?


超神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吴徒, 周思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79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