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战龙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无道, 江雨柔

狂战龙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无道, 江雨柔

第1章 龙主叶无道

“恭送龙主!”

北美最大的私人机场内,十万名身着黑衣,满脸煞气的男子,目送着一架龙头标识的飞机腾空而起。

每个人的脸上满是崇敬和狂热之色。

机舱内,一名面容冷峻的男子,站在飞机窗口,目光遥遥地看向下方的战士们,眼神带着一丝追忆。

男子名为叶无道,正是威压海外的龙门之主!

叶无道看着窗外,内心叹息不已:“谁能想到,当年因为意外,和夏都第一美女发生关系的小保安,如今却成了威震全球的龙门之主?”

“江雨柔,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在恨我……”

五年前,叶无道只是夏都江氏集团的一名保安,可没想到,因为一次意外,却和美女总裁江雨柔一夜风流……

夏都第一美女和穷屌丝发生关系的事,瞬间传遍了整个夏都,各大电视台争相报道。

事后的江雨柔几乎崩溃,江家名誉一落千丈。

掌权人江老太太一怒之下,把江雨柔从总裁降职成了小职员。

并且,还把这一家子人赶到了贫民区。

而后,叶无道和江雨柔领了结婚证,但江家并不承认,反而觉得是奇耻大辱。

为了能在江家抬起头,叶无道一怒之下去了海外打拼,如今他成了龙门之主,也到了该衣锦还乡的时候。

……

次日。

叶无道独自一人到了江雨柔的家门口。

这是一套非常破旧的一层住宅,房子很旧,门口有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小院子,院中杂草丛生。

叶无道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想来,老婆江雨柔这几年,确实吃了不少苦。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打开,一个面相凶恶的中年妇女,拖拽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那中年妇女把小姑娘推到门外的院子里,怒气冲冲的骂道:“你这个野种,真是不打不听话,今天老娘就打死你。”

“呜呜,阿姨不要打楠楠了,楠楠什么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叶无道不由皱起了眉头,眼看那小女孩,年纪约莫四岁,穿着泛黄的旧衣服,身子骨瘦弱,像是长期营养不良一样,脖子上还套着一条狗链子,被牢牢的栓住。

没想到,那中年妇女不理会小女孩的求饶,抬手给了那女孩一个耳光,将小女孩抽倒在地。

那个妇女还不肯罢休,拿着鞭子就往小女孩身上抽,一边抽一边还骂着:“我打死你个野种,让你不乖乖吃饭,有爹生没爹养的杂种。”

小女孩被吓的大声惨叫,想要逃跑,可中年妇女却一拉拴在小女孩脖子上的狗链,直接将其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小女孩被狗链拴住脖子,中年妇女拉拽的力道又强,疼的小女孩直翻白眼,差点就要窒息。

中年妇女不仅不担心,反而狞笑着拽住小女孩的头发,硬生生的往地上的一个脏兮兮的狗盆里按。

狗盆里,倒着的是酸臭的剩饭剩汤。

“小杂种,你刚刚不是不愿意吃吗?老娘今天就按着你吃!”

小女孩的脸被按进了狗盆里,酸臭的剩饭剩汤呛得她不停咳嗽痛哭。

中年妇女却不肯罢休,用鞭子狠狠的抽了一下:“给我吃!好好的吃!像你这样的野种,只配吃这种剩饭剩汤!还有,你要是敢告诉你那个不要脸的妈,我就活活打死你,听到没有?”

小女孩被按在狗盆里,奋力的挣扎着,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中年妇女见此,又是一把拽住小女孩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对着脸就是猛抽。

“小杂种你说话啊?”

“楠楠,楠楠不是杂种……”

小女孩哭的非常凄惨,脸上满是酸臭的剩饭剩汤水。

她边哭,还边绝望的大喊道:“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啊!有坏人欺负楠楠,你什么时候才回来保护楠楠啊……”

就在这时!

轰的一声!

院子的铁栅栏门被直接踹开!

叶无道满脸冰冷,眼神带着愤怒,一步步走了进来!

“给我住手!”

中年妇女见叶无道进来,惊慌失措的喊道:“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叶无道冷冷的说道:“我看你一把年纪,应该也早以为人母,如此虐待一个孩子,你还是人吗?”

中年妇女鄙夷的骂道:“我虐待她怎么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着,她又鄙夷的说:“这个野种,是她妈跟一个叫叶无道的保安鬼混之后生下来的,就是个有爹生没爹养的杂种!老娘教训她,你别他妈多管闲事!”

听到这话,叶无道如遭雷击!

这个女孩,竟然是自己的?

当年自己和江雨柔一夜风流,她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

可自己的孩子,被这个恶婆娘虐待,江雨柔为什么不管不顾!

叶无道眼里血红一片,看着被中年妇女拽着头发拎起来痛苦的小女孩,心如刀绞!

于是,叶无道怒吼一声:“你真是该死!!!”

说罢,他瞬间出手!

下一秒!

中年妇女只感觉眼前一花,腹部遭遇一记重击、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口吐血沫。

这中年妇女惊恐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剧痛难忍,竟然完全动弹不得!

她还不知道,叶无道这一拳,已经打断了她的所有筋骨!

从今日,她就是个只有脖子以上能动的废人!

叶无道迈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拽住她的脖子,直接将她的脑袋按在了狗盆里!

“把这碗狗食给我吃干净,少一口我要你的命!”

那妇人吓破了胆,生怕叶无道真杀了她,只能张大嘴、拼命吞食狗盆里馊掉的狗食。

待她将一盆狗食全部吃光之后,叶无道才冷声质问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虐待这个小姑娘?!”

那妇人拼命的求饶:“我也不想这么做啊,都是张东少爷指使我的,求你放过我吧!”

叶无道语气冰冷:“张东?”

对方哀求道:“张家的少爷张东,他看上了叶无道的老婆江雨柔,所以安排我来江家做佣人,让我想办法把这丫头折磨死,这样就能让江雨柔无牵无挂的嫁过去了……”

叶无道心中震怒,双拳已是青筋暴起,直接一拳将那妇人砸晕在了狗盆里。

随即,当他看向自己惊慌失措、惊恐颤抖的女儿,泪水噙满眼眶。

“楠楠,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做你爸爸……”

楠楠被吓呆了,轻声问他:“你真是我爸爸?”

“没错,我就是你爸爸!”

楠楠登时哭喊道:“爸爸!你终于回来保护楠楠了!你这些年去哪了……”

叶无道红着眼说道:“爸爸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工作,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说着,叶无道又问道:“楠楠,你妈呢?她难道不知道你被人虐待吗?”

楠楠哭着道:“妈妈最近一直在往医院跑,不知道有人欺负楠楠。”

叶无道咬着牙问道:“那你外公外婆,还有你小姨呢?”

江雨柔一家四口,除了叶无道的岳父岳母,还有一个小姨子。

楠楠哭着说:“小姨在学校,外公外婆出去了,他们都讨厌楠楠,因为楠楠得了白血病晚期,活不了几天了,所以他们想离楠楠远一点,说是怕晦气……”

第2章 拿命赎罪!

“什么?!白血病晚期?!”

叶无道搂着自己女儿,眼睛已是血红一片!

白血病俗称血癌,是不治之症,一旦得了这个病,等于一只脚迈进了阎罗殿!

要么,骨髓移植。

要么,死路一条。

叶无道心疼无比的抱着自己的女儿,语气无比坚决的说:“楠楠,你放心!爸爸会把全世界的白血病专家都召集过来,一定会治好你的病!”

楠楠忙说:“爸爸,妈妈已经去人民医院求马叔叔了,马叔叔说可以帮我插队配骨髓……”

叶无道开口问:“马叔叔是什么人?他是医生吗?”

楠楠点点头:“马叔叔是人民医院血液科的医生,楠楠的病就是他查出来的,他好像很喜欢妈妈。”

叶无道皱了皱眉,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接通,一个男人恭敬的说:“龙主,您有什么吩咐?”

叶无道冷声说:“陈宇,给我查一查夏都人民医院的病历档案,以及所有的化验结果,我要知道江雨柔的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

陈宇,乃龙门十二魁首之一,也是叶无道最信任的手下之一。

电话里的陈宇立刻说道:“好的龙主!我这就查!”

三分钟之后,叶无道的手机响起。

他接通之后,面色冷酷道:“有结果了?”

陈宇恭敬的说:“龙主,我已经拿到了江雨柔女儿的病历资料,也让咱们龙门顶尖的医生看过了,化验结果显示她并没有得白血病,只是细菌感染导致的发烧。”

叶无道心里松了口气,但表情更加冷酷了几分。

于是,他问:“我女儿的主治医生是谁?”

陈宇说:“是一个名叫马金超的主任医师。”

“马金超是吧?我知道了!”

……

十分钟后。

夏都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办公室。

一名样貌绝美的女子,正紧张的坐在会客沙发上,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这名绝美女子,正是叶无道的老婆,江雨柔。

此时,江雨柔满脸哀求的对面前的医生说道:“马主任,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女儿做骨髓移植手术?我怕她坚持不了太久了……”

马金超站起身,叹了口气,为难的说道:“哎呀雨柔,我知道你女儿的病很严重,但是骨髓配型是要排队的,你女儿前面还有一大堆患者等着配型,咱们也得一个一个的来啊!”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些条件的话,我可以发动人脉关系,提前给你女儿寻找合适的骨髓……”

江雨柔急忙问道:“马主任,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无论多少钱,我都会想办法去弄的!”

马金超淫笑几声,直接起身走到江雨柔的身边,猥琐的笑着说道:“雨柔,咱俩之间还谈什么钱啊,多见外!其实这件事儿很好解决,只要你好好陪我一晚,我就能帮你解决!”

江雨柔脸色难看的说道:“马主任,你对一名母亲说出这种话是不是太过分了。”

马金超嘿嘿一笑道:“江雨柔,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吗?你要是不把我陪爽了,就等着看你闺女死吧。”

想到女儿,江雨柔表情无比痛苦。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离开人世。

可是,她同样无法接受,让马金超糟蹋自己的贞洁……

马金超见江雨柔犹豫不决,嘴角抹过一丝冷笑,伸手就要搭在江雨柔光洁的香肩之上。

然而就在这时,砰的一声。

办公室的门,竟然被人直接踹开了!

紧接着,叶无道便抱着女儿楠楠,迈步走了进来。

马金超没想到竟然有人来坏自己的好事,登时怒道:“你是什么人?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江雨柔这时候忽然看到站在门口的叶无道,红唇微张,不敢置信的惊呼一声:“叶无道……真的是你?!”

叶无道看着江雨柔,沉声说道:“雨柔,你被这个人面兽心的医生骗了,他只是想要对你不轨,楠楠根本就没得白血病!”

江雨柔惊的目瞪口呆!

她没想到自己失踪五年的老公,会突然在这时候回来。

她更没想到,叶无道竟然说女儿根本就没得白血病!

江雨柔忍不住脱口问:“你说什么?楠楠没得白血病?”

马金超心里一惊,色厉内荏的指着叶无道,厉声骂道:“你少他妈放屁!我怎么可能骗雨柔!这孩子就是得了白血病!而且还是晚期!”

叶无道听到这话,冷声道:“这时候你还不承认是吧?很好!”

话音刚落,叶无道单手一抓,直接抓住马金超的胳膊,手上稍稍使力,便将他的胳膊掰断!

随着清脆的咔嚓一声,马金超痛苦的惨叫:“啊……我的手……断了断了……”

叶无道面无表情的吼道:“再不把所有实情都说出来,我接下来掰断的,就是你的脖子!”

马金超眼看叶无道满脸肃杀之意,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崩溃求饶道:“我全都招!这件事是因为我色欲熏心、我想打你老婆主意,刚好又有人想要你孩子的命,所以我就骗你老婆说你女儿得了白血病……”

叶无道眼神一冷:“有人想要我女儿的命?你给我一五一十的全都说清楚!”

马金超哭着交代:“半个月前,你女儿细菌感染发烧,你老婆就带她来检查,当时就是我接的诊,刚好又被宋家家主看到了,觉得你女儿长得漂亮、可爱……”

叶无道质问道:“觉得我女儿漂亮可爱,就想要我女儿的命?这是什么道理?!”

马金超连忙解释:“您有所不知,当时宋家家主的儿子刚因为急性白血病去世,按照他们老家的规矩,没结婚的男性死后是要配阴婚的,所以他一眼就相中了你女儿,给了我五百万,要我弄死你女儿,给他死去的儿子配阴婚。”

说着,马金超又道:“我今天是想骗你老婆陪我一晚,然后就顺势答应帮你女儿找骨髓,其实根本就没什么骨髓移植,等你老婆陪过我之后,我就会骗她说配型找到了,等你女儿上了手术台之后,我就会给她注射安乐死的药物,让她死在手术台上,然后把尸体偷偷运到宋家。”

“就连你女儿的死亡证明、火化证明、骨灰、宋家人都准备好了。”

“我已经都招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叶无道双眼血红,煞气冲天:“就因为五百万,你就要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我女儿她才四岁,你怎么能下这种毒手!”

马金超哀求着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愤怒至极的叶无道,恨不得立刻就把马金超的脖子拧断。

但考虑到老婆孩子都在跟前,他实在不想让她们俩看到太过血腥的场景,于是便压低声音,在马金超的耳边说道:“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去宋家替我传句话。”

马金超脱口道:“您说!我一定把话传到!”

叶无道冷声说:“告诉他们,让他们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叶无道要他们拿命赎罪!”

第3章 剁了喂狗

马金超一听这话,急忙点头如捣蒜的说道:“您放心,我这就去宋家帮您传话……”

叶无道点点头,直接将他拖到门口、一脚踹出门去,冷冷道:“滚吧!”

说完,叶无道对江雨柔和楠楠说道:“老婆、楠楠,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江雨柔咬着嘴唇看向叶无道,心里想恨他,却又恨不起来。

这个男人当初夺走了自己最宝贵的贞洁,在自己下嫁于他之后,他又无故失踪这么多年,害得自己这么多年被人指指点点、带着孩子艰苦度日。

原本,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可是,真见到他的时候,心里又忽然觉得,好像一切辛苦都不再那么辛苦……

或许,他真能像他说的那样,不再让自己娘俩受欺负吧?

而且,今日也确实是因为他,自己和女儿才幸免于难,否则的话,这件事搞不好就是个家破人亡……

想到这,江雨柔眼泪不住的流,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哽咽道:“回来就好,以后别再抛弃我们娘俩,再有下次,我们娘俩死也不会认你!”

叶无道听闻这话,激动不已的连连点头,急忙抱起女儿,说:“雨柔,你尽管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你们娘俩!”

江雨柔轻轻点头。

她不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回来了就别离开,就是她对叶无道的唯一要求。

一家三口出了医院大门,江雨柔对叶无道说:“无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非常恨宋家,可宋家在夏都家大业大,江家都惹不起,更别说咱们了,楠楠既然没出什么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叶无道眼神中闪过一阵杀气,但很快便恢复如常,点头说道:“好的老婆,我都听你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叶无道心里,却根本没打算放过宋家!

他知道,老婆一向没接触过人性的黑暗,可自己在海外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深知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

更何况,宋家如此丧心病狂的想害死自己女儿,自己决不能让他们活着!

江雨柔不知道叶无道的想法,见他答应自己的要求,微微松了口气,问他:“这五年你音讯全无,究竟去了那里?”

叶无道不知道该怎么和老婆解释。

难道要告诉她,自己已经是海外第一大势力,征战四方,手刃无数生命,双手沾满鲜血的龙门之主吗?

老婆只是一个普通人,没必要让她接触到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于是,叶无道便随口道:“当初我怕你被人瞧不起,就跑去国外做生意,打算出人头地之后再回来,但没想到你竟然有了孩子,早知是这样,打死我,我也不会走!”

江雨柔看了一眼叶无道,摇头说道:“我看你这脾气,也不像个事业有成的生意人,我看你是在外面做生意失败了,才回来的吧。”

说着,江雨柔又叹气道:“算了,回来总比失踪好,中午刚好是江家的家宴,你跟我一起去吧,也好让大家知道你回来了……”

叶无道犹豫了一下。

作为江家的女婿,陪老婆去参加家宴理数应当,可宋家也不能就此放过。

于是,叶无道便对江雨柔说道:“老婆,我还有点事得去处理一下,要不你先去江家,我稍后就到怎么样?”

江雨柔皱眉道:“你有什么事要处理?”

叶无道含糊的说道:“我以前在孤儿院的兄弟知道我回来了,要跟我见一面,不过你放心,绝对不会耽误时间。”

江雨柔知道叶无道自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便也没有怀疑,只是嘱咐了一句别迟到,便带着楠楠打车离开。

叶无道目送着出租车渐行渐远,脸色也逐渐冰冷了下来。

“今日之后,宋家将从夏都彻底抹去!”

……

夏都的一座豪华庄园内。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之上,手里拿着一张叶无道女儿的照片。

他正是宋家家主宋海川。

在宋海川旁边,还有个满脸狠毒,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妇女,此人乃是宋海川的老婆,薛丽华。

此时,薛丽华表情无比阴沉的说道:“老公,那个马金超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丫头的尸体送来?咱儿子都在殡仪馆停了半个多月了,就等那家的丫头来了好一起下葬呢!”

宋海川安慰道:“你放心,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只要这个小丫头一上手术台,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薛丽华抹了把眼泪,哽咽着说:“儿子走的这么早,命实在是太苦了,你可一定要帮他把这个阴婚配上,不能让他以后成了孤魂野鬼……”

宋海川点点头,带着几分狠毒的说道:“这个女孩子太可爱了,咱儿子肯定会喜欢的!”

正说着,家里的管家前来禀报:“先生、太太,马主任来了,说有紧急的事情向您二位汇报!”

宋海川急忙说道:“快请进来!”

片刻后,抱着一条断臂的马金超便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宋总,不好了宋总!”

马金超一进门,便连哭带叫,满脸的委屈。

宋海川皱了皱眉,脱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马金超哭着说:“宋总,为了给您儿子配阴婚,我一直在给江雨柔布局设套,眼看就要成功了,没想到江雨柔的老公回来了,他不但查出来他女儿没得白血病,还把我的胳膊给打断了……”

“什么?!”薛丽华一听这话,登时气急败坏的问:“那我儿子怎么办?!我已经选好良辰吉日,就等你弄死那个小女孩,然后给我儿子风光下葬了!”

马金超苦着脸说:“宋太太,这事儿也不能怪我啊,那个叶无道简直就是个煞星,不但把我手打断了,还让我给您二位传话,说要让您二位拿命赎罪!”

“拿命赎罪?”宋海川怒喝道:“妈的,好大的口气啊!整个夏都,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那个叶无道,不就是当初跟江雨柔一夜风流的小保安吗?这次他要是敢耽误我儿子阴婚下葬,我他妈要了他的命!”

薛丽华也脱口说道:“老公!直接找人把他们父女俩都弄死!把那个女孩的尸体带回来给儿子合葬,那个叶无道直接剁碎了喂狗!”

马金超一听这话,顿时激动的连连点头:“太太说得对!那个叶无道就该千刀万剐!”

宋海川也冷声说道:“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个叶无道付出代价的!”

第4章 龙门之主

宋海川的话音刚落,门口处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别墅的大门,竟然被人直接暴力破开!

这巨大的动静,惊得宋海川夫妇以及马金超三人面色大变!

三人下意识往门口看去,只见叶无道表情阴沉的迈步走了进来。

宋海川皱紧眉头:“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宋家别墅?!”

叶无道冷冷道:“我是要你命的人!”

宋海川鄙夷地说:“好大的口气!要我宋海川的命?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这时,马金超急忙说道:“宋……宋总,这就是那个叶无道!”

“噢?叶无道?”宋海川冷笑一声:“原来你就是那个吊丝保安啊!他妈的下等垃圾、贱民一个,也敢在我宋海川面前叫嚣?!”

薛丽华这时候也破口大骂道:“姓叶的,你他妈来的正好!亲自把你女儿送过来,让她跟我儿子合葬,我们就饶你一条狗命,不然的话,不光你女儿得死!你跟你那个贱人老婆,也都得死!”

叶无道冷哼道:“就凭你这条老母狗,还想杀我?”

薛丽华在夏都嚣张多年,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登时气恼的骂道:“老公!这王八蛋敢骂我!让人进来杀了他!把他剁碎了喂狗!”

宋海川表情阴冷无比的说道:“小子,知不知道,在夏都,我宋海川就是天?我他妈要你三更死,谁他妈敢留你到天明?!”

叶无道嘴角抹过一丝残酷的笑容:“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死到临头还嘴硬的样子!”

说罢,他迈步冲上前,一把抓住宋海川的衣领,猛然出拳,一拳就砸碎了他的鼻梁骨!

“啊!”宋海川疼的几乎眩晕,满脸鲜血、表情狰狞的吼道:“保安!保安!”

叶无道冷笑道:“还想找保安?那帮助纣为虐的混蛋,早就先你们一步下地狱了!”

说罢,他抓住宋海川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拧,便将他的右手拧成了人肉麻花!

宋海川疼的疯狂吼叫,叶无道却没理他,抓住他的左手,再度猛然一拧,又是一条人肉麻花!

宋海川眼看着自己双臂露出断裂的白骨,吓的浑身发抖,这才意识到,叶无道真有可能会杀了自己,连忙颤声哀求道:“叶兄弟,这一切都是误会,请你手下留情啊!”

“留情?”叶无道冷笑道:“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说罢,他抬起脚来,用力踢向宋海川的右腿膝盖。

咔嚓一声!

宋海川右腿膝盖完全断裂,仅剩下一层皮勉强连接……

被废掉四肢的宋海川惨叫连连,叶无道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直接将他的左腿也废掉!

随后,他这才将宋海川踹翻在地,像踩着一条死狗一样,踩着他的脸,笑着问:“你刚才说,你就是夏都的天?”

宋海川吓的登时尿了裤子,裤裆下的地板上涌出一片橙黄色的液体。

他惊恐不已的哀嚎道:“叶兄弟……叶大爷……饶命啊叶大爷!我是一时糊涂,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我不想死啊!”

“不想死?”叶无道嗤笑一声:“放心,你不是喜欢配冥婚吗?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死的,到时候会让你老婆陪着你一起,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

说完,他又看到脸色煞白的马金超,便冷笑道:“哦对了,还有马主任,他也不能当个孤魂野鬼吧?要不你们仨到了那边凑合一下,三个人一起过日子吧!”

薛丽华一听这话,吓的浑身一抖,迈步就要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狂呼:“救命啊!杀人啦!”

可是,还没等她跑出一米远,叶无道便一把将她抓了回来。

薛丽华吓的拼命挣脱,叶无道直接狠狠一拳砸中她的后腰,便将她的脊椎打断!

人的脊椎一旦发生断裂,神经传递立刻断开,直接就成了一个高位截瘫患者!

随后,叶无道将薛丽华丢到宋海川身边,冷笑道:“怎么?你不忍心你儿子一个人下葬,难道就忍心你老公一个人赴死?”

薛丽华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了知觉,吓的哇哇大哭:“大哥我错了!这一切都是我老公的主意,不是我的主意啊!您要杀就杀他,放我一条生路吧!”

宋海川怒极攻心,怒骂道:“薛丽华,你这女人好毒的心!这时候竟然想甩锅给我!”

薛丽华破口大骂道:“什么叫甩锅给你!本来就是你的主意,我也是受害者!”

“你放屁!”宋海川咬牙骂道:“想给儿子配阴婚的是你!”

叶无道眼看两人互相推诿,冷哼道:“说这些都没有用,你们今天都得死!”

两人一听这话,便知道无论怎么甩锅也是难逃一死,一下子情绪崩溃,失控大哭起来。

叶辰这时候看向马金超,冷笑道:“马主任你别急,这就到你了。”

马金超吓的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哀求道:“叶大哥,我都是被逼的啊,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这一次,以后我一定死心塌地做您的狗……”

“做我的狗?”叶无道冷笑一声:“我龙门之中,有十二魁首、七十二星宿以及一百零八位大将,全球门徒数十万众,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你算什么东西?还想当我的狗?!”

宋海川整个人如遭雷击的看着叶无道:“你……你说什么?!龙……龙门?!你……你是绝世龙门的龙主?”

叶无道挑了挑眉:“怎么?你还听说过绝世龙门?”

宋海川哆哆嗦嗦的说:“听……听说过……绝世龙门,世界最神秘、最强大的组织,龙门之主堪称全世界实力最强的人……没想到你就是龙主……”

叶无道一脸倨傲的说:“没错,我就是龙门之主,叶无道!”

第5章 江家家宴

此时的宋海川,表情已是一片死灰。

绝世龙门,国内很少有人知道,但只要是知道的人,都不敢对其有半点不敬。

薛丽华与马金超却不知道何为龙门。

此时,他们只想活命。

宋海川沉寂了,他们两人便反复哀求,希望叶无道能饶他们一命。

叶无道看着跪在地上的马金超,冷冷道:“都说医者仁心,你本该身穿白大褂救死扶伤,但没想到,却暗中干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你简直不配为人,更不配做医生!你这辈子已经到此为止了,下辈子好好反思去吧!”

马金超哭喊道:“不要杀我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不想死?”叶无道鄙夷的说:“今日由不得你想,或者不想!”

说罢,叶无道如法炮制,像废了宋海川那样,废掉了马金超的双手双腿!

随后,他将被废掉的三人摆放在一起,冷冷道:“今天,就给你们三个配一场阴婚,到了那边一定要好好过日子!”

说罢,叶无道来到宋家别墅的豪华酒柜,选了几瓶高度洋酒,直接在地板上摔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Zippo火机,点燃后往地上一扔。

火苗遇到酒精,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

随后,叶无道不慌不忙的走出宋家别墅,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滚滚烟尘的别墅,头也不回的迈步便走。

叶无道出了宋家别墅,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幻影便停在门口。

龙门十二魁首之一的陈宇走下车,拉开后车门,恭敬的说道:“龙主请。”

叶无道淡淡点头:“宋家的事情,帮我压一下,我不希望任何媒体报道这件事。”

陈宇立刻恭敬的说:“遵命龙主!”

叶无道满意的点点头,坐进车里,吩咐道:“送我去江家别墅。”

此时叶无道心中暗忖:自己离开江雨柔这么多年,是要好好补偿补偿她,这次江家家宴,如果江家人表现不错,自己也可以送他们一场造化。

劳斯莱斯里,陈宇就坐在叶无道旁边,恭敬的说道:“龙主,有件事属下还想请您定夺。”

叶无道看了他一眼:“说。”

陈宇恭敬的说道:“龙主,夏都最大的企业光耀集团,是咱们龙门一个外门成员用龙门的资源经营起来的,所有的股份都在龙门名下,他知道您回来,想请我求您给他一个升入内门的机会,不知您意下如何?”

叶无道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来这个人确实是个可造之才,等我忙完家里的事情,带他来见见我。”

陈宇立刻说道:“好的龙主!”

……

半个小时后,劳斯莱斯行至江家别墅附近。

叶无道没让陈宇把自己送到门口,而是提前从车上下来,步行前往江家别墅。

刚到门口,便看到了自己的岳父江永正,以及岳母吴莉,此时正站在门口等候。

叶无道心中一动,上前恭敬的问道:“爸妈,你们是来接我的吗?”

岳母吴莉一见到他,表情立刻变得无比厌恶:“雨柔说你回来了,我还只当是做噩梦呢,没想到你这废物还真回来了!”

说罢,她气急败坏的说:“叶无道,我说你这个废物,消失五年干嘛不死在外面得了?你没死在外面也就算了,居然还好意思回来,你还要点脸吗?”

岳父江永正也怒不可遏的斥责道:“今天你说什么也不能也不能进江家大门!我们筹备了这么久的好事,绝不能让你给毁了!”

叶无道不明所以的问道:“爸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吴莉骂道:“你少在这跟我攀亲戚,谁是你妈?我可没你这种女婿!”

江永正也骂道:“今天这场家宴,是为雨柔和张东少爷准备的,他俩今天就要订婚了,你要是识相就赶紧滚!”

叶无道一听这话,顿时心里明白了!

原来这场家宴,是早就预谋好的,为的就是促成那个张东和自己老婆的好事。

老婆一定是蒙在鼓里不知情,所以才会让自己也来参加,而且还告诉了岳父岳母。

至于那个张东!

虐待自己女儿的那个佣人,就是张东的人!

如此看来,那个张东也是该死!

于是,叶无道表情严肃的说:“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让雨柔和楠楠过上好日子,所以你们就算是拦着我,我也要进去!”

“另外那个张东派人虐待我的女儿,这笔账我正想找他算算!”

说罢,叶无道直接推开了岳父岳母,直接硬闯了进来。

岳父岳母立马喊道:“保安,赶紧拦住这废物,可不能让他坏了大事!”

于是,立马就有几名保安冲了过来,要对叶无道动手。

但叶无道征战多年,身手不凡,这几名保安哪是他的对手?

还没等他们近身,叶无道便将他们一个个尽数放倒在地!

岳父岳母见此也是彻底愣住!

“这废物消失了五年,怎么变得这么能打了!”

叶无道也懒得解释,径直冲进了别墅之中!

岳父岳母面色一变,咬着牙也跟了进去。

这废物要是进去,可就要坏事了啊!

今天说什么,也得不能让叶无道破坏了江雨柔和张东少爷的好事!

第6章 慢慢跟你算

江家别墅内,男女老少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江老太太端起酒杯,红光满面的看着饭桌上坐在首位,满脸倨傲的男子,讨好的说:“今天有幸能请到张少大驾光临,而且张少还愿意为江家和光耀集团的合作牵线搭桥,老身感激不尽、敬张少一杯。”

一众孙子,孙女,孙女婿也急忙端起酒杯,看向那人。

此人,便是张家大少,张东。

张东哈哈笑着道:“江奶奶不用客气,江家和光耀集团的事,包在我身上。”

“张少认识光耀集团的副董事长,有他出马,这事儿保准成了。”

“张少爷本事通天,简直是我辈楷模!”

张东着到江家人的奉承,满脸的受用。

整个饭桌上,唯独江雨柔表情有些默然。

她知道张东对自己的心思,再加上她对张东没什么好感,所以对他非常戒备。

江老太太看在眼里,急忙开口道:“雨柔!你单独敬张少一杯!”

江雨柔有些不悦,但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江雨柔的亲妹妹,也就是叶无道的小姨子江雨馨也在一旁劝她:“姐,你赶紧给张少敬酒呀!以后我能不能进光耀集团上班,就全靠张少了!”

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叶无道,你这废物赶紧给我滚出来!”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叶无道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骂骂咧咧的吴莉以及江永正!

一时间,欢声笑语戛然而止,每个人都沉下了脸。

叶无道回来的事,江家人已经全都知道了。

可是,这里除了江雨柔,可没人待见他,更没人欢迎他!

老太太当即一拍桌子,阴着脸说:“谁让这个废物进来的?他有什么资格进江家的大门?!让他滚!”

江雨柔抱着楠楠站起身来,有些不悦的质问:“奶奶,叶无道是我的老公、是江家女婿?为什么没资格进江家的门?”

江老太太怒不可遏的说:“谁说他是江家女婿?他这种垃圾,怎么配和我江家扯上关系!”

江雨柔毫不退让的说:“奶奶!无道是我老公,如果他不配留下,那我就跟他一起走!”

江老太太气急攻心,知道张东就是看在江雨柔面子上才过来的,如果她走了,张东肯定也不会留,所以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江雨柔的堂哥江明傲这时候冷笑道:“叶无道,在这个饭桌上,年薪十万的在门口蹲着吃饭、年薪五十万的站着吃饭,年薪百万的才能坐着吃饭,你当初不过就是个臭保安,就你那点月薪,怕是连舔地上的米粒都不配吧?”

整桌人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除了江雨柔,所有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叶无道。

叶无道听到这,不由冷笑了起来,年薪百万对自己来说算得了什么?龙门的财富又何止万亿?

于是,他玩味的问:“年薪百万就能坐着吃饭了?那年薪百亿的呢?难道骑在你头上吃吗?”

听到这话,一桌人全都噗嗤笑了起来。

“年薪百亿?你也真能吹的出来,你怕是不知道百亿是什么概念。”

“这种废物,吹牛逼不打草稿,真是笑死我了!”

一旁的张东冷笑一声,对江老太太说道:“江奶奶,叶兄弟既然来了,就让他留下便是。”

江老太太只好点点头,说:“看在张少爷的面子上,就让这废物留下!”

张东看着叶无道,讥讽的说道:“叶兄弟,听说你失踪了五年,不知道这五年在哪讨饭吃?”

叶无道反问:“你就是张东?”

“没错。”张东满脸倨傲:“我就是夏都张家的长子,张东!”

叶无道皱紧眉头,低声道:“你派个泼妇去虐待我的女儿,这笔账我会慢慢跟你算!”

张东咬牙沉声道:“你这贱民,打残我的佣人,这件事我都没提,你还有胆提?等着吧,过了今天中午,我他妈一定弄死你!”

叶无道冷笑一声:“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忏悔求饶的!”

张东仿佛听到天大笑话,嘲笑道:“吊丝就是吊丝!吹他妈什么牛逼?等吃完这顿饭,老子就整死你!”

这时,江老太太一脸谄媚的看向张东,陪着笑道:“张少爷,您跟一个废物有什么好嘀咕的,倒是我们江家跟光耀集团合作的事儿,您看看什么时候方便,给我们牵个线?”

张东鄙夷的瞪了叶无道一眼,拍着胸膛对江老太太说道:“江奶奶不用担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下午我就带着明傲兄一起去见一见光耀集团的周长风。”

听到光耀集团四个字,一旁的叶无道眉头微蹙。

此时,江老太太一听张东这话,顿时开怀大笑:“好好好,那就多谢张少了。”

一旁的江明傲也是满脸激动的对张东说:“张少,这次可太感谢您了!要没您牵线搭桥,我们哪够得上跟周总见面!”

江明傲未来的妹夫,也就是江菲儿的未婚妻王云杰,这时候急忙说道:“张少爷,您带明傲去光耀集团,能不能带上我啊,我也很想结交一下周总!”

张东大笑道:“当然可以。”

叶无道的小姨子江雨馨见此,也忍不住说:“张少,我马上毕业实习了,也想进光耀集团这种大公司上班,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忙给我安排个好点的岗位啊?”

江雨馨是江雨柔的亲妹妹,张东自然大包大揽的说:“雨馨,你放心,你是雨柔的妹妹,工作的事情我当然会帮你安排!光耀集团和我们张家是战略合作伙伴,安排你进去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江雨馨激动不已的说:“太好了!谢谢张少爷!我的同学要是知道我能进光耀集团工作,一定羡慕死了!”

张东笑眯眯的说:“雨馨啊,以后还是不要叫我张少爷了,直接叫姐夫得了!”

一旁的叶无道面无表情,直接拿出手机,给陈宇发了一条短信:“给我查一下夏都张家,另外,跟光耀集团的周长风打个招呼,就说我有事吩咐他!”

陈宇立刻回复:“龙主放心,周长风对龙门忠诚度极高,一定会唯您马首是瞻!”

片刻后,他又回复:“龙主,那个张家在夏都,充其量也就是个二流家族,家族绝大部分收入都要依靠光耀集团。”

叶无道看到这里,心中冷笑。

原来张家,不过就是光耀集团的一条狗。

可笑的是,江老太太这么大年纪,竟然还要跪舔张东。

看来,江家这几年并没有什么进步。

叶无道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老太太不是带头跪舔张东吗?

今天,我就让你们眼看着张家完蛋!

第7章 你们可以滚了!

饭后,江雨柔打算送孩子去幼儿园,然后回江氏集团上班。

叶无道则借口去见朋友,自己打车去了光耀集团。

光耀集团的董事长周长风,得知叶无道要来,激动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自己加入龙门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的奋斗,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加入龙门内门,并且在有生之年能见到龙主叶无道!

他本以为这辈子都未必有机会见到龙主尊荣,可没想到龙主竟然屈尊来光耀集团视察自己的工作,这是何等的荣耀!

此时,叶无道抵达光耀集团,刚走进电梯厅,便看到了几个熟人。

这几人分别是:张东,江明傲,江菲儿以及她的未婚夫王云杰,除了这四人之外,还有叶无道自己的小姨子江雨馨。

这些人,都是跟着张东来求见周长风的,毕竟对除了张东之外的其他人来说,平时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周长风的真容。

当他们为此兴奋不已的时候,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叶无道这个臭吊丝。

他们一个个看着叶无道的眼神中,都带着十足的诧异,以及毫不掩饰的鄙夷。

江明傲一见叶无道,便立刻厌恶的质问:“我说叶无道,就你这种废物,也配来光耀集团?趁着人家保安没把你打出去,自己赶紧滚吧!”

小姨子江雨馨也在一旁质问:“叶无道!这是你来的地方吗?真不知道丢人现眼!”

叶无道懒得搭理这个势利眼小姨子,便说道:“我来应聘个保洁,不行吗?”

江雨馨表情像吃了苍蝇一样:“大老爷们来应聘保洁,你还要不要脸!就算你不要脸,我们江家还要脸呢!”

江明傲有心讨好张东,便说道:“雨馨,叶无道这废物,根本就配不上你姐,你回去还是劝劝你姐,让她趁早和这废物离婚,嫁给张东少爷!”

江雨馨立刻重重点头,讨好的说道:“在我眼里,张东少爷才是最佳的姐夫人选。”

张东很是受用,笑着说道:“雨馨,就冲你这句话,今天姐夫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光耀集团的副总赵强,前几天跟我说他缺一个助理,年薪百万,今天姐夫就把这个岗位给你落实了!”

江雨馨登时激动的无以附加!

她马上大学毕业,上的大学也不算什么好学校,甚至达不到光耀集团对普通员工的要求,所以她本来想的是,能进入光耀随便做个文职工作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张东竟然抛出了个年薪百万的岗位,顿时把她砸的有些晕头转向。

她激动不已的看着张东,脱口问道:“姐夫,你说的是真的吗?”

张东微微一笑:“当然,我这就给赵强发条微信。”

说完,拿起手机发了几条信息,随后便对江雨馨说:“雨馨,你直接去副总办公室面试吧,我已经打好招呼了!”

江雨馨兴奋难耐:“谢谢姐夫!”

张东扭过头,看向叶无道,嘲笑道:“叶无道,你这种废物,就算进光耀扫厕所都不够格,不过你如果给我磕个头的话,等会我见到周董事长的时候,可以帮你争取一个扫厕所的资格!”

叶无道冷笑道:“光耀集团的董事长,不会见你这种垃圾。”

张东皱紧眉头,脱口骂道:“给脸不要,自己什么东西,心里没点逼数?”

叶无道懒得理他,就在这时,最左边的那部电梯提示灯忽然亮起。

现场的人除了叶无道之外,都紧张起来。

因为这部电梯,是集团董事长的私人电梯,只有董事长才有资格乘坐!

电梯打开,光耀集团的董事长周长风便看到了叶无道,于是立刻将他认了出来。

这就是自己一直尊崇无比的龙门之主,叶无道!

于是,他满脸激动,亲自出电梯准备迎接。

叶无道朝他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出来,自己则迈步走了进去。

旁边的人都看呆了,这家伙怎么这么大胆子,连董事长的专用电梯也敢进?

张东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董事长专用电梯非同小可,除了周长风谁都没资格用。

可是,叶无道那个废物竟然愣头青一样的进去了,这不是找死吗?

……

他们想象不到的是,叶无道非但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反而在周长风毕恭毕敬的邀请下,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一进房间,周长风一脸的谄谀,把茶杯托在手上,恭敬道:“龙主,您请喝茶,鄙人是光耀集团董事长,周长风,以后还请您多关照。”

叶无道拿起茶杯抿了两口,淡淡道:“老周是吧?既然想加入内门,就要守内门的规矩,另外,对外不能透露我的身份。”

周长风一听这话,大喜过望,激动不已的说:“龙主放心,我一定谨遵门规,并且对您的身份绝对守口如瓶!”

叶无道点了点头,问道:“对了,光耀集团跟张家合作很密切吗?”

周长风如实道:“张家跟光耀合作很多年了,主要业务都依托着光耀。”

叶无道嗯了一声,吩咐道:“我要你终止跟张家的一切合作,张东如果想见你,就让保安把他打出去!”

周长风毫不犹豫的说:“好的龙主,一切遵照您的吩咐。”

“那就好,我先走了。”

“我送您。”

叶无道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了。”

从周长风办公室出来,叶无道刚好在临时会客区撞见了张东一行。

一见叶无道,张东便忍不住惊讶的说道:“草,你这废物刚刚上的可是光耀集团董事长的专用电梯,保安怎么没把你打死。”

江明傲兄妹俩也很诧异,江菲儿忍不住嘀咕:“这废物该不会跟周董事长认识吧?”

王云杰不屑的说:“菲儿,这种垃圾怎么可能认识周董?我看肯定是周董宅心仁厚、没跟他一般见识罢了,不然的话,保安肯定会教训他的!”

叶无道冷笑道:“你们几个小心一点,一个个长得这么欠揍,说不定光耀集团的保安会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说完,他转身便走向电梯口。

张东讥讽道:“这废物也太喜欢装逼了,我们家是光耀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保安尊敬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打我?”

江明傲吐了口唾沫道:“张少放心,等和光耀集团的合作达成,我立马安排人把这废物赶出江家!”

张东冷笑一声,说:“不管这废物了,走,我带你们见一见周董事长。”

身后,江明傲兄妹以及王云杰都露出了炙热的目光。

周长风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像他们这种三流家族,跪着求着也未必有机会跟周长风说上话。

今天,可真是个大好机会!

于是,几人便跟着张东,向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可刚到门口,便有几名保安把他们拦了下来,冷声道:“站住!你们干什么的?”

江明傲目光一闪,站在张东旁边说道:“这位可是张东少爷,你们光耀集团的合作伙伴!”

王云杰也跟着道:“就是,别有眼不识泰山,赶紧进去跟周董事长通报一声。”

为首的保安队长冷声道:“我们董事长说了,光耀集团已经终止了跟张家的所有合作、再无任何干系,你们可以滚了!”

第8章 喊姐夫

张东听闻这话,惊恐不已的问道:“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凭什么终止跟我们张家的合作!“

保安队长冷声道:“终止了就是终止了,你哪那么废话,赶紧滚!”

张东急的脸都红了,双眼充血,心脏砰砰直跳。

怎么回事?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中断合作!

张家这些年发展迅速,靠的就是和光耀集团达成了合作,起码有一大半的收入,都依靠与光耀的合作!

想到这,张东脱口道:“闪开!我要去找周董问清楚!”

保安队长立刻对身边的几位手下吩咐道:“把这几个闹事的给我打出去!”话音刚落,一群保安便冲了上来。

其中一人直接一巴掌抽在张东脸上,骂道:“尼玛的,让你滚还不滚,找死是吧?”

江明傲目瞪口呆,急忙道:“哎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刚说完,便有人一拳砸在他鼻梁骨上,砸的他鼻血横流。

“王法是吧?在光耀集团,董事长说的话就是王法!”

王云杰也吓傻了,赶紧摆手说:“我跟他们可没关系啊!”

“去你妈的!”一名保安直接将他踹倒在地,一脚踢在他脸上,啐道:“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刚才就你叫的凶,老子打死你个狗日的!”

王云杰顿时被打的嗷嗷直叫。

其他人也都没什么好下场。

江菲儿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也被抓住头发左右开弓抽了十几个耳光,脸肿的跟大猪蹄子一样,头发都被薅掉几绺,惨不忍睹!

几个人直接被保安连踢带踹的打出光耀集团,浑身是伤的坐在光耀集团门口的水泥地上。

张东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说:“妈的,一帮保安也敢跟我动手,我他妈早晚剁了他们!”

刚说完,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打来电话的,是自己的爸爸。

张东赶忙接通了电话,哭诉道:“爸,我让人打了,你得给我报仇啊!”

张东本想跟爸爸诉苦,却没想到爸爸在电话里怒吼:“给你报仇?我他妈把你狗腿打断!说!你这畜生,在外面究竟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光耀集团发话了,跟我们张家解除了所有合作,是不是你闯的祸?!”

张东苦着脸说:“爸,我就是来替江家和光耀集团牵个线的,我连周长风董事长的面都没见到啊……”

电话那头,张东爸爸怒喝道:“少他妈跟我废话,赶紧给我滚回来!”

张东爸爸说完,直接挂了电话,而张东却彻底懵了。

自己是他妈来帮江家谈合作的,合作还没谈成不说,自己家族的合作倒是先黄了!

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

另一边。

叶无道乘坐电梯来到一楼。

刚要往外走,便听电梯厅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一阵争吵声。

“妈的,你个臭娘们儿,跟老子装什么装?想进光耀集团工作,还不想让我爽一把?”

接着,叶无道便听到了啪的一声,像是有人被人抽了一巴掌。

随后,又传来一个女人痛哭的声音。

叶无道闻言,眼神一冷。

这光耀集团内部,居然会发生这种无耻至极的事情,这样的企业,有什么资格并入龙门?

于是,他立马给周长风发了条短信,让他立刻滚过来。

同时,他已经冲到那房间门口,一脚将门踹开。

他没想到,房间里,一个秃头的中年男子,正拉扯着一个女人的手腕满脸淫笑。

而那个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小姨子,江雨馨。

此时的江雨馨满脸惊恐,哭的梨花带雨。

她怎么都想不到,张东给自己介绍的这个副总,竟然是个色魔,一见面就想侵犯自己。

就在这时,忽然看见叶无道进来,她急忙喊道:“叶无道,你这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来救我啊,这个人想对我不轨!”

叶无道听到这话,顿时眉头一皱。

本来自己确实是想管一管的,但没想到,这个小姨子这时候嘴还这么欠。

于是,叶无道便故作玩味的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我这就走。”

秃头男人面色稍缓,不屑的说:“算你小子识相!”

江雨馨瞬间慌了神,语气也带上了几分哀求:“叶无道,你别走啊!我是你的小姨子,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叶无道玩味的说道:“你是我的小姨子?那你应该喊我什么?”

江雨馨脸色一变,赶忙哀求道:“姐夫,姐夫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救救我吧!”

叶无道笑道:“雨馨,你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叫我姐夫吧?”

说完,他似笑非笑的说:“既然你都叫我姐夫了,那我这个当姐夫的,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管。”

而那名秃头男人见此,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呵斥骂道:“臭吊丝,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真他妈当自己是个东西了!知道老子是谁吗?信不信老子立刻叫人弄死你!”

叶无道眼神一冷,迈步上前,朝着那个秃头便是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

这一巴掌,就抽掉了那秃头两颗后槽牙!

那秃头顿时暴怒:“你他妈的居然敢打我!你活腻歪了!”

他是光耀集团的董事会成员,在光耀集团权势很大,所以经常以此来潜规则新人。

今天遇到堪称极品的江雨馨,刚想趁机爽上一把,没想到竟然挨了打!

这要是传出来,自己以后还怎么混!

想到这,秃头男人立马拿起电话,喊道:“保安呢,保安都给老子进来!妈的我要弄死这个傻逼!”

很快,这一层的十几个保安便拿着橡胶棍冲了进来。

秃头男人恶狠狠的指着叶无道鼻子骂道:“傻逼,你他妈现在给我跪下磕头,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我今天废了你!”

江雨馨此时一脸害怕,靠着叶无道担忧道:“姐……姐夫,现在怎么办啊?”

叶无道安慰道:“别担心,有姐夫在,谁也动不了你。”

秃头没想到叶无道还这么装逼,指着他咬牙对保安吼道:“妈的,把这个废物给我往死里打!”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怒吼:“我倒要看看,有谁敢动手!”

话音刚落,周长风便推开门、满脸愤怒的冲了进来。

秃头见到他,吓了一跳,急忙恭敬的说:“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周长风见叶无道表情不悦,心里一阵慌张,瞪着那个秃头呵斥道:“赵强,到底怎么回事?!”

赵强急忙甩锅道:“董事长您来的正好,这家伙来咱们公司闹事,我正打算让保安把他们赶出去。”

周长风听到这话,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赵强,你他妈是不是傻逼,把龙门之主赶出去?

我看你是想害死我!

叶无道此时一脸寒霜,缓缓问道:“周董,你们光耀集团,养的就是这种垃圾?”

周长风听到这话心里一跳,赶忙就要解释!

可这时候赵强却不屑的笑了起来:“董事长你听到了吧!这小子还敢在你面前说公司的坏话,我现在就叫保安收拾他。”

周长风脸色阴沉,走上去就是一个巴掌:“赵强,你他妈活腻了?”

狂战龙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无道, 江雨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