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婿无双-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纵横, 秦秋

狂婿无双-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纵横, 秦秋

第1章 其名纵横!

金陵,市郊监狱门前。

陈纵横阴沉着脸,心情很是不爽。

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他为妻子沈曼,顶罪入狱,如今刑满释放,三年而归,沈曼居然根本没来!

就在这时,一辆迈巴赫S600,停在了他的面前。

“陈纵横!”

车窗落下,车内坐着个戴着墨镜,打扮时尚的女人,她正朝他挥手。

“你是……?”陈纵横疑惑的问道。

“我是秦秋,不认识我了?”车内女人轻笑着,伸手摘去脸上墨镜。

秦秋,陈纵横的高中同学,和陈纵横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你现在比以前漂亮了。”陈纵横打量着车里的秦秋,感慨的道。

当时的秦秋,只是个瘦小女孩,在高中时默默无闻,那时候,风头都是校花沈曼的。

现如今,倒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出水幽兰。

“别说那么多了,先上车吧,你好不容易出来,我请你吃饭。”秦秋笑着道。

陈纵横犹豫了一下,“会不会,不太合适?”

“没什么的,快上车吧。”秦秋毫不在意的道。

陈纵横也不在推脱,坐上了副驾驶。

“秦秋,能麻烦你……先送我回丽水花园吗?”陈纵横似乎有些为难的对秦秋道。

丽水花园,是金陵有名的别墅区,陈纵横在丽水花园有房子,是和妻子沈曼的婚房。

秦秋脸色僵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尴尬,她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先别回去了。”

“为什么?”陈纵横一愣。

“因为……,算了,我载你过去吧。”秦秋犹豫了一下转头对陈纵横说。

陈纵横点点头,不疑有它。

一个多小时后。

丽水花园,曾经属于陈纵横的别墅门前。

迈巴赫停下。

陈纵横急不可耐的下车,走到别墅大门门口,按着别墅的门铃,无人应答,他随手一推,门却被推开了。

陈纵横快步朝别墅内走去,他的心情很高兴。

即便沈曼没有去接他,但是三年时间过去,他终于能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也让陈纵横将一切的不爽都抛之脑后了。

秦秋把迈巴赫换了个位置停下,然后下车,跟上了陈纵横。

她看着陈纵横的样子,脸色很犹豫,想说话却是欲言又止。

两人一前一后,进到了别墅院内。

陈纵横推门走进去。

客厅里的陈设,一切与三年前,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陈纵横站在客厅中央,环顾四周,一切就像以前一样,回忆起当年之事,只觉得是那么美好。

秦秋站在陈纵横身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陈纵横回过身,有些疑惑的看向秦秋。

“你说。”陈纵横低声道。

“当年你进去之后,沈曼似乎……就和林南乔来往的很近,你的公司,盛世集团,现在一直是林南乔在打理。”

秦秋的语气很轻,似乎生怕声音太重,刺伤陈纵横。

林南乔,是陈纵横的发小,可以说就如陈纵横的亲兄弟一般!

陈纵横当年入狱时,还是他亲自把林南乔找来,希望林南乔,能够帮自己照顾沈曼,为此,还特意分了一些自己公司的股份给林南乔。

假如秦秋所说是真的。

那陈纵横等于是……被背叛了!

陈纵横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不可能,小曼,南乔……不可能背叛我!”

“整件事情,也可能是个误会,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告诉你。”秦秋低着头,轻声道。

陈纵横捏紧拳头,冷静下来,正当他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汽车引擎声传了进来。

秦秋心中一动,低声对陈纵横道:“躲起来!”

陈纵横却是没听她的话,转头朝窗外看去。

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奥迪A8,沈曼正从车上下来,与她一起下来的,还有西装革履的林南乔!

“我要去……问个清楚!”陈纵横咬着牙说完,转身就要出房门。

秦秋却是一把把陈纵横拉了回来,她焦急的低声道:“你现在过去,如果人家不认账,你有什么证据?”

陈纵横楞了一下,身体却是已经被秦秋推进了卧室床边的衣柜。

衣柜很大,足以容纳一人。

但是随即,秦秋也挤了进来。

这样一来,衣柜可就狭窄了许多了。

陈纵横和秦秋面对面的挤在一起。

两人贴的太近,互相似乎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不行,我还是出去吧。”陈纵横尴尬的道。

秦秋涨红了脸,白了陈纵横一眼道:“好不容易进来了,还出去干什么?赶紧躲好。”

秦秋都这么说了,陈纵横也只好点点头,两个人抱在一块,秦秋的俏脸正好贴在陈纵横的胸口。

离得如此之近,陈纵横能闻到秦秋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味。

气氛很是暧昧。

就在这时。

卧室的房门被推开了。

“曼曼,陈纵横是不是今天出狱啊?要不要去迎接他一下?”林南乔搂着沈曼,语气玩味的轻笑着。

“不用了,反正等他回来,我就跟他离婚,还想让我接他?他也配!”

沈曼依靠在林南乔的怀里,轻笑着道。

两人亲密的说笑着,走进了卧室。

林南乔坐在床上,把沈曼抱在怀里,轻笑着道:

“也不知道陈纵横什么时候会到,你说,到时候他看见我们现在这样,会是什么心情?”

“还要谢谢他呢,要不是他傻子一样的要帮我顶罪,我们……又怎么能在一起呢?”

沈曼扬起头,眼神迷离的吻上了林南乔。

陈纵横透着衣柜门缝看到这一幕,只觉心如刀绞!

三年不见,沈曼的模样,愈发明艳!

可是现在,她却在别的男人身下!

林南乔和沈曼在卧室里缠绵起来。

喘息声不绝于耳。

“这房子,过两天就把过户手续办了,正好我二叔出狱,给他去去晦气。”沈曼搂着林南乔的脖子,喘着气道。

“好,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林南乔跟沈曼咬着耳朵,轻笑着道:

“然后,等陈纵横那傻瓜一回来,你就去跟他办离婚手续。客人我都请好了,就等你这个新娘了。”

衣柜里。

陈纵横的脸色冰冷至极。

秦秋此时,凑到陈纵横耳边,轻声的道:

“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那个女人吗?”

第2章 有种你打我啊!

陈纵横一言不发,只是推开了衣柜。

“沈曼!”

陈纵横语气冰冷的道。

床上男女,都是一惊,然后抓起衣服开始往身上穿。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曼套着衣服,惊慌失措的道!

“我送他过来的。”秦秋也从衣柜里出来。

既然捉奸在床了,那就没有躲藏的必要了。

“三年,我为你顶罪入狱三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陈纵横嘴角,扯起一抹冷笑。

秦秋站在陈纵横身后,她能听的出来,陈纵横的悲伤。

沈曼强自镇定下来,勉强挤出个笑容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算了,曼曼,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

林南乔此时,却是出声打断了沈曼的话,然后他盯着陈纵横道:

“纵横,我也不怕告诉你了,我和曼曼真心相爱,你别怪她,要怪,就怪我吧,我很惭愧。”

林南乔说是这么说,但是语气之中,可没有半分愧疚之意!

“你很惭愧?”陈纵横语气讥讽。

“行了!陈纵横!你别得寸进尺!!我和南乔,是真心相爱!”

沈曼拉下脸来,冷漠的道。

林南乔伸手揽住沈曼,轻笑着对陈纵横道:“你也看到了,我和曼曼现在感情很好,你为什么不成全我们呢?”

“成全你们?”陈纵横的脸色,愈发嘲弄。

林南乔笑容不变,他漫不经心的瞥了陈纵横一眼,炫耀似的在沈曼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继续道:

“现在,盛世集团,在我手中,你一个刑满释放人员,一无所有,沈曼跟着你又享不了福,这样吧,明天你和沈曼,去办一下离婚手续。”

林南乔的语气很随意,他根本没把面前陈纵横,放在眼里。

“离婚?这可要看我心情了。”陈纵横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林南乔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陈纵横!我们兄弟一场,我才好声好气的跟你商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南乔恼怒不已的道。

“兄弟……你也配当我兄弟?!”陈纵横冷笑着,捏紧了拳头!

林南乔眯起眼睛,不屑的看向陈纵横,语气玩味的道:

“陈纵横,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你入狱之前,我就已经曼曼好上了,当时她给你打电话,让你顶罪的时候,她就躺在我的床上!”

“等我知道你这个傻子,真的去顶罪之后,差点没把我乐坏,不过,也幸好你去顶罪了,不然,我怎么能……财色兼收呢?!”

林南乔的模样嚣张至极,双手抱胸,疯狂大笑着!

陈纵横向前一步,紧盯着林南乔,眼神中满是戾气!

“怎么?想打我啊?来啊!”林南乔伸出手,满脸挑衅。

他这是在故意激怒陈纵横。

只要陈纵横动手,林南乔有的是办法收拾陈纵横。

陈纵横既然自己不识好歹,就别怪他下手狠!

陈纵横的脸色,冰冷至极。

秦秋站在陈纵横身后,察觉到陈纵横的情绪不对,赶紧伸手,抓住了陈纵横的手。

如今,林南乔身为盛世集团的老板,势力可不小,陈纵横动手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秦秋的手,温润如玉。

陈纵横本身内心,满是戾气,被秦秋握住手之后,却是轻松了许多。

“哟,看不出来啊,原来你们搞在一起了。”

沈曼注意到秦秋的动作,出言讥讽道。

“陈纵横,你和秦秋这一对奸夫淫妇……也配来指责我们?!”

沈曼站到林南乔身前,眼神轻蔑的继续道。

陈纵横深深的看了沈曼一眼。

他没想到,曾经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如今模样!

“陈纵横!你有种倒是打我啊?!”林南乔还在嘲讽着陈纵横,“你的女人归我了,家产归我了,你现在不动手,以后可就没有出气的机会了!”

陈纵横眼神冰寒,他瞥了林南乔一眼,然后冷不丁的出拳!

陈纵横一拳砸在林南乔的腹部,林南乔脸色立刻煞白!

难以言喻的剧痛让林南乔惨叫出声,瘫倒在地上!

“我还没从没听过这种要求的。”

陈纵横收拳,又上前,对着林南乔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陈纵横的力道,控制的极佳,既是处处都打在林南乔最疼的地方,却又不会留下任何伤痕!

到时候,即便林南乔想借题发挥,也没有机会!

“别打了!陈纵横!你是不是疯了!”沈曼冲上前,想要拉开陈纵横。

陈纵横却先一步,躲开了沈曼的手。

他嫌沈曼的手……太脏!

秦秋震惊的站在陈纵横身后,虽然她看到林南乔被揍,心里也很痛快,但是更多的,却是担忧。

“我们走吧。”

陈纵横回头,对秦秋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

“陈纵横!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沈曼扶起林南乔,怨毒的看着陈纵横的背影吼道。

陈纵横头也不回,带着秦秋,出了卧室。

别墅外。

“刚刚,没吓到你吧?”陈纵横站在秦秋的车旁,苦笑着道。

秦秋摇了摇头,她的瞳孔里,有种难以言喻的光芒,她伸手,撩了一下额前发丝,低声道: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陈纵横的语气,坚定无比!

秦秋心中一震,她惊讶于陈纵横的底气,却是叹了口气道:“可你现在,怎么跟林南乔斗?”

“放心吧,我有办法。老同学,能再麻烦你一下吗?我要去心医堂。”陈纵横笑着道。

此时的陈纵横,似乎已经放下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心医堂?”秦秋眉头微蹙关切道,“你要去那里干嘛?难不成几年牢狱身体有什么隐疾?”

“去见徐千鹤。”陈纵横淡淡的道。

“徐千鹤?”秦秋一愣,看向陈纵横的眼神,有些奇怪。

徐千鹤在这金陵,名气可不低,心医堂更是徐千鹤一手创办,陈纵横,会和徐千鹤有什么关系?

秦秋也没多问,和陈纵横上车,驶离了丽水花园。

迈巴赫平稳的行驶着。

陈纵横此时,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玉佩样式是阴阳鱼,晶莹剔透,阳光照下来,仿佛阴阳鱼在缓慢旋转。

他的心刚刚不平静,拿着玉佩,能够安神定心。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猛烈的撞击声!

第3章 医者仁心!

迈巴赫前面不远处,是个十字路口。

刚刚,从十字路口边缘横冲出来一辆大卡车,造成了十多辆车连撞,将整个路口堵塞。

不少伤者勉强从车里出来,正躺在地面上哀嚎!

最惨的,莫过于路中央被撞飞后落在地上的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面无血色,后脑处满是鲜血!

“媛媛!媛媛你别吓妈妈!”

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轿车上,跌跌撞撞下来一个脑袋撞破了的女人。

女人满脸是血,但是依然挡不住倾国倾城的容颜。

她哭喊着跪倒在小女孩身旁,伸手用力的摇晃着小女孩!

秦秋停下车,看到面前这副景象,脸色有些苍白。

“我下去看看。”陈纵横低声言罢,推门下车。

他快步走到路中央的女人身旁,低声道:

“别晃了,你再晃,本来有机会救,怕是也救不回来了。”

女人转过头,一双眸子看向陈纵横,“你是医生吗?!帮我救媛媛!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回来媛媛,我苏瑾,一定记你一辈子恩情!”

苏瑾俏脸上,血和泪掺在一起,样子凄惨无比。

陈纵横脸色凝重的点点头,伸手握住了小女孩的手。

他的食指按在小女孩的手腕中心,脉象虽然近乎断绝,但是还有一丝!

陈纵横深吸一口气,放平小女孩的身体,正当他准备施救时,救护车凄厉的声音传来!

数辆救护车火速赶到了现场。

医生护士从车上下来,将伤者抬进救护车。

“喂!那边的!停下,不会急救千万别乱来!让我们来!”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朝陈纵横这边在喊话!

陈纵横充耳未闻,正准备继续施为的时候,却被苏瑾伸手阻拦。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医生来了,就让医生救吧。”苏瑾低声道。

刚刚她之所以答应陈纵横来救媛媛,也纯粹是因为医生没来。

现在医生来了,苏瑾自然不可能轻易的去信任一个陌生人了。

陈纵横无奈的放手。

他有预感,这帮医生,会耽误最佳的治疗时机,到时候,他也未必能够救的活这小女孩了!

陈纵横站起身,默默的退到一旁。

秦秋也已经赶过来了。

她目睹了全部过程,低声安慰着陈纵横道:

“算了,有医生在。”

陈纵横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等待着。

数名医生此时冲了过来,围住小女孩,各种仪器摆了出来。

但是当医生们检查完小女孩之后,尽皆无力的摊手。

“这位太太,抱歉,伤情太重,已经没有办法了,节哀顺变。”

负责检查的医生,放下了听心跳用的听诊器,无奈的对苏瑾道。

“不!不可能的!媛媛不可能死的!”

“求求你们,再试一试,只要能帮我把女儿救回来,我出多少钱都可以!”

苏瑾跪倒在地,哭的泣不成声!

但是医生们,只能无奈摇头。

秦秋看到地上漂亮的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即将彻底告别人世,也是感性的擦了擦眼泪。

苏瑾却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努力挣扎着站起身,朝一旁的陈纵横道:

“你……你能再试试吗?”

“最佳时机已经耽误了,我只能试试。”陈纵横叹了口气道。

苏瑾拼命的点着头。

此时的她,已经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陈纵横身上。

陈纵横蹲下身,双手按在小女孩胸口,轻轻按压。

看似毫无章法,实际上却是都按在了穴位上。

秦秋紧张的看着陈纵横的动作。

秦秋也希望陈纵横能够救的活小女孩。

不过在场之人,却也只有这两个女人,愿意相信秦牧了。

“这名伤者已经彻底没救了,这是我们专业医生的判断。”

站在一旁的医生,语气凝重的道。

“你继续这么胡乱弄下去,到时候,恐怕连具完整的尸体都保存不下来!”

医生警告的,是陈纵横。

小孩子本就体弱,死去之后,经受过压力的胸口,很容易变形。

周遭看热闹的人也是纷纷讥笑谩骂起来:

“行了吧!医生都说没救了,还费什么劲啊!”

“刚刚看到医生来就不敢救了,现在出来装什么?!”

“车祸这么大的事情,你就这么想出风头吗?!”

陈纵横却是对周遭声音,充耳未闻。

他只是专心的救人。

医者仁心。

这是在狱中之时,给他阴阳鱼玉佩的师傅,让他一定要记住的四个字!

谩骂声还在继续。

医生们将剩余伤者抬上救护车之后,却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等着看陈纵横怎么出丑!

其余伤者都没有这么重的伤势,所以才有这群医生可以留下来的时间。

不多时。

只见陈纵横放开了小女孩媛媛,然后伸手在小女孩额头眉心,人中处,用大拇指按下。

小女孩轻咳一声,嘴角呛出一丝鲜血,却是有了气息!

陈纵横长出一口气,他放开小女孩,转头对医生们吼道:“快把这孩子带去输血,只要输了血,就没事了!”

医生们呆若木鸡,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陈纵横居然能把已经宣告死亡的小女孩,再救活!

直到陈纵横又吼了一声,他们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把小女孩给抬上了救护车。

苏瑾再度崩溃大哭起来。

不过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喜悦!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女儿!这是我的名片,若是有用的上我苏瑾的地方,我一定……义不容辞!”

苏瑾用纸巾擦去脸上泪水,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陈纵横。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陈纵横淡淡的道,他接过名片,随意收起。

“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苏瑾继续道。

“陈纵横。”陈纵横随意答道。

“陈先生,能麻烦你跟我去医院一趟吗?”苏瑾紧接着道,语气充满恳求。

毕竟刚刚是陈纵横施为,到时候,出什么问题,也能够让陈纵横来解决。

陈纵横楞了一下,皱着眉头道:“不好意思,我要去心医堂办些事情,可能接下来没法帮的上你了。”

苏瑾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失望的同时,却是又追问了一句:“你要去心医堂做什么?”

“找徐千鹤。”陈纵横淡淡的道。

第4章 截肢手术?!

“徐千鹤?”苏瑾一愣,随即笑着道:“那你更应该跟我去医院了,刚刚来的医生,是这附近人民医院的,徐老今天在人民医院坐诊,你要是去心医堂的话,可能还见不到徐老。”

“既然这样的话,纵横,我们就过去一趟吧。”

陈纵横还没回答,他身边的秦秋反而抢先开口,然后还推了推他的肩膀,给他使了个着急的眼色。

陈纵横疑惑的看了秦秋一眼,然后对苏瑾点点头:“好,那我跟你过去。”

苏瑾松了口气,她转身朝救护车走去,她要亲眼看着媛媛。

“你刚刚那么着急干什么?”

陈纵横见苏瑾上了救护车,低声对秦秋道。

“你不知道苏瑾是谁吗?!那是金陵的大人物!”秦秋的声音带着喜悦,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了秦牧,“算了,回头再说,我开车带你过去。”

秦秋说着,拽着陈纵横上了车。

没过多久,救护车到了人民医院。

提前准备好的医生在医院门口接应,将伤者接进医院。

苏瑾见到媛媛躺在推车上被推进了医院,然后站在车旁,跟医生做了个简单的登记,心中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了下来。

“苏小姐,你女儿肯定会没事的。”

秦秋这时候下了车,带着陈纵横来到了苏瑾的身旁道。

“但愿如此。”

苏瑾苦笑着道,她的眉宇之间还是有些哀愁。

“我带你们去找徐千鹤吧。”

苏瑾言罢,带着两人朝医院内走去。

一行人走进了医院的大厅,大厅天花板上,悬挂着横幅:

热烈欢迎华夏国医徐千鹤前来坐诊!

大厅之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患者很多。

很大一部分,都是奔着徐千鹤的名头来的。

“你看,我没骗你吧?”

苏瑾跟陈纵横开着玩笑。

陈纵横轻轻点头,正准备开口时,身后忽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苏总,来医院都能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

陈纵横下意识的回过头,不远处,正有一男一女走过来,而这两人……恰恰是陈纵横之前才见过的!

林南乔被沈曼搀扶着,勉强朝苏瑾这边挤出笑容。

林南乔是来人民医院做检查的,之前陈纵横揍了他一顿,林南乔就准备检查验伤,然后找陈纵横的麻烦。

可惜流程走了一圈下来,所有的项目,都查不出林南乔有任何问题。

但是林南乔就是浑身都疼,只能让医生开了些止疼药。

苏瑾见到林南乔,态度冷淡的道:“哦。”

苏瑾认识林南乔,但也只是生意上的关系,见过几次面罢了。

“苏总,您跟旁边的这位,很熟么?”

林南乔的目光,此时也投到了陈纵横身上。

他的眼神中……惊疑不定!

他身旁沈曼,也是心中不安!

陈纵横这种货色,怎么会跟苏瑾有关系?!

“陈先生是我的恩人,他救了我女儿。”苏瑾回答道。

“苏总,这位陈先生,据我所知,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救了您的女儿,成了您的恩人,说不定……是另有所图呢。”

林南乔语气饱含着恶意,在林南乔心里,可是极度不希望陈纵横能够和苏瑾搭上关系的。

“这就不劳烦你关心了。”苏瑾冷冷的道,“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的话,下次再见。”

言罢,苏瑾带着陈纵横和秦秋转身就走,

林南乔目睹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阴冷弧度。

“南乔,你说陈纵横这小子……不会借着苏瑾翻身了吧?苏瑾嫁过去的白家可不好惹。”

沈曼表情忧愁,凑到林南乔耳边,低声对林南乔道。

“翻身?他也配!那苏瑾刚刚的样子,无非是给陈纵横这小子一分面子,你真以为,苏瑾能多看他一眼?”

林南乔满脸不屑,却是又牵动了伤势,让他痛的立刻变了表情!

“他妈的,真邪门了,光疼,硬是查不出来原因。”

林南乔痛的深吸了口气,才缓过劲儿来。

“今天不是有国医徐千鹤坐诊吗?我带你过去看看。”

沈曼看着南乔的样子,低声道。

林南乔摇了摇头:“罢了,公司还一堆事儿呢,我们走吧。”

言罢,林南乔忍痛,在沈曼的搀扶下离开医院。

另一边。

苏瑾一行人,刚刚穿过大厅,来到内堂等待着电梯。

电梯旁放着指示牌,指示牌上写得很清楚,徐千鹤今天在三楼坐诊。

“陈先生,不知道我该不该多问一句,你来找徐老所为何事?”

苏瑾站在陈纵横身旁,突然低声问道。

秦秋也把好奇的目光看向陈纵。

“不好意思,我不太方便说。”陈纵横摇了摇头道。

苏瑾见陈纵横不愿说,眉头微蹙,然后换了个问题道:“刚刚外面的林南乔,你认识他?他为什么说你是刑满释放人员?”

“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至于……我的确是刑满释放人员。”陈纵横表情苦涩的道。

苏瑾眸中,闪过一丝惊异,她刚刚还以为林南乔在胡说八道,却没想到是真的。

苏瑾心中多留了个心眼。

假如陈纵横是故意想要靠近她,套关系的话,那就算陈纵横是她的恩人,她也一样会翻脸。

就在此时,电梯门开了。

三人正准备上电梯。

“哪位伤者苏媛媛的家属?!”

三人身后,跑过来个护士,护士脸色焦急的喊道。

苏瑾心中一惊,回过头对护士道:“我就是!我女儿怎么样了?”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请您立刻跟我过来!”护士语气急促的说完,等着苏瑾回答。

苏瑾转过头,苦笑着道:“陈先生,只能先麻烦你等我一下了,我去看看。”

苏瑾言罢,快步上前,跟着护士离开。

陈纵横的心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低声对秦秋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也好。”秦秋点了点头。

医院一楼,手术室门前。

护士急匆匆的带着苏瑾赶了过来。

“张主任,家属带过来了。”护士气喘吁吁的对门口站着的医生道。

张主任见到苏瑾,表情严肃的开口问道:

“你就是伤者家属?”

“对,我就是。”

苏瑾连连点头,情绪十分紧张。

“里面的伤者体内已经出现血栓,血液无法回流,造成大脑缺氧,一旦大脑缺氧时间过长,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并且……会危及生命!”

“现在的解决办法,是进行腿部截肢,使血液正常回流。但是我们手术前,需要征询家属的意见!”

张主任的话,听在苏瑾耳中,如同晴天霹雳!

她身子一软,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就在这时,一双手扶住了她。

陈纵横扶着苏瑾,他目光冷厉的看向张主任,冷冷的道:

“怎么可能会出现血栓这种情况?难道你们一直没有给伤者输血吗?!”

第5章 失传绝技!

张主任的表情一窒,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

“我们认为伤者不需要输血,因为伤者体内有大量淤血,不进行手术的话,贸然输血,会更加危险。”

“所以你们并没有输血,然后伤者体内产生了血栓?!那你们为什么不做溶栓手术?!”陈纵横冷笑着道,语气很是愤怒!

“抱歉,我们并没有想到血栓会发生的如此之快,溶栓手术也已经失败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截肢,不然,伤者的死亡可能性极大!”

张主任低着头,语气尽平静的叙述着。

苏瑾听完了张主任的话,面如死灰!

无论是哪一个结果,都是她绝对不愿意接受的!

“医院会进行适当的赔偿,但是只出于人道主义,因为我们的操作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出了意外。”

张主任继续补充道。

苏瑾双手捂住脸,本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情绪,瞬间崩塌!

“打开手术室,让我进去。”

陈纵横此时深吸一口气,义无反顾的道。

按照这个张主任的描述,现在的伤者媛媛,截肢,还能活命,不截肢……恐怕十死无生!

但是陈纵横,还想试试!

张主任听到陈纵横的话,楞了一下道:

“你……你别开玩笑了,我们的手术团队,已经是整个金陵最好的了,截肢是我们所做出的最优解,你进去能干什么?”

“我能把你们这帮蠢货捅出来的窟窿补上!”陈纵横冷眼扫过张主任,不耐烦的道!

“你……!”张主任听到陈纵横骂他,脸色涨红的道:“你不是张主任,我们不会让你动伤者的!”

苏瑾在一旁,她深呼吸了好几次,冷冷的对张主任道:“我信任他,而且也是他救回来我的女儿,所以,现在让他进去。”

“这位家属,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坚持让外人进入手术室,届时,发生任何事情,责任都由你自己承担!”

张主任拦在陈纵横面前,对苏瑾道。

苏瑾点点头,语气冰寒的道:“我知道了,现在……让开!”

张主任这才让开路,打开了手术室的门。

陈纵横迈步走进手术室,门口的张主任也跟着陈纵横走了进来。

“都停下!跟我走,伤者家属要求他来救人,我们,就别在这里碍事了。”

张主任厉声对手术室里的其他医生道。

负责手术的医生们不明所以,但是张主任毕竟是他们的领导,也就都放下手中的事情,走出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病床上,媛媛小脸苍白,奄奄一息。

陈纵横仔细的检查着。

“陈先生,你有把握能保住媛媛的命,不用截肢吗?”

苏瑾和秦秋,此时也走了进来,苏瑾站在旁边紧张的道。

“不敢说十成十,九成把握还是有的。”

陈纵横此时检查完毕,回头对苏瑾继续道:

“苏小姐,劳烦你帮我去弄一套干净银针过来。”

苏瑾连连点头,快步走出了手术室。

“纵横,外面医生都说……不截肢,会有生命危险,你确定没问题吗?”秦秋蹙着眉,低声道。

她语气很是担忧。

“我确定没有问题。”

陈纵横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胸有成竹!

秦秋叹了口气,轻咬朱唇道:

“苏瑾,是大人物,若是你能再救她女儿一次,那一切都好说。万事大吉,可要是救不回来……”

“相信我,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陈纵横低声道,“你去外面等着吧。”

秦秋知道自己劝不了陈纵横,轻轻点头,转身出了病房。

不多时,苏瑾也去而复返,她手上提着个盒子,匆匆的走进手术室,她专程去人民医院的中医科买了一套新的银针。

“这是陈先生你要的银针。”苏瑾将盒子递给陈纵横,表情十分紧张。

陈纵横接过盒子,伸手打开,里面是排列好的长短不一的银针。

陈纵横取出一根,他的大拇指在针尾轻轻一弹,修长银针微微颤动起来,针尾似乎还萦绕着一层乳白的光泽!

双指夹住针,陈纵横轻轻将银针扎入媛媛头顶穴位,紧接着,再取一针,扎入颈部。

没过多久,陈纵横已经在媛媛身上,接连扎下十余针。

媛媛脸色由原本的苍白,变为通红!

秦秋和苏瑾,都专注的看着床上的媛媛。

“九离针法,这失传已久的绝技……我徐某此生,尽然还能得见!”

苍老而又激动的声音,在陈纵横身后响起!

陈纵横回过头,不知何时,他身后已经多了一个身穿长衫的老人。

“陈先生,这位就是徐千鹤,徐老。是我叫徐老过来看看的。”

苏瑾看到陈纵横似乎不认识身穿长衫的徐千鹤,连忙开口介绍道,不过她说后半句话的时候,脸色有些尴尬。

陈纵横已经在救人,她却叫来了徐千鹤,这不等于是明着告诉陈纵横,她不信任陈纵横吗?

“徐老眼力不错,连我用的针法都能看的出来。”

陈纵横倒是不在意,他淡淡言罢,转过身来。

“小友年纪轻轻,便习得如此高深的医术,实在让徐某,惭愧啊。”

徐千鹤叹了口气道,语气对陈纵横,由衷的赞赏!

秦秋在一旁,美眸之中闪烁着莫名的情绪,陈纵横到底展现出了什么?居然能入的了徐千鹤的眼?

“雕虫小技而已。”陈纵横摇了摇头,平静的道。

“小友不必自谦。”徐千鹤笑着道,他的目光,十分赞赏:“小友,若是不嫌弃,我想请小友去一趟心医堂,仔细问一问关于九离针法的问题。”

徐千鹤对中医之道,求知若渴,他刚刚见识到了陈纵横所用的九离针法,此时自然是想要,问个究竟。

“好。”陈纵横轻轻点头,“不过,要等苏小姐的女儿醒过来之后。”

“陈先生,我女儿还有多久才能醒过来?”苏瑾连忙朝陈纵横道。

“苏小姐,你放心,只需要在等十多分钟,等银针起效,疏血通脉,这孩子就会没事。”

陈纵横淡淡的对苏瑾道。

苏瑾闻言,长出了一口气,她坐在病床旁,握住了媛媛的手,等待着媛媛醒来。

而就在此时。

手术室的门,忽然砰的一声被推门!

狂婿无双-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纵横, 秦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