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王锐, 杨雪

战天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王锐, 杨雪

第1章 解甲归田

八月。

西北边境,热浪滔天。

二十万边防军,屹立在烈日下。

司机开着一辆外形狂野的军用悍马,载着一位青年,来到了黑影战旗之下。

旗帜下的青年,身姿挺拔。

这是王锐从军最重要的一天,也是最后一天。

因为他在这一天,被授予了将星,一枚刻有黑色战鹰的勋章,挂在了王锐的肩头上。

这本是王锐一生最辉煌的时候,他却选择急流勇退,解甲归田。

回到那个默默等他,辜负了六年的女人身边。

“恭送军神!”

“恭送军神!”

……

军绿色的悍马车,行驶到哪里,声音响到哪里。

“敌军已被赶到漠北,十年之内,无卷土重来之势。”王锐声音平和,似乎是在对自己说话。

话音落下,他便垂下眼帘,思绪回到了他的家乡。

那一年,他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大学没有毕业,便开创了自己的公司。

一场酒会之后,对手公司买通了王锐的秘书,在王锐的酒中下了药。

整座云城人都想不到,王锐会跟杨氏金融的女总裁,杨雪,发生了关系。

并且,被一大群“偶然”路过的记者拍个正着。

“云城第一才女,被王锐玷污!”

这条消息,在某些人的推动下,直上云霄,成为了云城年度最火爆的新闻。

一时间,成为了云城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上至名门望族,下至黎民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消息一经传出,立即被有心人利用,两家公司遭受灭顶之灾,沦为笑柄!

王锐直接以墙间罪,被叛入狱七年。

在狱中,王锐遇难成祥,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支神秘部队的一名战士,开启了他的军旅生涯。

六年,弹指一挥间,王锐名扬四海,功成身退。

杨雪,成为了他这六年来,活下去的动力。

也是他唯一对不起,想要补偿的人。

“六年了,你还好吗?”

看着手中的照片,王锐似乎回到了六年前。

照片上的柔美女子,正是那晚跟他做了一夜露水夫妻的女人,杨雪。

那一年,她年满二十,杏目圆唇,一双传情眉目,流光目转,长发自然的垂在双肩,格外娇艳。

一朵完全绽放的花儿。

两天后,一架飞机在云城机场,缓缓降落,王锐对身边人说道:“霖,她叫杨雪,查一下她的近况。”

她叫李霖,是王锐最信得过的侍卫。

“是!军神!”

李霖当即敬礼,语气中是满满的崇拜和尊敬。

王锐回望了一下西北,“以后别叫我军神了。”

李霖愣了一下,满眼都是失望,“王哥?”

“叫哥。”

“是,哥,我知道了。”

“既然回来了,就先回家看看吧。”

王锐脚踩云城的土地,脸上出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

云城,王锐回来了。

过去的恩怨,该了解了。

……

“妈,妈妈……你在哪里呀?”

王锐刚刚走出机场,耳畔处就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哭喊,扭头一望,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女孩,蹲在马路边上,焦急的打量着过往的行人。

小女孩的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高高的翘在头顶,一双圆润的眼睛,可爱、机敏,恐惧的扫视周围,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母亲。

打扮的可爱,哭的让人心酸。

虽然只有四五岁的年纪,但眼神中却有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沧桑,似乎她经历过很多事情。

李霖在一旁,惊讶的开口道: “哥,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小女孩跟您的长相有些神似。”

王锐走到小姑娘的面前,低头看着小姑娘,小姑娘也刚好抬起头。

目光相交的一刹那,王锐虎躯一颤,内心深处,生出来一丝莫名奇妙的感觉。

小女孩的泪水,似乎滴落在了他的心上,让早已心如磐石的他,感到了一丝心酸。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目光便再也不想移开,强烈的亲切感充满了脑海。

“呜呜呜,我找不到妈妈了……”

小姑娘可怜又可爱的哭叫着,发现王锐弯下腰之后,本能的向后躲了一下,差点摔倒。

但是在看清楚王锐的刹那,泪眼婆娑的脸蛋,瞬间破涕为笑。

“爸爸?”

开心的叫出来之后,小姑娘用力一跃,跳进了王锐的怀中。

王锐的脑海中,嗡的一响,原地愣住了。

叱诧风云的战神,竟然显得不知所措。

“这,小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爸爸。”王锐把孩子抱在怀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小姑娘似乎没有听到,在王锐的怀中腻着,满脸欢喜,不肯离开。

王锐不忍伤害满脸欣喜的小姑娘,极尽温柔的开口道:“小妹妹,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闻声,小姑娘张大了眼睛,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嘟起小嘴。

“爸爸,你不要我了吗?爸爸也不要我了!”

心酸的话语,引来许多行人的怒视,气愤的摇着头,纷纷对小女孩投去同情的目光。

小姑娘紧紧抓着王锐的衣服不松手。

没有办法,王锐只能选择妥协,任由额头上的汗水流过脸颊。

小姑娘笑靥如花,抬起一只手,抹了抹眼泪。

呆萌的动作,让王锐坚硬的心,融化了。

“哥,既然你和小姑娘有缘,她又很喜欢你,不如就收为义女吧。”

对于这个小姑娘,李霖也很喜欢,只是看见王锐锋利如刀般的眼神之后,收回了笑容,不再说话。

无奈的王锐,叹了口气,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小姑娘送到了机场保卫科。

在小姑娘可怜巴巴的注视下,无奈的带着李霖离开了。

两人刚刚离开,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匆匆的跑来,同王锐失之交臂。

“妙妙,别到处乱跑。”

一袭长裙之下,是杨雪曼妙的身躯,双腿微曲,把妙妙抱在了怀中,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女子也是泪流满面。

对她来说,妙妙就是她的全部,是她的生命!

六年前的那一晚,杨雪竟然怀孕了。

而该负责的那个男人,竟然不知去向。

过去的六年,她有过无数次轻生的念头,可每次想到肚里的孩子,她便坚持了下来。

这六年来,她受尽了委屈!

不仅如此,就连她亲手创建的公司,也被家人夺走,并且把她赶出家门。

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子,生活已是不易,还要带着孩子,备受煎熬。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要记在那个男人的头上!

恨,是她唯一的感情!

“妈,你看见爸爸了吗?他刚才抱我了。”小女孩开心的笑声传出,脸上带着幸福和满足,然后不开心的嘟起小嘴,道:“可是爸爸跟别的女人走了!”

杨雪听了她的话,内心一阵酸楚,别人的孩子都有父亲,可是,她没有。

想到这里,杨雪不由得苦笑,自从那个男人锒铛入狱之后,便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估计已经被人杀害,不可能再出现的。

一定是自己的女儿见到别人都有爸爸,自己也想,胡乱说的。

想到此处,杨雪眼含泪珠,把女儿抱的更紧了,声音微微颤抖,“妙妙乖,我们不哭,你的爸爸是个盖世英雄,他一定回来的。”

第2章 恩断义绝

机场出口,一辆未悬挂车牌的加长林肯,已等候多时。

一位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急忙把龙头拐杖交到左手,恭敬的拉开了林肯的车门。

穿唐装的中年男子,正是云城市的首富,王福生。

能让首富站在车下恭敬的等候,车内绝非凡人。

车门被完全打开的一刻,一位须发皆白,却精神矍铄的老人,慢慢的走了下来,动作从容华贵,身姿挺拔,一股难以言说的强大气场,让王福生都不禁微微弯下了腰。

“我的人已经看见了三少爷,说他马上就要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女子。”

老人的目光深邃睿智,一言不发,紧紧的盯着机场出口。

只见两个虎步生风的一男一女,先后出现在机场出口。

老人只是扫了一眼女子的身影,便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上。

让王福生惊掉下巴的是,老人丢掉拐杖,快步向年轻人走了过去。

鞠躬,抱拳,拱手,动作流利顺畅,显然是演练过多遍。

声如洪钟,格外严肃,“京都王家总管,赵铁成,奉老爷之命,接三少爷回京。”

听见“京都王家”四个字,王锐知道拦住自己的人是谁了,只不过,“京都王家”这四个字,并没有给王锐带来多少喜悦,反倒是让他的心底,升起了一团怒意,一团冲天的火焰,燃上眉头。

王锐的嘴角微微上扬,轻蔑的笑着答道:“十五年前,王家族长把我们母子赶出家门,并立下重誓,王锐生不入族谱,死不入祠堂,当初是他把我赶出家门,现在又是他想让我回去,笑话!”

“我永远不会忘记十五年前,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和母亲无家可归,在王家门口冻了整整一夜,你们可曾有一人送我一件棉衣,一杯热水?”

“十年前,我母亲被人诬陷,被打断双腿,我山穷水尽,束手无策,我跪在王家门口,请父亲出面,为我母亲讨回公道,可你们又是如何对待我的?”

“如今我镇守西北六年,位高权重,你们又想让我回家?哈哈,可笑!”

王锐伸手指着管家,赵铁成,“告诉你家老爷,十年前,在王家门口的那一跪,我已与王家恩断义绝,形同陌路!如果你们还不死心,敢继续惹我,就别怪我再去一次王家!”

那段不幸的遭遇,隐藏在他心底十几年。

六年的军旅生活,早已让他忘掉了情感。

经历过无数次的生与死,亲手掩埋掉无数的战友,早已让这位尸山血海走出来的战神,没有了情绪的波动。

今天,这位战神,双眼赤红,像是要滴出血来。

赵铁成深深的鞠着躬,微微的摇摇头,所有的人都已经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三少爷,锐鑫集团总部,近日将牵至云城,那是您母亲独自一人创下的产业,如今您母亲已经离开人世,锐鑫集团自然由您来继承。”

王锐残忍的一笑,“当初,如果不是王家霸占了我母亲的产业,我母亲怎会因为一块面包被人诬陷?怎会被人打断双腿?无钱医治!瘫痪在床!”

说完这话,王锐转身离去。

“三少爷,十年前,是王家糊涂,王家不敢求您原谅!”

目送王锐消失在视线中,赵铁成满心忧伤,转身回到林肯车的旁边,在上车之前,对王福生吩咐道:“想必你也听见了,他是京都王家的三少爷,从今天开始,无论他在云城做了什么,你都要不遗余力的去帮助他。”

“是!”王福生情绪激动,“谢谢赵老,如果当初不是您,我王福生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请您放心,在云城,我绝不会让三少爷掉半根汗毛!”

赵铁成上了车,在关门的一刻,又嘱咐道:“福生,三少爷在六年前入赘杨家,在云城,就由你全权代表王家,向杨家意思意思。”

“赵老,福生明白。”

……

出租车疾驰在高速公路上,王锐闭上眼睛,管家赵铁成的样子,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

十年前那个晚上,在王家门口的一跪,彻底断绝了他和王家任何的联系。

六年前,王锐因为母亲的腿疾加重,乱了心神,这才给商业对手可乘之机,被人陷害,与杨雪一夜春情。

自此,俩人声名狼藉!

王锐刚刚创立的商业帝国,轰然倒塌。

事后,杨家为了挽回声誉,逼迫王锐入赘杨家。

为了拿到给母亲的救命钱,王锐咬牙答应,向杨雪的父亲借了二十万。

雪上加霜的是,王锐拿到这笔钱,刚刚到达医院,就得到了母亲离开人世的消息。

更加悲惨的是,他与杨雪的婚礼都没有来得及办,便被对手斩草除根,锒铛入狱!

六年,时光过去了整整六年!

出租车停在了一处老式的小院门口,院子里停着一辆酷炫的黑色保时捷。

王锐微微一笑,“看样子,杨雪一家三口,比六年前更受老太太的重视了,院子里停着一辆几百万的豪车。”

再一次来到这里,王锐的心里五味杂陈。

六年以前,他伤害了杨雪,可他自己也是那件事情的受害者。

唯一幸运的是,他占有了,那位云城第一美女的第一次。

六年前,还没有来得及办婚礼,他便锒铛入狱,说来无辜,可毕竟还是他的错。

些许年来,杨雪内心里承受的痛苦,一定不会比自己少。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锒铛入狱,身败名裂之后,还能做什么?

唯有投身军旅,在军队中与敌人厮杀,靠军功,靠敌人的累累白骨,扬名天下,手握重权,掌握数不尽的财富!

这一切,都只为了弥补当年的错误。

来到院子的门口,王锐伸出手指,刚要按下门铃的按钮,身子瞬间就僵在了原地。

刺耳、难听、扎心的话语,从院子里面传了出来。

杨母的声音率先传来:“小胡,你听阿姨说,阿姨也着急你和杨雪的婚事,我们已经向法院起诉了,那个倒霉的家伙已经失踪了六年,法院一定会准予离婚的。”

杨父也急忙补充说道:“到时候杨雪就是单身了,我让她第一时间跟你到民政局去领证。”

“先谢谢叔叔阿姨,只不过杨雪好像并不喜欢我,她那边还希望二老能帮忙劝劝,说说情。”

“你就放心吧,小胡,只要有我在,杨雪一定会答应你的,到时候你们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哈哈哈。”

“谢谢叔叔阿姨,我和杨雪的后半生就交给你们二老了,对了,叔叔阿姨,我还给二老带了礼物,这一瓶是我托朋友,在波尔多带来的红酒,叔叔您尝尝,阿姨,我还托朋友在西南亚,带回来一只翡翠打造的佛像。”

……

偌大的杨家院子里,欢声笑语不断。

王锐的脸上也是火辣辣的,可是一想起那道挥之不去的身影,便强行把对岳父岳母的怒意压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当初都是他的错。

再说了,离开军营,不就是为了回来找她么。

叮咚叮咚叮咚……

王锐的手指按在门铃的按钮上,久久不肯抬起。

“听到了,听到了,别按了。”

急促的门铃声,让杨母的语气中充满了厌烦,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远而近。

杨母出现在院子里,还没有走到门口,脸上的表情便僵住了,她看见了一个,给她带来无数噩梦的身影。

震惊之下,怒吼道:“是你?你怎么还没死?!”

第3章 我打死你

分别六年,岁月没有在杨母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风采依旧。

而六年的军旅生活,则让王锐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虽然相貌五官并没有变化,可那种周身散发出来了精气神,同六年前有着天壤之别。

在王锐刚刚失踪的时候,杨母也托关系打听过王锐,可是时间一久,所有的人都认为王锐已经死了。

此时见面,特别是这一天,杨母绝对不会开心!

王锐的脸上则带着温和的笑容,如今功成身退,可以弥补一下当年对杨家的亏欠了。

“我没死,这几年我去……”

“你走吧,我们就当你死了,别再来烦我们!”无论杨母多么不愿意相信,门外的男子就是王锐,双手叉在腰间,就像是乡下的泼妇骂街似的,“废物!你真是不要脸,丢下小雪一走六年,听说小雪要改嫁了,你又回来捣乱!你给我滚!”

听见这边的叫骂声,杨父好奇的走了过来,一眼就认出了王锐,气的浑身直发抖,跳起来就要打王锐。

嗖的一声,一道苗条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王锐的身旁,伸手抓住了杨父的手腕,冰冷的说道:“你没有资格碰他!”

抓住杨父手腕的人,是王锐的贴身侍卫,李霖。

“王八蛋,你还有脸回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畜生!”

杨父还要往上冲,意识到自己的拳头被抓的死死的,看了一眼李霖,顿时就被吓住了。

李霖跟在王锐身边,南征北战,长相虽然苗条俊美,可神情十分的冷酷,凶狠。

她往旁边一站,顿时就镇住了撒泼打混的杨雪父母。

“这里没有你的事!”王锐的声音不大,可威严无比,每一个字都像是要杀人一般。

李霖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似的,听见王锐的命令,立即执行,松开手,退到了王锐的身后。

就在这一个瞬间,王锐不经意的释放出来一丝霸气,让杨雪父母的心灵感到了一丝震撼。

可只是让他们一愣,并没有让他们在意,废物就是废物,别说是失踪六年,就是失踪六十年,同样也是废物!

只不过是他们碍于李霖的威慑,不敢再和王锐动粗了,就连咒骂的语气,都温和了许多。

“行啊小子,六年不见,出息了,敢和我动手了,呵呵,滚!这是我的家,只要有我在,你休想踏进这个门!”

杨父恨不得把王锐碎尸万段!

一团火焰在王锐的眉宇间跳跃,几度想要发作,最后都忍了下来。

在心中反复的提醒自己,这次回来,是为了弥补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误,不是来打架的!

“不行,不能让他走,应该让他和小雪去民政局离婚,让小胡也一起去,离婚结婚一招办了!”杨母伸手抓住了王锐的衣服,就好像他会跑了似的。

杨父一听,此言有理,也急忙抓住王锐的衣服,“对,绝对不让他跑了,让他和小雪赶紧去离婚。”

王锐被岳父岳母一左一右的架进了大门,路过的人,还以为是村长来了呢。

进入了杨家老宅,一楼大厅内摆放着好几张桌子,坐满了杨家的七大姑八大姨。

王锐一眼扫过去,只有一个人是生面孔,一身的品牌货,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把一辆奔驰车的钥匙掏了出来,摆在了桌子上。

而杨家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们,则众星捧月般的看着他。

那个满身品牌的青年,牛气哄哄的看着王锐,眼神中充满了戏谑和轻蔑。

客厅的中央,摆放着一个五层的大蛋糕,不知道是谁在过生日。

在王锐有限的记忆中,配得起这个排场的,在座的只有杨雪的父母,可好像又不是他们的生日,那会是谁的?

难道是那个满身名牌的青年?

“王锐?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刚刚还祝贺杨雪找到第二春的亲戚们,全都傻眼了,死了六年的王锐,突然又回来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擦亮了眼睛,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等着看好戏了。

“这小子躲了六年,老婆都要改嫁了,才敢回来,肯定是不想离婚。”

“离不离婚,可不是他说了算,胡少爷能找人把打死!”

“说不定就是想讹点钱。”

大家虽然是在私底下议论,可声音都不小,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故意说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最后一句仿佛是在提醒胡少爷,花点钱把王锐打发走算了。

胡少爷倒是不着急,玩心大起,站起身,看着杨母问道:“阿姨,这位是谁呀?我之前怎么没有见过。”

杨母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傲慢的看着王锐,“这就是害我们家小雪身败名裂的王锐,今天又跑回来了,小胡你放心,我不管他今天安着什么心回来的,我都向你保证,今天的离婚手续肯定能办成!”

所有的人,全都认为,王锐今天回来,就是抢亲的,抢不成,那也得讹点钱走。

真是太便宜他了,云城第一美女被他睡了,离婚的时候,还得分点钱。

杨母说话倒是直接,丝毫都不拖拉,就像是和王锐斗气似的,自鸣得意的说道:“王锐,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云城大名鼎鼎的胡少爷,胡氏财团的唯一继承人,现在是我的女婿。”

王锐只是轻轻的瞟了一下胡少爷,然后就低垂下眼睛。

“你要是稍微要点脸,有点羞耻心,就不要再对小雪有什么幻想了,你不配,如果你再有点悔恨之心,和小雪去把离婚证办了,我代表全家感谢你。”

不用杨母说话,就看胡少爷,亲戚们也知道自己的立场,纷纷张口,说出特别难听的话语,来讨好胡少爷。

王锐的眼神中出现了一抹精光,转瞬即逝。

如果不是看着杨雪的面子上,分分钟教会他们如何做人。

胡少爷倒是很开心,只要有钱,到哪都有人捧着,翘起二郎腿,端起红酒杯,一脸鄙视的看着王锐,“小瘪三,这五六年你跑哪去了?”

王锐看也不看,冷冷的回答说:“在西北,带兵打仗。”

战天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王锐, 杨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