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怒战龙-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韩征, 苏秦

狂怒战龙-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韩征, 苏秦

第1章 为谁护航

“各位旅客,还有10分钟,飞机前方到达中州机场,地面温度22摄氏度,请您系好您的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等飞机安全降落。”

客机即将到达目的地,两架护航的战斗机掉头离去,一众乘客满怀惊奇。

“战斗机都是给大人物的专机护航,咱们这趟航班上有什么大人物?”

“好像叶菲菲在头等舱。”

“不可能吧,娱乐圈明星有这种待遇?”

“大人物怎么可能跟我们挤经济舱,但头等舱只有叶菲菲和她的经济团队。”

听着耳边兴奋的讨论,韩征目送战机离去,眼中满是无奈。

正因不想惊动太多人才悄然离去,没想到这群臭小子搞出这么大动静。

四年前他加入西北某秘密部队,立下赫赫战功获得“西北战神”最高荣誉。

在那次巅峰决战中,他斩尽来敌身受重伤,不得不退居二线就职于总教官,培养出数名新生代战神。

局势安定后功成身退,回到日夜思念的家乡……

“苏秦,我回来了!”马上就要见到未婚妻,韩征心情充满激动。

飞机稳稳降落在中州机场,韩征只有一个简单的背包,里面装的全是荣誉勋章!

虽然他一身过时的衣装,刚毅气质在人群中极其显眼,身形矫健挺拔如松,与旁人形成鲜明对比。

“战机护航都搞出来了,中州的兔崽子们肯定知道我回来了。”下飞机的韩征暗暗摇头。

一名同样身姿挺拔气质干练,踏脚战靴的短发美女迎面而来,一身户外行装也遮掩不住女性特有的柔美。

“总教!”袁珊满目只有恭敬与崇拜,。

“你是?”韩征问道。

“报告总教,我叫袁珊,是火凤凰。”袁珊立正行礼。

“知道了,祝颜手下的兵。”韩征微微点头。

祝颜不仅是火凤凰教官,也是韩征带出来的唯一的女战神。

“放松点,不要紧张,到了地方上随意点。”韩征看看四周小声说道。

两人皆是身材高挑气质出众,自然引来很多人的目光。

“嗯!”袁珊更激动,总教很平易近人啊……

如果祝颜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无语:你对“平易近人”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总教在训练中就是个魔鬼!

韩征边走边问:“你们是不是玩什么花样了?”

袁珊有点紧张,回答道:“大家知道您回来都很激动,都在外面迎接您。”

韩征语气十分坚决,“让他们散了,不要扰民。”

袁珊十分无奈,只能拿出手机走到旁边通知大家。

韩征继续往前走,但是被人拦住了……

“站住,退后!”戴着耳麦身穿黑西服的保镖厉声说道。

大明星叶菲菲在不远处,和一个满身名牌的阔少聊天。

超强的听觉让他清楚听到两人的交流内容……

“郑少你好厉害,竟然能找来战机护航。”

“嗯?啊……这些都是小意思,你可是我们展图集团的贵客。”

“这怎么好意思,我一定会在贵集团周年庆典上好好表演!”

“只是在庆典上表演吗……”

“当然不是,郑少想让我在哪‘表演’都可以。”

“哈哈,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讨厌……站的好累啊,还要等多久?”

“再等一会,不知道什么原因,特殊通道暂时封闭了。”

韩征愕然,这条出口是特殊通道?

袁珊真是胡闹,我在地方上没名气,用得着走特殊通道?

“看什么看,快点滚蛋,一副臭屌丝穷酸样,学人家追星?”保镖伸手就推。

韩征面色微寒,抓住他的手!

“卧槽!兄弟们,有人闹事!”保镖感觉手腕快被捏断了,立刻大声喊道。

叶菲菲的经济团队立刻将她保护起来,警惕的看着韩征。

疯狂的粉丝不是没有见过,但没想到竟然追到这里。

“小子,快点松手,否则要你好看!”又是三名保镖围上来。

“你们很霸道啊。”韩征冷笑道。

叶菲菲看到韩征满目惊艳,虽然衣着寒酸,气质却很迷人。

要在以往不介意和这样的粉丝亲切交流,但是郑少在身边,知道谁轻谁重。

“很多粉丝都不理智,让郑少看笑话了。”叶菲菲担心说道。

“如果理智的话,还能叫粉丝吗?”郑桐看看韩征的穷酸样,优越感油然而生。

“郑少稍等,我把他打发走。”叶菲菲微微松口气,郑少不生气就好。

她满面厌恶走到韩征面前,从手包中拿出一张签名照,“给你,拿了快走。”

韩征连连摇头,这群人霸道又自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粉丝?

“还想要什么,你个臭屌丝别不知足!”叶菲菲必须在郑桐面前表现出强势态度。

“你们干什么?!”打完电话的袁珊急忙跑过来,看到叶菲菲手中的签名照,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

特殊通道是她通知机场封闭的,就是为了迎接总教归来。

但她没想到和叶菲菲撞一起,让韩征受此侮辱,堂堂西北战神三军总教,竟被当成粉丝训斥?!

“珊姐,您怎么在这?”郑桐急忙走过来,看到袁珊维护韩征的样子满目惊疑……

开什么玩笑,袁家的铿锵玫瑰,就这么被人摘了?

以袁家在江道省的分量,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枝带刺的玫瑰!

“你是谁?”袁珊冷声质问。

“我叫郑桐,前段时间有幸参加袁少的生日宴会。”郑桐低眉顺目回答道。

“没听过。”袁珊不耐烦的样子,她怎么知道哥哥的生日宴会都有谁来。

“你眼睛瞎了吗,中州郑少都不认识?”叶菲菲尖声喊道,这么好的巴结机会怎能错过?

“闭嘴!”郑桐翻手就是一巴掌,你特么的自己找死就算了,别连累我啊!

叶菲菲被打愣住了,这才反应这来,面前这个女人郑少也不敢得罪。

“把你手里的照片吃掉!”袁珊自己挨骂没关系,绝对不能容忍总教受辱。

“郑……郑少……”叶菲菲哭丧着脸求助。

“珊姐的话你没听到吗?”郑桐面色惭冷。

叶菲菲眼泪花在眼眶打转,只能把照片塞嘴里一点一点咽下去。

“珊姐,给我个面子,这事就这么算了吧。”郑桐赔个笑脸。

打狗也要看主人,保镖是他带来的,不想在叶菲菲面前掉面子。

袁珊冷漠不语。

韩征直接捏断保镖的手!“如果下回出手再不知轻重,我卸掉你整条胳膊。”

刚才换成普通人肯定被保镖推伤,必须打掉这家伙的嚣张气焰,否则将来还有受害者!

保镖疼的满头大汗,屁都不敢放一个。

叶菲菲吓的花容失色。

郑桐没想到,一个攀上袁家高枝的小白脸这么狠毒!

第2章 创伤后应激障碍

韩征和袁珊扬长而去,郑桐面色通红不敢阻拦。

看到VIP通道为两人开放,这才反应过来是谁封闭特殊通道,不免对韩征充满嫉妒。

这个小白脸竟然让袁家小公主百依百顺?

等到韩征和袁珊走出机场,他们才被允许进入特殊通道,郑桐立刻派人送保镖去医院。

上车后,叶菲菲靠在郑桐身上问道:“那个珊姐是谁,竟敢不给您面子,还能封闭特殊通道?”

郑桐搂着她无奈说道:“她是袁家小公主,我可惹不起,据说以前当过兵,封闭特殊通道还不是小意思。”

“当过兵怎么了,您还能指派战机护航呢。”叶菲菲巴结道。

“袁家势大,能不惹就不惹。”郑桐心说,我要是有这个能力,用得着害怕袁珊?

纵然是袁家也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战机在为谁护航?

郑桐只当巧合,绝对想不到韩征身上,更不会给叶菲菲解释澄清。

“你刚才打的人家好疼……”叶菲菲眼眶溢满委屈的泪水。

“宝贝放心,我肯定给你出这口恶气。”郑桐冷笑连连。

如果把袁珊找个屌丝小白脸的消息传出去,袁家肯定暴跳如雷。

……

……

机场发生的事对韩征来说只是小插曲。

他迫不及待,只想见到日夜思念的人。

“总教,您得有个心理准备。”袁珊开着车,犹豫片刻说道。

“怎么了?”韩征骤然爆发杀机,谁敢伤害苏秦,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袁珊吓的一脚刹车,急忙说道:“您别误会,苏秦没事……不,她有事……”

“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韩征没好气问道。

“她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可能不记得您了。”袁珊一口气说完,心都快跳出嗓门眼。

四年前苏秦家的生意遭到各大地产商狙击,仓库积压成堆的建材卖不出去,背着银行贷款断了资金链。

岌岌可危的关头,一个老道士找到韩征并承诺,只要他应征入伍就帮忙解决所有问题。

韩征是流浪儿,苏父苏母收养他视如己出。

只要能帮苏家走出困境,上战场都没问题!

可是当年不管怎么解释,养父养母只当他是可耻的逃兵,想要逃离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真正相信他的,只有苏秦!

但在韩征入伍不久,苏秦遭遇严重车祸差点把命丢掉,醒来后忘掉车祸前所有事。

医生诊断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和一般的头部遭创失忆不同,属于精神上的问题。

“有没有查过,车祸是不是意外?”韩征心在绞痛,怪不得写信不回,原来发生这种事。

“我们调查过案宗,表面看没问题,但是……”袁珊不敢揣测。

“我了解秦秦,如果没有遭受威胁,不可能出现这种病症!”韩征心中充满杀机。

可惜案宗没问题,苏秦又忘记一切,没人知道当年那场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道士答应他的事办到了,苏家危机全面解除,各大地产商履行合同采购苏家的建材,银行贷款也延期归还。

不仅如此苏家的生意涅槃重生,在苏秦的努力下,创立有名的苏建集团。

韩征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当年围剿苏家的主谋,很可能是罪魁祸首!

韩征决定挖出主谋,让这些见不得人的玩意,知道什么是战神之怒!

“总教,有个好消息您听了肯定高兴……”袁珊感觉气氛太过压抑,再也不敢卖关子,“苏秦给您生了个女儿。”

“什么?!我有孩子了?”韩征面色狂喜。

“嗯,在您入伍后九个月,孩子在那场车祸下早产,好在有个老道士出手,否则不一定保下来。”袁珊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韩征十分奇怪。

师傅神龙见首不见尾,当年请他老人家去苏家作证都不去,导致养父母认定自己在撒谎。

“苏苏看到的,不过她讲出来没人相信。”其实袁珊也不怎么相信,医院监控那么多,怎么可能没有录下老道士的身影?

苏苏是苏秦的妹妹,当年只有六岁,小屁孩的话当然没人相信。

韩征十分清楚,苏秦能活下来,恐怕也是师傅出手的结果。

“苏秦出院后,苏家搬到苏建集团附近的帝豪苑。”袁珊说道。

韩征微微一想,就知道为什么搬家,苏秦肯定对坐车有了心理障碍!

袁珊开始悍马驶进帝豪苑,保安立刻敬礼放行,她解释道:“帝豪苑的安保措施不错,如果不是里面的别墅在我名下,肯定进不来的。”

韩征微微点头,知道她为什么把房子买在这里。

“总教,这辆车给您留下,我开另一辆车走,房子钥匙在您面前的手套箱里。”袁珊把车停在十四号别墅前。

韩征点点头,看到别墅上的编号,十四号,是他的战神编号!

“我先走了,如果您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袁珊说道。

“告诉那群臭小子,过段时间我请他们吃饭。”韩征说道。

“是!”袁珊面色大喜,问道:“总教,您哪天有时间,把这套别墅过到您名下。”

“不急,以后再说吧。”韩征并不意外,别墅是对退役战神的奖励,本来就属于他。

袁珊考虑到苏家的存在,替韩征抢先买到手,否则帝豪苑的别墅早卖光了。

袁珊开着陆虎走了,韩征没进十四号别墅,背着包缓步走向苏家所在别墅。

站在门口,伸出去的手微微颤抖,始终不敢按下门铃。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情形就在眼前,赫赫威名的西北战神情怯了。

“秦秦会不会真的忘记我,如果忘了,见到我会不会加重她的病情,还有爸爸妈妈,他们是否原谅我?”

就在韩征内心忐忑不安时……

“咔嚓!”门开了。

一个九岁左右,手里拎着滑板的小女孩出现在眼前。

小女孩长的十分精致,样貌依稀看出熟悉的影子,被站在门口的韩征吓一跳。

“苏苏?”韩征轻声喊道。

“哇呜……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苏苏好想你啊。”回过神的苏苏,抱着韩征放声大哭。

第3章 震撼!

小丫头从小就是韩征的跟屁虫,养父养母工作忙,可以说是他带大的。

“我也想苏苏的。”韩征摸着她的脑袋激动说道。

“骗人,你只会想姐姐。”哽咽的苏苏,说出来的话让人哭笑不得。

韩征十分尴尬,臭丫头,瞎说什么大实话。

“怎么了怎么了。”听到门口的动静,方绍华冲出厨房。

看到韩征她微微一愣,随后面色阴沉。

“妈。”韩征喊道。

“呵呵,叫错人了吧,我可没有你这种狼心狗肺的儿子。”方绍华冷笑说道。

四年时间不足以解开她的心结,甚至随着时间推移,心结越来越深。

“吵什么呢,囡囡在睡觉,你们不知道吗?”苏存明下楼呵斥道。

看见站在门口的韩征,同样面色阴沉下来。

“爸。”韩征再次喊道。

“你们干什么吃的,乱七八糟的人都给开门!”苏存明怒容满面。

韩征十分奇怪,苏家危机都解决了,养父母为何依旧排斥我?

“哥哥不是乱七八糟的人,郑鹏才是乱七八糟的人!”苏苏大声喊道。

“小丫头片子,再乱说我抽死你。”苏存明勃然大怒。

“明明就是,你们只相信他,不相信哥哥!”苏苏倔强说道。

“别喊了行不行,丢人显现不知道啊。”方绍华把两人拉进来。

“呯!”的一声关上门,转身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饭也不做了。

“哥哥跟我来。”苏苏拉着韩征,不顾爹妈难看的神情,“哥哥坐!”

小丫头把韩征推到沙发上,面对父母仰着下巴,像个骄傲的小公主。

气氛十分尴尬,韩征猜测养父母的态度以如此恶劣,肯定和苏苏说的“郑鹏”有关。

这种情况下,却没办法开口询问。

养父是炮仗脾气,没把自己打出去,都是仁至义尽了。

就在这时,韩征突然感应到熟悉的气机,转头看去,就见一个三岁多的小囡囡,爬在楼梯口好奇的望着他。

“这……这就是我的女儿!”韩征只觉气血充头,身体都微微发麻!

没错,这熟悉的功法气机,来自师傅的《天机诀》!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慢点别摔到了!”方绍华抬头看到小囡囡蹒跚下楼脸都吓白了,这要是摔下来能有好?

苏存明的动作更快,大步跑上楼梯抱起小囡囡,不想让韩征和孩子相见。

“哇呜……囡囡要叔叔抱,要叔叔抱!”小囡囡放声大哭。

韩征心都碎了,急忙起身想上前却又不敢,生怕引起养父母的愤怒。

“你都知道了?”苏存明问道。

韩征连连点头,一双眼睛充满柔情,死死盯着囡囡不放。

“唉,臭囡囡,跟你小姨一个德性!”苏存明只能下楼,把孩子放下来。

他们痛恨韩征的不仁不义与虚伪,但不能阻止父女相见,这对囡囡太残忍了。

小囡囡双脚着地立刻收声不哭,一路小跑冲向韩征。

“慢点,我的小祖宗唉!”方绍华着急喊道。

俩口子相视一眼,只能心中暗叹,果然是父女连心啊。

他们不知道,吸引囡囡的正是天机诀的气息!

“叔叔。”小囡囡喊道。

“唉。”韩征将女儿抱在怀里,激动的浑身发麻,心都快化了。

他更想听“爸爸”,但此刻不现实。

一大一小,只有两人能感应到的相同气机流转。

韩征发现女儿完全继承自己的根骨天赋,怪不得师傅把天机诀传授给小囡囡。

天机诀没有文字是道意识,不管是男是女,还是年龄大小,懂的自然懂,不懂的修炼到死也入不了门。

“唉,中午在这吃饭吧。”方绍华叹息起身准备去厨房,也算眼不见为静。

“妈您歇着,我去做!”韩征不得不放下女儿,只想改善关系。

“不用,我怕你下毒。”方绍华翻个白眼。

韩征十分尴尬,难道真的回不到过去母慈子孝的关系?

“苏苏看着囡囡,韩征你跟我上楼。”苏存明说道,不管他心中有多么恨,很多问题必须解决。

“哥哥别怕,加油!”苏苏打气说道。

韩征很是无奈,这种事让我怎么加油?

“囡囡陪小姨玩,叔叔一会就来,好吗?”

“好,囡囡等你。”

小囡囡很听话。

如果不是养父喊,他真的不想和可爱的小精灵分开。

二楼书房,苏存明面色阴沉坐在那。

韩征进去后自觉关门。

“想必你都知道了,秦秦身患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么多年慢慢恢复过来。不管她能不能认出你,希望你今后不要打扰她的生活,明白吗?”苏存明无情说道。

“不,我爱她,谁都不能把我们分开!”韩征一口拒绝,这是他的底线,也是他的执念!

“呵呵,如果苏家倒了,你又像四年前那样一走了之?”苏存明讥讽说道。

“爸,我走之后,家里的生意……”韩征话说一半就被打断。

“你是不是想说,苏家之所以起死回生,是你口中所谓老道士的功劳?”苏存明冷笑道。

“虽然您不相信,但事实如此。”韩征语气十分坚定。

“狗屁,如果没有郑氏集团出手相助,这个家早就毁了!”苏存明怒声吼道:“你知道我讨厌你什么吗?明明是逃避,偏偏要找各种借口!”

“爸……”

“别叫我爸,我没你这种狼心狗肺的儿子!”

“韩征,你听好了,苏家现在的局面来之不易,我不想看到你再纠缠秦秦。我苏存明绝对不会像你一样,对恩人无情无义!”

韩征低着头,害怕眼中的愤怒与杀机吓到养父……

郑氏集团?呵呵,当年苏家的困局,是你们的手笔吗?

就算不是,可你们胆敢冒名领功,我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算我求你好吗,看在这个家抚养你十多年的情分,别让我苏家背负不仁不义的骂名,行吗?!”苏存明吼道。

“爸爸,您快看啊,哥哥包里好多勋章!”苏苏敲着书房的门喊道。

韩征渐渐平息愤怒与杀机,虽然养父母都误会我,至少还有苏苏相信我,不是吗?

小丫头很机灵,知道怎么缓和冲突。

“存明你快来看啊!”

苏存明本不想动,但是方绍华也大声喊道。

他只能起身下楼,看到茶几上摆满的勋章,尽管很多都不认识,但“特等功”和“一等功”的字总认识吧。

“三……三个特等功?!”苏存明震惊了。

尽管是升斗小民,但也清楚这份功勋,都是用命换来的!

其余二等功和三等功的就不说了,如果出席隆重场合,这么多勋章韩征身上都挂不下!

“苏苏,不要拍照,更不要传到网上。”眼见小丫头拿起手机,韩征立刻阻止说道。

其中很多勋章给亲人看可以,一旦发到网上可能会引来麻烦!

因为每个特殊勋章背后,都有一条战神级敌人的命,会引来疯狂的报复!

“嗯,我知道了。”苏苏收起手机很听话。

苏存明和方绍华难以言喻的震惊,这么多功勋足以看出韩征人品,可苏家起死回生,明明是郑氏集团帮的忙啊。

究竟是谁在说谎?

四年来!第一次!内心动摇了!

第4章 杀人诛心!

会不会是小征当年被老道士骗了?

这是两人共同想法,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出任何原因。

毕竟是郑氏集团率先签订合同,郑家二少郑鹏带着苏存明上下奔走,才重新拿回各大地产商和建筑公司的订单。

“小征,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方绍华眼眶泪花打转,所有心结全部消散,为拥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

“妈,不是我不说,是……”韩征十分为难。

“妈知道,涉密。”方绍华细细观察养子,这才发现不同以往的刚毅气质。

苏存明还有点怀疑,但细细一想,谁敢伪造这么多勋章,不怕坐牢吗!

“爸,你们可能被人骗了……”韩征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别说了,被骗的是你,当年郑氏集团援救我们苏家,不会有假!”苏存明态度十分坚决。

韩征内心充满苦涩,很想告诉养父,眼见未必为实,必须想办法让养父母知道真相!

好在勋章起了作用,他和家人的关系缓和了。

“咔嚓!”门开了,一男一女进门,在鞋柜边换鞋。

韩征终于看见那魂牵梦绕的身影,相比四年前苏秦清瘦很多。

他对气机十分敏感,清晰感知到苏秦的忧虑!

“妈妈!”小囡囡跳下沙发冲向苏秦。

大家有点紧张,不知道苏秦看到韩征是什么反应,千万别让她的病情加重啊!

“囡囡,让叔叔抱抱好吗?”郑鹏伸出手。

小囡囡绕过他,扑到苏秦怀里,显然对这家伙不感冒。

韩征一看就知道为什么!

因为郑鹏心术不正,怎能躲过天机诀的感知!

虽然小囡囡说不出来,但她肯定讨厌就对了。

看到两人一起进门,韩征内心充满痛苦,秦秦,你真的忘了我吗?

“爸妈,你们……”苏秦抱着女儿,走进客厅看到韩征。

痛苦纠结的神情渐渐出现在她娇美的面孔上……

所有人心跳加速,静静等候她的反应!

郑鹏不认识韩征,却能感觉到韩征的出现,让这个家发生微妙变化。

“啊!不要!”苏秦一声尖叫就要摔倒,韩征突然闪身上前抱住她,心都在滴血!

秦秦真的忘了我……

郑鹏面色转冷,“混蛋,放开秦秦!”

韩征转头看着他,冰冷的目光,宛如死神的审判。

郑鹏难以抑制内心恐惧,仿佛被这道目光冰冻,几乎感觉不到心跳!

“秦秦!”苏存明和方绍华冲上前来。

韩征立刻收敛杀机。

郑鹏缓缓回过神,看着衣着寒酸的韩征,心中只有羞愤。

可恶!竟然被个穷屌丝吓到了!

他是谁,为什么和苏家关系很好的样子,而且还能触动苏秦的病症,难道他就是当年逃离苏家的韩征?

“秦秦,你没事吧!”方绍华急哭了。

坐车会加重女儿病症,这个时候发病,怎么送到医院去啊!

韩征强忍内心悲痛,一道天机真气送入苏秦体内。

创伤后应激障碍是精神病症,他知道这么做没啥用,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不知道是天机真气起了作用,还是病况有所缓和,苏秦渐渐平静下来,望着韩征的迷茫眼神渐渐明了……

似乎想起什么,反手将韩征紧紧抱住!

韩征心中狂喜,秦秦记起我了!

但是,下一刻,他的心跌入冰冷的深渊。

“哥哥!我认识你,你是哥哥!”苏秦哭喊道。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与你面对面你不认识我,而是明明拥抱在一起,你却忘了我是你的爱人!

苏秦对韩征的记忆苏醒在十八年前……那个时候她七岁,他八岁。

她很开心,又一次战胜病魔!

韩征却心如刀割!

“至少她没彻底忘记我,一个良好的开端,不是吗?”

苏存明和方绍华微微松口气,这个结果符合他们的心意,如果全都记起来,苦苦守候三年的郑鹏该何去何从?

郑鹏脸上带着笑,内心却充满戾气,原来是小贱种的爸爸回来了。

但是苏秦只记得你是哥哥,苏存明俩口子又希望我们在一起,你有什么赢面?

唯一的问题是苏秦,臭婊子五年了手都不让我碰!

“哥哥,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苏秦笑中带泪,一如十八年前那个纯真爱哭的小丫头。

“你就是四年前逃离苏家的韩征吧……不好意思,口误。”郑鹏讥讽道。

苏秦美眸充满疑惑,哥哥是逃走的?

苏存明夫妇十分尴尬,帮着解释道:“这几年小征当兵去了。”

“姐姐快来看,这些勋章全是哥哥挣来的!”苏苏大声喊道。

苏苏真的讨厌郑鹏,只想让哥哥当姐夫!

苏秦一眼望去掩饰不住的震惊——这么多?!

郑鹏也被吓到了,第一念头就是:假的吧!

以韩征的年龄,不可能获得这么多荣誉!

“小征,你来帮妈切菜。”方绍华说道。

韩征知道她想说什么,却不能不听。

母子俩进了厨房,方绍华打开油烟机炒菜,故意制造噪音,不想让外面听到他们的谈话。

“妈知道你的心思,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你……”

“我不会放弃的。”韩征态度十分坚决。

方绍华只能摇头叹息。

韩征切菜的同时,思考如何才能治好苏秦的病。

……

……

客厅,苏秦抱着小囡囡上楼换衣服。

郑鹏拿出手机准备拍照,打算找内行问问。

“哥哥不许拍照,更不允许传到网上。”苏苏立刻阻止。

郑鹏眼睛一亮,更加肯定有问题,明显是韩征心虚的表现!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不让拍照?”

郑鹏杀人诛心,一定要拆穿韩征虚伪的面孔!

“笨蛋,这都不知道,肯定是涉密!”苏苏鄙夷说道。

“怎么跟你鹏哥说话呢。”苏存明呵斥道。

“苏叔叔没关系,她只是被蒙蔽了。”郑鹏成竹在胸,怎会看不出苏存明有所动摇。

“你胡说八道。”苏苏气坏了。

“苏苏!回房去!”苏存明面色铁青。

“呜……你从来都不相信哥哥,我讨厌你!”苏苏哭着鼻子跑上楼。

郑鹏拿起手机拍照并发到微博上:诸位大能,有认识这几枚勋章的吗?

苏存明没有阻止,因为之前对韩征的误会,也在怀疑是不是伪造的。

“苏叔叔您看,这是我几个哥们的回复,他们都是军迷,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东西。”

郑鹏洋洋得意,把手机拿给苏存明看。

“这几个勋章伪造的忒假了,完全没见过……”

“反正我只认识特等功,一等功,二等功和三等功……”

“这是从多少人身上收集到的?”

苏存明胸腔充满怒火,还有深深的失望……

郑鹏回复道:“一个人获得的,牛逼吧。”

“扯淡去吧,把人当傻子糊弄,全是伪造的吧!”

郑鹏又把这条回复给苏存明看。

“啪!”苏存明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将所有勋章扫落在地,起身走向厨房,怒声吼道:“韩征,滚出来!”

“又怎么了?”方绍华奇怪问道。

韩征也很奇怪,是不是郑鹏在养父面前谗言了。

“怎么了?勋章全是假的,郑鹏发到微博上问了,很多勋章没有一个人认识!”苏存明满面失望

韩征冲进客厅看着满地勋章,几乎抑制不住,想要当场斩杀郑鹏!

狂怒战龙-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韩征, 苏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1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