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天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沈天玄, 楚羽兮

擎天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沈天玄, 楚羽兮

第1章 战神归来!

深秋。

烈士陵园。

残阳如血,群山巍峨。

数千墓碑上,刻着一个个阵亡英雄的名字。

罡风猎猎,扯动军旗哗啦啦作响。

熊熊如烈火的旗面上,一条金色战龙图腾,威猛霸气,俾睨天下。

战旗之下,数万戎装战士,整装列队。

他们身形笔直,宛如一柄柄利剑,散发出肃杀之气,凌厉绝伦。

伫立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个披着将官大衣的青年。

青年剑眉星目、虎步龙行、勃然英姿,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威势。

他的帽徽和肩章上,五颗金色大星,围绕一团火焰图案,熠熠生辉,代表军中最高的‘战神’级别。

青年就是率领五大‘战尊’,十八‘龙卫’,统帅三十万‘龙骁骑’。

捍卫疆土,所向披靡,令敌人闻风丧胆,被奉为不败战神……沈天玄。

“报告统帅!‘龙骁骑’猛虎军团,列队完毕!”

四星‘战尊’,猛虎军团长秦烈大声报告。

“祭奠开始!”

沈天玄一声令下,顿时礼炮轰鸣。

所有战士举手敬礼,随即大声唱起‘龙骑战歌’。

歌曲本就铿锵有力,数万人合唱出来,更是气势磅礴。

歌声豪迈,战士们却早已热泪盈眶。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些年沈天玄统帅三军征战四方,经历过无数次这种场面。

想起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士,还是情难自已,深切缅怀。

“六年了……”

轻叹一声,他的思绪回到六年之前,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当时的沈天玄是岚城的科技黑马,凭借几项高尖端的技术发明,跻身商圈新贵行列,身家几十个亿,一时风头无两。

事业顺风顺水,情场也是相当得意,跟岚城第一美女,才貌无双的楚家二小姐楚羽兮结为连理。

金童玉女,珠联璧合,被传为一段佳话。

无奈命运多舛,祸从天降。

婚礼当天,沈天玄突然被官方带走。

随后便爆出他谋杀自己最好的兄弟,并侵犯他的未婚妻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曾经的悲痛和屈辱,爱人那绝望的神情,如今还是历历在目,心如刀绞。

造化弄人。

入狱两个月后,沈天玄便被军方秘密启用,上阵杀敌。

枪林弹雨之中,经历九死一生,屡立奇功,终于封号龙神,成为三军统帅,军中之巅。

“龙神,夜枭发来消息,吴家明晚要为吴文孝设宴祝寿。”秦烈报告。

“寿宴?好!给我备上寿礼,我要出席贺寿!”

……

“我沈天玄,回来了!”

“尔等害我冤狱,毁我清誉,陷我于万劫不复,这笔账也该算算了……”

沈天玄沉声自语,眼中寒芒乍现!

……

岚城。

傍晚时分。

华灯初上。

吴家老宅已经是张灯结彩,一派喜庆之气。

中堂之上,老爷子吴文孝,一身崭新唐装,手拄龙头拐杖,端坐太师椅上,精神头也比平时好上许多。

身后墙上一个大大的‘寿’字,笔锋苍劲有力。

今天是他八十六岁寿辰,那些子子孙孙,都在忙里忙外地招待客人。

吴家是岚城排名前三甲的豪门大户,今天能到府上参加寿宴的,也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特别是有消息放出来,那一位号称‘国之基石’的‘龙神’也要出席寿宴。

这位战神一直在外征战,从未听闻他参加过任何场合。

这第一次的公开露面,竟然就要给吴老爷子贺寿?

这样的殊荣,更是让吴家的声望水涨船高,一时无两。

能得到这位的青睐,吴家势必飞黄腾达,一步登天。

“父亲!时间快到了!”

时间将近七点,吴家大儿子吴和安进来提醒。

“快扶我起来!龙神驾到,我必须亲自出门迎候!”

其他宾客也纷纷跟上,呼呼啦啦地在门口聚了一大堆,都想第一时间一睹‘龙神’真容。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等不多久,就看到远处人影瞳瞳,向这边慢慢靠近。

好像是一些壮汉,四人一组抬着什么东西。

众人立刻打起精神。

龙神没有坐车吗?

这些人抬着什么?那些难道是寿礼?

搞这么大的阵仗,肯定价值不菲,大人物出手就是豪气!

众人寻思着,就听有人轻呼出来:“那……好像是棺材!”

吴文孝心中一凛,凝神细看,那些壮汉抬着的,果然都是黑漆木质棺材。

棺材一共七副,上面都刻着名字。

最中间的是吴文孝,其他六副上的名字,也都是吴家的直系男丁。

离着宅门差不多十米远,壮汉便将棺材落地。

阴气森森的棺材一字排开,跟周围喜庆气氛对比,显得格外诡异突兀。

“这是……这是……咳咳咳!气煞我也!”

大寿之日,被人用棺材堵门,气得吴文孝捂着心口猛喘,一口气差点儿背过去。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吴和安指着来人大声呵斥。

“吴家大少,不认识我了吗?”

一个青年缓缓走出,龙行虎步,气势磅礴。

只见他甩手一扬,无数纸钱从空中飘落而下。

“你是……沈天玄?”

足足端详七八秒,吴和安终于认出,这个青年就是沈天玄。

“你们吴家为了窃取我的专利,害死我兄弟,诬陷我入狱。”

“我今天过来,就是跟你们算算这笔账。”沈天玄说道。

听他这话,在场有些人也想起当年的事情。

不过,这个沈天玄不是被判了无期?

这才几年,怎么就放出来了?

难道真有什么隐情?

“谁偷你专利?害你进监狱?你少在这放屁!”

吴家老三吴和凡呵斥:“你杀友夺妻,自己做出禽兽不如的丑事,还想把脏水泼到我们吴家身上!”

吴家二少吴扬长得人高马大,经常跟道上的人胡混,身上也沾染了些江湖气。

他眼珠一瞪,上前几步,指着沈天玄的鼻子,嚣张说道:“就算是老子抢你专利,让你蹲大牢又能怎样?”

“当初是你们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几只土鳖也想跟我们吴家叫板?”

“早知道就该像搞死刘峰一样,直接搞死你!”

其他宾客闻言,也替沈天玄几个不值。

胳膊拧不动大腿。

当年他们这些没有根基的毛头小子,就被搞得身败名裂,如今的吴家权势财富不止当初十倍。

就算真有冤情,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面咽了。

“狗一样的东西,敢在今天又来叫嚣?吴家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呸!”

说着,他张嘴一口痰吐在地上。

“现在给你个机会,给我舔干净,磕头认错,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否则,我把你剁碎了喂狗!”

“给我跪下!”

说着,吴扬走到沈天玄面前,伸手就要去强行按他的肩膀,让他下跪。

“滚!”

沈天玄一脚蹬出,正踹在吴扬的小腹上。

吴扬倒飞出几米远,摔在地上,捂着肚子,喷出一口鲜血。

在场所有人都惊了,在这岚城地界儿上,还真的没人敢对吴家人动手。

“反了!反了!”

“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打!”孙子被打,吴文孝大吼一声。

上百吴家家丁,一拥而上,向沈天玄冲了上去。

第2章 一个不留!

沈天玄面不改色,气定神闲。

他身后的那些抬棺壮汉,早已迎了上去。

这二十八人,其中四人是‘龙神’的贴身‘龙卫’。

其他也都是沈天玄近身卫队中的精英,无一不是久经沙场,战力强悍,兵王中的兵王。

虽然吴家家丁也都是经过层层选拔,专业训练出来的练家子。

平时足可以耀武扬威,在市里横着晃。

但遇到真正的‘杀人机器’,立刻溃不成军,成为被完爆的弱鸡。

砰砰砰!

壮汉虎入羊群一般,开启虐菜模式,拳拳到肉,狠辣利落。

刚还气势汹汹的上百家丁,面对他们,就像些个小鸡崽子,瞬间就全部哀嚎着满地打滚了。

一分钟!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百十来人,就被团秒了!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也太生猛了吧?

在场众人,无不是瞪大眼睛,满脸的震惊。

这还是‘龙卫’手下留情,如果直接杀掉,时间会更短。

“快!赶快报警!”

失去武力倚仗,吴家人立刻慌了。

沈天玄走过去,一脚踩在吴扬脸上,沉声说道:“六年了,本以为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能有一丝丝的后悔和愧疚,没想到你们还是这样的心安理得,真是畜生不如!”

“我也不是不给你们机会……一个月!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吴家所有人,去我兄弟坟前跪上三天三夜,忏悔你们的罪行。”

“这样,我可以只将你们吴家直系铲除,否则必定灭吴家满门,寸草不生,一个不留!”

什么!

这话一出口,不光是吴家子弟,在场的其他人,脸色也都变了。

要将吴家彻底铲除,这话也太狂妄了

真以为凭着这二十多个壮汉,就能扳倒吴家这棵参天大树?

吴家现在可是几百亿资产的庞然大物,人脉关系也遍布全省,拔一根毛都比这沈天玄的腰要粗。

这小子是不是蹲监狱,脑子蹲出毛病来了,真是很傻很天真。

现在跟吴家闹成这样不死不休的局面,只会是引火上身,让他死得更惨。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去,可以动用你们全部的实力来对抗我,咱们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贺礼我已经送到,要说的话也都说完,就不再打扰了。”

“这几口棺材你们收好,肯定用得着。”

“咱们走!”

沈天玄一声招呼,带着壮汉没入黑暗之中。

“混账!混账!”吴文孝气得浑身哆嗦。

旁边的吴和安赶忙掏出‘救心丸’,给他服下。

一边安慰:“父亲,就是一个宵小之辈,我马上叫人解决,你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那边已经有人过去,七手八脚地将吴扬送去医院。

“先不要管其他,快把这边收拾了,龙神……龙神就快到了!”吴文孝顺过一口气,赶忙说道。

“哦!对对对!”

吴和安一拍脑门,被沈天玄一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刚要起身安排,就听吴文孝沮丧说道:“算了,算了,闹出这档子事,龙神肯定不会露面了。”

“沈天玄这个小畜生!毁了我家飞黄腾达的大好机会,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

第二天,中午时分。

金豪大酒店。

今天是三小姐楚云秀,第一次带男朋友见家长的日子。

楚家特地定了酒店最大的‘望江阁’包间。

两张大桌,一家老小十余口,欢坐一堂。

“吕公子,谢谢你啊!给我们家搞了这么大一个单子!还搭上了吴家这条线,我敬你一杯!”

楚晔国老爷子红光满面,举起酒盅,一口喝干。

今天他格外高兴,老三家闺女找的这个男朋友,不光人长得精神,背景也相当不错。

一出手就给他们送上大礼,吴家一个亿的大项目。

楚家虽然也算小富之家,经营三座工厂和几家营销门店。

但全家合在一起,也不过四五个亿资产。

一个亿的单子,对他们来讲,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

特别是还能借此机会,攀上吴家这样的市里大户,家族产业肯定会红红火火,蒸蒸日上。

“我是秀秀的男朋友,是您的小辈,帮咱们家做点儿小事是应该的,您千万不要这样客气。”

“要是您不介意,我想提前喊您一声爷爷?”

吕琨也赶忙将杯中茅台喝掉。

“哎!好好!”

“能有你这样优秀的孙女婿,真是我的福气!”楚晔国笑得合不拢嘴。

“爷爷,您就不要再抬举他了!”

“他把您的宝贝孙女都抢走了,这点儿小事算得了什么啊!他是占大便宜了!”

楚家三小姐楚云秀扭捏撒娇,表情却相当骄傲。

她的父母,楚政川夫妇也是洋洋得意,腰杆儿挺得笔直。

他们家儿子,是第三代唯一的男丁,如今女儿又找到这么优秀的女婿。

今后在家族的地位,肯定是不可一世,拥有绝对的权威。

“对对对!能得到秀秀的青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吕琨赶忙说道。

“小吕这么优秀,一心干大事,今后你可要改改你的小性子,好好相夫教子,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楚晔国向孙女叮嘱。

“哎呀!爷爷,我才是你亲孙女!”楚云秀娇嗔一声。

“来!小吕,我给你介绍一下……”

楚政川开始给吕琨介绍在座众人:“这是你大伯、大娘,这是大姐、大姐夫……他们的女儿念念在寄宿学校上学。”

“他们负责家里的市场运营和广告宣传。”

“这是你二伯和二娘,这是二姐……他们负责一些杂事。”

“还有你弟弟,在军区警卫营当副营长呢,这几天跟着首长出去演习,找时间再安排你们见面。”

介绍到老二一家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轻蔑许多。

特别是对楚二小姐楚羽兮一语带过,口气中满是戏谑和鄙夷。

楚羽兮天生丽质,被誉为岚城第一美女,追求者趋之若鹜。

她最终选择了当时风头正劲的科技新贵沈天玄结为夫妻。

沈天玄入狱之后,楚羽兮也从天之娇女,变成家族的耻辱,遭受了无数的白眼和非议。

虽然这些年也不乏追求者,她却一直没有答应,始终保持跟沈天玄的婚姻关系,守身如玉。

“早听说过二姐的绝代风华,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吕琨突然问道:“二姐现在还是单身吧?我倒是有一门好亲事,可以介绍。”

“我表哥冯铮刚从斯坦博士毕业回来,但非常仰慕二姐,想让我帮着牵线搭桥。”

“哦!他已经被‘润丰集团’聘请,出任副总裁。”

“这次给咱们的项目,其实就是他争取过来的。”

名校毕业的海归博士?还被‘润丰集团’聘请为副总裁?

要知道‘润丰集团’可是岚城商界的龙头,综合实力比吴家还要强上一头。

这种条件的‘金龟婿’,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还没等楚羽兮回答,田美芳赶忙抢着说道:“羽兮单身!我们同意!你一定要帮忙把这婚事促成,二叔二娘一定会重重谢你!”

这些年楚政海夫妇不仅在家族抬不起头,在社会上也被人戳脊梁骨指指点点,早就受够了。

一直想能让楚羽兮跟沈天玄把离婚手续办了,彻底断绝关系,找个好人家改嫁。

现在有这么好的人家,怎么能不兴奋?

“谢谢你,我有丈夫。”

楚羽兮表情厌烦,想都不想冷冷拒绝。

“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一根筋!”

“那个罪犯被判无期,他永远回不来了!”

“你想要一直烂在家里吗?”

楚政海被女儿气得,情绪激动起来。

“谁说我回不来了?”

包房门打开,一个青年迈步进来。

“你是……沈天玄?”

看清青年面貌,屋内众人集体惊诧。

第3章 都是我送的!

“天玄……”

楚羽兮泪眼朦胧,梦游一般走过去。

突然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沈天玄脸上。

随即扑进他的怀里,泪水如洪水般汹涌而出。

哭得撕心裂肺!

泣不成声!

紧紧搂着怀中的人儿,沈天玄柔声说道:“羽兮,是我,我回来了……。”

“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等你等得好苦!”

“我以为你永远都回不来了。”

“呜呜呜……”

楚羽兮一下下地锤着他的胸口,仿佛要将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发泄出来。

听着她的哭声,沈天玄的心都要碎了。

这些年,自己的妻子不知遭受多少羞辱和非议。

可她还是不离不弃,一直在苦苦等待。

沈天玄此生最亏欠的,就是这个女人。

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她扬眉吐气,让她成为最幸福快乐的女人,让她拥有整个世界!

“沈天玄!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被判无期了?”

“是越狱!一定是从监狱逃跑的!快打电话报案!”

“保安!这边有个杀人犯!”

……

沈天玄的突然出现,顿时让屋内乱做一团,一阵鸡飞狗跳。

“你是逃出来了的?你快走!不要再回来了!”

楚羽兮也慌了手脚,就要将沈天玄往门外推。

“我是被冤枉的,无罪释放,现在没事了。”沈天玄说道。

“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楚羽兮又哭了出来,这回是喜极而涕。

无罪释放?

听他这话,屋内众人也安稳下来,心思转动。

“沈天玄,你这样出狱,官方给了什么说法没有?”

楚政海率先发问。

“没有。”

沈天玄摇了摇头。

本来官方是想将当年的事情彻查,给他一个交待。

但沈天玄没有同意。

自己的事情,他必须自己解决。

“没有说法,算什么无罪释放?”

楚云秀眉毛一挑,讥诮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逃脱杀人的罪行,但既然关了六年,那‘侵犯罪’肯定属实!”

“连你最好朋友的未婚妻你都觊觎,这是人干的事情吗?这就是畜生啊!”

“对!是畜生不如!该千刀万剐!”旁边的楚政川两口子,也跟着附和。

“我们楚家,不可能跟一个罪犯有瓜葛,羽兮你还是跟他划清界限,早点把离婚手续办了。”楚晔国板着脸,沉声说道。

“爷爷!我相信他,天玄绝对不是那种人!他一定是被冤枉的!”楚羽兮态度坚定。

“好!就算他真的是清白的,那也不是什么青年才俊,现在就是个穷光蛋!”

楚家大小姐楚湘婉冷哼一声。

“看看他这身行头,都是些地摊破烂货,全身上下加起来一百块都没有,跟着他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三媳妇邱霞也斜瞥着沈天玄,撇了撇嘴。

沈天玄很是无语。

他这身衣服可是世界最顶级的服装设计大师设计,并亲自手工裁制,设计理念就是低调奢华。

而且这衣服是专门为他定做,世上仅此一件,有多少钱都买不到。

竟然被当成了地摊货?

真是贫穷和无知限制了她们的眼界……

“爸妈!各位长辈,亲戚!”

“我丈夫回来了,无论是富贵贫穷,我们会好好过日子。”

楚羽兮对他们说的这些,一点都不在乎。

尽管可能要过一段时间的苦日子,只要沈天玄人回来了,她就觉得心里踏实。

通过二人的努力打拼,生活一定会好起来。

“爸!妈!我一定会让羽兮幸福的。”沈天玄也跟着承诺。

“呵呵,幸福?你凭什么?”

楚云秀不屑问道:“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天选之子?还能轻易东山再起?”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每一秒都日新月异,六年的时间,别说还能吃肉,吃屎都赶不上口热的!”

“现在你就是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丧家之犬!”

楚羽兮虽然很想反驳她,替沈天玄辩解几句,免得他失去信心,一蹶不振。

但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

因为楚云秀说的都是事实,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我什么都不凭,就凭我自己!”

“一周之内,我就会恢复当初的实力!”沈天玄说道。

以他现在的权势和财产,要不是不想太过招摇,别说一个星期,分分钟就能比当初万倍身价不止。

“哈哈哈!”

听他这话,所有人发出哄笑,看着他的眼神,都跟看傻子似的。

六年前的沈天玄可谓商场新贵,身家几十个亿,甚至可以与当时的吴家平起平坐。

只要三天时间,就能恢复到那个水平?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吹牛不上税的吗?

“天玄,你不要再说了……”

听他这话,楚羽兮也是秀眉微蹙。

她希望自己的男人能脚踏实地,不想他是个好高骛远,漂浮虚荣的人。

这个时候,房门打开,一个酒店服务生进来,在吕琨耳边嘀咕几句。

吕琨点了点头,大声宣布:“诸位亲属,我表哥为了表达对二姐的心意,特地让人给爷爷送了礼物过来!”

还送了礼物过来?

这个冯铮还真的是有心啊!

心里想着,就见一个秘书模样的小伙子进门,手中捧着一个精美的长条木质礼盒。

打开之后,药香扑鼻,光是闻起来,就让人神清气爽。

秘书将木盒展示,里面是一棵一米来长的人参。

“这是白山出产的野生老山参,差不多有三百多年的年份。”

“切片或者磨粉,每日服用,可以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祝楚老爷子,长命百岁!福寿延年!”秘书小伙介绍。

“这人参……恐怕得有三四百万吧?”楚政川对养生有些研究,不由赞叹。

听到价格,在场其他人也都点头称好。

还没见面,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这冯铮出手真是阔绰。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能收呢?”楚老爷子赶忙说道。

“冯少说了,今后都是一家人,您就不要客气了!”秘书小伙将木盒放在桌上。

“好好好!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楚晔国伸手轻轻摸着盒子,乐得合不拢嘴。

看到表哥的礼物,讨得楚老爷子的欢心,吕琨也是洋洋得意。

秘书小伙前脚转身出门,后面又跟着进来四个壮汉。

跟刚才白净面皮的小伙画风截然不同,这四个都是身形魁梧,目似铜铃,犹如铁塔一般。

他们每个人手上也都捧着个精美的礼盒。

“我家龙……主人吩咐,这是送给大伯、岳父、三叔,还有……老爷子的礼物!”

说着,壮汉将礼盒放在桌上,打开之后,便转身出门去了。

顿时珠光宝气,蓬荜生辉。

“我们也有礼物……这是!”

“这‘和田玉观音玉坠’,还带着黄皮,再加上雕工,起码八位数起!”

“这是翡翠白菜!这个水头怎么也得两千万吧?”

“这副‘葫芦图’是齐大师的,如果是真迹的话,那也得上千万了!”

……

“这是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野生千年灵芝,绝对是有价无市的至宝啊!”

听到楚政川的估价,在场所有人眼睛都开始放光。

就算他们也都有上亿资产,但价值千万的礼物,绝对不是笔小数目了。

心中不禁对冯铮更加推崇。

这还没跟楚羽兮结婚,就如此大方。

要真的成为楚家女婿,肯定能给家族提供巨大的助力。

“看看人家,再看看某些人。”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楚云秀趁机揶揄。

如此悬殊的对比之下,楚家众人对沈天玄更加鄙夷。

……呃,冯铮为了女人,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看着这些东西,吕琨都替表哥心疼。

“爷爷,各位!这些礼物我们不能要,必须退回去!”

楚羽兮心中恼火,这还没怎么样呢,岳父都叫上了,那个姓冯的真是脸皮够厚。

而且,沈天玄眼睁睁看着,让他心里怎么好受?

“羽兮,你已经不是小女孩儿了,思想不要那么幼稚。”

“吕琨的表哥,才是你最好的归宿,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啊!”

楚政海苦口婆心地劝道。

“沈天玄!你如果真的爱羽兮,就不要再耽误她了!”

“看看这些礼物,难到你还不觉得自惭形秽、无地自容吗?”

田美芳也向沈天玄发难质问。

“我为什么要自惭形秽?这些都是我送的啊。”

沈天玄耸了耸肩膀:“哦!除了那根破人参。”

第4章 吴家‘必杀令’!

“你送的?”

“你说这些都是你送的?”

哈哈哈!

众人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发出哄堂大笑。

楚云秀强忍住笑: “刚人家都说了,是冯铮送过来的,你是在监狱,脑子叫人给打傻了吗?”

“你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吗?加在一起差不多过亿了。”

“你一个刚出监狱的穷鬼,估计吃饭都成问题吧?能送得起这么贵重的礼品?”

楚政川也跟着说道。

“你知道跟我表哥的差距,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强出头吧?”

“而且,直接就把人家送的东西,说成是自己送的,你这演技太假了吧?”吕琨也跟着说道。

不怪人家误会,沈天玄也挺无奈。

自己那些护卫,冲锋陷阵绝对都是把好手,但送礼的事情确实不太在行。

都没说清楚是谁送的,直接扔下就走了……

“天玄,你不用这样,我跟姓冯的没有任何关系,这些东西,我是不会让他们收的。”

楚羽兮的俏脸也是红一阵白一阵。

沈天玄蹲大牢,她从来没觉得羞耻。

因为她坚信丈夫是无辜的。

但沈天玄这样当着自己家里人,睁着眼睛编瞎话,让她觉得相当丢人现眼。

“这么说,如果是我送的,你们就不要了是吧?”沈天玄眉毛一挑。

“如果真是你送的,我们绝对不要!”楚政川摆手戏谑。

“既然,羽兮不想给你们,你们也不想要,那我就让他们拿走。”

沈天玄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他的手机是世界最高级加密的军用卫星电话,最顶级的黑客都不可能入侵。

当然也被人家当成了杂牌山寨机。

“让他们回来,把东西都拿走,人家不稀罕。”

只说一句,便挂断电话。

“倒是看看咱们的沈大少,是怎么把礼物退回去的。”楚云秀抱着肩膀。

其他楚家人,也全部一脸戏谑,等着看沈天玄一会儿还怎么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楚羽兮扯了一下沈天玄,小声说道:“咱们还是走吧。”

“再等等。”沈天玄不为所动。

这种氛围让楚羽兮终于忍受不了,大声说道:“沈天玄,我不嫌弃你穷,我可以陪你从头再来!”

“但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丑!”

“我对你很失望!”

楚政海的老脸也挂不住了,指着门口大吼:“我楚政海没你这样不要脸的女婿,快滚吧!”

敲门声响起,房门打开,竟然是刚那四个壮汉又回来了。

领头的那个双手抱拳,瓮声瓮气地说道:“诸位对不起了!我家主人说这些东西要全部收回!”

“收!”

壮汉们立刻将桌上礼盒盖好,转身端出门外。

“呃……”

屋内众人,眼巴巴望着门口方向,心里面空落落的。

那可是上千万的宝贝,捂都没捂热乎,就这么……没了?

虽然桌上还剩下那一盒人参,但现在怎么看,都觉得索然无味了。

沈天玄打了个电话,人家就把礼品拿回去了。

难到这些东西真的是沈天玄送的?

刚吕琨不说是他表哥送的吗?

所有人疑惑地看向吕琨。

我特么的哪知道啊?

吕琨也是一脸蒙叉。

“刚那些真的是你送的?你哪里来这么多钱?”楚羽兮也很好奇。

“你就不用管了,反正都是合理合法。”

“本想给各位长辈表示表示,哪成想人家根本不稀罕。”沈天玄无奈摇头。

出手如此豪爽,这个小子难到真的有什么底牌不成?

众人心中暗自嘀咕,是不是要缓和一下跟沈天玄之间的关系。

楚政海夫妇也考虑,要不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

此时,吕琨的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显示的号码,他马上接了起来。

只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抬头看向沈天玄。

楚云秀也看出情况不对,等他挂上电话,赶忙询问:“谁啊?怎么了?”

“是吴家大少……”

“吴家已经发布‘必杀令’,说是跟沈天玄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如果谁跟他有什么瓜葛,也要殃及池鱼,斩草除根,格杀勿论!”吕琨说道。

“必杀令!”

所有人都是一凛。

他们知道当年沈天玄入狱,或多或少都跟吴家有些干系。

吴家也是因为得到了他的专利,吞并了他的产业,才能迅速膨胀,跻身全市一线。

但从头到尾,沈天玄都是弱势一方,至于他刚出狱,就要赶尽杀绝吗?

“天玄,你干什么了?”楚羽兮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给吴家每人送了一副棺材板。”沈天玄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

“什么!”

听清他的话,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楚晔国差点儿没直接从椅子上出溜下来。

昨天可是吴老爷子的寿辰,他给人家送棺材,难怪吴家会如此震怒。

“你脑子有病啊!现在吴家是你能够招惹得起的吗?”

“我知道他为什么送咱们那么贵重的礼物了,他就是想拖咱们一块儿下水!其心可诛!”

“我看刚才那几个送礼的,就不像好人,肯定是他在监狱认识的歹徒,那些东西也是他们偷抢来的赃物!”

“快让他滚出去吧!要不咱们都得跟着遭殃!”

……

在场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声讨起来。

沈天玄在他们眼里哪里是‘穷鬼’那么简单,简直就是一尊‘瘟神’,必须远远避开,否则就要倒大霉。

“老二,你们自己家的事情自己解决,处理好之前,就不要再跟家里有任何联系了。”楚晔国阴沉着脸宣布。

“爸!这都是沈天玄搞出来的,跟我们没一毛钱的关系啊!”楚政海夫妇立刻慌了。

他们在家族中本就没什么地位,要是被驱逐出去,连最基本的经济来源都没有了。

“滚!”

楚晔国双眼圆瞪,大喝一声。

“爸妈,咱们走吧。”楚羽兮神情黯然,招呼着一家人出门去了。

“爸,咱们怎么办?”

老大楚政山担忧道:“要是知道沈天玄跟羽兮没断,别说一个亿的项目,咱们没准也要承受吴家的怒火。”

“今晚‘润丰集团’不是办招商会?老三一家过去一趟,先给吴家人陪个不是。”

“你们也必须想办法施压,让羽兮和沈天玄尽早离婚!”

楚晔国最后转向吕琨:“……还请你继续帮忙搭搭线,你二姐的幸福,就拜托给你了!”

擎天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沈天玄, 楚羽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