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龙婿-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杜风, 白芊芊

医武龙婿-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杜风, 白芊芊

第1章 雨中罚跪!

华夏。

东海海域。

风急天高,波涛怒吼!

一艘战舰的甲板上,杜风身姿如枪,凝望着辽阔的海面。

他的身后,高手如云。

四大战将,八大金刚,十三力王,二十四杀星……

他们全都像仰视神一般,仰视着杜风的伟岸身姿。

如今的杜风,代号风神,的确是神一般的存在!

可三年前,杜风还只是临州白家的一个上门女婿。

从小,杜风就活得很艰难。

他本是京师旺族杜家的人,在出生的当晚,母亲被人连夜追杀,最后在一口枯井的井底生下了他,取名杜井生。

杜家老太爷,对他这个井底出生的后代极其不满,认为他会带衰家族的气运,所以便将他逐出了家族。

杜风来到临州,由养父抚养长大。

四年前,为了给养父筹集天价手术费,杜风前往白家应聘上门女婿,用三十万的卖身钱救活了养父,自己却成了白家的赘婿。

在白家的一年,杜风受尽了白家人的冷眼。

某天,他无意中偷听到了白家大伯和二伯的一桩阴谋,正要把这桩阴谋告诉老婆白芊芊,却被大伯二伯派人装进了麻袋,半夜投进了大江中!

好在杜风命不该绝,被恩师从江中救了起来,带到了海外。

三年的锤炼,杜风已经脱胎换骨。

从那个任人欺凌的小女婿,变成了如今的风神!

医武双绝,权财无双,威震东亚!

杜风握着拳头,心中有着滔天之恨。

当年,杜家像扔一双破鞋一样抛弃了自己,令自己受尽了世人的冷眼。

三年前,白家那两位狗贼,又想把自己溺死在江中。

这刻骨的仇恨,是时候报了!

“风神!”

这时候,一位力王走了过来,向杜风递上一张黑卡。

“风神,华夏商会创始人马先生,听说您要回归故土,特意奉上这张无限额度黑卡,并邀请您担任临州商会的新一任会长!”

杜风接过卡,点了点头。

马先生是华夏的超级富豪。

半年前,马先生在东海的豪华游艇上打牌会友,竟被太阳国海盗劫持,对方索要两千亿!

杜风率领风魂组织出手,灭杀海盗数百人,救下马先生和众位富豪,令马先生感恩戴德。

“兄弟们,我走之后,你们要好好经营风魂组织!风魂,是我们共同的家!”

杜风大声说着,转身走向了甲板上的那架飞机,不让兄弟们看到自己眼中的泪花。

“风神放心!”

“恭送风神!”

……

两天后,中午。

杜风一个人回到了临州。

轰隆隆!

临州今天是暴雨天气,天空中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下得正紧。

杜风掏出手机,看着老婆白芊芊的照片。

“芊芊,三年前,我托人带话给你,承诺在三年后的今天,我一定会以强者的身份,出现在你的面前!如今,我没有食言……”

杜风正喃喃自语,一个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杜先生,您好,我是临州商会会长宋英明,不知您几点到临州,我好安排车队去迎接您!”

电话那头,本市首富宋英明,讨好地笑着。

“宋会长,不用迎接,有事,我会联系你。”杜风淡淡说道。

“杜先生,请问您接手临州商会的欢迎仪式,什么时间举办?本地的商界精英们,都渴望能一睹您的风采!”

“欢迎仪式,回头再说。”

杜风挂了电话,直奔白氏庄园的方向而去,心里只想第一时间见到老婆白芊芊。

白氏庄园。

好几栋豪华气派的别墅,林立在庄园中。

瓢泼大雨,哗哗地下着。

在一片电闪雷鸣中。

一位年轻的美貌女子,正跪在别墅门前的青石板地上,任由暴雨淋身。

她低着头,秀发披散着,全身早已经淋得湿透。

她的膝盖,跪在十厘米深的积水中,双腿早已经失去了知觉。

旁边的落地窗里,一个三十来岁的浓妆女子,正一脸嘲笑地盯着她。

女子的身旁,站着一位年轻保镖,双手正玩着一副扑克牌。

“白芊芊,这就是你犯贱的下场,你活该!”

“黄老板想让你陪他玩玩,这是看得起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圣母了?”

“你拒绝黄老板,还用酒瓶打伤他的脑袋,家族因此失去了黄家一笔八百万的大订单,你现在好受了?”

“爷爷罚你从早晨跪到晚上,真是便宜你了!要我说,应该狠狠吊打你才对!”

这浓妆女子,名叫白蕾蕾,正是白芊芊二伯家的堂姐。

听着她的恶毒嘲讽,白芊芊却没有什么反应。

“特么的!你自己贱也就罢了,却拖累我在这里监视你,不能跟爷爷他们一起去迎接雷少,我真是恨死你了啊!”

白蕾蕾咬着牙说道。

白芊芊看着面前的积水,低低说道,“杜风,你说过,三年后的今天,你会以强者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不让我再受任何欺负。”

“你的话,我信了,可是,你在哪啊?今天,你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保护我吗……”

听到这话,白蕾蕾再次冷笑。

“哈哈哈!白芊芊,你脑子烧坏了吗,居然盼着杜风这个废物保护你?”

“他这个废物,早不知道死哪去了,就算他今天真的出现在这里,他又靠什么保护你?”

白蕾蕾大笑不已。

“贱人,闭嘴!”

就在这时,门口一个强横的声音传来。

暴雨中,杜风大踏步走了过来!

“芊芊,谁让你跪在这里的?快起来!”

看到白芊芊瑟瑟发抖的娇躯,杜风心里又疼又怒,立刻把她扶了起来。

“杜风,真的是你……”

白芊芊震惊地看着杜风。

她没想到,时隔三年,杜风真就在这一天回来了!

只是。

他虽然回来了,能以强者的身份保护自己吗?

“大胆!”

突然,白蕾蕾一声娇喝,那位玩着扑克的保镖,目光也为之一沉。

“白芊芊,没有爷爷的命令,你竟敢擅自起身?”

“杜风,你个小杂碎,谁让你进这个庄园的,你给我滚出去!”

杜风冷眼一眯,眼中充满怒意。

三年前,派手下人把自己装进麻袋的两位元凶中,其中一位,就是她爸!

“杜风,你个废物,看什么看!再这么看我,小心我挖出你的狗眼!”

白蕾蕾话音方落,杜风闪电般的冲到她的身前。

啪!

“啊哟——”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脸上,直接令她惨叫一声,翻倒在地。

“芊芊,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杜风扶着白芊芊,要离开白氏庄园。

“杜风,你个废物……你居然敢打我!阿力,快,弄他啊!”

白蕾蕾捂着生疼的脸,向保镖下令。

“杜风,你欠削!看牌!”

阿力一声暴喝,手腕一甩。

嗖的一声!

他手里的一张红桃K,像刀片一样,旋转着射向杜风的后脑。

以这张扑克牌的劲道,如果射中普通人的后脑,轻则疼得嗷嗷叫,重则会导致颅内出血。

杜风却头也不回,双指一下夹住射到脑后的扑克牌。

“教教你!扑克,是这么玩儿的!”

话音方落,杜风一抖手。

扑克牌穿过雨帘,在阿力的瞳孔中迅速变大!

“啊!!!”

阿力一声惨叫。

半张脸,直接被鲜血染红。

这张扑克牌,切下了他的整个右耳!

带血的耳朵,像个水饺一样,掉在了白蕾蕾的鞋面上。

“啊——”

白蕾蕾吓得连连倒退,放声尖叫。

第2章 传家宝的黑锅!

离开白氏庄园,杜风才知道,原来白芊芊一家早已经搬离了这里,住在城西的佳园小区。

马路上,雨下得正大。

杜风立刻给宋英明打去电话,“我在富春街上,立刻来一辆车。”

说完,他又一脸关切地看着白芊芊。

“芊芊,我不在的这三年,家里发生了什么?”

“杜风,这三年,你到底去了哪里!”

白芊芊眼睛红红的,一脸埋怨地看着杜风。

“我这三年的经历,说来话长……”

“传家宝呢,你先把传家宝交出来。”白芊芊向他伸出手。

“传家宝?”杜风一愣,“什么传家宝?”

白芊芊说道,“三年前的那个雨夜,你突然失踪了,白家的传家宝却不见了,大伯二伯都说,一定是你偷了白家的传家宝跑路了,把传家宝变卖了,在外头逍遥快活……”

听到这话,杜风震惊了。

真是草拟马啊!

这大伯白富山,二伯白富海,实在是杯壁下流之极!

“芊芊,三年前,大伯二伯对我下了黑手,他们想置我于死地!”

“想不到,他们竟还往我身上泼脏水,想让我死都死不干净……”

杜风正要解释这件事。

大雨中,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驶了过来,司机正是戴着墨镜的宋英明。

他下车后,撑起那把价值十万元的雨伞,小跑着来到杜风面前。

“杜先生,让您久等了,请上车!”

一边说着,他打开了后右座的车门,神态恭恭敬敬。

白芊芊看呆了,“杜风,这是你叫的车?”

杜风正要点头,心里忽然一紧。

要是承认这是自己叫来的车,她会怎么想?

她肯定会以为,白家的传家宝真是自己偷的,自己卖了钱,才有钱叫豪车来装逼的。

“奇怪,软件打个车,居然能打到劳斯莱斯?喂,坐这车贵不贵啊,是不是比普通网约车贵很多?”

杜风向宋英明问道。

宋英明当然是人精,笑道,“咱这车每公里只要三块钱,便宜得很,请上车吧!”

白芊芊也没有多想,只感觉这车真是够便宜的,便和杜风一起上了车。

不多会儿,车子驶到了十公里外的佳园小区。

这是一个连电梯都没有的老旧小区。

“对了芊芊,由你一手创立的口口香餐饮公司,现在是谁在执掌?”

一边上着楼梯,杜风问道。

白芊芊摇了摇头,“是大伯和二伯两家。”

杜风一下握起拳头。

三年前,大伯白富山和二伯白富海的那桩阴谋,果然得逞了!

“芊芊,他们抢了你辛苦创立的基业,我会帮你夺回来的。”

“杜风,这三年,你都去了哪里?”

“说来话长,等回家再说!”

两人走到了五楼的家。

岳母李梅香打开了房门。

“芊芊,你回来了?那八百万的损失,怎么说的?你爷爷和大伯二伯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李梅香一脸关心地看着女儿。

“妈,放心,我没事……”白芊芊摇了摇头。

她在暴雨中罚跪的事,没打算说出来。

“没事就好!芊芊,这位是谁啊?”

看到女儿身后的男子,李梅香好奇地问。

杜风上前两步,向岳母说道,“妈,我是杜风啊。”

话音方落。

屋里的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忽然站了起来。

这中年男人脸上戴着墨镜,手上拿着一根竿子,用竿子敲着地面摸索着走过来。

这显然是一位盲人。

杜风大吃一惊!

岳父白富庭,什么时候成了盲人?!

“杜风,你不是跑路了吗?你还回来干什么!”

李梅香顿时大怒,喝斥道,“三年前,你偷了白家的传家宝跑路,可把我们给害惨了!”

“你立刻把传家宝交出来,然后滚得远远的!”

杜风立刻解释道,“妈,我根本没偷什么传家宝!三年前我的离开,是另有隐情的!你听我慢慢解释……”

“解释个屁!你快把传家宝交出来,然后滚!”

李梅香怒斥着。

白芊芊忙道,“妈,杜风已经回来了,偷传家宝这件事,先听听他的解释吧!”

“梅香,先让杜风进来,听听他怎么说吧!”

白富庭发话了。

接下来,一家人坐到了茶几前。

白芊芊说道,“杜风,三年前,就在你突然失踪的第二天,大伯说爷爷的传家宝不见了,被人盗了!正好你突然失踪,所以他们就说,一定是你盗窃了传家宝,然后跑路了!”

“当时,爷爷要追回传家宝,就让我们联系你,我们根本联系不上你,所以爷爷就迁怒于我们!”

“爷爷一怒之下,把我们赶出了白氏庄园,把我口口香创始人的身份给撤了,爸爸急怒之下,忽然就失明了!”

白芊芊粉拳紧握,俏脸上满是不甘。

杜风没想到,三年前自己的失踪事件,竟害得岳父白富庭失明了。

“杜风,这三年,你到底干啥去了,必须给我们一个真实的交代!”

白富庭板着脸,问道。

杜风立刻平静下来,好好解释这件事的真相。

“三年前的那天,我无意中偷听到大伯白富山和二伯白富海的密谋,两人想设个局,把芊芊创办的口口香公司夺到手!”

“我正想把这件事告诉芊芊,却被他们俩派出的手下人抓住,当晚就装进麻袋,抛进了江里!”

“幸亏我命不该绝,被我师父救了起来,后来我就跟着师父游历,一晃就是三年。”

杜风自然不会说,自己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

更不会说,自己已经在海外创立了风魂组织。

就算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相信。

白芊芊俏脸都变了,喃喃道,“大伯和二伯的心,竟这么黑!”

“他们把杜风沉到江里,再把传家宝藏起来,反而声称是杜风偷了传家宝跑路,让爷爷迁怒于我们家,他们两家就可以趁机占有我辛苦创立的口口香……”

李梅香却一脸的怀疑,“芊芊,杜风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他的话,我怎么听着像是电影里的剧情呢!”

“依我看,杜风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白富庭说道,“杜风,你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你的话完全属实么?”

杜风摇摇头,“证据,我现在没有,但我很快就会有。”

这次回到临州,杜风除了要帮老婆重新上位,另一件必做的事,自然就是让白富山和白富海这俩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俩恶魔,企图置自己于死地,甚至死都不让自己死干净!

如今,要不玩死他们,风神这号人物,岂不成了吃素的?

“爸,妈,我这次回来,是来补偿白家的,我不但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我有信心让芊芊重掌口口香,让白家重回巅峰!”

杜风大声表示道。

“哼,说得比唱得好听!如果你真有这个本事,先把芊芊这件事摆平!”

李梅香气呼呼的,“前两天,有个叫黄金龙的老板,借着和芊芊谈生意的名义,想调戏芊芊,被芊芊用酒瓶打了脑袋,然后他就和白家取消了合作!”

“老爷子声称损失了八百万,把我们全家好一顿臭骂,还说这八百万的损失,要记在我们家头上!”

“妈,明白了。”

杜风点点头,淡淡道,“八百万而已,这仨瓜俩枣的损失,我来补上就是了。”

第3章 一肚子坏水!

这时候。

白氏庄园里,白家人迎来了一位年轻的贵客。

这位贵客刚到后园休息,白蕾蕾就哭诉了起来。

“爸,大伯!杜风这疯狗,不但打了我,还用扑克牌把我保镖阿力的耳朵削了下来,你们一定要狠狠地敲打他啊!”

白蕾蕾哭得梨花带雨。

一听这话,她的老爸白富海,和大伯白富山,却惊得脸都白了。

“蕾蕾,你看准了?那人,真是杜风?”

“爸,杜风我还不认识么,当然是他了!这小子跑路了三年,这突然一回来,就跟疯狗一样,胆子可肥了!”

白富海点点头,立刻和大哥离开,一起来到地下密室谈话。

白家这个地下密室,是这老哥俩儿专用的。

多少阴谋诡计,都是在这间密室里商量出来的。

“大哥,真是见鬼了!杜风这小子,不是早就死了三年了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白富海急急地问。

“我不也纳闷么,这小子,按说早就喂了鱼啊!”

白富山皱着眉头,“看来,这小子当年并没有被淹死在江里,时隔三年,他突然回来,会不会把当年咱们下黑手的事抖出来?”

白富海眉毛一挑,“哥,放心,当年是咱们的手下人动手的,那两人已经被我安排到了外地,杜风就算怀疑咱哥俩,他也根本没有证据!”

“很好。”

白富山点点头,点上一支雪茄。

才抽了几口,他便想到了一个主意。

“富海,传家宝的事,咱们就咬定是杜风偷的,逼他交出来,他自然交不出,咱们就报警,把他整进牢里!”

“他只要进了牢,就别想出来了,嘿嘿!”

白富山奸笑起来。

“哥,您这一招,借刀杀人,真叫一个高啊!”

白富海大喜,“我立刻通知老爷子,让老三一家过来受审!”

……

佳园小区,白家。

李梅香一脸惊奇地看着杜风。

“杜风,我没听错吧,这八百万的损失,由你来承担?这是八百万,不是八百块,你有这么多钱吗?”

“好,不说八百万,你有八十万吗?甚至,八万块,你有吗?”

“来,你先拿出八万块给我看看!”

李梅香一边说着,上下打量着杜风的一身行头。

杜风一件白色T恤,一条牛仔裤,手腕上没戴名表,腰里也没挂什么豪车的钥匙。

一看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路人甲,哪是有八百万的人啊。

丈母娘问得这么紧,杜风还真就尴尬了。

自己手上只有一张储额百亿的黑卡,现在要拿出八万块钱,还真拿不出。

“妈,这八万块,我还真不现成。”杜风苦笑道,“不过你放心,这八百万的事,我肯定能搞定的……”

“杜风,三年不见,你怎么成了这种人?”

白芊芊直接皱起了秀眉,说道,“八万块没有,却声称八百万没问题?你说话这么不靠谱,关于传家宝的真相,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啊?”

杜风脸色一紧,忙道,“不是,芊芊,你听我解释……”

叮叮叮!

忽然,白富庭的手机响了,竟是二哥白富海打来的电话。

白富庭排行老三,对大哥白富山,二哥白富海两人,向来都是畏之如虎。

“二哥,你好……”

白富庭小声地接着电话,那头的白富海却暴怒如雷,火气很大。

那头一通咆哮后,电话挂了。

“老公,出什么事了?”李梅香忙问道。

白富庭皱着眉头,脸色很难看。

“二哥说,杜风打了蕾蕾,还把她那位保镖阿力的耳朵切了下来,要求我们必须严惩杜风!”

“还有,老爷子让我们今晚去庄园,要求杜风交出传家宝,否则他们就报警,把杜风送进牢里去!”

听到这话,李梅香又是勃然大怒。

“杜风,你这次回来,安的什么心啊!”

“因为那八百万的损失,老爷子本来就对这边非常不满,你还又打蕾蕾,又打她保镖,你这是成心给这家里添乱是吗!”

李梅香气的,恨不能咬杜风一块肉下来。

白芊芊忙道,“妈,教训白蕾蕾的事,不能怪杜风!”

“爷爷罚我跪在雨里,她在旁边监视,用恶毒的话不停地嘲笑我,杜风也是气不过,才出手教训她的。”

一听这话,李梅香和白富庭都是大吃一惊。

“什么?爷爷罚你跪在雨里?!”两口子心疼地问。

白芊芊一怔。

她在暴雨中罚跪的事,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

现在不小心说漏了嘴,想改口也来不及了。

“爸,妈,芊芊在暴雨中罚跪,白蕾蕾还在旁边侮辱她,当时你们如果在场,也会忍不住教训那女人的!”

杜风说道。

白富庭点点头,不吱声了。

李梅香把白芊芊揽在怀里,一脸的心疼。

“爸,妈,今晚去白氏庄园,不管是传家宝的事,还是芊芊损失八百万的事,我都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杜风咬着牙说道。

……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

大街上,华灯初上。

白氏庄园里,更是灯火辉煌。

豪宅的大餐厅里,酒菜香味扑鼻,宴席十分丰盛。

以老爷子为首的一家人,正在热情地招待那位年轻的贵客。

白家的老爷子,名叫白永胜,有三子一女。

大儿白富山,二儿白富海,三儿白富庭,女儿白富莲则嫁到了外市。

白富山和白富海这两家,一直住在白家大院里。

老爷子白永胜,也最疼这俩儿子,从两人的名字上就看出来了。

老大富山,老二富海。

到了老三,却只是富庭而已。

“雷少,来来来,喝完这一杯,还有一杯!”

“再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

白富山的儿子白俊超,一脸讨好地向雷少敬酒。

雷少,名叫雷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因为老爸是临州商会的常务副会长,所以他很受白家这种二流家族的讨好。

就在这时。

管家阿福,快步走到了白永胜身旁。

“老爷,老三一家来了。”

话音方落。

白富庭、李梅香、白芊芊和杜风,这一家四口走进了客厅。

“爸,大哥,二哥,我们来了。”

白富庭戴着墨镜,手里拿着探路的竿子,弱弱地打了这个招呼。

餐桌前,白永胜这些人,却像压根没听到似的。

他们完全没有理会白富庭一家,就让这一家人傻站在原地。

第4章 您老这个歉,道定了!

“阿明呀,我白家的那块地皮,可就拜托你跟你老爸说一声了,可得尽快从蒋家手里要回来啊!”

白永胜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为了要回家族的地皮,也向雷明露出谄媚的笑容。

“白爷爷,放心,白家和蒋家的地皮纠纷,在我这儿都不是事儿!”

雷明笑着一点头,一副很吃得开的样子。

“阿明,有你这话,我们家就放心了!”白富山笑了笑,“对了,听说临州商会有一位新会长要来上任,关于这位新会长的身份,阿明你有消息么?”

“这方面的消息,我还不了解,只知道新任商会会长,好像是个年轻人,是从总会那边空降过来的。”

雷明说道。

这话,却让站在门口的杜风目光一凝。

想不到,自己接任商会会长的事,已经透出小道消息了。

而且这家伙的消息,还比较灵通。

“好啊,既然这位新会长是年轻人,相信阿明一定会和这位会长处得很好!到时候,别忘了多帮扶一下白家啊!”

白富海也笑着说道。

“那肯定的!不是我吹,这位新任商会会长是空降过来的,而且又是个年轻人,虽然他是会长,可也得给宋英明宋叔叔、还有我爸那几位高层的面子!”

“否则的话,他这空降过来的会长,恐怕是不好当啊,哈哈!”

雷明大笑起来。

“那是那是!以雷家在临州的地位,新会长必须得给面子!”

“没错没错,雷家的实力,强啊!”

餐桌前的白氏一家人,都大笑起来。

直到此刻,他们都没有搭理一下白富庭这一家人。

“爸,大哥,二哥,我们一家人,来了!!!”

李梅香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喊道。

嘭!

白永胜一拍桌子,喝道,“放肆!来了就来了,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他一眼看到杜风,更来气了,“富庭,你家这个废物女婿,三年前偷了我白家的传家宝跑路了,差点没把我气死!”

“爸,消消气。”

白富山拍拍老爹的后背,向杜风喝道,“你个畜生,白家的传家宝呢,你赶紧交出来!”

白富海也说道,“杜风,白家的传家宝,价值连城,你要是交不出来,我们立马报警,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爸,二叔,杜风这废物,肯定早把传家宝卖了!”

白俊超冷笑着,盯着杜风。

“杜风,你把我白家的传家宝卖了,在外头逍遥快活了三年,现在钱花完了,你又想来白家混饭吃是吧?”

“你小子听好了,我让你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杜风冷眸微眯,真想一拳砸在白俊超这羔子的臭嘴上。

白芊芊忙说道,“爷爷,三年前,所谓传家宝丢失之事,另有隐情!杜风,你快跟爷爷解释一下!”

杜风点点头,冷厉的目光,看向白富山和白富海。

“你们老哥俩儿,看到我杜风还活着,心里就不怕么?没有见鬼的感觉么?”

听到这一针见血的话,白家两兄弟的心脏,扑扑猛跳。

时隔三年,两人再次见到杜风,还真就跟见了鬼一样。

当然,两人也都是戏精,脸上都装得跟没事人一样。

白富山喝道,“杜风,你脑子有毛病?说的什么鸟话,我们听不懂!”

嘭!

白永胜又一拍桌子。

“杜风,我白家的传家宝呢,快给我交出来!!!”他大喝道。

“爷爷,三年前,我突然离开白家的真相,估计您老也不知情,那我就把真相告诉您……”

杜风便把自己被人投江的经历,如实说了出来。

白永胜却听得直皱眉头。

嘭!

突然,他又是一拍桌子。

“杜风,你放屁,简直是一派胡言!我这两个儿子,不可能对你这个废物女婿下这种黑手,更不可能把传家宝藏起来!”

不出杜风所料。

白永胜这老东西,果然不相信自己的话。

话又说回来,他要是相信了自己的话,那就等于是打了他自己的脸!

那说明三年前,他这个当家人是十分昏庸的,被自己两个儿子给哄骗了。

白富山忙道,“爸,您真是英明啊!杜风这废物的谎言,实在太低级了!”

“没错,这全是他自己编造的故事,这废物不去当电影编剧,真是屈才了。”

白富海也帮着腔。

两人嘴上这么说着,却都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杜风。

好像在嘲笑,你小子说的虽然是实话,可老爷子压根不信啊,草拟马的你又能奈我何?

“爷爷,白芊芊给家族造成了八百万的损失,今天她只跪了没几分钟就和杜风走人了,她逃避白家的家法,您必须严惩她啊!”

这时候,白蕾蕾又叫嚷了起来。

她脸色煞白,满脸愤恨,这张脸真就跟葫芦娃里的蛇精差不多。

白永胜瞪着白富庭,喝道,“老三,芊芊故意逃避家法,你自己说,按白家家法,该如何处置!”

白富庭咬着牙道,“按家法……惩罚加三倍,外加小黑屋禁闭一年!”

“好,三叔,亏你还记得家法,那就执行家法吧!让白芊芊跪地三天三夜,然后关进小黑屋一整年!”

白蕾蕾叫嚷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芊芊这次的惩罚,完全是她自找的!”

白俊超这位堂哥,也一脸的兴灾乐祸。

白家人都知道,关进小黑屋一整年,意味着什么。

一个性格开朗活蹦乱跳的人,如果被关进小黑屋一整年,再放出来的时候,就跟精神病人差不多。

不夸张地说,关进小黑屋一年,比蹲监狱十年都难受。

“老三,芊芊目无家法,这次必须严格执行禁闭家法!”

“你也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这废物女婿杜风吧!”

“他要是不回来,芊芊从早晨跪到晚上,也就没事了,他把芊芊带走了,却给芊芊带来了更大的惩罚!”

白永胜冷着脸说道。

杜风冷笑,“爷爷,你自己铁石心肠,还要把锅甩到我身上?好,你针对我,我不在乎,但我不能让你迁怒到芊芊头上!”

“什么?你想怎么样,想阻止我白家执行家法吗?!”白永胜大怒。

杜风说道,“不就是损失了八百万吗,这八百万的损失,我立刻补上,你还执行家法么?”

一听这话,全场都为之一静。

“什么?八百万的损失,你来补上,就凭你这废物?”

“杜风,你把自己当废品卖,能卖出八万块不?”

“这废物,简直是张口就来啊!”

众人一片哄笑。

白富庭和李梅香两口子,也是十分尴尬。

没想到,都这时候了,杜风居然还敢吹牛,就不怕再次惹怒老爷子么!

“杜风,快闭嘴,别说了!”

白芊芊低声说道。

杜风却好似没听见一般,说道,“十分钟之内,我把八百万补上!不过,爷爷,今天这么大的暴雨,您让芊芊跪在雨里,您的心就不痛么?您必须向芊芊道个歉!”

白永胜脸上怒气一闪。

“好,如果你真能在十分钟之内,拿出八百万来,我这个当爷爷的,可以向芊芊道个歉!”

“但是,如果你耍我,十分钟内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来,那我可要你小子好看!!!”

为了八百万,白永胜决定先压下这口气。

“那您老人家这个歉,道定了!”

杜风微微一笑,走到一边,低声打了个电话 。

医武龙婿-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杜风, 白芊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