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英豪-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天, 江琳

龙门英豪-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天, 江琳

第1章

在市墓地里黑压压地站了一大帮身着西装的人。

墓地外一圈的马路,已经被封锁,禁止外人进入。

在马路边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

宝马、奔驰、路虎、雷克萨斯、凯迪拉克都算是一般。

连劳斯莱斯、宾利、保时捷这样的豪车也不在少数。

这些豪车的主人,便是在那墓地默哀的群英会成员们。

他们列队排在一位江姓老人的墓前。

领头那个青年正在对着墓碑磕头,身后众人也随着男人的磕头声而鞠躬。

在狠狠磕下三个响头之后,那个青年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旁边一个精壮的汉子朝他迈了一步,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首领,你真要回那个江家?”

青年微微点头。

“没有江老爷子,就没有我……江老爷子的死没那么简单,我想亲自查清楚。”

“而且我也有一个无法忘记的人……”

青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

那上面是他和另外一个女子的合照,照片中的二人,笑容十分灿烂。

这个看着照片发愣的青年,乃是海外组织群英会的首领,名叫江天。

江天回忆起十年前……

当年江老爷子从桥洞底下将乞丐江天带回江家。

江老爷子在家的时候,他的待遇还算不错。

可后来江老爷子在龙市打拼工作,不常回家。

私生女江琳和外来的乞丐仔江天,成了江家地位最低的两人。

没多久,江天就被赶去住在别墅里阴湿的杂物间,每日只能吃佣人们剩下的残羹剩饭……

最令人崩溃的是,每时每刻还要提防着江云海几兄弟的阴损招数。

比如冬天在他被铺里面倒冰块,故意往他吃的饭里掺泥沙,这种事情,江云海几兄弟可没少做。

江琳虽然是好上一些,但地位也不如江家的仆人!

但是江琳不同于江家其他人,她心地善良,真正的像个姐姐一样照顾着江天。

江天从小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迎娶江琳,但是他不敢表露,十年过去了,他的心愿依然是这个。

纵使他成为了群英会之主,也没有改变。

群英会这个组织极其低调,很少为外人所知,但是它所扶持起来的公司,那一个个都是名堂响当当的。

称霸服装业的魅服公司、手机大品牌天机,都是群英会扶持起来的,可想而知群英会实力是多么雄厚。

这么一个组织的首领,竟然要隐去身份,去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家族,当一个义子!

“我心意已决,群英会内的事务,我也早已交代好,各位各司其职便是!”

江天回头对身后的众人一喝,众人对着他深鞠了一躬,他淡笑着转身离开。

群英会成员们看着江天的背影,目送他离去,他们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敬佩和不舍。

江天走出墓地,嘴里喃喃着:“明天晚上,骄华大酒店,订婚宴……”

第二日,龙市骄华大酒店。

江家年纪最小的女儿,江琳正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前发愣。

她便是江天照片上的那女孩,今天她就要和别人订婚了。

和江天的种种往事,在脑中闪过。

不知道……当年那个她最疼爱的弟弟,现在过得好不好……

吃得饱穿得暖吗?

不会一直在被欺负吧,就像当年在江家一样……

不觉间,眼泪在她脸上滑落,弄花了刚化好的眼影。

下一秒,一个耳光便呼到了她的脸上。

“你要死啊!才给你化的妆,你这样就给弄花了?!”

江琳被这一巴掌扇得有些头昏,踉跄了几步之后,摔倒在了地上。

方才扇她巴掌的那人见了,又是一脚。

“死废物,站都不会站吗?平时白吃这么多饭了!这婚纱可是很贵的,你知不知道?!弄坏了怎么办!”

面对眼前这个趾高气昂的女人,江琳将本要爆发的怒意往回吞。

她从地上爬起来,和那女人点头道歉道:“对不起,大嫂,是我错了。”

这个嚣张的女人是江琳的嫂子,名叫黎花。

“大嫂?”黎花冷哼一声,“你成功嫁给陈宇轩,才有资格叫我一声大嫂吧。”

“是。”江琳微微点头,走到梳妆台前坐下,“麻烦黎花姐帮我再补补妆……”

这是江琳和陈家少爷陈宇轩的订婚宴,而且这场婚姻是名副其实的商业联姻。

为的就是让江河日下的江家傍上风头正劲的陈家。

联姻相当于是一种契约,让两家能联手来在龙市里博取一个优势地位。

这种把戏在这些所谓豪门里面,可以说是见怪不怪。

自江老爷子突然病逝,家中大权落在了江家大少爷江云海手里。

而江云海上位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逼迫江琳嫁给陈宇轩。

以那十年毫无音讯的江家养子——江天的性命向江琳相要挟。

如果江琳不愿意嫁给陈宇轩,江云海就通过关系,让江天去当排爆兵……

然后再使出点手段,让江天光荣牺牲……

自然这都是江云海唬江琳的,他压根就没那么大能力,在他心里江天早就死了。

江天参军入伍后,江家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失踪十年,了无音讯的一个人,就算是想找,恐怕也找不回了,用来当威胁的手段,倒是好使。

在江家,只有江琳在意江天,所以江琳坚信着他还活着,因此她别无选择,她不敢冒险。

若不是为了江天,她早就给那个黎花抽几个巴掌了。

她只在意江天,那个年少时,在她身后瑟瑟发抖的男孩。

江琳重新打扮好之后,她走出了化妆间,走入了婚宴大厅,接着一步一步登上了红台。

在两家亲戚和众多家族的注视之下,端庄美丽的她站在了红台上,扬起头环视了一圈。

台下的人嬉笑着,似乎压根不在意她。

刚刚大嫂扇的巴掌印,已经用遮瑕掩盖。

一切都显得那么虚伪,一切都好像被无形的遮瑕膏掩盖。

同在红台上的陈宇轩则喝得醉醺醺,靠在红台的幕布正呕吐着。

江琳瞥了他一眼,她根本就不想嫁给这么一个没有风度的男人。

司仪见这场面,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想赶紧了事。

他交代了一番客套话,就直接宣告:“双方交换订婚戒指!”

陈宇轩东倒西歪的裤兜里拿出戒指,脚步迷乱竟一下子瘫在江琳身上。

嘴唇不老实地在江琳脖子里亲吻,手则是不老实地在江琳身上游走。

这人是在借酒醉当着众人的面吃豆腐啊!

不过底下的人倒是没有反应,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联姻的女人,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工具。

江琳忍住了被羞辱时,委屈想哭又想发火的欲望。

她将陈宇轩扶好,也拿出了一枚戒指,正欲交换时,只听一人大喝道:“慢着!”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人,江琳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那人。

手中的钻戒直接掉落在地上。

“江琳和我的婚约都还没兑现,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条咸鱼了?”

江琳先是一笑,接着再也忍不住哭起来。

眼泪像是决堤的泪水,奔涌而出,这是喜极而泣。

他回来了!那个我所一直疼爱的人回来了!

那人站在大厅的入口,双手负于胸前,穿着一件白T恤,一条黑色运动短裤,踩着一对人字拖。

这一身打扮和大厅内西装革履的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下,江云海也认出来了!来者正是江天!那个十年前就参军入伍的江家养子!

不过陈家可不知道他是谁。

陈家现任董事长陈晓旭脸色一黑,对着同在一个酒桌上的江云海骂道:“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江云海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失踪十年的人,怎么会突然回来破坏订婚?

他只能站起身来大喝一句:“保安!把这疯子带走!”

先把场面稳住,一切等订婚宴结束之后再说!

一瞬间,七名保镖便团团围住了江天。

江天只是轻蔑的一笑,“江云海,我们十年没见,一见面就让这些人来招待我?”

第2章

七名膀大腰粗的保镖收缩了对江天的包围圈。

见江天的身影逐渐被那七个保镖遮住,江云海便大喊了一句。

“安保做得真差,居然混进来一个疯子,大家不要在意,该吃吃该喝喝!”

厅内众人配合地哄笑一番,大家便又开始推杯换盏。

江云海见没有引起什么骚动,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转眼之间,红台上倒是传来一声惨叫。

“啊!”是陈宇轩的声音!

大厅的众人将目光投到红台上,原本台上只有司仪、陈宇轩、江琳三人,现在却是多出一人。

是那个疯子!那个江天!

江云海忙放下手中的酒杯,瞥了一眼那七个保安,竟然都已被打趴在地上,垒成了一堆。

再回头看红台之上,陈宇轩被江天给用擒拿技按倒,嘴里还被塞了一只皮鞋。

司仪被吓得跳下了红台,摔了个四仰八叉,在地上一爬一滚地逃开。

“江天!你别以为去当了几年兵,会点功夫就能横行霸道,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江云海从酒席里挤出,快步走到台下,试图阻止江天。

“他可是陈家少爷陈宇轩,陈家家大业大,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你能打七个,你还能打十个,一百个吗?”

江云海原以为江天会被唬住,他和江天也一起生活过几年,他知道江天原来的脾性是如何。

按他所想,江天冲上来大概也是一时冲动,只要把他要面临的后果一说,江天应该就会收手。

这放在十年前还行得通,可他预估错了,十年的光阴,早已把江天从那块圆石,磨成了一把利刃。

江天无视了江云海的话,还愈加用力起来。

“啊!”陈宇轩张大了嘴喊叫着,原来的那只皮鞋都塞不住他的嘴了。

大厅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江天竟当着众人的面,生生掰断了陈宇轩的手。

现在陈宇轩的手臂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折着。

厅内女士被吓得花容失色,但又忍不住看看江天那帅气的脸蛋,和那魁壮的身体。

那身体正散发着满满的雄性荷尔蒙。

“这是对你脏手的问候,”江天靠在陈宇轩的耳边问着,“怎么样?爽不爽?”

陈宇轩的醉意全无,大声骂道:“我日你大爷!王八犊子!”

江天站起身来,直接一脚踩到陈宇轩脸上,“我让你说话了吗?你刚刚不只手贱,嘴也犯贱了吧?”

顿时,陈宇轩白净的脸蛋上,出现了人字拖的鞋底印。

台下的陈晓旭看到这一幕,顿时火冒三丈,他的儿子竟然被人如此侮辱!

“保安呢?都去哪了?!”

江琳被这一幕幕的变化吓坏了,稍稍回过神后,赶紧拉住了一旁的江天。

“江天,你别打了!”

这声音就好像是一瓶灭火器,迅速扑灭了江天心中的火焰。

江天也才反应过来,他本是计划低调行事的。

只是刚刚看见江琳被吃豆腐,实在是一时火遮眼,才冲上来暴打了陈宇轩一顿。

对于他来说,江琳就是他内心深处的软肋,更是他的逆鳞。

那打了就打了吧,区区一个三线城市的家族,江天还没放在眼里。

“我们走。”江天收起刚刚那副凶煞模样,对着江琳淡然一笑。

又牵起了她的手,从红台上慢步下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江琳虽知道不该和江天离开,但是她在意的人,已经回来,她又何必要再和那个陈宇轩订婚!

何必要受江云海他们的欺负!

台下的江云海一下子冲到二人身前,“你们闯了大祸!你们到底知不知道?!”

江天丝毫没有理会他,拉着江琳从他身边路过,江琳也没理会江云海,和江天一同快步走开。

那些个宾客见了江天也都害怕得散开,生怕下一个挨打的是自己。

一直走到大厅中部,陈晓旭走出来拦住了江天。

“小子,你的狗命,我陈家要定了!”

江天冷笑了一声。

“区区陈家。”

区区陈家!

这一句话如一声响雷,在大厅之中炸裂开来。

在龙市,蒸蒸日上的陈家,可都是各个家族讨好的对象。

他这个毛头小子竟然说区区陈家?

他完了,他完蛋了!连带着江家也要完蛋了!

江家明面上看似和陈家平分秋色。

但是陈家早搭上了龙市首富黄桥的企业,而江家却没有别的靠山。

这次,陈家丢了这么大的脸,那么陈家一定不会放过江家!

受邀而来的各个小家族,在底下窃窃私语。

他们都在猜测着,这个江天到底是何人。

而江云海还想说些好话挽留一下陈家,现在看来……

说再多也是没用了,陈家这一次绝对会让江家好看!

“江天,这次你真的自寻死路!”

江云海咬牙切齿地说道。

江天可没心理会他们,他随着江琳,在门口打的,让车子开到了江琳现在的住所。

二人来到的是城中村中的一座老楼。

分为上下两层,墙面因为老化,而露出了一道道裂痕。

而那个外伸的小阳台更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让江天多少有些吃惊,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对江家人的厌恶。

江家人住的可是独栋大别墅,却让江琳住破旧的小楼……

“你就住这里?”江天吃惊地问道。

江琳甩开了他的手,没好气地说着:“不然呢?”

“这楼还是我自己存钱租下来的,爷爷走了之后,我就被赶了出来……”

江琳打开了门,接着用手戳着江天的脑门。

“你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冲动!突然上去把陈宇轩打了一顿,指不定要赔多少钱呢!”

江琳一副大姐的模样教训着江天,江天傻笑着,似乎还很高兴。

在群英会里面,谁敢用手指戳他的脑门!

谁要是这么做,可不得被打死!

不过这样一个霸主,在江琳眼里还是当年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孩。

“这十年,你去哪里了?”

江琳领着江天进门,虽然屋子外面看着残破,里面的家居布置却相当的好。

精致的欧式设计给人一种身处豪宅的错觉。

“去……外国做了点小生意,赚了点小钱就回来了。”

江天瘫在沙发,伸了个懒腰。

“没少吃苦头吧……”

江琳的语气一下子降了下来,似乎很心疼。

“没吃苦头,顺利着呢!”

江天在沙发上打滚,大笑着回应道。

江琳看了,狠狠掐了江天的大腿,虽然对于江天来说一点都不痛,可他还是阴阳怪气的鬼叫起来。

“先去洗个澡!别弄脏了我的沙发!”

“收到!遵循老姐指示!”

第3章

破坏订婚后的第二天,江天和江琳虽然住在破旧的老房子,但却比在江家更能感觉到家庭温情。

江天要在给江琳一展厨艺,江琳便在旁边打下手,电话铃声响起后,江琳没有看来电显示便接了电话。

“江琳!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在一小时里面,你不出现在江家大宅,那么你就永远……别想踏进江家的门,你永远不是江家的人了!”

电话那头是江云海,语气充满威胁的怒吼着。

江天的听力超群,饶是没有外放,也听得一清二楚。

但是他默不作声的听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将锅里的煎蛋翻了个面。

也就在这时,电话那头突然换了一把声音。

“江琳啊,伯伯知道你是一时糊涂,没关系的,我们好好回来给陈家道个歉……说你被疯子掳走了,一切就都往好的方向走了。”

这是江云海和江琳的伯伯——江流的声音,这也是个奸诈老贼,前些年贪污受贿被江老爷子从内部揪了出来,被赶出了江氏集团,这次回来指不定是要捞什么好处。

江琳不动声色的将电话挂断,将手机放进了口袋之中。

“怎么?是谁的电话?”

“没事,就是骚扰电话。”

江琳似乎对将她逐出江家的威胁没有丝毫在意,在她心里,只要和江天在一起,二人能相依为命,就足够了。

江天倒不是这么想,他将刚煎好的鸡蛋咬了一口。

“我的听力可是很好的,刚刚的我都听见了,他们肯定还想从你身上捞好处,你用不着怕他,我会帮你夺下整个江氏集团。”

这一番话可逗笑了江琳。

“就凭你啊?集团这种事,可不是光靠拳头就能解决的,和他们纠缠,我嫌麻烦,还是我们自己过个安分守己的小日子吧。”

江琳叹了一口气,“我在江氏集团,也就个小小的设计部员工,你还没工作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江天一改原先嘻嘻哈哈的语气,而是相当认真地说道:“他江云海欺负了我们这么多年,总归到我们时来运转吧!”

“……”

其实,江琳多少也有些心有不忿,便点点头,二人换了一套行头,准备出发去江府。

在趁江琳打扮的时候,江天悄悄溜到了外头,打了一个电话。

“喂?帮我联系龙市的首富黄桥,让他和底下的陈家好好谈谈,不想灭门就给老子的女人和江家道歉,要还想打老子女人的主意,老子就把他陈宇轩给阉了!”

接着,江天便把电话挂断,收起他骇人的杀气,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傻笑。

没多久,二人便打车到了江府,到了那栋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别墅。

他们在别墅院子的大门外下了车,当第一只脚踏进院子的时候,他们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周围一切都好似充满了敌意,包括那些身穿制服的保镖与保洁。

似乎是怕江天的身手,江家在府上多安排了十名安保人员在院子里候着,可要真打起来,这么些人也不是江天的对手。

迎接二人的管家,将他们领进了别墅的大厅,在沙发上早已坐下了几人:江家的江云海、江云海的妻子黎花、江流,陈家的陈晓旭和陈宇轩。

见二人进了大厅,本来还有说有笑的几人突然没了声。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大嫂黎花,指着江琳就骂道:“臭婊子,你不是能吗?有本事别回来啊!”

“嘴巴放尊重点,再让我听到一个难听的词,我就把你舌头剁掉。”

江天冷冷的说着,让在场的众人背后一寒,他环视了一圈,又补充了一句:“此话适用于在场的每一个人。”

顿时,场面被江天的两句话压得死死的,江家和陈家本是想教训二人,早想好的话被江天一吓,竟一句都说不出来。

还是江流这种老狐狸会说话,“诶呀!江天,你火气也不要这么大嘛!我们就是来想和和气气,弄个小谈话,解决一下问题。”

见江天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他便继续说道:“这个事情,我们固然有错,但是你的做法也不妥,突然出来抢亲,这会让陈家和我们家的颜面尽失啊!”

“我用得着给你们面子?”江天冷瞥江流一眼,江流赶紧赔笑一番。

“你还这么拽?看不见外头请来了很多保镖过来吗?”江云海一拍前面的茶桌,“江天,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一个打十个?”

陈晓旭也耐不住喊了一嗓子,“今天!你这个混球给我和我儿子跪下,各磕二十个响头,我就放过你!这是最后的机会!”

江琳见场面逐渐难看,便想拽着江天离开,江天却是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那我要是不跪呢?”

从门外猛然闯进了好几名大汉,团团围住了江天,将手中电棍的开关打开,可以听见阵阵电流闪过的声音。

“那你就等死吧!”

陈晓旭冷哼一声,在他身边的陈宇轩而是不停的哼唧着,原来昨天挨打,不仅手臂骨折了,下巴也被江天打歪了。

“跪下!”

江云海站起身来,对着江天怒喝道。

“跪下?”从大门口传来了一股陌生的声音,听着像是个中年人,操着不太正宗的普通话,正慢慢朝大厅走来。

“看来,是有一场好戏啊。”

来者操着一口粤普,长得不高,挺着个啤酒肚,面相蛮有喜感,走到江天身边时,那些个请来的打手,拿着电棍对准了他。

“怎么?还要连我也一起打啊?”

江云海和陈晓旭往前凑了凑,顿时脸色一变,马上推开那些打手,赔笑着说道:“黄总?!你怎么来了?”

黄总?

江流也站起身来迎接,笑呵呵的凑在几人跟前。

“黄首富怎么这么有空,来我们江家做客,真的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江流赶紧使出他的马屁功夫,还顺手递上了一杯茶。

“你们几个人很聪明嘛,知道我喜欢看大戏,就给我准备了一套大戏。”黄桥满脸怒气,并没有接过江流递来的茶水,“你们这套戏叫什么?”

众人没敢回答。

“哦!我明白了!”黄桥突然鼓起掌来,“这场戏,叫‘强抢民女’!”

第4章

“你们这几条粉肠真的是没事找事干!”

黄桥指着那些个打手。

“你们陈家原来喜欢玩这种把戏啊?”

陈晓旭连忙上前:“不不不……黄总,你听我解释……”

黄桥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怒喝道:“那你们陈家,以后是不是会请几个打手,突然闯进我的办公室,拿着这些电棍,强抢我的公司啊?”

“不不不,那是违法犯罪,我们不干的……”陈晓旭连忙摆手,黄桥冷哼一声。

“你们现在就不违法了?”

黄桥用手指了陈晓旭等人,“等下,我就报警,把你们几个全部抓进去!不然给外面知道,还败坏我公司名声!”

陈晓旭按住了黄桥的手,“别!黄总,有话好说!我们不是还有合作嘛!要是我进去了,对你们公司也是损失啊。”

“你还想要合作?”黄桥皱起眉头,“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和我合作吗?”

陈晓旭的脸一下子变得难看,用着央求的语气说道。

“黄总,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怎么能突然反悔呢?”

江云海听了这话,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一直和他是对家的陈家,突然没了大靠山,这可是件大好事啊!

他给自己老婆黎花打了个眼色,黎花自然明白江云海的意思,便凑身上前。

“既然,黄总不再和陈氏集团合作,那么不妨考虑一下我们江家……”

黎花给黄桥抛着眉眼,这倒是让陈晓旭的脸越加黑。

“你们江家,是什么意思?”

陈晓旭怒瞪了一眼黎花和江云海。

“这是摆明要抢我生意?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

江流则是出来拍拍陈晓旭,“老弟呀,这生意的事情,能叫抢吗……”

“滚犊子!谁不知道你江流最喜欢干这种破事,黄总是你叫来的吧!阴险小人!无耻之徒!”

这场面的变化,让江天一笑,这狗咬狗可真有意思。

没一会儿,陈晓旭便和江家几人争吵起来,完全忘了江琳这摊子事。

黄桥趁他们几人吵架,顺着江琳看向了江天。

他明白眼前这个青年,就是那个拥有大能量的群英会首领,在心中暗叹此人实在是年轻。

他本想双手作揖给江天道个礼,却被江天瞪了回去,黄桥混迹商场多年,自然知道江天是什么意思,便只好作罢。

陈晓旭和江家几人吵了好一会儿,黄桥见也差不多了,便清了清嗓子。

“你们要吵到什么时候?”黄桥长叹了一声,“陈晓旭,如果你还想和我合作,你最好先向江家的这二位道歉。”

这二位,当然是指江天和江琳。

现在局势很明显了,如果陈晓旭要是不向江天和江琳道歉,那么他和黄桥的生意就会泡汤。

接着江家便会趁虚而入,到时候只有陈家求江家的份!

不过江家和黄桥素来没有交情,黄桥完全没有必要为江家出面。

那么说来,难不成黄桥有什么事,有求于江家吗?

众人在心里已经涌起这样的想法。

可陈晓旭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天下,再犹豫片刻便要倒塌!

“对不起,江琳小姐。”陈晓旭大手一挥,支开那些个呆若木鸡的打手。

“是我们不对,我陈某唐突了,还让这些人给你们二位造成了惊吓。”

陈晓旭连连鞠躬,“我代表陈家给二位道歉,日后宴请各位,希望大家能不计前嫌……”

陈晓旭能白手起家做到这么大不是没有理由的,他哪里看不出来黄桥对江家的态度。

现在当然是乖乖道歉才对,毕竟黄桥这么大的脸面摆在这里了。

此时,最为害怕的倒是黄桥,他不停偷瞄江天的表情,生怕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

要是开罪了这位大神,自己这个所谓龙市首富,恐怕是保不住。

“就这?”

江天突然发声,把黄桥吓得一哆嗦,江琳扯了扯江天的手,让他不要太过分,可江天可没收手的意思。

“陈晓旭,这是道歉的态度吗?我也不用你下跪,自己给自己几个耳光吧。”

陈晓旭看了看江天,又看了看黄桥。

黄桥怒瞪了他一眼,“你在等什么呢?”

听了这句话的陈晓旭,立马伸出手狠狠给自己来了一巴掌,接着另一只手又是一巴掌。

很快,在陈晓旭脸上翻了两个大巴掌印。

见江天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黄桥便出来打圆场。

“行吧,陈晓旭算你识相,赶紧带着你家小子和我走吧!”

黄桥佯装出一副怒样,转身离开,陈晓旭也赶紧拉起陈宇轩,领着那帮打手出了门。

走出江家大院,黄桥狠狠喘了一口气。

而陈晓旭也快步跟上黄桥,谄媚地笑着:“黄总,我们的合作……”

黄桥啐了一口唾沫,“你还想合作?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谁?”

陈晓旭摇摇头,疑惑的神情加重了。

“总之,你捡了一条小命,而我的龙市首富的位置也保住了,其他的你就别再问了!”

黄桥现在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懒得再理会陈晓旭,坐上自己的宾利便飞驰而去。

空留下陈晓旭和陈宇轩二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最终陈晓旭猛地一跺地,用手指狠戳了陈宇轩几下,“你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陈宇轩则是一脸无辜,这事情不是老爸主张的吗?结果挨打的是他,挨骂的还是他!现在还因为下巴被打掉了,还不了嘴!

陈家父子愤然地坐上了车离去。

而现在的江云海,也在想着黄桥为什么会出面来帮他们,按理说黄桥压根没必要为了这点事过来。

因为他们这些小家族和黄桥的企业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他们就算发生什么事,黄桥压根就不会有什么损失。

难不成,是江家有人比那黄桥还要厉害?

江云海也猜想会不会是江天,可江天也就是江家捡来的穷乞丐,就算是去当了十年兵,没有任何背景的他,还能比黄桥尊贵?

那就只有那个突然回来的伯伯——江流……

一开始江云海只不过是碍于长辈的面子,想着留他几天,然后给他挂个没什么屁用的位子给他养老,现在看来……这江流是留的对啊!

江云海琢磨了一会儿,认定了江流出去混了几年,认识了些大人物,这次回来是帮衬江家的。

第5章

“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和江琳姐先走了。”

江天慵懒的语气,让江云海颇为不满。

见江天牵着江琳的手就要离开,他便喝道:“你们两个站住!”

不过江天可没搭理,依旧朝大门走去。

若不是江琳拽住了江天的手,江天还真想无视他,直接走开。

“你们两个人,可把我们江家害惨了,你以为陈晓旭放过你们,我就会饶过你们吗?”

江云海和黎花一同冷笑着,似乎早已盘算着什么。

“我们会将这次的情况,上报给负责爷爷遗产分配的林爷……”

江云海的语气似乎是幸灾乐祸,“不知道,林爷听了会不会让你们净身出户呢?”

听到提起了老爷子,江天便特别留意了一下。

江云海所说的林爷,根据印象的话,是当年和江老爷子一同打天下的好伙伴……

见江天似乎有些不在状况,江琳便开口解释道。

“爷爷留下了遗嘱,让林爷来掌财产实权,在半年时间内要看看各个继承者的作为,才决定分配财产的比例。”

“如果过失比较大,那就会净身出户,丝毫不得……时间也就还有三个月。”

江琳解释完,又对着江云海说道:“我无心和你抢夺家产,我只希望,你江云海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

江天轻轻一拉江琳,用着更大的音量骂着。

“不不不,我们就要和你江云海死王八抢家产,你等着被老子踢出局吧!”

江云海听了非但没怒,反而还大笑起来。

“就凭你?噢,不对……就凭你们?”

那黎花与江云海一同哄笑起来,似乎对江天极为不屑。

“拜托,江天你一个臭乞丐,加上设计部的一个小员工,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拜托,有点自知之明吧,你看看你这幅样子,你是打算做个小混混收保护费吗?”

江云海夫妇一人一句嘲讽,江天听了也没有生气,更是大笑起来。

两边各自都看不爽对方,同时也相互看不起对方。

“那放眼三个月,看看鹿死谁手。‘’

江天紧紧攥着江琳的手,这是想要给她信心。

“你还以为你有机会?明天晚上七点是江家的家宴,到时候我去请林爷过来,告你一状,看看你还有没有机会。”

江云海脸上挂满了得意,就好像已经获胜了一样。

“你明天……可记得准时到场啊!”

“走着瞧。”江天揽住江琳的肩,往门外走去。

江天并不是图这点家产,他只不过是想看看,这个欺负了他这么多年的江云海,被净身出户时展露出来的臭脸。

江琳则是有些生气地骂道:“你小子!翅膀硬了,不听你姐的话了?招惹他们干什么?”

“姐啊,难道你就愿意把爷爷的资产交给那些王八蛋给败掉吗?”江天在江琳身后走着,“反正我咽不下这口气。”

江琳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个弟弟,她实在发不起火来,便答应道:“好吧,看你能翻起什么大浪。”

眼睛一闭一睁,第二天便到了。

江琳有意换上了一身比较优雅的紫色连衣长裙,而江天也在江琳的打扮下,穿上了一身帅气的黑西装。

二人照约定的时间还提前了一会儿,走到江府的大饭厅,一张大饭桌却早已是坐满了人。

见二人走到饭厅,江云海便趁机大喊了一声:“哟!有些人的派头挺大啊!”

“就是!迟到了这么久,真以为自己什么角色啊!要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们。”

黎花在一边附和着,饭厅众人的目光都投在江天和江琳的身上。

江琳连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六点四十,和原来约定的七点……还有二十分钟。

饭桌的众人,犹如豺狼虎豹,恶狠狠地看着二人。

“没办法,乞丐和私生女能守规矩吗?”

这一声出自江云海的弟弟江云河,当年也没少欺负江天和江琳。

“不能拿我们的素养和他们比,显得我们掉格。”

另外一个声音也响起。

“哼,这么不知道规矩,还不如别来!不把我们看在眼里,还没把林爷放在眼里!”

这人是江云溪,是江家年纪最小的弟弟,就算是他当年也敢欺负江天和江琳。

这下子……江家三兄弟就来齐了。

江天和江琳很快就明白了,昨天江云流是在套路他们。

说是七点开始,其实时间反而是更早!就是想让他们二人难堪!

“咳咳……”一老人清清嗓子,“够了,你们两个先入席吧。”

这老人看着慈眉善目,穿着一身深红色唐服,坐在饭桌的主人位上。

此一看就知道是林爷,而江云海和江流分别坐在他旁边,显得有些卑微。

“林爷,他们这么不尊重你,还犯了差点让我们江家倒闭的事,这能让他们上桌吗?”

江云海在林爷旁说着,江流也一旁应和道:“林爷,我觉得让他们上桌,大家可能会不服气啊……”

“就是,犯了这么大错,就应该被逐出江家,怎么还能像没事人一样坐在桌上……”

“反正我不服,凭什么让他们留在这里?!”

桌上众人一人一句,一副不把二人赶出去就不罢休的态度。

江天冷笑一声,这把戏可玩得真好!

“江天、江琳,你们坐在旁边的那桌吧。”

林爷见众人这幅模样,只好用手一指,指向了一旁放在角落的小饭桌。

那是平时佣人们吃饭的地方。

江琳扯着江天,让他老实地坐下,江天也没想发火,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就想看看,这帮人还会怎么作妖。

“大家做的什么事,我心里都有数。”

林爷见众人都坐下了,开始住持道。

“大家尽管放心,我老林行事,绝对是对得起天地!过去的账,咱们先放着,接下来的事……才更重要!”

林爷身子骨看着虽然挺单薄,可说话倒是中气十足,感觉应该是个行事光明磊落之人。

“黄首富和陈家的合作终止,这个项目摊了出来,让我们各家竞争,这是笔价值五千万的大单子,对于江氏集团重不重要,不用我解释了吧。”

众人微微点头,在心里盘算起来……

“如果谁能从黄首富的手里接过这个单子,那这个人的贡献……能提升多少比例,你们应该清楚。”

“当然!要是搞砸了,那可得扣些分了……”

林爷环视了一眼餐桌,“谁想去尝试一下?”

其他人还在犹豫,倒是江云海和江天同时站起来,异口同声喊道:“让我来!”

江云海和江天互瞪了一眼,从眼神就能看出二人争锋相对!

很快,江云海忍不住一笑,他心想着:

自己搭上了江流这个有背景的伯伯,从黄桥手里拿到单子那还不容易!

而江天这个家伙只不过是个废物乞丐,还想和他竞争?

龙门英豪-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江天, 江琳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