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历史军事小说-主角: 赵良, 杨小雅

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历史军事小说-主角: 赵良, 杨小雅

第1章 乱世人如草

元和三年三月,黄龙现于汉中郡。太祖皇帝适时恰出西城县,随流民赶往房陵。当是时也,真龙隐于大野,天下有识之士咸或有知,然终不得察天命之所定。

——《汉书 太祖传》

元和三年,当今天子即位已经三年有余。不过朝政大权仍掌握在丞相魏宏手中,至于年仅十岁的当今天子,不过是魏宏手中的一个符宝郎罢了。等到魏丞相批阅完了奏章,再去天子处讨得那块铭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玉玺往上面一盖,这就算是天子亲命了。

大周朝定鼎天下至今已经二百余年,自前前任皇帝开始,这天下早已吏治败坏,民生凋敝。前任周灵帝更是荒淫无道,结果年仅三十余岁就崩于未央宫,只留下还是个娃娃的当今皇帝赵康。

现如今皇帝虽然名义上仍是天下共主,不过各处节度使皆是听调不听喧的土皇帝。凡是稍有实力,无不招兵买马欲窥神奇。

三月初三,原本正是踏春赏景的好时节。可惜还有一种说法,这三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在这乱世之中,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要死于饥荒。

汉中郡,房陵县。

赵良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是日暮时分了,最多还有一个时辰天色就要完全暗下来了,可惜此地距离房陵县仍有一百余里的距离。按照自己这支队伍现在的行进速度,想要到达房陵县至少还要一两天的时间。

就在赵良思索着今晚是不是要队伍先停下来休息一番再作打算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赵武惶急的声音:“不好了,良哥子,四爷饿晕过去了。”听到赵武的喊声,赵良赶紧转身奔向队伍后方。

眼下这支队伍是从房陵县以西的西城县逃难而来,队伍中人皆是村中的乡里乡亲。赵良今年正是及冠的年纪,因为自幼颇有武力,而且更难得的是又能粗通文墨,所以村中一众少年郎皆是对其颇为信服。

此次从西城县逃难而来,村中已经有十余名老者饿死在路上了,赵四爷是赵家村的私塾先生,老人家年轻时只中了个秀才,再往后的举人考试因为塞的银票不够厚,结果根本就没能考中。后来年纪大了才淡了继续考举人的心思,只是安心在村里教村中儿童读书识字。

在这乱世之中,穷乡僻壤的村夫根本就没几个识字的,赵四爷在村中教学多年,倒也颇得村中老少的敬重,所以才能一路撑到现在。不过老少家毕竟年纪大了,而且年轻时又是一味读书,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这身子骨到底还是弱了。从西城县这一路逃荒过来,终究还是撑不住了。

等到赵良来到赵四爷身边的时候,老人家已经昏迷过去了,而且气若游丝,随时都有归西的可能。

看到赵四爷眼下的状态,赵良心中同样着急起来,赵四爷一辈子孤家寡人,根本就没个后人,所以老人家对村子里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是视如己出,赵良因为父母去的早,所以小时候同样得过老人不少照顾。

“赵胜,咱们队伍里现在还有多少口粮?”赵四爷眼下之所以昏迷不醒,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饿的。

赵胜原本家中倒也算是地主阶级,不过自从赵老员外过世,家中钱粮也被节度使手下的牙兵抢劫一空之后,现如今的处境跟大家已经没有两样了。

听到赵良的询问,赵胜眼中虽然闪过一丝愠怒,不过终究还是很好的掩饰过去了,然后开口道:“现在咱们只有一百多斤米,五十多斤面了,省着点吃或许还能够大家吃上两顿,勉强还能够咱们走到房陵县,如果现在......。”

原本从西城县逃难过来的时候,整支队伍有二百三十多人,现如今几日过去了,只剩下二百来人了。一百多斤米,就算是全部煮粥吃了也不够大家饱餐一顿的,赵良如何心中自然明白赵胜是不想再给赵四爷浪费粮食了。

不过赵四爷从小对待自己就跟亲孙子一样,现在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家就这么饿死。

想到这里,赵良沉声打断赵胜道:“我知道了,眼下已经快要入夜了,咱们就先在此处安顿下来,然后埋锅煮粥,记得先给四爷他老人家吃上几口,至于粮食的事情,我再想想办法。”

听到赵良开口说粮食的事情由他来想办法,赵胜嗤笑道:“你能想出什么办法?难道还能凭空变出粮食来不成?你要是真有办法,从西城县这一路赶过来咱们村就不会有人饿死!”

赵胜家中到底是地主出身,虽然眼下落难了,却仍是看不起从小就无父无母的赵良。

此番从西城县逃难过来,村中老少一致推举赵良为首领,反倒是根本就没人提到他赵胜,所以赵胜心中对于赵良更是不满,这一路上没少跟赵良唱反调。

只不过找老员外平日子在村中为人却也不错,就连孤儿出身的赵良小时候受过他们家恩惠,所以赵良这才对其一忍再忍。

听到赵胜出言挤兑,赵良尚未开口,倒是赵武忍不住怒声道:“你少在这里唧唧歪歪,这一路上若不是良哥子带着我们还能打些野味,你早就不知饿死在何处了。打猎的时候半点本事没有,吃东西的时候倒是比谁吃的都多,若不是看在老员外的份上,老子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你!你说什么?!”听到赵武对于自己半点不留情面,赵胜同样有些生气了。这赵武当年也不过是自家的一户佣户而已,现如今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

“我什么我?我说你是废物一个!你不服?再敢唧一声老子现在就抽你!”赵老员外虽然为人不错,不过这赵胜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赵武小时候就没少受他欺负,所以现在对其更是没有半分好感。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别看赵胜对着赵良的时候还敢出言挤兑,现在被赵武这么一恐吓,立即吓的不敢出声了,只能气哼哼的怒视赵武。

看到赵胜终于安静下来,赵良开口道:“就按我刚才说的做,眼下距离房陵县已经不远了,这附近说不定就有些村庄,到时候我跟小武他们几个出去看看,能不能先搞点粮食回来。”

圣人云,衣事足而知荣辱,仓禀实而知礼仪。不过现如今大家已经是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了,这个时候赵良根本就不介意粮食到底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这一路上赵良也不是没动过抢劫的心思,不过从西城县到房陵县本就是穷乡僻壤,根本就没有什么商队路过。

这一路上虽然路过不少村子,不过那些村中之人看到大家一路逃难而来,莫说是给些粮食接济一番,没有动用村中青壮出来赶人就算是好的了。

听到赵良这么一说,赵胜虽然仍在怒视着赵武,不过终究还是点头道:“知道了,你们只管去寻粮食就成。”

接下来就是埋锅煮粥了,虽然说是米粥,不过因为大米稀少,这粥中更多的倒是从路边挖来的野菜。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粥饭也终于煮好了,队伍之中剩下的五十余名青壮一个人分上两碗,剩下的老弱就只能一个人一碗先撑着了。

看到赵四爷在迷糊着吃了两碗稀粥之后,气息终于平稳下来,赵良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慢慢平复了许多。

此时正是三月份的时节,虽然冬日已经过了,不过到底还是春寒料峭。眼下又已经入夜,被这野外呼啸而过的冷风一吹,难免还是有些凉意。

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赵良对着身边的赵武开口道:“小武,你去安排村中老弱先行留下来歇息,青壮留下十个人守护,剩下的跟我一起顺着大路往前去探探。”

眼前正是荒村野外,这附近倒也不会有什么大型动物出没,之所以留下十来个人守护,倒不如说留下他们照顾队伍之中的老弱更为贴切。

刚才因为日暮时分所以看不真切,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入夜了,此时倒是可以看到前方大概三四里的地方有一处灯火通明。虽然从哪些灯火的分布来看,前方不像是一个村庄反倒更像是一处庄园,不过此时赵良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今天是因为队伍之中还有余粮,所以大家还能再撑上一天,不过剩下的粮食就算是省着吃也最多只能吃上两三顿了,到时候如果还是没到房陵县,就算是自己也有饿死的可能。

而且退一步说,就算是大家能够到了房陵县,难道就真能遇到哪些好心施粥的大户人家?如果去到房陵县之后还是没吃的,到时候大家还是免不了饿死的结局。

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不惜命的?赵良现在正是年纪轻轻的时候自然不想死,所以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庄园,赵良心中已经默默下定决心,只要庄园里面有粮食,这一回就算是抢也要先抢一些回来应急!

一刻钟之后,赵武带着四十来个青壮已经收拾好了,赵胜果不其然又是躲在留守的那些青壮里面。

赵良这个时候也懒得去跟赵胜致气了,看到大家已经集合完毕。赵良环视一周,然后缓缓开口道:“队伍之中还有多少粮食,想必大家都已经心中有数了。从前方的灯火分布来看,我估计前方倒是更像那些个当官的庄园,至于咱们还能活上几天,就看咱们今晚能够从前方的庄园里搞回多少粮食了!”

大家虽然都没有说话,不过赵良仍然能够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几个青壮气息已经变得愈发浓重了。

顿了顿,赵良接着道:“去把队伍之中的武器都带上,前方如果真的是庄园,肯定会有一些护卫,这一回咱们是死是活,不看造化,只看我们能不能打赢庄园里面的守卫了!”

不是赵良不想说一些更有煽动力的话来给大家打气,主要是最近粮食缺乏严重,赵良自己同样没能吃饱,与其在这里大吼,倒不如省点力气以求闯进庄园的时候能够多砍倒两名护卫。

第2章 谁算计谁

国丈杨震,蜀人也,世居汉中。其先多有为官者,然则至于其时家道早衰。震乃弃官从商,沉浮半世累得巨富。当是时也,太祖困于房陵县郊几不得食,幸德震之援手。

——《汉书 外戚世家》

从大家扎营的地方距离这片庄园不过四五里路,若是全力奔跑之下,不到一刻钟就能看清庄园的大门了。

不过现在大家皆不是全盛状态,而且还要防备着庄园里面的护卫或者猎犬等,所以只能慢慢的向着庄园推进。好在此时已经是更深时分,众人借着夜色的掩护,一时半刻倒也没有被庄园里面的护卫发现。

庄园之中,书房。

看着父亲仍然端坐在花梨木椅上慢慢的品着茶,似乎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的提议,杨庆元忍不住略微提高声音道:“父亲,节度使大人亲自上门来提亲,而且对象又是他的独子,只要您一点头,以后在这汉中郡还有谁敢来惹咱们家?”

杨家乃是汉中郡的巨富,家主杨震早些年曾经也是朝廷命官,不过随着朝廷的权威江河日下,杨震便辞了朝廷的差事,然后返回汉中老家安心经商,经过数十年的打拼,这才有了今日的气象。

眼前说话之人乃是杨震的独子,前些日子汉中节度使李文通亲自上门来给自己独子李定远提亲,想要迎娶自己的妹妹杨小雅。在杨庆元看来这门亲事完全是天作之合,以李家的权势再加上自己的财富,完全可以说是对两家都有好处。

不过杨震听到李文通的提议却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反而推说自己膝下只有这一女,所以想要考虑之后再作答复。等到李文通走了之后,杨震却似乎对于这门亲事并不怎么热心,所以杨庆元这时忍不住对他劝道。

听到杨庆元故意提高的声音,杨震这才慢慢放下手中的瓷杯,然后开口道:“李文通作为汉中节度使,在眼下江山纷乱的情况下确实是汉中郡第一大世家,不过李定远是什么人你难道还不了解?你别忘了为父膝下只有你跟小雅一双儿女,难道为了家族的发展,你就宁肯把自己的亲妹妹推到火坑里?”

听到父亲说起李定远的为人,杨庆元忍不住稍有迟滞。汉中郡也就这么大点地方,杨庆元自然早就认识李文通的独子李定远。其实李文通原本有三名嫡子,不过长子早夭,二子同样病死了。所以李文通对于自己最后一个儿子自然宠溺有加,这样也就造成了李定远纨绔子弟的性格。

在这汉中郡,最难惹的不是李文通,李文通作为一郡节度使,至少很多时候都要顾及到方方面面的势力,不过李定远对于这些从不考虑,凡是有胆子惹到他头上的人物,轻者破财免灾,重则家破人亡。所以汉中郡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稍微有点势力的家族,无不对于李定远视之如虎。

想到李定远的为人,杨庆元讷讷道:“李定远出身节度使之家,从小就被宠溺惯了,不过人都有年少的时候,以往的那些事情不都是已经过去了么?节度使大人现在膝下只有这一个儿子,李定远早晚是要接了节度使的位置,如果将来想起咱们家没有允了这门亲事,到时候秋后算账咱们该当如何自处?”

听到自己儿子如此给李定远辩解,杨震眼中微不可查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然后叹息一声开口道:“元儿,你可还记得为父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

“父亲大人说孩儿好高骛远,却又不肯脚踏实地,所以...所以...。”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何提起这事,不过杨庆元终究还是开口回道。

“你是不是以为你现在年纪大了,而且又接手了一部分家族产业,所以觉得自己早已不是当年什么都不懂的稚儿了?”

“孩儿不敢,只不过孩儿觉得这门亲事对于咱们家来说确实是一次机会,只要...。”

不等杨庆元说完,杨震摆了摆手打断他,然后沉声道:“李文通眼下乃是汉中郡节度使,现如今天下纷乱,朝廷势弱,所以看起来李文通就是汉中郡的土皇帝。不过为人不能坐井观天,他李文通在汉中郡再厉害,如果是放到整个益州呢?如果是放眼整个天下呢?他李文通又能算得了什么?”

看着儿子一时间似乎还在迷惑不解,杨震继续道:“你方才有一点说的确实不错,这李定远乃是李文通的独子,将来必定会继承汉中节度使的位置,不过你想过没有?等到李文通将来死去之后,以李定远的手段,他是不是还能继续掌控汉中郡?如果我们杨家跟他们李家结成亲家,到时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等到李家兵败的时候,难道你以为我们杨家还能独善其身么?”

这些话平日里根本就不足与外人道也,杨震在官场商场沉浮这么多年,这养气的功夫自然深厚,此番若不是为了指点自己独子,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些话来。

果然,听到杨震这么一解释,杨庆元终于明白了父亲的顾虑变得沉默起来。

其实杨庆元作为杨震的独子,从小到大一直都被杨震带在身边管教,这见识同样不短。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有杨震在背后为其打点,所以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反倒是少了不少顾虑,此时听罢杨震这一番言语,自然也想明白自己的提议到底还是过于孟浪了。

就在父子俩沉默之间,忽然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了两声,然后传来管家杨廷和的声音道:“老爷,不好了,庄园外面有四十余人正在向咱们这里摸进,看情况多半是走投无路的流民,想要抢劫咱们这一处庄园了。”

此处庄园只是杨震诸多产业之中的一处而已,只是因为这里远离县城比较僻静,所以杨震才会时不时的在此处住上一段时日。

庄园之中现在虽然只有三十余人守卫,不过这些人皆是真正见过血的好手,有不少都是杨震从军中挖来的,而且刀剑甲弓之类的装备比起外面的流民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所以杨廷和此时并不是太急切,此番前来通报只是想请杨震示下该如何应对而已。

听到杨廷和说外面有一股流民想要摸进来,杨震尚未来得及说话,倒是杨庆元开口道:“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可禀报的?直接吩咐庄园之中的侍卫把他们统统拿下即是,若有胆敢反抗者直接处死!”

乱世人如草,杨家的基业虽然是在汉中郡,不过做生意当然免不了走南闯北,这些年因为天下各处节度使征战不休,所以民生凋敝,有不少实在活不下去的流民干脆就做起了山贼马匪的行当。更有甚者,有些节度使还会让自己手下的士兵冒充土匪去抢劫商队,杨家家大业大,这些年同样有些商队被人劫了去,所以杨庆元听到庄园外有流民想要摸进来,第一反应就是让自己府中的侍卫率先出击,直接拿下他们在说。

听到杨庆元的吩咐,杨廷和在门外应了一声,然后就准备吩咐庄园之中的护卫前去迎敌。

倒是方才一阵沉默不语的杨震此时忽然冲着门外开口道:“且慢,廷和你先进来说话。”

听到杨震的吩咐,原本正打算退下去的杨廷和立即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然后对着杨震一躬身道:“老爷有何示下?”

“吩咐庄园之中的侍卫不许惊动了那些流民,如果他们只是想进来找些吃食财物,尽管让他们拿去,只要他们不伤人就不必理会,元儿你跟我一起到密室之中先躲一会儿,吩咐庄园里的侍卫在密室门外守着,如果那些流民想要冲击密室,那就格杀勿论!”

虽然杨震的吩咐有些有违常理,不过杨廷和也知道自己这位老爷的性子,所以应了一声之后立即下去准备去了。

倒是杨庆元听到杨震的吩咐,忍不住皱眉道:“父亲,咱们庄园之中还有三十余名护卫,而且皆是武艺不俗,完全可以解决掉外面那些流民,为何不让他们出击?”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此处庄园不过是我们杨家诸多产业之中的一处而已,就算是被那些流民攻占了又能损失多少?不过眼下为父所忧者乃是李文通提亲之事,虽然为父可以拖上一段时间,不过眼下李文通终究势大,咱们到底还是要给他一个答复。不过若是咱们此处庄园遭袭,为父心忧家中损失,你说我一时半刻还能顾得上他李文通提亲之事么?”

其实杨震这一招并不高明,不过就是转移视线罢了,难得的是他对于局势的把握,只是刚刚知道流民的事,便能立即想出这么一条计策以求暂时迷惑李文通。

听到杨震这么一解释,杨庆元立即恍然道:“孩儿明白了,这就随父亲大人暂去密室躲避。”

庄园之外,天色依旧昏黑。

四五里的路程并不算远,虽然众人靠近庄园之后都是匍匐前进,以求避过庄园之中那些侍卫,不过终究还是到了距离庄园不足一箭之地。

看到庄园之中依旧灯火通明,似乎根本就没有引起那些侍卫的注意,赵良心中反而有些不安起来。说到底,似乎自己一伙人来的太过于顺利了。

第3章 利用

虽然自己一群人接近的时候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不过现在已经赶到庄园正门了,结果里面的护卫却仍然没有半点反应,此时由不得赵良多疑了。

看到赵良似乎有些踌躇不前,赵武低声道:“良哥,是不是里面的护卫不多,所以明明发现咱们摸过来了,却不敢出来迎战,所以想把咱们放进去关门打狗?“

赵武平日里为人莽撞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赵良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发小其实是粗中有细,否则也不会将赵家庄现有的青壮都交给他带着。

听到赵武的分析,赵良沉思片刻终于还是低声道:“我们眼下剩下的口粮就算是再怎么省着吃也不够走到房陵县了。这座庄园观其规模里面必然能有不少存粮,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早晚还是要饿死不少人,所以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眼下正是乱世,各路节度使自然是将兵权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除了各处节度使之外,其余稍有实力的商人同样会招募一些家丁家将来护卫宅院,眼前这座庄园如此安静其中十之八九有所伏兵,只不过现在自己也顾不得这些了。如果不抢的话,说不定自己这些人活不到房陵县就要全部饿死了。

看到赵武还有身边的青壮已经尽皆准备妥当,赵良沉声道:“我们直接从正门冲进去,此次只为抢粮而来,如果庄园里面的护卫没有反击,尽量不要杀伤人命。如果他们拼死抵抗的话,那就不必考虑太多,直接杀人抢粮!”

此时距离庄园已经不远,所以赵良话毕直接提起手中的长棍率先冲了出去。众人一路逃难而来,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正规武器。四十余名青壮,只有三张劣弓,十余把刀剑,更多的人手中所持的都是跟赵良一样的齐眉长棍。

赵家庄一应乡亲之所以推举赵良为主事,主要是觉得赵良允文允武有担当,能够带领大家走到房陵县。

现在冲门就跟冲阵一样,想要让这些青壮真正敬服自己,那就必须率先冲出去,否则若是失了威信,自己早晚要被别人顶下来。

片刻之后,赵良身后跟着几个青壮已经冲到庄园的正门了,此时离得近了才看的真切,这两扇大门高不足一丈,宽只有三尺左右,只是寻常的木门而已。

赵良深吸一口气,然后双手持棍猛的点向良山大门中间。

“砰!”虽然赵良这一棍蓄势而发,不过终究还是没能直接点开大门,反而被这反震之力震的往后退了两步。

赵良心中有些发苦,若是平日里像这种木门自己蓄势之后完全可以一招搞定,现在不但没能撞开大门,反而险些被反震之力伤到了。说到底,还是自己最近都没能吃饱所以身子乏力所致。

看到赵武等人已经等到身后了,赵良也不多话,直接对着赵武一招手,然后两人各自后退几步再次发力狠狠的撞向大门!

“砰!”这一次集中两人之力,终于一下子撞开了大门。

大门撞开之后并没有遇到想象之中的伏兵,赵良直接吩咐道:“三人一组分散巡查,先去库房之类的地方,记得我们这一回主要目标就是粮食,如果遇到庄园里面的护卫袭击,各自出声示警!”

听到赵良的吩咐,众人各自应了一声,然后分成三人一组直接向庄园里面奔去。

密室之中,杨震此时正与杨庆元相对而坐,杨廷和则侍立一旁。

相对于杨震的沉稳,杨庆元终于还是差了不少火候。听到外面连续传来的撞门之声,杨庆元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父亲大人,李文通提亲之事我们早晚还是要给出一个解释,就算是能够借此事拖得了一时,终究不能拖得了一世。既然如此,又何必放任这些流民呢?”

“我且问你,你可知这些流民从何处而来?”

“孩儿估计,多半是从西城县附近逃难而来的。”

汉中郡原本的治所在南郑城,不过南郑城位于汉中郡最西方。如果是太平时节,这自然算不得什么,不过现在天下纷乱,李文通为了加强对于整个汉中郡的掌控,所以才想要将治所从南郑城迁移到西城县。

西城县的繁华自然比不上南郑城,不过关键之处在于西城县位于汉中郡的中央位置,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也更容易掌控全局

不过如此一来,原本西城县附近的那些百姓可就遭了殃,不但土地被占,更有甚者家中钱粮还被那些前来占地的牙兵们劫掠一空。

对于李文通来说,死伤几千普通老百姓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只要汉中郡的财政和军权还在自己手中就行。而且此次迁移治所之事又是势在必行,所以李文通对于自己麾下那些亲兵的做法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不过迁移治所这件事整个汉中郡稍有实力的家族都已经得到消息了,所以杨庆元略一思索之后才有此一说。

“你说的不错,这些流民多半就是从西城县附近逃难而来。不过对于迁移治所这件事,你可曾想过李文通此次为何如此慌急?”听到杨庆元的判断,杨震略一点头,然后继续发问道。

“这,孩儿愚鲁,倒是未曾想明白。”

“哼,所谓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而知天命。李文通现如今已经六十余岁了,而且他身为节度使又是征战半生,虽然这些年也算是注重保养,不过这一身旧伤已经伤到骨子里了,岂是仅凭着休养便能复原的?若是为父所料不差,他此番迁移治所以及向我杨家提亲,多半是为了给李定远将来铺路而已。”

想要完全掌控汉中一郡,说穿了不过是人心,财力跟军权罢了。李定远自幼骄横,若是李文通一死,整个汉中郡的人心自然不会再向着李定远。李文通此番将治所迁移到西城县,主要是想让李定远将来更容易掌控全郡的兵力,至于向杨家提亲,同样是为了给李定远找上一家财力足够雄厚的后盾。

听到杨震如此一分析,杨庆元忍不住惊道:“若是此事果真如父亲大人所料,这李文通岂不是命不久矣?只是为何我们家的探子却是半点这方面的消息都没有回报?”

“李文通能够稳居汉中太守这么多年,自然不是易于之辈。这种消息一旦传了出去,必然是全郡震动。可眼下他还没能给李定远铺好路,所以自然不可能露出半点风声。”

“可是父亲,万一李文通大限将到,想要狗急跳墙的话,那我们杨家岂不是同样难免一场灾难?”杨庆元所忧者,主要是李文通征战半生杀伐果断,如果杨家摆明了将来不会相助李定远,李文通或许有可能趁着自己还没咽气,直接就对杨家下手了。

“李文通确实有狗急跳墙的可能,不过为父却赌他没有这么大的魄力。咱们杨家虽然不掌兵权,在这汉中郡的势力却绝对不小。如果李文通有把握把我们杨家连根拔起,他自然不会手软。不过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杨家经此一难却挺了过去,将来自然会将李定远当成死敌看待。知子莫如父,李定远是什么人李文通心中自然清楚,所以他不会轻易对咱们家下手的。”

“所以父亲大人才想要借此机会拖上一段时间,如果能够直接拖到李文通死期将至自然最好,就算是拖不到也能给我们家留下一些时间布置后路?”

“不错,为父确实是这个打算。”

“那我们现在就不必理会庄园里的那些流民,等到他们抢掠一番之后直接命人去向李文通禀报此事,也好探一探李文通的打算?”

“非也,为父刚才所虑者,不过我们自己想当然而已,想要保全家业,自然不能如此坐以待毙。我们杨家以前虽然没有军权,不过那是李文通手段老道,除了李家之外在这汉中郡谁敢蓄养私兵那就是找死。可眼下李文通大限将至,若是李文通死后汉中郡大乱,到时候咱们杨家岂能没有自己的军队?”

“这?父亲大人难道是想要收编这群流民?然后当成家族武士供养起来?”

“正是此意,眼下这群流民既然敢凭着几十名青壮就来劫掠庄园,想必多半是实在走投无路了所以才兵行险招。这个时候若是我们趁机给他们提供一些粮食,你说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杨家死心塌地?”

“父亲,先贤曾有言说仓禀实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这些流民既然敢来劫掠庄园,无论其是不是为了保命,都已经跟乱民无异了。所以孩儿觉得这些人未必就会知恩图报,万一他们休养过来之后恩将仇报,我们岂不是太阿倒持了?”

“呵呵,吾儿终于还是长大了。”听到杨庆元反驳自己的说法,杨震不怒反笑道:“你说的不错,我们杨家就算是给他们雪中送炭,这些流民也未必就会感恩戴德。”

顿了顿,杨震接着道:“不过为父想要的私兵可不是如此简单就会招募的,此番命令庄园之中的守卫不许抵抗,这就等于是白白送了他们一些粮食。有了这个见面礼,我们才好去跟他们谈条件,至于这伙流民到底能不能为我杨家所用,还要等到为父亲自见过他们之后再作打算。”

“父亲,难道你要亲自去跟他们谈判?”听到杨震如此一说,杨庆元忍不住惊道。

在杨庆元看来,对于这些流民,顶多是让管家杨廷和去跟他们谈判就算是足够看得起了,父亲完全没必要亲自前去。

看到杨庆元似乎还要再劝,杨震开口道:“不必多言了,为父这大半生先是宦海沉浮,然后又商场征战。虽然别的没学到,不过这看人的本事绝对不低,此番虽然是我们杨家的一场劫难,不过祸兮福之所以,未必就不是咱们杨家的机会。等到外面的流民散去之后,你命人去查清楚他们在附近的落脚之处,到时候为父亲自带着庄园里面的护卫前去,跟他们见上一面再说。”

第4章 赵良的抉择

蜀国公赵武,太祖少小之交也。太祖于蜀中起事,武于匹马交攻之际,矢石纷坠之间助力颇多。后我朝得建,太祖言:“昔日若非有卿,今时岂得有朕?”乃叙前功,得封国公。

——《汉书 蜀国公传》

庄园之外,赵武此时正对着赵良喜道:“良哥,这一回可真是收获颇丰啊,这庄园里面虽然没有仓库,不过咱们光是在厨房就找到了三百多斤的大米,还有将近两百斤的白面,剩下还有不少肉食。凭着这么多的粮食,足够咱们一路撑到房陵县了。”

听到赵武的话,赵良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大家在庄园之中有没有遇到护卫?是否曾跟对方交过手?”

相对于赵武的喜庆,赵良心中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些粮食虽然是自己紧缺的,不过眼下来的也太过简单了。而且这一番被逼无奈抢了此处庄园,若是里面的人向房陵县报官,到时候众人还能不能继续逃向房陵县同样需要从长计议。

“兄弟们在庄园之中并没有遇到护卫,想必要么是庄园之中的护卫人少担心敌不过我们,所以不敢出来,要么就是里面的人在咱们破门之前就已经走远了。”

“吩咐大家不许在此处停留,立即带着粮食赶回去,留下十个人在庄园附近警戒,一旦此处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向我禀报。”

赵良之所以没有吩咐大家连夜赶路,主要是此地距离房陵县尚远,现在已经是夜深时分了,就算是庄园里面的人连夜向着房陵县府衙禀报,等到官兵杀过来最起码也要等到明日下午了。

而且众人这一路上赶路同样不轻松,现在刚好粮食有了着落,倒不如先饱饭一顿,等到明日一早再作打算。

听到赵良的吩咐,赵武点头应是,先是选了三十余人出来,将方才从庄园里面带出来的粮食背起准备回撤,然后又留下十来个人分散在四处继续监视着此处庄园。

庄园之内,密室之中。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弱,杨廷和先是出去查探一番,然后进来对着杨震禀报道:“老爷,方才那群流民已经撤了,观他们撤退的方向,距离此处应该不远,咱们是不是现在就要前去了?”

杨震点头道:“不错,你去带上十名护卫跟我一起去走上一遭,元儿暂且留在庄园之中等待消息,先统计一下那些东西被那些流民抢了去,不过他们损坏的物件先不要收拾。”

“父亲大人,要不您在此处清点损失,至于前去跟那些流民交涉之事交给孩儿就行了。”看到杨震已经准备出去了,杨庆元还是觉得父亲的打算有些草率了。

“你不必多想,为父此番只带着十名护卫,就是为了不给他们太大的压力,而且退一步说,就算是真的出了什么变故,以我们这些护卫的实力也足以护着为父全身而退。”

杨震说完之后立即带上杨廷和还有十名护卫,然后尾随着赵良等人撤退的方向追了上去。

倒是杨庆元看到父亲已经出了状元,终究还是觉得有些放心不下,所以暗中带着剩余的护卫跟随在他们身后,如果万一有事发生,也好未雨绸缪。

赵良等人回到众人休息之地的时候,大家一看到这么多的粮食自然欢呼起来。

赵胜挤在人群之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脸喜色,不过心中终究还是闪过一丝嫉妒。

赵四爷刚才迷迷糊糊之中吃了两碗稀粥,现在已经睡了过去,不过老人家气息倒也平稳,想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看到大家有不少人都在眼巴巴的望着那些粮食,赵良开口道:“现在立即开始做饭,大家饱饭一顿之后好好休息,说不得明天一早我们又要开始逃命了。”

大家这一路上早就饿得狠了,听到赵良开口之后立即行动起来,除了一些妇女开始准备做饭之外,剩余的青壮则取远处树林之中准备多捡一些干柴回来添火。

然而就在众人热火朝天的准备做饭时候,忽然有一名方才被留下来监视庄园的青壮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看到赵良就在前方,立即跑过来禀报道:“不好了良哥,那边有个老头说是庄园的主人,想要过来跟你说话。”

听到这名青壮的禀报,赵良心中忍不住一叹,这些粮食不是白拿的。看着远处庄园,赵良沉声问道:“是否能够探清,他带了多少人过来?”

“他一共只带了十名护卫,不过那老头的护卫好生厉害,留下监视的兄弟们又都是饿的没了多少力气,一个照面咱们就被他们全部收拾了,就连我也是那老头故意放回来报信的,所以不知道他身后是否还有伏兵。”

听到这名青壮的话,赵胜先是眉头一皱,然后立即开口道:“我们跟他们有什么好谈的?想必多半是那老头手下护卫不多,所以不敢直接冲过来才想要借故拖延时间,咱们现在最好趁着官兵还没到马上逃走,只有这能还能留下一条活路。”

“放屁!我们现在是可以逃跑,不过全村的老幼妇孺怎么办?还有那些被他们制住的兄弟们怎么办?”听到赵胜开口就是逃跑,赵武立即怒道。

“武子说的不错,我们现在就算是能够逃的了一时,也不可能逃得了一世。既然刚才我们劫掠之时庄园里面的护卫没有现身,此时倒是不妨先跟他们见上一面,至于接下来的到底是战是逃再作打算。”赵武说的不错,如果现在立即逃命,自己这些青壮或许还能逃得出去,不过剩下那些老幼妇孺自然不可能躲得过官兵的绞杀。眼下事情还没到危急时刻,所以最好还是先不要撕破脸皮。

顿了顿,赵良对着那名被放回来的青壮吩咐道:“你去将那老头带过来,如果他一定要带着那些护卫过来,你也不要阻拦。”

片刻之后,赵良看到方才那名青壮又走了回来。不过这回他身后却跟着一名老者,还有五名护卫。

这老者大约五十岁左右,身穿一袭长袍,看样子并不像是官员,只是作平常商人打扮。老者身后的几名护卫倒是一个个龙精虎猛,行走之下还时不时的四处警惕,而且看他们身上的装备,比起自己这些青壮确实精良太多。

看到老者已经慢慢走了过来,赵良心中略一沉思,然后率先迎了上去开口道:“西城县流民赵良见过大人,赵某带着一班相亲逃难至此,队伍之中粮食已经殆尽,方才劫掠之事实属不得已而为之。良斗胆请大人高抬贵手,等到乡亲们安顿下来之后必然会将今日所劫之物原数奉还!”

不管这老者所来为何,到底是自己一伙人抢了别人的东西,所以赵良此时也只能率先礼敬,然后看这老者如何作答。

听到赵良一番言语,老者先是不置可否,然后开口道:“你叫赵良?是这群流民之中的主事人?”

赵良点头道:“正是。”

在人群之中扫视一周,老者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开口道:“此处说话不方便,我们去那边说话如何?”

虽然不明白这老者到底作何打算,不过略一思索还是点头应了下来。看到赵武担忧的眼神,赵良对着她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

看到赵良应了下来,老者似乎是为了让众人安心,同样将自己带来的几名护卫留下,然后一个人和赵良一起走向远处的树林。

其实这片树林距离众人休息之处倒也不算太远,不久之后两人就已经走到树林边缘了。

此时老者率先停了下来,然后对着赵良开口道:“老夫名叫杨震,乃是这房陵县的商人,你们从西城县一路逃难而来虽然辛苦,不过此番劫掠庄园终究是法理不容,若是老夫命人去房陵县衙门通报一声,只怕你们前途堪忧啊。”

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杨震也是老江湖了,方才众人劫掠之时没有加以阻拦,那就已经算是施恩了。此时半含着威胁的一开口,只要赵良不算是傻瓜,就应该明白以这些流民的实力完全不足以跟自己硬撼。

“大人,此番劫掠之事是我们有错在先,不过此事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望大人稍作通融,如有吩咐,良自无不从。”赵良能够从西城县带领一帮流民一路赶过来,自然不是傻瓜。此时听到杨震的语气,就已经明白他多半是不会前去报官,反而是有什么事想要自己去办,所以此时立即打蛇随棍上。

看到赵良居然直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倒是杨震心中略显诧异。原本还以为只是个流民之中的莽汉,没想到此人心思倒也不简单。不过话说回来,这也说明这个赵良算是个不错的人才,如果真能效忠自己家族,到时候再跟在自己身边指教一番,想必还能更进一步。

想到此处,杨震心中已经定下大半。于是继续开口道:“明人不说暗话,要老夫放你们一马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老夫眼下却有一桩棘手之事尚未办妥,如果你能助我办妥此事,此番劫掠之事就算是就此揭过了如何?”

“还请大人明示,若对于此事能有所臂助,良决不推辞!”

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历史军事小说-主角: 赵良, 杨小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