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煞-其它小说-主角: 胡阳, 狐仙

命煞-其它小说-主角: 胡阳, 狐仙

第1章 三命七煞

人有三命,命有七煞!

古书上说:“人有三命,天地人”出生也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可出生时好死不死的占了个午夜子时!

男怕子时降,女怕午时临。

所以出生开始我便因为阴气太重成了个病秧子,我奶怕我养不活,毕竟我爹妈结婚十几年才生了我。

我爷爷也说他早就给我算过了,说我没在家里扎根。

所谓的扎根就是出生后就在祖先那有了记录,祖先们都会庇佑这个孩子。

当时我奶奶一听就急眼了,说什么都让我爷爷想想办法。

我爷爷是当地远近出名的出马仙,大家都喊一声胡三爷。

在我记忆里爷爷只是个憨态可掬皮肤黝黑身材消瘦,喜欢叼个烟袋的东北农村老头。

当时我爷爷抱着我看了两眼对外面破口大骂:“哪里来的黄皮子敢吸我孙子的阳气!”

要知道人活着就靠一口阳气支撑,如果没了这口阳气人就死了。

而那些黄皮子之类的吸了人的阳气修为就会大增。

后来我爷爷就烧香磕头请仙家附身的将黄皮子制服了,不过还觉得不够保险,于是就自作主张的给我订下了一门亲事。

只是这门亲事有些特殊,奇怪的是自从订了这门亲事后,我的身体居然逐渐的好起来了,就这样平安无事的长到了十八九岁。

小时候不懂事也不知道媳妇到底是好吃的还是好玩的,等我长大了后,看别人都开始谈恋爱有女朋友,也开始羡慕,也想谈个恋爱,感受下牵女孩子的手到底啥感觉。

可奇怪的是,每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爷爷都会提前知道,然后耷拉着一张驴脸用烟袋敲我脑袋警告我。

“你是有媳妇的,即使以后遇到了别的姑娘,也不能娶,否则你小命不保!”

还说我媳妇能看上我完全是祖坟上冒青烟!

对爷爷说的话我肯定不服啊,凭啥别人身边都有媳妇陪着,而我这媳妇我就没见过,都不知道长什么样!

当时我就气呼呼的跟我爷爷说:“爷爷你要是想娶你就娶,反正我就要娶个媳妇!别人都有,为啥我没有!再说了,我都没见过她,你都知道我那媳妇不是人,以后怎么给我生儿子!”

生儿子?!

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来的这番话,至今为止倒是依旧清晰的记得我爷爷当时的模样。

气的我爷爷脱下布鞋用力的丢到我身上,又脱下另外一只布鞋追地我满村子抱头鼠窜。

奇怪就奇怪在,我刚跑出院子就被面前一道无形中的墙挡了回来,顿时就双腿发麻脑袋迷迷糊糊的,被爷爷揪着耳朵揪回到屋子里。

“臭小子,你媳妇惯着你,老子可不惯着你。”说完我爷爷抡起手里的烟袋锅就要揍我,可每当我爷爷举起烟袋锅时,他的手就僵硬在半空,就好像有一双隐形的手拽着他胳膊一样。

我爷爷只好叹气作罢,还对着空气说:“你这么惯着他,早就惯出了祸害!”

当时我觉得我爷爷可能是被我气疯了,居然对着空气说起话来。

但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一股冷风一个劲的往我后脖颈子里吹,吹得我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后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时候我就知道,这是我媳妇在告诉我,她就在我身边,可惜我看不到。

后来我央求爷爷告诉我,怎么样才能看到我媳妇。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只要我到了他这种程度就可以看到我媳妇,而且还能跟我媳妇说话聊天。

当时为了满足看到媳妇的好奇心,也就跟着我爷爷开始学看阴阳宅风水,以及捉鬼捉妖等等。

当时爷爷说这一行跟其他的职业不同,每天都要跟各种鬼和妖打交道,如果一个不小心葬送的不仅是自己更会连累诸多有关系的人。

还说这一行跟其他的职业也有相似处,就是天赋!

天赋很重要,有的人做了一辈子的出马仙愣是找不到门槛,而有的人天生就带着阴阳眼,更有甚者会有天眼。

天眼可就厉害了,可以上观天下查地府,中间查前生后世看因果根源。

当时我对这些只是好奇,于是便很用心的钻研学各种的符咒和如何凭气息和行为判断出出事者是被什么附身纠缠甚至丧命的。

当时我奶奶跟我父母都极力反对,可我爷爷却厉声厉色的跟他们说:“我的命是狐仙娘娘给的,这辈子都是狐仙娘娘的人!”

当时我爹娘听完后不再说什么,只能叹气,我妈因为这事哭了很久,可后来也逐渐的接受了。

毕竟谁不想自己的儿子能娶妻生子,其实刚开始我也有点害怕,谁不想搂着美人睡觉,谁都不愿意一觉醒了发现怀里的美人变成了一团包毛茸茸的那啥。

爷爷把我带在身边学了五六年,那时候经常说我果然是吃出马仙这碗饭的。

很多的东西一教就会,有时甚至不用说我就能看出来几分。

可惜的是这些东西一直到我大学毕业都没能派上用场。

用爷爷的话说是时机未到。

直到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可能是因为这些年我身边一直有媳妇的预警,我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即使遇到危险也都会化险为夷。

可是就在那年夏天的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但我不敢回头,爷爷之前说过人的头上肩膀各有一把火,如果晚上回头的话就会灭掉一团火,这时候潜伏在周围的孤魂野鬼就会抓住时机跟上你,所以我只能掏出根烟点上。

这烟也是有讲究的,普通人晚上抽烟是为了壮胆,胆子大了身上的阳气也就充足了,孤魂野鬼不敢靠近,而爷爷说我们这类人抽烟的话是在警告周围的孤魂野鬼,自己是狐家人我不靠近你你别靠近我,我狐不是好欺负的!

点上烟后那种被人窥视跟踪的感觉瞬间突然消失,顿时我心里一沉,暗叫不好,我这是被‘脏东西’跟上了!

回到出屋后,我站在门口先用手将全身上下打扫了一边又跺了三下脚这才进屋。

洗漱完后胡乱的吃了两口方便面就躺着床上睡着了,午夜子时我梦到了我爷爷被一群白脸红脸蛋小鬼捆着锁链带走了,我爷爷当时扭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将我从梦中惊醒。

第2章 锥心刺

我爷爷穿着平时的衣服,身上捆绑着锁链,可沿着双眼眼角往下流出来两道血水,张了张嘴却没有任何声音,血泡不断的从嘴里溢出来,看口型好像跟我说:千万不要回来!

醒来后我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小时候虽然经常跟我爷爷因为他私自给我娶了个看不到的媳妇的事吵架,可想想那段日子也是最开心最幸福的日子。

二十几年里每次遇到什么事都是我媳妇提前预警,让我逢凶化吉,可这次的梦代表着什么?唯一可以肯定是跟我爷爷有关!

于是我坐在床上点了根烟,这也成了我这些年的习惯,每次遇到想不通的事情时都会点根烟,或许是在爷爷身边学了几年的法术的原因,近两三年我遇到烦心事抽烟时,都会听到媳妇提示我的声音,那声音明明就在耳边我却看不到人,估计是还差点火候。

这次也不例外,耳边响起了媳妇的声音,跟以前不同的是这次嘱咐我的比较多。

“你爷爷遇到麻烦了,魂魄不在身体里。”

我心头一惊,爷爷这么厉害怎么会被这样,难道是被人用咒术或者是厉鬼害了吗?

我媳妇好像可以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耳边再次传来了她温柔却夹杂着担心的声音。

“回去的话你会有危险,不回家的话你爷爷凶多吉少,很难逢凶化吉。”

我又沉默了一会随后开口问道:“告诉我,是谁害的我爷爷!”

这次后耳边久久未能得到媳妇的回答。

良久后才悠悠的传来一句:“你若回去,为妻必当全力护你,不过要警惕你身边的人……”

之后便没了任何声音。

打定主意后,我便跟领导发消息说家里有急事要回老家一趟,领导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我连夜买好了回去的车票,踏上了回家的路。

路上我一直想,到底是谁害了我爷爷,我爷爷胸口插着穿心钉,腹部穿锥魂刺,四肢钉着锁魂柱。

由于我是十几岁才开始跟着爷爷学这些的,对于一些东西还不是很懂,甚至有一些听都没听说过,但我爷爷的这种我还是知道的。

以前听爷爷说过,这种死法叫‘阴阳杀’,意思就是让死了的人死不瞑目,锁魂柱的作用是让魂魄不入地府不入轮回日夜受尽穿心钉和锥魂刺的折磨,从而对家人怨恨,家人在这种强大的怨力下就会出现霉运,不出三个月绝门绝户!

下这种邪术也是有条件限制的,必须要知道被害人的生辰八字,并且选择在阴历阴时阴刻下手,将被害人活活用穿心钉钉死!

越想我心里越难受越疼,同时也十分的恼火,恨不得找到害死我爷爷的人后将他碎尸万段!

总之一路上,我的心情极复杂,加上这次我媳妇没给任何的提示和警告,我心里更是没底了,更不知道到底是谁跟我爷爷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要活活的将我爷爷折磨死后又要我胡家满门灭门。

怀着不安和仇恨的心情好不容易熬到了天边渐亮,这才拨通了我爷爷奶奶家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我奶奶。

我刚想跟我奶奶说梦到爷爷的事,但这时突然觉得全身一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来我媳妇不让我说,我也就岔开话题问了几句。

从奶奶的话中得知我爷爷昨天晚上出去接外活了,说今天下午回来还能见我一面。

挂断电话后,我恨不得飞到我爷爷奶奶所在的村子里。

上午九点钟下了火车,从附近的车站又坐了两个多小时候的大巴车后,这才到了所在的县城,但要到我爷爷家还要坐上一个小时的班车然后步行半个小时左右。

由于我太着急了,于是下了大巴车后找了一辆出租车,可出租车一听是去万人庄时,当时脑袋就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最后还是我出了高于平时两倍的价钱才答应把我送到村子附近,但是还要步行上山。

车上看着天上有些乌云但似乎没有下雨的征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下午两点,到我爷爷家也就是下午五点钟左右,但现在是初冬,尤其是东北的天白天很短,一般下午四点钟左右就开始黑天了,五点多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看来我今天只能摸黑进村子了。

想想都有点刺激。

毕竟去万人村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山洼,以前听村子里的老人讲很久很久之前大概是抗战的时候,村子里摸进了一群岛国人,当时他们在村子里肆意的烧杀抢掠,将村子里的男人全部捉起来周围站着一圈拿枪的士兵,当着村子里老少爷们的面侮辱村子里的女人。

将女人们糟蹋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再用刺刀一个个的挑开肚子或者是直接从双腿之间刺入后挑开肚子,期间很多有血性的汉子见不得村子里的女认被这群畜生糟蹋冲上去拼命,会被当场击毙。

据说那天晚上整个村子里的人全部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后个个惨死。

那些惨死的人没人管,被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大半个月,最后还是经过这里的一个道士将流着尸水早就爬满蛆虫腐烂不堪的村民们的尸体一起埋进了山洼里。

索性这些年来也没人敢走那条路更别说是去万人村了。

司机将车停在路口说,皱着眉好心的提醒我:“小兄弟看你年纪不大,这路上可不干净,不然我还是带你去附近的其他村子里住一晚上,明天白天你再走,放心吧免费的。”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司机见我去意已决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现在的人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会自找麻烦。

当然这些年来爷爷一直没说过我忌讳什么,也没说过千万别靠近什么,我也就没当回事,而且我身边还有狐仙媳妇,索性站在路口点了根烟摸黑朝村子里走去。

东北的晚上确实不敢恭维,寒风刺骨,夜风吹着周围的坟头上和玉米杆子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偶尔还会传来小石被风吹的在地上来回滚动的哗哗的响声,周围的一切沉浸在漆黑的夜里说不出来的诡异。

踏踏~

忽然后面传来一阵鞋和地面摩擦的声音,顿时吓得我后背惊起一层白毛汗,心想:大晚上的谁在我后面,而且刚才的时候也没看到人,我很想回头看,但是不敢。

我不由瞄了眼手里的烟,已经是我抽了一半风抽了一半,现在都快烧到烟屁股了,于是便重新拿出来一根对着火,继续往前走。

走了没多久还是听到后面传来时断时续,我快他快我慢他慢的脚步声,我心里这顿骂:谁特娘的跟我开玩笑呢,这他娘的是想扮鬼吓死老子,还是想劫财劫色?

第3章 白骨娶亲

于是我便站在原地开始抽烟,可这身后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猛抽了两口烟后,我慢慢的转身,发现在面前不远处站着个人,借着月光能模糊的看清模糊的黑影,我正想走过去问问到底谁吓唬老子,可这时忽然感觉自己的手一下子变暖了,我知道这是我媳妇牵着我的手往后拉了一下,爷爷之前说过,狐仙是热的。

未等我说话,对方先开口了,只是不知道是被风吹得还是冬天太冷的原因,对方说话的时候透着一股子寒气的颤音:“是……胡……阳……吗……你……要……回……村……子……吗……”

这声音就好像对着电风扇说话一样,断断续续一个字一句话。

听着声音好像是住在我爷爷隔壁的三哥,说叫三哥其实我比他儿子还小了两岁,以前的时候经常去他家里吃饭,所以对他的声音记得很清楚。

见是隔壁邻居顿时也就没刚开始那么怕了,就笑着上前,可刚走两步就感觉手上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往后拽我,与此同时我全身火热火热的就跟被三伏天晌午的烈日照在身上一样,我知道这是我媳妇在拽我不让我上前,这种体感也是我狐仙媳妇特有的感应。

心里诧异了一下,心想:怎么不让我过去。

只听耳边传来了媳妇轻柔且充斥着担心的声音:“好好看看他是人吗?”

话音落下,再看面前哪里还有三哥的影子,与此同时突然刮起一阵旋风,风中传来一道被吹的走形的颤抖地声音:“千……万……别……回……去……!”

一阵风刮的我睁不开眼睛急忙伸手遮挡,这阵风很快便消失了,可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见地上留着一只纸糊的鞋子,还有一件深蓝色的斜襟上衣,在我们这里这里只有死人才会穿这种衣服。

我低头凝视着那只纸鞋子和深蓝色的斜襟上衣,咽了两口口水这才逐渐的冷静了下来,面前的一切太诡异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肯定是三哥带着儿子晚上出来到附近的果园里掏鸟窝,然后看到我正在赶路这才出来吓唬我的,然后趁着刚才的小旋风藏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我也没多想,看了眼周围寻思着等明天一早我就去三哥家找他们爷两算账,于是便继续朝着村子里的方向走去。

就在我再次赶路时,媳妇拉着我手的力气更大了几分,隐约中感觉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手上传到我的身体里进入小腹部,当然我没回头,知道回头也看不到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她。

媳妇奇怪的举动让我觉得很诧异,我爷爷的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不过想的更多的是希望爷爷没事,或者是只是普通的小感冒之类的。

就这样一路走来,可能是因为有了媳妇在身边跟着我,倒是没发生什么诡异的事,也没觉得怕了。

距离村子还有五百米左右的时候已经能够模糊的看到村子里昏暗的灯光了,只是还要经过一棵槐树。

槐树鬼者也!

经过废弃很久院子门口的槐树时,我心里莫名其妙的一紧,抬眼扫过四周,顿时吓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惊出一身冷汗!

“白骨娶亲,黄家抬娇,童男童女献血祭,万人村中勾万魂……嘻嘻……”

只见废弃依旧的房子里走出来几个黄橙橙的黄皮子全部都是后爪着地跟人一样直立行走后面拖着一条长尾巴,它们扛着个娇子,前面十几个打扮诡异惨白脸上画着红脸蛋的男孩女孩蹦蹦跳跳的开路,后面跟两排耷拉着脑袋行动僵硬木纳的老人中年人,我甚至看到了几个村里死去老人的模样,还有几个是经常跟我爷爷混在一起的中年壮汉,当然这些壮汉都是还活着的人。

眼前的场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吓得我当即腿脚不听使唤僵硬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这时我媳妇突然用力的拽了一下,身上入骨的寒气也瞬间被手心里传来的暖流冲散,我这才闭上眼睛飞快地晃了两下脑袋,我再次抬头看去时,却发什么什么都没有!

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周围的枯干的杂草也在风中来回晃动,那间废弃依旧的房屋屹立在漆黑的夜里增加了几分诡异,而刚才的黄皮子,小孩和老人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顿时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两天一夜没睡的缘故看花眼了或者是产生了幻觉。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突然一道强光照射在我身上,我本能反应的伸手遮挡着强光,这时听到前面有人说道:“果然是胡阳,你爷爷说你要回来,让我到村口接你。”来人说着声音越来越近朝着我走了过来,见我愣在原地没动,便奇怪的问道:“愣在这干啥,还不快点跟我回去,三爷突然病了!”

几分钟过后,眼睛也逐渐的适应了强光,我这才看清是村子里的二叔,他正提着手电筒很诧异的盯着我看,我点了点头,同时也松了口气,看来爷爷只是单纯的病了,倒没有发生梦里的一幕。

跟在二叔的身后朝我爷爷家走去,进了院子才发现院子里站满了村里的人,每个人阴沉着脸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诧异的看了两眼,便跟在二叔的身后进了屋子,刚进屋子就听屋子里突然传来了爷爷的喊声。

“谁想害死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我胡家真的遇到麻烦了,于是我三步并称两步掀开门帘进了屋子,屋子的炕上还坐着一个老太太和一个老大爷,这两人我认识,是附近村子里的,两人别看年纪跟我爷爷差不多,但都是我爷爷的徒弟,出马仙拜师是不分年龄的,道行跟年龄也没有任何关系。

两人见我进来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爷爷和坐在我爷爷身边的奶奶。

突然我爷爷猛地扭过头,用一双充斥着血丝的眼睛盯着我,五官扭曲的吼道:“谁让你回来的,滚回去!”

第4章 破七关

我被爷爷声嘶力竭的吼声吓得愣在了原地,突然我手心一热,感觉有人往后拉我的胳膊,我知道是狐仙媳妇在提醒我小心,会发生什么事。

突然!

在我狐疑片刻时,原本只有出气的爷爷蹿出被子从炕上飞扑到我身上,双手如同钳子般卡着我脖子,嘴里呵出的冷气拍在我脸上,一股腐烂的恶臭味!

就算我不懂出马仙这一行,现在也明白爷爷这是着了道!

“我我我,我现在该怎么办!”急的我额头上的汗珠沿着脸颊往下流,其实也有可能是被爷爷掐的。

坐在炕上的两个大仙,见我爷爷如此,立刻换了个姿势,看架势是要请仙家上身,这所谓的仙家就是修炼证道后的山野精灵。

这会我眼前的景物开始变的模糊不清,憋的涨红了脸,炕上那二位急的也是团团转,跺脚说:“怎么就请不来了,今天咋就进步了门!”

“你爷爷年轻的时候得罪的精灵山怪厉鬼太多了,现在他们都堵在门口不让仙家进来,这可怎么办?”

“媳妇……救……我……”我好不容易从鼻子里哼出这句话,只听耳边立刻传来了狐仙媳妇若隐若现的声音:“别怕,有我呢,按我说的做。”

随后我按照狐仙媳妇的话咬破舌尖,使了吃奶的劲朝我爷爷迎面一口‘噗’,舌尖血掺杂着唾液全贡献到我爷爷脸上了。

爷爷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捂着脸发出一声声惨叫,说了一声:“好好好,让你坏我的好事,你万人村一个都别想活!”话音刚落,噗通一声又倒回了原来的位置。

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第一次感觉到自由呼吸的感觉妙不可言。

几分钟后,感觉有人拉着我胳膊,我这才勉强的站了起来,坐在炕上的两个出马仙已经被我刚才的举动惊的张着嘴瞪着眼睛瞧瞧我瞧瞧我爷爷。

“你爷爷阳寿已尽,那些仇家在外面等着呢。”狐仙媳妇再次在我耳边说:“尚若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你爷爷不会咽下这口气,恐怕整个村子的人都会受到牵连,唉。”

一听村子里的人会有麻烦,当时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腔热血,总觉得村民们不能因为我胡家受牵连,于是便问狐仙媳妇怎么办。

狐仙媳妇叹了口气:“唯一的办法就是化解他们的怨恨,可你现在未曾窜过七窍,我一堂人马不能附身于你,只能……只能……将你爷爷与这些山野精怪孤魂野鬼的宿世仇恨接到你的身上,只是以后你会厄运连连终日与山野精怪孤魂野鬼打交道……”

“需要我做什么?”我急的不行,只听外面已经平日刮起阵阵旋风,院子里和街道上站满了黑色的影子,挥着机械性的肢体争先恐后往我家院子里挤。

可一晃眼,眼前的一幕消失不见了,外面阴风阵阵,可那些黑色的影子却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刚刚看到的只是我让你看到的,无论你做出任何决定,九儿自会跟随。”狐仙媳妇的话让我心里一暖,看向院子里的父老乡亲和屋子里的奶奶以及两位出马仙,曾经的片段在眼前飞快闪过,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胡阳……”奶奶哭着看着我,我安慰道:“奶奶,我一定会让爷爷走的很安心,不遭一点罪。”

心想:爷爷您养育保护我二十几年,您未做完的事孙子替你走完,未走完的路孙子替您走完!

言罢,我看向坐在炕上的两位出马仙:“大爷,大娘拜托二位了。”

两人点头,下炕在院子里准备好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摆放着鸡鸭鱼肉以及鸡豆腐等贡品,这些贡品都是从乡亲们家里找来的,由于事出紧急,不得不晚上进行。

二人换上五彩的萨满巫师服,头上戴着好像鸡毛扎成的帽子,左手拿着文王鼓右手拎着七节鞭,看似毫无任何章法却很有节奏的围着我边敲打文王鼓便哼着。

“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关,只有一家门没锁,烧香打鼓请神仙呐……”

随着两人敲打文王鼓的节奏越来越快,周围的阴风也越来越冷,吹得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奶奶手里捏着一团我爷爷的头发站在我后面,狐仙媳妇这时也没了声音,我又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透过红布感觉到站在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我手里的香也很快燃尽了,看来那些孤魂野鬼不吃这套。

突然我头上的红布被人摘了下去,拿起供桌上拴着红绳的剪刀,从头顶开始一直到全身挥舞了一遍,还别说,这一顿操作下来,弄的我晕头转向,这时我耳边传来了狐仙媳妇的声音。

“一会先破七关,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记住都是幻像。”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突然!

呼!

法坛周围平地狂风大作,阴气阵阵,门外也传来了锁链拖地行走的哗啦哗啦哗啦声,我只觉得意识逐渐模糊,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背后刺进身体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逐渐的脱离身体。

这!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居然站在院子中,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我所站的身后居然还有一个我!

那个我头上盖着红布,怀里抱着一个香炉,而此时此刻的站在这里的我手上和脚上多了两道锁链,锁链的另外一头被两个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人拽在手中。

整个院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雾,两人牵着锁链的另外一端站在院子中,只能看清是两道黑色的影子。

“胡阳!”迷雾中的影子突然传来一声暴呵:“擅闯七关,今日拘你魂魄归地府!”

我:????

明白了!

现在站在院子里的我是魂魄状态,而那个跪在地上抱着香炉的我是我的尸身!

怎么办我还没报仇,还没让爷爷安心的走,自己便被这地府的阴差勾了魂魄,不行!

我突然发力抓起锁链,顿时全身一阵冰凉,锁链如同有生命一般立刻朝我脑门印堂处刺了过来。

爷爷曾经说过,人有三魂七魄,印堂处为天门也是天命所在,如果被刺穿此处的话,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且带有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尔等岂敢放肆!”

寻声望去,一道白色的影子悬浮半空偏偏落下……

命煞-其它小说-主角: 胡阳, 狐仙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