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苍龙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段擎苍, 秦落夕

至尊苍龙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段擎苍, 秦落夕

第1章 八年戎马,战神归来!

帝国华北边境!

山峦之巅,男人负手而立,一览众山小!

“先生,您真的决定要离开了么?”

一个小山一般的男人静静的站在其身后低声询问了一句。

男人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八年时间,我已经登临这世界之巅,我将八年青春和满腔的热血献给了国家,却唯独负了她一人,如今山河已无恙,我也该回去了。”

“可是……”

那小山一般的男人张了张口,却并没有说出话来,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段擎苍回过头来拍了拍的肩膀,将手中的虎符递给了他,平静的道:“你随我八年戎马,如今我只想陪她一人,这虎符就托付给你,从今天开始,我不是战神段擎苍,我只是她的丈夫!”

说罢,他转身离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此时仅他一人,气势却胜过千军万马!

他整个人就仿佛一柄未出鞘的宝剑一般,暗藏锋芒,可是这柄利刃一旦出鞘,必将刺破苍穹!

“恭送战神回家!”

那小山一般的男人手握虎符,单膝跪在地上,双眼之中尽是炙热之情!

他是一个传说,一个活着的传说!

从军八年,从未有过一场败仗!

当年一人一枪闯入敌人军营刺杀击毙敌人首领!

当年一人带领整个部队夺得世界第一,一战后,直接封神!闻名于整个世界!

当年……关于他的传说实在是太多太多。

可以说他整个人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如今一人镇守边疆,吓得那十方强国无一方敢侵犯丝毫!

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身中子弹都不皱一下眉头的男人却整晚看着一张女人的照片双目红润久久回不过神来?

但是他始终没有怨过,恨过,后悔过!

还记得曾经问过这个传奇一般的男人,后悔来到这里么?

他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悔,悔的不是来到这里,而是当初的不告而别,悔的是让她至今独自一人等候着我!”

谁又能想到这么一个传奇却也是一个用情至深的人。

人活在世,难逃一个情字,心有亏欠,才有悔意。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众将士也立马走了出来,纷纷单膝跪在地上道:“恭送战神回家!”

“恭送战神回家!”

“恭送战神回家!”

一声盖过一声,那气势直冲云霄!

段擎苍淡淡一笑,甩了甩手,八年了,自己告别了这些战友,也该回家了。

落夕,你还好么?

八年了,你又会恨我当年不辞而别么?

我这样,也是为了给你一个家啊!

你可知道,这一切我都是为了你啊!

坐上回家的火车,段擎苍靠着窗,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个面对枪林弹雨都没有丝毫恐惧的男人此刻竟然有些紧张了!

整整三天两夜,段擎苍的眼睛都没有合上过,离家越近,他脑海里的回忆就越是清晰,像是电影一般不断的重复播放着。

他始终都在想着,在想着自己到时究竟该如何面对她!

终于下了火车回到了天海市。

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切,每个角落都有着当初自己和秦落夕在一起美好的回忆。

近乡情更怯,按照记忆中的方向,他找到了那个曾经属于他的家。

一座破旧的房屋,上面堆满了积雪,看起来摇摇欲坠。

而也正是这么一个破旧不堪的房子却承载了他当初和秦落夕二人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

这时自己在天海市买下的来的第一座房子,也是自己给秦落夕的第一个家!

他迈步走到了门前抬起了手想要去敲门,可是几次三番却都没有成功。

那拿枪都不会有丝毫颤抖的手在这一刻竟然抖了起来,他的心脏也仿佛提到了嗓子眼。

“铛,铛,铛。”

最终他还是咬牙敲响了房门,心里始终再想着看到秦落夕该怎么去面对她。

房子里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段擎苍顿时紧张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门缓缓打开,他明显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已经出了汗。

落夕……八年未见,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多的话想要对你说。

“你是?”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段擎苍当即一愣。

给自己开门的并不是那端庄贤惠的秦落夕,而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

小女孩脸上都是灰尘,可是却仍旧难以掩盖住她那张惊为天人的小脸蛋。

年龄尚小就有这种美貌,这要是长大还得了?

而仔细一看,这小丫头竟然和秦落夕有几分相似,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睛和自己简直一模一样!

段擎苍在打量着小丫头,那小丫头同样也在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爸爸?”

小丫头试探性的问道。

段擎苍顿时感觉浑身一震,那是一种源自血脉的亲近,这小女孩绝对是自己的女儿!

“你妈妈是秦落夕?”

段擎苍声音明显有些颤抖,看着小女孩时更是满目柔情。

小女孩点了点头,直接道:“我妈妈叫秦落夕,我爸爸叫段擎苍,你是我爸爸么?”

霎那间!

段擎苍直接抱住了小丫头道:“我是,我是,我是你爸爸,我就叫段擎苍!”

那一刻,这个让整个世界都闻风丧胆的男人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语无伦次起来。

这就是自己和落夕的女儿么,没想到都已经这么大了,看她那小脸,还真是像她妈妈。

小女孩看起来有些害怕,不过当被段擎苍抱在怀里时,她却莫名的感到了一种只在妈妈怀里感受到过的莫名舒适。

不过她却不知道,这种舒适叫做亲情。

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亲情!

段擎苍舍不得将怀里的小丫头放开,不过也知道该适可而止了,这才缓缓地松开了手。

同时心中不禁疑惑,为什么落夕没有出来见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

问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段擎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就连自己女儿的名字都不知道。

“妈妈给我起名字叫段念夕……”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开口道。

段念夕……

这名字的含义不言而喻。

段擎苍低下头的一瞬间,却发现小家伙还光着脚,立马诧异道:“怎么没穿鞋就出来了?”

“我的鞋子坏了……”

小家伙低着头可怜兮兮的道。

段擎苍紧忙将其抱了起来生怕她着凉,同时也发现小家伙穿的衣服都已经破旧不堪,只有一件薄衣薄裤,要知道现在可是冬天啊!

“你妈妈怎么没有给你买,我不是每个月都会给你寄钱么?”

段擎苍当即开口问道,自己虽然离开了天海市,可是八年里都是月月不落的给秦落夕寄钱,虽然不多,可是也不至于给孩子连一件御寒的衣服都买不起啊!

听到妈妈两个字,小家伙立马哭了起来道:“妈妈……妈妈不要念夕了!”

第2章 苦亦何哀,错过

听到这话,段擎苍当即一愣,心猛的一颤,紧握住念夕的胳膊道:“你说什么?”

“疼……”

小丫头低声说了一句,眼泪更是在眼圈里不住的打转。

段擎苍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

他紧忙将手松开,看着念夕道:“妈妈怎么会不要你,你在和爸爸开玩笑的对不对?”

记忆中,她是那么温柔贤惠,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抛弃女儿的事?

一阵寒风吹过,小丫头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段擎苍紧忙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

自己还真是不称职,这么半天就让小丫头在外面冻着,看来以后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他抱着小丫头走进了屋内,整个房内都已经空空如也,不过还是勾起了他的回忆。

曾经在这不足八十平米的屋内,有着多少只属于两人的快乐回忆。

可是如今就连一张床都已经没有了,小丫头这一个冬天究竟睡在了哪里,自己一人又吃了多少的苦!

男人红了眼,双拳紧握,指甲都已经嵌进了肉里,鲜血一滴一滴的坠落在已经落满灰尘的地板上。

这八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秦落夕为什么要抛下孩子一个人离开,难道是吃不了这种苦想要改嫁了么?

想想也是,她秦落夕可是当初可是富家千金,怎么可能会选择留在这里?

“夕夕,你每天睡在哪里?”

段擎苍强忍着心中的痛苦,刻意让自己显得温柔一些,生怕把孩子给吓到。

战神一怒,浮尸万里,这句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小丫头光着两个小脚丫走到了一个纸箱前,那箱子里垫着一层薄薄的衣服,看起来和狗窝没有什么区别!

“睡在这里,刚开始有些冷,我就把衣服垫在里面了,夕夕聪明吧。”

小丫头说着还笑了笑,那模样很是乖巧懂事。

可是看在段擎苍眼里却是那么的心痛。

八年,整整八年!难道她就睡在这纸箱中靠着一层薄衣御寒?

那一刻,段擎苍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直接蹲下身子抱住了小丫头沉声道:“夕夕,爸爸回来了,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再吃一点苦!”

这是自己对小丫头的第一个承诺!

也不知道小丫头听没听懂,反正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段擎苍又道:“妈妈是哪天离开的?”

小丫头想了想,奶声奶气的道:“妈妈在夕夕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些年一直都是叔叔在照顾夕夕。”

“叔叔?”

段擎苍不禁诧异,小丫头立马点了点头。

“嗯,这些年一直都是叔叔照顾我,不过他总是把家里的东西拿走,夕夕特别讨厌他。”

小丫头撅了撅嘴,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坏叔叔,把爸爸妈妈的东西全都给拿走了。

段擎苍的脸一瞬间阴沉下来,原来自己女儿变成这样都是拜那个叔叔所赐!

他究竟是多狠的心,能看着一个小丫头在这寒冷的冬天只穿着两件薄衣,睡在一个破旧的纸箱中!

不过有一点段擎苍清楚,那就是这个人不用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如今段念夕就是他段擎苍的逆鳞!

“你知道他在哪里么?”

段擎苍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愤怒,看着怀里瓷娃娃似的小夕夕问道。

夕夕摇了摇头,又道:“不知道,不过叔叔明天应该就会给我送吃的了。”

“砰!”

一声巨响,段擎苍一脚直接将地板踩出一个巨大窟窿,可见他究竟愤怒到什么地步!

明天才给孩子送吃的,那岂不是说轩轩今天连饭都没有吃?

小夕夕被吓了一跳,紧忙将小脑瓜埋进了段擎苍的怀里道:“爸爸不要生气,夕夕错了,爸爸不要离开夕夕。”

那一瞬间,段擎苍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一颤,夕夕还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孩子!

刚才自己生气她竟然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而且生怕自己不要她。

此时他只有心疼,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夕夕,爸爸不会不要你的,以后爸爸会带你过生更好的日子,再也不会让你吃一点苦,受一点罪!”

段擎苍紧忙轻声安慰道。

还温柔的为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真的?”

小夕夕用一双哭的已经略微有些红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段擎苍,眼神中尽是期待。

段擎苍点了点头,又道:“不过你要答应爸爸,以后不许再哭了,要不然就不好看了,看看现在都哭成小花猫了。”

小丫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并保证道:“那夕夕以后再也不哭了!”

段擎苍笑了笑,想起小丫头今天还没有吃饭就心疼,当即开口道:“夕夕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吃。”

小丫头想了想,又道:“我……我想吃馒头,夕夕一顿能吃两个馒头呢。”

看着炫耀似的夕夕,段擎苍什么都没有说。

这个年龄本该是被父母疼爱的年龄,可是自从落夕离开她的这三年里,她无父无母,最想吃的东西也就是一个馒头……

“爸爸带你去吃比馒头还好吃的东西。”

段擎苍直接开口道。

“爸爸吹牛,什么东西会有馒头好吃。”

小夕夕在段擎苍怀里笑着道。

心寒!

“一会你就知道了。”

段擎苍揉了揉小夕夕的头笑着道。

两人离开不久后,一辆豪车停在了这破屋的门口。

立马有一个黑衣保镖下车将车门打开。

女人缓缓地从车上下来,那张容颜美得让人窒息!

她整个人就仿佛是那画中仙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

她就是秦落夕,段念夕的母亲!

看着那破旧的房屋,秦落夕的眼眶红润,曾几何时,自己还和他住在这里,只是如今却早已经物是人非……

夕夕,当年妈妈扔下你离开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不要怨恨妈妈。

当年秦家找了过来,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孩子,那些人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想要将其置于死地。

因为他们找自己来就是想要自己嫁给叶家公子叶无双!

大家族里就是这样,亲情已经淡薄到近乎没有,剩下的唯有利益。

自己没有给秦家带来任何利益,那就只有联姻这一个下场。

可是她秦落夕已经是段擎苍的妻子,既然认定了,那便是一辈子!

她宁死也不会同意家族这个决定,于是和家族订下了协议,只要自己每年能让家族其中一个公司的利益翻上十倍,就可以暂时不用嫁人。

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她秦落夕咬着牙不分昼夜的工作起来,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女儿再见到他!

但是秦落夕也恨,恨他为什么当初要不告而别,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带着一个女儿吃过了多少苦么!

想到这里,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走到了门前,一举一动都和之前的段擎苍的一模一样!

可是她却没有段擎苍那么好运,迎接她的只是一个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的空房子。

那一刻,她感觉天塌了……

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爱人相隔,骨肉分离,她秦落夕都尝试过了。

这个坚强的女人在这一刻落了泪……

不过她立马擦干了泪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自己一定可以把女儿找回来!

第3章 战神一怒,血溅三尺!

走在街上,正巧有着一家法式餐厅,小丫头很是好奇的朝里面望了一眼。

“想吃么?”

段擎苍嘴角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低声询问道。

小丫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又紧忙摇了摇头,这种地方不适合自己去,万一自己弄脏了它们店里的东西可该怎么办。

段擎苍一言不发,抱着小家伙直接就走进了这家看起来非常高档的法式餐厅内。

刚一进门的一霎那,那些自诩高贵的绅士们立马投来了一片疑惑和厌恶的眼神。

能来这里吃饭的,没有一个会是一般人。

而段擎苍竟然抱着一个小孩子走了进来,最重要的是这小孩子竟然浑身上下脏成这样,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和一条流浪狗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也不由得开始担心了起来,这小丫头身上该不会有细菌吧,可千万不要传染了他们。

而小丫头看到他们的眼神也不禁有些恐惧起来,内心之中更是自卑。

她还小,不懂什么叫眼色。

她还小,不懂什么叫厌恶。

但是她清楚,在场这些穿的干干净净气质优雅的叔叔阿姨不喜欢自己。

“爸爸……咱们走吧……”

小丫头低声细语,生怕吵到了这些叔叔阿姨。

“就在这吃!”

父女连心,段擎苍哪会看不出小丫头在担心什么。

他当即抱着小丫头坐在了一旁,端起了菜单,正考虑要为小丫头点些什么菜时,一个服务生当即走了过来。

“先生,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是法式西餐厅,专门为高贵的人士服务,而不是废品收货站。”

那服务生面露不善,也是一脸的嫌弃,显然是把段擎苍和小丫头当成了要饭的。

“我知道。”

段擎苍淡然一瞥。

“知道你还……”

不等服务生说话,段擎苍当即打断了他的话!

“给你五分钟。”

“你说什么?”

服务生不禁一愣。

“给你五分钟,把这里的人都给我赶出去,我女儿不喜欢他们!”

语不惊人死不休!

段擎苍一句话说出,顿时全场皆惊。

而那服务生脸上虚假的笑容更是戛然而止。

“先生,你不要开玩笑了,我们这里光是一桌消费就要几千块,你想要包场没个几十万可下不来。”

曾经的确有人包过场,可哪一个不是富家子弟一方大佬,这男人俨然不在这个行列之中,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穿成这幅模样?

说完话他顿了顿,又开口道:“而且就算你包了场,我们也不会为你服务的,因为你的女儿这么脏,要是传出去岂不是会让人笑话?”

此言一出,整个餐厅内的温度顿时极速下降,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段擎苍的目光冰冷,犹如两把利剑一般盯着那服务生淡淡的道:“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男人的目光犹如鹰隼一般锐利,盯得那服务生不禁感觉头皮发麻。

但紧随其后,那服务生又道:“你这是再和我耍横么,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竟然敢这么说话,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成,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人过来把你和你女儿的腿给打断!”

“说完了么?”

段擎苍淡淡的问道。

“你想怎样?”

话音刚落,那服务生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阵剧痛随之而来,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砰!”

只听一声巨响,那服务生整个人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在场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竟然真的敢在这里动手,有几个人不知道这家餐厅是真的有着恐怖背景的!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

那服务生一脸震惊的看着段擎苍。

而段擎苍一双深邃的眸子始终没有丝毫波动,宛若看死人一般望着他。

“我还敢杀你信不信?”

我还敢杀你……

这淡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禁一怔。

疯了!

绝对是疯了!

这家餐厅的背景那可是跺一跺脚都要抖三抖的存在,这男人竟然敢公然挑衅,还敢动手打人!他肯定要完了!

此时众人都是不禁摇了摇头,对段擎苍更是充满了怜悯。

而小丫头这时也紧紧地牵住了段擎苍的手。

“爸爸……夕夕怕……”

看着小丫头的样子,段擎苍蹲下身子揉了揉她的头。

“有爸爸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而话音刚落,几乎是同一时间立马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

那男人身高足足两米,比起段擎苍还高了半头,往那里一站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虎背熊腰,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不他妈知道这家店是谁罩的,中兴大陆三天街,打听打听谁是爷!你小子今天是真的活腻歪了!”

段擎苍平静的扫了他一眼,随即开口道:“那这里你说了算?”

“不错!老子说了算!”

男人抱着肩膀,一副傲然的表情,俨然是没有将段擎苍放在眼里。

而众人看到这男人出来的一瞬间都是一怔。

“老子江湖人称巨熊,我现在给你三秒钟时间,跪下认错,然后立马给老子爬出这里!”

听到巨熊两个字,在场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竟然是巨熊!他在这一片可谓是凶名赫赫,一双拳头硬生生打出来一片天,现在在这里几乎是无人敢得罪!”

“什么!这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这简直是太恐怖了,这男人恐怕是真的要完了。”

众人议论纷纷起来,看向段擎苍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戏谑。

而段擎苍却是一脸的平静,心中更无丝毫波澜。

“你不问清楚我的身份就让我跪下磕头认错,你不觉得不太合适么?”

段擎苍一脸平静的问道。

而那巨熊听到这话立马捧腹大笑起来,直接道:“你他妈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让熊爷我问你的名字?这天海市一亩三分地,老子什么大人物没见过,你他妈又算是哪根葱,老子上哪认识你去?”

第4章 痛心!

段擎苍眼睛微眯,淡淡的杀气萦绕其中。

“我想你马上就认识了!”

话音一落,他整个人顿时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闪身而去,其身形更仿佛化作了一道寒芒!

紧接着巨熊那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鲜血蔓延,巨熊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直到倒下的最后一刻他都没想清楚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整个餐厅里也是顿时一片死寂。

这死一般的寂静仅仅维持了一会,全场顿时炸裂开来!

“什么!他竟然打败了巨熊!这怎么可能!”

“卧槽,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连他怎么出手都没有看到啊!”

众人都是震惊的满脸错愕,目瞪口呆的望着段擎苍。

而段擎苍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躺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服务生淡淡的开口道:“你还有三分钟可以驱逐所有人。”

那服务生听到这话,不敢有丝毫怠慢,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

“快!都快走,晚了就没命了!”

他当即大喊道,显然是被吓傻了。

事实上不用他喊那些人就都已经被吓走了。

就连巨熊这种人物在他的手里都撑不过一招,他们哪里还敢再继续待下去?

眨眼之间,整个餐厅内的所有人都跑了出去,根本就不用那服务生再多说半句废话。

空旷的餐厅之内让人不禁有种窒息的感觉。

“先生……我已经把他们都赶走了,您能不能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服务生吓得浑身颤抖,直接跪在地上自己抽着自己的耳光。

“把这人抬出去,别影响了我女儿的食欲,然后去准备几套衣服过来,你就可以滚了。”

听到段擎苍的话,那男人当即如蒙大赦,也是立马松了一口气,比起巨熊来说,自己的情况实在是好了太多。

他紧忙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道谢,随即便立马离开了餐厅为其买衣服去了。

“爸爸!你刚才好厉害啊!”

小夕夕睁着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看着段擎苍,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竟然这么厉害!

段擎苍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哪里还有刚才半点气势,温柔的让人如沐春风。

不过可惜,他的温柔现在或许只有小丫头能看到了。

“你是我段擎苍的女儿,这几年里虽然吃了不少的苦,但是从今天开始,这整个世界将再无一人敢动你丝毫,我段擎苍以战神之名起誓!”

这句话小丫头倒是听懂了,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眸子之中更仿佛有着日月星辰!

看到小家伙开心,段擎苍的心里也是舒服了不少。

“好了,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什么,爸爸就给你点些好吃的吧。”

段擎苍微微一笑,很是温柔。

随即拿过了菜单,另外一个服务生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身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只是他看到上面写的都是法文,本以为段擎苍不认识,便想要为其翻译一下。

可是谁成想他直接合上菜谱,用一口流利的法语看着那服务生道:“两份西冷牛排,一份七分熟,一份全熟,再来一份意大利面和一份冰激凌,就先要这些吧。”

那服务生顿时傻眼了!

这法语说的竟然比自己还要标准!

“爸爸,你在说什么?”

小丫头不禁愣了愣,怎么爸爸说的话自己都听不懂?

段擎苍揉了揉她的头道:“等回家爸爸教你。”

他常年游走在国外,别说是法语,任何一个国家的语言他现在都是张口就来,而且绝对标准的不能再标准!

“爸爸最好了!”

夕夕立马开心的道。

而那服务生也从错愕之中反应过来,立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而这时之前那服务生也立马拎着一大包的衣服跑了回来。

“先生,您看这些可以吗?”

他试探的问道。

就怕段擎苍生气,他这些衣服都是挑的最贵的买的,全都是名牌!

段擎苍点了点头,随即直接道:“夕夕,你喜欢哪件?”

夕夕眨了眨眼睛,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一时之间有些缓不过神来。

在别的孩子眼里,可能喜欢什么就缠着父母要什么。

但是夕夕却不会,因为她怕,她怕自己再被抛弃。

这短暂的幸福来之不易,她不敢再去和爸爸要什么东西。

“算了爸爸,夕夕身上这件衣服就很好的!”

小夕夕立马看着段擎苍故作欢笑的道。

她以为这些衣服是要花钱买的所以不敢去向段擎苍索要。

一个只有七岁的孩子竟然懂事到这种地步,简直让人心疼!

再看她身上那件薄衣已经有不少的地方都破了洞,哪里还能再穿下去!

父女连心,段擎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立马道:“夕夕,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既然她不敢去选,那自己就替她去选!

夕夕明显是喜欢那件衣服,想要伸手去摸摸,可是又怕自己弄脏了赔不起,立马就又缩回了手。

这一微小的动作看在段擎苍的眼里却是那么的痛心。

他当即道:“你带我女儿找个地方把这件衣服换上。”

那服务生立马点了点头,而小家伙明显犹豫,段擎苍不禁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去吧,让爸爸看看我们小公主到底有多漂亮。”

说话时还轻轻的刮了刮小丫头的鼻尖。

小丫头有些犹豫,不过在段擎苍的鼓励下立马重重的点了点头,光着两个小脚丫被服务生带去了一旁的员工换衣间。

过了一小会,小丫头有些害羞的从试衣间里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看着段擎苍道:“爸爸……”

段擎苍转过头来看到小丫头这幅害羞的样子立马有些哭笑不得。

“快出来让爸爸看看。”

段擎苍立马开口道,她这幅样子还真像自己当年和秦落夕约会时的样子,都是一样的羞涩。

想到秦落夕,段擎苍不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如今我已经回来,你又去了哪里?

你知不知道小丫头这些年里究竟吃了多少的苦,你究竟还是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你到底是多恨的心,竟然会抛下亲生骨肉独自一人离开?

就在段擎苍的想着秦落夕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只小手握住了自己。

他立马低头看去,只见小丫头正羞涩的牵着自己的手道:“爸爸,好看嘛?”

段擎苍当即将小丫头抱了起来道:“当然好看,我段擎苍的女儿最好看了!”

小夕夕听到段擎苍的话也立马开心的笑了出来。

精心装扮过的夕夕此时真的就像是一个小公主一般可爱至极。

而这时段擎苍之前点的餐也都端了上来,夕夕看着这一桌子见都没有见过的菜品一时之间傻眼了。

至尊苍龙奶爸-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段擎苍, 秦落夕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