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战帝-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枫, 苏婉如

护花战帝-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枫, 苏婉如

第1章 回归

二月二,龙抬头!

“真是是那一位回来了?”

“若不是那人,怎么可能如此兴师动众?哼,你不看看来的都是谁?”

江南市,机场之外,一辆辆军车整理排列,旁边几名军人神情肃穆,窃窃私语。

方才说话的人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背后,神色顿时一变!

一名站姿昂然,神色刚毅,却两鬓白发的老者,正静静站立着,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

机场特殊到达厅。

虽然与这名老者见面不多,但男子已经认出,此人正是东南战区最高长官,一位很传奇的老人!

那一位,真的要回来了吗?!

想到那一位出自江南市的战神,男子心情顿时激荡不已,久久不能平复。

二十三岁参军!

二十四岁成为华夏最强特种部队指挥官,一举剿灭世界头号恐怖组织!

二十五岁登台拜将,成为华夏最年轻的将军!

那一年,邻国挑衅,轻启战端,那一位独自率军,犹如一柄尖刀,犁庭扫穴,直捣黄龙!

数国震颤,一举定乾坤!

经此一役,那一位名扬华夏军界,成为一颗最耀眼的璀璨将星!

又一年,那一位势不可挡,封王拜相,坐镇东南!

犹如定海神针,万国来朝!

天上乌云密布,倾盆大雨转眼降临。

“轰隆!”

春雷炸响,大雨瓢泼!

特殊到达大厅中,自动大门突然向两边分开,一名面容沉着的年轻男子,神色淡然的大步走出。

在他背后,几名随从似乎早已习惯了,亦步亦趋跟在后方。

“敬礼!”

站在最前方的一名军人激动大喊。

数十名军人无声抬头,目光敬畏中带着狂人的盯着那名年轻男子。

哪怕雨幕打湿了眼帘,他们并不能完全看清楚这名男子的长相。

老者同样如此,只是他的嘴角,有欣慰,有敬重!

林枫停住脚步,神色从淡然变得庄重,他回敬一礼,目光,却是看向了那名老者。

“林枫,欢迎你回家!”

老者嘴角含笑,轻声说道。

……

……

一辆辆军车在雨幕中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林枫没有跟老人多说什么,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的确不需要多说什么。

他双目凝神看着窗外,看着那些熟悉中带着陌生的建筑,街巷。

三年了!

已经整整三年了!

林枫闭上眼睛,脑海中,却是浮现了一个温婉娇俏的女子身影。

三年前,林枫还是一名普通人,与青梅竹马的女友一同进入一家公司工作。

奈何造化弄人,女友家世显赫,根本看不起他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夫俗子。

为了女友,林枫被迫成为了一名上门女婿,为此,他还与父母大吵了一架!

原本,林枫以为从此能够过上正常生活,谁知那些名义上的亲人,却对他冷嘲热讽,颐指气使!

连带着,就连他的妻子,也跟着受尽白眼,处处排挤。

林枫不堪受辱,一怒之下,干脆参军去了。

三年时间,他与妻子从未联系,却也能够想到妻子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车子骤然加速,驰过一处水洼,溅起水花无数。

淅淅沥沥的大雨突然停歇了下来,窗外,一轮彩虹高高挂起,引得路旁不少人驻足观看。

这一天,林枫已经等了三年了。

“王老,宴席几点开始?”

林枫突然出声询问,

那名东南战区,曾经历经数十场战阵,浑身上下布满伤疤的老人慈眉善目的笑道:“是想回家看看两位老友吧?”

林枫轻轻点了点头。

除去妻子苏婉如,若说林枫心中还对谁愧疚之心,那无疑是家中高堂父母!

当年,因为入赘苏家一事,林枫不止一次与父母争执,乃至于争吵。

最后父母无奈妥协的模样,以及事后婚礼之上,苏家之人趾高气昂,羞辱双亲的那些事,如今仍犹似历历在目。

婚后,父亲被气的住院,母亲含泪哭诉,这一切,都像一把刀,让林枫心中在滴血。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弱小。

这也促使他踏出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王老捋了捋鬓角白发,含笑说道:“你看看这是去哪的?”

车队拐过一条街道,高楼大厦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老旧的楼房。

东山区!

林枫已经忘记了说话,他心中突然有些胆怯,更有些紧张起来。

三年了。

他同样没有给父母打过一个电话,这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无颜面对父母。

三年后,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他,但,面对父母,他永远不会变。

王老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林枫的肩膀,说道:“你父母现在的处境有些不好,我还是那句话,其他事情我可以管一管,但是这家事,我无法插手。”

林枫沉默,最后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却没有说什么道谢的话。

两人之间,无需说这些俗套的话。

车队驶入东山区之后,林枫手指敲击着扶手,他突然说道:“停车。”

司机稳稳的停住了车子。

在他前方,一处三层小楼,出现在视线中。

“先生,我去敲门。”

一名清秀女将莲步轻移,站到了院子门口。

正当林枫想说点什么之时,突然,小楼之中,传出声声激烈争吵!

“滚,苏烈,我儿子就算是死了,也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当年是你们让他当上门女婿的,现在想要离婚?我告诉你,做梦吧!”

“你们苏家人害了我的儿子,现在又想把事情做绝,还有没有王法了?”

“哼,老不死的,老子今天告诉你,这份离婚协议,你们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否则,哼哼,我看你们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好啊,有什么你就冲着我们来,反正我们一大把年龄了,也活够了,你弄死我算了,等我儿子回来,你们会后悔的!”

“呵呵,林枫那个废物,他回来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我们苏家一条狗?让他吃屎,他就得吃屎!”

嚣张不屑的桀骜男声,穿透墙壁,使得院子外黑压压的数十名军人,皆是脸色变了变。

东南王林枫是废物?

那举国上下,似乎找不到不是废物的男人了吧?

“你,你,欺人太甚!”老人激动的声音传出。

一楼的客厅中,苏烈坐在沙发上,两只脚搭在玻璃茶几上,斜着眼睛盯着正气的吹胡子瞪眼的两名老人。

他嘴角充满轻蔑,甚至还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识相的,赶紧签字,老子没工夫跟你们两个老不死的扯淡。”

两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嘴唇直哆嗦,颤巍巍的指着苏烈,眼眶却是红了。

苏烈皱眉,言语不耐中透着几分威胁,说道:“再不签字,别怪我不客气。”

“这份协议,你看我来签怎么样?”

一声冷漠如冰霜的声音,却是从房门外传出。

房间静了静。

苏烈与那两名老人一同朝着房门看去。

清秀女将面露寒霜,推开门,看也不看几人,便是恭敬的让到一旁。

随后,林枫的身影,便是站在了房间中。

两名老人睁大眼睛,神色骤然变得激动,忍不住颤声说道:“小,小枫,是,是你吗?”

语气中充满了狂喜,又有些小心翼翼,似乎生怕这是一场梦。

林枫深深看着两名老人,看着两人那已经染白的头发,他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在了地上。

第2章 父母

“爸,妈,我回来了!”

男人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林枫身份贵不可言,天地不值得他跪,可父母养育之恩,却足够让他心甘情愿的跪下。

深秋季节,凉风送爽。

老街旧巷,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停侧头朝着那栋很有年代感的房屋看去。

作为江南市城市发展见证之一的老城区,同时也为江南市的发展做出过不可磨灭贡献的东山区,时至今日,这里无论是建筑,还是居民,都已经成为江南市的淘汰品,不再有昔日的风光和熙攘。

所以今天的东山区很热闹。

远的不说,就说老旧巷子中那一队队排列整齐的肃穆军人,肩膀上的军衔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但那股气势,就已经让人为之侧目。

至少,这不应该是现在的东山区应该能够见到的景象。

“那是老林头家吧?”

“对,没错,就是老林头家,今天怎么回事,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嗨,谁知道呢,老林头以前不也是军人,听说还上过战场,估计是个退休老干部吧。”

“这就是你不懂了,退休老干部哪有这么大面子啊,你看看,啧啧啧,这些人军衔最低的都是大校,什么概念知不知道,也就是说最低的都是师长,一个老军人能有这待遇?”

有那少数懂行的,啧啧称奇,目光看着这栋房屋,艳羡不已。

“可能是认识什么大人物吧。”

有人将心中猜测说了出来。

这个猜测无疑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但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没有人挪动脚步离开这里,虽然与自己无关,但就这幅场景,看下去,也能成为茶前饭后的谈资。

更别说,林家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几十年,街坊邻居,早就清楚这家的底细。

那些军官听到议论,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做出什么措施,而是看着房屋拥挤的大门,目不斜视。

房间里,街坊邻居口中的老林头已经是老泪纵横,紧紧拥抱着已经三年未见的儿子!

林母眼眶红红的,抹泪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林枫沉默,愧然说道:“爸,妈,让你们担心了。”

老林头摆摆手,高兴说道:“今天不说这些扫兴的话,当年我们也有错,不应该那么对你。”

林枫笑了笑,深邃的眼中有着温情闪过,他很意外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他的记忆之中,父亲似乎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只是同样的,父亲原本笔直的腰板,似乎也有着佝偻了。

鬓角的白发,也愈发的多了。

脸上的皱纹,沟壑横生。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成青丝暮成雪。

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林枫从未有过这样的感慨,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的确应该好好孝敬孝敬自己的父母了。

“呵呵,好一副其乐融融的团聚场面啊,林枫,我说你是瞎了还是聋了,不知道过来跟你大舅哥问个好?”

就在这时,格外不和谐的刺耳声音,却是打破了这份温情。

苏烈好整以暇的扣着耳朵,斜着眼睛盯着林枫,嘴角满是不屑和嘲讽。

原本他还以为是谁来了,却没有想到居然是林枫!

所以他完全放下了心。

既然是这个废物,那就没有必要担心什么了。

清秀女将冷漠的扫了一眼苏烈,没有说话。

后面跟着的军官们,却是骚动了起来。

不少人惊奇怜悯的看着苏烈,能够有勇气这么跟东南王说话,找死都不带这么找的。

林枫淡淡一笑,转过头,目光平静。

三年过去了,苏烈还是当年的苏烈,表情神态与他第一次见到苏烈,并无区别。

林父脸色有些气愤,只是看了一眼林枫,便叹气起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林母欲言又止,却不想林枫突然笑着说道:“爸,妈,你们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妥善处理好的。”

“小枫,你别怪我说话不中听,咱们家小门小户的,高攀不上人家啊,我看……还是算了吧。”

林父似乎担心引起林枫的反感,脸上愁容浮现。

小门小户?

高攀不上?

不少人的面容更加古怪,如果堂堂东南王家里都是小门小户的话,那么整个华夏,还有什么是大门大户么?

如林枫这样的奇男子,若是他真的有意招亲,只怕哭着喊着送上门的名门闺秀会多如牛毛。

沙发上斜躺着的苏烈却是笑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哟,现在知道高攀不上了?好啊,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别影响我妹妹的下半辈子幸福,我就算你们识相,不为难你们。”

林枫走到了苏烈对面,坐了下去,随即拿起桌子上的离婚协议,扫视了一遍。

苏烈笑眯眯的说道:“我说林枫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不是我说,只要你乖乖签字,这样吧,我们公司还缺一个看大门的,我觉得你挺合适的,怎么样,想不想跟着我干?”

林枫放下手中这份离婚协议,很明显,这是其他人代为起草,而其中的一些条款,极为苛刻,直白一点的说,就是让他净身出户。

“签字吧。”

苏烈用脚一推,将桌子上的黑色中性笔推到了林枫面前。

只是林枫看都没有看一眼。

苏烈皱了皱眉,他看着林枫,突然很不耐烦的嗤笑说道:“你不会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吧,赶紧签字,否则老子有的是办法折腾你家。”

“你知不知道,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看你很不爽。”

林枫淡淡一笑,不疾不徐,很有节奏的说道。

苏烈得意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那又如何,如你这样的废物,不过是我苏家养的一条狗,你能耐我何?”

“轰!”

玻璃茶几突然轰然炸裂!

林枫的身影化作一道残影,一拳直接砸在了苏烈的胸口!

这一拳快到无法想象,甚至当苏烈的身体毫无征兆的带着屁股下的沙发飞起来的时候,他嘴角的得意笑容还没有完全消失。

下一瞬间,一声巨响,苏烈的身体带着沙发砸烂了大门,直接飞出了客厅。

第3章 真爽啊

林枫双手背负,脸色平静的站在一堆玻璃渣上。

他笑了笑,云淡风轻的说道:“真爽啊。”

这一天,林枫等了三年。

这一拳,同样也是迟到了三年。

林枫依稀记得,当初这位所谓的大舅哥给他的见面礼便是让他把洗脚水端出去,然后平时把整个别墅清扫的干干净净,甚至还极为讽刺的夸奖他做的好,比家里的保姆都做得到位。

那个时候,林枫就想连水带盆扣在苏烈头上。

到了后来,这位热衷于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大舅哥,更是不停的给自己的亲妹妹介绍一些对象,而那些所谓的对象,无一例外,皆是家族子弟,而且是能够给他的事业提供帮助的家族子弟。

自林枫入赘,这位所谓的大舅哥便没有正眼瞧过他,甚至都不把他当做一个人。

所以这一拳,便算是回礼。

林父和林母呆住了。

那些看到这一幕的军官们,更是瞳孔一缩,凝重狂热的看着林枫。

一拳之威,强悍如斯!

军中盛传,东南王不但是位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帅才,更是一位自身实力强大的兵王!

关于此事,由于极少有人能看到东南王亲自出手,所以大多数人也只是将信将疑,但今天,不少人心中却是不免想到,传言竟然是真的。

场面有些安静,直到清秀女将突然说道:“先生,您应该让我来的,我不怕脏了手,而且我会更用力。”

那些军官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面面相觑起来。

气氛一时有些诡异。

不愧是东南王背后的女人,果然霸气的……有些彪悍了!

先前一直没有说话的王老笑眯眯的说道:“不急不急,既然回来了,那以后有的是机会。”

众人差点晕倒,原来最暴力的,居然是老而弥坚的王老爷子。

林母担忧说道:“这,这要是出点啥事,可咋办啊。”

林父却很是解气,欣慰的看着三年未见,却如同脱胎换骨般的儿子,说道:“怕什么,天塌下来,不还有老王头顶着吗?”

老王头笑骂道:“就知道坑我,当年你坑的还少吗?”

于是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与客厅中的气氛既然相反的是,房屋外的大街之上,却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原本的议论声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些聚在一起围观的街坊邻居们,睁目结舌的看着从里面飞出,重重砸在墙壁之上,痛的撕心裂肺,哀嚎不止的那位公子哥。

有那知道林家一些事情的,更是如同做梦一般,以往趾高气昂来,趾高气昂去的林家大舅哥,居然被人给丢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脸上却是兴奋起来,知道今天必然是有一场好戏看了。

突然,房门外的军人自动分列两侧,让开了一条通道,紧接着,一名面容刚毅沉稳的年轻男子,从中大步走出。

紧随着的,是一名清秀女将,亦步亦趋的跟在背后。

再然后,便是三名老人,其中两个,正是他们所熟知的老林头和老伴。

“你,你他妈的,敢,敢打我!”

苏烈面孔扭曲,目光喷出怒火,死死的盯着林枫,就像是不认识这个人了一般。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当年的林枫,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

什么时候,对方竟然敢真的动手了?

尤其是,苏烈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阵痛不断,加上砸在地上的摩擦力道,此刻他的裤子已经破烂不堪,血肉模糊。

这种力道,这还是人么?

那些站在街道上的军官们,怜悯的看着苏烈。

这种纨绔二世祖,他们见的多了,但能够惹到东南王头上的,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

找死也不是这种找法啊。

区区身体上的痛苦算什么,以东南王的权势,若真的是有心,只怕接下来要面对的,才是正不如死的折磨。

只可惜的是,此人居然丝毫没有意识到。

林枫走到苏烈身前,停下脚步后,他微微一笑,说道:“很惊讶吗,要不要我给你一个挑战我的机会?”

苏烈咬牙切齿的盯着林枫,眼中满是怒火。

他苏家大少,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

林枫脸上笑容渐渐消失,木然说道:“回去告诉苏家家主,一个月以后,我要让苏家在江南市除名。”

“哈哈哈,哈哈哈!”

苏烈突然强忍痛苦,大笑起来,他不屑说道:“林枫,不是我看不起你,虽然你现在有几分本事,但是要说让我们苏家除名,你真的好大的口气!”

“我可不只是口气大了一点。”

林枫笑了笑,目光却是很冷,他伸出脚,踩在了苏烈腿上,脚尖捻动了一下。

“啊!”

苏烈惨叫一声,面容狰狞可怖,两只手攥紧拳头,脸上青筋暴跳!

骨头碎裂的声音,却是异常响亮。

林枫收回腿,平静说道:“苏家大少没了一条腿,就算是我给苏家送的第一份见面礼吧。”

苏烈已经无法说话了。

大腿骨头硬生生被踩碎的滋味,足以让他痛的晕死过去。

四周围观的人群脸色渐渐变了,不少人脸上露出不忍心的神色。

只是还有一些人,却是拍手叫好!

“活该,这苏家大少根本不是好东西,祸害良家少女就算了,咱们东山区的项目,为了拆除这里,听说还准备用一些手段,这下我看他还有没有时间顾及这个。”

林枫背后,那些军人脸色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事实上比如战争的残酷,这已经足以算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华夏周边小国林立,战争不断,虽然只是局部战争,但这也意味着,许多军人都是上过战场的,尤其是对于老将来说,更是如此。

“丢出去,让苏家来领人。”

林枫淡淡说道。

清秀女将拍了拍手,很快,两名警卫队的成员便是抬着苏烈,朝着巷子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一列车队,却是突然驶了进来。

林枫并不在意,他看着已经颇有些石化的父母,想了想,才说道:“爸妈,我回头再跟你们解释,现在,我还有事情,王老,应该来得及吧?”

王老温和一笑,说道:“当然来得及,你想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就开始。”

林父一挥手,说道:“有事就去办,我们在家等你。”

林枫点点头,随即便是与王老一道,准备离开家。

他虽然专程回家一趟,但实际上,这却是安排之外的行程,还有许多身份尊贵的人在等着他。

第4章 赴宴

清秀女将依旧是拉开车门,充当一个警卫。

就在这时,那一列车队,却是在林枫家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几名大腹便便,西装革履的男子慌忙下车,满脸堆笑的问道:“请问,这是林……先生家里吗?”

清秀女将目光征询的看了一眼林枫,直到林枫挥了挥手,清秀女将这才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那些军人跟在后方,仿佛没有看到这些人一般。

林父疑惑的看着这名中年男子,说道:“如果你说得是林先生是林枫的话,我是他的父亲。”

“太好了,您,您怎么不早说啊!”

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顿时就激动了,他弯下腰,拉着林父的说,仿佛遇到了亲人一般。

在他后面跟着的男男女女,同样是长舒一口气。

林父更加疑惑了,问道:“什么早说,你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面带恭敬,笑道:“您不知道吗,您儿子现在可是不得了啊,我们也是接到通知,所以匆忙赶过来了,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请您不要见怪。”

林父满头雾水的看着这些人,别的不说,对方的态度他是能够看明白,只是他不觉得短短三年,林枫参军能有这么大的成就。

实际上,别说是林父,就连身为东山区主要负责人的中年男子,心中同样是无比震惊!

如果不是接到通知,他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治下,居然出了一名震惊世界的传奇人物!

东南王!

这三个字莫说是华夏,就算是国际上,那也是一个能震慑无数宵小,充满力量的三个字。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东南王的家,居然就在江南市的东山区!

嗅觉敏锐的他,马上意识到,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能够和东南王搭上一点关系,甚至不用多亲近,对他来说,那就已经是受用无穷。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方才如此焦急的带着下属赶到。

林父让开身体,笑道:“进来坐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

尤其是当这名中年男子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林父心中就高兴起来,他知道,这三年,林枫不仅变了,而且应当是建立了不少功勋才是。

望子成龙是每个父亲都会有的心理,林父自然也不会例外。

只是林父绝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儿子哪里是建立了不少功勋,而是建立了不世功勋!

……

……

街道上,但凡是看到叶白这一行奇怪组合的行人,都会投来诧异的眼神。

“先生,要不要我去给东山区的那些人打个招呼?”

清秀女将有一个与她的气质风格很不相符的名字,叫白雪。

只是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很少,就算是知道的,能有资格叫全名的,那就更少了。

林枫淡然说道:“不用了,他们知道我回来,会有些应对是正常的,白雪,你不要紧张过度了。”

“是,先生。”

听到先生叫自己的名字,白雪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很纯净,很动人。

大雨早已停歇,彩虹隐去,夜幕缓缓降临。

城市的夜晚灯红酒绿,霓彩闪烁,对于许多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但今天的江南市,却注定会有些不一样。

作为江南市首屈一指的大酒店,同时也是打造豪华吃喝玩乐一条龙,集合酒店与会所为一体的江南大酒店,一直都是江南市许多富豪的夜生活汇聚之地。

此刻,江南大酒店之外,一辆辆军车整齐排列,往日里挤满停车场的豪车,却是消失了踪影,一辆也不见。

除此之外,门外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森严,再无平日的娱乐氛围。

几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站在江南大酒店的旋转大厅之外,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

似今天这样的大场面,江南大酒店幕后老板,同时也是江南市的首富,早已赶到了这里,可在这样的场合,他却跟谁都搭不上话,只能尴尬的站在一边,陪着小心,根本不敢走动。

眼前这些大佬们,也的确有这资格让他这么做,只是让他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担忧的是,这些大佬们,似乎是在迎接什么人。

赵乐天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是大佬们都要迎接着的人物,自然是真正的大人物,他兴奋的是江南大酒店能够接待这样的大人物,对他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但让他担忧的是,伺候这样的大人物,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若是一个不好,很容易弄巧成拙,只能适得其反。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终于,赵乐天看到这些军方大佬们停止了交谈,而是站在了一起,因为在酒店外面,几辆军车正缓缓驶入了这里。

来了!

赵乐天心中一凛,伸着脖子看去,想要看看这个真正的大人物究竟是谁,是不是自己经常在电视上能看到的那几位其中之一?

当车子缓缓停下之时,那些头发大多数花白的老将军们,站在台阶之下,敬起了军礼。

很快,赵乐天便是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作为江南市的首富,他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了,平时养尊处优,气度和见识自然不凡,能够让他都流露出这种神情的事件,也不多了,但今天这件,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只见一名年轻人在一位女将的亲自开门之下,走了出来,正一脸谦虚平和的说着什么。

赵乐天敢发誓,这名青年,甚至还没自己的儿子大。

此人,究竟是谁?

赵乐天内心震动,脸色却是愈发的谦卑起来,侧耳旁听,想要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

“小子何德何能,能让众位前辈亲自到场。”

林枫笑了笑,这话倒不是谦虚,这里随便一个人出去,那可都是跺跺脚就要地震的大人物。

能够让这么多的人物聚集到一起,这可不是光凭一个东南王的名号就可以的。

其中一名老将军哈哈一笑,说道:“林枫,你就不要谦虚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捧你,实话告诉你,今天要是没有足够的好处,我们可就不走了。”

其余的老将军们,都是善意的笑了起来。

唯有老王头冷哼一声,不满说道:“我说老胡,你薅羊毛也不是这么个法吧,我告诉你,要好处没有,爱吃吃,不吃滚蛋。”

老胡瞪眼说道:“这叫什么话,我又不是跟你说,老王,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输在我的手里,让你这么多年还耿耿于怀,但你也不能公报私仇吧?”

林枫无奈的摇摇头,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老将军们都算是有故事的人,他在这里,也只能以晚辈的身份自居。

几名老将军闲聊了几句之后,老王就说道:“走吧,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先进去,饿了一天了,该吃点东西了。”

林枫正准备跟着一起进去,严格来说,今天的这场饭局,他才是主角。

然而就在这时,争吵的声音,却是从外面传出。

护花战帝-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枫, 苏婉如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9430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