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血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杨战, 梦瑶

暗血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杨战, 梦瑶

第1章 最后一个任务

金星月,位于阿尔讷斯、巴尔斯特、和伊凡达三国的交界地区,是仅次于金三角的毒.品生产地区。因此地区形似星月,故得名金星月,是世界三大毒.品产地之一。

诺扎哈,是本地的一位军阀,控制着周边地区百分之六十的毒.品军火贸易。他的老窝,位于一座小村庄的半山腰,在这里诺扎哈有一座别墅。山脚下的村庄,被他经营成贸易中心,进行各种违法交易。至于村里的村民,几乎都是诺扎哈的人,在毒.品和金钱的控制下,对诺扎哈特别忠心。另外,他还拥有一支三百人的武装部队,装备精良。

此刻,一名穿着迷彩服的青年,正站在对面的山头,俯视着眼前的村子。

他,杨战,七年前被他那无良师父带到这,成为了一名雇佣兵。七年时间,他可以说杀出了一片腥风血雨。如今这里的人,提到他无不谈之色变。

“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了,完成这个,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进入狙击阵地,透过瞄准镜可以看到别墅的三楼。诺扎哈正坐在起居室内,与自己的手下谈论着什么。

十字准星瞄准了诺扎哈的脑袋,正当他开枪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诺扎哈运气太好了,他的一名手下走到了面前,正好挡住了狙击枪的弹道。

坐在对面的诺扎哈,正打算喝咖啡,鲜血淋了他一头。愣了足足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趴在地上,叽里咕噜的乱喊着什么。没多久,凄厉的警报声在整个村子响起。

大批的步兵从村子里出来,沿着森林搜索他的踪迹。杨战注意到,诺扎哈在手下的护送下,准备逃跑。

杨战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想跑?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接下来,是狩猎的时间。杨战嘴里咬着军刺,如猎豹一般遁入黑暗。

诺扎哈听到村子里传来的骚乱,意识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叫上自己的手下,带上自己的资产进入密道,这条密道是他为了今天特地准备的。

从密道出来,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寒光袭来,走在前面的几名手下都捂着脖子倒下。自己也被一颗石子击中了小腿,倒在地上,钞票还有金子散落的到处都是。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前面,靠着树吸着香烟。

吐出一口香烟,杨战说道:“怎么这么慢,我可是在这等你很久了。”

诺扎哈从地上爬起来,拔出手枪对准他,厉声喝问道:“你、你是谁?”

“我?”杨站慵懒的伸一个懒腰:“我不过是一名雇佣兵而已。来收你的性命。”

“雇佣兵?”诺咋哈眼底闪过一抹凶厉之色,低声道:“杀了他。”

他身后仅存的手下扑向杨战。杨战一甩手,下一秒他的手下全都倒在地上,脖颈分别插着一把匕首。

“咕噜……”诺扎哈恐惧,颤抖着身体道:“你到底是谁?”

“杀你的人。”

“等等,你们雇佣兵是为钱卖命对吧?要多少,我给你们双倍,不,三倍四倍,只要你愿意放我一条生路。如果你愿意跟我这,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啊,用金钱收买我吗?我的价格是很贵的。”

“哈哈哈,贵又怎样,我又的是钱。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杨战摇了摇头,指了指他:“我要你的命,能给我吗?”

诺扎哈闻言愣了一下,勃然大怒:“你耍我!”

开枪的瞬间杨战踢出一颗石子,击中了他手里的枪。

诺扎哈捂着手,声嘶竭力的威胁道:“不,你不能杀我。我认识猫山的首领,你要是杀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别忘了,这里可是猫山的地盘。”

“猫山?难怪了。不过,你觉得我血鹰会在意一个小小的猫山吗?”

“血、血鹰!”

诺扎哈闻言浑身颤抖,眼里透漏着深深的恐惧。雪鹰在雇佣兵之中可谓人尽皆知,他只接受S级的任务,并且每一次都圆满的完成。同样出名的还有他的手段,每次任务都注定会血流成河。最让他绝望的一点是,雪鹰似乎极度痛恨贩*毒者。因为这些人,最后往往都死状凄惨。

“啊!”似乎在做最后的困兽犹斗,诺扎哈想要抓住地上的枪。

杨战弹出手中的香烟,以极快的速度击中诺扎哈的咽喉。诺扎哈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不断的在挣扎。杨战站在他面前,眼神一片冰凉。最终,这位恶贯满盈的军阀,倒在了他搜刮来的金钱上面。脸部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眼神透露出深深的恐惧。

杨战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步入黑夜。七年,五十个S级任务圆满完成,杨战注定会成为一个传奇,不对,他已经是一个传奇了。

第2章 机场解围

两天后,杨战坐在前往杜宫市的飞机上。悠闲的伸了个懒腰,哪怕是他,坐了一整天的飞机都会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他进入中国特意换了好几个身份,如今他是一位海外创业归来的海归。想到多年未见的父母,还有可爱的小妹,杨战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

飞机降落到杜宫市,下了飞机杨战深吸一口气,这是故乡的味道啊。

“就这么光这手回去不行,给爸妈买点礼物。妹妹今年应该上初中了,买点什么好呢?”

正当杨战思索买什么礼物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异样的气息。他看着候机厅人来人往的人群,目光最终锁定到两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身上。

这两个人乍一看没什么特别,但杨战却能感觉到,他们身上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感觉。这种感觉这七年来他接触的最多,是杀手,职业杀手。

“这里怎么会有杀手,他们的目标是?”顺着杀手的目光看去,顿时愣住了。

美女!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正提着行礼从机场走出。眼睛小小的很有灵气,像是会说话一样。鼻子很俏,樱桃色的嘴唇有点小可爱。年龄应该还是学生,穿着白色的衬衣白色的短裙,齐肩的黑发披在肩上,头上还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

杨战见过很多美女,但很少有女孩能让他心动。这个女孩的眼神真漂亮,带着不谙世事的单纯。那两个杀手的目标,是这个令他有些心动的女孩子。

两名杀手看到目标出现,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杨战迟疑了一下,决定偷偷跟上去看看情况。

陈梦瑶刚刚跟父亲通完电话,这是她到杜宫市的第一天。刚走出机场,便有两个年轻人走上来。

“你是陈梦瑶小姐吧?”

“我是,你们是?”

“太好了,我们是你父亲派来的,”说着他凑过来小声说道,“我们俩是市局的便衣,特地来接你的,跟我们走吧。”

“好的。”

一旁偷听的杨战一口血差点吐出来,你好歹怀疑一下啊,你这大萝卜。

或许是杨战心里想的起作用了,陈梦瑶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我刚跟我爸爸打电话,他说会亲自过来接我的。”

“没错,你父亲很快就会过来,我们带你去找他。”

“你们真的是警察吗,我要看看你们的警官证。”

陈梦瑶开始怀疑了,总算没那么笨。

“警官证是吗,好的,”其中一人笑了笑,张开口袋露出里面黑洞洞的枪口,“这个可以证明了吧?”

“你、你们……”

另一个人上去抓住她的手,厉声说道:“别动、最好别出声,乖乖跟我们走。”

“你们究竟是谁?我爸爸是警察局长,他会抓你们的。”

“警察局长又怎么样,他现在救不了你。”

“梦瑶?”一只手拍在她的肩膀上,“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认错人了。”

“你、你又是谁?”

看着突然冒出来,装作一副很熟路样子的陌生人,陈梦瑶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你忘了,是我啊,这才多长时间你就不记得我了。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

这突然冒出来的,自然是杨战了。一旁偷听的他,还是忍不住站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可不能让这两个歹人劫持了。这两个家伙,手头上的命一定不少。

“他们……”陈梦瑶以为对方真的认识自己,下意识想呼救。不过注意到杀手冷厉的表情,改口道,“他们是来接我的。”

“这样啊,你们好,我是紫轩的朋友。”杨战笑着伸出手,对方不疑有他,一根人伸手跟他握住。握住手的瞬间,杨战突然发难咔嚓一声捏断了他的手指。

对方惨叫的同时,杨战一脚踢向另一名杀手的小腿。一脚击中,对方失去平衡。

知道他们手里有武器,杨战下手非常的狠辣,一手一脚让两人都失去了战斗力。接下来拉开他们的外套,将惨叫的两人捆在一起。为了以防万一,杨战卸掉了这两人的胳膊和下巴,防止他们逃跑和自杀。对这些职业杀手,在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看着一旁还在发愣的美女,一时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

“啊,你、你、你做什么?”

“你发呆的样子真有趣,还不赶紧报警。”

“哦,报警报警。”

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按下了110。突然想起忘记跟对方道谢了,抬起头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第3章 回家

惨叫的两人,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机场的保安过来了解情况,尤其是看到两人怀里的枪械,连忙通知机场警察前来处理。

“瑶瑶、瑶瑶?”一名穿着警服的中年人慌忙走进机场值班室。陈梦瑶正在里面休息,听到声音欣喜的站起来,“爸!”

“太好了,瑶瑶!”中年人是陈梦瑶的父亲,陈峙,杜宫市的警察局长。见到女儿没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来的路上接到通报,知道自己的女儿差点被人劫持,吓得他连闯几个红灯赶到机场。

“看到你没事我就放下心了。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来的。”

“我这不是没事吗,爸。刚才多亏了一个人,是他帮助了我。”

“是谁?”

“唔,不知道。一转眼他就不见了,我连他名字都没来得及问。”陈梦瑶一脸苦恼。

这时候,门外有一名警察敲了敲门。陈峙让女儿在这等一会,自己走出去。

“怎么了?”

“陈局,那两人自杀了。”

“自杀了?你们怎么看的。”

“抱歉陈局,我们也不清楚他们怎么死的,正在等法医鉴定。”

“算了,有结果告诉我。”

陈峙挥挥手让他退下,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突然想到女儿手里那个救命恩人,让人照顾好女儿,自己则去机场的监控室,命人把机场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到杨战突然出手,制服两名杀手仅用了不到几秒钟。他也是军队之中,从视频可以看出杨战的身手很强,难道是军队出身。

而此时,杨战坐着出租车准备回家。

从小被师父接去习武,然后去国外拼杀,已经十多年没回来了。变化太大了,他都快认不出这里是自己的家乡了。

在国外的几年,偶尔他也会让零查一查自己的父母的近况。知道老两口在市集开了个水果摊,这个时间应该还在市集摆摊吧。路上他买了点吃的用的,回来的事情他没有告诉父母,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市集距离他家很近,还有这里是老区,变化不大。让出租车载他到市集停下,自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不过父母的水果店在哪他不知道,只能找人问问。爹妈在这开了这么多年,问的话很容易找到。

这不,刚问第一家就有人知道,而且这位大妈还猜出他是老杨家的大儿子。

“你爸你*妈经常把你挂在嘴边,说你在国外创业多么多么厉害,我们耳朵都听的出茧了。”说到这,这位大婶脸色变了下,“差点忘了,你赶紧先回去吧,你爸妈出事了。”

“什么,我爸妈怎么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人说是被什么人打了,店铺都让人砸了。”

话音刚落,气温突然变得阴冷起来。好心肠的大婶不禁打了个冷颤,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杨战表情阴沉的可怕,“大婶,我这些东西先在你这放一下。”

问清楚水果店的位置,杨战一路走过去,很快找到了父母的店铺。就像那位大婶说的那样,水果店被人砸了,放水果的架子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架子上的水果掉的到处都是。一位初中的小女生正在店里打扫卫生,一边扫一边抹眼泪。

小女生穿着校服,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长得非常俏丽,年龄还小已经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小女生一边打扫,一边把地上还算完好的水果捡起来,擦干净后放到一旁的筐里。诺大的店里只有她一个小女生,也没人帮忙。

这个初中小女生,应该是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小妹杨茹。他被师父接走的时候,小妹还没有出生。也是之后从父母的来信知晓小妹的出生,可惜一直没机会回来。

杨茹正在店里打扫,看到一个陌生人走进店里,误把杨战当作那帮人的同伙。举起扫帚哭喊着:“你、你们还想怎么样,房子我们不要了还不行吗,滚出去啊。”

“等一下,小茹,我不是坏人,我是你哥。”

“哥?你是杨战哥哥?”

“是我,我回来了。”

杨茹慢慢放下扫帚,“你真的是杨战哥哥吗,不是骗子?”

杨战无奈的笑着,自己这妹妹还挺警惕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她,杨茹一看照片脸就红了,因为这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而这张照片,父亲寄给了在国外的哥哥。看到这张照片,杨茹确定这就是自己哥哥,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

“哥,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是我,让你受委屈了。”杨战心疼的抚摸着杨茹的脸颊,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哥,你怎么才回来啊。”

杨茹抱着他哭了起来,把这几天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已经没事了,我已经回来了。我听说爸妈被打伤了,是怎么回事?”

“哥,爸爸妈妈他们……”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店外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几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走进来,其中一个人不怀好意,一脚把杨茹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水果筐踢倒,里面的水果全都洒出来。

“你……”那可是她一上午好不容易清理的。

杨战眼神一凝,手指轻弹激发一道内劲,将一颗水果送到这人脚下。这嚣张的混混一脚踩在水果上,仰面摔倒在地。外面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捂着嘴笑起来,连杨茹都忍不住笑起来。

“哎呦!疼死老子了,还不快扶我起来。妈的,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转头看向杨战和杨茹,杨战小混混直接无视,“小丫头,咱老大可是警告过你们,不许你们再开店。怎么,我们老大的话这么快就当成耳边风了?”

“我、我才没有开店,我只是收拾一下这里。”

杨茹显得很害怕,躲在杨战后面。

“呵呵,骗谁呢你。呦,这是你的小情*人啊。看你长得这么清纯,没想到还是个婊*子,我……哎呦!”

杨战哪能容忍别人侮辱自己妹妹,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咔嚓一声,将他的手扭断。

“我、我的手,啊啊,你、你竟敢。”对方看着自己九十度反过来的手腕,疼的说不出话来。

杨战耸耸肩:“抱歉,似乎有点用力了,我帮你弄回来。”说着,抓着他的手,上下扭了几下。骨头清脆的声音响个不停,将他的手骨头都复原,这过程疼的他不停的惨叫,最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至于另外两个跟班,早就看傻了。杨战转头看向他们两个,一个滚字蹦了出来。

两个小跟班后退几步,看着跟死猪似的同伴,两人决定先回去报告老大。至于倒在地上那个,则被他们遗忘了。

杨战冷哼一声,将地上这家伙拖出去扔到外面。回来看着目瞪口呆的妹妹,好笑的捏捏她的小脸。

“嗨,回神了。”

“啊,哥哥,好厉害!”

“那是当然,你哥我在外面也是学了几手的。告诉我谁干的,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可是、可是他们人多。而且爸爸说,他们背后有人。”

杨茹又有点担心。

“先别说这些,跟我讲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茹点点头,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杨战的父亲杨仁,在老区这有一栋老宅,而事情就出在老宅身上。杨家早年在本地也是一富豪人家,后来因为战乱等各种原因,逐渐衰落。到杨战爷爷这一辈,家里就剩下这栋老宅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杨仁在娶了杨战的母亲刘秀英后,攒了点钱把老宅重新整修一番。后来有专家说,他家的老宅是历史建筑,保留原基础上进行修缮。

大概一个月前,有人找上了杨仁,提出要买他家的老宅。先不说杨仁肯不肯买,光他出的价钱远远低于老宅评估的价格。可那人说,看上他家房子的,是罗哥。

杨战带着妹妹坐上出租车,去医院看望父母。听到杨茹说到这,他问道:

“这个罗哥是谁?”

“罗哥名叫罗勇,他是本地的一名恶霸,手下有二十来人。”提到这个罗勇,杨茹脸上浮现出厌恶,“他经常带着小混混,到市集里收保护费。如果不交就会把摊子砸了,不让人做生意。大家对他没办法,只好每个月给他交一笔钱。”

暗血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杨战, 梦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