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小神医-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楚鸣, 林雅涵

绝色小神医-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楚鸣, 林雅涵

第1章 实习医生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有转世重生这种事情……”

楚鸣看着自己白嫩的双手,一脸懵逼。

任谁午睡一觉醒来,突然回忆起前世的记忆,发现自己前世竟是八百年前悬壶济世,医术无双的一代医圣,都会和他一样懵逼。

前世,自己被誉为千年难遇的医道天才,年满二十岁时就已经医术大成。

在战乱之年出山,悬壶济世,救治苍生,被无数医者敬仰的一代医圣。

在看看这一世的自己,普通中医大学毕业的应届毕业生,二十三岁还是一个小城市中医院没转正的实习医生。

一对比,差别不是一般的大。

楚鸣扶额喟然叹息。

不过,紧接着,楚鸣又开始兴奋起来。

当真是天不绝中医。

当代社会,古中医早已经丢失了不知道多少遗珍,这些可都是价值无上的瑰宝啊!

“若无这前世记忆,此生我便普通一生。但有了这身记忆,振兴我国中医大业的责任,就落到我头上了!”

楚鸣眼中露出精芒。

他深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道理,上天给了自己这一世的记忆,绝不仅仅是为了发家致富的。

“这一世,我一定要扬我中医!”

刹那间,楚鸣心中定下了一个这一生的目标!

突然,办公室外伸进一个医生脑袋,着急道:

“楚鸣,你怎么还在这,急诊室出事了,林医生被患者家属围了,你还不赶快去!”

“什么!”楚鸣“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赶紧往急诊室跑。

林医生是带他的主治医生,可以说一手握住他转正名额的决定权。

现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时不时就会闹出大事,再加上林医生又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比起男医生应对这种情况更加危险。

一旦出什么事,自己这个实习医生的职业生涯也跟着一起完蛋。

楚鸣赶到急症室,就见到一群家属正气势汹汹的围着一个窈窕的美女医生,在病床上躺着一个面色青紫的七八岁小男孩。

美女医生正是林医生林雅涵。

出身中医世家的天才医生,年纪和楚鸣差不多大,肤白貌美,颜值比起明星都不差。

此时,林雅涵在一群家属的包围下,脸色苍白,柔弱的好像狂风中的一朵白花,随时都会被狂风撕碎一般。

“庸医,都是你,本来我儿子只是一点小问题,结果让你针灸,现在却变成这样!”

“如果我儿子要有什么事,我绝对把这个破医院给砸了,绝对不会放过你!”

病人家属中,一个看起来身价不凡的女人声音最大。

她气势汹汹的威逼着林雅涵,在她身旁站着一个穿着西装,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

这些病人家属似乎来头不小,导致在场医生、护士不少,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帮林雅涵说话。

听住院医和护士之间的窃窃私语,病人父亲似乎是一个身价不菲的大公司老板。

楚鸣眉头一皱,目光凝视向了病床上的孙子。

这孩子他有印象,得过小儿脊椎灰质炎,有后遗症,所以会按时来医院做针灸做恢复,林雅涵就是给他做日常做的主治医师。

今天这个小孩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医院做针灸。

林雅涵给小孩施针后,小孩突然脸色发紫发青,然后突然口吐白沫,眼看就成了病危的重症。

家长认为是林雅涵的医术问题,向林雅涵追责。

要想解决问题,首先要救人。

楚鸣伸手为小孩把脉,并仔细观病人病相。

脑海中前世的医术记忆疯狂浮现。

渐渐的,楚鸣嘴角露出一缕笑容。

“庸医,你说话啊,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拿什么赔?!说话啊!”那富婆大声对林雅涵逼问。

“病人家属,请你冷静,我是医生,我会负责。”

林雅涵小心的劝说道。

她不明白,自己只是使用了普通的针灸术,怎么那名儿童患者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她满脑子的医书理论似乎都无法回答她的疑问。

“你负责?你凭什么负责,我儿子本来好好的,结果你用了针灸就变成这样了!”

富婆大哭。

“我的童童啊,要是我的童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庸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其他病人家属也开始闹起来。

整个场面眼看变得更加混乱,随时都可能失控。

“行了,给我安静,这事我负责!”

就在林雅涵无助之极,场面混乱不堪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这道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一样,让嘈杂的急症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楚鸣身上。

林雅涵见说话的人竟是楚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其他医生更惊讶,没想到出头的的竟是一个实习医生。

“你是谁?”见楚鸣走进急症室,病人家属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情绪近乎时空的富婆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一样注视着他。

“看不出来吗,这写着呢。”楚鸣得意指着自己的胸牌道。

胸牌上写着“实习医生,楚鸣”。

第2章 院长

实……实习医生?

“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

原本还带着一丝希望的富婆,见到出头的竟然是一个小实习医生,脸色更加扭曲,她恶狠狠的盯着楚鸣,情绪几欲爆发。

“楚鸣,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快去请副院长和院长过来。”林雅涵急忙道。

她不想让楚鸣陷入这场漩涡

“院长和副院长出去开会了,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何况,他们回来也没什么用,这病他们治不了。”楚鸣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林雅涵一怔,楚鸣难道跟了自己两个月,平时表现很普通的家伙现在知道这个患者得了什么病。

这怎么可能?

连她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小患者是怎么回事。

“你们这些庸医要害死我的儿子,我跟你们拼了!”富婆一听儿子的病治不好,手张牙舞爪向楚鸣挥去,眼看就要抓到楚鸣的脸。

“这位女士,你要是再发疯,你儿子就真没救了。”面对发疯的富婆,楚鸣脸色严肃起来。

富婆的动作一滞,手顿在半空中。

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男子拦住富婆,站在楚鸣面前,带着一种上位者气质问楚鸣:

“你能治好我儿子?”

“没错。”

“凭什么相信你?”

楚鸣淡淡一笑,自信道:“你儿子昨天下午三点是不是全身冒冷汗,三天前下午四点突然呕吐,五天前早上十点浑身抽搐,没错吧?”

“对!”

中年男人凝重的点点头,这种事情他们没有说过,这个医生既然能准确的看出症状,肯定是有把握救人的。

林雅涵一脸惊讶的看着楚鸣,不明白楚鸣怎么能够如此清晰到点的说出患者之前的症状。

“好了,你们人全部出去守着,别耽误我救人,要是再闹事打扰到我,你们儿子有什么闪失,就不能怪我了。”楚鸣沉声道。

“你们都跟我出去。”中年男子点点头,扶着他老婆离开急症室,其他家属也跟着他们两人离开。

刚才还嘈杂的急症室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楚鸣,林雅涵和躺在床上的小患者。

“林医生,你可不能走,我需要你的帮忙。”

楚鸣来到病床上检查了一下患者,对林雅涵道。

“楚鸣,我严肃的告诉你,现在不是在开玩笑,你真的知道这名患者是什么病吗?”

“要是治不好,你知道你会承担什么责任吗?”

“我不想你替我背锅,毁了你自己。”

林雅涵一脸严肃得看着楚鸣。

梦鸣咧嘴一笑,道:“这名患者在娘胎里受过创伤,先天经络淤血不散,所以从小体弱多病。”

“刚才你对他针灸,无意将他经络里的淤血给引了出来,导致血路堵塞,这么解释,能理解吗?”

楚鸣伸手探了一下患者的脉搏,缓缓解释道。

先天经络淤血不散?

林雅涵听完再次一怔,经络是中医体系中的词,玄而又玄,至今都无法被任何精密医学仪器检查的系统。

是自己完全陌生的领域,问题是楚鸣是如何如此清楚就能够判断其症状?

“那该怎么治疗?”

虽然楚鸣说的很玄乎,但想到他之前清晰说出该患者之前的症状,并说服患者的父母家属不再闹事,林雅涵决定相信他一次,放下自己作为主治医生自傲,求问道。

“接下来我会施展大推宫术来驱散患者经络中郁结的淤血,需要林医生你给我做帮手固定患者。”

楚鸣检查完小患者的脉搏后,对林雅涵道。

“好。”林雅涵点点头。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眼睛瞪得像一只经慌得小小鹿一样看着楚鸣。

她惊呼出声:“大推宫术?”

“没错,怎么了?”

楚鸣有些奇怪林雅涵反应这么大。

在前世记忆的医学传承里,大推宫术只是一种医者掌握的中等医术而已,完全没必要这么惊讶。

“你说的是那个南北朝时期医圣裴元宗创造的大推宫术?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种只记录在古籍上早已经失传的古医术?”

林雅涵不可思议的看着楚鸣,像人生第一次认识这个平凡无奇的实习医生一样。

推血过宫是中医中一种通过推拿术推散淤气的技术,它功效并不明显,作为一种辅助的中医治疗方式存在。

然而,林雅涵知道,在古代南北朝时期,曾有一名医圣将推血过宫这门技术发展到极致,从而创造出一套更加极致,能够通过推拿手法来控制血气,从而更加细微,甚至能够治疗郁结在经络血气的一门医术。

这门医术就被他命名为“大推宫术”。

然而,这种古医术早已经随着时间推移而失传,成为一个一个几乎完全消失在医学中的词。

也只有林雅涵出生中医世家,从小广读各种古代医书,才从十分偏门的医书里而知道这门神奇的古医术存在。

“已经失传了?”

林雅涵的话反而让楚鸣惊讶,在他前世记忆里,大推宫术只中等水平的古医术而已,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秘术。

连这都失传了,那到底还有什么古医术流传到现代?

他稍微回忆了一下这一世的记忆,似乎没有找到什么古医术的传承痕迹。

难道曾经辉煌璀璨的古医术已经在这个时代失传的十之八九?

这个发现让楚鸣有些心痛,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弘扬中医的决心。

“回头再解释,现在救人要紧,我来施展大推宫术,林医生你来做我的助手,帮我固定这名患者,可以吗?”楚鸣询问林雅涵道。

“好”。

林雅涵也知道现在救人要紧,不是追问其事的时候,开始配合楚鸣进行治疗。

第3章 向你道歉

林雅涵负责固定小患者的身体,并且根据楚鸣的要求,不断改变小患者的坐,躺姿势。

楚鸣的双手不停的变幻,以按,触,推等手法不断变换对小患者进行推拿。

只见在患者身上被楚鸣推拿过的区域形成一颗微微鼓起的“小球”,并且这颗“小球”正在随着他的推拿手法,向四肢百脉缓缓推动,仿佛真的就像古医术中记录的那样,由被操控的血气凝聚而成。

林雅涵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在她眼里如同魔术一般神奇。

这就是传说中失传的“大推宫术”吗!

竟然如此神奇!

林雅涵还记得,几年前当她在家族的藏书馆偶然发现记录“大推宫术”这门古医术的古医书时,还曾认为古人的想象力过于丰富,给中医增加神秘的色彩。

但当“大推宫术”真正的再现在她眼前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浅薄。

仿佛在楚鸣的带领下,推开了一道通往古医术密藏的神秘大门。

楚鸣一遍又一遍的不断在小患者身上进行推拿,当完成最后一遍推拿后,那颗鼓动的“小球”随后恢散,消失无迹。

小患者紫青的脸上已经恢复健康的饱满和红润,甚至因为过于舒服,已经沉沉睡过去,还发出“呼呼”的呼噜声音。

见到小患者的状态,林雅涵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悬在喉间的心总算缓缓落下。

楚鸣整个人就像刚刚从水里被捞出来,全身都被汗给打湿,连一副大褂都给湿透了。

“这一世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差了, 连做个简单的‘大推宫术’,竟然都差点虚脱。”

结束推拿的楚鸣在心里吐槽自己,自从觉醒前世记忆后,每次对比,这一世都被对比成了渣。

“你没事吧?需要休息吗?”林雅涵递给楚鸣一瓶矿泉水。

“我没事,我已经用大推宫术将患者经络里郁结的血气给恢散掉,他已经没事了,可以让他的家长进来了。”楚鸣接过矿泉水,毫不客气的“咕噜”的喝了起来。

“好。”林雅涵见小患者的脸色和生命体征都已经平稳正常,也知道患者没事,就准备出去通知急症室外等候的患者父母。

“等等。”楚鸣急忙叫住林雅涵。

“怎么了?”林雅涵停下脚步,转头问道。

“能不能给我拿一件大褂,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会让人想起日本小电影的某些场景吗?”楚鸣指了指湿透的自己,提醒道。

林雅涵这才注意到湿透的楚鸣大褂紧紧的粘在身上,全身是汗水的他男子阳刚气息猛增。

这时,她才第一次发现,这个跟自己实习了快两个月,似乎平凡无奇的实习医生身材好像还不错……

然后,林雅涵也在楚鸣的提醒下联想到,急症室里一个全身湿透的男医生,再加上她一个女医生。

就算是对这方面了解不多得她也会莫名的想起“病房看护”这一类日本小电影中的场景,更不要说是其他人。

想到这些,林雅涵双颊飞上红霞。

“等我,我给你拿过来。”林雅涵侧过脸,不和楚鸣对视,说完转身去找备用的医用大褂。

“还以为这个冰美人不会害羞呢。”望着林雅涵的背影,楚鸣自言自语道,心里在暗爽。

很快,林雅涵就找来一件医用大褂递给楚鸣,楚鸣换掉湿透的大褂,至于里面的内衣是没有备用的,也不可能在急症室里当着林雅涵的面换,只能先将就这样。

换了大褂后,楚鸣和林雅涵走出急症室,将结果告知患者的父母。

得知自己儿子转危为安,又经过医院里一系列的医学仪器检测,确认无疑后,中年男人来到楚鸣面前,向楚鸣表达感谢。

“楚医生,谢谢您救了我儿子,大恩大德感激不尽,今晚我设宴,希望您能够赏脸,让我好好表达对您的谢意。”中年男性对楚鸣一脸感激道。

这时,楚鸣已经知道这个中年男性名为赵峰,是本市著名的房地产商,身价至少十亿以上的富商。

赵峰这话一出,一旁路过的医生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楚鸣,他们都清楚像赵峰这种有钱人的感谢肯定价值不菲,说不一定就是一套房。

“看病救人,是医生的本职工作,吃饭就免了吧。你儿子先天经络淤血,是由于您夫人怀孕的时候也经常去运动,不知不觉伤了胎气,这也是为什么您儿子从小体弱多病的原因,这一次的突发和林医生无关,我想你们欠林医生一个郑重的道歉。”

楚鸣就像没听懂赵峰言语中的暗示,而是平淡的对赵峰说道。

站在楚鸣身旁的林雅涵淡漠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

她没有想到楚鸣竟然拒绝赵峰言外之意的重谢,而是为她出头。

甚至可能得罪赵峰,也要为她拿回一份公道,心里不由得浮现一抹暖意。

“原来是因为这样,难怪小童从小体弱多病,我当初就劝她怀孕期间不要天天去健身房,她就是不听。”

赵峰恍然大悟,懊恼道,然后看楚鸣的眼神中多了三分敬意。

“这是应该的,是我们误解了林医生,应该郑重道歉,我这就将我老婆叫过来给林医生道歉。”

很快,赵峰就去和他老婆私下谈话,然后将富婆叫到楚鸣和林雅涵面前。

“林医生,是我当时情绪失控,误解了您,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个关心则乱的母亲吧。”

富婆自从她儿子没事后,情绪也恢复正常,对着林雅涵不轻不重的道歉。

“我理解。”林雅涵点了点头,有涵养的她没有多说什么,算是接受了富婆的道歉。

“就这?”

一旁楚鸣的心里有些不爽,这个女人在急症室大闹了一场,搞了一出医闹,转过头就轻描淡写道歉就完事了,这也太不把医护工作者当一回事了吧。

绝色小神医-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楚鸣, 林雅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