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护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吴逸, 叶冬瑶

全职护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吴逸, 叶冬瑶

第1章 全职保姆

锦绣华庭,清阳县唯一的高档别墅园区,就算是在放眼整个益州市,这里的地价也是数一数二的。

一座占地四百多平米的复式别墅,便坐落在别墅园区中最中心的地带。

踩着一双拖鞋,形象邋遢的吴逸,显然跟眼前这座豪华别墅的气质有些格格不入。

只是,吴逸掏出钥匙,一把捅开了大门的锁,自然无比地走了进去。

走进客厅,看到立着的大摆钟上面的时间,吴逸顿时脸色大变。

糟糕,已经五点半了,叶冬瑶就要回来了。

吴逸连忙将买来的食材放进冰箱里摆放好,冲进厕所中拉出拖把和水桶开始擦洗地板。

叶冬瑶正是吴逸的妻子,也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三个月前,吴逸娶了叶冬瑶。

准确来说,是嫁给了叶冬瑶,也就是所谓的入赘,倒插门。

撅着屁股将每一寸地板都擦地一尘不染后,吴逸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长长呼出一口气。

该死,建这么大的一间房子干什么。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吴逸脸上浮现起笑容,连忙从桌上抽出一张湿纸巾将脸和手擦干净后,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打开了大门。

看到站在门外的人不是叶冬瑶,吴逸脸色顿时耷拉了下去,不情不愿地让开进门的通道。

“诶,换上拖鞋再进来,我刚拖好的地!”

门口,一个长相俊逸不凡的青年正要走进来。

听到吴逸这一声喊叫,迈开的腿僵在空中,收了回去。

“老大,我说你至于吗?”

吴逸撇了撇嘴,径直走进客厅中,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懂什么?不换就别进来。”

青年也没有介意,换上门口的拖鞋走了进去。

俊逸青年打量客厅一圈,点了点头。

“还好,你还没沦落到入赘给一个暴发户。”

“坐吧,小心点啊,别把沙发坐皱了。”

青年沉默地盯着吴逸,许久无语地坐了下去。

“啧啧,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沦落到当倒插门女婿的地步。”

吴逸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点了点头。

“当然,有个心爱的老婆,又不缺穿不缺吃的,有什么不好。”

俊逸青年欲言又止,良久才开口道。

“老大,真不考虑回来?”

吴逸摇了摇头,“不了,该回来还债了。”

五个月前,吴逸在国外的一次反恐行动,自己和一位下属也是亲如手足的兄弟陷入敌人包围圈。

他奋力杀出重围,但力有不逮,没能把战友一起带出来,他被永远留在了那里。

战友给他留下了一张照片,是他从二十多年来没见过几次面的亲生女儿的照片。

照片的背面,是他临死前用血写下的遗嘱家书——要将女儿的终生托付给吴逸,让他上门当叶家的女婿。

于是,吴逸便来到了这座县城,清阳县。

叶家只有叶冬瑶这么一个独苗,于是叶冬瑶的爷爷便想着招一个上门孙婿。

所以,吴逸便“应聘”上了。

之所以说是应聘,是因为来到叶家这三个月,吴逸便如一个全职保姆一般,叶冬瑶将家里所有下人干的活都交给了他。

归根到底,叶冬瑶是看不起他。

叶冬瑶本就对招一个素未谋面的倒插门丈夫反对至极,在她看来,愿意放弃尊严倒插门的,都是身无所长的废物。

“行,不回来就不回来了,不管你在哪我们都是兄弟。”

俊逸青年少见地脸上没有挂着吊儿郎当的笑意,正色说道。

吴逸会心地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突然,俊逸青年凑了过去,贼眉鼠眼地低声说道。

“老大,我刚联系上两个混血双胞胎,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吴逸顿时嫌弃地推开了他,“要玩你自己玩去,我现在可是有妇之夫,洁身自好,不搞这些不明不白的。”

俊逸青年张了张嘴,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老大,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吴逸嗤笑一声,指着墙壁上一位女子,面带傲色。

“看到了吗?我老婆长这样,我还需要对胭脂俗粉感兴趣?”

吴逸这话便是纯属吹牛了,三个月来,他连叶冬瑶的一根脚趾头都没碰过。

照片上,一位二十三四岁左右的女子抿嘴笑着。

背景是一团繁花紧簇,可在她的笑脸嫣然下,全都显得黯淡无光。

一身纯白色的长裙,如同下凡的仙女一般,出尘不已。

俊逸青年顿时竖起大拇指,“难怪你现在脸都不要了。”

说完,俊逸青年马上从沙发一跃而起,一下子窜出了十几米。

吴逸冷笑一声,这小子,现在都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要不是怕被刚擦好的地板弄脏了,他非把这小子按在地上摩擦不可。

俊逸青年在客厅中到处走着,一边啧啧称奇。

“得了啊,差不多赶紧给我滚,我老婆要回来了。”

听吴逸下了逐客令,青年走到餐桌旁抓起一颗苹果。

突然,俊逸青年眼神落在餐桌桌布一角上,整个人都僵住了。

“老……老大,你把这个东西用作桌布?”

俊逸青年吞了口唾沫,艰难地问道。

吴逸又从冰箱里取出一个水果,洗完从餐巾纸擦干后小心翼翼地在水果盘上摆好。

“不就一块破布吗,我看挺好看的就铺上去了。”

俊逸青年急忙捂着嘴,连连咳嗽着。

“这可是世界上流圈子公认的第一美妇亲手给你绣的,你居然拿来当桌布!”

吴逸撇了撇嘴,嫌弃地撇了桌布一角上面一行用丝线绣出来的英文。

“不就是一个绣出来的英文名吗?我给几百块随便找个做手工的女孩子都绣得比他好看。”

俊逸青年扶额无语,这能比吗?

“人家可是上流社会公认的第一美妇,家世显赫。专门为你吴逸学的手工,就算难看一些也是意义非凡。”

“她要是直接给我一笔钱,我会觉得意义更加非凡的。”

听着吴逸这不知所谓的话,俊逸青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这块布,拿到外国上流圈子去拍卖,恐怕能被抢到几个亿上去,单位还是美元。

“得,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双胞胎姐妹身上寻求安慰了。”

俊逸青年灰溜溜地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吴逸笑了笑。

几个亿?比不上叶冬瑶的一个笑容。

七点,摆钟的钟声一响,吴逸马上冲到门口打开大门,眼巴巴地望着路口。

不一会,一辆白色的宝马mini出现在路口,朝门口开了过来。

车子缓缓停下,吴逸走了上去如一个仆人般拉开车门,伸出一只手掌让驾驶座上的叶冬瑶扶着下来。

叶冬瑶脸上却是露出厌恶之色,无视了吴逸,自顾自地走下车来。

一头秀发披散在肩上,身上是一件吊带长裙,露出一对如羊脂玉般光滑的香肩。

精致深邃的锁骨,衬托着一条淡紫色定制款项链。

白皙的脸上,五官拼凑在一起如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一般。

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如果对自己不那么冷的话。

吴逸如是想到,跟在叶冬瑶身后走进家中。

叶冬瑶走进客厅里面,鼻子抽了抽顿时皱起眉来,冷冷地盯着吴逸。

“为什么客厅里面有陌生人的味道?”

吴逸心中一咯噔,暗道不好,怎么把叶冬瑶嗅觉很灵敏这件事给忘了?

“那个……刚才两个朋友上门找我。”

叶冬瑶一把将车钥匙丢在桌子上,抱着手臂坐了下来。

“你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除非我允许否则不许带任何人来我家里?”

吴逸讨好地赔笑着,“这不就是咱们家嘛?”

叶冬瑶冷笑一声,讥讽地看着吴逸。

“别想得太美了。我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会选中你这么一个人,但我永远不可能接受你。你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全职保姆罢了!”

吴逸沉默片刻,抬起头来脸上还是带着微笑。

“保姆就保姆,能让我留在你身边就行。”

叶冬瑶顿感无力,摆了摆手。

“去做饭吧。”

为了赶吴逸走,她特意将家里的下人全部辞退了,故意用各种刻薄的话挤兑吴逸,没想到这吴逸就像狗皮膏药一般,彻底粘上她了。

吴逸连忙应了一声,走进厨房里面围起围裙做饭。

很快,三菜一汤被端上了餐桌。

吴逸拿碗给叶冬瑶盛了一碗汤放到叶冬瑶面前,叶冬瑶却是看都不看一眼,自己拿起碗舀了一碗,又拿了一个盘子夹了一些菜上去。

三个月来,两人虽然是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可叶冬瑶的筷子从未跟吴逸伸进同一个盘子中。

被吴逸筷子碰过的菜,她坚决不沾。

“吃完记得洗碗。”

叶冬瑶抽起纸巾擦拭一遍嘴唇,回到客厅坐着。

吴逸洗完碗,刚要在沙发坐下,叶冬瑶抬起头看着他。

“去拿一双拖鞋过来,给我换鞋。”

吴逸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脸。

“让我给你换鞋?”

叶冬瑶点点头,“没错。”

她就是要羞辱吴逸,她就不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这样的屈辱。

受不了,吴逸自然会自己离开。

当然,如果能把婚也离了更好。

第2章 死皮赖脸

谁知道,吴逸脸上却是露出欣喜地笑容,跑到鞋柜提着叶冬瑶的拖鞋过来。

吴逸一把在叶冬瑶跟前蹲了下来,还没等叶冬瑶开口,单手抓住了叶冬瑶的脚踝,将她脚下的高跟鞋轻轻脱了下来。

叶冬瑶不可思议地看着吴逸,她没有想到,竟有一个男人能够如此不自尊。

心底,叶冬瑶越发看不起吴逸。

只会死皮赖脸低声下气的男人,也许对一些小女生很是受用,但她并不需要这样的男人。

吴逸心中却是欣喜不已,结婚到现在三个月,他还是第一次跟叶冬瑶有身体接触。

又轻轻将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也脱了下来,一时,一双被丝袜裹着的精致小脚呈现在吴逸眼前。

叶冬瑶的一双小脚小巧玲珑,没有一丝的赘肉。十根细细的脚趾头灵动不已,白皙滑嫩。

隔着丝袜,吴逸都能感受到略微冰凉的触感。

吴逸握着她的两只小脚,一时爱不释手。

“把丝袜也给我脱了。”

叶冬瑶还不死心,还想进一步是试探吴逸的底线。

吴逸又是一愣,随即手指一颤。

叶冬瑶穿的可是一双长丝袜,一双肉色丝袜传到了大腿的位置。

“真的要我帮你脱吗?”

吴逸咽了一口口水,问道。

“怎么?不愿意?”

叶冬瑶脸上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浮现一抹欣喜。

果然,就算这家伙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还是有着自己的尊严底线的么。

吴逸连忙摇了摇头,“愿意,愿意!”

伸出手指抵达叶冬瑶的大腿,指尖一触碰到那白皙的大腿,吴逸顿时心神一颤。

滑腻的手感,惊人的弹性,让吴逸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起叶冬瑶的大腿。

若是真这么做了,恐怕自己就要给赶出去了。

叶冬瑶脸上涌上一抹红晕,她也没想到,吴逸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答应!

手提包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冬瑶松了一口气。

“停,等下我自己来。”

叶冬瑶摆了摆手,掏出手机接起了电话。

“小涵,你妈那腿,专家那边说没找到病因。”

电话里面,传出一个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

叶冬瑶脸色一沉,眉头紧紧拧起。

吴逸看着一阵揪心,恨不得将叶冬瑶紧紧揽入怀中。

叶冬瑶的母亲,这几年一直在各地走访名医,可到现在还是无功而返。

“麻烦你了,楚叔叔。”

叶冬瑶轻声说道,声音虚弱飘忽。

电话那头的男人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你这小丫头,跟楚叔叔还客气什么?只是你看,国内的中西名医基本都看了个遍,你妈这腿……”

楚叔叔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来,但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在劝叶冬瑶放弃。

叶冬瑶强自笑了笑,“楚叔叔,我明天去接我妈回来吧。我再看看,能不能送我妈去国外看一下。”

电话那头的楚叔叔顿时沉默了下来,片刻后才再度开口。

“小瑶啊,叔实话告诉你吧。目前国内与国外除了医疗环境和器械比国内先进一些后,医生水平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国内这么多专家都诊断不了,出国外大概率也是没什么希望的。”

叶冬瑶一脸痛苦,人说久病成医,自从母亲生病后,没事的时候她经常会看一些医疗方面的期刊和报告,楚叔叔说的这些她又怎么会不了解呢。

她只是,想给自己心中留下最后一点希望。

“楚叔叔,谢谢你,我有些累了,先挂了。”

叶冬瑶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握着手机的手软软地垂了下去。

“那你早点休息,要是没时间,叔送你母亲回去。”

只是,叶冬瑶意识一片混乱,根本没能听到中年男人的话。

电话那头的楚叔叔,得不到叶冬瑶的回复,挂断了电话。

叶冬瑶抽了抽鼻子,眼眶泛红,弯身一把将腿上的丝袜脱下,从吴逸手上夺过拖鞋给自己换上。

吴逸担忧地看着叶冬瑶,叶冬瑶却像是完全忘记了吴逸这个人一般,浑浑噩噩地朝房间走去。

一路注视着叶冬瑶走进房间,吴逸这才放心。

他并没有去打扰叶冬瑶,也没有因为担心便凑上去询问关心。

他知道,叶冬瑶心门对自己还是紧锁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再去打扰叶冬瑶只会让她更加心烦。

坐在沙发上,吴逸抬起手看着指尖笑了笑。

仿佛,那滑腻的触感和一抹幽香此时还徜徉在指尖上。

“放心吧东瑶,妈的病交给我。”

次日一早,吴逸便准时起来做好早餐,等待着叶冬瑶起床。

十分钟后,叶冬瑶洗漱完走下楼,自然地在餐厅坐下。

吃完早餐,叶冬瑶便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直到傍晚时分,吴逸正围着围裙在厨房中做饭,客厅大门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

吴逸连忙放下勺子,快步走了出去。

大门被打开来,叶冬瑶推着轮椅走了进来。

轮椅上,坐上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因为保养极好,看起来不过才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

看到吴逸,妇人扬起眉来,盯着吴逸许久,转头看向叶冬瑶。

“这是家里的佣人?”

叶冬瑶迟疑片刻,摇了摇头。

“这是爷爷给我找的丈夫。”

妇人有些惊愕,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送我去房间休息吧,我累了。”

叶冬瑶咬着红唇点了点头,想到从前母亲脸上总是带着和煦的笑容,而现在变成了这副冷冰冰的模样,她心中便一揪一揪地疼。

推着母亲进了一楼的主卧,叶冬瑶小心翼翼地将母亲扶到床上躺好,在床边坐了下来。

“妈,我给你揉揉腿。”

叶冬瑶轻轻说道,将柔荑放到妇人苍白无力的双腿上,从下到上轻轻揉动着。

吴淑如躺在床上,阖上双眼,一滴泪水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滑落。

“小涵,不用揉了。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叶冬瑶有些手足无措,犹豫片刻后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吴淑如睁开眼睛看着叶冬瑶落寞的背影,脸上满是失落痛苦之色。

第3章 治病

“东瑶,吃饭啦。”

看着叶冬瑶那难看的脸色,吴逸小心翼翼地说道。

叶冬瑶抿着嘴唇摇了摇头,朝楼上走去。

偌大的别墅中一片寂静,只有吴逸孤单一人在餐厅中吃着晚餐。

洗完碗筷后,吴逸蹑手蹑脚地走到一楼主卧门外。

听着房门内传出的均匀呼吸声,吴逸轻轻拧开门把,推门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吴淑如身上盖着一条空调被,躺在床上已然是睡着了。

吴逸细细端详着吴淑如的脸,与眉宇之间,与叶冬瑶有几分相似。

又轻轻把盖在吴淑如双腿上的被子掀开,一对惨白色的双腿显露在吴逸面前。

吴逸看着吴淑如的双腿皱起眉来,以他的医术,肉眼竟然看不出吴淑如是什么病。

难怪,那些中西医的专家都诊断不出来。

此时,妇人脸色蜡白,由于身体状况不佳,沉睡中发出微微鼾声,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房间内多出一个人来。

吴逸将手搭了上去,轻轻揉着吴淑如的大腿,陷入深思中。

陡然,吴逸眉头舒展开来。

吴淑如这腿疾的病因,他已是了然于心。

令众多名医束手无措,甚至找不出病因的腿疾,根本原因还是出自于妇人的心绪。

多年哀怨,再加上性子寡淡,不懂得发泄欲望,这才导致寒水积体,郁结经脉。

“唉……”

吴逸心中长叹一口气,万幸的是,他有能力治好这个病。

他一身医术,不说绝世无双,可也算是数一数二了。

在吴逸看来,普天之下,论医术能够绝对超越他的,只有那个算是他半个师傅的怪老头。

只是,正当吴逸的手要离开吴淑如的小腿之时,房门被推了开来。

叶冬瑶站在门口,看到吴逸的手掌放在自己母亲的腿上,一脸不敢置信。

随即,叶冬瑶大步走进房间中。

“出去!”

叶冬瑶沉声说道,语气发寒,看向吴逸的眼神充满了厌恶。

吴逸心中发苦,想得太投入了,竟然忘记自己的手还在丈母娘大腿上,也怪不得叶冬瑶误会自己。

若不是怕把吴淑如吵醒,只怕叶冬瑶现在已经是一巴掌甩到吴逸脸上了。

看着叶冬瑶胸膛剧烈起伏着,吴逸连忙转身走出房间。

叶冬瑶眼中的愤怒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悲哀之色。

吴逸如坐针毡地站在房门外,看到房门打开了,连忙迎了上去。

“走开。”

叶冬瑶面色发冷,眼神中没有一丝感情.色彩。

“东瑶,你听我解释。”

叶冬瑶冷笑一声,“听你解释?要不是我放心不下我妈,我还真看不到你这副龌蹉的模样!你给我滚出去!”

吴逸还要开口辩解,叶冬瑶猛地一推吴逸。

“我叫你出去!”

吴逸一路被叶冬瑶推着赶出家门,看着大门被叶冬瑶一把甩上,颓然不已。

屋内,叶冬瑶靠在大门上,眉头紧缩,满是郁结之色。

突然,叶冬瑶的手机响了起来。

叶冬瑶疲惫地从口袋中抽出手机,接起电话。

下一刻,叶冬瑶陡然站直了起来,满是震惊。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

叶冬瑶连忙打开大门,快步走了出去。

一出来,她便看到了吴逸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看着她。

“东瑶,你听我解释!”

叶冬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现在有事要出门,没时间跟你掰扯这些。你要是再敢对我妈动手动脚,我饶不了你!”

吴逸苦笑着,再怎么样,自己也不至于看上自己的丈夫娘啊。

“你放心去吧,妈这边有我照顾。我刚才,就只是想要帮妈按摩一下而已。”

兴许是吴逸对吴淑如的称呼,叶冬瑶愣了一下,脸色稍有缓和,迟疑地点了点头上了车。

看着车尾灯远去,吴逸打了个响指,走进家中。

吴逸回到自己房间,在床底下拉出一个发黄的行李包,从中掏出一个紫色布包。

做贼似得,吴逸蹑手蹑脚地溜进吴淑如的房间中。

万幸的是,吴淑如还在沉睡中。

吴逸走到床边,手指连连点出。

下一刻,吴淑如发出了鼾声。

为了防止吴淑如突然醒来,吴逸使她陷入了昏迷中。

手腕一展,布包在他宽大的手掌上展开来,里面是一根根泛着银光的银针。

吴逸左手一抖,一根银针弹出。

没有丝毫犹豫,吴逸右手食指拈住银针,手速飞快地朝吴淑如腿上扎去,甚至在空中带出了一串残影。

眨眼的时间,已经是七根银针扎在吴淑如的腿上,微微颤抖着。

吴逸专注地盯着那七根银针,直到银针不再颤抖,吴逸双手连连抓去,迅速将七根银针收了回来。

若是有识货之人在此,动能认出吴逸施展出来的,正是失传已久的七星针法!

收好银针后,吴逸双掌连连拍出,不断拍打在吴淑如的双腿上。

呼……

吴逸长长呼出一口气,看着吴淑如的双腿慢慢出现了血色,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听着吴淑如那越发平稳的呼吸声,吴逸会心一笑,走出了主卧。

至于他点的穴,一个小时后自然会自动解开。

……

“李姐,怎么回事?”

叶冬瑶踩着急促的步伐走进办公室内,办公室中,一位三十多岁的丰腴少妇正一脸担忧地坐在沙发上。

看到叶冬瑶来了,少妇连忙站了起来。

“老板,方才郑、秦、陈、赵四家联合发来通知,要求后天召开股东大会!”

叶冬瑶心弦一颤,在公司成立初期,为了填补资金链短缺,她接受了这四家的注资。

短短两年时间,公司蒸蒸日上,生意规模已经要扩张到市里面了,这四家突然要求召开股东大会,恐怕不怀好意。

“知道了,你现在马上将能抽调的资金全部动用,尽量收购这四家以外其他股东手里的股份。”

叶冬瑶一把在办公椅坐下,重重呼出一口气。

少妇点了点头,只是脸上忧色不减分毫。

这四家股东,一个个鬼精鬼精的,现在提出要召开股东大会,恐怕是有备而来。

傍晚时分,叶冬瑶一脸疲惫之色地回到家中,看到餐桌上放着还冒着热气的晚餐,不由心弦一颤。

回到家能有人给自己做一顿饭,不就是她一直朝思夜想的吗?

只可惜,给自己做饭的并不是自己喜爱的人。

第4章 奇迹发生

正要坐下享用晚餐,却是突然从主卧中传出吴淑如的声音。

“小涵,给妈倒杯水。”

叶冬瑶连忙倒了一杯水,走向主卧。

一走进房间,叶冬瑶整个人都僵住了,手里的水杯掉到了地上,温水流了一地。

“妈……你……你的腿好了!”

叶冬瑶的声音颤抖着,一把扑进去扶住了吴淑如。

吴淑如也是哆嗦着嘴唇,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的腿,好了?”

吴淑如一脸的不敢置信,惊愕地低头盯着自己的双腿。

遍访名医都束手无策的腿疾,一夜之间自己痊愈了?

“妈,怎么回事?”

叶冬瑶连忙问道,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之色。

吴淑如呆滞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睡醒觉得有些口干,就想坐起来喝点水,没想到腿竟然能动了!”

说着,吴淑如也是泪水纵横,一张脸上布满了泪痕。

叶冬瑶一把抱住了母亲,母女两拥抱着相顾流泪。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正在房间内昏沉睡去。

当叶冬瑶扶着吴淑如走到客厅之时,叶冬瑶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只是那真实的触感,无时无刻不在告诉着她这不是在做梦。

只是,母亲的腿疾怎么会自愈了?

难不成是有人将母亲的腿疾治好了?

可是,家里就只有她和吴逸。

难道,是吴逸?

不,怎么可能!

很快,叶冬瑶便在脑海中掘弃了这个想法。

若是他有这等能力,又何必抛弃男人的尊严来当个上门女婿呢?又何必如狗皮膏药一般,死皮赖脸地留下来?

吴逸听到楼下的动静,苏醒了过来。

一走下楼,叶冬瑶的眼神便直直落在吴逸脸上,似乎想从吴逸的表情看出些什么来。

只是,叶冬瑶看到的只有满脸惊愕。

“东瑶,不是说妈的双腿没办法走路吗?”

不知为何,叶冬瑶的心中隐隐有些失落。

“不知道为何,突然就好了。”

叶冬瑶语气一如既往地冷淡,只是吴逸能够从中听出按耐不住的喜悦。

“妈,我扶你出去院子走走。”

吴逸连忙追了上去,身为一个合格的上门女婿,跟丈母娘搞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

“小涵,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吧?妈好久都没有给你过过生日了,今年好好给你过一次。”

花园中,吴逸顿时挑起眉头。

若不是丈母娘提起,恐怕他就要错过叶东瑶的生日了。

这个生日,对吴逸来说意义非凡。

毕竟,今年是他和叶东瑶结婚的第一年。

“妈,东瑶生日是什么时候?”

吴逸舔着一张笑脸问道,端的是一个自然无比。

吴淑如撇了吴逸一眼,迟疑片刻。

“八月九日。”

吴逸顿时一愣,随即脸色一变。

今天已经是八月七日了,离叶东瑶的生日,剩下不过两天。

而他,什么都还没有准备。

更要命的是,他身上自己连一分钱都没有。

在他刚入赘过来的时候,叶东瑶便是跟他说过了,不要想着能够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她一分钱也不会给他。

身上唯一一张有钱的银行卡,还是叶东瑶给他买菜做饭的。

只是,再怎么样也不能用叶东瑶的钱给她买生日礼物吧?

吴逸顿时心中发苦,不曾想他也有一天会为钱发愁。

“妈,不用过生日了,你能健健康康地,我就很开心了。”

吴淑如面含笑意,摇了摇头。

“明天下午,你爷爷和你舅舅就过来了。不大操大摆,就吃个简单的家宴。”

叶东瑶点了点头,扶着吴淑如在花园中走动着,留下站在原地愁眉苦脸的吴逸。

……

次日早上,叶东瑶破天荒地喝了两碗粥。

看来,吴淑如的腿疾好了,确实让她心情大好。

“妈,我过去公司了。”

叶东瑶对吴淑如说道,拿着钥匙站起身来。

吴逸急忙将餐桌上的碗筷收拾好扔进洗碗盆中,跑着追了出去。

看着吴逸慌慌张张地背影,吴淑如不由皱起眉来。

身为一个母亲,她只想要叶东瑶能够找到一个相爱称心的伴侣,而不是这种为了家族利益而妥协的婚姻。

只是短短一天,吴淑如能看得出来这吴逸倒是手脚勤快,但除此之外她无法从吴逸身上看到有其他的闪光点。

更为重要的是,明显自己的女儿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入赘的男人。

“看来,要找个机会让这个吴逸自己离开。”

叶东瑶正要把车门关上,吴逸连忙把住车门。

“等一下!”

叶东瑶扬起头来看到吴逸,蹙起眉来。

“干嘛?”

吴逸咧嘴笑着,“送我一段呗。”

叶东瑶眉头紧皱,片刻后摇了摇头。

“我不与你同车。”

吴逸却是自顾自地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叶东瑶脸色一沉,冷冷地盯着吴逸。

“下去!”

吴逸脖子一缩,拉过安全带系上。

“我不下去!你带我一程,不用绕路,到你公司门口停下就行。”

叶东瑶深吸一口气,她从未接触过吴逸这种无赖般的人,一时也有些束手无策。

点火,换挡,车子一下子弹射了出去。

吴逸坐在车座上,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般到处摸摸看看着。

经过一晚上的苦想,吴逸终于找到了给叶东瑶准备生日礼物的办法。

之所以赖着叶东瑶送他过来,便是为了赚钱。

“到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汽车在一栋大厦门前戛然停了下来,叶东瑶冷冷说道。

吴逸点点头,也怕真的激怒了叶东瑶,连忙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东瑶揉了揉眉心,熄火下了车。

“媳妇,那我走了啊。”

吴逸笑着对叶东瑶挥了挥手,见叶东瑶脸色一变似乎要发火,连忙快步走开。

再一回头,吴逸顿时神色一凝。

一辆奔驰大G在叶东瑶车边停下,一位穿着一身称体高档定制白色西服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笑着和叶东瑶握了握手。

男子约莫二十七八岁,头发打理地一丝不苟,赫然一副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模样。

再反观吴逸,身上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休闲服,出门出得急,连鞋都没换,踩着一双拖鞋就出来了。

全职护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吴逸, 叶冬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1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