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医圣-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杜仲, 郑南音

超凡医圣-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杜仲, 郑南音

第1章 超凡医圣

“别害怕,扎进去可能会少出点血,但不会很疼的。”一道男人的声音悠悠响起。

这是在女孩的闺房里,装修精致的房间,飘着淡淡的清香。

一位年轻女子正躺在床上,长的清丽脱俗,绝对是极品美女,美中不足的是脸色有些泛白,呼吸也有些急促,胸前的曲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

女子朦胧的苏醒过来,入眼便看到一张男人的脸,想要起来反抗却发现身体发软,只能愤怒的斥责对方。

她,是江城秦氏集团的执行总裁,秦梦琪,因其貌美且拥有非凡的商业能力,在江城很有名气。

刚才她晕倒了,刚刚苏醒便听到有男人口出污言,心中紧张至极。

这家伙是谁?

他是要对自己图谋不轨吗?

秦梦琪的心中愈发恐惧。

这时,杜仲拔掉了针说道:“我没骗你吧?真的不是很疼吧?”

他一边说话,一边用酒精棉球擦拭着秦梦琪人中穴的血迹,两片薄唇随着擦拭的动作一开一合,洁白的牙齿若隐若现。

秦梦琪晕倒,杜仲通过把脉诊断她是急血攻心导致的。

所以采取昏厥急救的针灸方法,先扎人中穴,淤血由人中穴排出体外后,再扎合谷、足三里两道穴位。

“放轻松,再扎两个小穴你就好了。”杜仲说道。

因为合谷穴在手上,为了找准穴位,所以杜仲一手拿针,一手抓住了秦梦琪的小手。

“啊!流氓!还敢口出污言!”

秦梦琪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感觉到对方抓住了自己的手,当即就像是触电般的坐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朝杜仲抓了过去。

“你疯了!”杜仲气急道。

好心好意帮她看病,被骂流氓不说,还要动手打人?

还好杜仲反应够快,要不然非得在脸上留下五道沟壑不可。

“哼!臭流氓,我可是秦氏集团总裁秦梦琪,竟敢对我出言不逊,简直胆子太大了!”

秦梦琪面露森然寒色,冷声呵斥,想用自己是秦氏总裁的名头吓退这家伙,毕竟自己纤弱的身体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美女,你误会了吧?我是在给你针灸,我说的小穴是你身体的穴位。”

杜仲面露无奈之色,撇了撇嘴说道。

“针灸?”

秦梦琪愣了愣,接着便看到杜仲手上拿着一根长针,还有桌子上摆着的医疗盒。

“你是医生?”秦梦琪疑惑道。

“对啊!我是中医!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杜仲道。

秦梦琪缓了缓神,回想起自己从早晨一起床,脑袋就昏昏沉沉的,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却晕倒在院子里。

再然后,就是一醒过来看到这个医生在为自己针灸。

仔细感觉,脑袋果真没有早起那么昏沉了。

“秦总裁,你这是过度劳累,再加上今天急血攻心导致的昏厥,再扎最后两针便可让你恢复健康。”

一边说着话,杜仲已经把银针扎进了秦梦琪手上的合谷穴,并轻轻捻动。

秦梦琪却丝毫没有痛感,反倒是阵阵暖流随着捻动,渗入皮肤,让整条胳膊都有一种轻松之感。

看不出来,这家伙的手艺还真可以!

刚才自己还误会他了。

想到这些,秦梦琪的脸颊泛起红晕,有惭愧之色浮现。

“还差最后一个穴位!”杜仲说道。

话音刚落,杜仲便伸手握住了秦梦琪的一只小脚。

黑色丝袜紧紧裹着美腿和小脚,有淡淡的温度,摸起来有一种细腻的质感。

“你要干什么!”秦梦琪忽然惊叫一声。

女人的脚可是除了胸和耳垂之外,最敏感的部位了,怎么可以随便让男人摸呢,秦梦琪浑身一阵酥麻,当即恼羞成怒。

“你别紧张,穴位在小腿上。”杜仲解释道。

“那你扎穴位就好了,摸我脚干嘛?”秦梦琪怒道。

“我这不是怕扎不准嘛!你要是不怕扎偏,那我松开你的脚便是!”杜仲无奈,就要松开她的小脚。

“你……哼!”

秦梦琪冷哼一声,便嘟着嘴不再说话,把头转向了别处,算是默许了杜仲。

秦梦琪也担心自己的病治不好,此刻只能忍辱负重,他要抓着脚便由着他抓吧,只要能把病治好,本姑娘忍了!

接着,杜仲便直接隔着丝袜,把针扎入了足三里的穴位,并且缓缓捻动。

不知道是被抓着脚的原因,还是针灸的原因,秦梦琪只感觉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小腿,一直延伸到小腹,过了一会,全身都有隐隐的酥麻之意。

这让秦梦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说痒不痒,说疼不疼,但却让人不太自在,还有些难为情。

“还要多久啊?”秦梦琪酥麻的有些不舒服。

“就快好了。”杜仲眼神冷定道。

秦梦琪忍了,只能咬牙坚持,脸颊是愈发红晕。

但伴随着全身的酥麻之意,她感觉脑袋里是越来越轻快了,这针灸果真是有效!

“好了,你下床活动活动。”收针后,杜仲微笑着说道。

说话间,杜仲的眼神从秦梦琪的长腿上飘过。

不得不说,作为正常的男人,杜仲确实被这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吸引了,尤其是套着黑色丝袜更是无比诱惑。

“可恶!你看什么呢!”

发觉杜仲眼神不对,秦梦琪羞怒道,同时把双腿向中间并拢了一下。

“咳咳……”

杜仲轻咳了两声来掩饰尴尬,不过他内心也有些冤枉,自己只是在欣赏美腿,绝对没有偷看裙底,她并拢双腿干嘛!

“老实交代!谁让你来给我看病的?”

秦梦琪从床上跳到地上,气咻咻的盯着杜仲。

作为秦氏的掌舵人,秦梦琪向来冷若冰霜,让很多男人望而生畏。

今天可好,这家伙不但摸了她的小脚,还偷看她的美腿,简直可恶至极!

要不是今天他救了自己,非得扇他几个耳光不可!

“秦总,你晕倒了,是我从外面的诊所把他请过来的。”杜仲还没说话,一道女声自背后响起。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五官俊俏的女人站在门口,正是秦梦琪的助理,曹雪。

“曹助理,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秦梦琪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不悦,继续说道:“我晕倒这事是要绝对保密的,如果二叔知道我身体有恙,定会以此为理由逼我退出董事会。”

一边说着话,秦梦琪的脸色渐渐变冷,目光转向杜仲这边,步步向他逼近,冷冷的说道:“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泄密!”

秦梦琪用气势逼迫杜仲,是想透过他的眼睛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二叔的密探。

而,杜仲在她高冷气势的压迫下,内心都有些慌乱起来,步步后退。

“喂喂喂,你……你要干嘛?”

杜仲的神经紧绷起来,谨慎的盯着秦梦琪的一举一动。

只见秦梦琪把手伸向胸前的领口!

杜仲连眼睛都不敢眨,心想这个名震江城的女总裁,定然有过人的手段和胆识。

她怕我泄露了她生病的秘密,莫不是要掏枪杀人灭口?

想到这些,杜仲再不敢犹豫,动作敏锐的一个跨步向前,伸手就朝秦梦琪胸前的手抓去。

秦梦琪吓了一跳,猛的缩回了手,而杜仲却没反应过来,直接抓了上去……

好弹!好软啊!


第2章 坐诊中医

“你……”

秦梦琪震惊,整个人都石化了,俏脸却是瞬间涨红。

“啊!!!臭流氓!你放手!”尖叫声响彻房间。

反应过来后,秦梦琪直接抬脚就朝杜仲踢了过去,裙子本来就短,这一踢,有裙底风景涌现。

“非礼勿视!”

杜仲暗叫一声,赶忙捂住自己的眼睛,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对不起,你刚刚的动作,我以为你是要掏枪……”

杜仲的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一脸抱歉的挠了挠头,十分不好意思的憨憨一笑。

噗!

站在一边的曹雪,听到这话忽然就笑喷了,心中却是对杜仲十分服气,亏他想的出来,自己美丽的总裁像是拿枪打打杀杀的人吗?

“曹助理,你还笑?”

秦梦琪没好气的瞪了曹雪一眼,羞怒道:“你确定这家伙是个医生,而不是神经病?”

“我真的是医生!刚刚我还给你针灸……”杜仲一边口中解释,一边用手比划针灸的动作。

杜仲比划的动作,又让秦梦琪想起这家伙刚刚抓了自己的胸,气的贝齿紧咬,没好气道:“滚远一点!别让我再看到你!”

杜仲撇了撇嘴,脸上尽是无奈的表情,帮她治了病,最终却落得被骂的下场,不过也怪自己多疑,人家只是摸了摸胸,就以为人家是要掏枪。

“那好吧,我就先告辞了。”

杜仲有些无奈的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转过身来,说道:“哦对了,被你气昏了头,差点忘了告诉你正事。”

“到底是谁气谁???”秦梦琪忍无可忍,气的娇躯颤抖。

被你摸了胸,还反咬一口我气你?

杜仲挠了挠额头,语气平静的说道:“谁气谁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作为医生我必须告诉你,你最近这半年来,每到月事来临前几天,小腹都有烧灼般的疼痛,想要根治就来西街天德堂找我吧。”

留下这句话,杜仲便离开了。

秦梦琪听后陷入了沉思,因为杜仲说的完全符合她的症状,这半年来每个月都疼的她整宿失眠,去医院检查也没啥大问题,可疼痛却不见好。

这家伙居然能诊断出我的问题?

那他应该也有医治的手段吧?

“总裁,他好像都说对了,这位杜医生在他们诊所还挺有名气的。”见秦梦琪出神,曹雪忽然开口说道。

“是吗?”秦梦琪面露惊疑,想了想说道:“曹助理,带着我在医院的检查单,明天陪我去一趟西街的天德堂。”

……

江城市中心,黄金地段,私人豪宅。

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左右两侧各有一位妖娆的女人在帮他捏肩捶腿。

此人正是秦梦琪的二叔,秦天雷。

面前有一个戴墨镜穿西装的青年,正在向他工作。

“你确定没看错?有医生进入了秦梦琪那丫头家里?”秦天雷忽然来了兴趣。

“那丫头家里有咱们安插的人,确保这个消息准确可靠!”西装男汇报道。

“她请医生做什么?莫非是生病了?”秦天雷眼中精光闪现。

“应该是生病了,据我打探到的消息,那丫头在院子里晕倒过。”西装男汇报道。

“太好了!”秦天雷一拍大腿,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去!给我把那医生找过来,让他出面在老爷子面前作证,秦梦琪那丫头生病了,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她交出股权。”

“是!”西装男领命。

“等等!”秦天雷忽然又叫住他,不太放心的说道:“我这人做事向来力求万无一失,如果那医生不听话,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当然知道!”西装男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说道:“请秦总放心,我会多带几个人,要是他不肯配合,那就打断他的腿。”

……

阿嚏!

走在大街上的杜仲,忽然打了个喷嚏,四下看了看,心中暗道:“马丹的,谁说我坏话了?”

回到天德堂,刚进门,一个留着胡须的中年男人便迎了出来。

这人正是天德堂的老板,苏天德。

“杜仲贤侄,快来快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苏天德拉着杜仲进到大厅,见到了一位五官精致,长相俊美的年轻女孩,她穿着贴身制服,整个人有一种别致的美感。

“这是我女儿苏婉,刚从京都医科大学毕业回来,学的西医临床专业。”

“这是杜仲,我们药店刚来的坐诊中医。”

听着苏天德的介绍,苏婉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的厌恶,因为从杜仲一进门,她就注意到这家伙,瞟了自己修长的美腿至少三次。

哼!色狼!

“你好,苏婉,我叫杜仲,请多多关照。”

杜仲笑意盈盈,主动伸出了手。

看着杜仲的动作,苏婉心中厌恶更甚,这家伙的贼眼占了便宜,还想握手占身体的便宜!

无耻!

见苏婉没有回应,苏天德立刻就拉下了脸,道:“婉儿,人家跟你握手呢!”

苏婉却似乎没有听到,无视了杜仲,看着苏天德,说道:“爸,咱们药店加上您都四位医生了,怎么还招人?”

“婉儿,杜仲贤侄可是难得的良医,他父亲就是当年的神医杜兰特,爸爸曾经就受过杜神医的恩惠。”

苏天德看出了苏婉对杜仲没有好感,所以笑着给苏婉这么解释道。

当年,苏天德刚刚开张了天德堂,有一次给病人误诊,差点要了病人的命,家属要砸了他的天德堂,辛亏苏天德请来了杜兰特神医,用一手妙手回春的针灸救回了病人的命,人家才放过了他。

“杜神医是杜神医,他是他,不见得他手里也有真本事!”

苏婉很讨厌杜仲的眼睛,时不时的往自己腿上瞟,所以直接毫不客气的这样说。

“婉儿,你……”苏天德有些尴尬。

“爸,你别替他说话,我要亲自考验考验他,如果他手底下真有本事通过我的考验,我不仅同意他留下,拜他为师都行!”

苏婉是铁了心的,转过来盯着杜仲,挑衅的说道:“杜仲,你敢接受我的考验吗?”

“堂堂七尺男儿,行走江湖靠的是真本事,有什么不敢的?”

杜仲也有些赌气,跺着脚便接受了考验,当然,目光也下意识的从苏婉修长的美腿上再次划过。

苏婉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看色狼。

要说他是美腿控,杜仲不否认,可他也只是喜欢欣赏美女的腿而已,脑袋里可真没有邪念!

“好!你等着!”见杜仲接受了,苏婉的脸上浮现笑意,转身就出门去了。

“等着就等着!”杜仲拉了把椅子坐下。

这让苏天德无比尴尬,一边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边是自己恩人的儿子,这可如何是好?

“杜仲贤侄,你别跟婉儿置气……”苏天德无奈道。

“苏叔,你别管了,真金不怕火炼,我倒要看看苏婉要考验我什么!”杜仲撇嘴说道。

过了一会,苏婉回来了,苏天德抬头便看到,跟在苏婉身后进来的那个人,顿时就明白苏婉的用意了。

就连苏天德都有点看不下去了,红着脸呵斥道:“婉儿,你胡闹!你这样的考验,不是故意难为杜贤侄吗?”


第3章 接受考验

只见,和苏婉一起进入大厅的是,一位身形伛偻的老妇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

附近一带的人都认识这老妇人,大家都亲切的称呼她,楚婆婆。

“楚婆婆,你先在这里坐。”

苏婉招呼楚婆婆坐下,然后嘴角挑起一抹笑意,看着杜仲说道:“杜仲,楚婆婆的左腿有疾,既然你有过人医术,那就请你治好楚婆婆的腿疾吧。”

“婉儿……”苏天德的脸色有点沉,说道:“你别胡闹了,大家都知道楚婆婆的腿已经坏死,就连大医院都没办法,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杜贤侄吗?”

楚婆婆自己也说道:“是啊,婉儿,我老婆子这腿都瘸了一年多,怕是治不好了。”

杜仲的眼皮在跳动,从苏天德和楚婆婆口中,就能听出来这事有多棘手。

好家伙!这丫头敢故意难为我?

“杜仲,你发什么愣啊?要是没手段现在就认输,也省的待会你丢人。”苏婉说道。

“能不能治愈,我得看过才知道!”说话间,杜仲已经起身来到楚婆婆面前。

然后,杜仲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笑容从脸上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严肃,两道剑眉微微上挑,整个人透着一股让人肃然起敬的气势。

“楚婆婆,你这腿是怎么瘫痪的?”杜仲问。

“车祸。”

“多久了?”

“一年多。”

杜仲蹲在楚婆婆面前,仔细观察楚婆婆的左腿,上边血管遍布,皮肤温热且有弹性,只不过因为长期瘫痪导致的肌肉萎缩,显得瘦骨嶙峋。

“楚婆婆,我这样按,你腿上有感觉吗?”杜仲在小腿的条口穴按了按。

“没有。”

“这样呢?”杜仲按到巨虚穴。

“也没有。”

看到楚婆婆一次次摇头,杜仲神色也凝重起来。

擦了擦自己鼻尖的汗珠,杜仲叹息着站了起来。

见此情景,苏婉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杜仲,你这是准备认输了?”

“没有啊。”杜仲一脸茫然道。

“那你站起来干什么?”苏婉皱眉道。

“我蹲累了,腿麻了,站起来让我的腿放松放松。”

杜仲一边说着话,一边双手按在自己膝盖上,活动着膝盖。

周围有不少人都在围观,见到杜仲这幅样子都不禁有些想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他居然还有心情放松。

“我看你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治不好就是治不好,拖延到明天也没用。”苏婉冷笑着说道。

“是吗?我的手段还没施展出来呢。”杜仲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杜仲已经从怀中取出一包银针。

楚婆婆的单痪是由外伤引起,而且是完全丧失运动能力,可以诊断在受伤过程中,伤及了左腿的神经系统。

如果神经系统没有完全坏死,用针挑穴她应该是会有感觉的。

“楚婆婆,这样你有感觉吗?”

杜仲把针刺入了足三里的穴位,同时用眼睛捕捉楚婆婆的表情变化,如果她的表情有一点点变化,也能说明她腿上的感知没有完全丧失。

令人失望的是,楚婆婆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口中也如实回答:“没感觉。”

杜仲没有放弃,脸上的表情仍然镇定自若,只见他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根针,用手轻轻捻动,丝丝内功真气注入到针孔里。

“嗯哼……”

随着捻针,楚婆婆的鼻腔中忽然哼了一声。

杜仲的眼中,顿时精光闪现,急忙问道:“楚婆婆,是不是有感觉了?”

这下,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的盯着楚婆婆。

楚婆婆的脸上,也是一副难以自信的表情,说道:“我这腿一年多都没知觉了,刚才竟然感觉到一股发胀的感觉!”

苏婉的表情忽然有点尴尬,急忙到楚婆婆面前,问道:“楚婆婆,你没感觉错吧?你的腿真有知觉了?”

“没有没有,这怎么会错?确实有一种发胀的感觉!”楚婆婆一脸肯定的说道。

杜仲收回了针,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楚婆婆,我刚刚已经诊断出,你这腿部神经没有完全坏死,我可以通过针灸刺激神经新生,只要你按照我的治疗方案,最多半年就能下地行走了。”

“真的?”楚婆婆大喜所望,激动的差点流泪,说道:“杜医生,只要你能让我老婆子再次行走,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楚婆婆,你客气了。”

杜仲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暗道,你老人家都这样子了,还有什么能给我的?

但在场的其他人,都向杜仲投去羡慕的目光,他们都是在附近居住的,都了解楚婆婆的来历。

“杜医生,那你快点为我治疗吧。”楚婆婆有点迫不及待的说道。

“楚婆婆,莫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直接针灸,按照我的治疗方案,我先给你开两副中药,你回家煎服,等一周后再来找我针灸。”杜仲说道。

“好好,那老婆子我先谢谢你了!”楚婆婆激动的道谢。

拿着杜仲给开的两副中药,楚婆婆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围观的人也都散开了,不过他们口中却都在议论杜仲的医术,能让坏死一年之久的腿产生知觉,做了大医院专家都做不到的事,杜仲的医术当真牛逼啊!

就这样,杜仲靠着大家口传口,渐渐声名鹊起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当前。

杜仲笑意盈盈的看向苏婉。

苏婉的脸色很难看,虽然她的心中也为楚婆婆的腿疾能治好,而感到高兴,但杜仲也确实通过了她的考验,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个色狼要天天在自己家的诊所上班。

想想都觉得厌恶。

“哼!侥幸!”

苏婉瞪了杜仲一眼,冷哼一声就走开了。

苏天德高兴的拍着杜仲肩膀,说道:“杜贤侄不愧是杜神医的传人,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苏叔过奖了。”杜仲道。

苏天德这么高兴,当然也是有私心的,自己诊所里有杜仲这么好的医生,那诊所的生意定然会节节高升啊。

……

傍晚下班后。

杜仲自己去了西郊墓园,他的父母双亲正葬在这里。

“爸,妈,不孝儿杜仲回来了,十几年都没有来祭拜你们,我真是愧为人子!”

杜仲一边走路,一边在心中暗暗忏悔。

就在这时,杜仲大老远的看到,有一道人影躲在自己父母墓碑后面。

仔细一看,原来是有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正蹲在墓碑后面,露着白花花的屁股,还从两腿间拿出来一团猩红的纸物,顺手就放在了墓碑上。

很明显,这女人正是例假期间,躲在墓碑后面换卫生巾呢!

换就换吧,你把带血的卫生巾放人家墓碑上干啥?

“靠!敢在我父母的墓碑前做此等无耻之事,简直岂有此理!”

杜仲顿时火冒三丈,气冲冲的就跑了过去。

而那女人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提裤子了……


第4章 待客之道

优美的风景被杜仲尽收眼底。

“喂喂喂,你这人是不是偷窥狂?偷看人家换卫生巾,小心看到眼睛里拔不出来!”

女人还算镇定,即便隐私风景都被人家看到了,反应倒很平静,没有那么激烈。

看清楚杜仲长的仪表堂堂,女人忽然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做着吐舌头的动作,说道:“帅哥,你偷看多久了?你要是想看直接告诉姐姐就好,姐姐让你看个够,何必偷窥呢?”

这……

本来还气冲冲的杜仲,听了这话居然有点害羞起来了,原来这女人是个浪骚蹄子!

还好杜仲意志力够坚定,没有被她勾引到。

“这是我父母的墓碑,你用脏物辱我父母墓碑,本该用你的血祭奠,但打你这样的女人我嫌脏手,快把你的脏东西带走,别让我再看到你!”

杜仲指着那一团猩红,目光中透着森然寒色。

女人一看勾引不成,自知没趣,拿起那团猩红之物灰溜溜的往外边走。

杜仲的手指暗暗凝聚气劲,在女人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点了女人腹部的中脘穴,就连女人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等女人的身影消失,杜仲才自己暗暗道:“我用气劲点了她的中脘穴,并不影响她的健康,但却可以让她拉稀一周,谁让她不尊重别人,算是对她的惩罚吧。”

然后,杜仲走到墓碑前,轻轻拭去墓碑上的尘土。

杜兰特之墓。

十五年前,这是一个名震江城的名字。

一代神医杜兰特,悬壶济世,医者仁心,被他救治过的病人不计其数,而且面对家境贫寒的病人,杜神医向来都分文不取。

所以,虽然杜神医之名享誉江城,可他却只有三间破瓦房,和妻儿栖身。

就是这样一位撒播人间大爱的神医,结局却是悲惨的。

十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杜家遭贼人洗劫,杜兰特夫妇双双惨死,杜仲被藏在地窖里才躲过一劫。

后来杜仲被路过的道人救走,并拜道人为师,跟着师父去了深山学习武术和医道,直到十五年后他才重返江城故土。

“爸,妈,孩儿这次回来,一定要查明真相,揪出杀害你们的凶手!”

杜仲紧握着拳头,指节泛青。

他来江城之前,师父告诉他,当年他父母的死,可能跟江城的欧阳家和公孙家有关,调查可从这两家入手。

只是,欧阳家和公孙家在江城实力强盛,都是势如猛虎的大家族,师父再三强调让杜仲小心行事。

“欧阳家!公孙家!不管你们有多强盛,只要我查明父母的死跟你们有关系,定会要你们血债血偿!”

杜仲紧握双拳,挺直身躯离开了墓园。

……

夕阳西下,杜仲走在街道上,最终停在了一处豪门庄园前。

透过高高的铁栏院墙,可以看到庄园内绿化的草地,游泳池和庞大的运动场。

有保安在大门口站岗。

“郑家那丫头,我现在大概也认不出来了吧?”杜仲自己口中喃喃道。

郑安国,正是这座庄园的主人,当年他与杜兰特乃是挚友。

两人给下一代定下了婚约。

所以,杜仲和郑安国的女儿郑南音,是有婚约在身的。

七月初七,正是婚约定下的,杜仲迎娶郑南音的日子。

今天是六月十七,还有整二十天的时间。

今天杜仲来到了郑家,他是打算来退婚的,现在的自己身无分文,而且身负血海深仇,无法给郑南音幸福,他不想连累郑南音一辈子。

“师傅,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杜仲来拜会郑安国叔。”杜仲对保安说道。

保安听后眼睛一亮,上下打量杜仲一番,说道:“你就是杜仲?我家夫人等你好几天了,跟我进来吧。”

好几天之前,夫人就跟保安说过,如果有叫杜仲的人上门拜会,一定要先带到她面前。

而杜仲听到保安这话,心中不禁有些打鼓,人家都等自己好几天了,看来很期待这次的婚礼,会不会这时候退婚不太好?

跟着保安进了一楼客厅,杜仲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位中年美妇,体态雍容华贵。

正是郑安国的老婆,柳曼。

柳曼本来还面带微笑的品着茶,见到杜仲的那一刻,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甚至都没正眼看杜仲一眼。

“柳阿姨,您好,我是杜兰特的儿子杜仲,今日……”

杜仲的话还没说完,柳曼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行了行了,没用的话就不用多说了,直接说正事吧。”

杜仲有些发愣,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啊,郑家的待客之道就是这般冷漠吗?

“柳阿姨,那我就直接说了,我这次来呢,是谈关于我和南音妹妹的婚事的。”

柳曼用眼角余光瞥了杜仲一眼,冷冷的说道:“十五年前,杜兰特夫妇遇难,你也了无音讯,我还以为你也跟着你爸妈一起走了呢,没想到十五年后你又回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柳曼的脸上竟然涌现了失望之色,似乎杜仲活着让她很失望。

靠!过分了吧!

杜家和郑家可是挚交,杜家先人已故,郑家女主人就这么对待杜家遗孤?

强咽下心头的火气,杜仲暗暗告诉自己,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既然郑家这般对待自己,那自己也无需跟她多费口舌,退掉了婚约,从此两清吧。

这样想着,杜仲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上面刻有“南音”两个字。

当柳曼看到这块玉佩时,脸色顿时变了,因为这块玉佩正是当年定下的婚约信物。

杜仲正要把玉佩交还给柳曼,还不等他开口,柳曼就冷声打断了他。

“当年,我家老爷也是一时糊涂才跟你爸定下这婚约,你也知道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家闺女,所以你就别做白日美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我靠!

泥人尚有三分气,更何况杜仲是个带把的男人。

听到这么锋利刺耳的言语,杜仲难以压下心疼怒火,目不斜视的看着柳曼,铿锵有力道:“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就是做白日梦了?怎么就是癞蛤蟆了?”

“哟,本事不大,脾气倒挺大。”

柳曼冷眼一翻,脸上的表情无比厌恶,阴阳怪气的说道:“那我问你,你在江城有房吗?”

“没有。”

“有车吗?”

“没有。”

“有存款吗?”

“没有。”

问完这三个问题,柳曼忽然就嘲讽的大笑起来,脸上尽显有钱人的优越之色。

“一个没有车没有房没有存款的穷光蛋,还妄想娶我女儿,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又是什么呢?”


超凡医圣-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杜仲, 郑南音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3168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