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少临门-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侯东, 林汐

贵少临门-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侯东, 林汐


第1章 五个未婚妻?

汉东省东岳市。

汉东省第二世家武家的别墅大宅,此刻人声鼎沸,十分热闹。

在场的都是汉东省的上流人物。

随便一人,身家都在数千万以上!

门口豪车云集!

武家的家主武文仲,此刻正满脸喜色,接待客人,原来今天是他的五十大寿。

武家十年前声名鹊起,掌握千亿财富,豪门望族,手眼通天、有钱有权,想要巴结他们的人不计其数。

武文仲今天也是意气风发。

正当此时,门口突然缓缓走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他衣着普通,甚至寒酸,加起来恐怕不值百元。与这豪门大宅,格格不入!

但他身姿挺拔,目光灿若星河,让人难以忽略。任何一个女人,看到他都会眼睛一亮。

不过,他的手上却捧着一个灵位。

众人的目光,全被他所吸引。

武文仲寿宴之上,竟有人捧着灵位登门,这分明就是挑衅!

“这个穷酸是谁?”

“武家往来无白丁,哪怕佣人也比这人穿得体面吧?”

“捧着灵位来,是来闹事的吧?”

众人先是一愣,跟着交头接耳,却充满了狗眼看人低的鄙夷。

即便是看了他不禁心动的女人,很快也因为他的着装而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你是谁,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武文仲见这个年轻人捧着灵位,脸色阴翳,冷声呵斥。

“你是武文仲?”年轻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而是居高临下地问道。

武文仲见这年轻人穿着简陋,气势却不凡,不禁眉头一皱点头道:“我就是武文仲,你是?”

“你今天满五十?”年轻人再一次问道。

武文仲已经有些不耐烦,冷然道:“是,又怎么了?”

“那就对了。”年轻人却冷笑一声,眼神一凛,喝问道,“那你记得侯汉生吗?”

“啊?!”

武文仲听到这个名字,如遭霹雳,浑身一凛,脸色大变。

“啊,侯汉生?”

“是那个人?”

“这人跟侯汉生什么关系,难道侯汉生的人又要掀起风雨了吗?”

在场一些上年纪的人,也如武文仲一样,满脸惊愕,提起侯汉生这个名字,浑身发抖。

那是一个传奇!

而这灵位的主人,却正是侯汉生!

武文仲吞一口口唾沫,仔细看了看这年轻人,“你,你是……”

“我是他儿子,侯东。”

侯东说完,武文仲脸色一变再变,其他人也都看着侯东,眼神却十分复杂。

这个衣着寒酸的人,竟是汉东省第一世家侯家的弃子。

当年侯汉生天纵奇才,迅速崛起,只花三年时间,在汉东省建立了第一世家侯家!

随即,他麾下五虎,迅速在华北、华中、华南、西南、西北建立五大集团的总部,掌握了无穷财富,几乎垄断了医药、能源、军工及钢铁四大行业。

尤其是京城龙氏集团,掌控数万亿的资产。

其影响力,可想而知。

但天妒英才,侯汉生一家人在六年前,被人刺杀,夫妇两人撒手人寰,只留下一个十五岁的儿子侯东。

后来侯东竟被叔叔陷害,而逐出侯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众人不明白,侯东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武文仲的寿宴之上。

“五位叔叔,进来吧。”

不等武文仲回话,侯东回头喊道。

跟着,众人就看到五个与武文仲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他们气势如渊,气度威严,神色肃杀,目光如炬。

他五人并肩进来,众人都不禁呼吸一滞,仿佛面临千军万马。

这时,跟着又是一阵整齐步伐传来,犹如战场铁蹄,却是二十四个浑身煞气,身穿统一制式黑色西装的大汉。

他们进来,众人如同面临死神,浑身一颤!

“京城龙氏集团董事长王如龙!”

“医药大亨周德昌!钢铁大亨孔宇!能源大亨罗大志!军工大亨魏亮之!”

“他们是侯汉生麾下五虎!”

“天啊!还有传说中的侯家二十四铁血卫士!”

一些老者,不禁颤抖,但对这五人二十四卫士如数家珍。

王如龙五人进来,目光全都落到武文仲身上。

武文仲顿时冷汗直冒、头皮发麻、怔怔看着这一行人出神,几乎魂飞魄散!

武家众人更感觉泰山压顶一般恐慌。

“龙叔、周叔、孔叔、罗叔、魏叔。”

侯东见到这五人,心生亲切,忙对他们一一点头。这五人,说是他父亲麾下五虎,却也是父亲最好的五个兄弟!

五人点点头。

王如龙踏前一步,指着侯汉生的灵位,喝道:“武文仲,见到大哥的灵位,还不下跪?!”

他这一声大喝,气势极强,武文仲本就吓得魂不附体,听到他这一喝,扑腾一下跪在地上。

医药大亨周德昌冷然道:“当年你卖友求荣,害死大哥,你可想到了今天?”

武文仲又是一凛。

能源大亨罗大志冷哼道:“大哥大仁大义,临终前告诉我,让你活到五十岁,如今时间到了!”

他又看向侯东:“小东!”

侯东眼神一凛,踏前一步,从灵位下拔出了一把匕首,咚的一声,扔到了武文仲身前,冷声道:“你自杀吧。”

武家众人听了,睚眦欲裂,但对方人多势众,气势如龙,他们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啊?”武文仲顿时神色萎靡,如同老了十岁,看着侯东,往事种种,浮上心头,后悔无比。

“你自杀,只死你一人!”侯东冷冷地看向武文仲,杀气腾腾,“否则,你全家陪葬!”

武文仲顿时面无血色,看了看侯东,又看了看王如龙五人,想起了王如龙五人狠辣手段。

也想起了侯氏二十四铁血卫士的恐怖!

他咬着牙,颤抖着捡起地上的匕首,然后看着侯东,大吼一声:“希望你们说到做到!”

说完,他噗地一声,整个刀刃刺入了心脏。

鲜血飙溅。

武文仲随即倒地身亡!

“啊!”

众人尖叫,乱成一团,武家众人顿时嚎啕大哭。

侯东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死有余辜!”

王如龙只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带着众人,径直离去,他们气势之强,武家没有一人敢出来阻拦。

在场众人不甚唏嘘。

侯东等人出了武家别墅大宅,来到一行豪车车队停下,其中一个铁血卫士恭敬地领走侯汉生的灵位。

“武文仲死了,给我爸妈报仇总算迈出了第一步!”

侯东看着王如龙等人,又问道,“龙叔,接下来怎么做?”

王如龙疼惜地看着他,拍了拍他肩膀:“小东,武文仲不过是一个小虾米,杀他只是祭旗,给其他人一点警告。而大哥真正的仇人,非同小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一年之后,我们接你回京城,到时候,五大集团由你来主持大局。”

“大哥的仇,你亲自来报,我们从旁协助!”

“大哥的那个惊天动地的计划,也由你来亲自完成!”他认真地说道。

“好。”侯东点头。

对于那个计划,他很好奇,但龙叔他们没说,他也就不多问。

正当这时,他的电话响起。

“喂,小汐。”

侯东见到这个电话,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嗯。”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一声淡漠却好听的女声,“我打电话是想问你,下午你能来吧?”

这是他的未婚妻,林汐打来的。

“能。”侯东笑着回道。

“那就好,别迟到。”林汐淡淡地说完,挂了电话。

原来,侯东因为种种原因,与汉州市二线家族林家的林汐订婚,入赘林家。

虽然还没领证,而林汐对侯东毫无感情,侯东已却经把林汐当成了自己的未过门老婆。

他随即看着王如龙等人,微微一笑,“五位叔叔,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京城再见!”

“好。”王如龙点了点头。

随即,他一一跟这五个待他如亲儿子的叔叔道别,坐着其中一辆宾利离开。

“小东也长大了,呵呵,等他掌管了五大集团,给大哥报了仇,我们五个老头子也该享享清福了!”

王如龙望着侯东所乘的宾利车车尾,不禁老怀欣慰。

随即,他眉头一皱,摇了摇头,“他年纪也不小了,结婚生子的事情,不能再耽搁,大哥大嫂不在了,催婚这事,得由我来操心!”

他随即眼神一凛,“林家那小妮子虽然还不错,但想要跟小东在一起,还不够资格!”

林汐与侯东的事情,王如龙了如指掌。

在王如龙他们眼里,林家的人对侯东本就不好不好,以侯东的身份,双方差距悬殊,林汐又怎么够资格跟侯东结婚?

“二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

这时,周德昌一脸不满,看着王如龙,“我们五个都是小东的叔叔,他的婚姻大事,我们怎么能不尽心尽力?”

“对啊,我可已经给他定了一门婚约了,那女子绝对是亿里挑一!”

“这事之前就说过了,我也给他定了一个婚约,绝对不会比你们的差!”

“你们别争,我定的那个肯定最好,小东见了,肯定最喜欢!”

顿时,其他三人也连忙争了起来。

显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为侯东的婚约而争论了。

原来,他们五人虽然都有子嗣,却全是儿子,没有女儿,所以,他们多方打探,千挑万选,也给侯东定了五个婚约!

他们出手,侯东这五个未婚妻,无论是身世、才能或者相貌,自然都非同一般。

在整个华国,她们也是屈指可数的。

在他们眼中,这五人任何一个,都比林汐好百倍以上!

而这一切,侯东却还并不知情。

“嘿嘿……”

听到他们争吵,王如龙却老奸巨猾地一笑,“你们慢了一步,我选中的那个已经在前往汉州市的路上了。

“什么?!”

“二哥,你过分了!”

“不是说好了,等小东到了京城,一起让他选吗?”

“那我选的那个也得马上去汉州市了!”

四人一听,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心里连忙盘算着,怎么让他们所相中的女子,争取到侯东的亲睐。


第2章 试衣间

汉东省汉州市新世界商业中心的一间世界名牌服装店普拉达,此刻却店门紧闭,门口挂着暂停营业。

“嗷,还是晚了一些。”

侯东所乘坐的宾利,停在了街道旁。

他看了一眼手机,有些懊恼,连忙与司机打了一声招呼,便下了车。

商业中心外,人来人往。

尊贵的金色宾利豪车,本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又见一个浑身上下透露着寒酸的挺拔男子从车上下来。

众人顿时羡慕又惊讶。

侯东却来不及理会这些人,急匆匆走到那间普拉达门店门口,推门而入。

店里已经有两女一男。

其中一个女子,身材高挑,衣着时尚,肌肤娇嫩,相貌更是万里挑一,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她眉宇之间,却带着一些威严。

她就是侯东的未婚妻,林汐!

同时,她是林氏美妆有限公司的女总裁,也是汉州市二线家族林家的后人。

汉州市四大美女之一。

追求者,数不胜数。

而旁边那个女子,时尚靓丽,也是千里挑一的美人,但比起林汐却又差了一些。

这女子叫作林昕,是林汐的妹妹。

她此刻脸色不好,带着怒意。

而她旁边那人是她的未婚夫,周硕,是汉州市二线家族周家的后人。

两人是家族联姻,订婚不久。

她生气是因为周硕偷食,被她抓了现行,今天周硕也让旗下的普拉达暂停营业,自己亲自接待林昕、林汐挑选衣服赔罪。

当然,这也是林昕提出来的要求。

他正在给林昕说好话,林昕冷哼不听。

这时,他们看到侯东进来。

“你怎么现在才来?”

林汐还没说话,林昕却冲着侯东怒冲冲地呵斥道。

侯东眉头一皱,一脸淡然:“路上堵车。”

他入赘林家,被许多人看不起,林昕自然也对他不屑一顾。他早已习惯。

他在乎的,只是林汐,其他人在他眼中,视若无物。

“瞧你这穷酸样,打个车都没钱吗?”

周硕以为侯东因为乘公交而耽搁了时间,也跟着出声嘲讽。

他十分厌恶侯东,如果不是林昕让他来,他绝不会允许侯东进入他的门店半步。

他也不知道林昕让他来干什么!

堂堂林家的女婿,竟然坐公交,呵呵!

他又冷哼一声,“你给我小心一点,别把这里的衣服弄脏了!”

侯东一脸淡然,并不接话。

林汐听了,也不禁眉头一皱。

侯东与她的婚姻是她过世的爷爷定的。

当时为了让她们母女答应,林家老太爷还将林氏美妆有限公司的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给了她们。

但她与侯东一点感情也没有,她连侯东的来历也不清楚,只知道他父母双亡。

她对侯东谈不上厌恶,但也谈不上喜欢,只是侯东被周硕这么呵斥,侯东却没有反驳,让她很不舒服。

林昕一脸鄙夷地看着侯东:“人家这么骂你,你都不还口,真是废物!”

侯东耸了耸肩,并没有多说。

自从他十五岁时,父母被人暗杀,他侥幸逃过一劫,从此以后,他从天堂到地狱,曾经巴结他的人,一个个落井下石。

父亲死后,二叔害怕他成年后夺回家产,所以让他一个嫂子诬陷他,将他逐出侯家。

从此以后,他更加落魄,幸好林老爷子曾经受过他父亲的恩惠,不但收留他,而且将林汐许配给他。

他见到林汐时才知道,原来当初救他的女孩就是林汐,而当时侯东满脸是血,林汐没见过他真面目,所以不认识他。

而侯东经历大起大落,除了想要找到线索给父母报仇之外,唯一想做的就是陪在林汐身旁。

至于别人嘲讽他、看不起他,他早已不放在心上。

林汐失望的摇了摇头。

“垃圾!”

周硕又贪婪地看了一眼林汐,对侯东霸占汉州市四大美女之一的林汐十分不满。

他正说着,电话响了,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脸色有些尴尬。

林昕见了,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一摆手:“你有事就走吧。”

“算了,也不是太大的事情。”周硕以退为进地说道。

林昕冷笑一声:“你走吧,别耽搁了你的事,今天你也算有诚意了。”

“那,好吧。”

周硕大喜,又对林汐笑了笑,“下次我再陪你们,这次公司有事,抱歉。”

说完,他瞪了一眼侯东,这才离开了店铺。

三人选了一会儿衣服,侯东就是一个工具人,给她们拿衣服,被林昕呼来喝去,他也不在意。

这时,林昕拿了一套最新款的短裙,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就往试衣间走去。

林汐正想走过去,电话响了。

她看了一眼号码,眉头一皱,对林昕说道:“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先自己选着。”

“哦,好。”林昕听了,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随即,林汐踏着高跟鞋,往门外走去。

“你过来!”

等林汐出去了,林昕突然对侯东勾了勾手指,冷冷地喊道。

侯东愣了一下,见林昕拿着裙子,不进试衣间,站在门口,喊自己过去,顿时大感疑惑。

这时林昕已经进入了试衣间,揽着试衣间的布,眉头一挑,俏脸上满是不耐烦,“进来啊!”

侯东呼吸一滞,看了看试衣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

试衣间很窄,只够一个人在里面换衣服,如果多一个人,对方的呼吸都能喷到对方的身上。

侯东刚进入试衣间,就闻到了林昕身上那昂贵而好闻的香水味。

忽然!

他见林昕已经解开了几颗上衣扣子,风光隐隐绰绰,让他本能地心头一荡。

“你干什么?”

侯东一直都知道林昕对自己不假颜色,十分看不起,突然这样,却让他很是意外。

“周硕在外面找女人,我就找他最看不起的男人,也是便宜你了!”林昕冷哼一声,一把拉住侯东的衣领,侯东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

林昕背靠着试衣间的墙壁,鼻子几乎凑到侯东的嘴巴,两个人已经没有了距离,她的手甚至去解侯东的扣子。

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令人心头荡漾。

“你别闹了行吗?”侯东眉头一皱,倒也不是他多么坐怀不乱,而是他知道这根本不正常。

正当他说话时,林昕双手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吻来。

侯东只觉香气袭人。

不过,他还是伸手将林昕推开。

用力不大,林昕却再次扑上来。一股压迫感,给与他十分刺激的感受。

“我故意支走周硕,就是要在他的店里,让他最讨厌的男人,玩他的未婚妻!”

林昕呼吸急促,又有些责备地说道。

在这试衣间里,听到林昕这番话,侯东生出异样的感觉。

想到离开门店的周硕,以及在外面打电话的林汐。

紧张当中,又更有一种特别的刺激感。

林昕又微微向下拉了一下自己的上衣,试衣间的气氛更显旖旎,林昕的俏脸微红。

她跟着贴近侯东的脸,嘴巴在侯东的耳畔低声呵气说道:“抱着我!”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拉侯东的手,按在她的腰间。

跟着她猛地一扭腰,两人同时倒向试衣间柔软的长条凳上,侯东被她压在下方。

剧烈的动作,让林昕胸膛剧烈起伏。

“你闹够了没?”

侯东还有一丝理智,将林昕推开。

林昕此刻却也顺势站起身来。

她脸色一冷。

然后,她一边扣扣子,一边冷冷地看着侯东,冷声喝道:“滚出去!”

侯东一愣,就看到林昕拿起了旁边凳子上正在录像的手机。

林昕见侯东还在这里,关了录像,不屑地说道:“你别做梦了,你这种男人,有什么资格得到我,我只是录一个视频气一下周硕。”

侯东恍然,淡然一笑,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废物!”林昕骂了一声。

侯东却已经明白。

林昕今天专程让林汐一定要带他过来,又让周硕闭店不营业,后来又找借口支开周硕,趁着林汐出去,把自己叫试衣间,原来是为了这事。

他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人,至于身为汉州市二线家族周家后人的周硕,会怎么对付他,显然不在林昕的考虑范围。

她也不担心会跟周硕闹掰,因为她跟林汐,也是汉州市二线家族林家的后人。

他们的婚姻是联姻,他们自己做不了主的。

不过,侯东也不在意。

只是不禁回想刚才的旖旎,有些心神荡漾。

嗒嗒嗒……

林汐这时已经打完了电话。

她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走回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魅力与吸引力。

她走过来,侯东不禁看得有些呆了。

林汐却对侯东视若无睹。

这时林昕也整理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小昕,你选好了吗?”林汐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她的公司出了大问题。

林昕笑道:“快了。”

“我公司的事情你知道的。”林汐叹了一口气,“我是看你跟周硕闹得厉害,才来陪你的,现在我要去想办法处理那个合同。”

“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林昕笑了笑,又不屑地看了一眼侯东,“妈不是说给你安排黄总跟你相亲吗,你答应了他,他把合同给你搞定应该没问题吧?”

“你别胡说!”

林汐眉头一皱,也看了一眼侯东,虽然她不喜欢侯东,可是,她跟侯东有婚约,没有解除婚约之前,她也不愿意跟别人不清不楚。

而她答应过爷爷,除非侯东提出解除婚约,否则,她绝不能主动解除。

侯东听了,眉头一皱,看着林汐:“你遇到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林昕冷笑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林汐摆摆手,不想跟侯东说这件事。

林昕却又道:“姐的公司被林云龙下套,签了一个完不成的合同,违约金一千万,你拿得出来?”

她说完,又是一声冷笑,“你要能拿得出来,就不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跟别人相亲了!”

“小昕!”林汐又喊了一声,这话确实有些过分了。

林昕撇撇嘴,一脸不以为意。

侯东不理林昕,而是看着林汐问道:“这事对你影响很大?”

“很大。”林汐忍着不耐烦点点头。

“影响能不大吗?”

林昕又冷声道,“要是处理不了这个合同,姐又赔不起一千万,林云龙就能怂恿奶奶趁机收回公司!”

她又道,“林云龙觊觎这个公司不是一天两天了!”

侯东听了,又看林汐脸色沉重,不禁心疼,点了点头,认真道:“你别急,交给我。”

“切,你能有什么办法?”林昕冷笑一声。

林汐没有搭话,她并不相信侯东能解决。

侯东摆摆手:“我先出去一趟。”

说完,他走出了这家普拉达,来到了旁边的一条小街的花坛旁,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本来我想就这么看着侯家灭亡,不过,小汐,为了你,我再给侯家一次机会。”

他说着,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号码:“侯汉迁,十分钟内到新世界商业中心第三巷来,机会只有一次。”

说完,他挂了电话。

如果有上流社会的人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吓得不轻,因为侯汉迁就是汉东省第一世家侯家的当家,汉东省乃至全华国都十分重要的人物。

侯东,竟然如此对他说话!


第3章 三个条件

不多时,一辆幽灵一般,毫无声响的劳斯莱斯,停在了路边,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侯东看了一眼车牌,只是冷笑一声,也不起身。

劳斯莱斯的副驾驶下来一个人,衣着高档,梳着大背油头,仿佛上流精英人物。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左右看了看,便看到了坐在花坛边的侯东,微微一笑,走了过来,笑道:“少爷,好久不见。”

“滚,让侯汉迁亲自来见我。”侯东对这个人丝毫不客气,当年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

那人脸色一变,气势顿时弱了许多,也想起了他们不是来招摇装逼的,而是来求人的。

他微微躬了躬身子:“家主就在车上,我这就去请他。”

侯东冷哼一声不说话。

这人连忙转身,到劳斯莱斯后排敲开了窗,对里面的人说了几句。

很快车门打开,一个气度威严的中年男人走下了车,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侯汉迁,汉东省第一世家的家主,掌控了近万亿资产的男人。

他下车后,对之前那人挥了挥手:“小周,你先回车上。”

“是。”这小周也有三十多岁,听了侯汉迁的话,点点头,回到了车里。

跟着,侯汉迁来到侯东身前。

侯东继续坐着,淡淡看了一眼侯汉迁。这是他被这些人诬陷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位二叔。

他冷冷一笑:“你过得挺好。”

侯汉迁挤出了笑容:“也还好。”他说着,就要故作亲切地坐到侯东的身旁。

“站着!”侯东冷声喝道。

侯汉迁又尴尬,又愤怒,自己堂堂侯家家主,竟然被侯东如此呵斥。

但他仍忍着不满,笑道:“小东,过去的事情,是我们不对,现在侯家在生死存亡之际,希望你能出手相助,毕竟侯家也是你的家啊。”

“过去的事情?”

侯东轻蔑一笑,眼中泛着一丝怒意,但随即摇摇头,“不,二叔,侯家在我离开之后,就不再是我的家了。”

侯汉迁听了,怒火再次上涌,他可是侯家的家主。

但他很快把怒火压制下去,因为现在是有事求人家。

他深吸一口气笑道:“小东,你不要这么想,侯家永远是你的家,你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去。”

“别废话了。”

侯东一摆手,打断了侯汉迁的话,淡然道,“我知道侯家现在正被龙叔打压,如果没有龙叔,你们根本想不起我,别假惺惺了。”

侯汉迁眼中怒火一闪即逝,深吸一口气,挤出笑容道:“确实,王如龙因为你的事情,对侯家怀恨在心,他如今手握数万亿资源,打压我们确实轻而易举。”

他又道,“不过,王如龙最重情谊,你给他打电话,他一定会网开一面的。”

“而且,经过这事之后,侯家断然不敢对你继续做什么,你有什么需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他这也是说实话了。

侯东看着侯汉迁,也明白侯家如今恐怕真得日子不好过。

他看着侯汉迁道:“我给龙叔打电话没问题,但我有三个条件。”

“说。”侯汉迁大喜。

侯东冷然道:“第一,我爸当年花了三千万买给我妈的永恒之心,明天之内送到我的手上。”

“没问题。”侯汉迁忙点头,“那本来也是你的东西。”

侯东又道:“第二,我爸创立的汉生投资集团,必须还给我。”

“这……”侯汉迁有些舍不得,侯东的父亲侯汉生创立了许多集团,而汉生投资集团是价值千亿的大公司,并且影响力很大。

“嗯?”侯东脸色一沉,“不愿意?”

“愿意,愿意!”侯汉迁也是一个做大事的人,连忙点头,“取舍我懂得,明天就交割给你,你不用出面。”

侯东冷笑一声,又道:“第三,我未婚妻的公司出了问题,你给我调查一下,并且给我解决了。”这才是重点。

侯汉迁听了,点头道:“都没问题,永恒之心、汉生集团明天就会转移到你名下,至于你未婚妻的林氏美妆公司的事,最迟后天能给你答复。”

“好,别耍花样。”侯东淡淡地看着侯汉迁说道。

“当然不会。”侯汉迁连忙摆手,心里明白,侯家到了现在这地步,都是王如龙害得,王如龙能听侯东的话罢手,也能听侯东的话继续整死侯家。

现在侯家的命脉都掌握在了侯东的手里,他怎么敢?

侯东看了侯汉迁一眼,掏出了电话,拨了一个神秘的号码过去,不一会儿,电话接通:“龙叔,打扰了,侯家暂时放他一马吧。”

“好。”王如龙那边淡然回答,又说道,“如果哪一天你想收拾他们了,你给我打电话,这个电话二十四小时都能打通。”

“谢谢龙叔。”侯东微微一笑。

“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时机成熟了,我们来汉州市接你。”

王如龙说了一声,顿了一下,又道,“哦,对了,我的侄女孙曼烟快到汉州市了。”

“你的电话我已经给她了,帮我照顾一下她。”王如龙语气有些狡黠。

“啊?!”侯东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

“龙叔请你帮忙,不愿意吗?”王如龙笑着问道。

“怎么会?”

侯东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龙叔的侄女,要他去照顾,但龙叔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怎么能不答应。

“那就好。”

王如龙笑了笑,“她很优秀,也很漂亮,家世很好,你多跟人家聊聊,我已经给你定了婚约,只要你喜欢,她就是你老婆了。”

“什么?!”

侯东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操作?

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啊!

林汐对他有救命之恩。

而且,这几年下来,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自己的没过门的老婆了啊!

无论对方有多么优秀,他也没兴趣啊!

不过,龙叔对他极好,如果直接拒绝也很不好。

“怎么,不行吗?”王如龙又问道。

“你知道我有未婚妻了啊……”侯东有些无力。

“那不是没领证吗?”王如龙淡淡一笑,“去见见面,帮我照顾一下她也不吃亏。”

“可是……”侯东嘴角一抽。

“好了,我这里有事,先挂了。”王如龙嘿嘿一笑,不等侯东多说,挂了电话。

侯东一阵无奈,但也没有办法,随即看向侯汉迁。

“电话我打了,龙叔已经答应了。”侯脸沉着脸,“你最好记住我的话。”

“好好好。”侯汉迁大喜,连忙点头,“小东啊,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有空一起吃个饭?”

侯东冷冷地看了侯汉迁一眼,不再理睬侯汉迁,转身往路边公交车站台走去。

“哼!”

侯汉迁有些吃瘪,侯东走了,他冷哼一声,随即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最终露出了笑容。

侯家的危机解除了。

而侯东现在他们绝不能得罪,所以,他立即回到车里,安排侯东之前的要求,不敢怠慢。

汉州市二环路边上的紫东小区,出入的都是衣着光鲜亮丽的人,任何一套房子都价值数百万,是普通人一辈子努力的方向。

侯东回到这个已经住了两年多的家,刚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扔了一地。

岳母林月芝四十来岁,却保养很好,仿佛三十左右,穿着一身淡白色的睡衣,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见到侯东回来,眼睛里顿时露出了厌恶之色。

“你终于滚回来了!”

林月芝站起来冲着侯东大声吼道,“赶紧收拾了你的东西滚蛋!”

“为什么?”侯东眉头一皱,但也没有太在意,因为这样的事情隔三差五也会发生。

“为什么?!”

林月芝眉头一掀,怒道,“你还打算在我们家赖多久?像你们这种男人,哪怕有一点出息,也不会给人当上门女婿了。你害了我们家小汐多长时间了,还不快滚!”

侯东没有说话,他知道林月芝时不时要发疯,他的未来岳父跟他一样也是上门女婿后来跑了,林月芝因此对他也十分厌恶。

他不理会林月芝,径直去收拾自己的衣服。

林月芝叉着腰,挡在了侯东的身前,两人相隔一步不到,侯东能感受到林月芝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怒意。

他眉头一皱,却也没有说话,对于林月芝,他没什么好说的。

林月芝怒道:“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的,今天就给我滚出去,明天有客人要来,你不能在这里!”

“谁要来?”侯东其实已经猜到了。

“哼,老实跟你说,逸轩公司的老总黄浩轩,身价几千万,跟你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喜欢小汐,我邀请他明天来做客,你不能留在这里,明白了吗?”林月芝又大声说道。

“嗯。”侯东恍然,不禁冷笑。

他看了一眼林月芝,摇了摇头,“我不会走,要请客,随你便吧。”

“你不走是吧?”见侯东这态度,林月芝暴怒,随即啪的一耳光,用力地扇在了侯东的脸上。

侯东脸上留下了五根红印。

“够了吗?”侯东却不以为意,淡淡地看着林月芝,林月芝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又道,“没事我就走了。”

说完,他便去整理他的衣服。

林月芝鄙夷地看着侯东冷声骂道:“废物东西,我要是你,我还不如一头撞死!”


第4章 情敌上门?

第二日一早,侯东被林月芝吵醒,林汐正不情愿地跟着林月芝忙着打扫卫生,准备接待客人。

侯东的脸色并不好看,昨晚他特意查了黄浩轩的资料,对于林月芝来讲,对方确实是一个比较中意的乘龙快婿。

“呆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做事!”侯东刚出来,林月芝见到他,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就给他安排一堆事情。

侯东嗤笑一声,她们忙着招待林汐的‘相亲对象’,而自己作为林汐的未婚夫竟然还要帮忙做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侯东还是过去帮忙。

林汐见他过来,眉头皱了皱,还是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放心,在你跟我提出解除婚约之前,我不会做任何越规矩的事。”

侯东听了,心头一喜,点头道:“知道了。”

林汐说完却直接转身离开,似乎一刻也不愿意跟侯东相处。

“跟他说这些做什么?”

林月芝没好气地走过来,一边数落林汐一边说道,“小汐,你听好了,黄浩轩这孩子不错,事业有成,未来不可估量,他这样的人才配成为我的女婿。”

“哼。”

她冷哼一声,看了一眼侯东,“某些人给别人提鞋都不配,还好厚着脸皮留在这里,我想想都恶心!”

林汐听了,很想劝说一下,张了张嘴,看了一眼侯东,却也没有多说。她觉得,侯东这样的人,确实也就配这种待遇。

林月芝又说道:“等会儿黄浩轩来了,你!”她指着侯东,“有多远滚多远,别出来丢人现眼,听明白没?”

侯东看了林月芝一眼,没有说话。

林月芝怒道:“你是哑巴还是聋子!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搞砸了,你就马上给我滚!”

侯东习以为常地听了,继续擦拭茶几,他并没有将林月芝的话当一回事。

林月芝似乎也习惯了,对着林汐道:“你看到了吧,这种男人一点血性都没有,也别指望他有什么出息。”

林汐暗中叹息。

林月芝又道:“你也别一副不上心的样子,你公司的事情小雅跟我说了,这个公司是我们娘俩的未来,你说什么也得保住,黄浩轩就算你不喜欢,也先稳住他了,让他帮我们渡过难关,明白了吗?”

“妈!”林汐很不喜欢这种事。

林月芝大声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林汐看了一眼侯东,心想这个男人要是能站出来,解决了这个问题,她多少也能高看他一眼。可惜,这个男人除了之前说了大话之外,没有任何的表示。

她叹气道:“我知道了。”

侯东听到了她们的对话,他在等侯家那边的消息,所以他暂时并没有打算跟她们说太多。

不多时,林月芝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她连忙看着侯东,指着房间:“你现在马上滚进去!”

侯东看了林月雅一眼,却坐到了沙发上,拿了手机看起来。

林月芝气得不行,大骂道:“没用的废物,就知道在老娘面前耍横,你回不回去?”

林汐也走过来看着侯东:“侯东,你先回屋,我跟你说过了……”

“我不会回屋的。”侯东看着林汐语气肯定地说道。

林汐为之一滞,愣了片刻,侯东这副态度倒是少见。

林月芝怒火更大了,正要过来跟侯东大骂,门铃却响了,林月芝顿时紧张起来,简单整理了一下着装,又对林汐道:“黄浩轩来了,先不管他了,记住妈说的话。”

“嗯。”林汐看了一眼侯东,点了点头。

两人走过去打开门,一个衣着得体,戴着钻石手表的男子,跟一个穿着普通的男子提着大包小包的出现在了门口。

林月芝眼睛都快笑眯了,亲切地喊道:“呵呵,浩轩来了啊,快里面请。”

那长相还算英俊的男子忙点了点头,飞快地打量了林月芝、林汐母女,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随即连忙笑道:“阿姨,小汐,你们好。”

他指了指旁边人手上大包小包的礼物,“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他又对那个普通男子说道:“小李,把礼物屋里然后回去上班吧!”

他说着又笑了笑,“这是我一个员工,帮我提东西上来,阿姨、小汐,见笑了。”

“好的黄总。”那小李应了一声,又客气地对林月芝、林汐打了招呼,显然也被这一对母女的美貌所震惊,但还是很快将礼物放饭厅的桌子上,然后礼貌的道别。

“瞧瞧人家!”林月芝满脸羡慕,又一挥手,“浩轩,这边坐。”

林汐又叹了一口气。

黄浩轩却十分受用,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

林月芝与林汐迎着黄浩轩进来,已经来到沙发旁,林月芝这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瘟神’,顿时脸色不好看。

她指着侯东对黄浩轩笑道:“那个……不好意思啊,这是……”

黄浩轩看到侯东,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摆摆手笑道:“我知道他,阿姨不用在意,有些无赖脸皮厚,我能接受。”

“哈哈!”林月芝尴尬笑了笑,“那你先坐,我给你泡茶!”她说着,又白了一眼侯东,“唉,人跟人就是不一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侯东不为所动,依然看自己的手机,黄浩轩却很享受林月芝的夸赞,但又连忙说道:“阿姨过奖了,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你可不普通。”林月芝笑容满面,又挥挥手对林汐道,“小汐,陪浩轩坐坐。”说完便往厨房去了。

“小汐,坐。”黄浩轩挥挥手,请林汐坐了,然后他再坐在林汐的旁边,而侯东坐在黄浩轩的旁边。

黄浩轩看了一眼侯东,又看了一眼林汐,只觉十分刺激,当着别人家未婚夫相亲倒是头一遭。

林汐此刻俏脸发烫,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黄浩轩淡淡看了一眼侯东,冷笑一声,想出言讽刺侯东一句,但又觉得这样会显得自己没有气度,想了想,他从兜里取出一个盒子,递到林汐身前,笑道:“小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我花费了很大劲儿才弄到的永恒之心!”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这个盒子。他说这话的时候,侯东心都突了一下,以为这人真弄到永恒之心。那可是他母亲的东西!

不过当黄浩轩打开盒子,拿出了里面一个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项链时,差点笑了出来。

这钻石项链外观确实不差,但比起真正的永恒之心却又差了十万八千里。

林汐一声惊呼,怔怔看着这个项链有些失神,不禁说道:“好漂亮啊这项链。”

黄浩轩见状,满意地一笑,然后斜眼看了侯东一眼,得意地道:“这是我花了九百万买的永恒之心,也代表了我的心意,只要你愿意,你嫁给我,你的公司我帮你负责。”

他又笑道:“其实,哪怕你没有现在的公司,我也能给你很好的生活,总比跟着一个废物浪费青春的好,你说是不是?”

林汐突然听到黄浩轩拿着‘永恒之心’表白,心头有些慌乱,黄浩轩所说的话,其实也正切中她的一些想法。但要让她答应,却也不可能。

黄浩轩见林汐神色有些异动,心头一喜,赶紧将项链递过去说道:“小汐,你戴上看看?”

林汐有些为难。

而这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将黄浩轩手里的项链盒子拿在了手里,惹得黄浩轩跟林汐不禁看向了他。

黄浩轩冷笑道:“没家教!我这永恒之心弄坏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你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钻石吧,废物,还给我!”他显然有些生气。

侯东看了一眼黄浩轩,随手将那盒子往桌子上一扔,摇了摇头:“垃圾货色。”


贵少临门-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侯东, 林汐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