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仙尊-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叶凡, 苏雅

都市无敌仙尊-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叶凡, 苏雅

第1章 苏家有赘婿

四周吵嚷嚷一片,耳畔传来尖锐刺耳的女声,鼻内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这窝囊的家伙!叫他去买个酱油,他都能摔进水沟里,真是个废物!”

“若不是老爷子生前执意将小雅许配这家伙,我怎么会让他入赘我们苏家!”

“这次住院,又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

“挣不了钱,还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连花的钱都要问我们家要,当初老爷子是抽什么风,看中这样窝囊的家伙?”

尖锐的女声被一个厚重的男声打断。

“好了,别嚷嚷了,这里是外面,有什么事回去再说。你不嫌丢人,我嫌!”

修仙界仙尊叶凡悠悠转醒,睁开眼,看到的是花白的天花板,他皱眉,这是哪里?

迷茫片刻,下一瞬,脑海内的记忆疯狂席卷而来。

叶凡一瞬间就接收了原主全部的记忆,记忆停留在原主买酱油回去的路上。

记忆中。

那天,天色阴沉,天上刚下过小雨,地面湿漉漉的。

小路偏僻,来往人稀少。旁有着一条排污的水沟,排水沟之中的污水溢出道路上。

原主提着刚买来酱油,走在小路上,就在此时,后背传来重击。

原主踉跄地转回头发现是几个拿着木棍的混混。

在原主被扔进排水渠即将昏迷的前一刻,那几个混混手中的木棍没有停下,嘴里还叫嚣着。

“你知道你得罪了谁了吗!啊!”

“王少!”

“王文才,王少。”

“呸!王少也是你这种渣渣能得罪的!”

“下辈子,识相点!”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王少?王文才?

原主的记忆之中,叶凡根本找不着和这人相关的记忆,也就是说,原主根本不认识这人!

不认识这人,为何原主会被他派人杀害?

头传来剧痛,他不由捂住脑袋。

“哎哟!我们家只会吃的赘婿醒过来了!”

刺耳难听的声音让叶凡皱眉,他扭头,便看到床尾站着两位中年人。

一中年男人,一中年妇女。

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中年妇女发出的。 

中年妇女腰大膀粗,体态丰润,眉毛锐利,生相略微刻薄,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

她眼角和额头虽然爬上了些许皱纹,脸略微胖圆,但是却能看出中年妇人精致的五官。

想必其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位美人。

站在中年妇女旁边的中年男人,国字脸,剑眉星目,一副沉稳老态。 

从原主的记忆之中,叶凡得知了两人的身份。

苏父,苏母。

原主未婚妻苏雅的双亲。

而他,是苏家赘婿!

“唉呀!你是聋了还是哑了!?我跟你说话,你听不见!”

“有没有礼貌!你爸妈没有教过你礼貌吗!”

见到叶凡不会理自己,苏母顿时恼了。

叶凡的眼神顿时锋利了起来,他可不是原主,被如此辱骂,他可不会像原主往常一般懦弱地低下头,任由苏母数落。

在叶凡获悉原主的记忆之中,原主虽然是家庭主夫,但是任劳任怨,家中所有活计,都由他一人全权包揽。

连家里所有人的衣服,都是原主手洗的。

并非是家中无洗衣机,而是苏母要求叶凡手洗。

苏母原话:你整天在我家吃白饭,不做点活。衣服,就手洗吧,反正你这么闲。我的衣服这么贵,用洗衣机,会将我那些名贵的衣服洗坏的。

自原主入赘以来,买菜做饭、清扫屋子、清洗衣物、端茶倒水、按摩捏脚,无不都是原主在做。

原主竭尽全力做好每一件家务,却还仍就被苏母嫌弃。

若是饭菜做得好吃,苏母便会说:这菜,你做这么好吃干什么!成心让我减不了肥是不!

故而第二天原主故意做得难吃一些。

结果,苏母将菜和饭浇在原主身上,破口大骂,这是人吃的吗!

诸如此类蛮不讲理太多。

若是地板拖得太光滑,苏母便会狠狠地责骂原主,地板拖得这么干净,这么滑,你是不是想摔死我!

若是洗衣服多用一些水,就会被苏母骂,真是不当家,不知水贵!你成天用家里多少水!你不出钱,不心痛哈!

等等等等。

叶凡想起原主那些回忆,看向苏母的眼神更为冰冷。

苏爷爷有恩原主,加上原主被赶出家族,无路可去的他,便呆在苏家任劳任怨。

但是,他可不是原主,可不会像原主这般傻的做牛做马。

何况,苏爷爷早前的一饭之恩,这些年,原主早已还够。

苏父见到叶凡的眼神冰冷,眉头微蹙,以往的叶凡,可不会摆出这副表情。

“行了!”苏父喝止苏母,苏母满脸不悦地撇过头。

“小凡啊,你没事吧?”

苏父关心地看向叶凡。

此刻,叶凡的头颅包扎着显眼的白色绷带,脸上也贴着ok绷带。

脸上虽然挂彩破相,但是凭借原主小白脸样貌,倒是显得病弱几分,平白添了几分硬朗的帅气,引得换药水的护士不时偷眼往这边看来。

若不是苏父苏母在一旁,恐怕这些春心荡漾的小护士会忍不住上前要联系方式。

叶凡收敛表情,换回往日一般的风轻云淡,说,“多谢苏叔叔关心,只是小伤,无关大碍。”

苏父听得,心头一颤。

小伤!?

怎么可能是小伤!

当时他们收到医院的消息,医院告知他们,叶凡正在抢救室抢救,恐怕凶多吉少。

于是他拉着满不情愿要去做SPA的苏母来到抢救室门口,医生告知他们,请他们做好最坏的准备。

医生手术结束后,告诉苏父苏母,叶凡能保住性命简直是奇迹,他身上多处致命损伤,头颅大部分淤血,手术过程中心跳停止了十几秒,连医生都认为叶凡没救的时候,叶凡的心跳奇迹的再次跳动。

就如此严重得死了一次的伤,叶凡却如此风轻云淡的说只是小伤。

一时间,苏父感觉自己看不清这个赘婿。

以往的叶凡,懦弱无主见,但是现在重伤醒来的叶凡,令他,看不透。

“我就说嘛,这家伙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可能救这么死了,真是的,买个酱油都会出事,白白浪费了这么多钱,这一趟下来,怕是要破费个几万。”

苏母小声嘟囔着,苏父扫了苏母一眼不做声,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推开。

一双修长白皙的腿首先迈入叶凡眼帘,叶凡往上看。

白色竖条纹的简单纱质连衣裙,脖颈戴着银色的轻薄项链,精致出众惊艳的五官,额前微卷的几缕刘海,脑后的发简单的挽成一团。

裸露的白皙手腕上提着银色的中型挎包,快节奏而不混乱地踩着高跟凉鞋迈入病房之中。

苏雅。

叶凡一眼便认出了来人。

她便是与原主有着婚约之人。

说来可笑,虽然原主与苏雅有着实质的婚约,且原主一直暗恋着苏雅,时不时舔着苏雅,但是苏雅始终无动于衷,对原主总是一副不咸不淡冷冰冰的模样。

入赘三年,原主与苏雅,连手都没牵过,实在是可悲。


第2章 王文才的刁难

病房之中,其余病床的病人看着苏雅发出惊叹。

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人。

叶凡对苏雅露出欣赏的神态,但也仅仅是欣赏,眸中欣赏一闪而逝。

凡人之中,有此姿色,着实是难得。

可也仅仅是凡人之中姿色难得。

叶凡原是修仙界的仙尊,见过的仙女,无一不是比苏雅好看的,所以对于苏雅的容貌,也是稍微感叹一下罢了。

“你没事吧?”

苏雅一副冰山美人的模样,脸上却闪过一丝的关心。

叶凡清晰的捕捉到她那抹一闪而过的关心,心想,原主这老实人,倒是也在苏雅心里留下一丝痕迹。

正想摇头说没事,苏母却一把扯住苏雅的手腕,斥责道,“小雅,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今天下午不是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吗?真是的,这里不是有我们吗,你怎么来这里?”

“真是晦气!”

“医院这种地方,小雅你怎么能来!还有,会议的事情这么重要,你怎么能抛下这么重要的事情!”

苏雅看着步步紧逼的苏母,黛眉微蹙,“妈,叶凡受重伤,这么严重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

“重伤?!这小子哪里算是重伤?这小子只不过是受了一点轻伤...”

“小雅,是谁通知你的?医院?我饶不了那些通知你的人,我女儿要开重要会议,这些人,成心捣乱,不想我女儿好是不!”

“我现在就去找医院那里人算账,非要他们免了我们这次的住院费不成!”

苏母胡搅蛮缠地朝旁边的护士喊,“护士!我要找你们医院负责人!”

“不要叫了,是我打电话通知的小雅。”

苏父开声,整个场面安静下来,苏母扭头看向苏父,满脸不可思议,“老头子,你在想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次的会议对女儿至关重要!?”

“这次会议,可是至关重要,这关乎着女儿是否能拿下蒂芬尔香水在华夏的独家代理权!”

“你知不知道,女儿为了这次的商谈,准备了多久?”

“半年!小雅准备了半年,现在小雅的心血全给你这老家伙毁了!”

“若是我们女儿拿下蒂芬尔香水在华夏的独家代理权,到时候,小雅的公司就能进一步的发展,届时,即将是嫡系那群人都不会将我们当成笑话。”

“你明不明白!”

苏父看着有些歇斯底里,声音都喊得破音的苏母,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我都知道。”

“但是人命更重要。人命只有一次。小雅还可以争取下一次的机会,但是,人只有一条命。”

苏母扶额,声音有些疲倦,“可是现在这小子,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

“妈,不要再说了,蒂芬尔的负责人目前还在这座城市,我还有机会,而且我约了他明天再谈,我相信我一定能拿下蒂芬尔的独家代理权。”

苏雅扶着一脸疲倦的苏母安慰道。

“唉呀,唉呀,我这是来得不是时候吗,苏阿姨,这是怎么了?”

虚情假意的关怀声从门口传来,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年轻男人。

这人身形消瘦,脸色苍白,浓重的黑眼圈,明显是纵欲过度,且双腿虚浮,明显是个爱去酒吧等浪荡场所玩的。

叶凡看到这人,眼神一凝,他从这人身上感觉到对他的杀意。

苏母看到这人,顿时来了精神,热情地迎上去,“小王,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是身体不舒服,来医院看看?”

苏父见到是他,也展露了笑容,“文才啊,感觉有一阵子没见你了。”

王文才朝苏父苏母打招呼,“苏阿姨,苏叔叔好。这不是前阵子比较忙,所以操劳过度,感觉身体有些疲乏,所以就来医院看看,让中医调理一下身体。”

“怎么,苏阿姨和苏叔叔怎么在这里?难道是身体不舒服?”王文才嘴里这么说着,却是往叶凡的方向看去,看见叶凡头上包扎的纱布和脸上的挂彩,微微眯起了眼睛,杀意更甚。

心中想,这群手下,真是没用,让他们做一件小事,收拾一个人都做不好。

若不是听说叶凡没死,他也不会来医院。

苏父苏母没有察觉到王文才的对叶凡的杀意,但是叶凡却清晰的感知到。

小王?文才?

王文才?

就是这人派那些混混将原主打成这副模样的?

叶凡抬头,目光恰好与王文才相交,王文才却丝毫不掩饰自己眼神之中的轻蔑和不屑。

“这倒不是,这不是叶凡吗,叫他去买个酱油,结果进了医院。”

苏母声音之中蕴含着不满。

王文才嘴角扯笑,“叶凡?就是小雅的未婚夫吗,那真是太不走运了,真是不小心。”

“可不是!叶凡就会给我们家找事,这一趟下来,估计没个三四万,是歇不了的。”

“这岂不是要破费一番?不如,我帮苏阿姨你把这钱付了吧,才几万块,小意思。只不过是我一天的零花钱而已。”

“这,这怕不会有些不好吧。”

苏母听见王文才要帮付款,顿时心花怒放,却又觉得该委婉一点,所以故作扭捏。苏父站在一旁,欲言又止,一直沉默的苏雅却开口了,“妈,这钱,我们家不缺。”

“叶凡住院治疗的钱,我出。”

“唉呀!你这妮子!死脑筋!”

“小王好心好意的想要帮我们,你怎么就不领情!”

苏母顿时气恼了,真是不当家,不知财迷油盐贵,三四万,够她买一个名牌包包了!

她留着这钱,买名牌包包,它不香吗!

非要花这倒霉钱!

想及此,苏母对叶凡的怨念更深。

见苏雅推拒,王文才只以为苏雅是害羞,赶紧应和苏母,“小雅,只不过是三四万而已,只要你开心,无论是多少钱,我都愿意。”

王文才一脸大方,伸出手,就想去拉苏雅的青葱如玉的手,眼睛不安分地在苏雅身上敏感部位扫着。

苏雅躲过王文才的咸猪手,脸上冷了起来,“王少,还请自重,我已经有未婚夫。”

王文才的脸瞬间垮了下来,TMD给脸不要脸!

他堂堂江海四少之一,江海,谁敢这么甩他面子?

苏母见到王文才黑了的脸,心中一凸。王文才的家世可比她苏家还要显赫,在江海之中,无人不知王家,且,王家在华夏是排得上号的,自己女儿怕不是要得罪他。

苏母一直想撮合苏雅和王文才,但从未想得罪王文才。

他们不过是苏家的分支,若是得罪王家,苏家可不会为他们得罪王家强出头。

“那个,小王,你不要误会,小雅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小雅也很不满她爷爷给她安排的婚约...”

“苏阿姨,你不要再说了,我觉得你是不是就是把我当傻子开刷,我追求你女儿已经有一个月了,你是知道的,”

“我每天送花送礼物,我有诚意吧,可是到现在,你女儿还是这副高冷的态度!”

“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说,我跟你没完!我跟你们整个苏家没完!!”


第3章 用力过猛

苏父心头一颤,他不过是分支,若是他给主家带来祸事,这样大的罪和责任,他承担不起。

“文才,你冷静一下,虽然我们觉得叶凡和小雅不合适,你和小雅更适合一些,但是感情这东西,是需要时间磨合的。”

“磨合?我花了一个月,还不算多吗!”

“我以往追的女人,有哪一个,追了这么长时间的?”

“你们就是那我开刷是吧!既然你拿我开刷,我也不跟你们客气。”

“那个,小王...”苏母想要去握王文才的手,却被王文才躲开,王文才像是看脏东西一样看着苏母,“叫我王少!什么小王!你也配叫我小王?”

苏母面色一僵,随后扯着难看的笑脸,“王少,那个,小雅就是对感情这方面的事情并不太懂,有些迟钝,你要再给小雅一些时间才是。”

“再给她多一些时间?呵!”王文才冷笑一声,“恐怕是得给她一辈子的时间让她适应吧。”

“也不是这么说的王少...”

王文才直接打断苏母,“总之!现在!立刻!你得给我个满意答复!”

“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不客气。”

苏父苏母此刻内心忐忑不已,王家,他们得罪不起。

“解除婚约!对,解除婚约!”

苏母灵机一动,脑海冒出这个主意,脱口而出。

“我让小雅和叶凡解除婚约!”

“王少,您看这样,我们诚意够足吧。”

看着向王文才谄笑的苏母,苏雅顿时忍不住出声,“妈,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嘛。这婚约,是爷爷生前给订下的。这婚姻,我不会退!”

苏雅面色不悦地看向以势相压的王文才,“王少,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小雅!你在胡说什么!”

“王少,您千万不要介意,小雅就是和你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小雅!你不是也不喜爷爷给你定下的这个婚约吗。趁着现在,好好跟叶凡说清楚,不就得了吗,这么简单的事。”

“妈妈,现在又不是逼迫你做什么违背意愿的事情。”

苏雅看向目光恳切的苏母,沉默。

她确实很不满三年前爷爷擅自给订下的婚约,但是——

“妈,你不要再说了,婚,我是不会退的。”

“我会遵循爷爷的遗嘱,和叶凡结婚。”

“你!”苏母顿时气急,“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

“叶凡,这叶凡有什么好的?既没车、没房,还没钱。”

“吃的喝的住的,全是拿家里的,你说他有什么用,就是拿根葱和他比,都比他有用,葱好歹能当个配料,他呢,整天在家里白吃白喝。”

苏雅无动于衷,面色冰冷的看向王文才。

“王少,请离开。”

王文才面色冷峻,“苏雅,这一个月,你就当我是白费的?”

“钱,我花了,时间,我浪费了,人呢,我都没得到。”

“真TM把我当猴耍。”

“真TM把我当猴耍啊!”

说完,怒极的王文才一个巴掌猛地拍向苏雅那白皙的脸蛋。

“啪!”

苏雅瞳孔猛地放大,看着挡在身前,捏着王文才手腕的叶凡。

她想不到叶凡会帮她拦下这巴掌,为她出头。

毕竟以往叶凡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不过,若不是叶凡拦下这巴掌,这巴掌就落到了自己的脸上。

从刚才的声音推断,不难推断这巴掌有多狠。若是这巴掌拍到脸上,恐怕得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消肿。

苏雅心有余悸,神不思蜀的想着。

苏父苏母也被王文才的突然暴起给吓着了。

他们没想到,平常对他们温文有礼的王文才,会大打出手。

手腕上的剧痛,令王文才面色青紫。

他感觉自己的手腕如同被铁钳钳住一样,动弹不得,他感觉到深深地无力。

“放手!”

王文才咬紧牙根,咬牙切齿地看着叶凡。

他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家伙,力量居然会这么大!

苏母见到王文才面色难看,想要将叶凡捏着王文才的手拍掉,可未等苏母拍向叶凡的手。

叶凡一个扫眼。

眼神冰冷之极,眼神之中犹如藏有堆积成山的尸体,血水漂橹。

苏母被吓得定在原处,浑身打了个冷颤。

叶凡扭头重新看向像弱鸡一样无力拍打自己手臂的王文才,一甩手。

王文才踉跄后退,揉搓着自己青紫塌陷出五指印记的手腕,抽着冷气。

“嘶!”

“好痛!”

王文才抬头,狠狠地瞪着叶凡,“小子!你力气大是吗!TMD我让你力气大!”

说着,王文才犹不记刚才的教训,出其不意,一脚踹向叶凡的肚子。

眼看脚就在踹到叶凡的肚子上,王文才脸上露出喜意。

得手了!

下一秒,笑容僵在脸上。

只见叶凡稳稳地抓着王文才的脚踝,面无表情。

王文才想要抽回腿,但是像刚才那般,根本抽不回来。

一股恐惧,开始弥漫在王文才的心头。

叶凡看着王文才,如视蝼蚁,直接一甩,将王文才丢出了病房走廊之中。

王文才重重地摔倒走廊上,周遭惊呼四起,纷纷让出一个圈,围观着。

王文才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他看着四周围观的人,听着他们的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顿时恼了,大骂道,“滚!都给我滚!艹你大爷,看什么看!小心本少将你们眼珠子都挖下来喂狗吃!”

四周的都是普通人,听到王文才这么说,顿时害怕,纷纷散去。

有些人却仍自从房间探出头,偷偷的往这边瞧。

王文才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股羞辱感油然而生。二十多年,他从未有觉得有过像现在这般丢脸的时候。

他刚想爬起来,叶凡已经站在身前。

看着居高临下的叶凡,目光交汇,王文才从他的眼睛深处看到了血海尸山,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宛如身处血海尸山之中,脚下齐膝的血海,四面都是尸体堆积的山。

天上传来不知名怪物的吼叫,他抬起头,只见那带着双翼的怪物张着充满利牙的血盆巨口,朝他吞噬而来。

“哈!哈!哈!”

王文才喘着粗气,眼睛出现血丝且眼球微微凸起。

从幻境之中挣脱出来,当他看向叶凡的眼神之中,充斥着一抹畏惧。

他一麻溜的爬起来,落荒而逃,丢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

叶凡没有追上去,他捂着自己右手,沉眉。

这副身体太弱,不过是用右手将个一百多斤的男子丢出去,右手,就用力过猛了。


都市无敌仙尊-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叶凡, 苏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