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都市行-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孟阳, 慕容雪


神医都市行-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孟阳, 慕容雪

第1章 我能治好

八月的金安,骄阳似火,热浪一层层袭来,仿佛要把一切都给融化掉才肯罢休。

大马路上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连往日人声鼎沸的金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此刻都是人影稀疏,看守大门的保安也都钻进了门卫室里吹着空调不愿意出来,但就在距离金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大门口约二十米的一片空地上此刻却盘坐着一个少年,跟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显得很是突兀。

这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眉清目秀,面容俊朗,如此炙热的天气身上竟然穿着黑色的长衣长裤,跟个大傻叉一样。

少年身旁立着一个黑布幡,黑布幡上面写着两行龙飞凤舞的红色大字:铁口断命,一卦定乾坤!妙手回春,一针可还魂!

在少年的身前还摆着一块一米见方的黑布,上面摆放着一块甲骨、四枚铜钱以及一盒银针。

偶尔有来往行人,少年便挤眉弄眼,扯着嗓子拉拢生意:“帅哥美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一卦只要五十元,一针只要一百元!五十一百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但可以祛病避害,延年益寿……”

过往行人都把这少年当成了神经病,避之不及……

大半天过去了,少年连一单生意都没有做成,这个时候少年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摸着瘪塌塌的肚子,少年无奈苦笑:“唉,这城里的生意真是难做啊!”

随之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幽怨之色,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天杀的老头子,非要让我来这破地方娶媳妇,娶媳妇就娶媳妇吧,还把我的钱全都给抢走了,害得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老头子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身上的毛全都给拔光!”

少年抱怨了一阵之后,又开始扯着嗓子拉拢生意,他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但依旧是生龙活虎。

第一人民医院门口的保安们也懒得去管这少年,反正也没人光顾少年的生意,无伤大雅,保安们完全把少年当成了茶余饭后的闲谈乐趣。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一个人光顾少年的生意。

“这破地方的人真是有眼无珠,也罢!不要脸了,直接去慕容家蹭吃蹭喝!”少年无奈摇头,起身准备收摊子离开。

孟阳这次来金安是被老头子胁迫去慕容家履行婚约,但总不能空手去,本想着赚点钱买点像样的礼物,没想到一连三天连一分钱都没有挣到,连吃饭都成了问题,这让孟阳有些欲哭无泪!

任谁也不会想到,曾经野狼佣兵团的团长竟然会混的这么凄惨,连个乞丐都不如,乞丐至少还有一口饱饭吃……

就在孟阳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群人从第一人民医院走了出来,其中几个人还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面躺着一个年轻女孩,约莫是十八九岁的样子,这女孩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发黑,呼吸极其微弱,若有若无。

一个中年妇女满脸的悲怆之色,看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医生,哭腔道:“王医生,若涵……若涵真的没救了吗?”

这中年妇女从头到脚都是名牌货,一身的珠光宝气,华气逼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

“没救了,回去准备后事吧,若涵小姐毒气攻心,心脏已经开始全面衰竭,神仙也救不了!”这个王医生摇头叹息。

王医生这话让中年妇女如遭重击,身体猛地一颤,踉跄着往后倒退了几步就跌倒在了地上,脸上布满了绝望凄哀之色,嗷嚎大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王医生身边的一个青年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只手伸进了口袋里面似要是掏出什么东西来。

这青年男人的手还未能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就响起:“王夫人,不如让我试试,也许我可以救若涵小姐的性命!”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孟阳。

“你?”王夫人听到这声音顿时就止住了哭声,不过看到来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后,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孟阳胸脯一挺,露出一身的腱子肉,朗然道:“没错,就是我!”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连王医生都没有办法医治若涵,你算个什么东西?赶紧滚,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一次,中年妇女还没有说话,旁边的青年男人就指着少年的鼻子骂了起来,一脸的不善之色。

王医生也是脸色一冷,沉声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孟阳抬起眼皮子看了青年男人和王医生一眼,说道:“若韩小姐虽然毒气已经攻心,但还没有完全侵蚀心房和心脏血管,还是可以救治的。”

随之孟阳看向了中年妇人:“但再晚就来不及了!”

“小子,你还不滚,我看你是找揍!”青年男人恼怒不已,冲上来就要对孟阳动手。

“住手!”中年妇女喝止住了青年男人,一脸孤疑的看着孟阳:“你真能治好我家若涵?”

“能!”孟阳语气很是笃定,接着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中年女人眉头皱了皱。

孟阳道:“如果我治好若涵小姐的病,你得给我一千块钱。”

中年女人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她还以为孟阳要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就要了一千块钱,真是既搞笑又奇葩,其他人也都是脸色一黑,很是无语。

孟阳才不管这些人是什么反应,他救人本就不是为了赚什么大钱,只不过是为了弄点小钱买点礼品去慕容家,也不至于太过寒酸了,毕竟是赴婚约。

“好。”中年妇女点了点头,随之脸色一寒,说道:“但如果你治不好若涵的病,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放心,为了一千块,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孟阳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然后就朝着担架上的王若涵走了过去。

此刻,王若涵的脸色愈发苍白了起来,嘴唇黑的发紫,呼吸微弱的几乎没有了,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胸部,大家还以为她已经死了。

旁边的青年男人脸色猛然一变,冲上去就拦住了孟阳,一脸的凶煞之气:“站住,不准你碰若涵!”

第2章 九阳金针

“王夫人 ,您看这……”孟阳一脸疑惑,转头看向了中年妇人。

“赵腾,让开!”中年妇人怒视着青年男人,此时她已经急到崩溃的边缘,无论是谁拦她都拦不住。

“王阿姨,这小子就是一个下三滥的江湖术士,根本没什么能耐,一看就是骗钱的,您可不能相信他啊!”赵腾不愿意让开。

“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中年妇人语气冷到了极致。

赵腾无奈的龇着牙,不甘心的退到了一边,退开之前还不忘恶狠狠的威胁了孟阳一句:“小子,你要是治不好若涵,我就废了你!”

一旁的王医生也是眉头紧皱,出声道:“王夫人,治病不是儿戏,怎么能让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胡闹?”

中年妇人冷哼了一声:“王宗,你不救我女儿,难道还不让别人救我女儿了?”

“王夫人,不是我不救,实在是若涵小姐的病没得救了……”王宗一脸的苦笑。

“行了,不必再说了!”中年妇人打断了王宗的话,催促孟阳道:“赶紧给我女儿治病吧。”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医治好若涵小姐!”王宗冷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极度难看了起来,看着孟阳的眼眸之中也是闪烁着一丝怒火。

孟阳懒得赵腾和王宗,他不再说话,走到王若涵的身边,打开了手中的方形铁盒子取出了一根银针就朝着王若涵的心脏处扎了过去。

这一针看似缓慢,实则快到了极致,旁边的众人都没能看清楚怎么回事,银针已经插在了王若涵的心脏处。

“你怎么瞎给若涵小姐扎针,扎坏了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王宗看见孟阳扎针,立刻慌忙的制止。

“别打扰人家,你懂什么!”

院长邓永昌不知何时站在了王宗身旁,仔细的观察着孟阳的手法,并且心中隐隐的有些激动起来。

“院……院长,你怎么来了?”

王宗一脸恐慌,看着邓永昌,心里直发憷。

邓世昌从医三十余年,医识渊博,医术精湛,是金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把手,被无数人尊称为‘神医赛华佗’。所以王宗见到院长,也不敢再造次了。

“呜……”下一刻,王若涵竟然是张嘴一团黑血吐了出来。

孟阳并没有停手,他继续往王若涵的心脏上扎针,速度快的让人有些眼花缭乱,每扎一针,王若涵就会吐出一些黑血,等到孟阳扎到第九针的时候,王若涵终于不再吐黑血了。

这个时候,孟阳不在扎针,而是开始拔针,他拔针的速度也是极快,一切都是行云流水一般。

拔完针,孟阳收手而立,看向了中年妇人:“好了,若涵小姐没事了。”

“这就没事了,小子你骗谁呢?”一旁的赵腾一脸的不相信。

“这么快?”中年妇人也是满脸的孤疑,很显然不相信孟阳的话。

这个时候赵腾急喝道:“王阿姨,若涵好像没有呼吸了!”

中年妇人脸色猛然一变,一把推开了孟阳,冲到了王若涵的身边,她把手搭在少女的鼻口,发现少女真的没了呼吸,整个人顿时悲痛欲绝。

赵腾也是怒不可遏,吼道:“王阿姨,我就说这小子是个下三滥的江湖术士,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小杂毛,我要你给若涵偿命!”

说着,赵腾就挥舞着拳头朝着孟阳砸了过去。

“你竟然害死了若涵,我的若涵啊!”

此刻,中年妇人也是绝望了,整个人无力的呆坐在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你住手!若涵小姐没死!”就在赵腾快要冲到孟阳身边的时候,邓永昌忽然出声喝止,他的手正搭在少女的手腕上。

“咳咳……”

邓永昌的声音刚落下,王若涵就咳嗽了起来,下一刻王若涵竟然是苏醒了过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中年妇人:“妈,我这是在哪里啊?”

王若涵的记忆停留在在家里喝了一口水就晕倒了,所以对于现在眼前的状况充满疑问。

“涵涵,你……你没死?你可是吓死妈妈了!”中年妇人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身上的颓势全消,喜极而泣,朝着王若涵扑了过去。

“这……这怎么可能!”赵腾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孟阳竟然真的救活了王若涵。

“难道毒老头给我的药是假的?”赵腾看着已经平安无事的王若涵,心中充满了疑惑。

此刻,邓永昌的眼眸之中充满了震撼和惊喜,他看着孟阳,问道:“小伙子,你刚刚用的……可是九阳金针?”

“先生认识这针法?”

孟阳有些好奇,老头子不是说这是独门绝技,外人很少知道的吗?

“岂止是认识啊,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小兄弟年纪不大,竟然会如此针法,实在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邓永昌情绪激动,不停地扶起自己的眼镜框。

这也不怪他,九阳金针,乃民间中医针灸之大家,集百家所长,九针入体,小可十年安康,大可起死回生。

这样的针法,从医者谁不羡慕,谁不佩服?

王夫人看见女儿平安无事,情绪也是稳定了下来,连忙从包里掏出厚厚一叠钞票,递给了孟阳。

“小神医,赶紧拿着,多谢你救了我家若涵。”

“夫人不必客气,救死扶伤,乃是医生之……”

本分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孟阳一把接过钞票,放在手里清点起来。

“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可以尽管给我说。”

王夫人从包里又拿出一张名片,塞进了孟阳手里。

“等等,夫人给多了,我只要一千。在家多静养几天,可以吃点消炎清脾的药。”

孟阳把多出来的钞票递回给了王夫人,顺便嘱咐了一声王若涵。

“好,多谢你救了我。”

王若涵通过两人的对话,隐约明白了自己发生了什么,朝着孟阳道了谢。

“涵涵,快上车,你回家要好好休息。”

王夫人已经走进了自家的宝马车,催促着王若涵。

王若涵应了一声,冲着孟阳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转身坐进了宝马车。

第3章 慕容府

赵腾眼看王家母女都离开了,自己也被孟阳打脸的啪啪作响,没好意思继续留在那儿,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赵腾一定要去问清楚毒老头,毒老头说的除了他天下无解之毒,为什么还会被人救好?

“小兄弟怎么称呼?”

邓永昌拍了拍孟阳的肩膀,跟他套着近乎。

“我叫孟阳,有什么事儿吗?”

孟阳一脸疑惑的看着邓永昌,刚才王宗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导致孟阳对这金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医德不敢恭维。

“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这王宗不懂事,有眼不识泰山,还希望你见谅。”

邓永昌毕恭毕敬,给孟阳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孟阳接过名片连同一千块钱一起揣进兜里,可是脸上的疑惑并没有消散,他不懂邓永昌这是什么意思。

“小兄弟,你这九阳针法,能不能教教我?”

邓永昌鼓足勇气,还是扭扭捏捏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脸上也满是忸怩之色。

虽然自己年过半百,可对于医术还是非常崇拜,孟阳虽然年轻,可是医术了得,所以邓永昌选择了不耻下问。

“下次有机会再说吧,我现在有事儿,先走了。”

孟阳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大手一挥,抱起自己的东西,转身就离开了。

再晚就赶不上晚饭了!

“那小兄弟一定记得联系我啊!”

邓永昌朝着孟阳离去的背影说道,旋即转身又开始训斥王宗:“你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得罪了这么一个小神医,害的我想学习人家不肯教,你明天回去你那个小科室,主任的位子不用做了。”

“啊,院长,我错了,院长你听我解释……”

王宗一脸苦涩,跟憋了屎一样难受,追着邓永昌的背影点头哈腰的走进了医院。

孟阳赶紧找到一家首饰店,门店不大,装修的简陋,营业员没精打采的坐在展示柜里面,昏昏欲睡,直晃脑袋。

最后,孟阳在这家珠宝店花了一千块买了一对耳环,耳环上有两只娇小可爱的兔子,他听老头说,自己的未婚妻是属兔的。

虽然这事孟阳第一次来金安市,可对于路线早就是轻车熟路。

毕竟在野狼佣兵团待了几年,任务之前熟悉地形这一点,孟阳可是牢记在心。

天色渐暗,孟阳终于在晚饭的时间点走到了这次任务的目的地,慕容府。

“你是干什么的?”

慕容府门口的保安看着打扮古怪的孟阳,警惕的说道。

“劳烦门卫大哥通报一下,就说慕容雪的未婚夫来了。”

孟阳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保安毕恭毕敬的说道。

“啥,我没听错吧?你说你是慕容小姐的未婚夫,哈哈哈,你快要把我笑死了。”

保安哈哈大笑起来,看见孟阳仿佛看见了白痴一样。

孟阳大惑不解,用手摸了摸脑袋,这城里人怎么各个跟有病似得,不是阴阳怪气,就是莫名大笑。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就你这穷屌丝,还想高攀慕容小姐?我劝你还是哪里凉快去哪里要饭去,我可没工夫陪你闲聊。”

保安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孟阳赶紧离开。

孟阳叹了口气,往后走了几步,将老头子交给自己的玉佩拿在手里把玩着,这玉佩晶莹剔透,上面雕刻着一头凤凰,身上刻有慕容雪三字。

老头子说这是当年跟慕容家结娃娃亲的信物,只要把这个交给慕容家的人看,他们自会相认。

“少年,你可否把这玉佩给老朽一看?”

一位白发满头的老者不知何时走到了孟阳身边,指着孟阳手中的玉佩,吃惊的说道。

孟阳不知道来着是谁,但还是将玉佩递了出去。

“就是这块玉佩没错了,想必你就是孟家那小子吧,赶快随我进去,这好事我要禀报老爷。”

老者一脸的兴奋,将玉佩还给孟阳,连忙抓住孟阳的手,快步朝着府中走去。

“哎,蔡老,这小子是个傻小子,您怎么带着他进府里啊。”

保安一脸惶恐,这蔡老怎么跟这么一个疯子走到一起去了。

“你说什么,慕容家的贵宾你叫他傻小子?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老者脸色一变,本来慈眉善目突然转变成了一脸严厉。

“啊?蔡老,我这,我……”

保安一是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可老者已经带着奇怪装束的孟阳走进了府里。

“哎,才上三天班,又要换工作了。”

保安一脸懊悔,唉声叹气的说道。

孟阳随着老者一同前进,绕过两个房屋,来到了会客厅。

“孟公子,你先在这里等候,等我前去叫来家主。”

老者吩咐好,转身进了里屋。

孟阳观察着这里的建筑,虽然维持着古老的建筑风格,可是里面的家具摆设,确是十分现代化,会客厅正上方还挂着一幅横匾,上面写着“书香门第”,周围都是用金子镶嵌的边角,奢华至极。

“看样子我老婆家还挺有钱的。”

孟阳在心中暗忖道。

“家主,这位就是。”

老者带着一男一女走了出来,男子约莫四十多岁,八字胡浓密,精干的短发,有种带发和尚的感觉,不怒自威。

那女孩儿二十上下年纪,乌黑长发,身子也长开了,肤色雪白,不失为一个大美人。

男人就是慕容家家主慕容云,而这女孩儿则是慕容云的女儿,慕容雪。

“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云坐在了主座,抬头看了眼孟阳,发问道。

“我叫孟阳,是老头子段阎王叫我下山来找慕容家,这是老头子给我的信物。”

谈话间,孟阳把玉佩递给了慕容云。

慕容云仔细端详了一下,心中惊涛骇浪,这少年口中所说的段阎王应该就是段啸天,而这少年,就是孟长生之子孟阳!

慕容云将玉佩还给了孟阳,心中思考着如何回话。

在慕容家,慕容云是个出了名的怕老婆,此刻他夫人何声欢没有在家中,所以面对这件事,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老爷,不好了,大老爷子他快不行了。”

神医都市行-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孟阳, 慕容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