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仙尊-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江岚, 白苏

史上第一仙尊-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江岚, 白苏

第1章 吃软饭的

春城,白家三房自从有了一个废物女婿,在亲戚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来,老爷子临终之前也不知道发了什么样子的疯,非得让白苏嫁给一个身份来历不清不楚,看上去就像是在城里打工的乡下人。

没人在意他的死活,毕竟他是身份地位极低的赘婿,给白家当倒插门的女婿能好到什么样的程度?就算是白苏,嘴上不说心里却对这个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的丈夫十分鄙夷。

只是这个废物女婿到现在都任劳任怨,家里长短全部都是他在打理,不管是家务还是杂活,一概包揽,这件事情也就让白家的人心中稍微宽慰,看来他并不是图钱而来,只是更加的坐实了废物的名头。

江岚对此没有任何的意见,甚至有些沾沾自喜。

管他什么废物女婿,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些东西,唯一在意的只有那位,现在还是以夫妻之名却也是法律上的妻子。

江岚握紧了拳头,眼中隐约有着一丝笑意。

三千年如一场大梦,如果说看惯沧海桑田,江岚早就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没有过多兴趣,一千年内王朝的兴败或许江岚还会因为自己是华夏人而管上一管,但是近五百年来朝代更替,如今更是太平盛世,有什么值得他去关心的?

也不过是那已经轮回转世了三千载的道侣。

若不是红尘未了,江岚早在两千年前就位列仙班了,还能沦落到在尘世中次次轮回,苦苦寻找那人的痕迹?

而且自己那位道侣本就不是什么修道材料,在轮回中辗转数千年后一次比一次难以寻找,江岚为此也是将毕生修为都花费在这上面,导致如今的他已经满目苍夷,修为一再掉落,沦为末流。

但是这又有何干,只要能够与她永生相伴,便没有遗憾。

只是在尚未觉醒前生种种记忆的白苏面前,他江岚就烦人得有些恶心。纵然是江岚根本没敢开口跟白苏讲话,依然默默受着白苏的鄙视。

他叹了一口气,这世间果然只有白苏能够管住自己,除却此人,江岚天高地阔,连天道都不成敬重半分。

心湖之中,一声涟漪响起,直接回响在江岚的脑海之中。

“师傅,您都当了三年赘婿了,有没有考虑换一个身份?”

声音很是沉稳,听上去像是像是一个中年人所说,事实上也是如此,江岚这些年踏着轮回的印记寻找那人,也收过不少的徒弟,这位便是其中之一。

江岚叹了口气,然后皱起眉头传音道:“若是你师娘知道你要我离开她,那你小子的腿就保不住了。”

心湖涟漪那头泛起了一阵阵寒意,他知道自己师傅不怎么高兴了,赶紧认错谢罪,然后道:“师傅,白家自从叶儿去世之后,就日渐衰败,师娘此次轮回落在白家,是否该插手...”

“这些年你在尘世中也有了不小的势力,若不是什么违反当前规则法律的问题,你暗中帮白家处理就行。至于我的身份,我倒不觉得这样的身份不好,倒不如说,很新鲜。”

中年人沉默了一下,随后道:“放心吧师傅,您就在白家继续生活下去就好,一切无忧。”

随后传音便断了,另一头,天朝大厦四十层,一名西装革履看上去就是成功人士的中年人背负双手,抬头望天。

成天被春城那群王八羔子喷成废物吃软饭的,还乐在其中,师傅怕不是患上了奇特的疾病,那种名为“受虐倾向”的东西。

助手站在他的身边,看着自家老板仰天长叹,登时也有些无奈,想要知道老板为何忧愁,便开口问道:“周总,您有什么烦心事?”

被称作周总的中年人嗯了一声,道:“听说春城刘家最近蠢蠢欲动?”

助理眉头微微一皱,心想老板什么时候开始关心那种偏远地区的动态了,但是平日里负责收罗消息的他对于举国圈子内的事情都比较了解,春城最近发生了种种动态也算是比较闻名,白家老爷子刚去世不就,刘家就坐不住急着吞并人家的产物,虽然在他们天成集团的眼中都是小打小闹罢了。

“白家掌权者刚去世,刘家作为白家一直以来的白手套,按耐不住自己的狼子野心,想要把手套脱了也是正常。”助理看着中年人,开始汇报起这一切中的关系网。

西装中年人望着远方,冷冷道:“让刘家安分一点,既然作为手套,就别老想着要让穿着的弄脏。”

助理惊异的看着中年人,心想老总难道有什么人在白家?但是心里想的归心里想的,行动上是直接转身就去交代老总布置下来的任务。

中年人眺望着看不到的春城方向,心中道:“师傅在白家一天,白家便屹立不倒。”

远在春城的江岚却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将家务都做完之后,他便是出了门,今晚的菜还没有买,虽然是在白家,但是白家老爷子去世之后,白苏家便不是很好过,本来有佣人配备的家中也开始空落落。

“江岚这种只会在家里吃软饭的家伙,真不知道你爸死前为什么要把我们闺女嫁给这种废物!”

墙壁的隔音效果并不算好,或者说多好的隔音效果其实对于江岚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他很是清晰的听到门外的抱怨声。

那是自己名义上的岳母,实行极端拜金主义,看人向来都是斜着眼,除非你身份非富即贵。

“真是可怜了我们家白苏,生得如此俊俏,却要嫁给一个小土鳖!”

显然一句还是不够的,那妇人的声音不断响起,江岚无奈的叹了口气,就是可怜了自己岳父,又要被折腾的耳朵长茧子了。

“得了吧,你就少说两句,老头子临终前的安排,一定有他自己的考虑。要我说,江岚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为人忠实勤恳,待人也是礼教得当,不像是寒门出生的人。”

被叨叨了十来句之后,还在门外的那位岳父终于忍不住的还了一句嘴,理所当然的换来了连珠炮般的质问。

“你说你这个当父亲的,一点都不着急自己女儿!我们家白苏既长得如花似玉,能力也在我们白家收到肯定的天才!现在这个社会,你跟我说忠实勤恳有什么屁用!老爷子死后我们家在家族里就开始被排挤,你自己心里没点数是吧?”妇人这个语气直接就让江岚想象到她平日里指着他人鼻子唾沫飞扬的场面,不禁摇摇头。

“你看看他江岚现在干的是什么事情!下了班在家里洗碗拖地,上班也是什么职业?送外卖的!”妇人冷笑着,道:“我们白家何时这么丢过脸?我现在出去,姐妹都笑话我!女儿居然嫁给了一个送外卖的!”

“一个月赚五千块钱还不够我们出门吃饭!你说他凭什么养我们家白苏!?我倒是觉得,白苏大学时候追求她的郑杰就不错,正好我昨天逛街遇到他了,对我是真的好,说今天要来家里做客,你可别给我摆出一个臭脸迎接人家!”

那个“来做客干什么?我们女儿都结婚了!”中年人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道。

“自然是来看看白苏,顺便见见我们,这孩子不提世家,自己也是一等一的存在,现在在我们春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更何况,就算白苏结婚了,又怎么样?结了婚一样可以离婚啊!”

听到这里,江岚怒极反笑,摇头暗道这辈子你成了白苏的母亲真的是你的运气。

他轻轻的推开门,迎面自己那两位长辈,然后愣了一下,笑着道:“爸妈,我先去买菜了。”

第2章 孟萍心中的女婿

江岚看着面前也是愣了一愣的两位长辈,不由挠了挠头,引来了旁边那个中年妇人的眉头大皱起来,喝道:“出门也不看看外面是不是有人!要是撞到我了怎么办?!”

“毛毛躁躁的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也不知老爷子那只眼瞎了才看上了你这种吃软饭的废物!真是亏待了我们家白苏!”妇人冷笑着,一把推开站在面前的江岚,走入大门。

中年人看着江岚,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

江岚看着态度还算是好的岳父,笑着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径去市场买菜去了。

刚一进门,中年妇女就指着自己的丈夫,怒吼起来:“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女婿?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出门买菜开门连看都不带看!我们家白苏嫁给了他,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中年男人脱下西装挂起,叹气道:“江岚好歹是我们女婿,虽然本事不大,但是为人还是不错的。”

“为人不错能当饭吃?”中年妇女瞥了一眼中年男人,冷笑道:“你看看我,当年就是没考虑清楚嫁给了你!我那些姐妹一个个都是公司老总的夫人,最差都是一个科长老婆!你倒好,在自家公司混了这么久,还是个人事部经理!说出去我都没法说!丢人!”

“说事便说事儿,攻击我做什么?如果没有我这个人事部经理还混着,我们一家人去喝西北风?你一个月卖的包包和化妆品,出去和姐妹吃喝玩乐的钱哪里来?”中年男人冷哼一声,坐在沙发上开始看手机,没有再打理这个无理取闹的娘们。

这些年就是自己太惯着她孟萍,才会导致她有这样的泼辣性格。

白正醇看着手机上的商业报纸,眉头渐渐紧缩起来,白家近来的日子都不好过,整个白氏集团上下都开始弥漫着一股沉闷的气氛,他虽然身居人事部避开了中央的权力争斗,但是公司目前的情况还是知道不少的。

本来一直为自家办事的刘家忽然有了反水的迹象,春城这片地方除了白家,还有黄家和柳家一直在虎视眈眈,如果刘家真的被巨大利益冲昏,带着代持的股份转移,那么对于白家来说乃是灭顶之灾。

只要黄柳两家敢接受这个烫手山芋跟白家过不去,白家将会面临深渊。

而被反驳的哑口无言的孟萍也只能憋着一肚子火气,听到门铃声的时候深吸一口气,对着白正醇道:“肯定是郑杰来了,我去开门,还好那个废物去买菜了,让他多买点,今晚做饭给郑杰吃!”

人家可是南疆省郑家的少爷,虽然比起白家还略有差距,但是比起他们孟萍家区区人事部经理,郑家少爷就有很大的牌面了。

只要自己女儿离了婚嫁给郑杰,那么她孟萍的身份地位也会随着在家族和姐妹之中水涨船高。

门外并不是孟萍预料之中的郑杰,而是一个身穿白色风衣,长发飘然的年轻女子,明眸皓齿,肤若凝雪。

如果说世上的女子按十分计算,此女能拿到八点五分。

看到来开门的人她也愣了一下,似乎在预想之中没有出现孟萍,随后她笑着道:“妈,我回来了。”

孟萍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随后有些无精打采的道:“是苏苏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

白苏毕业之后依然留在学校里任职,被誉为春城大学门面的她虽然刚执教不久,但却在学生中的人气极为旺盛。

她掠起鬓边垂落的发丝,抬眼看着自己的母亲,道:“下午我没有课,就先回来了。爸呢?”

孟萍脸色一冷,哼道:“跟个死人一样在沙发上看手机!什么事情都不上心,活该一辈子都是人事部经理!”

听到这些词汇白苏脸色就有些不自然,江岚没在家,孟萍又在和白正醇赌气,看样子又是自己老妈觉得自家男人窝囊,在乱发脾气了。

她登时觉得有些头疼,摇摇头,道:“没事,我先回屋了,还要备课呢!”

“哎,我说女儿,你那么好的毕业证明,不来家里公司发展,还真的想要在学校里徒劳混日子吗?”孟萍说到了这个也是有些不忒,似乎觉得自家女儿也不够争气了,除了容貌过人,也不会选好职业。

白苏没有理会自己母亲,直径走入自己的房间,反锁起来。

孟萍眉头一皱,刚想开口说什么,但是门外再度响起的门铃声将她的思绪牵引,她哼了一声,道:“一会儿再跟你算账!”

打开门,便看到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子,看到孟萍一瞬就摆出了一个极其客套的笑脸,道:“孟阿姨!好久不见了,最近是用了什么保养方法吗?比上次见的时候更加年轻了呢!要是有什么方法还请不要自己藏起来,我可要好好请教,回去教教我妈人家是怎么做到的。”

孟萍一听,心中就怒放了花千朵,脸上的笑意便遮掩不住,看着面前的青年人怎么看怎么顺眼,比起那个只会送快递的闷葫芦废物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样才是她孟萍心中的佳婿,江岚那种一等一的窝囊废,怎么能跟面前这个郑家少爷比?简直是与皓月争辉!

“哎呀,这不是郑杰嘛!好久不见,还是如此一表人才,进来吧!”孟萍连忙把门大开,就差直接跪迎郑杰到来了。

郑杰哈哈一笑,连道阿姨客气,然后就走入了大门,往里面一探,似乎在寻找谁一样。不过眼光落在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中年男子,当即连忙笑道:“白叔叔,您也在啊...”

还没接下文,白正醇就冷笑着,道:“阿谀奉承的话就少说,每天听着这些魑魅魍魉拍马屁,已经够烦了。”

郑杰愣了愣,脸上的笑意当即就弱了几分,不过顾及着这将来就是自己的老丈人了,客气一点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又再次笑意上脸,晃了晃自己手中提着的礼品,道:“白叔叔果然如传闻一般的正直,我今天路过这儿,心想好久没有来拜访二老了,拿了一点小礼品,还望二老宽恕。”

说着便手上提着的袋子拿出了一盒香奈儿限定版的香水和一瓶路易十三,放在了桌子上。

“孟阿姨,这款香水是我在国外带回来的,香味幽然,很适合您使用。”郑杰把手上的香奈儿限定版香水放到了孟萍的手上,然后转头将路易十三拿了起来,走到了白正醇的面前道:“我知道白叔叔向来喜欢喝酒,这是我父亲生日的时候,他一个朋友送他的,听说我要来伯伯家,就让我带来送您了。”

瞧着郑杰手上的路易十三,白正醇的脸色也有了些许缓和,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带着礼物来了,自己也不好老是针对人家。

索性点点头,道:“你也算有心了,代我替郑总问声好。”

郑杰暗地冷笑,脸上却是笑容不减,点点头道:“我会的白叔叔。”

这时候在屋里的白苏打开门,脸色有些不善,她瞥了一眼站在大厅内的郑杰,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郑杰看到白苏一瞬间脸色微微一僵,还没说话白苏就冷冷道:“我不管你来做什么,来了也就来了,该回去了,我们家不欢迎你。”

第3章 你希望我不是吗?

郑杰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抬头笑着,还没说话就再次被人截断,不过这一次并不是白苏,而是孟萍。

孟萍眉头大皱,尖锐道:“苏苏你这是干什么!人家郑杰好心好意的过来看你,哪有你这种待客之道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吧?”白苏对于郑杰整个人的了解可所谓是透彻,此人在学生时期便不学无术,终日仗着家里有些钱财,到处勾搭女孩,将她们哄骗到手玩腻了就丢掉,现在对自己的企图也十分明显,更何况她白苏虽然对于白家老爷子强行许配包办的婚姻极为不满,但是既然已经领证办理婚宴了,那么她白苏也绝不会再去改嫁他人。

大不了形婚一辈子,或者是江岚能够真正的打动她。

“苏苏,我好不容易才来春城一趟,你就这么狠心想把我赶回去啊?”郑杰听孟萍在帮自己说话,立即笑着回应道。

白苏黛眉紧皱,寒声道:“郑杰你最好给我出去,少在这里恶心脏我的眼!我早已经嫁给了江岚,你别在这里徒劳无功。”

提到江岚一瞬间郑杰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铁青,曾经他眼中属于自己的女人忽然之间就成为了他人的妻子,一想到每夜那种毫无建树的窝囊废抱着温柔乡双双共眠,他心中就是一种无名邪火疯狂涌动。

凭什么?

凭什么那种废物也配抱着白苏入睡?凭什么他能抱得美人归,而自己却千万般都得不到眼前的女人?

不过郑杰很好的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转而看向孟萍的位置,今天他来有一部分就是孟萍自己授意的,如果不是她约了郑杰来白家吃饭,郑杰都不会轻易踏足来这种地方自取其辱。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他江岚岂能够和郑杰比!人家郑杰家里是做钢铁生意的,就算是在整个云省都排得上号!他江岚是做什么的?送外卖送快递?一个月的收入还没人家随便吃一顿饭高!你嫁给了江岚只会受罪,郑杰..”

“哟,挺热闹的。”已经买菜回来的江岚打开门,咧嘴一笑,道。

白苏看到江岚的笑脸也莫名有些怒意,江岚有多大的能力她不知道,但是江岚入赘至今竟然只满足于在家中做饭和送外卖,有家中不弱的资源不好好利用,这一点在江岚眼中也算得上是不思进取了。

本来名义上的夫妻还是会见面问候,今日的白苏看到江岚就心中一阵阵的烦躁涌上心头,冷哼一声。

江岚当即脸色微微一沉,虽然早就预料到有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旮旯里跳出来的野猴子在自家中搅风搅雨,但是实际上看到的时候,江岚甚至有种想要运用灵力将其直接拍散在天地之间的冲动。

好在忍住了,否则就解释不了这些特异现象。

而看到江岚入门的孟萍怒向胆边生,扬起一巴掌就拍在了江岚的脸上,尖锐的怒叫道:“你个窝囊废在家里白吃白喝,买个菜还这么久才肯回来!我们白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才嫁给你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葩废物!人家郑杰在家里这么久了,这是我们白家的待客之道么?还不滚去给我做饭?”

江岚身边杀意涌动,但是想到这一世白苏是依靠此人生下,当即怒意全无,抬起头看着孟萍,笑道:“好的妈,我这就去做饭了。”

白苏看着江岚那毫无计较的笑容和脸上那道通红的掌印,心中莫名一疼,但随后却摇摇头,为什么自己会生出这样的想法,难道是觉得江岚太过可怜了么?

“苏苏,你看你这种丈夫,逆来顺受什么都不敢吱声,你能依靠他保护你?”郑杰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直接是嗤笑出声,想来听闻白家的入赘女婿在家中受尽白眼,没想到地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低!

他贪婪的看着面前这位堪称绝美的女子,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不用很久,她就会忘了江岚那个窝囊废男人,从而爱上了自己!

这一切都将唾手可得,白苏,你终究还是老子身下玩物!看以后你拿什么跟我嚣张!

江岚默默的看着在身边自鸣得意的郑杰,心中估算着此人的剩余时间还有多少,他江岚的女人,从三千年前至今,就没有人能够染指。

更别提区区一介连号都排不上的家伙,让他看着白苏,对于江岚来说都是一种亵渎!

但是现在的江岚绝不会做那些超脱现实认知的事情,虽然他有一百种方法让郑杰这个人从地球上永远蒸发,但是将来要对白苏等人解释起来就变得比较麻烦,所以他也会用当下的办法去解决这种烦人的苍蝇。

比如说,让郑家替郑杰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草履虫陪葬。

在江岚提着菜走入厨房,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白苏却率先开口,道:“我不指望江岚能保护我,当然,我更不会觉得你能做的比他出色。”

“现在,立刻,马上。从我们的家里滚出去,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白苏脸色寒冷,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声音中的怒意显而易见:“妈,我希望这是我在家里看到这个人的最后一次,如果下次我还在家里看到他,我搬出去。”

孟萍脸色尴尬,连忙走上前拍着她的手臂道:“你这孩子好不懂事理!人家好心来我们家做客,你怎么就这样对待客人呀?”

说完回头看向了郑杰,见他脸色也不好看,哎哟一声,道:“小杰啊,苏苏这孩子从小给他爸宠坏了,我回头会好好说道说道她。”

本来一直都装聋作哑的白正醇冷笑一声,道:“江岚就不好么?你这算什么态度?要我说,来家里做客是好事,但是带着其他目的来的,我们家也不欢迎。”

一家之主开了口,孟萍就算在不乐意也只能双目含怒瞪了一眼自家没有本事的窝囊废,对着厨房怒吼道:“江岚!让你做个饭这么慢!你是不想吃了是吧?”

江岚听闻轻笑一声,无奈的回答道:“马上了好了,妈!”

饭桌上,江岚把饭菜都端上了桌子,然后站在旁边犹如仆人一样的等待孟萍等人上桌吃饭,这件事其实白正醇已经说过江岚,让他不用这样,但是被孟萍强烈反对之后,就连白正醇也没办法了。

孟萍很是满意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又极为嫌弃的看着自家女婿,这种废物也就做饭还能够上得了台面,但是再如何也是一无是处的窝囊废!

家里要厨师多了去,却没几个上的了台面的男人,这点让孟萍每次想起都是一肚子无名火。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江岚,道:“没点眼力见?还不滚去给人家郑杰盛饭?”

江岚连笑着,端着碗就去盛饭,而白苏似乎气还未消,看着窝在自己家里蹭吃蹭喝的郑杰,在江岚路过她身边的时候,低声嘀咕了几句:“一个大男人别人都进家跟自己抢老婆还笑脸相迎,也别怪别人说你窝囊。”

江岚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道:“你希望我不是么?”

白苏也愣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善,没有言语,眼睛却一直盯着他。

江岚明白了白苏的用意,三年来虽然他与白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但是一同生活了三年,说没有点感情也是假的,更何况白苏对于这桩婚姻早就认命,但是也算是在考验江岚的心,如果他能依靠自己走入白苏的心中,那么形婚就会变成真正的新婚。

“那你就看着吧。”

史上第一仙尊-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江岚, 白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594274 Second.